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吧 关注:1,449,107贴子:25,685,897

【龙族同人】龙族童话三十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ω\*)哼唧看过的不要打我惹我只是经验怎么水都不够哼唧 (*/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3-28 12:25
    二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3-28 12:27
      「1」睡美人
      从前有一座被女巫诅咒的城堡,城堡里连火焰都因为诅咒沉睡,而沉睡的夏弥公主在城堡的中央
      楚子航王子一路披荆斩棘杀死了女巫耶梦加得和她的恶龙芬里厄,终于解除了城堡的诅咒
      被解除了诅咒的城堡回复了往日的生机,火焰重新跳动,温暖了一切,鸟儿歌唱着,白玫瑰开遍每一个角落,仿佛那百年的孤寂只是一个幻像
      然而当王子抵达城堡中央却根本没有什么公主
      只有被他杀死的女巫倒在盛开玫瑰花下鲜血染红了白色的玫瑰整个世界那么喧嚣,她却安静的死在了玫瑰下,被世遗忘
      楚子航忽然才发现女巫的那张脸其实很美好很漂亮,嘴角凝固着清甜的笑,真像一位沉睡的公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3-28 12:28
        「2」豌豆公主
        路明非王子一直想娶一位真正的公主
        今天又来了一位女孩,红发眀艳眼神落寂,自称是日本远到而来的落难公主
        路明非王子让她睡在十七层的天鹅绒上最底层放了几粒豌豆,据说真正的公主都拥有最娇嫩的肌肤,就算隔着这么多层柔软的被子也会被伤到
        但一夜过去了,她睡得很好,没有任何不适的声响
        又是一个假冒的公主吧?路明非有些失望
        可第二天清早,伺候她穿衣的侍女却说,她身上有许多紫青的瘀痕,像是被什么磕伤了
        怎么不告诉我呢?路明非激动又奇怪心疼的问她
        “我以为……是要忍受得了疼痛才能嫁给你”她露出略微羞涩的笑容在苍白的脸上像淡淡的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3-28 12:29
          「3」拇指姑娘
          源稚生在一朵樱花上捡到了一个姑娘,捧在手心里在,只有他的拇指大小,于是源稚生给她取名为樱
          源稚生还慢慢的教会了她人类的语言,让巧手的裁缝给她用花瓣缝制了许多漂亮衣服,把她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漂亮姑娘
          樱是个寡言少语但很贤惠的漂亮姑娘,虽然个子很小,但总有办法把源稚生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甚至学会了给他做饭
          但后来源稚生还是娶了妻子,他的妻子整理他的东西,为他做饭,都比樱方便很多
          小小的樱开始被遗忘,她还是力所能及的帮助源稚生做很多大都微不足道的事情
          直到源稚生死了,英年早逝。
          他的妻子哭得很伤心,樱却没有哭,她费力的爬上了高高的座椅,裹紧了花瓣的衣服,然后一跃而下,落进了源稚生的棺材了里,像是一瓣被风吹落的樱
          樱在棺材被钉上时靠在源稚生怀里闭上了眼
          她还记得当年他捧着她的掌心,温暖至极
          生时咫尺却无法亲密,若有来生,便换我待你如宝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3-28 12:29
            「4」渔夫和金鱼
            芬格尔抓住了一条金鱼
            “住手,渔夫”那条金鱼竟然发出了少女的声音“我是海的女儿eva,你若是放了我,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哦噢谢谢不用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芬格尔阔气的摆摆手
            “你的愿望是什么?”eva不死心的追问
            “今晚吃鱼啊”【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3-28 12:31
              「5」金斧头银斧头
              楚子航把他最喜欢的东西不小心弄掉到河里了
              从河中浮出一个清秀的少年,他说“我是河中之神路明非,见你掉了东西就帮你顺手捡一捡好了”然后他捡起一个金光闪闪的恺撒问楚子航说这是你掉的东西么
              楚子航摇摇头
              他又捞起一个银光闪闪的苏茜说这是你掉的东西么?
              楚子航还是摇摇头
              最后路明非又蹲着捞了半天结果这次什么也没捞起来,他尴尬的盯着楚子航半响然后有些局促的说“对不起你的东西我捞不着了不如你凑合凑合把我带走可好?!”
              楚子航也愣了半响,然后点点头一把横抱起河神路明非走了
              夏弥哭晕在河底【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3-28 12:31
                「6」夜莺
                他们居住在森林的深处,时常有缥缈的歌声从森林深处传出,人们都说森林深处有着倾世的妖精
                其实唱歌的只是个年轻女孩,落难时被同样年轻且英俊的猎户所救,便以身相许一起住进了森林深处
                时常有人闯进森林里,试图抓住传说中的妖精献给国王,终于有一天女孩被他们发现了,她被逼到屋子的角落,不停的唱一首又一首的歌
                最终她撞翻了一个人,他的火把落到女孩身上,熊熊燃烧
                猎人回来时林中小屋已经变成了一堆焦炭,女孩死了,他没有家了
                猎人成了叛军,猎人杀死旧王成了新王
                新王搜集了许许多多的鸟,让它们在金笼了没日没夜的歌唱,但再听不到当年那样的歌声
                后来王老了,王要死了
                那一天王宫里的鸟儿都不敢在歌唱,一切死寂等待王的离去,忽然有一只鸟从远处的森林飞来,落到他的枕边歌唱,声音缥缈悠长
                “……小暮……你回来了”他睁开苍老浑浊的双眼看着那只漂亮的鸟儿,目光清澈又迷悯
                好像又回到了许多年前 ,年轻英俊的猎人救起落难的漂亮少女,他伸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我叫风间琉璃,是山中的猎户”
