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岁吧 关注:15贴子:1,872
  • 7回复贴,共1

『灰庭』剩余组食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坚持不懈着到处求食的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10-12 10:27
    肖像子无比美味的文!(虽然是虐向...QAQ)



    她忘记了是什么时候遇上那个天使的了,嘛——记住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杀掉的家伙太多而导致有些模糊,至少知道那个家伙不弱而已,以及和自己双子挖掉了左眼的那个孩子很像?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Arbus晃了晃尾巴,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不过,笑着总比太过理性比较好吧?
    Wodahs让Arbus留下印象的原因很简单,那平淡得仿佛将一切都放弃的完全不属于天使所信仰的希望的眼神,机械式的行动着。甚至连膝盖被刺穿也只是颤了一下将刀把自己支起以免倒下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让Arbus嘴角的弧度更加上扬起来。但是她并不感兴趣,依旧做着的事情,偶尔在战场上看见对方飞跃的身姿眯起眼,要么选择视而不见,要么就心血来潮的将对方拦下。总之对方没有在自己的脑中,自己也没有在对方的记忆中,留下丝毫的影响。
    在选择了和解后,Wodahs打理着所有的一切,叮嘱着Etihw创造世界的事情,劝说着Kcalb接受这个世界,调解着Ater和Grora的僵持,然而看见自己的时候只是一瞬间的停顿——似乎在回忆着自己的存在,最后还是忘记了,然后伸出了手,缓缓开口。
    「初次见面」
    白色的手套上面因为工作而起的褶皱中稍微夹杂着一些灰尘,将手中的文件放下。Arbus看着眼前的这个天使却仿佛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拿着手中的武器仍由鲜血溅在衣服上将原本单调的色彩涂抹上一层让人作呕的血色,那双手沾过多少血呢?这让Arbus想着不免有些兴奋起来,抖了抖耳朵这样象征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没有什么让人在意的温度,不冰冷也并不温暖,在你松开的之后你甚至会忘记自己刚才与对方握了手一般,这让Arbus突然怀疑起来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否是自己以前所认识的那个天使?无论哪一边的记忆都太过于模糊,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依旧没有从他的眼中读到任何的情感而已。初次见面,他这样说着。到底是刻意的将过去所封闭重新开始呢还是因为真的不记得了呢?无从知道,Arbus在一瞬间有了那样将小刀插入对方脖颈动脉的冲动。
    ——或许这样能让记忆清晰一点?
    当然最后也只是想了想而已,Arbus笑着重复了一次对方的话后就离开了,毕竟Wodahs在她的脑海中仅仅有一个轮廓而已,而自己在对方的记忆中也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他们的记忆仅仅是属于过去的,而那片段的交集也只是过去而已。在对方毅然的选择了将过去闭口不谈后,也没有什么值得让自己想起的意义了。
    在以前与Wodahs交锋时,也许有那么一瞬间的怦然心动——当然那是什么性质的,到底是兴奋还是其他什么的Arbus至今也没有考虑出答案,但那终究是过去式的,现在甚至交流都没有。在明明寂静的被阳光笼罩着仿佛又从一个世界中割出一个世界的黑白城中,进行着每一天都经历过的日常。
    伸了个懒腰与Ater一起趴在草丛之中沐浴着阳光,在半眯着双眼的时候注视着那正在打理着花坛的天使,明明在同一个城中却仿佛不在一个空间——说起来啊。
    「叫什么名字呢····那个天使。」
    仅仅存在于过去的记忆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4-10-12 10:29
      接下来是肖像子撒的糖=▽=



      将过去所踏在身后,将现在所视而不见。
      「唔,那边那个天使长——」
      「是Wodahs」
      或许处于是真正知道对方没记住自己名字的缘故吧,Wodahs平静的强调了一次,Arbus只是笑笑这样翻身坐上了喷泉的台上这样前后晃着双腿仿佛完全不担心自己下一秒会掉到喷泉里的后果,她并没有做过什么,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像Ater那样四处逃窜。
      ——感兴趣的那么就去做就好了嘛。
      站起身在台上张开了双臂而一只脚支撑另一只脚摇摇晃晃的这样旋转一圈,以猫超出常人的平衡力在一只脚踏上了的瞬间跃起然后轻盈的落在了对方的面前,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在下一秒Wodahs就感觉到了从脖颈处传来的冰冷利器的温度。
      「做什么?」
      「玩~」
      ·······
      短暂的缄默,Wodahs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这样僵持着,抬手,然后。
      一拳砸上了对方的脑袋。
      「唔喵好痛」
      「请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
      关于对方的记忆或许仅仅只存在于记忆,然而现在却真实无比的站在眼前。
      嘛,无法留下回忆也无所谓。至少,现在
      ——我们是存在于对方眼前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4-10-12 10:30
        唯零桑的图!温馨向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10-12 10:31
          U君的U君的图!超和谐啊甜到哭啊救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10-12 10:31
            默默的图~感觉arbus就算偷吃了草莓也不会被打呢w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10-12 10:32
              难得肖像肯撒糖



