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千吧 关注:1,562贴子:32,585

【原创+改编】何许何处(土千 穿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度娘,,望表吞楼!!〒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11-01 11:06
    二楼给土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11-01 11:12
      声明:这是一篇古代文章,但是灵魂来自未来 ,但经历了两世,前一世命太短,接触了些人和事。而这一世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11-01 11:22
        正式更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11-01 12:58
          第一章 缘由
          "父亲,我出门了!" "嗯,早点回来,实在采不到不要勉强。" "好"时年九岁的雪村千鹤,看似弱小的身体背着成人用的箩筐,任谁也会怜惜。但仔细看,满是稚气的脸上却有着一双褐色眼睛,但蕴含着的却是孩子不该有的成熟神情。
          "千鹤又要去采药了?" "嗯,是的"笑着像邻居点点头。继续迈着步子。已经是习以为常了,第一次去采药的时候貌似没人信的……呵呵。走着遇见了背着药箱带着草帽的紫眸少年。"今天要去采药?" "是的" "哦"极简短的问候。许是感觉到了什么两人同时开口:"你……" 千鹤窘迫的别过脸去,少年却顾不得那么多,丝毫没在意,先开口道:"明天,我就要跟随家主上京去了。抱歉……今后你采药就不能帮你了。"千鹤微怔,心中窒息,又要面临分离了是吗?面上却道:"土方桑不必道歉啊,你有你上京的理由,又不是做错了什么呀,何况是你们一家……保重啊,土方桑!"少年心中大怔,脱口一句"你真的只有九岁?"千鹤心中冷笑,当然不止,告诉你这灵魂来自未来你会信?表面上灿然一笑。鞠躬行李后,千鹤隐忍着泪光,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我们……是还会再见面的……吗?"没等回答,迈步离开,留下少年的错愕。
          时隔多年 京都 土方岁三再次回想起当日情景,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不禁然勾起嘴角。"呀啦,土方桑居然笑了呐,真是罕见。"面对冲田总司惯性的调侃,土方竟破天荒的没有收起笑容:"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这下到难倒了总司,没见到土方吃瘪的表情,微怔却又勾起一抹微笑,别过脸去。土方心下却想着:我们真的还会再见面,,吗?雪村千鹤,土方摇摇头,继续手上的事。
          江户 "千鹤……"不忍开口唤道,"其实……我要去京都一段时间。" "哦,是因为工作吗?" "那,大概多长时间呢?" "一个月,两个月,不清楚。" "哦,那,父亲,京都的治安不甚好,请务必多加小心。" "好,放心吧,我会每天给你写信不让你担心。"点点头,千鹤从怀中拿出一个护身符,那是在采药时顺道求得的,递交到父亲手上。"回去吧,不用送我了。"再次挥挥是,千鹤目送父亲背影消失在尽头,有着说不出的纠结滋味。
          大半年后的京都 夜晚,一场火在不知不觉中燃着雪村纲道的诊所,雪村纲道连同他的变若是以及各种资料都蒸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11-01 12:59
            同时 江户 千鹤走进一家布料店。"啊!!千鹤酱你终于来找我啦!!"千鹤略带愁容冲着这个神经大条的好有夜雨挤出微笑,千鹤闲着无事时,会经常跑去帮忙,再学一些手艺,两人自然会成为好朋友,更何况,夜雨有着一双另她怀念的紫眸,没有寒气,有的是温婉贤淑。发现好友不对劲,夜雨小心开口:"怎么了,千鹤酱?" "嗯,夜,其实……我是来裁一套男装的……" "男装?怎么了,你要男装干什么?" "夜,我……"看着夜雨关切的眼神,千鹤无奈的笑着。"好吧……千鹤酱,你不方便是说不说就是了,但是有困难一定要来找我我说过的对吧?"千鹤点点头。"所以你的要求我会满足的。"勾起笑。"夜……,"些许哽咽,十六岁了,本就重情重义的千鹤到了多愁善感的年纪,在这个世上,夜雨是她目前唯一的朋友。感动着,心乱如麻。"好了,你要什么颜色?" "黑色吧,我备用的。" "好,你先等着。" 看着她忙碌起来,千鹤终是开口:"我要上京。"意料之中的停顿,千鹤没有顾及自说下去。
            "所以,你上京是去找纲道桑?" "嗯"千鹤点点头,同时一套黑色男装交到了她手上。纵使见过了许多非凡的手艺,千鹤扔不禁感叹:"不愧是夜啊,真是厉害呐~" "哼,那是当然了!" 然后一阵沉默。"多久动身?" "马上!"坚决的回答。既然来到这世上,管我是去寻父还是怎样,不如出去看一看,而且说不定会碰上……土方,念及此,千鹤微微一笑,与夜雨道别。"保重啊,千鹤酱!" "保重!" 看着千鹤远去,夜雨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她怎么总觉得千鹤会经历些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11-01 13:01
