扒皮吧 关注:17,773,710贴子:968,872,914

画皮,画骨,画红妆,我是一个画皮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投胎是个技术活,若是生得丑陋,那就算爬上 枝头也装不成红杏,不但引不来君子好逑,说 不定还会叫行人误以为自个鬼打墙………相貌 乃天定,若想逆天改命,你只能找到一名传说 中的画皮师。"想要什么脸自己挑。"三十六只 木盒一字排开,花艳骨对来人道,"换上之 后,保管你从弃妇变娇宠,从冷宫搬进椒房 殿……什么没钱?咳你刚刚听错了,其实我哪 会是传说中仙风道骨的画皮师,我只是路过。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10-06 21:53
    沉香镇外娘子渡,相传是名妓十娘子怒沉百宝箱之处,芳魂既散,艳骨沉香,清浅碧波似也因为这一则传说,而染上了层层胭脂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10-07 04:29
      hohum~ Too tired. Let's take a break for today and continue on tomorrow :)


      回复
      3楼2014-10-07 04:3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10-07 04:30
          娘子渡畔红药堂,住着女医花艳骨,其色极艳,其态极媚,纵京城行首也不及她三分颜色,然行商的手段却不济,一年到头也揽不来几桩生意。
          奇怪的是,门庭冷落至此,她却从未短过房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10-07 04:30
            街坊领居,三姑六婆凑在一起,琢磨来琢磨去,终于琢磨出一个结果来。
            “我看啊,那花艳骨分明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铺子表面上是个药堂,背地里还不知道是多污秽的地方。”三姑从碟子里捡了一枚椒盐花生,丢进嘴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10-07 04: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10-07 04: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10-07 04:32
                  就是。”六婆连忙应和着,“你说她一个女人家,来历不明,又没什么本事,成天闲着,怎就能交得起租子,又买 得起新衣珠钗,哼,背地里肯定做着见不得人的事情。”
                  “嘿嘿。”八婶婶讲她们拢到一处,神秘兮兮的笑道,“这事你们可得问我,我啊,那叫一个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实话告诉你们,那天晚上我路过那姓花的小蹄子家门口,虽然是晚上,但也看得清清楚楚,从她屋子里啊,出来两个男人……”
                  “帅不帅!”三姑两眼放光。
                  “有钱人么?”六婆连忙问。
                  “看不真切。”八婶婶啧啧两声,“但是一个腰长得好,又结实又漂亮,腰上还挎着把刀,一个锦绣华服,应是个翩翩少年郎。两个人出了门,都是骑马走的,那马可俊了,黑的浑身是黑,白的浑身是白,没有一根杂毛,跑出去的时候就像两股风,马蹄声刚起就远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10-07 04:32
                    三姑和六婆听的如痴如醉,最后靠在窗台上扼腕长叹,好男人都被狐狸精勾走了,复又叹息,这花艳骨就算是个暗娼, 那也是娼门中的女豪杰,一晚上应付两个男人,一个是腰又结实又好看的武林中人,一个是不知节制的少年郎,居然第二天丫还能生龙活虎的满街乱逛……
                    顺着她们三人的目光远眺,攘攘市井,人来人往,胭脂铺前的花艳骨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抬起头,一滴雨水落在她的眼睛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0-07 04:33
                      小说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10-07 04:33
                        还是古风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10-07 04:33
                          素手开伞,油纸伞上,泼墨氤氲,两尾墨鲤戏水间。
                          撑着双鲤伞,花艳骨付了钱,将挑中的那盒花钿收好,然后转身回家。
                          她的红药堂开在沉香溪旁,而这沉香溪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许是因为史上出了个十娘子,于是自认为身负冤屈的女子总爱到沉香溪来跳水,不过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干嚎,只等嚎来丈夫情人给她们赔礼认错。
                          只不过,今天这位,似乎是真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10-07 04:33
                            花艳骨站在溪旁看了一会,才淡淡一笑, 走了过去,将手里的伞朝那白衣女子移了移,目光逡巡在对方清秀的脸上,“若要跳水自尽,这里可不是个好去处……这几年跳水的姑娘太多了,船家们都埋伏在那芦苇荷叶间呢,你只管跳,他们只管捞,捞了就把你放在船上,等你夫家或娘家人来赎。故而小妹劝你一句,切莫学那十娘子,她已是一个无法超越的传说……至少她那时跳水自尽便是跳水自尽,如今谁跳谁就是下个月镇子里的趣闻。”
                            那白衣女子端庄自持,清秀哀婉,听了花艳骨的话,表情从漠然变得默然,良久,才迟疑的转过头,低声询道:“此话……当真?”
                            花艳骨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打了个响指,指向前方。
                            白衣女子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但见一丛丛荷叶开的层层叠叠,碧绿可爱,但仔细观察,便觉杀机四伏,一只只乌棚小船挂满荷叶,抑或将自己刷的碧绿如莲蓬, 潜伏在层层荷叶中,船上,一个又一个船工静静趴着,两眼闪光的看向白衣女子,只等她一跳,便要杀将出来,捞人求财……
                            白衣女子幽幽一叹,表情更加凄婉。
                            “这雨恐怕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了。”花艳骨微微一笑,看着她,脸上梨涡浅浅,“小妹家就在旁边,姐姐可随我来,不换衣服,也喝一碗姜汤驱驱寒气吧。”
                            “哎……”白衣女子欲言又止,“一个将死之人,还那么讲究作甚?”
                            “出生,婚姻,死亡,这就是女人的一辈子。”花艳骨将双鲤伞的竹骨伞柄靠在肩上,闲看溪上涟开漪荡,“出生乃天定,婚姻乃父母之命,到最后,你能选择的,似乎也只有如何去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10-07 04:36
                              白衣女子楞了楞,侧首,看向身旁那红衣女子。而 花艳骨也正侧过头看她,髻旁桃花步摇轻颤,仿佛要摇出一刹灼灼其华,而她貌夺花色,比那十里桃花更加鲜艳炫目。
                              “一辈子只能死一次。”斜睨着那白衣女子,她微笑道,“你一辈子也只能选择这么一次……死的这么仓促甚至可笑,你甘心么?”
                              一盏茶时间之后,白衣女子坐在了花艳骨的红药堂中。
                              花艳骨将手中的青瓷碗递向她,皓腕凝霜雪,兼柔若无骨,不看容颜,但看这只手,便已让人移不开眼去。
                              白衣女子接过那只小碗,眼睛却还愣愣的瞅着她的手,然后叹道:“人言沉香镇有二美,一是沉香溪中十娘子,二是沉香溪畔花艳骨……想必,姑娘便是这红药堂的老板,花艳骨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0-07 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