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吧 关注:80,413贴子:999,203

【阙影相随】【北宋卷一】 载云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4-10-31 09:03
    2020-12-04 17:06 广告
    御书房里灯火通明。赵祯的目光罩在御印上,沉沉如横过朔漠的万里彤云。
    包拯拱手:“臣启万岁,襄阳王谋逆证据已搜集大半,拿到盟书,就可令他无可辩驳,连同党羽一并剪除,固我大宋江山。”
    “朕知包卿开封府内藏龙卧虎。但此举事关宗族社稷,万不可有失。后日赏菊盛会,皇族齐聚,襄阳王也在其列。时机稍纵即逝,展护卫可有把握在短短十二时辰内拿到盟书?”赵祯语声如常,但包拯听得出年轻官家胸中悬心。
    包拯声音沉厚:“展护卫武功高强,做事稳妥。一旦盟书到手,颜查散立刻调集兵马清剿逆党。其余江湖爪牙,自有陷空五义在外扫平,万岁可无后顾之忧。”
    话虽然说完,但他的眼睛仍然看着赵祯面前的龙书案,似乎言而未尽。
    赵祯看懂了包拯的神情,虽是深秋天气,龙冠下的太阳穴却微微渗出汗水:
    “朕本有心重用白玉堂。但白玉堂其人狷狂乖张,屡次召他入朝赐封均拒而不受。纵然才高艺绝,终归江湖心性。此事成败都在盟书一环,其中利害无须朕多加言语。包卿国之栋梁,必不负朕之所托。”
    包拯肃然行礼,沉默退下。
    御书房外,夜风送爽,却吹不开满城隐隐萧杀之气。
    开封府内,公孙策的书僮端着托盘往展昭住的西跨院去。园役刚浇过花,石板路滑沁沁,脚下一个没踩实,人向前踉跄,托盘里的东西眼看就要滚的滚打的打。
    一只手凭空接住瓷盘,书僮眼前一转,莫名其妙站稳了。知道是有人扶了他一把,感激地抬起头,眼前站着一身灿白的人,单手托着盘底,揭开药碗的盖子,面露疑色。
    “给展昭喝的?”
    书僮连忙见礼:“回白少侠话,是给展大人喝的。”
    “治什么的?”
    “眼见秋凉,先生说展大人须趁秋令进补,免得冬天咳嗽。”书僮脸上的表情像极了高深莫测的公孙策。
    白玉堂拿起盖子,扣住升腾的药气,缓缓道:“君药丹参,治健忘怔忡,惊悸不寐。”
    小公孙策吓了一跳:“是,是。白少侠见多识广,这药里为君的果然是丹参。”
    “展昭他,健忘怔忡,惊悸不寐?”白玉堂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小公孙策敏感地发觉,白少侠的眉锋上明晃晃挑着“竟敢拿这种混帐毛病来侮辱展大人”。全然不提这八个字可是从白少侠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书僮实在不敢招惹白玉堂,只得狠狠心,低下头小声答道:“展大人本来不肯说的。是先生从展大人脉象上得知他近来思虑颇重,夜多不安,赶着配了药,嘱咐展大人临睡前喝一碗。展大人怕包大人担心,谁都不让告诉。展大人最近没白没黑的当值,这又连值了十个时辰回来,怕是刚要睡下。白少侠您高抬贵手,只当可怜小的罢。”
    白玉堂脸上气色渐平,摆了摆手:
    “你回去,请公孙先生放心。”
    书僮松了口气,恭敬施礼:“有劳白少侠。那小的就回去复命了。”
    白玉堂略略点头,转身向展昭住的跨院走去。
    书僮看着白玉堂去了,也就转身回来。事实上不止是他,开封府诸人都已把白玉堂的来去无踪看作理所当然。这人来得勤时一天几趟,疏时几月不见也不是没有。不过算算日子,这回总有二十来天不曾造访开封府。倒是展大人,那般温朗的好性情,白少侠访多了也不见他烦,访少了也不见他念。这两人性子截然不同,站在一起却相得益彰地让人看了舒服安适,也算奇事。

