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草吧 关注:1,674贴子:16,559

★千草王朝★【 】他是偏执狂 二哥番外 原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们好,我刚刚在猫千草吧发的文,不过。。。。这个吧好像人更多。
我个人非常喜欢君谨修,所以就歪歪一下了。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支持。额,如果不喜欢,求别喷。
我只是一个新人,新人


回复
1楼2015-03-07 00:29
    若非B市宋家长子与她有交情,请动她教导幼弟,而她需要去B市处理一件事,B市,只要有君家那个人在一天,她便绝不会踏入。


    回复
    4楼2015-03-07 00:36
      我先来留个言,楼主是女的


      收起回复
      5楼2015-03-07 05:43
        宋悯一想起靳如斯,牙齿就忍不住打战。初见时,他笑眼弯弯,温和可亲,可谁能想到,不超过24小时,他竟面无表情地将他摔在水泥地上,穿一身严实的迷彩服,厚重的行军靴踩在他的脊背上,他动弹不得,费力地转过头,靳如斯的眉目在明晃晃的日光下模糊不清,却能听见他漠然中带着微微不屑的语气:"宋忻的弟弟,宋家的儿子,就这点能耐?”
        少年骄傲,不允许被折辱,他忍着气,为了证明自己,拼了命地训练,一次次到达体能极限,一次次突破极限。绕圈长跑一万米,他虚脱趴在地上,瓢泼大雨,他的眼睛几乎睁不开,靳如斯慢慢走到他身边,雨水顺着他的帽檐流下去,宋忻强忍呕吐的欲望,开口;“我,完成任务了。”
        宋悯能感受到靳如斯的目光一寸寸滑过他的脸,声音漫不经心:“嗯,完成了。”转身走了,宋悯看着他的背影,迷糊迷糊地想,靳教官的身材,真是纤细好看啊。。。。
        没经历过情事,不太了解女人的宋小少爷,想着想着,昏过去了。
        只要不是在训练场上,他就是那个温和的靳如斯,可当他慢慢扶正训练装帽檐时,映入人眼帘的,就是一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杀神,目光冰冷漠然,谁都不可轻易撼动。
        对靳如斯这么极端的性别两种表现,宋悯非常不解,并且接受不能。一次趁靳如斯不在,悄悄向哥哥问起,他哥宋忻扯扯嘴角,“她一直性情冷淡,只是因为长相,看上去,总让人觉得她为人好相处。只要她愿意,她确实可以一直给人这个感觉。”靳如斯五官秀气,眉眼自带江南风雅,加上平时刻意隐藏气息,乍一看,真是翩翩公子人如玉。