              失败了吗?那是少女苏醒时所听见的第一句话,然而当时的她并不能了解何为失败,耳膜微微的震动——明明周围都是极其轻微的声音,却仿佛是巨响一般,或许因为耳鸣的缘故,对方之后的声音并不能听得很清楚,少女张开了赤红色的无焦距眼瞳。四周的景物仿佛是沉入水中的事物一般,开始渐渐苏醒的感官,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有些冷,因为无意识的本能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从身前的魔王漆黑的眼瞳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准确的说,脖颈上的项圈上的文字,Arbus。

              ——名字····吗?

              后来作为失败品的自己就被抛弃了,虽然有着完好的生命迹象,不过对于一切视为空白的行为在战争中完全排不上用场,Arbus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任由自己躺在了血肉覆满的大地之上,血红色的眼中映照出来的是相同的天空的颜色,鲜血浸湿裙装也完全没有反应,倒不如说,虽然Arbus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再这个世界上存在一般,缓缓闭上双眼,少女有着再一次陷入沉睡的打算。

              「活着····?」

              不添加丝毫修饰性的问句,虽然是疑问而声音的主人却完全没有感情起伏,在下一秒就强行的挤入了自己的视线,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不,或者仅仅是看着一个恶魔而已,像是为了提防对方起身一般一脚踩上了Arbus的腹部,听说疼痛的感觉是为了提醒身体陷入了危险的保护程序,而原本应该是没有拥有这样一向程序的Arbus只是稍微颤抖了一下,从地面传来的冰凉透过了衣料渗入皮肤,对上少年似乎感到厌恶的眼神,莫名其妙的升出一种恐惧——或者说是,其他什么?微微牵动着神经手指开始弯曲,小弧度的行为。

              「垃圾吗。」

              本来不应该对任何事情做出反应的,本来应该像这样理所应当的被处理掉的,Arbus却突然从心中涌现出了一种本能的驱使,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杀了眼前这个家伙,那种本能叫嚣着,或许假设是其他的天使发现的话,Arbus都不会再次存在吧。然而眼前的人与自己一样——存在于此,不存在于此,那么对方可以做的事情自己也可以做吧?就算仅仅是模仿而已,模仿一个与自己同样处境却拥有着自我的人,去试图拥有自我,少女的眼微微睁大,抑制不住的兴奋在自己心中蔓延开。

              眼前的少年像是觉得无趣,或者说本来就打算速战速决一般向侧挥开手在握拳一瞬间实体化的白之枪笔直的向着Arbus的咽喉刺去——却被抵住了。现在自己是什么表情?Arbus并不明确,嘴角缓缓的上扬起了弧度,而几乎是舍弃了整个手掌的握住了对方的枪头,割开了手掌,伤口溢出的鲜血顺着武器滴落下落在少女脸上,快速的伸出猩红的舌尖将其舔舐,在记忆中学习了这所谓的味道。

              「垃圾····吗——?」

              还完全无法完整的发出声音,仅仅是模仿着少年而已,Arbus笑起来在句尾升调变成了疑问句,原本以为对方仅仅是个人形玩具这样东西的少年微微眯起了眸子——或许意外的难缠,尖锐的笑声让自己的理智仿佛也要被打乱一般,胡乱的接下自己的攻击推开了武器,极其灵活的反跳用还有着伤口的手支撑着地面在空中跃起后站立在了地面上。Arbus歪了歪头依旧带着笑容看着对方。

              一举一动一举一动一举一动。复制在脑海中吸纳为自己的所有物,眸子中几乎闪过略带贪婪的神色,Arbus不可能会忘记的,毕竟那是自己的同类,让自己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活着的一天呢?轻轻点击了一下嘴唇,Arbus看着所谓魔王再一次创造的自己的双子——Ater.