                “我叫樱井小暮……是山中的……夜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3-28 12:32
                  「7」农夫与蛇
                  农夫赫尔佐格捡到一条冻僵的蛇
                  蛇在他温暖的怀抱里苏醒,那是它所见到的第一个人类,所以它记住了他的气息,样子和他所给予的温暖
                  那是一个没有寒冷的冬天
                  它在那个冬天变成了人
                  赫尔佐格并不惊讶,他依旧对他很好,给他取名为邦达列夫,像一对父子
                  所以人都是救了毒蛇的赫尔佐格是善良的老好人,邦达列夫知道其实并不是是这样,因为他知道他们的晚餐里,常是来自人体的鲜肉
                  但邦达列夫不会说,他甚至成了赫尔佐格的帮凶,用他的毒牙,在应被铲除者的脸上落下轻柔的吻,对方就会死在梦中
                  然而事情还是败露了,那间曾经给予了他所有温暖的小屋,被愤怒的人围住,他们高举着火把,要烧死曾经是他们口中善良的老好人
                  赫尔佐格给他做了最后的晚餐,然后飞快的邦达列夫脸边落下轻柔的吻“邦达列夫,我爱你”
                  邦达列夫愣愣都看着他,赫尔佐格想大概蛇还是不懂得什么是爱吧?
                  他起身,从容的准备去迎接自己该受的火焰
                  步伐忽然顿住了,身体也被抱住,蛇那么寒冷,可那个拥抱那么温暖,他在他脸边也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说“赫尔佐格,我也是”
                  愤怒的人们冲进了小屋
                  然而他们要烧死的恶徒都不见了,地面上只有两条死蛇,彼此交缠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3-28 12:32
                    看见那么萌的标题就忍不住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3-28 12:32
                      「9」小美人鱼
                      以鲛人血肉为引,可肉白骨,生死人
                      “夏弥姑娘,楚将军对您有救命之恩,如今将军危在旦夕,您不能见死不救啊!”一干的将士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
                      “不是我不想救他……只是……”夏弥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刀,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更何况,她们鲛人一族若以血肉给人类为引,就等于把半条命续给了他
                      “既然夏弥姑娘不愿 ,又何必为难于她”一个疲惫的女声自帐外传来“还是用本将的肉吧”
                      “可是苏副将,你并不是……”
                      “楚将军已经准许了……我也是鲛人”她淡淡一笑,卸下肩甲,露出带着鳞光的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3-28 12:34
                        「10」青蛙王子
                        “喂,小女王,我帮你把金球捞给你,你把我带回皇宫吧”那只青蛙呱呱的叫
                        “喂,小女王,把你的面包牛奶分我一半吧”那只青蛙呱呱的叫
                        “喂,小女王,带着我一起睡吧”那只青蛙呱呱的叫
                        但并没有想象中的怒火,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女王都乖乖的按照做了,冰霜一样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
                        于是青蛙只好自己郁闷的撞到墙上,落地变成了清秀的男孩,疼得直咧嘴“喂,小女王,你都不会生气的么”
                        “不会”她趴在窗边,看着蓝得几乎透明的天空
                        “为什么”男孩凑过去和她一起看
                        “因为你要是死了 我就真的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她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
                        “……真糟糕”半响,男孩摸了摸她光润的头发,又变回青蛙
                        “喂,小女王,我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吧?”那只青蛙呱呱的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3-28 12:34
                          「11」卖火柴的小女孩
                          “先生,买一包火柴吧?”行路匆匆的赫尔佐格被拉住了衣角,那个女孩在雪地赤着的双足几乎冻得像她罕见的红发一样
                          他毫不犹豫的掏出一把现金塞进她破旧的口袋里 然后俯身抱起她“这些钱足够买下你所有的火柴了,愿意和我一起度过一个温暖的平安夜么?”
                          女孩怔怔的点头,似乎不敢相信
                          他给女孩洗了热水澡,给她吃了甜饼和热牛奶,她在甜蜜和疲惫中沉沉睡去,大概是做了生平第一个美梦
                          他把女孩和烤鸭一起送进烤箱里,用香料做他们的被子,用她的火车点燃了柴火,点燃了烟斗,点燃了屋子里所有的蜡烛
                          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胡椒和面饼中,梦见了温暖的平安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3-28 12:34
                            「12」灰姑娘