        回复
        6楼2015-03-07 06:40
          支持一下你,不让帖子沉了(#爱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5-03-07 18:01
            我肿么有种希望美女教官和宋悯在一起的冲动(#献花)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5-03-07 18:10
              为什么罗大锅会带着一丝疑惑和审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5-03-07 18:45
                楼上真给面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3-07 19:49
                  加油 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3-07 19:53
                    已收,加油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3-07 21:13
                      睡觉前我又来啦,哈哈毕竟真爱(#星星月亮)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5-03-08 02:08
                        个人猜测丛明悦会不会是女二号咧,人物越来越多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5-03-08 10:19
                          @ya雅僖xi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5-03-08 10:52
                            帖子求不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3-08 18:33
                              原来丛明悦是情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5-03-08 23:10
                                二人又闲聊几句,宋意就离开了房间。
                                君谨修慢慢起身,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修长挺拔的身形印在玻璃上。
                                窗外是B市靡丽的夜色,即使是远离市区的郊区,也能感觉到这个城市夜间的喧哗热闹。在这个城市,不为人知的地方,上演着一出出的纸醉金迷。
                                君谨修忽然想起那晚在国色天香见到的身影。当时灯光扫过,那人的形容隐隐约约,但他总觉得,那个人,他认识。很明亮的眼睛,似乎曾经见过。
                                他忽然饶有兴致地一挑眉,对着玻璃印出的自己,微微一笑。因为光线的关系,他的脸一半隐在阴影里,另一半,五官轮廓难描难画,凤眸修长曳丽,水红薄唇潋滟,如同,戏弄人间的妖神。
                                可谁又能知,这邪魅艳丽的神,是否曾被诱惑,曾被无情地抛弃,连拥有记忆的权利都没有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3-09 00:33
                                  终于揭开谜底,我仿佛嗅到了一丝丝失忆虐恋的气味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5-03-09 12:34
                                    加油↖(^ω^)↗更文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5-03-09 12:34
                                      深夜,靳如斯从床上惊醒。
                                      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满身大汗,喘着气,霜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泼洒在她的被子上。
                                      她伸出手,想抓住那格月光。
                                      手被月光照亮,她忽然打了个哆嗦。
                                      很多年以前 在那些不眠的夜晚,在君谨修偶尔兴致上来关着灯做 爱时,她徒劳地伸出手,想触摸到光,即使只是冰冷的月光。君谨修却会抓住她的手臂,慢慢收紧,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将她拽回黑暗。
                                      他是谁笔下朝思暮想的少年,却是她十多年的噩梦。
                                      头痛欲裂。
                                      服用的安眠药已经过量了,但自从那日见到君谨修后,似乎更大剂量的也不管用了。
                                      偶尔她会想起第一次见到君谨修的场景。
                                      那是初二,黄昏的操场。
                                      那时她还叫秦如斯。
                                      她站在篮球场边上,看到自家邻居崔凡在和一个男生抢球。篮球在那个少年手上忽左忽右,崔凡怎么也抢不到,旁边人大声叫好。那个男生无意中抬眼,一眼就看到了如斯。他动作一滞,球立刻被崔凡抢了,他却不急着抢回来,依旧看着她,然后一笑。那是极好看的笑容,给人感觉就像刚刚画完桃花的笔尖浸入一池春水,浅浅漾开,道不尽的笑意风流。
                                      打完篮球,崔凡看到了靳如斯,便带着君谨修来打招呼。
                                      君谨修一直微微笑着看着她。
                                      靳如斯一惊。
                                      惊艳的惊。
                                      她从未见过这般秀丽绝艳的少年。刚刚已是惊讶于他的容貌出众,近看才发现更加标致。
                                      非常非常的……妩媚,却在第一眼就能确定他是男生。五官精致而不显匠气,身形还在成长却已显得修长挺拔。
                                      那时君谨修还没有长开到日后的眉目奢华,但那少年的青涩,却那么动人心弦。
                                      君谨修的学生时代家庭背景是被保护的,崔凡在不久后毕业去当兵,也没告诉她君谨修的身份。很长的时间里,她只以为君谨修和B市君家有点关系,却万没料到他竟是君氏嫡系次子。
                                      她低估了他的家世和能力,更低估了君谨修的报复之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3-09 12:43
                                        浓浓的回忆,回忆里还有缠绵和青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5-03-09 12:49
                                          “秦队,喝咖啡。”丛明悦将咖啡端给靳如斯。
                                          “谢谢。”靳如斯接过,在她还是警 察时,时常要出警,她几乎每天都要喝上一壶苦咖啡。
                                          她抿了一口,随意地看了一眼丛明悦家客厅,慢慢开口,“你和君谨修发展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互相认识了,关系正在逐渐密切。”丛明悦说,表情很不自然。
                                          靳如斯抬眼看她,“怎么了?”
                                          丛明悦呼口气,说:“秦队,我只怕,只怕无法完成您的要求。因为……太有压力了,家世背景悬殊太大,而且君谨修此人阅尽千帆,我没信心能拿下他。”
                                          靳如斯吹了吹咖啡,淡淡地说,“家世?背景?人还分什么高低贵贱?几千万年前都一样,你来自周口店,我来自元谋山。若你拿不下君谨修……也没关系,起码和他要相处和谐,混个脸熟。”
                                          丛明悦点头。
                                          靳如斯站起身,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又重重跌回了沙发上,脸色惨白。
                                          丛明悦忙上前,扶住靳如斯,担心道,“秦队,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您去医院?”
                                          靳如斯闭上眼睛,摇摇头,说:“可能是最近没睡好。没什么大事。”
                                          她睁开眼,“你帮我热杯牛奶吧。”
                                          “好的,等下秦队。”
                                          丛明悦温好牛奶出来时,发现靳如斯站在电视墙前,看着上面挂着的一个相框出神。
                                          那是丛明悦当年警校毕业的照片,青春尚好,英姿勃发。
                                          丛明悦放下杯子,玻璃杯与玻璃茶几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我当时的辞职信,其实被领导扣下了。”