    秋风阵阵,寒蛩唧唧。
    一阵急促尖锐的铜铃声撕破夜幕。
    铜网阵里有了人了!
    火光漫天,箭雨蝗集。一团鲜红淋漓的白衣,面目俱不分明。
    展昭双目血炽,紧握巨阙,意欲纵身上前,一口真气却窒得肝胆欲碎,人坠在原地动弹不得。
    从那团模糊的殷色里,绽出一线熟悉的笑:
    “猫儿!同你斗了这如许年,终有了个结果。你记着!天下,不是你展昭一己之力护得!能挡下你一条命,我胜了!”
    “白玉堂——!!!!”

    展昭猛醒。手心全是冷汗。眼前的火光血影渐渐消失在床帐顶上的昏暗里,对面墙上的微弱月光泛着淡白。
    原来刚刚定更时分。
    再也没了睡意,展昭在床上坐了片刻,到柜里拿出上次路过金华时特意给白玉堂带回的女儿红,自拾掇了酒具,披衣拿剑,坐到院里桂花树下的石桌边。
    夜风收去冷汗,头目清明。展昭伸手拍开酒封,斟上一杯,浅抿一口。在醇厚芳香的透胸热意里,他轻轻地苦笑了一下。
    清剿襄阳王逆党渐近收局,与此事相关的人,无论是官是侠,心神都万分紧绷。但竟到了惊梦的地步,自己还是欠些江湖历练,不够稳重罢。
    或者,是关心则乱。
    胸中连自己也不甚分明的某处隐隐起伏一下,又趋于平缓。
    明明自己七天前就已请旨受命。去冲霄楼取盟书,白玉堂没有机会了。
    他又倒了杯女儿红,满盈酒香的钧瓷在手心握出温润的暖。把杯向空中半举,对着钩月淡淡一笑,一饮而尽。
    刚放下酒盏,斜刺里风声翱然欺至。
    展昭长身而起,点手弹剑。金声厉响,双剑撞出耀目火花,展昭肩上披的氅衣扫落在地。对方来势凶猛,丝毫没有留手的余地。剑风劈面,激得彼此发舞衣飞。
    鸿掠龙游间,剑招相错,来人倏地逼到身前,低声笑问:“展昭,你右手好了?”
    展昭含笑点头:“已经痊愈,多谢白兄挂心。”
    近在咫尺的白玉堂,呼吸中带着酒香,眸中有微眩的亮意:
    “若是好了,为何还使左手剑?”
    展昭不语,也不换手,闪开身形回剑进招。白玉堂见势喝一声好,手中画影铺天卷地啸来。展昭虽是左手用剑,燕子飞的轻功转得飘忽潇洒,白玉堂也没占到分毫上风。二人身影交织,从院中直打到房脊,顺着瓦棱一路而去,到了钟楼,方才收招驻步。
    白玉堂还剑入鞘,深吸一口漾着秋夜寒香的空气,望向远处的连天灯火。
    “展昭,这里景致可好?”口中说着,双眼早把展昭看得透彻:那袭整洁的布质蓝衫下,英挺匀格的身形又清减了。
    “白兄有兴,自然是好。”展昭抱剑向风,眼中跃动着夜景的微光,神色温和安宁。
    “你还不曾说,为何不用右手。”白玉堂在汉白玉栏杆上坐下,看着展昭。
    展昭微笑,“白兄一路风尘辛苦,不似展某在京闲散。若失手伤了白兄,于心何忍。”
    白玉堂难得地没有还口,伸出手来,像是要看展昭右臂是不是全好了。手腕半路一沉,换了方向,搭上展昭腕脉,暗吃一惊:公孙先生是对的,果然是心悸的脉象。
    指腹传来的搏动如弦,不重不轻地弹着白玉堂的心。原本是怕展昭已经睡下,不想扰他安眠。刚无声无息潜进展昭院内,就听见他梦中叫自己的名字。那一声“白玉堂”,听得他五味杂陈。接着看到惯喝竹叶青的展昭拿了一坛女儿红出来慢酌,白玉堂心里是说不出的酸甜杂糅。
    他收回手来,脸上笑道:“果然没事。白爷也好放心。不过请你上这来,不是为吹夜风的。”边说边撬开一块石板,从下面取出两个青瓷坛。开了一个,顿时香气四溢。
    “猫儿,你爱喝的竹叶青。”白玉堂眼中神彩明亮。
    展昭笑意蕴藉:“白兄果然名不虚传。挖洞藏物本事第一。”
    白玉堂哈哈一笑,把酒坛向展昭递来,半路却突然转了方向,展昭接了个空。
    “白爷忽然想起,路上得了瓶上品,比竹叶青还好。”他从怀里取出个瓷瓶,一手给了展昭,另一手拎起自己刚刚打开的酒坛:“今夜九月初八,为明日襄阳之行一祝!”
