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野学秀吧 关注:4,953贴子:53,772
  • 19回复贴,共1

【原创】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微bg,但绝对不苏
*本文剧情向,恋爱方面很少
*楼主是原著党,任何不贴切原著的地方请温柔指出
*本文长篇清水慢热,至少初中不会谈恋爱,确定恋人关系(大概?)
*任何不足之处都请温柔指出,轻喷即可。
*楼主求勾搭


回复
1楼2015-05-09 15:29
    …0…



    所谓峥嵘岁月,就是由少年的铮铮傲骨和少女的容光焕发结合而成的青春进行曲。


    岁月如酒,成长正酣。无论我们在这个节点上追求着什么,执着着什么,隐藏着什么,它们都将是流年枯萎中温润如玉的永恒。


    停住韶华,这些都不会过去。


    所有美丽的都将会绽放,所有错误的都将被原谅,而所有不够成熟的,都可以静静等待。


    我们在峥嵘岁月里策马飞沙,风云叱诧。


    我们是一群值得骄傲的人,何惧风流。


    回复
    2楼2015-05-09 15:30
      …1…
      “I am watching you.”


      三月的早樱迫不及待的绽出了笑容,睁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殊不知,这个世界也正在冷着脸打量着她们。


      椚丘学院的大门口一如所料的热闹,人山人海的学生大多在分班表前焦急的寻找自己的名字,但仍有一些不守纪律的男孩挤挤攘攘的乱窜,把本就混乱的人群搞的更加乱七八糟。


      她猫头鹰一般隐藏在远处的屋檐洒下的阴影中,脸上佩戴着的单片眼镜让她对百米开外的分班表一目了然。


      一年A班

      ……

      出席番号19
      千夜雪修


      意料之中的班级。


      意料之中的没品位怪名字。


      就连出席番号都是意料之中的。



      没什么可说的,她面无表情的摘下了右眼前的单片眼镜,从衣服内层口袋中摸出了一个银色的精巧盒子,手法娴熟地将眼镜装入盒中,还不忘顺便擦拭了一番。


      她看了看人群,依旧保持着原来拥挤的可笑模样,于是她踏步前进,目标是人群中心。走出阴影的刹那,她的眼底流光溢彩,闪烁着天真无邪的纯净光芒。


      就好像方才那个严肃干练的女孩是别人一般。



      她步履轻盈,猫儿一样敏捷。不一会就走到人群风暴的外围,但奈何外层都是些肩宽膀圆的壮硕男生,她就算踮起脚也不会看到成成叠叠人群前的公告栏。



      但事实上她也根本没有做出踮脚之类可爱的动作,她只是缩了缩身子,便鱼一样如的从人群中的缝隙中滑了进去,而周围的人却压根没有发现。常年的刻薄训练让她能支配各种环境。

      到了风暴中心,她悄悄直起身来,和其他柔弱的女孩一样被浪潮拍打的左右摇曳,像个风打的浮萍惹人可怜。她很好的和人群混在一起,而这正是她的工作。

      彭!


      之前挤挤攘攘乱窜的男孩意外的撞在她身上,力道不算太大,她甚至可以轻易地躲过或者狠狠地还他一拳。


      但她没有,她没有忘记现在的自己是千夜雪修,一个普通的瘦弱女孩。


      所以她就让他这么撞上去了,结结实实的。


      然后她因为站不稳而倒在地上,和那个男孩一起。


      倒地的瞬间她看到了男孩的相貌,黑色利索的短发飘散出少年特有的气息,深棕色的瞳孔因为惊讶而忍不住的收缩。


      但从外表来看,他和现在的她都是那种平凡而不起眼的样子,尽管他是一个干净的热血少年。


      她没反应过来一般在地上躺了几秒,随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准备起身。


      这时,原本水泄不通的人群突然让开了一条道,就像耶稣劈开河水一般震撼,而她和男孩就躺在河床中间。


      迎面走来的是椚丘学院的理事长,真正的支配者,浅野学峯。


      “这位同学,这样可不行哦,既然你费尽心思的考入了椚丘学院,就要好好珍惜能在椚丘学院学习的机会才行啊。这种违反校规的事情,要是超过两次的话可就要投放到E班了呢。”