                                          丛明悦诧异地看着她。
                                          靳如斯的目光扫过照片上那身警服,银色的肩章,领花,和银灰色领带,说:“老谭给我半年时间散心,如果半年后,我坚持辞职,他会尊重我的决定。”
                                          “现在,我后悔了,我要去要回我的辞职信。”
                                          “我不能接受一个,整日消极厌世,忘记了理想的自己。”
                                          靳如斯的眼神在那一刻好像活了过来,那个名叫秦如斯的灵魂又在她身上苏醒了。
                                          丛明悦似乎看到了当年的秦队,那个静水深流,却无法遮住全身璀璨华光的警界精神领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3-10 22:51
                                            在S市灿烂的阳光下,秦如斯右手五指并拢,擦过漆黑的眉梢,对着底下无数警员,敬礼宣誓:“我秦如斯立志投身警界,头顶国徽,肩扛红旗,只为惩恶扬善,只为护卫人民!”
                                            明珠蒙了尘,而今它终于被拭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3-10 22:52
                                              秦如斯?!为啥后来改名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5-03-10 23:15
                                                原来丛只是一个混熟的工具,楼主加油更文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5-03-10 23:16
                                                  女主和男主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俩何时正面交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5-03-10 23:17
                                                    吃过一顿融洽的晚餐,君谨修送丛明悦回家,到了楼下,丛明悦邀请君谨修上楼喝杯茶。
                                                    一般来说,这其实是很明显的暗示,君谨修不太想发展这么快,但也知道丛明悦没有其他心思。
                                                    上楼落座,丛明悦泡茶,君谨修坐在沙发上,手指却无意中在沙发缝隙里摸到一个小小的,硬硬的东西。
                                                    他摸出来一看。
                                                    是一枚精致的钥匙,银色光泽,但看起来更加淡雅,上面雕着一朵蔷薇。
                                                    它和一块圆形的银盘串在一起,银盘上面刻着漂亮的花纹。
                                                    这不是自己的钥匙么?什么时候落在沙发缝隙的?
                                                    君谨修想着,随手将钥匙搁回了兜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03-11 12:41
                                                      命依是个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5-03-11 13:33
                                                        那啥,其实我是希望催眠失效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5-03-11 13:34
                                                          宋悯18岁生日了,宋家大操大办。作为姻亲,除了在外度蜜月的君谨辰夫妇外,君家人全部到场。
                                                          看到宋悯时,君谨修微微挑了眉。几个月不见,这小子改变不少。气质沉静了下来,沉静中带着几分凌厉,眼神坚毅,原本白皙得像女孩子一样的肤色被晒成了漂亮的蜜色。但他骨子里还是个轻狂少年。以前是只骄傲高贵的猫,现在是只年轻桀骜的豹。
                                                          君谨修饶有兴致地询问了几句,得知是宋忻为他物色的教官训练的结果后,君谨修不期然想起了那晚在夜店,站在宋忻旁边,那个融入黑暗中的人。清瘦修长,脊背如标枪般笔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5-03-13 00:39
                                                            宋悯的成人礼很特别,现在办成人礼的普遍是西装,酒会,而宋家是行冠礼。
                                                            君谨修坐在席间,看宋悯三次换衣的流程,忽然眼前一花,脑袋一痛,一些模模糊糊的场景浮上眼前。
                                                            一团白光中,他好像看到一个女孩子在行冠礼。她的脸模糊不清。然后,她朝自己跑来,“谨修谨修,你看,我成年了。我穿冠服好看吗?”
                                                            女孩子的声音很好听,总会让人联想到,流水漫过美玉的舒缓。
                                                            他听见自己漫不经心的声音,“嗯,挺好看。可是女孩子家行什么冠礼?”
                                                            “我们家无论男女,成年的一律行冠礼。”女孩声音有微微的委屈。
                                                            场景越来越远,白光越来越强,终于,他视线回复清明。
                                                            心脏抽痛,是一种抓不到,已失去,刻骨铭心的痛。
                                                            他深吸一口气,对旁边宋意说:“妈妈,我先出去走走。”
                                                            宋意点头后,他便站起身,朝外走去。
                                                            庭院光线很暗,君谨修随便找了一个阴影覆盖的角落,站在那里,等着那心脏悸动的时间过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总会出现这种幻觉,常常会出现在睡梦中。
                                                            那是年少的自己,与一个女孩相爱。
                                                            女孩子叫什么来着,他始终无法回忆起。只隐约记得,她姓秦。
                                                            秦似乎是家中独女,家人宠着爱着,害怕这个小宝贝出意外,从小把她当男孩养。
                                                            在那个幻境里,他第一次见到秦,是在初三的时候。
                                                            那时的他,被女生疯狂追捧,他言笑晏晏,心底却充满不屑。不屑的同时,却有种隐隐的失落感,因为他无法体会那种心情。
                                                            那种疯狂的,可以为了爱人去死的感情。
                                                            那是个很平常的下午。打篮球,崔凡和他是对手 。
                                                            然后他漫不经心抬眼。
                                                            心忽然跳漏一拍。
                                                            篮球场边上,不远不近站着一个少年。
                                                            非常,非常特别的男孩。
                                                            即使弄错了性别,可带给他的心动依旧强烈。
                                                            那个人黑白格子衬衣加运动裤校服,估计校服上衣留在教室。这么一穿,显得身形格外纤细优美,尤其是上身,腰际更是能盈盈一握。
                                                            很……该怎么说,才不算冒犯?
                                                            安静平和,如静静流淌的深水,无声漫过夜里的草地,在月下反射点点星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03-13 01:1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