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后花园吧 关注:1,307贴子:10,253
  • 11回复贴,共1

【原创】Lost Painting(CP:唐柯,原著向明哥视角,清水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说明。
在贵吧潜水很久了,也想着该发点什么,最近柯拉松先生很火,但吧里貌似多的是柯罗文,那我就来一发唐柯好了……兄弟控没治。本文首发柯拉松吧,这是完结之后整理的无水版。


如题,这篇文是我听着《Lost Painting》忽然打开的脑洞。玩过恶魔城的人应该都知道这首曲子吧,我个人觉得这是整部系列配乐中最经典的一首,没有之一。

这篇文的现实时间轴定在德雷斯罗萨最终战役之前,也就是多弗朗明哥放走第一次闯进王宫来救罗的路飞一行人之后。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多弗朗明哥要放他们走,虽然很快他就向全国发出了“杀死草帽一行人或是他自己被杀死”的游戏规则,但是我想,自那之后,一直到路飞和罗再次闯进王宫直达他面前,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心情一定是无法平静的,甚至是无法想象的。
在这短短的(或许只有几小时)的时间里,他到底在想什么?
模拟这种环境下的人物内心活动是个极大的挑战,但是我想试试。于是就产生了这篇文。幸好有柯拉松先生的存在,让这篇文多多少少有了点还能扯一扯的内容(笑

第一次在贵吧发文,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以下2L放BGM,3楼放文。


回复
1楼2014-11-22 01:33
    本文推荐BGM是斯汀的《shape of my heart》,也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片尾曲。其中heart既有“心”的意思也有“红桃”的意思,一词双关,歌词与红心的主题极其契合,不可不听。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他玩纸牌不动声色
    And those he plays never suspect决不让同局者起疑
    He doesn't play for the money he wins他玩牌不为赢钱
    He doesn't play for respect也不为获得尊重
    He deals the cards to find the answer他在牌局中寻觅答案
    The secret geometry of chance寻觅神秘的几何概率
    The hidden law of probable outcome以及结果后的隐秘规则
    The numbers lead a dance牌局中 数字决定了一切
    I know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dier我明白黑桃如士兵手握的利剑
    I know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梅花似战场轰鸣的炮枪
    I know the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牌局艺术里 方块便若到手的金钱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但这决不是红桃的形状/决不是我心的形状
    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他可能会出方块J
    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又或许 他会下注黑桃Q
    He may conceal a king in his hand他会偷偷藏起手中的K
    While the memory of it fades一旦同局者将这张牌遗忘
    And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如果我对你说我爱你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你会有些许困惑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我并不是善变的人
    The mask I wear is one我的面具 始终如一
    Those who speak know nothing多言的牌手一无所知
    And find out to their cost斤斤计较眼前得失
    Like those who curse their luck in too many places喋喋不休抱怨运气的
    And those who fearlost和害怕畏缩的牌手 势必输局
    I know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dier我明白黑桃如士兵手握的利剑
    I know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梅花似战场轰鸣的炮枪
    I know the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牌局艺术里 方块便若到手的金钱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但这决不是红桃的形状/决不是我心的形状


    Shape Of My Heart - Sting


    回复
    2楼2014-11-22 01:34
      柯拉松只是个代号,并不是那人的真名。那个人叫做堂吉诃德·罗西南迪——他的弟弟,他的心脏。

      他还记得罗西南迪年幼时的样子。继承自母亲的柔软金发,同样柔软而怯懦的眼神,喊着“多弗”或者“哥哥”时稚嫩的声音,还有紧紧扯着自己衣角的手。印象中这个弟弟与其他同龄的孩子略有不同,他不太爱玩,也很少说话,而且总是因为粗心马虎,把自己弄得到处都是擦伤和青肿。
      但这些都不影响他对他的宠爱。和绝大部分天龙人的孩子一样,多弗朗明哥幼年时也是个顽劣而暴戾的少爷,然而只有在对待罗西南迪的时候,他总会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宽纵和耐心。

