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之纯爱吧 关注:5,640贴子:104,472

《男主他萌点总是这么歪》by墨锦妤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无授权。已完结!!因为喜欢所以搬过来这边~


回复
1楼2015-04-21 19:36
    文案:


    莫南柯作为一个IT理工男,正业是明着正经,实际上却一直暗搓搓的掉节操的苦逼程式师。而他的副业,是每天早上醒来都光明正大掉节操的种~马文大神。


    莫南柯脑洞不停,挖坑无数,坑底尽是冤魂。然而挖坑不填总是要穿的,但是这个迟钝的宅男却用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穿的是!自!己!的!书!


    他软萌的小徒弟怎么可能是狂霸拽的男主大人!?
    老子才走了三年,徒弟你自己就改了为师给你起的名字,这样真的好么?!!
    你奏凯!!有话好好说哈,不如我们先把绑着为师手上的锁链松开?!!
    妈蛋把老子渡劫期修为的身体还回来!
    从男主师父变成顶着他徒弟的名义实际上却是鼎炉什么的事情,一点也不科学!!!


    作者一路装逼,高冷脸但是吐槽欢乐。男主前期软萌却终归会黑化。


    莫怨尘世莫怨天,莫缘修道莫缘仙。


    对于沈淮安来说,莫南柯一直不知道的事情是,终归有一天,他会将这凡尘世俗踩在脚下,与他一道踏破仙凡。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淮安(莫怨天),莫南柯 ┃ 配角:众多 ┃ 其它:师徒,两次穿越,养成,甜甜甜


    收起回复
    2楼2015-04-21 19:36
      一天5章的标签


      回复
      8楼2015-04-21 19:49
        15章标签楼


        回复
        20楼2015-04-22 11:57
          25的标签楼么么哒~


          回复
          31楼2015-04-23 15:32
            35章标签~


            回复
            42楼2015-04-24 13:51
              在轰鸣的雷声中,沈淮安听见了自家师父的怒吼。莫南柯一向纵着他,从小到大,一句硬话也不肯对他说。可是这一次,莫南柯是真的生气了。


              他总是觉得,自家徒弟既然是男主,那就应该按部就班的踏上辉煌的人生。为旁人犯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要在有足够的主角光环的保护下才可以。如今这阵天雷实在诡异,根本就不在莫南柯写下的剧情之中,他家徒弟身为堂堂男主,又怎么可以以身犯险?


              只是,的确是很窝心的。


              #还算叔没白疼他嘤嘤嘤,忽然觉得养成好成功肿么破?#


              沈淮安一向是听话的,但是这一次,他没有依莫南柯的话退回到安全的范围内。


              在劫云笼罩的范围内,沈淮安艰难的躲避着零散的天雷,一寸一寸的向莫南柯挪近。


              第二阵雷劫比第一阵雷劫持续的时间更长,当雷劫稍稍散去的时候,莫南柯的脸上已经血色褪尽。长及腰臀的发丝不负平日的柔顺黑亮,而是发尾带着些微的枯黄卷曲。莫南柯的白衣上已经是血迹斑斑,不仅仅是他吐出的血,还有从他的四肢渗出的血珠。


              虽然有白衣的遮掩,但是沈淮安还是看见了自家师父如今的状况到底有多糟糕。莫南柯的四肢的皮肤被雷劈得寸寸皲裂,裂开无数细小的口子,正在往外渗着鲜血。


              “我说让你滚回去啊。”莫南柯的声音已经嘶哑,他喝出这声,竟然宛若泣血一般。“滚啊!”


              最后的嘶吼湮灭在一阵雷声之中,沈淮安毫不犹豫的向莫南柯扑了过去。已经有几道雷打在了他背部,肺腑震荡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理会这么多。


              光洁的掌心银光闪过,而后又消失了痕迹。沈淮安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达师父身边的了,他只是紧紧的抱住了那道白影,仿佛不这样,他就要永远失去师父了一样。


              第三阵雷劫,近在咫尺!


