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吧 关注:1,365,550贴子:6,841,305

【古微小说】来世嫁你,千万生在寻常百姓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是世子,她出生名门。二人自小定下婚约,是世人眼中最般配的一对。
当他还是个天真的孩子,她却已明了这花团锦簇下的利益使然,对他不冷不热。他总是撅嘴看着她埋怨:“喂,你是我以后的王后啊,我会好好待你的,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她平静地抬眼:“臣女不敢。”“喂,你不信我?”他真的怒了,伸手拉了拉她的辫子,她疼得眼泪噗的一下流了下来,却仍倔强地仰着头:“我只信我自己。”他一怔,松开手失魂落魄地走了。
后来她嫁他为妻,老王去世,他封她为后,冷落后宫,对她近乎专宠,她依旧任性着,他依旧纵容着。
再后来,兵临城下。他在城楼上飞身挡下敌人射向她的箭矢,最后一句话是:“丫头,别哭啊,我记得你从小就怕疼的。”
国破,她要求将他葬入帝陵,对方的君王看着她绝美的容颜,点了头。她为他处理着一切身后事,断龙石放下,她抚着冰冷的石块,低声喃喃:“你知道我一向讨厌这些的,就最后迁就我一次,来世嫁你,千万生在寻常百姓家。”说罢,狠狠撞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4-15 15:09
    新人,求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4-15 15:10
      倒数三下开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4-15 15:10
        两个皇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4-15 15:11
          她是自小服侍他的丫鬟,儿时玩乐,他硬拖着她扮那新娘,揭开头上的红巾,他歪头看着她羞红的脸,脆生生地道:“要不,以后我娶你为妻吧。”周围微笑的大人猛地变了脸色,她诚惶诚恐地跪下:“奴婢不敢。”“无趣!”他扔下红巾,转身离去。
          她已及笄,出落得越发秀丽,他带着她出门,总会被同窗调笑。一日,他捧书阅读,她在立侍在旁。墨香缭绕中,他忽转头问她:“你可愿嫁我?”她淡然而笑,垂目掩去眼底的苦涩:“公子莫要说笑了,奴婢还想再服侍您几年呢。”他沉默无言。
          他到了弱冠之年,也有了功名,家中人开始为他张罗亲事。一幅幅画像送进书房,他看着她:“你仍未想通吗?”她浅笑,拿起身边的一幅画卷,纤手指着上面的名门淑女,轻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瞪着她,双目微红,半响颓然地挥挥手:“就将这幅送到母亲房中吧。”
          成亲当日,他醉醺醺地被好友们退入洞房,挑开彩绣鸳鸯的盖头,愣愣地看着红烛下新娘羞红的脸,半晌摇头喃喃道:“错了......错了......”众人大笑:“当真醉了!”她在窗外陪着欢笑,渐渐地泪流满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4-15 15:13
            苗疆圣女地位尊崇,与族长共掌族中事务。一日,有一少年闯入,自称被人追杀,请求庇护,苗人领域向来排外,更何况此人似与外界政权勾连。族中商议后,将决定权交给了身为圣女的她,她思索片刻,当众宣布将其放逐林中。 那少年双目黑沉,冷冷地盯着她。毕竟年少,她被看得脊背发寒,心中不忍,于是将一卷地图偷偷交给他:“能否逃出,全凭你造化了,记得出去后立刻焚毁。”少年也不客气,接过地图,似是嘲讽地一笑。 多年后,外敌忽然来犯,势如破竹,蛊虫珍贵,却并不利于御敌,族中死伤无数。长老气急败坏:“对方是怎么知道的外边路径,难道族里还出了内奸不成?”她在一旁沉默。 对方前来劝降,来者是一青年军师,长身玉立,俊朗的脸上一双黑沉的眸。她觉得几分眼熟,对方淡淡一笑:“圣女别来无恙。”她脸色一白,对方继续道:“说起来,这次还多亏了圣女那张地图,减了我方不少伤亡。” 她恍惚归去,含泪道:“归降吧。”众人愕然,却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心中地屈辱全部发泄到了提议的圣女身上,她一声不响地守着。 归降之日,圣女不曾出场,苗人前去寻找,发现她自尽于屋中,所有关于圣女的饰物被摘下,整齐地放在一边。一本手札,记录了多年来的养蛊心得,最后一页字迹新干,写着当年埋下祸根。众人看后相对无言,商议过后,仍以圣女之礼将其下葬。下葬当日,那军师站在一旁静静看着,黑沉的眼中隐有泪光。 大将军受命平定南方蛮族,大获全胜。众族投降,南方安定,没人注意其中还有孤僻离世,不惹纷争的苗疆。将军归朝,一布衣军师自请离去,将军苦留不得,只得放行。那军师依旧是一身轻衣,没拿任何赏赐,只带走了那卷已经无用的地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4-15 15:14
              现在没人吗,没人来打个气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4-15 15:18
                算了继续发,你们慢慢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4-15 15:19