    展昭打开瓷瓶,还未及喝,就蹙了蹙眉:“这是……”
    “这是你的药。”白玉堂眉间漾笑,“公孙先生派人送的。我截下了。”
    展昭不语,拿起就要仰下,白玉堂把住展昭手腕:“你要喝?”
    展昭手停在半空,清瞳一转:“难道喝不得?”
    白玉堂不置可否,握着展昭的手掌渐热上来,温度醇暖地透过蓝衫,竟像焐在心头一般。
    “我在你窗外停了些时候——我以为,此时你不必喝这个,也可得安睡。”
    展昭隔空看着白玉堂,而白玉堂竟看不出展昭深黑双眼中是何神情。
    白玉堂索性松了手,拎起旁边的酒坛,放开量来,一饮而尽。
    夜风拂起白玉堂纷披的长发,空气中有竹叶青羼着丹桂秋菊的冷香,似凉又热间,散开一抹寂寥的温存:
    “猫儿,放宽心,我没事。”
    展昭缓缓低眉。
    原来睡梦中那一声,白玉堂已听去了。
    白玉堂一言出口,整个人倒安静下来。他江湖豪纵,原不把儿女情愫放在心上。对展昭是动了十足真心,却也未必一定勉强对方要个结果。心道展昭若不承认,自己也就言止于此。但终究还是隐隐期待着展昭的回应。酒落英雄肠,发散出浑身热力,感觉最明显的,反倒是掌心里留存的蓝衫臂上的温凉。
    满药的瓷瓶从展昭手中飞出,划出一道弧线,落进钟楼后的河水。
    白玉堂一阵狂喜,双手把住展昭肩头,正要说话,展昭微微一笑,打开另一坛竹叶青,单手向白玉堂举了一举,竟同他一样喝得一滴不剩。
    “果然酒胜药百倍。”展昭笑意暖眼,“白兄可说正事了。”
    白玉堂心神畅快,点头说道:“明日赏菊盛会,襄阳王此时已在路上。这边要让他见京中一切如常,毫无异象。颜查散调兵埋伏襄阳城外。只要取到盟书,立刻清剿。”
    “你可知……”
    “我知取盟书之人是你。”白玉堂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连展昭的手一同握住,两眼望定展昭的脸,“我两探冲霄,内部机关都画在这里。事关机密,除你之外,再不可给第二人。”
    展昭点头:“展某必不负白兄一片苦心。”就要收起锦囊,却不料白玉堂并不松手,满眼郑重神色:
    “展昭,我把图给你,是想换你一个放心。明日菊花会后,你我一起前去襄阳。我未曾给你们官府添乱,你也须好好地取了盟书回来。”
    展昭握紧白玉堂的手:“待此役了结,与白兄不醉不归。”
    白玉堂放声大笑:“好个不醉不归!醉归后又当如何?”
    展昭舒眉:“醉归江湖,醒立庙堂,卓尔仗剑,翼守青天。”
    白玉堂眼里满溢笑光:“白某以为,醉归之后,猫鼠同眠也未可知。”
    展昭怔了一怔,竹叶青发散开来,耳际微微一红。
    白玉堂笑得开心,脚下发力,蹿上钟楼飞檐,向更高处掠去。
    身后风响,展昭果然跟来:“白玉堂!有种的你别跑!”
    疾行中的白玉堂竟然立刻刹住脚,稳稳回过身来,恰与追上来的展昭对个满怀:
    “没种的才说话。”
    话音未落,他已经吻了上来。
    无垠天幕下,汴京最高处,沁凉秋风中,白玉堂宽阔衣袖如同飞扬的羽翼,紧拥着展昭透出体温的蓝衫,交缠呼吸中燃烧着三分酒意万分深情。
    入夜的汴京灯火通明。时近重阳,州桥夜市更是热闹。从钟楼顶上望去,鳞次栉比的青堂瓦楼,一重一重延展到远不可见。半空里浮着满街火树银花的辉光,因为离得远,无歌管笙弦之扰,眼前只有一派宁静的繁华盛景。
    白玉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展昭,这不是你一己之力护得的天下。”他臂膀用力,“猫儿,还有我在。”
    展昭手在袖中陡然握住冲霄楼图,眼中墨色一旋,扩成温朗微笑。
    这是天下人的天下,有我住的常州,有你住的金华。偌大中土,惟愿千秋平安。