              为毛是穿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11-01 16:01
                这是没人的节奏啊,,,米娜桑都不喜穿越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11-01 18:15
                  继续,,,,,
                  终是来到了京都,千鹤如释重负搬松口气。紧了紧别在腰间的小太刀,那是雪村家族代代相传之物,可是……还有一把大的。"不知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无数记忆突然涌现,那场火燃尽了几乎所有,若不是精神足够强大,千鹤不能保证还有没有现在的自己。后来长时间钻研医药,对自家灭门虽也想过一二,但始终理不出思绪。不由得停下脚步,陷入沉思。
                  所谓的放松警惕,会招致意想不到的结果,恐怕就是下面发生的事了吧。寻找松本医生未果,结果,就在驻足之余,那几秒的走神……"喂!那边的小子!"即使心里再强,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一愣神没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男装,若是喊自己自然是喊的小子。见三个痞子样的大叔向自己靠近,下意识的,千鹤立即跑开。"嘿!别跑,站住!!"麻木的双脚不知还能支持多久,该死!千鹤心中咒骂,用尽权利奔跑。"站住,小鬼!!"还真是穷追不舍啊,千鹤心中无奈的想,但是并不是那么轻松的。拐进一条小巷,听辨着声音稍远了,这才回过头看,却发现领头之人早已拔出刀,拼命追赶着。天呐!谁来救救我! 千鹤心中呐喊,无限苦笑漾在心中。闪身躲进一面墙后,借着阴影隐藏自己,看着横向的墙上一名狼人把着刀一步步靠近,千鹤按住手中的刀,暗悔当初没有静心修习刀术,就她这点三脚猫功夫……就在下定决心拔刀之时,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听见了一阵,惨叫。
                  "为什么杀不死!??"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声不断
                  "发生了什么?"千鹤惊呼出声,露出一角,看见两个红眼白发,蓝色羽织的,,,人?却觉得有莫名的熟悉感,正疑惑着,那个红眼的发现了新美味的"诶?"转过身举刀欲砍。反射性的拔刀,却发现有一把刀早自己一步从背后刺穿心脏,正当另一个疑惑想发声时,已是身首异处了。好快……心下想到,默默盯着眼前的蓝眸藏青发色的男子,却从另一处听一个到玩世不恭的声音"真是可惜啊,本来我想一个人收拾的。一君,就只有在这时速度才这么快啊。"眼前的男子淡定的划了半圈,甩去刀上的血,收入刀鞘。映入眼帘的那个碧眼男子冲她微微一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11-01 19:35
                    直觉告诉千鹤,自己得救了,发现体力原来早已经透支了,只是强迫手要紧抓着刀,现实无法支持她想要清醒的想法,放松的一瞬,感觉到刀光寒气一凛,看见面前锋利的刀尖,下意识的去看刀的主人,却在一瞬间,空白了所有,飘零的雪,黯淡的月,风中飞舞的黑色长发,一双紫色眼眸散发着寒气。"听好,不许逃,敢逃就杀了你。"
                    千鹤怔住,看着眼前男子犹如不合时宜的樱花一般,千鹤再也支持不住,闭上含着泪花的沉重双眼。
                    翌日清晨,层层积雪压的树枝再也无法支持,掉了下来。"保重!" "回去吧,不用送了。" "保重啊,千鹤酱!" 缓缓睁开眼,刚刚只是在做梦啊,怎么那么真实呢,无奈笑了笑。梦见了和许多人的分离呢,真是……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不安的板着。突然发觉门外有人,千鹤睁大了双眼盯着那个路过的影子,下一秒,"哗啦"一声,"你醒了啊?"意外的温和谦蓄,心里微微松口气。"现在帮你解绳子,请稍等……嘴里的也吐出来吧。" "请问……这里是哪里……?您又是……?" "哦,抱歉。我是井上源三郎,而这里是……新选组的屯所。" "哦。嗯?新选组……吗?" "嗯,不必惊讶,能跟我来一下吗?干部们都在等你。"笑着。"哦,好。"虽然面前的人在笑,但是千鹤能够感觉到隐藏很深的敌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1-01 19:36
                      这篇文怎么样亲们倒是给个说法啊,,,〒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11-01 20:08