              莫南柯叹息一声,在雷落下的瞬息仔细端详着这个自己养大的孩子。“傻子。”一声低低的声音洒在沈淮安的耳边。那声音很轻很轻,却让沈淮安几乎哭了出来。


              是啊,他是傻子。他以前总是傻傻的想着来日方长,却忘了修仙之途*无常,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殒身,哪里又真的有什么来日方长。


              可是,最坏也不过就是这样了。总归师父在哪里,他陪着师父就是。


              感觉到沈淮安在自己鬓边的磨蹭,莫南柯的眼中流淌出一点柔情,却更多了一抹坚定。他仰起头看着从天而落的雷劫,猛然抱着沈淮安转了一个身。他的身材并不宏伟,甚至沈淮安这个他从小养大的孩子都比他高上许多。但是这个时候,面对兜头而下的云雷,莫南柯并不强壮的身躯却将沈淮安护了严实。


              全身的灵力都灌向了四肢和腰背,莫南柯没有留下一点灵力保护自己的内府。已经渡过九转天雷劫的修士以自身为法器,为他身下的人筑起了一道屏障。当背部的皮肉接触到雷劫的一瞬间,莫南柯就开始为自己的选择庆幸。


              他渡不过这道劫。不说刚渡过九转天雷劫的自己,就是全胜时期的自己亦抗不过天道的全力一击。这阵雷劫不是对修士的最后考验,而是分明要碾杀异端。那样的手段,分明就是不留一丝余地。


              他渡不过这道劫,却幸而选择了放弃。自己的飞灰湮灭已经不能抑止,但是至少,已经抗过了九转天雷的身躯可以化为最坚实的屏障,护自己身下的人安然无恙。


              最后印在沈淮安眼底的,是莫南柯模糊的笑脸。他唇边还带着鲜血,却在对着自己笑。那样的笑太欣慰,太求仁得仁,太心满意足。


              也太……不!可!原!谅!


              沈淮安是亲眼看见师父在自己怀中化为点点灵光的。那些冰蓝色的光点似乎不舍的在沈淮安身边萦绕了一阵,然后就消散在天地之中。


              有一条玲珑骨被这团光点萦绕着,然后缓缓的落入了沈淮安的掌心。玲珑骨即为脊骨,沈淮安缓缓的收拢自己的手掌,仿佛还能够感受掌心熟悉的温度。经过了雷劫淬炼的玲珑骨异常的坚硬,一节一节的随着沈淮安掌心的收拢而咯得他生疼。


              他缓缓的摩挲着掌心的玲珑骨,突出的骨头划破他的手掌,沈淮安却浑然不觉。


              而那条玲珑骨仿佛还残存着主人最后的温存一样,发觉自己划破了沈淮安的手掌,便闪过一阵蓝光,而后沈淮安掌心的玲珑骨便变得圆润光滑。


              沈淮安单膝跪在地上,脸上一丝表情也无,却忽然从左眼留下一滴血泪。头顶的发冠忽然碎裂,沈淮安的一头长发无风自飘荡起来,在众人的惊呼之中,他原本乌亮的一头长发寸寸变白。


              竟然是,一瞬白头。


              他将头深深的埋在掌心,用脸细细的摩挲着那条玲珑骨。半响之后,他抬起头来,眼珠中竟然是一片猩红。


              他注视着阵旁的一堆黑灰,出声问道“那是什么?”


              长老们已经被这忽然的变故惊呆了,一时之间竟然无人答话。沈淮安脸上已经寻不见当年的半分温柔——已经失去了全世界,他凭什么再对这个世界温柔?


              “我再问一遍,那是什么?”沈淮安的声音叩在每一个人的心里,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骤然一抖。


              年纪最长的长老站了出来,勉力说道“这是陈洵长老的……遗骸。他在方才老祖渡劫的时候扑倒雷中,已经随老祖去了。”


              沈淮安挑了挑眉,抬手扬起一阵狂风,将那堆黑灰远远的吹走。不理会后面那些人脸上惊诧而悲伤的神情,沈淮安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残骨。


              “谁允许他生殉师父的。他没那个资格。”


              白色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秘境之中。


              八十年时间,云溪已经从原来的小姑娘成长成了一峰之主。流云派的人在无上宗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她对莫南柯很是感恩。而自从陈洵修为出了岔子,沈辕便也就接管了他的无为峰,成了新的无为峰峰主。


              全宗只有长老有资格去观看老祖渡劫,他们这些峰主只能在宗门之中静待。沈辕和云溪算是有一段前缘,在和流云派成了自家师姐师妹之后,沈辕对她很是照抚。在无上宗这样重大的日子里,沈辕邀云溪来无为峰饮茶,两人共同等待。


