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赤命吧 关注:559贴子:6,213
  • 3回复贴,共1

【转载】王者戏服,孤芳自赏,奴隶称王,千古绝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幽幽之溟
鬼方赤命人物评传:
王者戏服,孤芳自赏,奴隶称王,千古绝唱
戏台上的风光,总有曲散人终的时候,王者的争斗,总有回归平凡的一天。不论鬼方赤命如何努力,唱得再好,跳得再棒,演的再出色,人们也始终只会记得戏台上的他,威风凛凛、霸道异常,众人屈膝臣服,而台下的鬼方赤命呢。

命运无情的嘲弄着他,因为他是奴隶,连身份跟自由都没有奴隶。简单点说,就是贱命一条。

这种差距一直在噬咬着他的内心,而唯一的满足和平衡,就是他重归戏台的时候。终于,有一天,他慢慢找回自信,他相信,虽然他不是天生王者,却是最好的王者扮演人,戏子也可以演一出真正的王者霸业,演一出最惊心刺激的史家绝唱。

如果可以,那么鬼方赤命愿意一直呆在戏台上,一直唱下去,一直演下去,就像一场不会醒来的梦,就像一壶饮不尽的酒,只有不断的去回味,不断的去品尝,才能忘记这一直想掩埋的痛苦。

奴者,贱命一条。他一直都记得这句话,但是他从不会向世人屈服,像那些卑躬屈膝满脸媚态的奴仆一样,低头认输。

自古以来,王者将相宁有种乎,当他知道自己摆脱奴者命运的时候,他是由衷的高兴,他打心底感激这位有情有义的兄弟。当他知道自己要离开喜欢的戏台的时候,他却又是郁郁寡欢,失心落魄。

终究还是一场空,在新月城的日子,他偶尔也会怀念戏台上的日子,在那里,他是一名穿着戏服的王者。

直到有一天,山雨欲来,天地变色。他的努力获得了回报,能力得到了肯定,转眼一瞬,身前的他离真正的王座只有一不之遥。

可是横在这之间的,却是无尽的山峦和黑暗的深渊,友情竟然成了最后的障碍,成了他跟王座之间最难以跨越的屏障。

他颤抖了,这是来自内心的颤栗,因为他太明白,太了解自己了。一直以来,贱人可以得到天日,是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如今把这么一份大礼,美味佳肴放在他的目前,他就是趴在地上,学着狗去啃这块骨头,他都愿意。

由此,他感谢三贝,出自内心真正的感激,他太想当一名王了,一名真正的王。就像在戏台上,他一直演的王者一样,他盼着这一天,盼到心泪都流干了,盼到精神病都快要发作了,上天垂怜,原来这个真的不是梦。

然而梦幻泡影,一切恍如昨日,回归起点,他又摔倒了,而且这次比以往更加的不堪。

我当王不好吗?他一直不断问着自己,三贝给了他所有的一切,他是否应该报答他,答案是肯定的。但为什么他要做一只白眼狼,宁可忘恩负义,也要实现这虚假的梦。他为什么要抛弃了自己的兄弟,只图一己之快。

我当王不好吗?当你杀了我的时候,我反而有一丝释然,因为内心沉重的负担终于有一丝缓解。即使如此,为了当一名不痛快的王者,他也是甘之如饴。

所以他死了。。那一天。。他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所以他又回来了,原本以为他会很生气的,当他望着三贝那一张熟悉的脸,听着他温润如玉的声音,他心里忽然软了下去了。

这是他的兄弟,他一直都是这么告诉着自己。但是为什么三贝能狠下心来杀掉他。

既然王只能由一位来当,而且只能由鬼方赤命来当的话,那么我只能把你的脸刻在我的身后。这是为了告诉自己,这王者的背后,也有三贝你的一份,也是为了告诫自己,这王者的霸业,一定会由他发扬光大。

纵然失去了友情,失去了生命,但是幸运的是,王位依存。而鬼方赤命会是一名最优秀的继承人,一名真正的王者,正如他在戏台上演的一样。

所以称王的那一天,他穿上戏服,就像伶人一般。但是这曲戏幕什么时候会结束,为什么他会走不出这个戏台,为什么这么久了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梦里寻他,蓦然回首,那人却在自己身后。以前的故事,如果影子一般,啃噬着他。摆脱贱命的鬼方赤命,如同自饮毒药,忘了友情,却让他更加疯狂,让他在王者争斗中,更加尽心尽力。

有时候,他望着血红的囚笼,调戏着已成枯骨的鸟儿,在想,里面囚禁的到底是三贝,还是他自己。想当初,两人在戏台上,演一出争斗,演一场王者,演完了之后,大家还是好朋友,好兄弟。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回头路,所以他只好将两人的命运永远的捆绑在一起了,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戏者称王,不图霸业,征战天下,不问江山,只为台下那一句
“唱的好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5-05-14 16:13
    写的真好!!!剧里那段没看明白的……竟然也懂了……


    收起回复
    2楼2015-05-15 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