                        很好看,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11-06 19:28
                          来支持一下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11-07 21:39
                            "到了,你自己进去吧。"门应声被拉开。一瞬间的寒意。千鹤环视屋内众人,见到了昨晚的那三个人,心下一松。听到了那耳熟的声音"早上好,看来昨晚睡得很好呢,脸上还印着榻榻米的痕迹~" 下意识的,千鹤脸一红,双手抚上面颊。"别说了总司,她当真了。你的脸上没有榻榻米的痕迹。" "真是过分呢,一君,没必要揭穿我吧。"正当千鹤懊恼时,那个紫色和服的人双手环抱在胸前,不耐开口:"你们别在那贫嘴!" "嘿伊,,"
                            "那么,那个家伙就是目击者了,又瘦又小,分明是个小鬼嘛。"说话的是一个年龄与千鹤相仿的人,长长的头发,散发着活力的同时又有着少有的沉重,这点千鹤感觉。"你没有资格说别人吧!" "对啊对啊,在别人看来你还不是一样~" 一个是绑着绿色发带的,怎么说,穿的很露啊,但是略带有……个性啊。另一个,则是棕色头发,一根发带将头发随意束在颈后,有点大叔地痞样。那个少年一手抓开揉着自己头的手:"五路塞呐,两个欧吉桑都给我闭嘴!" "你说什么?小少爷" "我可没记得让你叫我欧吉桑,新八也就算了,本大爷哪里像了?" "你这家伙,想要背叛我嘛!" 看着他们欢脱的斗嘴,千鹤却始终觉得一股敌意和寒气,自己是被排斥的呢,这样想着。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你们三个给我闭嘴!!!" 上座中间者,看来是最高领导了。这时旁边那位,带着眼镜,看起来温润如玉,说话更是比先前更柔的声音:"对不起让你见笑了,请不要害怕……嘛,关上门坐下吧。" "嘿伊。"关上门跪坐下来。
                            待近藤勇一一介绍着人的时候,旁边被称作是副长的人按捺不住了:"近藤桑,你为什么要告诉她那么多啊!" 那人惊异:"有什么不可以嘛?" "对于接下来要审讯的人没必要告诉这么多……不过正是这种白痴劲儿才是近藤桑啊~" 被称为近藤的男子干咳了两声,继续道:"那么,斋藤君,请你复述一下昨晚的情况。" 昨晚!千鹤忆起昨晚那莫名的熟悉感,总觉得这样的感觉绝不是巧合,皱着眉头完全没注意刚刚话里矛头指向了自己。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千鹤只能硬着头皮道:"抱歉啊,我刚刚……" "你刚刚在想昨晚的事,是吧?""!"千鹤微怔,看向那个看似温润如玉的人眼神瞬间的犀利,下了雪的天本就寒冷,而此刻,千鹤只觉得屋里放了几箱几箱的冰块,冻得发不出声,只能怔怔地看着。"是或者不是?"那人再一次开口。这个人不好惹,千鹤心中点出这句话,嘴上肯切说:"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11-08 20:12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1-08 20:14
                                棒棒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11-08 20:14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11-08 23:28
                                    干巴爹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11-08 23:30
                                      首先,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阿里嘎多~然后是这周的文。
                                      "没有?那你刚刚在想什么?""我在想你们到底想怎样……"千鹤明显的底气不足啊,越说越小声。她从来都怕别人生气或者是咄咄逼人,那真的是让人不爽,也添了一层害怕。"嗯?真的是在想这个嘛?""那为何你又见到了我们的队士?"压迫感,喘不过气,千鹤硬着头皮:"我没有……"千鹤太后悔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会撒谎呢!一说谎话就明显的底气不足,更何况是在面对这种气势,有理都会觉得无理。"没有?可是听一君说你是被我们的队士所救。""是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个充满戏谑的声音"既然这样,那就……杀了她吧。"千鹤一惊,呼出声:"怎么这样……"草菅人命,心中所想并没有脱口而出,不爽的想着。"不行!不能随意杀害天皇子民!"天皇子民?哼,看来这天皇的影响果真不小啊,这完全成了一种信仰啊,千鹤心下想。抬起头对上上座的人,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这妮子真是这么大胆啊,难道就不怕嘛,土方不耐烦的闭着目,心中不可思议。"我的命是你们救的,你们现在要我也不做反抗。"千鹤开口,反正这么作死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这样反而护住了命。"近藤桑,"土方倏然睁开眼,看看千鹤,又瞟了其他人"借一步说话。"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留下房内一干人尴尬的沉默着。
