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之侦探吧 关注:935贴子:10,367
  • 15回复贴,共1

【短文】《现在是盛装舞会》CP.宇佐美一途X黑叶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冷CP推广(大概
礼服是某话的题图但我记不清了(靠 反正是很可爱很可爱的黑叶君XD
大概是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暧昧场合,剧情捏造有,以上OK?


回复
1楼2015-03-22 22:30
    现在是盛装舞会


    Cp. 宇佐美一途×黑叶杳



    -

     事后宇佐美一途试着去回想,抹除忘却的部分,其余仅剩下浮夸的印象。他记得当时自己直接就讲了出口,随后受到当事人平淡地应答。
     “那件衣服是用来搞笑的吗?”
     “什么?”
     “你的审美到底怎么回事,黑叶,我可无法理解。”
     “我也从没有指望动物能理解人类的品味,所以不用自卑,兔子亲。”
     “混蛋!不要那样叫我……”
     “果然带你来还是太勉强了,宇佐美先生要不早点回家休息吧?”
     此类无意义的斗嘴持续几个回合,最后一如既往由己方的哑声画上句点。黑叶杳满意地笑出弧线,如同从对方的恼怒中偷取了愉悦般,意犹未尽抿了抿嘴。他站在灯火的边缘挺直了瘦削的背脊,燕尾西服服帖下垂,被光线剪出刀刃状锋利的影。
     宇佐美一途注视着那对暗红的眼眸,其中晕开的波澜与领口花眼所映射的星点同样明亮。分明还是他惯例的着装,却因为点缀在上的光亮绸缎变得不同,恰似某种不得了的魔法。
     所以啊,说回来,为什么要这样的装扮,为什么要站在暧昧的光线下。
     “因为现在是盛装舞会。”黑叶杳眯起眼。“你还看不明白吗,兔子亲?”



     现在是盛装舞会,因此一切都变得不同。羽毛、宝石、斗篷和夸张的面具;香槟、彩带、还有柔软的灯光。稀奇古怪的视觉元素汇成迷幻的河流,积淀在会场的每个角落。女人的裙摆翻起神秘的香气,假面的侍者在人群里沉默地穿梭。他把鸡尾酒放在宇佐美面前,消失得像幽灵,变成侦探解不出的谜题。
     他掂起高脚杯时踌躇了下,此前的毫无经验让下一个动作得以延迟。而最后他决定品尝,是因为此刻无需再遵守规则,来一些酒不会是什么坏事。
     非自然状况。宇佐美一途再次提醒自己,仿佛听见酒精灼烧咽喉的声音。太多事情已经超乎预料,譬如一个原本普通的案件委托被告知是个误会。
     “非常抱歉,作为赔偿,你们可以留下来参加舞会……”
     明显不是明智的决定,他几乎要开口拒绝了。
     那就留下玩玩吧,兔子亲。黑叶杳说,没什么不好的。
     ——结果事实看来什么都不好。宇佐美后悔听从对方的建议,也不明白一向对此兴致低迷的黑叶会有这样的决定。最后的结果是荒诞无稽的舞会里,多出两尊画风迥异的复活节岛石像。一个没有幽默感的比喻,却格外生动形象。
     之后必须找个时间跟黑叶谈谈这是多糟糕的决策。



     “兔子亲,这样就好些吧?”
     感触非凡的视觉冲击,宇佐美惊诧于自己的瞬间的动摇。黑叶在西服打领结的地方穿了条绸缎,编出左右不大对称的结扣
     造型。抛去审美不论,这个举措已经比留在宴会现场的决定更让人匪夷所思,让他一时竟沉默着不知怎么开口。
     “这样就好些。”黑叶杳自问自答,抱着他从衣帽间取来的大礼帽,笑容诡谲到让人不安的程度。他没等到宇佐美回答便窜进人潮,淹没在流动的色彩中,像一条骤然断裂在视线末端的线。
     宇佐美一怔。