      这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笑得一脸和善,言语也亲切无比,可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好像散发着压迫感。


      那个男孩已经开始起身向理事长鞠躬认错了,从雪修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后颈冒出的层层冷汗。


      “不是这样的哦,你该道歉的并不是我啊。况且,你的方式也错了,要这样才行。”


      理事长举起右手食指微笑着说完,竟走到她的身前,单膝跪下,一手扶背,一手毫不嫌脏的拉起她还沾有灰尘的右手,温柔慈爱:“同学,很抱歉我的学生撞倒了你,希望你不要因此怪罪他。请问你还好吗?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雪修僵了一瞬,然后摇了摇头,眼里尽是感动。


      虽然早就对浅野学峯的作风有所耳闻,但亲身经历还是不禁有点瘆的慌。


      “没事就好,祝你们能在椚丘学院拥有快乐的学习生活。”


      理事长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他温柔的拉起雪修的动作惹得人群一阵阵低语。


      “我早有耳闻理事长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没想到确实如此……”


      “这么爱护学生的老师真是不少见,我们能在椚丘学院上学真是太幸运了……”


      “对了,理事长老师刚才说的E班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啊,这个我有听说过的……”




      理事长微笑着接受学生们的一切认知,眼底的光芒深不见底。


      看来,他开了个好头。


      理事长转身离开了,他知道那些学生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和发酵那些信息。



      雪修看了一眼仍然低着头的男孩,转身悄悄离开了,她实在不想成为瞩目的的焦点。


      钻出重围的瞬间,她深呼了一口气,仰起头的刹那越对上了一对意想不到的双眸。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随便,一个相遇,一次对视,一个擦肩,一个开始。


      我看到了他。


      我看到了她。


      我看到,他金色碎发下的,宝石般紫艳的双眸。


      我看到,她棕色长发下的,曜石般黑亮的眼瞳。


      我看到,风吹散了他璀璨的发丝,显得更加英姿飒爽。


      我看到,风吹起了她工整的裙摆,显得更加乖巧动人。


      但他们只是相视一望,便没有任何留恋的继续进行自己的道路。


      擦肩的瞬间,两条平行线就此相交。


      直到错身过后,她才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


      而他,却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下脚步。




      I am watching you .
      她在心中默念。


      收起回复
      4楼2015-05-09 15:33
        …2…
        “我当然会跟紧你。”



        铛——铛——


        校园的钟声已经敲了九下,感觉好像敲打的是自己的心腔,让雪修有一瞬间的恍惚。雄浑的余音在每个人耳边死命缠绕着,久久不散。


        时间已过巳时,再过半个小时便是开学典礼的时间了。公告栏前层层叠叠的学生开始井然有序地向礼堂进击,虔诚的好像是朝拜的信徒。


        雪修也混在他们中间,眼中除了同样的虔诚,还多了一分晦暗不清的神情。


        礼堂内是何等的广阔明亮,一尘不染的地板,朴实气派的讲台,金碧辉煌的水晶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严谨雄伟,却又不小心般隐隐透露着奢华的气息。


        真是符合浅野学峯的作风。


        震撼之余,新生们又自主按着班级分成5组,每组分男女两列。


        雪修安静的站在1—A组女生的中间位置,不突出,不显眼,比同龄人稍微矮小的个头让她像一个小草隐藏在森林之中。


        隐藏的越是深的匕首,攻击时就越是出其不意。


        这是千夜雪修,隐藏者k历来的信仰。


        “嘿,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熟悉的声音让她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后任命的转头对刚才意外认识的男孩笑了笑。


        “真巧。”没想到你这种人也可以在A班。


        “啊啊,我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巧哦,当时看你就觉得你这种女生绝对是要上A班的,优秀的气质都发散出来了呢。”男孩自豪的用手抹了抹鼻子。


        “是吗……”雪修对于男孩的夸奖内心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意思,不自觉的流露出特殊的气质,是一个隐藏者最大的失误。


        她实在不想和男孩再说几句话,不仅会引人注意,而且他看似鲁莽单纯,但却粗中有细,热血只是一个招摇的幌子而已。


        这个人,很危险。


        “同学们,静一静……”


        在她听来,这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嗡里嗡气的声音简直就是天籁。


        瞬间,礼堂内所有的学生都缄默的把目光投放到讲台上,准确的说,是讲台上一个大腹便便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身上。


        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他制造出的肃穆气氛,又挺了挺本就圆滚滚的肥胖肚子。




        “我田口坂村宣布——椚丘学院第23届新生入学典礼兼开学典礼,现在开始!”