                                      千鹤仰起头,想起了那时的那个会帮他采药的人竟是与刚刚走出去的那人一样,一样的紫眸,若是未缴头发恐怕也是这么叫什么来着?真的是刚刚没在意这些,都是这里氛围太低沉了,想出去,想逃离这个房间,这么无聊的想着。自己是要被杀了?还没够呢,父亲还没有找到,土方也是没有消息,就这么死了?这么想着,全然不知两行清泪已然流了下来,顺着脸颊。"你怎么哭了?"开门声并着问,千鹤反应过来,埋下头努力收起眼泪。"先把她带回房间。"那个紫色和服的淡着紫眸,凌厉充满了霸气,吩咐着。"嘿伊"斋藤起身欲要伶起千鹤,她突兀的声音想起:"不用,我可以自己走,不要碰我。"房内所有人都怔住了,听到了千鹤努力压抑的抽泣声。近藤难免升起怜悯之心:"那,斋藤就不要扶她了……""明白了。"千鹤埋着头转向门走去,却不知一瞬间带起的风夹杂着自身的草药味传入了土方的鼻子里,土方皱了皱眉头,这味道,这么熟悉,怎么回事?
                                      一路上无言,解开了手上的绳子,千鹤已经非常努力的压抑了自己的抽泣,断断续续道谢:"非常……感谢……你解了我的……绳子。"躬下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11-09 08:10
                                        待斋藤关上门,千鹤再也控制不住,压着手抽噎起来。
                                        "什么!不作处理!?""她也只是碰巧在场而已,是我们救了她,依她看来也就只能认识到这点了吧。"山南微微一笑:"要是想杀了她,也就不会特意带回屯所了吧。"土方被猜中心意,不爽的撇过头。山南温润的声音再一次想起"但是,她毕竟看到了昨晚的事,不能就这么无罪释放……""我知道了,只是还有些事情要确认。"起身走出房间。
                                        千鹤蜷缩在房里,她又觉得回到了那个晚上,那个充斥着死亡的晚上,经历过,又怎么会不知道生死的意义,现在还不能死,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最主要的是父亲。这么想着,千鹤抹了眼泪,仔细分析着眼下情形,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没有结论。"啊,该怎么办啊?"焦急的没有办法。逃,会被杀,不逃还是会被杀。祖传的小太刀也被没收了"不管怎样,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逃吧。"咕噜~……"好饿啊,先去找点吃的吧,这么想着轻轻拉开了门。嗯,,,平时想要出门又不想被发现的姿态就是千鹤现在的样子了,(乱入一句,特别是在做眼保健操的时候)穿着男装,行动确实不便,裤脚没有收,对小步幅更是无利。站在回廊后探出头,背后却真的很惊悚的伸过一只手,抓住千鹤的衣领,轻而易举的伶起她,略带嘲笑:"你个笨蛋,以为逃得了嘛?"千鹤心中冷哼,她又不是没有逃过,而且难度系数比这大,照样逃出去了,更何况从这里逃出去,那就算是小菜一碟,今天是因为特殊,所以没有安排监视的人,看来错过了看管最松的一天呢,她还饿着呢。"如果敢逃就杀了你,我是有这么说过吧。"意识到氛围不妙,千鹤挣扎着,手伸向背后那双宽厚有力的手,欲要掰开,无用,又开口:"我想吃点东西,我饿了。而且就算我不逃,也会被杀的吧。我……我还有没完成的事啊!"土方一挑眉,来了兴趣,轻轻放下眼前这个相对于他还很弱小的女子,寒气逼人的眸子透露出"你只能说是"的神情。夕阳下,相对于背光,千鹤看不透他的神情,但是此时只有相信他, 赌一把,自己是幸运的。点点头"先吃东西。""嘿伊。"
                                        召集完所有干部,千鹤开始缓缓叙述。"这是半年前的事了,"回想起那个晴朗的夏天,蝉鸣不断,正在打扫的千鹤听到父亲低声的唤名。"但是从半年前,他就杳无音讯了,给父亲的信也无回应,如同石沉大海。我放不不下,就这样上京了。""嗯,你也是江户的人,千里迢迢寻父亲,真是不容易啊。""嗦嘎,难怪你一个弱女子女扮男装成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11-09 08:11