                            “在午夜十二点前务必赶回来,否则魔法会消失的”路鸣泽大力的拥抱路明非“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灰姑娘”

                            路明非登上了黄金的马车,四匹骏马拉着他飞快的驶向金碧辉煌的皇宫

                            真是棒极了的一夜,他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脚上的水晶鞋折射出无比耀眼的光芒,连公主诺诺都忍不住亲自来邀请他跳舞

                            只是十二点的钟声还未响起,他就要仓皇的逃离

                            “在午夜十二点前务必赶回来,否则魔法会消失的”路鸣泽在他临行前亲切的拥抱他“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灰姑娘”

                            依旧是棒极了的一夜,他依旧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脚上的水晶鞋折射出无比耀眼的光芒,诺诺摘下耳边的四叶草耳坠塞进他手心,调皮的眨眼

                            十二点的钟声未响起,他又仓皇的逃离,四叶草耳坠在逃跑时掉落,可他回头,只看见一片闪着银光的四叶草

                            “在午夜十二点前务必赶回来,否则魔法会消失的”路鸣泽在他临行前亲切的拥抱他,可路明非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最美好的一夜,他仿佛永远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脚上的水晶鞋折射出无比耀眼的光芒,他们跳了整整一夜的舞,欢笑似乎要把房顶撑破

                            直到十二点的钟响起,他才想起该仓皇的逃离,脚上的水晶鞋脱落了一只,他回头看了一眼,鞋被公主捡起

                            忽然就下定了决心,哪怕魔法消失,也想和她再待得久一点

                            可回过身上么也没有,没有什么公主没有什么舞会,甚至那座辉煌的城堡

                            远远的只有一个破旧的草屋,暗红色毛线做成的娃娃倒在地上,身上插着一块破碎的玻璃

                            他低下头,还穿着水晶鞋的那只脚被玻璃割得鲜血淋漓

                            ”忽然想起来忘了跟你说了“路鸣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他身后,轻轻的拥抱他“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灰姑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3-28 12:34
                              「13」狼和小羊
                              名叫零的小羊在河的下游喝水,对岸有条叫芬格尔的狼也在喝水
                              零喝完水准备离开时,却发现对岸的芬格尔在直愣愣的盯着她,零微微皱眉,转身又听到了他低沉的声音“你不是很渴么,怎么只喝了一点就要走了?”
                              “……你的台词错了不是该问我为什么污染了你的水源么” 零有些奇怪
                              “怎么会!?我一点也不介意和美少女同饮一江水进行间接接吻啊!”芬格尔眉飞色舞
                              “……hentai”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3-28 12:35
                                _(:3」∠)_我知道龙吧里触好多我就放些杂文凑凑数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3-28 12:37
                                  「1」被爱妄想症

                                  “Sakura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绘梨衣歪着头把小本子递到路明非面前,可是不等他回答,就将手里的长刀指向了这个和她有着相同红发的女生“是因为她吧?”

                                  “还是因为她呢”刀锋又指向了那个冰雪般素白的女孩

                                  一个,两个······温热的血溅到了他眼角,也在她的红发上开出没有痕迹的花

                                  是因为她们么?

                                  “Sakura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绘梨衣歪着头提着刀走到路明非面前,露出了孩子般疑惑的表情,在看到他眼角滑过的泪时又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一定不是Sakura······”

                                  长刀慢慢举起来“Sakura是不会不喜欢我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3-28 12:37
                                    「2」幻想症

                                    他环顾四周,很好,没有留下任何让人会怀疑的蛛丝马迹

                                    深深的呼吸让自己平静,但来开那个网球袋的手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因为里面装的并不是网球而是他从北京地铁站带回来的一个女孩的头颅

                                    没办法将整具尸体带回来,他只能切下她的头颅带回来

                                    不过不要紧,他小心翼翼的用湿巾拭去她脸颊的灰,肌肉组织依旧柔软鲜活的不像尸块,好像下一秒她还会睁开茶色的眼,对他笑得露出小小的虎牙
                                    想到这里楚子航无声的笑了,而包里的夏弥的头真的也和他一起笑了,睁开茶色的眼,对他笑得露出小小的虎牙“面瘫师兄你最好了,谢谢你带我回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3-28 12:37
                                      「3」收藏癖