        “下面有请教导处主任郁南高光代表教导处所有老师进行思想点拨演讲!”


        雪修在台下静静的听着,黝黑的双眸不再有波澜不惊,而是和其他新生们一样露出些许好奇,些许期待。


        不能再露出什么破绽了。


        郁南高光的讲话无非是环绕着“必须努力学习,否则会变成E班那副样子”的主题进行的,随后上台的其他教师的演讲也都大同小异。


        逐渐的,所有新生的眼神都变了,ABCD班的眼神变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充满着强者的骄傲与坚定。E班的眼神变得恐惧空洞,灰暗无光,充满了弱者的自卑与无助。


        雪修表示,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是这些老师只会压榨弱者的行为还是让她很不屑。


        敢于和强者挑战的人才算是强者。


        “接下来又请在升学考试中一举夺得佳魁,以五门学科满分的成绩考入椚丘学院的1—A班浅野学秀同学作新生代表讲话!”


        一抹金色照进了雪修的黑眸,好象黑夜中的篝火,倔强着闪烁着,尽最大的力量绽放出极致绝色,直到生命消失殆尽。


        “很高兴可以成为椚丘学院的一份子,我相信只有在这片精英云集的森林中,雄鹰才得以被激发潜能,翱翔于苍穹之间,睥睨芸芸众生。


        “每个人都是鲲鹏,现在的弱小只是体内的力量还没有觉醒。只要一心向着强大,就有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强大。但是,斥鴳就算再强大,也仅仅只能盘旋在蓬蒿之间吧?


        “追求的河流中会有安静的湖泊,也会有湍急的瀑布,这些安详与困境都是必经的历程。只要我们心中有必胜的信念,心中有刻苦的精神,就一定能在绝境中看到希望。


        “失意虽是人生常态,但是绝对不可以小看或忽视。结果交给时间,抗争交给自己。失误只是懒惰的衍生物,而那些一味懒惰的家伙,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广大的新生们,你们无须畏惧,因为我,浅野学秀会在你们面前披荆斩棘为你们开辟一条通往成功的路,和我一样想获得成功的话,就请跟紧我的步伐。


        ……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的去倾听,去注视一个人。


        台上意气风发的少年才像个真正的胜者,言谈优雅,吐字铿锵有力,眼神中流露着的无所畏惧的光芒很好的掩藏了深处的张狂野心,大方得体的举手投足显得他更加气宇不凡,让人不得不和他拉开一段追不上的距离。


        就算曾经看过多少张他的照片,听过多少段他的录音,研究过多少遍他的录像。他的形象都没有如此鲜活的呈现在她的面前过,她终于明白,以前对他的一切认知都不过是沧海一粟,它们在他的照耀下显得苍白无力。






        浅野学秀

        她露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

        我当然会跟紧你。


        回复
        5楼2015-05-09 15:38
          存稿发完了罒ω罒我知道我现在肯定特别欠揍,本文周更。


          回复
          6楼2015-05-09 15:40
            班花学秀临摹= ̄ω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5-09 18:27
              前排艾特小伙伴们(づ ̄3 ̄)づ
              @绎然无言

              @翼雪蝶舞
              @_南月听雪
              @东皇无
              @A班浅野学秀
              @_蓝忆_
              @空虚庭园












              收起回复
              12楼2015-05-10 15:00
                …4…



                “我只能活在你的影子里。”



                风起,椚丘校园旁边的阔叶林木苍翠欲滴的树叶层层叠叠的涌起,相互摩擦发出清脆的“擦擦”声。


                而在他们中间站立着的女孩冷肃干练的模样却和这生机勃勃的气氛显的格格不入。


                “Hi,my dear kid!~~”