              本是一件欢喜的事情,云溪却不知怎的都觉得心神不宁。本是在和沈辕对坐饮茶,云溪手边的薄胎杯却忽然碎裂,它愣愣的看着手边的碎片,半响才缓缓对沈辕说道“老祖……陨落了。”


              沈辕骤然一惊,还不待他说什么,远方就传来了一阵哀声。沈辕直觉眼前一黑,和云溪对视一眼,两个人倏忽都落下泪来。


              收起回复
              51楼2015-04-25 15:56
                沈辕絮叨了许久,直到壶中的茶都被冲泡得没有了滋味。云溪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叹息了一声,方才说道“这些话也是老生常谈了,说到底,你为人弟子的,不该一块牌位也不给陈洵长老。”


                沈辕喝的是茶,可是他却觉得自己分明喝的是陈年的老酒。前尘和往事让他熏熏然的醉着,惟愿长梦不愿醒。


                云溪的话已经说过许多遍了,沈辕对于这件事情一向不多解释,可是这一次,不知怎的,他就忽然一股无名之火涌上了心头。


                “他算什么师父,哪陪享受我们无上宗的供奉?!!!要不是他……要不是他,老祖也不会陨落的。”


                这些年沈辕处理着宗门的大小事务,曾经狂放不羁的性子也收敛了许多,可是这回,他声音中的悲愤根本就掩饰不住。或者说,那是陈年的愤慨一点一滴的累积,最终忽然爆发了出来。


                云溪一惊,惊讶的看着沈辕。半响之后,她收敛了脸上的平淡神色,疾声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祖陨落难道有蹊跷?!”


                沈辕的嘴角勾起一分冷笑,神情更加愤慨和厌恶,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里掩藏的秘密对云溪低声道来。


                “老祖陨落之时,他扑进了劫云里,你当他是什么心思?他分明是想跟老祖共死的。”沈辕用尽力气克制住自己双手的颤抖,可是周遭散发出的真气还是让云溪的茶具全都碎裂。“他怎么知道老祖一定会死?”


                云溪的脸色一冷,半响之后才恨声说道“陈洵知道老祖会死?”到了如今的光景,她也不唤什么陈洵长老了。若是老祖的陨落真的和陈洵有关系,云溪哪怕是一介女流,也恨不得让将他碎尸万段。


                “知道,他当然知道。”沈辕嘴角的嘲讽更深。他起身拂过衣袖,背手而立,“当年我收拾他的遗物,发现了他的一本手札。手札里写满了这些年他对老祖的龌龊心思。”


                “龌龊心思?”云溪一声惊呼,连忙用素帕掩住了自己的嘴。陈洵固然无所谓,但是老祖的声名不容玷污。


                沈辕点了点头,“他当年修为停滞,老祖好心赐药。老祖赐的药自然是极好的,若是他肯细心调养,巩固心境,也不至于落得后来日渐衰老的地步。他吃了药之后没有闭关巩固修为,反而处处想着谋害淮安。记得当年我收了魔气刺了淮安的那一剑么?那个时候我耳边就只剩下一个人叫嚣着杀了他,杀了他什么的。”


                云溪是被当做一派掌门教养出来的女子,见识远比一般的修士宽广。当她听见沈辕这样说的时候,只是沉死了片刻,就忽然想到了自己年幼的时候父亲曾经教给自己的一样东西。


                “陈洵对你用了言灵蛊?”云溪有些惊骇的问道。


                沈辕抿了抿唇,默认了云溪的说法,而后继续补充道“他在手札里写自己用一条灵根蓄养了言灵蛊。当年淮安才多大啊?三岁的孩子赖在老祖身边,陈洵就起了这样歹毒的心思处之而后快。他特地上我家将我收入门下,就是为了种植言灵蛊,也就是为了当年的那一剑。为了那一剑,他连最自己宝贝的老祖赠给他的霜华剑都借给了我。”


                “拼着毁一条灵根养一个用过一次就废的玩意?陈洵难不成是个傻的?”