                                          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4-11-09 09:57
                                            加油LZ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11-10 19:05
                                              其他人快来叫一声“土方先生”啊!这样小千鹤就认出土方来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4-11-13 21:54
                                                加油楼大,顶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11-15 00:44
                                                  召集完所有干部,千鹤开始缓缓叙述。"这是半年前的事了,"回想起那个晴朗的夏天,蝉鸣不断,正在打扫的千鹤听到父亲低声的唤名。跪坐在桌前,点着灯读着父亲的信,尽管日复一日言语都是无关紧要而又单调,但这样至少会确定暂时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不必要去惹些有的没的麻烦。"父亲的信天天都会按时寄来,甚至比我回信还快。但是从半年前,他就杳无音讯了,给父亲的信也无回应,如同石沉大海。我放心不下,就这样上京了。""嗯,你也是江户的人,千里迢迢寻父亲,真是不容易啊。""嗦嘎,难怪你一个弱女子女扮男装成这样"近藤点谢谢点头,突然反应过来,惊异瞪大眼:"什么?小姑娘……""你!!是女的啊!!?"新八真的没想到"骗人的吧!!"平助也惊诧道"怎么看都是个女的啊。"冲田淡定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就算是这么说那也没有证据啊……"千鹤一惊,无语道:"就算你说到证据……""不如脱了看看吧。"千鹤这回着实不能淡定了,凭着理智刚要回驳,却被另一个声音档下了。"不行!这绝对不行!!""请冷静一点。
                                                  "山南无奈的看着近藤。近藤带着犹豫:"但是这样不好吧!"山南没有回应,偏过头看向千鹤:"你说你叫雪村千鹤是吧,难道你的父亲是雪村纲道?"千鹤心中一沉,眼中流露出惊诧,沉下眼睑,脱口问出:"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在座的皆是一怔,土方本就不爽的脸色更添了一层不耐,近藤也惊异了:"是纲道的女儿。"土方实在忍不住开口:"你,到底知道多少?""什么?""别装蒜,关于纲道的事你知道多少?"土方冷冷的问着,心中却被另一个问题困扰着:为何觉得眼前的女子有种久违的熟悉感?或者说,以前貌似见过,,,听到了千鹤没有及时回答,土方也只能用"鬼之副长"的神情来待她。千鹤更肯定了,果然发生了什么"好事"啊,今后自己可是有事做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父亲他……"千鹤停了问语,因为现在的气氛让她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丧命。自己问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 是不是发生了。睿智如土方,怎会漏过这个细节,这孩子怎么感觉怪怪的?这时斋藤的声音断了所有人的思路:"之前,纲道的诊所发生了一场火灾,自此之后,纲道便下落不明。"千鹤一惊,若是断了线索就不好玩了呢。紧接下来的是山南温润的说明:"也许你可能会不信,但是在火灾现场并没有发现纲道的尸体,所以他极有可能被卷入了某件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4-11-16 09:09
                                                    副长不是已经知道千鹤的名字了嘛,怎么还没认出来,前一阵子不是还想起千鹤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11-16 14:04
                                                      第二章 相逢
                                                      会议好不容易解散,千鹤再也无法保持刚才的淡定,一路小跑回到了房间"砰"一声关上门,穿着气。不过此刻,她更迷惑的是那个紫眸的人,出奇的,想要靠近,他身上有久违的熟悉感。千鹤不禁想起九岁时那次分别,丢下那么一句话,也没考虑到对方的感受,而那双紫色正是那个她深深眷恋着的,千鹤越想越觉得那是同一个人,但是为什么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呢?