                “……Mother。”她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对面热情洋溢的女人。


                “哈哈,K还是那么干练啊,母亲我好高兴。”对面的女人似乎在笑,花枝乱颤的样子。


                “您过奖了。”女孩没有太多表情,只是习惯性的客套了一句。


                “K,这次的任务进展的还顺利吧?”女人突然就卸掉了之前的热情,笑容好像泼出去的水眨眼间就不见了。声音变得冷厉肃穆。


                “托您的福,还算顺利。目前为止已经和浅野学秀接触两次,初步判断其特征基本和曾经的情报符合。但是目前来看,以前的情报远远不够,很多地方都有漏洞和死角,这不太方便工。作。吧?……”女孩故意把工作咬得死紧,隐隐透露着不满。


                “……我知道了,这次情报的不足的确是我们的闪失。但是……”对面的女人莞尔一笑,温暖无害却让女孩遍体生寒。


                “我们有你啊,K。你们隐藏者不是最适合收集情报的吗?”


                “那么,你要多少?”


                “不多哦,一个磁盘而已,对你来说只是小意思吧?”


                “您太抬举我了。”


                “两年哦。”女人笑着摇了摇她修长的双指。


                “我给你两年时间,还请K务必完成。”


                “还真是慷慨啊,Mother.”女孩苦笑了一下,轻轻撇了撇嘴。


                “我记得你为了完成上一个任务不是甘愿被目标家收养了三年吗?上上个任务好象是在小学门口卖花卖了近
                一年才得以勾起目标的同情心吧?上上上个任务……”


                “我知道了,Mother。我一定会按时完成任务的。”


                “知道就好,my dear kid.”女人轻轻吐出这恶魔的晚安般的爱称,眼睛微微眯起,掩藏不住透露出的危险光芒。


                “……还有一件事我想确认一下,这名字是怎么回事?”


                “嗯?你难道不记得了吗?这是例行惯例啊。取和目标读音相似的名字,让你时刻记住自己隐藏着的身份,
                不忘记自己的职责,不忘记自己的目的,想到他就会想到自己,想到自己就会想到对方,真正做到……”


                “这些我都知道,Mother。”女孩有些怨念的打断了女人滔滔不绝的势头,


                “我只是想说,你给我取这么玛丽苏的名字真的好吗?”


                “……嘟……嘟”


                雪修目送着女人好象冰山被泰坦尼克号撞了一样裂出缝隙的脸消失于手表上的终端,长长出了一口气。


                时间有时毫秒都价值千金,有时千百载也不值一分钱。


                他们认为,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但只有她工作的时间才是有价值的,其余的时间都是浪费,是辜负,是亵渎,是毫无价值的垃圾。


                虽然至少在从前,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她却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当人生缺少了真情,迷失了方向,只剩下无谓的模仿和伪装,那它还叫人生吗?又或者只是人心贪婪虚伪险恶而衍生出来的道具?


                她自从记事起好像就从来没有做过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决定,加入家族,成为隐藏者的一员,完成一个个任务……这些都是迫不得已,又或许是自己心甘情愿去完成的?


                屈服于淫威世俗,甘愿丢弃思想灵魂的自己,还算是一个真正的“人”吗?


                雪修将额头抵在一棵粗壮树木的树干上,埋着头好像在哭。


                她背后就是万丈夕阳的余晖,但她却连一步也无法涉足啊。


                ……


                时间过了多久?几秒?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


                她已经没有时间的概念了。


                “千夜同学,好巧在这里遇到你。”


                雪修闻声抬头,黑亮的眼眸中映进一片闪烁的金黄。


                “真巧。”她安详的笑了笑,眼神深不见底。“没想到浅野君这个时间还会到学校旁边的树林采风。”


                “彼此彼此。”


                他们笑的人禽无害,一时间竟然是相顾无言。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他逆光站在她的面前,有意无意的为她挡住仍然刺眼的余晖,淡灰色的影子笼
                罩住她瘦小的身躯。


                这简直就是讽刺,因为我只能活在你的影子里。


                “时间不早了,千夜同学。我们出去吧。”


                “辛苦你了,浅野君。”


