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747,790贴子:37,003,413

【交流】萌哒宣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下小汐,这里是一个温馨愉快的大家庭。大家可以在这里闲聊,品读小说。每周我们会把家庭成员写的好的小说发在这,与大家交流。欢迎加入我们,群号: 454789406,小汐恭候爱小说的你们(๑• . •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5-17 12:43
    “老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她慌忙解释
    “就是你勾引了天宇,的确是有几分姿色。我告诉你,天宇只能娶我为他选的未婚妻,而你连妾都不配,来人,把她带走”
    那夜,林老爷夺走了她的清白,把她卖到了青楼。
    而他好不容易摆脱了烦人的未婚妻,却再也寻不到她
    她恨林老爷夺走她的清白,恨林天宇背弃承诺,满心的仇恨让她在青楼生存了下来。
    “玉儿,跟我回去吧”
    他的呼唤让她仇恨的心有些动摇,她没办法再狠眼前这个自己深爱过得男人
    “我当我的花魁,你做你林家少爷,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请您别在纠缠我这一个下贱的青楼女子”
    “玉儿。。。”
    她推门而出,不再回头
    【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5-17 12:44
      小汐发的,没有标作者的都是小汐写的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5-17 12:45
        【双生】
        他拼命捂着胸口,那里传来的痛似乎要把他淹没,仿佛有一个东西正要钻出来,这样的痛,她,也受过吗?
        ………………………
        “哈哈哈哈,”她如同疯了一般笑着,“罢了,我便赌这一把!”说完,纵身跳下悬崖。
        他,乃武林盟主,为人光明磊落;她,是魔教教主,与他自是无缘。为了铲除魔教,并减少牺牲,他混入魔教,从众多魔教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她最得力的心腹,掌握了众多教中机密。之后……
        他清晰的记得魔教被众多门派攻破时,她的表情。他以为她会震惊,会愤怒,会恨他,却没想到,她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她,早就知道他的目的,也罢,她做魔教教主这么长时间,对不起太多的人,放下屠刀也没什么不好,更重要的是,她,爱上了他。可是她没想到,或许是她根本就不敢想,他要杀她,永决后患。她以为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总会有一点感情的,却没想到……
        “夜瑾墨,你以为你比我好很多吗?呵呵,我作恶时只杀人,而你是诛心!即便我负尽天下,却从未负过你!若活着不能在一起,就陪着一起走向毁灭吧!”她带着恨意跳下悬崖。而她的赌注,还在他身上——双生蛊,中此蛊的两人,若不爱便算了,若一动心,要么白头偕老,要么,便承受噬心之痛。她是那么决绝的女子,在最初爱上他时,就下了此蛊。
        当一段时间后,他第一次尝到了这种痛,其实他早已明白,他动情了,可他不敢也不能承认,他们,终究是对立的。他永远是光明磊落的武林盟主,绝不能让任何人为非作歹,他从来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也许这次他依旧是除恶扬善,没做错任何事,可他,对不起自己的心。
        我们就像双生花,倾其一切总算证明了爱,他轻轻的想,这就足够了。从此,江湖上少了一个侠肝义胆的武林盟主,佛们的菩提下多了一位面容不凡的僧人。
        【双生花,并蒂生长,背对背拥抱,唯一相见,只在凋谢之时。】
        by墨墨 @半暖时光负流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5-17 12:46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暖暖的阳光静静的洒下来,照在书房那对依偎着的璧人身上。
          “念,你给我写一副字好不好?”娇俏少女窝在男子怀里向他撒娇到。
          “好,”萧念对少女宠溺的笑着,“玉儿想让我写什么?”
          “嗯,我想想,”温子玉偏着头想了一会,“那就写‘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吧。”
          萧念一愣,眸中添了几分笑意, “好。”
          萧念执笔,一如他人班温润的八个字就跃然映入纸上。
          “哇,念的字又好看了!”温子玉白玉般的双手捧着字,生怕别人抢了似的,看着她可爱的样子,萧念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玉儿,你为什么要让我写这几个字呢?”萧念明知故问,看着温子玉逐渐变红的脸,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你,你别管了。”温子玉结巴地说完这句话,就抱着字飞一般地跑了,只给萧念留下一个灵动的背影,而萧念终是笑出声来。
            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里面有她,也有他吗。
          雨夜,闪电猛地劈开夜幕,闪过一丝的光亮,又很快消失。
          “玉儿,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要一直在一起吗?为什么你要入宫?”萧念全无平时的温润,向着温子玉咆哮到。
          而温子玉也没有了当初的天真可爱,神情冷漠,看着萧念就像是看着一个不相关的人,“为什么?”温子玉向着萧念逼近,“萧念,也不看看你是谁?你能给我什么?”