              「武器的话」
              「——Arbus要枪哦,Ater也是一样哦。」

              晃动着尾巴,向侧挥开手,握拳的同时实体化出来的武器,与当时自己所见的少年一样的武器,虽然现在有了Ater可以学习很多东西不过——Ater是存在的,和Arbus是不一样的。自己需要模仿的不仅仅是知识,在原本应该被埋葬在历史之下的自己,一直存活于至今,模仿着已经拥有了所谓「自我」的同类,被再一次重新纳入了军队,看见了自己的改良品,学着那个少年的姿态杀了许多人,学习到了许多东西,然而却一直无法填补「自我」的这一部分。

              「那么这一次,请让我学会更多哦。」
              「天使——长?」

              然后,他们在和解之后相遇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4-11-22 18:46
                肖像的这篇真——心——要——炸——!
                「呀~天使长呢~」

                不对.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么晚还不睡会和Kcalb大人一样变成老头哦~」

                本来不应该这样的.

                「喵~走咯~」

                「不.你回来.」

                面对着打算丢下打开的冰箱视而不见留给自己收拾后摊子的女孩子,有些发泄意味的将门用手肘关上同时按上了对方的肩,Arbus像是动物本能一样的抖了一下——啊,这是,Ater说的杀气吗.手上拿着的点心盘子也抖了起来,笑容有点复杂起来.

                「······兄者叫你来的吗?」

                他只是在这里日常的准备抓自己的兄者半夜偷吃零食的现行而已,而这一行为也同样很有效果,他便会算着时间来这里呆上几天.但是今天有所不同的,少年手中握着汤勺,看着女孩子的脑袋探入了厨房——啊不妙坏了.这样一脸后,产生了以上的对话.

                ——然后很坦然的与自己擦身而过了.

                就算是最热衷与在天使长面前作死的Grora也知道,这种时候最好当作没看见然后离开走得越远越好.而不是当作没看见照常做自己的事情,当然对于和Ater有着相同智商的Arbus,理解这种事情还是饶了她吧.那么我们继续将画面拉回现状.

                他应该生气.Wodahs想着.而且说实在的他已经生气了,捏着对方肩膀的力有点加大——兄者这是怎么,料定了自己不会对女孩子使用汤勺吗?他思考着明天能够作为惩罚减少掉对方的下午茶点心.但是目前他只是眯了眯眸子,看着眼前连身都不敢转过来的女孩子.

                Arbus在深沉,她理解遇到敌人的时候要逃跑——就像Ater遇到Grora一样,但是她并不觉得Wodahs是敌人·····也许现在是.但她只是保持着笑容感受着背后的低气压,稍微晃了晃尾巴,下一秒突然转身很难得的看似普通女孩子的笑起来.

                「Wodahs桑~」
                「啊?」

                在对方微愣的一秒同时依着动作迅速的优势立刻的用叉子叉起了一小块蛋糕送入了天使长的口中然后将盘子推了过去.

                「Wodahs桑偷吃呢~」

                这样意味不明的仿佛这样就没自己事一样逃掉了.

                微微挑了一下眉,Wodahs眯起眼睛,扩散着舌尖的甜是为了兄长特意加量的,对于自己稍微有些发腻,将叉子取出,盘子放下,舔了舔唇上的奶油,他看着猫咪逃窜了出去.

                「兄者,这是你的茶.」
                「·······。」
                「怎么了吗兄者?有什么不满吗?」
                「·····Wod.今天的蛋糕呢.」

                趴在魔王膝盖上的白色猫咪悠闲的蜷缩着,下午茶的时光总是愉快的——毕竟现在被另一位独眼天使追着的自己的双子不会与自己抢Kcalb大人的膝盖,Wodahs泡了杯茶递给了Kcalb,对方似乎在思考是否要在对面笑着的神面前放下威严询问——最后还是询问了.

                垂下眸子,Wodahs不易察觉的轻笑了一下.

                「啊,昨天准备的,被Arbus小姐吃掉了呢.今天才发现没有办法重新准备了呢.」
                「喵!?」

                突然被点名了,下一秒猫咪就被魔王从膝盖上提了起来.

                「Arbus····」

                怪不得昨天我叫你去了后你没回来是自己吃了吗.

                白色的猫咪有点发愣.

                心情颇好的天使长,为神倾倒了另一杯茶后,平静的离开了.

                可喜可贺,黑白城和平的一日.
                Fin。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5-06-11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