    收起回复
    3楼2014-10-31 09:05
      算不算插楼?
      多多开始写新文我好高兴!
      前排留名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10-31 09:30
        好激动,槿大又出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10-31 09:55
          欢迎回来!


          回复
          6楼2014-10-31 10:00
            粗线了…(=´∀‘)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4-10-31 10:02
              抱住多多蹭蹭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4-10-31 11:58
                一开头就是襄阳∑( ° △ °|||)︴有点怕怕的,不过写的真赞!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4-10-31 12:03
                  前排留个爪印~抱槿姐,欢迎回来,祝不被度娘欺负,顺求……算了不求了,反正也求不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4-10-31 12:08
                    很喜欢楼楼的文笔,载系列是大爱啊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10-31 12:48
                      痴心又现,好文来了又可以追了,亲的载系列真的太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10-31 12:54
                        大爱载系列,好久没来鼠猫吧潜水了,今天上来看到宋代载系列,我又可以来此潜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10-31 14:07
                          楼主回来了,表个白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10-31 17:14
                            相对近现代文,还是更爱古代。楼主的载系列极赞,期待楼主的这篇新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0-31 17:57
                              我很喜欢这种风格的,但不是悲的吧?即使过程艰难,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10-31 19:00
                                回家看!占座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10-31 20:05
                                  这是新坑?我要跟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10-31 21:39
                                    好久没看到槿了,刷银幕瞄到—个”载”字立马点进来,真是槿的新作!开心!
                                    我—向比较喜欢古代鼠猫,却被载系列深深吸引,深爱著在动荡年代之中的他们。能看到槿写了不同时空的他们,内心期待雀跃无法言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4-10-31 22:06
                                      只有这一个字能表达我此时的心情——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10-31 22:09
                                        OMG,GN开始发《载》系列的时候我还没怎么进鼠猫圈,前段时间才看到GN的文,登时热血沸腾激情澎如见又一大神啊(GN原谅我情绪激动一时肉麻……)这回可算能赶上直播了,还没好好看文先来表白一个……好,现在看文去


                                        收起回复
                                        22楼2014-10-31 22:17
                                          从微博跟过来,大爱!


                                          回复
                                          23楼2014-10-31 22:44
                                            又见载系列,实在太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10-31 22:59
                                              不过开始就是冲霄,还是卷一,那之后还有很长的故事咯?


                                              回复
                                              25楼2014-10-31 23:24
                                                这边也来支持一下~感觉五爷不会有事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10-31 23:34
                                                  这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10-31 23:52
                                                    小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4-11-01 07:27
                                                      多多又开文了,潜水看完三部载,一句没说,真对不起人啊!
                                                      现在从第一次发贴就更贴,态度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11-01 08:07
                                                        支持啊!终于看到第四卷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4-11-01 09:01
                                                          怒蹲多爷新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4-11-01 09:13
                                                            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4-11-01 09:2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