          “我可以给你的,什么都可以给你!我的命,我的心,都是你的!”他咆哮着,像是被困住的野兽,“我爱你,玉儿,和我走好不好?”
          回应萧念的,是她的冷笑,“你爱我?可我更爱荣华富贵,更爱无上权势。”
          说完温子玉拂袖离去,独留他跌落在地,心,犹如冬日的雨,冰冷异常。
          许久,萧念抬起头望向温子玉离去的方向,万般悲凉终化作一抹冷笑勾在嘴角,“原来,原来你从来就不曾爱我,你只是爱我家的权势,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你也要弃我而去吗?既然这样,那我就要毁掉你要的一切,要你后悔今日的选择。”
          冰冷的话语中,暖意不在,唯留了那噬骨的恨意。
            时间匆匆而逝,而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
          “玉儿,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吧,领国使者来拜访我们了。”自古最是帝王无情,可这年轻帝王的话语中却分明充满了深情。
          “好。”温子玉应到,脸上满是温柔。
          宴会
          “啪。”
          清脆地响声响起,酒杯从温子玉手中滑落,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皇后,这是怎么了?
          帝王皱眉,眼中满是担忧,“玉儿,你没事吧?”
          “陛下,我有些不适,先下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5-17 12:4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05-17 12:49
              小汐,这群不会写的能进不,进去有人教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5-19 13:50
                她是活泼可爱的鲤鱼精,单纯善良,自由自在。
                原本她的生活会一直快乐下去,可她却遇到了他。
                那日,她在瀑布边嬉戏,试图游上那几近垂直的瀑布。未游上一半,她的尾巴边失去了力气,重重摔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却没等来想象中的疼痛。
                “姑娘,可有伤着?”一道温柔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的头上响起
                她睁开眼,只见自己在一男子的怀里,羞得满面通红,赶紧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
                “谢。。。谢谢你啊”莫名的心动让她说话都打了结。
                看着她这副摸样,他爽朗的笑出声来,“在下龙玉,不知姑娘芳名?”
                “我叫鲤儿,你是龙族的?”
                他点了点头。
                她的心在他就她的一瞬间已遗失在他的身上。
                他似乎没有事,几乎每日都来找她玩耍。她暗地里想着,他不会是喜欢我吧。
                午后,她们坐在水底的珊瑚上,仰头静静看着天空。
                他突然开口,“鲤儿,再过半月就是跳龙门的日子了,你会去吗”
                “应该会吧”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
                “鲤儿,跳过龙门,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她羞红了脸,低头不语,心里却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越过龙门。
                半月后,她饱受苦难,越过龙门。
                她拖着伤痕累累身躯兴冲冲的去找他。
                等待她的却是他手中的剑刺进她的胸膛。
                本就虚弱的她,更加奄奄一息
                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问道,“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已经成为龙族,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我需要你的护心龙鳞救我的爱人”他冷冷道,不似当初般温柔
                “一开始救我,也是你预谋的?”
                “是”
                听到这个回答,她似乎被人抽空了,双眼无神,却还拼尽全力咆哮道“那你可曾爱过我?”
                “不曾,我爱的只有她”
                看着他拔下自己的护心龙鳞,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她觉得自己好傻。
                她的意识开始涣散,没了护心龙鳞的她,魂魄开始一点点消失,从此天地之间再无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5-24 18:38
                  小汐,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5-24 20:10
                    他是皇帝,他是将军
                    他与他青梅竹马。他入皇家学院,他做他伴读。他偷乘取水车逃出宫门玩耍,偷替他担下一切承罚。他登基尚未稳握政权,他主动助他掌权。
                    登基三年,匈奴来袭。他主动请缨挂帅出征,又一次替他解忧。
                    他征战沙场十余载,倦了,累了。只想放空自己,浪迹天涯。
                    他走了,不留一丝音迅。夜半无人,有谁闻熄灯后的金鸾殿阵阵叹息?是什么滴落在金鸾椅上,悄无声息。
                    一年后,新帝登基。得知消息的他心漏了一拍,他......怎么了?