                雪修在回去的路上故意把步子拖得很慢很慢,但是浅野学秀却相当体贴的同时放慢了步伐,让她足以跟上他的速度。


                一路上两人竟然心照不宣地没有过问对方在树林里的原因。


                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但是,这一切的美好,恐怕都延续不到两年之后吧。


                她都习惯了,这一点也不可惜。


                真的,一点也不可惜啊。


                可是,为什么明明如此,自己却还是忍不住隐隐心痛呢……


                回复
                32楼2015-05-15 23:17
                  @翼雪蝶舞 @_南月听雪 @东皇无 @A班浅野学秀 @_蓝忆_ @空虚庭园 @绎然无言
                  @love向井户爱花
                  @Miku酱小童鞋
                  @闲池小阁
                  @罪犯9523
                  @X呆呆的黒祈X
                  @阻绝者


                  收起回复
                  33楼2015-05-15 23:20
                    毁了一张小插图,不过目测此情节要在很久很久之后有→_→(乱棍打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05-16 16:05
                      头发又描粗了一点,正在纠结要不要上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5-05-16 16:09
                        用手机软件上了色→_→各种丧心病狂→_→阴影高光被窝吃掉了→_→
                        有时间再用彩铅上→_→感觉好中二是我的错觉吗→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5-05-16 18:23
                          小伙伴萌酷爱来看看文(づ ̄3 ̄)づ
                          @翼雪蝶舞 @_南月听雪 @东皇无 @A班浅野学秀 @_蓝忆_ @空虚庭园 @绎然无言
                          @love向井户爱花
                          @Miku酱小童鞋
                          @闲池小阁
                          @罪犯9523
                          @X呆呆的黒祈X
                          @阻绝者
                          @带刺的蘑菇头
                          @唯锦吾命Smile


                          收起回复
                          47楼2015-05-17 15:41
                            注意注意!由于开学楼主就月考所以这周停更!下周正常更新!注意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5-06-07 12:00
                              没更就没人T^Tup自顶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5-06-08 11:11
                                默默望﹉真的是太惭愧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5-10-25 20:06
                                  此大号长弧,每次登陆都上百人催更【此人坑多】小号每天上但是没人理……现在艾特小号粗来给你们玩,主题回复都是所有人可见,里面都是我写的,不同的文。
                                  具体有黑塔利亚同人和dnf同人,字数多【虽然都是坑】,自我感觉都比这篇写的要好,括弧dnf那篇其实才是我真正的文风。
                                  好奇的亲可以去看看以免文荒,我其实一直在填坑填坑啊只是坑有点多了!!昨天数了数我tm有七个中长篇两个个段子楼啊!!夭寿啊!!
                                  这辈子我尽量填完qwq
                                  @九卿名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6-02-10 19:36
                                    …7…


                                    “从此患难与共,同生共死。”





                                    柔和的阳光如水般漫进整个屋子,零零散散的年轻眷侣安静坐下,相旧相依着眺望美好到令人动人的时光。


                                    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里落满了微微融合的暖光,忽明忽暗地灿烂地闪烁着,目光中倒映的女孩低着头,几缕清棕色的发丝滑落脸庞,却浑然不觉。


                                    雪修抿了一下唇,深深吸入一口气——仿佛这样就能下定决心一样,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坚定目光看向他,身前画有精致花纹的白摩卡咖啡正袅袅地冒着热气,蒸腾出半透明雾色的花。


                                    “可能你不会相信,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耐心听我说……”


                                    终于要开始了么。


                                    “有人,要暗杀你。”


                                    终于可以坦白了么。


                                    “而且名义上,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终于……可以解脱了么。


                                    原来上午可以这么难熬。雪修硬着头皮一点点讲着组织的故事,暗杀的故事,本以为学秀会大惊失色,至少会惶恐不安,可是他没有。


                                    那双烟紫色的眸子,依旧清晰平静。


                                    “有趣。”
                                    他这么说,嘴角轻轻咧上一边像一只狡猾的猫。


                                    “无比荣幸我有一个这么强大的战友,但是有个问题我很好奇……为什么是我?”