                沈辕的笑意更冷,“算计我也就罢了,到底还有几分师徒情分。可是他发现自己的时间开始流淌之后,竟然是打算拉上老祖共死的。”


                握紧了手掌,沈辕狠狠的握拳砸在了桌上。他的胸膛激烈的起伏,仿佛忍受极大的愤怒和悲哀。云溪浑身都是颤抖,她能够接受老祖陨落于天道的不容,却无法接受老祖那样的人物,却被人卑鄙的算计而死。


                “九转天雷劫之后的雷,根本就是灭魔雷。老祖是替整个魔族挡了天雷!”沈辕的话在云溪耳边炸响,一时间云溪都有些愣住了。这些年魔族肆虐,苍山的结界本就是岌岌可危。老祖的修为最是清正,她实在想不通,老祖是怎么和魔族扯上关系的。


                “陈洵的手札里仔细写了他给老祖的那个香囊的来历。那里面根本就不是什么香粉,而是掺了雷引的魔族的骨灰。”说完沈辕卡呢云溪一眼,冲她问道“你还记得当年掳走你的那个魔物么?”


                “昔照?”被劫掠的经历对于云溪来说就像一场梦魇,这些年她都无法忘记。


                沈辕点了点头,“其实他不是昔照,而是我的表兄沈楠。当初我和沈楠欺负淮安,被老祖看见,老祖将他击飞过。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也不知怎的他就入了魔瘴,最后投靠了魔族,成了不人不魔的玩意。”


                不知道还有这段往事,云溪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个骨灰是昔照的?”


                沈辕点了点头。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老祖的时候场景,那是自己顺风顺水的人生之中第一次哭的那样狼狈。可是至今再想起,只觉得自己当初太过混账。他从没有想过,当年同样的经历竟然会成为自己那个表兄心中难以抹去的仇恨,让他宁可毁了自己的人生也要拉着老祖下地狱。


                错综复杂的讯息让云溪一晌无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是觉得很痛心。时间过了许久,她渐渐也能接受老祖陨落的事实了,可是,她宁可相信老祖是陨落于天妒英才,也不愿相信这背后原来有这么多龌龊。


                沈辕回过了身,脸上竟然已经满是泪痕。


                他的笑容有些讽刺,声音也像是掺了寒冰的样子。他说“可笑的是,就连这个师徒的名分,都是陈洵杀了自己的父亲才为自己谋算来的啊。”


                沈辕抖了抖从空间戒指中拿出的手札,翻到了开篇的那一页。


                那一页上,正写着他如何费尽心机的骗自己的父亲进入了老祖渡劫的地点,有是如何故意将父亲推入老祖的劫云之中。


                最终,他成功的拜入了老祖门下,成为青霄老祖的首徒——踩着他父亲的鲜血和自己刻意流出的眼泪,博取老祖的一次垂怜。


                云溪看完之后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半响之后,她才说道“这样的人,的确不配在无上宗拥有牌位。平白的脏了老祖亲手建立起来的地方。”


                沈辕望着远山连绵的积雪,缓缓的饮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旧事重提,因缘际会,到底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只是,他们这些被留下的人,或许才是最悲哀的吧。


                收起回复
                53楼2015-04-25 16:01
                  一口气到50的标签楼。没卡剧情的我真是觉得棒棒的


                  收起回复
                  61楼2015-04-25 16:17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2楼2015-04-25 17:34
                      60章标签楼~


                      收起回复
                      74楼2015-04-26 15:16
                        没了,竟然又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楼楼,快回来啊,更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5楼2015-04-26 15:35
                          70标签楼~


                          回复
                          87楼2015-04-27 16:46
                            看着平素杀伐果断的天魔大人认认真真的在玩美少女变装小游戏神马的,莫南柯果断表示,他才没有觉得很萌呢。


                            为了保证围观这种“反差萌”的效果,莫南柯特意让沈淮安坐到了距离他很远的办公室的角落,然后道貌岸然的开了神识,小心的躲过了沈淮安的侦查,暗搓搓的开始欢乐的偷窥。


                            #叔就是辣么炫酷,会的技能揍是辣么多,不服你咬我啊哈哈哈哈哈#


                            沈淮安点开了那个师父极力推荐的网站,虽然上面的字和他曾经学的有些不同,但是我们的天魔大人很快就自己融会贯通的大概能够看懂了。


                            不过倒是让莫南柯失望了,他家徒弟并没有如他所愿的点开网站之中最为醒目的换装小游戏,而是将网页拉到了最下方,点击进入了棋牌类小游戏的分页,然后认认真真的开始玩五子棋。


                            #我的徒弟啊,劳纸造你是弯的,但是比起辣么醒目的美女你居然更喜欢幼稚的小黄鸡五子棋,你让湿虎说什么好?#


                            可是沈淮安显然没有接收到他家师父的强烈的脑电波,所以他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开始玩五子棋。莫南柯撇了撇嘴,他家那能够和以棋入道的老祖级别的人物在棋盘上杀上几天几夜的小徒弟,让他来往这种简单的五子棋游戏,明明就已经可以预见结局了好么?