                                      其实加图索家族一直都有严重的收藏癖,而且只收藏最顶尖的东西,恺撒也不例外

                                      源稚生的脸,源稚生的鼻子,源稚生的嘴唇,源稚生的毛发,源稚生的身体,源稚生的手脚

                                      喔,今天从日本回来的飞机还带回了源稚生的眼睛,已经修复得很好了,那双漂亮的眼睛今后只会注视他恺撒·加图索一个人

                                      他把那双眼球轻轻的放回收藏品漆黑的眼眶里,然后亲吻他早已不再柔软而且坚冷的嘴唇

                                      终于集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皇,源稚生属于恺撒·加图索一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3-28 12:37
                                        (*/ω\*)哼唧我再放一篇双零的凑凑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3-28 12:40
                                          恍若那年圣诞夜的门,被风卷着轻易关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03-28 12:43
                                            「0」

                                            隔着窗蕾娜塔看见他的脸被火光映得温暖又明亮,风雪把门吹着锁住了,他在火里对她露出的笑脸,逐渐融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3-28 12:43
                                              火钳留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3-28 12:43
                                                「2」

                                                原先只是偶尔的空白,如今已变成家常便事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还有白色的记忆,仿佛雪一样纷纷扬扬的填满了整个房间,空洞的叫人窒息

                                                只有那个男孩是黑色的,他缩倦在病房的一角睡着了,双手环抱像是在保护什么东西

                                                零醒了,他也醒了,两个流离失所的人默默无言的盯着对方,只有药液一滴一滴的声音,很久之后零都在想自己是不是问了他有关名字的问题,因为男孩的嘴唇动了动,他的声音温润语气却那么干涩

                                                他说,我是零号,number zero

                                                听起来真不像是人类的名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3-28 12:43
                                                  「3」

                                                  日子自从认识了零号后好过了很多,每一天零似乎都是在他的照料下度过的

                                                  真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会有怎么大的智慧和力量,他甚至可以踩在凳子上,踮着脚给零换输液瓶

                                                  但零有时候还是会忘记他的名字,他总是好脾气的一次又一次告诉她,我是零号

                                                  No.zero,zero,No.zero,zero,零隐约觉得他和她应是有什么关系的,连名字都有着怪异的相似和亲昵

                                                  可想不起来,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只能伸手安抚似的摸了摸他那头黑发,稍长的头发柔柔顺顺的,一点也不扎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3-28 12:43
                                                    「4」

                                                    在某天将要结束的时候,总算是想起一点东西了

                                                    她的名字是零,只是零,没有姓氏也没有父母,但有一个养父,是个中国男人,每个月都会从大陆的彼岸汇钱给她,却从来没有露过面

                                                    她一个人仿佛是悄无声息的就生长了十九年,没有一个朋友,竟也不觉得孤单,像是有谁陪着她一起长大

                                                    零睁开眼睛,零号就凑了过来,带着小狗一样讨好的笑容,问她要不要喝水,或是吃点东西

                                                    分明从未见过他离开病房,可食物和水仿佛 都是用之不尽的,也觉得一点都不奇怪,好像零号是个小小的魔法师,藏着能拥有整个世界的魔法

                                                    我想看花,零听见自己的声音,突兀又孩子气的要求

                                                    零号愣了一下,他转过身去,转回来时手里多了个白铁皮的糖果盒,里面种了一株花,有些病怏怏的,灰绿的叶子托着惨白的花朵

                                                    这是北极罂粟,他说,它的每一次死亡都是为了归来

                                                    她垂着眼帘打量着那花朵,没有任何叫人心动的色彩或芬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3-28 12:43
                                                      「5」

                                                      今天的病房是黑色的,这个被神明遗忘了色彩的角落,终于被添上了浓厚的墨色

                                                      零号,零号,她低低的叫着他的名字,其实零并不怕黑,毕竟陪伴了她这么久的就是一个黑色的男孩

                                                      我在这里,角落里露出星星点点的光,她听到了零号的声音

                                                      你刚刚去了哪里?零酌定他一定离开过病房,莫名的有点不安

                                                      太黑了,我去给你找了蜡烛,零号一步一步走过来,举起手,橘黄色的烛把他们的脸照得温暖明亮

                                                      可为什么燃着的是零号的手呢?被火烧得焦黑的小小手掌,露出白骨和熔浆似的明亮

                                                      零呆呆的看着那张孩子气的脸,连带着他温柔的微笑和柔顺的黑发,慢慢融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3-28 12:44
                                                        「9」

                                                        她什么也没忘记

                                                        车祸昏迷醒来后还意外的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枕边安然的放着那枚白罂粟的花徽

                                                        当年明明是因为她才死的啊,为什么还要来救赎她早已不纯白的灵魂?

                                                        她把那些尖锐的花瓣攒进手心,哭得嘶声力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03-28 12:44
                                                          这算段子不算文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03-28 12:47
                                                            这是一个曾经18级的大号在给你暖贴,请你态度放尊重点,不许发 这些没礼貌的表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5-03-28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