                                    一针见血。


                                    “我不知道……”女孩呢喃着看向窗外远方,外有新燕刚刚归巢。


                                    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明明可以一个一个如数家珍地清点他的独特,亦或者打马虎眼讲讲天时地利的渊源。但是她没有。


                                    内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呐喊,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就像是他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攻击不予回击,反而选择拉住他一样。


                                    她也选择拉住他。


                                    那怕失足就是挫骨扬灰,万劫不复。


                                    “好吧,”学秀轻轻摇了摇头不再追问:“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现在的情形只能拜托你了吧,千夜同学?”


                                    “叫我雪修就好了……”不知为何她坦白后对这个名字总有一些些尴尬的抵触:“从此患难与共,同生共死。”


                                    “怎么听起来像是结婚誓词。”学秀忽然噗哧一下笑出来,常常板着老成扑克脸的娇小女孩故作严肃的神情莫名戳中他的萌点。


                                    雪修万般无奈地看着浅野学秀此时还尚显孩子气的举动——明明是性命关天的生死大事,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但是嘴角,却也不受控制的轻轻勾起。


                                    就好像她刚给他讲过一个好玩的故事。






                                    =====================tbc=======================================
                                    码的有些吃力……太长时间不回归手都生了,现在有事要离开,等有时间再补上。


                                    回复
                                    174楼2016-07-07 13:06
                                      我就是顶上去看看撤没撤精……捂脸).


                                      收起回复
                                      189楼2017-01-20 22:02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第八章……进度调快,女主摊牌(其实并没有
                                        信息量巨大的一篇…wodema我把女主写的太坏了你们不要不爱她……(喂x