      “……罗西南迪!你窝在这里干什么?母亲大人一直在找你!”
      多弗朗明哥从奴隶身上跳下地,朝他的弟弟跑过去。罗西南迪正抱着膝盖缩在一丛灌木下面,身上到处都是已经干了的泥水痕迹,脚踝肿起来很大一块。
      “啧……又摔了一跤?是不是自己站不起来?”
      他扯了扯手里的锁链,一个奴隶马上跪着爬到小少爷面前。
      “来,我扶你上去。”他朝罗西南迪伸出手。
      然而他的弟弟只是仰着头,用那双水蓝色眼睛看着他,并不肯挪窝,也没有把手给他。
      “……你到底想干嘛?”他皱起眉挠了挠金色短发,看着弟弟像是在期待的眼神,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背你吧。”他转过身,背对着罗西南迪蹲下来。
      果然,那双小手立刻就攀上了自己的肩膀。他背过手臂把趴在自己身上的小人往上托了托,叹了口气。
      因为这个样子不方便骑奴隶,他只好就这么背着罗西南迪走回家。一路上弟弟的手始终紧紧抱着他肩膀,湿润的呼吸吹在他颈侧,热乎乎的有点痒,但是他不讨厌。秋天下午的阳光从背后投射过来,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等会儿母亲大人问你怎么弄成这样的,要说实话哦。”
      “……嗯。”
      回家的这条路有点长,背着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孩子也不算很轻松,但是他觉得,偶尔这样感觉也不错。
      那一年,他7岁,罗西南迪5岁。

      然而他对童年罗西南迪的记忆,在对方8岁那年戛然而止了。在这之前,贵族的身份、财产、安全、母亲和父亲,都相继离他而去。最后,终于连这个唯一的弟弟也从他身边消失,再也不知去向。
      一开始他也曾经发疯般地寻找过罗西南迪,可是对方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随着身世剧变、亲人离去,他发觉自己身上与正常人相似的特质都在一点点淡化。但他并不抗拒这种改变。相反的,他很清楚,在这样一个疯狂的世界里,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进而最终支配他人的命运。
      天龙人的秘密,世界政府,不为人知的交易。不可否认他是个犯罪的天才,十几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一个当初被族群放逐、饱经腥风血雨的孩子,已经成长为地下黑暗王国的霸主,鼎鼎大名的“JOKER”。

      众所周知,维尔戈是他的第一任红心。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不过是因为没有借口把这么重要的位置留给一个可能已经不存在的人。从决定以扑克的四样花色来为家族势力取名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自己心里为它们下了定义。
      黑桃是征战四方的利剑,梅花是宣示力量的权杖,方块是取之不尽的财富,而红心则是独一无二的爱。
      他原本从没想过还能再见到罗西南迪。

      但是他的确又见到他了,在十四年之后。当年那个柔顺而怯懦的孩子不见了,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神色平静、目光从容,显然已经见识过不少风浪,气度和个性都已经被打磨得有模有样。幸运的是,那一头柔软的金发、水蓝色眼睛,还有粗心马虎的特征一点也没有变。否则,他就要完全认不出这个弟弟了。
      除此之外,还有多弗朗明哥不得不在意的一点——以前这个弟弟只是少言寡语而已,但现在,他彻底沉默了。
      没有一个家族干部同意让罗西南迪进入家族势力的核心位置,人人都有他们担心的道理。少主人的亲弟弟,少年失踪,时隔十四年后又奇迹般地出现,而且显然个性成熟、训练有素。这无法不令人起疑,或者说,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间谍故事。
      但他们的少主轻而易举地镇压了所有反对意见。维尔戈被调走了,罗西南迪成了他的红心。
      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因为那个位置原本就是他的。

      多弗朗明哥还记得柯拉松回归之后兄弟俩第一次私下的谈话。那时候他们就是这样,一个仰躺在沙发上面,另一个坐在他对面的酒桶上。当自己开口问他为什么失踪这么久还要回来的时候,22岁的罗西南迪微微垂下那双水蓝色眼睛,在随身的纸片上龙飞凤舞地划下几个字,然后举到哥哥面前。
      多弗朗明哥努力辨认了一会儿才看出上面写的什么。
      “You need me.”