     之后的时间宇佐美一途把自己放倒在柔软的长沙发上,眼前的一切不知何时逐渐笼上了模糊的雾气。在蜂蜜般黏稠冰凉的空气里,许多杂乱的回忆浮上脑海。似乎从黑叶杳消失在自己眼前时开始,他就变成一条跟绸缎同色的线,因此牵扯出的念想都与其相连。
     比如说在侦探所的初遇,黑叶杳在办公桌的阴影下翻出了全部的东西,兀自地重置了宇佐美熟悉的世界。即便如此宇佐美仍能感受到那是个昏暗的人,周身皆是暗淡的色彩,混入冰冷的阴影间虚实不清。在自己揪起他的衣领想挥拳打下时,那束直对的清冷目光又把怒火硬生生压抑下来。
     ——他至今不懂的,为什么黑叶杳,这个间接的凶手,会有这样的表情。
     随后他草率地叙述了事情经过,面对宇佐美的质疑没有丝毫辩驳的意思,也没有任何武力的反驳。但奇怪的,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扼着了宇佐美的咽喉,让他全部道理都溃败,在他的目光下无计可施,落得一次惨败。这个没有色调的人无论情感或行为都是非黑即白的决绝,宇佐美不愿意承认那时候自己甚至畏惧黑叶,畏惧这个不相识的侦探少年。
     但现在呢,现在是什么情况?宇佐美望向人群,酒精在眼底灼烧,视线化作掉帧的电影镜头,减缓了色彩流溢的速度。他开始寻找红色——黑叶杳留下的视觉残影。不知为何升腾起的急迫心情,红色的缎带将双眼紧紧缠上。
     那是怎样的红色……玫红、水红、血红、玫瑰红或者珊瑚红?那根系在黑叶杳的身上的线,被染成某种特别色彩、不再是黑白的线。什么时候黑叶杳也开始在自己面前展露笑颜,虽然常常伴随着针对性的恶意,却是实打实愉快的神情。他似乎已经脱离了那个灰白的处境,即使视线依旧锐利如刃不曾变更。他蜕去暗淡的躯壳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记不起来啊。
     宇佐美一途猛地起身,力度几乎掀翻面前的矮桌。忽然涌上大脑的眩晕短暂排空了思绪,也就是那瞬间他看见了那抹颜色,于是踉踉跄跄地迈步,粗鲁地扒开人群。



     “黑叶——”
     远处的侦探回过头,伴随着意味不明的古怪表情。宇佐美一途上前攥住他的手腕,袖扣压得掌心生疼,可他没有放松力道。
     他注视那双暗红色的眼,没错,就是这样的红色,不同于世界任意存在的色彩。黑叶杳独有的颜色在他眼前跃动。不知不觉自己开始注意到些新增生的情感,做个比喻便是黑叶杳系在自己心脏的线。如果没有酒……这时候酒精已经不重要,宇佐美一途张口,说出的言语让自己都困惑。
     “要跳舞吗?”
     “……你是不是傻了?”黑叶一愣,嗅到异常的气味,“你喝酒了啊。”
     “一点点而已。”违规者仍执拗地抓住他的手臂,“比起这个……要不要……”
     “不要。”黑叶咬牙,开始拽着他往沙发处走。他注意到对方皮肤比平常温度要高,隔着衣袖都传来令人不适的热度。他没怎么喝过酒,不知道是不是某种副作用,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不是好兆头,果然应该让他早点回去休息的。
     费好大力气把醉鬼安顿好。黑叶杳长舒口气,只觉太阳穴都胀痛起来。其实之所以决定留在这个舞会,不过是一时兴起的玩心使然。而从何时开始连自己都有这种雅兴,追溯回去大概算是遇见这家伙以后吧。真是不可思议,虽然始终处于微妙的敌对关系,却也成为了一种变相的陪伴。此后他还遇见更多的人,他们将黑叶杳从一人的世界里拉了出来。……非要说原因就是这样。
     感谢的话黑叶杳想自己是说不出口的,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答谢。——但这种心情对醉鬼无效,没错,醉鬼还是扔在这里等他慢慢糜烂好了。黑叶撇了眼像要坠入睡眠的傻兔子想,本大爷没兴致了,就先走一步。
     他刚从沙发上起身,就瞬间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牵扯。黑叶差点忘记自己还扣着那顶不合适的礼帽,也没注意缎带飘下来那段实在太长。于是防不胜防的,松垮的结被扯散,宇佐美一途攥着红色缎带的一端,面颊也映着无差的色彩。
     随即从他口中吐出的词句,不连贯也没有太多情感色彩。但是黑叶听得清楚,仿佛背后的喧哗都落幕了般,灯火盘旋在宇佐美一途的眼里。
     挺好的,他轻声说,我很喜欢。

     不论是你,还是缎带。



     现在是盛装舞会,所以一切都可以不同。羽毛、宝石、斗篷和夸张的面具;香槟、彩带、还有柔软的灯光。以此看来什么事物都不会是寻常的模样,比如戴上礼帽的侦探和喝醉睡倒的同伴。还有指代不清的告白,也许在醒后就不再有印象,但听的人却记在脑海。
     也许在未来很长的时间里他们还会因为彼此改变很多的模样,像舞会的乔装,也似某种不得了的魔法。也许他们的关系也会发酵出不一样的味道,如奇妙的香气,或者一杯酒的味道。



     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只因为现在是盛装舞会。







    END.


    回复
    2楼2015-03-22 22:31
      求同好!!!!!(最后的哀嚎


      回复
      3楼2015-03-22 22:31
        好,特别好,我蹲在ball的影子里如是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3-22 22:37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这个cp小爷想了超级多脑洞的啊啊啊啊啊兔黑兔黑!!!先点赞再去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3-27 18:44
            感觉前后文风不搭,不过整体感觉完整,喜欢后面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3-27 21:01
              好有美感~兔子亲和黑叶的cp超赞真的


              回复
              8楼2015-04-10 21:33
                文风真是棒哭了orz


                收起回复
                9楼2015-05-26 21:21
                  文风棒棒棒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5-27 12:18
                    文风超美腻,大触啊!赞一个


                    回复
                    11楼2015-08-13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