                                        …7…
                                        “从此患难与共,同生共死。”
                                        柔的阳光如水般漫进整个屋子,零零散散的年轻眷侣安静坐下,相旧相依着眺望美好到令人动人的时光。
                                        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里落满了微微融合的暖光,忽明忽暗地灿烂地闪烁着,目光中倒映的女孩低着头,几缕清棕色的发丝滑落脸庞,却浑然不觉。
                                        雪修抿了一下唇,深深吸入一口气——仿佛这样就能下定决心一样,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坚定目光看向他,身前画有精致花纹的米白摩卡正袅袅地冒着热气,蒸腾出半透明雾色的花。
                                        “可能你不会相信,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耐心听我说……”
                                        终于要开始了么。
                                        “有人,要暗杀你。”
                                        终于可以坦白了么。
                                        “而且名义上,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终于……可以解脱了么?
                                        原来坦白一切是这么煎熬。雪修硬着头皮一点点讲着组织的故事,暗杀的故事,本为学秀会大惊失色,至少会惶恐不安,可是他没有。
                                        那双烟紫色的眸子,依旧清晰平静。
                                        “有趣。”
                                        他这么说,嘴角轻轻咧上一边像一只狡猾的猫。
                                        “无比荣幸我有一个这么强大的战友,但是有个问题我很好奇……为什么是我?”
                                        一针见血。
                                        “我不知道……”女孩呢喃着看向窗外远方,外有新燕刚刚归巢。
                                        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明明可以一个一个如数家珍地清点他的独特,亦或者打马虎眼讲讲天时地利的渊源,但是她没有。
                                        内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呐喊,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就像是他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攻击不予回击,反而选择拉住他一样。
                                        她也选择拉住他。
                                        那怕失足就是挫骨扬灰,万劫不复。
                                        “好吧,”学秀轻轻摇了摇头不再追问:“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现在的情形只能拜托你了吧,千夜同学?”
                                        “……叫我雪修就好了。”不知为何她坦白后对这个名字总有一些些尴尬的抵触:“那么,学秀君。从此患难与共,同生共死。”
                                        “怎么听起来像是结亲誓词。”学秀忽然噗哧一下笑出来,常常板着老气扑克脸的娇小女孩故作严肃的神情莫名戳中他的萌点。
                                        雪修万般无奈地看着浅野学秀此时还尚显孩子气的轻松举动——明明是性命关天的生死大事,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但是嘴角,却也不受控制的轻轻勾起。
                                        就好像她刚给他讲过一个好玩的童话故事。
                                        ……
                                        挥挥手送走了一路叹气的女孩,学秀不忘微笑着嘱咐一声快考试了请加油复习。回过身之后脸上的表情却像冰一样——虽然早就做好了最糟糕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听到自己将于一个月后被暗杀的消息任何人都不会有好情绪的。
                                        “我说,你们到底还要躲多久?”
                                        弯腰一把掀开咖啡店某个人用来挡脸的报纸,哗啦啦的响声把躲在报纸后的男孩们吓得一惊。
                                        “下午好?榊原莲同学和荒木铁平同学。”
                                        “诶嘿,浅野君?好巧啊哈哈在这里遇见你……啊,对了,话说那个女孩……”
                                        “没有什么女孩,你看错了吧。”
                                        “……是,是。”榊原莲一副“都是兄弟我都懂得”的表情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看着难得有些冒黑气的学生会长大人不觉产生了些玩味:“要我说啊,这女生一定来头不小,毕竟敢叫你名字的除了理事长大人就只有她了吧?嘿嘿,你说是不是啊,学?秀?君?”
                                        “榊原同学,快就此打住吧……”
                                        戴着眼镜的微胖男生看着面露杀意的学生会长大人知时务地拉住了热爱作死挑战浅野学秀下限的学生会书记大人。忘了说,他自己虽是身为放松部部长,热衷挖掘各类劲爆新闻。但是浅野学秀这个雷区他是真的不敢趟——如果他还不想放松部被革新为回家部的话。
                                        “不过,浅野同学,还请你听我一句谏言。”
                                        荒木铁平扶了扶闪着冷光的眼镜,一向擅于打圆场的他此时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那个千夜同学,有问题呀。”
                                        ……
                                        三个少年挤在一起看着荒木铁平不知从那里变出来一台笔记本电脑,荒木的手指飞快的敲打着键盘,眼镜片上是屏幕反光的飞速滚动的串串英文和数字符号。
                                        “找到了……”
                                        “x年x月x日A市报道……给我看看。”榊原莲眼疾手快地一把揽过笔记本独占起来,引来学秀意料之内的些许不满。
                                        “……喂榊原!!”
                                        “咦,这是什么……小泽玛莉亚川岛枫……哇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其实你还是个闷骚啊荒木同学~!”
                                        “////不不不请把它还给我!!!不要看啊啊啊啊啊啊!!!”
                                        ……我都在担心些什么啊。
                                        学秀用力地把脸埋进手里,十分庆幸没穿校服,或许是今天做出的最明智的选择。
                                        “咳咳,我们重新开始……”
                                        满脸不知是羞得还是气的红晕让荒木铁平看起来一点都不镇静,经过几次严密的检查,他小心翼翼地指了指一个普普通通的文件夹,说:“就是这个。”
                                        学秀抢先一步用鼠标点开,几份事先扫描进去的新闻页其貌不扬地摆在那里。其中比较大篇幅的报道主要内容是一个官员人家惨遭失火和毒气泄漏,一家四口似乎只有一个女孩幸免于难。而他们所住的豪华阁楼也在一夜间连同财产一起化为灰烬。
                                        “真是灾难……”榊原莲收起嬉笑的表情,眼神变得沉重起来。“不过亏他们的小女儿还能从这种事件中逃出来,真是奇迹。”
                                        “那不是他们的女儿,”荒木铁平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声音竟然也有些颤抖:“那是他们收养的孩子,据说是男女主人很喜欢,也一直想要一个女孩所以才留下的。他们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
                                        学秀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一丝不祥的感觉盘旋于他的脑海当中。难道……“就是她做的吗?杀人防火之事。”
                                        “警】察也怀疑过,可是她的确有不在场证据,周围的邻居都出身证明她是无辜的,调查也什么都调查不出来……因为有保护未成年人的法案,所以连名字和照片都没有被报纸记录。可是你们看这里。”
                                        鼠标在一幅着火的房子的照片的某个黑暗处绕着圈圈,荒木一点点把电脑的亮度调到最大。
                                        在那里有一个女孩不太清楚的侧影。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浅色短发,步履匆匆着掠过,却偏偏表情漠然,眉眼一如……
                                        千夜雪修。


                                        喉咙好像被一个拳头扼地堵住,浅野学秀的瞳孔剧烈地颤抖着。


                                        回复
                                        190楼2017-01-23 2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