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冉冉吧 关注:18贴子:522
  • 18回复贴,共1

【Rr.an】消失的爱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ω・`)楚路存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5-16 09:38
    2020-02-26 06:32 广告
    「1」

    桌上的花瓶倒了,水蜿蜒着,流过原木的桌面,在阳光中沿花瓣淌下滴答

    今天的风并不大,吹不倒花瓶,或许是鸟曾误入了他们的家,空气里微尘仿佛在窃窃私语,

    他说,我。

    路明非转头时,水已经要流尽至地面上,汇聚成小小的一滩,花也落到水里,泞烂了,潮湿着,像他红肿的眼一样难看

    这是楚子航消失的第三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5-16 09:51
      他刚刚哭了

      路明非以为自己怎么的也能撑个百八十天,可是只要一想到楚子航那张冷冰冰的臭脸现在不知道也许在哪里对着别的人哭泣或微笑,他就觉得眼泪已经堵住心脏漫溢到咽喉不得不流出眼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5-16 09:55
        难堪又憔悴的自己,还出现了幻听

        路明非总觉得风里有个人说我回来了,但是转过头只看到倒地破碎了的花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5-16 09:58
          他把脸胡乱在沙发抱枕上擦了一把,慢悠悠的挣扎起身,去收拾那堆狼狈
          破碎的玻璃片模模糊糊的,折映出他红肿的眼憔悴的脸,下巴甚至还生出了青青涩涩的胡渣,那样陌生的让路明非觉得那根本不是自己,更应该是哪个死去的怨妇附了他的身
          忽然好像真的有个人在他身后,用某种怜悯又哀凉的眼神注视着他
          他说,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5-16 10:25
            「0」
            男孩耳边男人在窃窃私语

            我哪也不会去

            我就是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5-16 10:40
              路明非又猛地转过头去,还是风,即使窗只开了小小的一角,沉闷的屋子里风还是渗了进来呜呜作响
              他默不作声的收拾完了碎玻璃,狠狠的扔进垃圾桶里,发臭的啤酒瓶和碎片一起晃当作响

              他回到沙发重新缩起身子对着天花板愣神,脸不自觉也不争气的埋回膝间,大概再过一天,眼泪也能汇聚成小小的水滩,他在里面潮湿泞烂

              你在哪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5-16 10:41
                「2」
                那温暖湿润的触感还在
                在楚子航消失前他们还曾同枕而眠
                被他的舌尖舔抵过的耳垂锁骨,仅仅只是回忆起也会羞耻的战栗
                路明非侧卧在床上,另一侧的枕空着,床单平整,房子里似乎没有过那个人存在过的痕迹
                但楚子航一定是存在的
                他给过的温暖与抚慰这具身体还记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5-16 11:17
                  就像烈火纠缠干柴,火光把灵魂都燃烧殆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5-16 11:22
                    这是楚子航消失的第七天了
                    路明非问过每一个他们共有的朋友,楚子航,楚子航,楚子航。
                    然而谁是楚子航
                    他们说,路明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楚子航这个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5-16 11:23
                      他垂眸去看自己的手,那只手曾被另一只瘦削修长的手包裹过

                      甚至指腹的茧磨蹭过掌心的触感也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5-16 11:26
                        都还在,还在,那些亲吻拥抱甚至每一次的律动撞击的余韵

                        都还在

                        怎么能够否认他的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5-16 11:29
                          「3」

                          楚子航消失的第十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5-16 11:30
                            路明非决定振作起来,好好去回想一下楚子航消失之前有什么不对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5-16 11:34
                              「0」
                              男孩耳边男人在窃窃私语
                              我哪也不会去
                              我就是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5-16 12:12
                                「1」
                                桌上的花瓶倒了,水蜿蜒着,流过原木的桌面,在阳光中沿花瓣淌下滴答
                                今天的风并不大,吹不倒花瓶,或许是鸟曾误入了他们的家,空气里微尘仿佛在窃窃私语,
                                他说,我。
                                路明非转头时,水已经要流尽至地面上,汇聚成小小的一滩,花也落到水里,泞烂了,潮湿着,像他红肿的眼一样难看
                                这是楚子航消失的第三天 他刚刚哭了
                                路明非以为自己怎么的也能撑个百八十天,可是只要一想到楚子航那张冷冰冰的臭脸现在不知道也许在哪里对着别的人哭泣或微笑,他就觉得眼泪已经堵住心脏漫溢到咽喉不得不流出眼眶 难堪又憔悴的自己,还出现了幻听
                                路明非总觉得风里有个人说我回来了,但是转过头只看到倒地破碎了的花瓶 他把脸胡乱在沙发抱枕上擦了一把,慢悠悠的挣扎起身,去收拾那堆狼狈
                                破碎的玻璃片模模糊糊的,折映出他红肿的眼憔悴的脸,下巴甚至还生出了青青涩涩的胡渣,那样陌生的让路明非觉得那根本不是自己,更应该是哪个死去的怨妇附了他的身
                                忽然好像真的有个人在他身后,用某种怜悯又哀凉的眼神注视着他
                                他说,你。 路明非又猛地转过头去,还是风,即使窗只开了小小的一角,沉闷的屋子里风还是渗了进来呜呜作响
                                他默不作声的收拾完了碎玻璃,狠狠的扔进垃圾桶里,发臭的啤酒瓶和碎片一起晃当作响
                                他回到沙发重新缩起身子对着天花板愣神,脸不自觉也不争气的埋回膝间,大概再过一天,眼泪也能汇聚成小小的水滩,他在里面潮湿泞烂
                                你在哪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05-16 12:13
                                  被世界彻底遗忘的人即使是活着也生无可恋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5-16 23:34
                                    我来看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5-05-20 21:08
                                      捉到冉冉一枚,一直期待错眠后面的部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5-20 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