                                                      千鹤不知道,此刻土方正在纠结他的事情。埋头处理着公文的土方突然问房里两人——斋藤和总司:"你们怎么想。""什么怎么想,关于那个女孩子的事?"总司靠在墙边,手抱着刀,语气带着懒意,"挺可爱的,至少我不讨厌她。""我不是说这个……为了寻找纲道而上京,在到达当天就被我们袭击,,,"一直跪坐着的斋藤发话了:"副长的意思是,她是为了探寻新选组的秘密而故意被袭击的?" "不可能吧,我到不觉得她能演出这样的好戏来。"总司的语气严肃了点。"哐"的一声,土方扔下毛笔,"那个女孩叫雪村千鹤??"两人点点头,见土方这一刻显出的是前所未有的激动,相视一眼。"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处理一下这件事。""知道了!""是。"两人起身离开,待他们前脚迈出,土方立即走向千鹤房间。
                                                      斋藤和总司一左一右走着,突然总司停下脚步。"怎么了?"斋藤不明所以,"呐,一君,从来没见土方那样失态呢,你说……会是因为什么呢?" "唉,总司,我又不是副长我怎么知道。" "这样啊,你就不想知道嘛?" "既然副长不想让我们知道,那就最好不要知道。"斋藤一本正经回答道。总司瘪瘪嘴,"哼~"迈步走回房间。
                                                      他怎么就没注意呢,眼前这个女孩子是雪村千鹤,雪村纲道的女儿。他摇了摇头,她恐怕没认出自己来 。自从自己离开后她采药弄得伤,如何处理又是如何忍住痛的;从离开到现在,本就没一个亲人,又遇到其我们这样对她,真的是……唉~这样想着,土方不由得加快脚步。
                                                      此时千鹤正发着呆,突然感觉到有人接近,急促的脚步声却在接近自己时慢了下来。千鹤疑惑着,却听见一声"千鹤,,,"久违的这一句,如此熟悉的话语,千鹤控制不住,捂着嘴极力掩着啜泣,直到第二声"千鹤,"略带焦急的喊了一道千鹤缓缓推开门,却落入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对不起,千鹤,对不起。"千鹤忍住泪,断断续续道:"土方……桑,不必要……道歉……你并…没有……做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11-23 11:33
                                                        "你还是你,还是那样,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真是……"感觉到襟前一阵濡湿,怀里人正在哭泣,土方心中懊悔更甚,只能紧紧抱着她,替她抹掉眼泪。"土方……桑,变了……呢……"千鹤带着泪痕,强扯出笑。土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从前说起。"还记得那次你爬上树摘树梢的那几片叶子……"一点一点,值得回忆的地方,千鹤还是控制不住,她实在无法静下心来听,有个这样的怀抱让你发泄,你能做到不嘛?千鹤将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不安与憋着的泪水,只在此刻想要泄尽。发现怀里的人儿越哭越厉害了,土方只能收紧臂膀,轻轻拍着她,闭着眼忍住自己想要对自己发怒的冲动。
                                                        千鹤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她每次大哭都会在不知不觉中睡去,然后因为哭后的头痛醒过来。但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却发现房间还有一个正在熟睡的人。千鹤垂下眼睑,昨晚自己那样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不该那样放任自己的,千鹤如是想,紧紧咬着嘴唇,将心中的痛楚转移,丝毫没有在意咬破了嘴皮而渗出了殷红的血。土方直了直身,刚刚醒过来的他下意识转过头去,看见的就是她咬着嘴唇拼命的忍着什么。"唉~ 千鹤……都咬出血了,你还想继续咬?"千鹤震惊了,她没感觉到自己嘴唇上渗出了血,松开牙,嘴唇上点点红色,土方没法忽视。千鹤脸上还留有泪痕,昨晚真的把所有都哭出来了吧,土方心中笑着,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把她认出来,始终都是自己错了啊。土方伸出手去想要抹掉她唇上的血,却在刚要碰到的时候被躲开了,土方震惊了,僵在半空中的手,以及千鹤盯着自己的眼,都让土方觉得尴尬,却不料,一只小小的手轻轻抓住自己刚刚伸出的手,冰凉的,土方反握住。"很冷吗?"土方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句。以前,冬天陪她去菜药的时候也会这样握着她的手,那双手在冬天一直都是冰凉的,有时冰得像是……死人的手。每次他都会问"很冷吗?"得到的答案是她微笑着看着自己摇头,土方很喜欢那样的千鹤,温婉柔润而又坚强。这次他得到的答案也是这个,一如既往,没有改变,还是那从内心散发出的笑容,却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云雾。千鹤瞒着什么,土方不得不这样想。
                                                        天尚早,两人都没有再睡的意思。"这样,等天亮了,你收拾收拾来昨天开会的地方。"千鹤点点头:"好。你去忙吧,土方桑,不用管我"点点头,土方迈步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4-11-23 11:34
                                                          沙发~楼大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11-23 12:55
                                                            冒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4-11-25 2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