                    回至京都旧居,屋内一尘不染,桌上茶盏仍有余温。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终于回来了,这次带上我可好?”
                    江山故然重要,怎比得上你倾城一笑
                    【拱手江山,为君一笑】
                    by【萌汐家】君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5-31 19:34
                      沐溪五年,
                      天朝皇权发生了变数。
                      那天黄金殿上,
                      她用单手支撑坐在王座上的身体,
                      冷睨着那个即将颠覆他王朝的男人,
                      一阶一阶地走上前来。
                      儿时,
                      她是公主,他是武状元;
                      少时,
                      她依旧是公主,他是将军;
                      现在,
                      她是女帝,而他却谋乱…
                      皇袍下的手微微颤抖着:
                      “是朕看走了眼…”
                      男人笑:
                      “不站在这最高峰,
                      你又如何只属我一人!”
                      此后,宫里没了女帝,
                      只有一位娇媚倾城的皇后。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
                      by【萌汐家】公玉倾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5-31 19:35
                        永和六年,先皇驾崩,太子沐宸继位。
                        养心殿中,沐宸刚刚处理完政务,揉了揉早已酸胀的太阳穴,长叹了一口气。
                        沐宸走到窗边,看着满园春景,几个未到及冠之年的弟弟在御花园中嬉戏打闹,心情却越发沉重了。
                        想起幼年,自己与墨珏在这御花园中习武练剑,整日形影不离,可如今却。。。。
                        就在这是,一把匕首抵至喉间,一股熟悉的淡香传入
                        沐宸并没有诧异也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到“墨珏你来了”
                        持匕首的手抖了抖,很快便镇定下来“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的味道是改不了的,你要刺杀朕吗?”沐宸依旧淡淡道,仿佛在诉说着无关紧要的事
                        “我要这天下,要你所拥有的一切”墨珏激动的咆哮着
                        “你和你爹一样野心勃勃啊。也罢,只要你想要,这江山给你便是”
                        墨珏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沐宸已推开匕首,走了出去。
                        似一阵风般,沐宸又被带了回来,禁锢在墨珏的怀里,只觉耳畔传来温热的气息,“沐宸,我还要你做我的皇后”
                        说罢便欺身而上,狠狠吻住他的唇
                        【拱手江山,为君一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5-31 19:36
                          平凡的心碎爱过谁
                          转眼秋末冬初,落地枯黄腐败的落叶。
                          她站在河畔,感受这如寒冰般刺痛的风。
                          看着河畔她的倒影,原本光滑细致的脸上频添了些许皱纹。乌黑亮丽的青丝也夹杂着白发。
                          手抚上已历经沧桑的脸,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时光过得真快啊,转瞬已二十年了”
                          似自言自语,似对岸边孤立在那的墓碑感叹。
                          她走到墓碑边,抚摸这碑上的名字,萧南
                          “萧南,若当初你不下山,是否一切不会发生了呢”
                          记忆似洪水般涌了出来,
                          他本是她爹的关门子弟,从小二人青梅竹马。
                          “萧南,你干嘛去?”看着正欲下山的萧南,她很是疑惑
                          “师父让我下山办事呢”
                          “那你记得给我带点集市上的新鲜玩意儿”
                          他的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知道啦,贪玩鬼”
                          就得那次下山,他遇到了那个女人,那个让他可以放弃生命的女人。
                          也是在这条河畔,她的剑指向他的心口
                          “萧南,你真愿为那贱人死?”她怒气冲冲,你是我的,为什么要爱上那个贱人
                          “沐儿,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感情的事勉强不来”他的话里带着歉意
                          “那好,就用你的命来还吧”她的剑向前刺了进去,他的胸口瞬间浸染妖艳的红色
                          她慌了,丢下剑扶住他,“萧南,你为什么不躲?”
                          “因为这是我欠你的”他断断续续的说着,气息要越来越微弱
                          “别说话,我带你去找郎中”
                          他却再没了回应。
                          她把他安葬在这河边,自己也住了下来。
                          不曾想,已过二十年。
                          她对着墓碑喃喃道,“萧南,如果能重来,我一定祝你和她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6-07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