      回复
      4楼2014-11-22 01:35
        “我带罗去治病。”
        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一句留言。但是只有他知道,他又要失去他的红心了。
        那个白色城镇来的孩子第一次见面就让他印象深刻。那张才十岁出头的稚嫩面孔上挂着与年龄毫不相符的可怕表情,说他恨这个世界,想要杀死尽量多的人。那双金色眼睛隐在帽檐的阴影之下,时刻提醒着旁人这样的事实——即使年幼,凶兽依然是凶兽。
        那么像曾经的自己,他相信这是柯拉松对那孩子另眼相待的原因。

        他想那孩子一定是爱着柯拉松的。多年以后他再次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消息时,那个曾经一脸怨毒的孩子已经成长为名动一时的新星,而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个火红色身影同样让他印象深刻。
        宽厚的胸膛,毛皮大氅,夸张的唇彩。简直是个完美的替身。
        但后来他又觉得似乎并非如此。那红发小子的性格没有一丁点像柯拉松的地方,和所有年轻新星一样,他狂傲不羁、暴戾而张扬,所到之处都让人想起熊熊燃烧的火焰。特拉法尔加看着他的时候,唇边会不经意勾出安静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得到过救赎——他终于又有力量爱别人了。
        他想他们或许是真的相爱。


        在决定要以手术果实召回柯拉松之前,多弗朗明哥不是没想过将来要使用它的终极能力,牺牲掉这个弟弟,来成全自己的神话——或者说,以他霸道而自私的本性来看,他最终的目的正是这个。然而在挂断电话虫之后,他是真的期待过柯拉松会回到他身边。他甚至想过,如果以后他都能好好地待在自己身边,像以前一样沉默、顺从、无微不至地爱自己,或许他永远不会让他做那个可怕的手术——或许,真的。

        背叛并不可怕,在海贼的世界里它时时刻刻都存在。可怕的是,在维尔戈给他带来柯拉松已经背叛的消息时,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惩罚背叛者,而是想杀了维尔戈。
        这是真的。那一瞬间,他的手指甚至已经在背后微微勾起。
        不为别的,只因为被一个外人知道了这样不堪的事实。

        一直以来他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手中看不见的丝线牵制着所有人向他俯首称臣。利用人性,玩弄人心,都是他最擅长的事情,都是只有他才可以做的事情。
        他不能允许别人对他做这样的事情,尤其是柯拉松。那是他的心脏,他不允许任何人在这么重要的部位给自己来上一刀,即使是那颗心脏本身想那么做也不行。
        多弗朗明哥心里很清楚,这么多年来他其实并未完全信任过任何人。如果母亲还活着的话,她或许会是特别的一个,但是她早已经不在了。
        他大概也从没有完全信任过柯拉松。但这没关系,只要他还留在自己身边,只要他只看着自己、只爱自己,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计较。
        可是他连这样简单的约定竟然也不愿遵守。所以他必须死。
        死去的人就不会再背叛自己了。他活着的时候,他死了以后,他的一切,都永远地属于自己。不再拥有,也就不会再失去了。

        不可以背叛我。
        曾经属于我的,就要永远属于我。
        尤其是你。

        他偶尔也会感到寂寞,只是偶尔。寂寞的感觉属于有心的人,而他其实不能算有。
        在那些独处的夜晚他常常想,当爱妻在寒冷潮湿的破房子里病亡的时候,当两个爱子被吊在城墙上任人凌虐的时候,他们的父亲有没有后悔过,后悔放弃天龙人的身份,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他也想过,在两个人最终持枪相对的时刻,罗西南迪有没有后悔过,后悔离开自己,后悔背叛自己。
        但他知道他的弟弟不会后悔,因为他自己也从没有后悔。无论是当初杀死父亲,还是后来杀死他唯一的弟弟。
        他想他们也从没有后悔爱过对方。
        他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兄弟俩的最后一天。时隔十几年,他终于再次听到了弟弟的声音。与他记忆中柔软怯懦的童声有着天壤之别,那音色疲惫而沙哑,充斥着濒死的痛苦,以及仍旧毫不退缩的坚定。


        回复
        6楼2014-11-22 01:35
          “我知道我是赢不了你的,多弗。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即使你没有在这里抓住我,我也永远无法完成对你的致命一击。最后输的总是陷得更深的那个人,无论爱情还是战争。
          “我之所以救罗,不为别的。那个白色城镇来的孩子说过‘我想毁坏这个世界,想杀更多的人’。那些话,那样的眼神,让我想起你,想起我们被吊在城墙上的时候,多弗。”
          我对罗说过我不是海军,这并非安慰他的谎言。海军档案里或许会留下罗西南迪中佐的名字,但是我的心并不在那里。如果你没有那样邪恶的计划,或许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做一个单纯而快乐的海贼,做你的红心。
          你说得对,我不可能对你开枪。因为我和父亲太像了,我们都一样,那么爱你。