                  他身为蛇王,自幼登基,成年后每日都有数不清的事儿。她难得乖巧,安安静静地呆在一边打坐,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这份亲密自然落在了族中长老的眼里,二者门当户对,他们也乐见其成。即将定亲时,天庭却出了事儿——水魔作乱,宣蛇王参战。 临走那日夜晚,他丢开所有事务,为她最后映了一盆天上星。漫天星光,二人相对无言,他率先打破沉默:“若我战死,你且另嫁。”她一笑:“那是自然,你还要我守一辈子寡不成!”他心底微微失落,却仍松了口气。 一场大战天地失色,三月后他归来,连着一副棺椁。她看到后不哭不闹,径直回房。长老们心中怨她薄凉,却也不好说什么。 送葬那日,一个纱笠女子一身缟素,缓缓步入灵堂,长老悲痛之下呵斥:“蛇王下葬,闲杂人等不得入灵堂,尔乃何人!”她摘下纱笠,从容道:“未亡人阿骨。”周围鸦雀无声,她转头凝视着沉黑的棺椁,无声喃喃:“我食言了,你就最后顺着我一次吧......” 蛇王当天下葬,众人参拜后离去,巨大的蛇冢前,唯剩下那阿骨。多年后,有人看 到某蛇王的坟冢前,有一个形容苍老的女子,右手青蛇,左手赤蛇为蛇王守灵,好在只要不靠近蛇冢,便不会受到她的攻击。 渐渐地,此地变得杳无人烟,与世隔绝,唯有蛇骨婆的传说流传人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4-15 15:27
                    快来人呐,这里有新鲜的好文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4-15 15:30
                      真的没有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4-15 15:31
                        支持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4-15 15:33
                          众所周知,蜉蝣者,朝生而暮死。如斯渺小,转眼即逝,纵是上天垂怜,偶得了灵根,修成人身后,也不会是个命硬的,不多不少,早中晚三年而已。而她就是这么幸运而苦命的一只蜉蝣。
                          一日之计在于晨,所以第一年,她还算个健康的人。也就是在那年,她遇到他,做了他的丫鬟,随侍在侧。
                          “鹤寿千岁,以极其游;蜉蝣朝生而暮死,而尽其乐。”他如是说:“这般想来,这名字倒也不错。”
                          第二年,日子过得平淡无奇,偶尔生点小病,他也会让厨房做些她爱吃的零嘴,放在身边照顾,周围人都说,遇到公子这般人物,这丫头是上辈子积德了。
                          第三年,他出门壮游,她身上的病还未好,无法跟随。临行前他道:“早听闻那儿的红玉不错,这回正好打个镯子回来。”她问:“给老夫人的?”他微笑:“娘的镯子还不够多吗,自然是给你未来的少夫人的......”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里有些闷,面上却还是笑道:“那公子可要快点回来。” 一年后,他归来,进门就问起她,老夫人叹道:“就那丫头的身子,这场病算是到头了,这不,前几日刚去的。可惜了,挺讨喜的一个丫头......”他听得身子晃了晃,手中的镯子掉到地上,红玉啪地碎了一地。他沉默着挥退下人,自己弯腰一点点捡起那一地碎玉,埋到了她的墓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4-15 15:35
                            它原是一颗檀香念珠,混在一串念珠中,在寺中传了一代又一代,染了浑身的香火气。
                            如果不是那一日珠线断裂,它许会一直挂在代代主持的颈上,天荒地老。如不是被偶然路过的他捡起,它许会一直躺在那角落中,直到地老天荒。
                            “小小珠儿竟也有了灵性,赐你精魂肉身,日后就跟着我吧。”它被拈在微凉的如玉手指间,再次醒来时,已经置身云雾缭绕的天界,成了他身边随侍的一名小仙。
                            一日与宫女说话,说到东极宫的那位上神,那宫女唏嘘:“如今那位上神对刚到的那个凌霄花妖好得不得了,两人似乎是上神下界历劫时遇到的,后来上神元神归位,花妖也在凡间寻了他几百年,如今失而复得。据东极宫的人说,那凌霄刚到时一句先生,上神拿笔的手都抖了。”
                            宫女感慨万千:“也不知我们主子动了情会是什么样子,不过依我看,至少近几千年是别指望了。”
                            她不懂什么是动情,听了一会儿,就转身去书房给主子倒茶了。上神似是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不以为意地笑笑,随口问她:“觉得自己现在过的如何?”她想了想,呐呐地道:“挺好的,一醒来就服侍主子,也不必找上几百年。”他端着茶盏的手一顿,沉默不语。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下界水患,他前去镇压,身中剧毒,一进殿就倒下了。