                            没有心思去看自家小徒弟能取得多可怕的成绩,莫南柯无趣的抿了抿唇,将放出的神识收回,而后又专心的开始埋首工作。


                            ——仿佛是为了一种平衡,饶是修为高深如莫南柯和沈淮安,在进入现实世界之后他们的修为也大大的被压缩了。莫南柯能够做到神识外放已经不易,长时间的外放他还是很容易疲累的。


                            对面还摆着厚厚的一摞合同需要他批阅,保持体力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


                            感觉到自己身边窥视的神识被撤了回去,沈淮安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但是转念一想,他也不舍得师父太受累。眼前的棋子游戏虽然新奇,但是也不算是有趣。沈淮安随意的玩了两局,便开始随意的点开几个网页浏览起来。


                            最快的吸收师父原来所在的世界的讯息,然后在自己的世界找到替代品。沈淮安知道自己和莫南柯将要度过漫长的岁月,时间是最折磨人的东西,他自己固然可以每天看见师父就会觉得安心和满足。但是那并不代表着沈淮安不会害怕。


                            并不是不信任莫南柯,只是这个世间的爱情大抵都是如是,越是爱就越是惶恐,就越是谨小慎微,就越是患得患失。


                            可是当你被这种复杂而酸涩的情绪折磨着却并不觉得是负累的时候,那就是你在爱了。你在爱,哪怕一个人,哪怕山水阻隔,却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不会进退无措,只会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一生都奔走在靠近他的路上。


                            因为觉得一生都不曾真正的得到那个人,因为觉得一生都在上下求索,所以才会害怕,才永远无法做到胜券在握的从容。哪怕是强势如沈淮安,也仍旧是会害怕失去的。


                            网络上的信息庞杂,沈淮安看似随意的点着,却是在拼命的学习和吸收着。光标不知道何时搭在了网址栏处,沈淮安往下一按就弹出了一大串复杂的英文。沈淮安大概知道那是网址,他抬头望了一眼正在在纸上写写画画的莫南柯方才挑了最上面的一条网址按了上去。


                            电脑的网速很好,沈淮安面前的屏幕瞬间被一大片粉红替代。


                            818我们公司老板的儿子和他的基友


                            老公啪啪啪的时候喜欢让我叫他的名字,可是他叫王狗蛋啊啊啊啊啊


                            如何治好bf的肌肤饥|渴症


                            ……


                            回复
                            95楼2015-04-28 17:50
                              全文已搬完。要TXT收藏的可以留邮箱,么么哒~


                              收起回复
                              97楼2015-04-28 17:53
                                露珠太赞!爱死乃了么么哒!(づ ̄ ³ ̄)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8楼2015-04-29 05:53
                                  1341458799@qq.com谢谢楼主好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9楼2015-04-30 16:54
                                    一口气搬完的楼主最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5-06-01 22:49
                                      简直不能更棒,楼主么么哒╭(╯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5-06-03 17:50
                                        2224515734@qq.com 谢谢露珠(ฅ>ω<*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5-06-13 22:22
                                          @FU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5-06-15 11:25
                                            当初追了很长时间的文。。
                                            点赞狂魔驾到~吾等酷爱来迎接(●´∀‘●)
                                            如果发现无赞贴,请艾特本王(●´∀‘●)重重有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5-07-07 06: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5-08-29 04:07
                                                撒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6-02-15 08:36
                                                  好看^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6-06-01 06:13
                                                    😋喜欢就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8楼2016-06-01 13:05
                                                      冒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6-07-19 22:40
                                                        喜欢这篇文(ฅ>ω<*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6-08-18 00:17
                                                          ‘1z0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6-12-29 20:57
                                                            ti00?‘s000000000000000000o000000000000h0000?o00000hu00l000s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6-12-29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