          为什么不肯放罗一条生路呢?他只是个孩子,和我们一样,有过那么痛苦的经历。
          “求你,放他自由,也放你自己自由。”
          要知道,金钱、名位、权柄、秘密,这些东西都会紧紧地捆住你的手脚。终其一生,你都要被这些东西拖累,永远做不了一个真正自由的海贼。

          对罗说的那些话,都是我想要对你说的;为他做的那些事,都是我想要为你做的。我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是因为说不定将来有一天,这个孩子会再次回到这里,阻止你、救赎你,代替我成为你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孩子曾经那么像你。但是将来总有一天,他会变得像我。
          所以赢的到底是谁,也还很难说啊,哥哥。

          你是一柄嗜血的魔刃,而我则是你的刀鞘。不过你马上就要自由了——放纵你一切阴暗面的自由,就像你所希望的那样。我死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束缚你了。
          “你可以自由了。”
          同样的一句话,说给你们两个人听。区别只在于,你听不懂,而罗能懂。
          我一直爱的都是你,我一直想要救的都是你。
          可是你不会懂。就好像你的世界,我也不懂。
          既然这样,我只好留给你我最后的笑容。
          “多弗……哥哥。”


          他看见他的红心慢慢倒下,柔软的金发散落在雪地里。他的嘴唇在动,连带着嘴角两边被血染得更加夸张的唇彩一起。他知道他还在对自己说话,也许接下来就是自己最想听的那句话。但是他什么都听不见了。他想对方一定是故意用能力让自己听不见的,就像是对自己的惩罚。
          他知道自己一直在赌,用自己的宠爱赌他的红心不会真的离开。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谁才是输家,而且是输得血本无归、一塌糊涂。
          他忽然想起来了,那幅遗失的油画上到底画的是什么。他也忽然明白了,罗西南迪离开的时候别的东西都没动,为什么偏偏带走了它。
          大片的白色雪花在风中打着旋慢慢飘落,天地都那么安静。他站在船头,看着远处那张被雪逐渐覆盖的凝固的笑脸,看着漫天大雪一点点掩埋他的红心,还有他们之间既短暂又惨烈的爱情。


          多弗朗明哥猛地睁开眼睛。
          窗帘被傍晚的风吹得微微扬起,向日葵花田的清新香味弥散在空气中。那件残破的黑色羽毛大衣安安静静放在他身边,他甚至还能闻到那人的味道,混着淡淡的烟草气息。
          他缓慢转动墨镜后面的眼珠,环视这座陈旧而空旷的王宫卧房。他终于记起来了——那个名叫堂吉诃德·罗西南迪的男人,他的弟弟,他的红心,他最初以及唯一的爱,早已经不在这里了。13年前,正是自己亲手杀了他。

          他用手按着沁出冷汗的额头,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
          是的,这太可笑了。早就没有什么柯拉松了。那不过是他少得可怜的温暖记忆中,一个漂浮着黑色羽毛的梦。

          从王宫庭院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人在大声喊着什么,他听出那是草帽小子的声音。
          多弗朗明哥站起身,戴上墨镜,重新露出狂纵而残忍的笑容。他再次看了一眼那幅油画本来挂着的位置,随后扬起他的羽毛大衣,从窗口一跃而下。
          沉淀着血泪的复仇也好,凝聚着梦想的挑战也罢,王座存在的意义,原本就是要世人为它流血征战、至死方休。
          既然是你所期待的事情,那就让它尽情地来吧!这谜一般的、命运的时刻。


          回复
          7楼2014-11-22 01:36
            后记·那幅油画
            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基德正盯着他床头挂的一幅油画出神。
            “看什么这么认真,尤斯塔斯当家的?”
            “这幅画上面,画的难道是……是……”基德向他转过头,手指着那幅画,金色眸子瞪得很大,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医生回给他一个神秘的微笑,然后竖起一根手指贴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聪明人都不会说出真相,当家的。”

            那幅油画上画着一对眉眼相似的少年,年纪小一点的那个正趴在另一个的背上,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肩,两个人都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秋日夕阳从繁茂的树木枝叶间丝丝投射下来,在他们的金发上映出一片灿烂的光晕。

            -Lost Painting·完-


            回复
            8楼2014-11-22 01:36
              好棒


              回复
              9楼2014-11-24 14:28
                我也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歌,太适合他们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4-12-29 22:33
                  解读看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2-21 14:39
                    卧槽我暴哭!!!太棒了!!!(嚎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7-29 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