                            医神来了一个又一个,办法使尽,最后全天界叹息:“又一个古上神要坐化了。”她守在他榻边,迷蒙地听着那些话。呆呆地问:“真的没办法了吗?”
                            “办法倒是有。”医神抚须叹息:“上神元神破损,如今供在寒池,只要一个自佛祖处得灵,精魂肉身与上神同出一脉,并与上神心意相通的仙体献祭就可恢复如初。前两项虽难得,倒也还能找到,只是这最后一条......”
                            她歪头想了想,自己似乎是佛祖处得灵,肉身精魂也是他赐的,至于是不是心意相通......她也不知道。
                            但结局永远总是出人意料的,上神一夜之间恢复如初,只是睁开眼时不见了总是跟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去寒池,只见池边的寒冰上上静静躺了一颗圆润的檀木念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4-15 15:37
                              有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4-15 15:38
                                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4-15 15:41
                                  她是自小服侍他的丫鬟,儿时,顽劣的他在雨中跑着,她举着伞在后面追,直到她不小心滑上一跤跌倒在地,伞骨碌碌滚出老远,他方会停下来,一边扶起她一边撇嘴不屑道:“傻丫头!”——不管多少次,她都只会举着伞在后面跟着,真真是傻丫头。直到一次她因此冒了寒,大病一场,这游戏方才停止。
                                  后来,小公子已不再顽皮,成了清俊的少年,开始读圣贤书,兵家策,然而每每唤她,依旧是那一声傻丫头。
                                  再后来,小公子过了弱冠,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最终与家中闹翻,走时傲气地没拿家中的任何东西,只带走了他的傻丫头。“傻丫头,以后我们要靠自己闯荡了,你怕不怕?”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他一怔,随即笑道:“也是,你这么傻,肯定是我照顾你了,你有什么好怕的。”
                                  他当真就带着她远远地走了,回来时已是名动天下的公子。金殿之上皇帝赐婚,公子一反风流之态,肃然道:“家中有妻。”众人哗然,老太爷气得差点没打死这逆子。公子被抬回家,进门后猛地开嚎:“哎呦!痛死我了,傻丫头你快来给我揉揉。”抬轿人被这一路无声的公子惊得险些摔着。
                                  公子因要事外出,归来的雨天,一杯毒酒端到她面前,她被强行灌下,门外丫鬟欢快地叫着:“公子回来了!”她听了忍痛起身,撑了伞跑出去,他看了连忙接过伞,轻声埋怨:“都是有身子的人了,还这么冒冒失失的!”她一笑,身子一软跌倒在地。他焦急地唤:“傻丫头!傻丫头!”伞骨碌碌地滚到一边,傻丫头再没有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4-15 15:55
                                    感人的


                                    我的小尾巴。。。。。。。。。美白补水护肤品,双生肌,爱美的你值得拥有74206398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04-15 15:56
                                      不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4-15 15:57
                                        少时,她对他一见倾心,推却所有求亲,一门心思追随着他,他无动于衷。直到那年他父亲去世,年少的他登上族长之位,当晚一个人喝着闷酒,低低喃喃:“好累......”她沉默地陪在一旁,他下意识地伸手拥着她,她靠在他怀里,轻轻地一声叹息。
                                        第二日,他毫无征兆地上门求亲,许是为那一晚的温存,许是利益使然。她毫不犹豫的应下,一月后凤冠霞帔,成了他的妻。
                                        婚后的日子,两人相敬如宾,平日唯一的亲密便是家族偶尔的风浪过后的沉醉相拥,也只有那一刻,他只是她的夫,她只是他的妻。她对此无可奈何,却也满足地甘之如饴。
                                        同朝为官,两家关系日益紧张,终于一日矛盾爆发,她不知所措地缩在房里,他拥着她软语安慰:“没事的,别怕。”她心中一暖,在他怀中泣不成声。最终他赢了这场战争,其中从她那试探到的消息起了大作用。母族抄家之日,她将自己锁在房里,平静地饮下一杯毒酒,他破门而入,她对他嘲讽一笑:“早知如此,当年......又是何苦?”
