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组吧 关注:1,244贴子:2,928
  • 27回复贴,共1

【原创】你的血肉是幸福的料理——白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给百度


回复
1楼2015-01-21 18:55
    今年是罗马把日耳曼部落收归自己麾下的第九个年头,是他在他身边的第十一个年头。

    今天是打了胜战举国同庆的日子,在大厅和皇帝喝了几杯酒就拉著日耳曼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虽然他没搞懂为什麼找到日耳曼的时候他的盔甲上会有血迹,不过在他的意识里日耳曼尼亚身上有血是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

    还沾著血迹的盔甲和战袍被丢在一边,两把有著不同雕花的佩剑被随意的挂在椅背上。哗啦哗啦溅起的水声混合著起伏压抑的呻吟声在屋子里回荡。没有盖上盖子的酒壶散发出浓烈的酒香,新鲜的水果满满的堆在有著精致雕刻的盘子里。顺著厚重幔帐朝偌大房间的深处走去,整块整块洁白大理石堆砌而成的浴池占据了房间的大半个角落。在浴池的一角,两个健壮的身体纠缠在一起,金色的长发和棕色的短发交织著,就像是野兽之间的较量一样互相疼爱著彼此满是伤痕的躯体。

    他知道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即使是这个时候也很少能够听到除了喘息带出来的声音以外的声音,倒是自己被疼痛和快感弄出的声音比较多,即使他处於主导地位也不一定能让他发出更多的声音。

    高寒深山里的冷峻,莱茵河最初的利剑。

    没有罗马富饶而丰富的一切。

    tbc


    收起回复
    2楼2015-01-21 18:55
      哦哦~太棒惹♥楼主的文似乎有很多系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5-01-24 23: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2-07 08:59
          棒!收藏!等养肥……楼楼加油w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2-13 17:46
            哇日耳曼尼亚(。
            本大人来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2-13 20:13
              好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5-02-25 12:09
                貌似,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27 18:11
                  坑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3-13 12:44
                    催更下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25 23:32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4-05 00:09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4-07 17:14
                          金色的長髮被沾濕,髮梢在水裡散落開,他用犬齒輕咬著羅馬的耳垂,對方就毫不意外的發出了他想要聽的聲音。他之所以習慣性保持沉默是因為他想聽對方的聲音。


                          他不是不善言辭,他只是習慣沉默。


                          兩具滿是傷痕的肉體在水裡糾纏著,時不時濺出的水沾濕了放在浴池邊的鞋子。


                          “羅慕路斯……你的力量不如以前了你知道嗎?”低沉帶著深山的冷峻聲音在他耳邊環繞,還帶著難以形容的喘息,“嘿嘿嘿…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想面對現實嗎?”


                          緊緊的抱住羅慕路斯在他體內釋放了以後 ,日耳曼尼亞放開他在水池裡躺著自己拿著浴巾裹住下身走出了浴池。他躺著溫熱的水裡看著高穹頂上的頂壁畫,希臘眾神的宴會,那位有名的畫師在這個宮殿建成的時候就被請進來繪製各種壁畫。他曾指著有一幅狩獵的壁畫跟日耳曼尼亞炫耀,卻被後者有模有樣的評價嚇了一跳,在他印象里,日耳曼尼亞就是來自深山的莽夫,而那天卻徹底了顛覆了之前那麼多年的印象。大概是他自己本身就不屑去了解,對日耳曼尼亞的概念僅僅停留在護衛和被馴服的野獸之中吧。


                          日耳曼尼亞說那幅畫不夠真實。就算有些部分的刻畫確實非常真實,感覺血液會從畫面里濺射出來一樣,可是日耳曼尼亞卻說不夠真實。


                          “你要在水裡泡一晚上嗎?”日耳曼已經換好了普通的長袍腰上換成了一把小的短劍和匕首。站在水池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羅慕路斯,剛才在水裡散落的金色長髮現在已經整理好那一綹辮子也重新編好垂在耳後。他翻個身笑了笑“那你會陪我泡一晚上嗎?”


                          “不會,巡邏的時間到了。”簡單直接的拒絕了羅慕路斯的提議就轉身朝門口走去,羅慕路斯看著他消失的背影,突然想起來,巡邏為什麼不穿盔甲?就穿這身平民衣服去巡邏嗎?他立刻從水裡竄出來隨便擦了擦就穿上自己的盔甲,提起日耳曼尼亞留在房間里的武器跑出去。


                          慶功宴完全是狂歡,而他不知道就幾條走廊的路程日耳曼尼亞怎麼能跑的那麼快,問了門口的侍衛都說沒有看見日耳曼,更不要說帶著一隊人去巡邏。


                          直到他走到一個偏廳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把他拖了進去,日耳曼尼亞捂住他的嘴,之後外面的走廊上便響起了幾個議論刺殺的聲音。儘管那次暗殺沒有成功,但是那天晚上他卻是第一次擔心日耳曼尼亞。


                          “你不是不在乎我做什麼嗎?”


                          “事實上,爺爺我在乎,爺爺我可在乎了。”


                          “你哪裡表現出你在乎了嗎?”


                          “起碼我注意到你的衣服根本不是去巡邏的裝備。”


                          “哦,這樣嗎。”


                          END


                          回复
                          13楼2016-04-25 15:06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0 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