                                        也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他。 他又娶了一门显贵的妻室,成亲当晚,他喝得烂醉,跌跌撞撞地走入洞房,伸手拥住喜床上的女子,模糊地喃喃:“好累......”新娘疑惑地偏了偏头:“夫君在说什么?”他身子一僵,松开怀中的女子,半晌淡淡道:“没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4-15 15:58
                                          她自幼悲苦,父母双亡后沦落街头,好容易讨到的一个污水馒头被一群小乞儿抢去,她满身的伤,缩在角落里低泣。他看到了,走过来温和地问:“为什么哭,有人欺负你了么?”她抬头,呆呆地看着眼前玉一般的温润少年,半晌哽咽道:“他们......他们抢了我的馒头,我好不容易才讨到的......”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她怯怯地答:“不知道......他们,他们叫我丑丫头。”他叹了口气,挥手让仆人将她带上马车。
                                          回府后,侍婢将清洗干净的她领到他面前,他打量着,忽然笑道:“这哪是个丑丫头。”说完扭头对侍婢吩咐了一句,婢女一头雾水地离开,不一会儿拿了一盒胭脂回来,他亲手将胭脂递给她,笑道:“都言红粉赠佳人,今日我便效仿一把,日后千万记住,你再不是什么丑丫头了。”她愣愣地接过那盒脂粉,低头掩去眼中的泪。
                                          她一日日出挑,他也成了名动京城的俊雅公子,一日他正练字,忽然转头对一旁研磨的她笑道:“光阴似箭,一转眼你这丫头也不小了,不如本公子为你说一门亲事如何?”她的手一顿,许久苦笑道:“奴婢的命都是公子的,哪还敢说什么,全凭公子做主。”
                                          他还真着手准备起来,说是要让她风光大嫁,府里张灯结彩。对方的庚帖送来,她看也不看搁在一边,他眼见她日渐消瘦下去,连连皱眉,终于忍不住问她:“我为这门亲费尽心思,你还不满意不成?”她垂目,低声道:“奴婢不敢。”他气得拂袖而去。 吉日,她一身红妆被送入洞房,夜半,新郎醉醺醺被嬉笑的众人推入,喜秤轻轻挑开她的盖头,一声轻柔的呼唤合着酒气传来:“丫头。”她蓦然抬头,对上他满是笑意的脸,泪水涌上眼眶。他没注意到她的泪,迷离着眼嘟囔道:“丫头你手上握着什么?”她抹去泪水,嫣然一笑道:“没什么。”一边将一盒陈旧的胭脂塞入枕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4-15 16:03
                                            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4-15 16:05
                                              顶一个~


                                              收起回复
                                              32楼2015-04-15 16:0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04-15 16:12
                                                  暖√楼主写的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5-04-15 16:13
                                                    哦哦哦!你也混微小说圈子!来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5-04-15 16: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04-15 16:37
                                                        不错,加个扣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5-04-15 16:49
                                                          棒棒哒~~加油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04-15 1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