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吧 关注:43,625贴子:201,736

经典灵异故事短篇合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能坚持吗啊?~~~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7-12 09:44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一个说: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听说那里闹鬼,很凶的。

    一个说: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吗?

    一个回答:有,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个再问:只是什么?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个尖叫道: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听到这样的事情,加上丰厚的奖金。不由地跃跃欲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7-12 09: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7-12 09: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7-12 09: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7-12 09:46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说: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我回答:听说了。那么,真有鬼吗?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只是,她是个瞎子。我不由地叹息。

            问道:真的有鬼吗?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很多的……

            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KB的表情。忽然将话刹住。没有再说下去。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王校长。他向我点点头。坐了下来。

            他说:我来看看伏老师。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7-12 09:48
              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见他们走进校园北面的一座寝室一样的大楼。我还想再跟上去。被一个人拦住了。

              张若水。他低着头。我只看见他惨白的脸颊。

              他慢慢的说:老师,在这里,好奇心不要太强……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这个学校,处处透露着诡异,KB压抑着我。

              好象一团乱麻。

              我回到了教师休息室。这里有着一套套很周全的设施。我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没有关灯。便慢慢的陷入梦乡。

              在梦境之中,恍惚有着一个很重的东西压着我。不能够呼吸。又睁不开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7-12 09:49
                我使劲的用力挣扎着。

                最后,猛地醒过来。四周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到处一片黑暗。

                我静静的坐在床上。忽然,好象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样冰凉的僵硬的东西。象是,死人的手。马上又缩了回去。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然后,久久的都没有动静。我又慢慢的睡了过去。

                次日起来。已是中午了。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几位老师。

                我数了一数。除我之外,只有四个。

                我清楚的记得,进来的时候,是有着六位老师的。

                其他的老师也发现了这点。脸色马上都变的煞白。这时,王校长走了进来。他象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样的。

                阴阴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每次进来的老师,都只能够出去一个。其他的,都会失踪。你们,好自为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7-12 09:51
                  有人的.我在看


                  回复
                  11楼2015-07-12 09:58
                    最爱看短篇的故事!加油


                    收起回复
                    12楼2015-07-12 09:59
                      渐渐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耳边慢慢的只剩下二种脚步声。一种呼吸声的时候,我被一双冰冷僵硬的手拉住了。就是昨晚的那双。

                      刹那,恐惧,绝望抓紧了我的喉咙。但是,我始终,没有出声。也尽量的屏住了呼吸。

                      许久,那双手放开了我。我晕了过去。

                      老师,老师,你醒醒。

                      我被一阵摇晃晃醒。周围围满了我的学生。秋芳关切的看着我。

                      我还是在那个沙发上。四下有了一点点的灯光。奇怪的是。地上没有死去的老师的尸体,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我做了个梦一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7-12 10:00
                        看看表。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和昨天一样的我上了课。

                        再睡了一觉起来。心里想,已经是第三天了。

                        走了出去。沙发上只坐着一个脸色惨白的老师。

                        只有一个。

                        我们默默的坐在一起。她是一个女子。名字我记不起来了。只是中间有一个玲。

                        玲忽然哭了。我抱住了她。在绝望中间,二个人的距离变的很近很近。

                        我们拿着蜡烛走进那几位老师的休息室。只见被褥整整齐齐的放着。象是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的一样。

                        他们,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象是以前那些人一样。

                        消失的无影无踪。

                        玲崩溃似的滩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她说:我昨天杀了一个。杀了一个。将水果刀捅进他的躯体。但是……

                        她抬起双手。

                        但是,却连血都没有……

                        我无声的抱住了她。在这个时候,我实在不忍心再责怪她的罪行。

                        她狂野的吻住了我。我没有动。任她近似疯狂的扯开我的衣服。然后,她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我。她说:我怕。

                        在恐惧和绝望的深处,我别无它*。于是,只好用欲望来抒发着一切压力。期希可以平静的面对即将到来一切。

                        包括,死亡。

                        我和玲深深的纠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7-12 10:01
                          第四次上课,我平静的将课上完。

                          然后,我背负着手看着他们收拾好书包。鱼贯而出。我发现,每次都是张若水走在最后。

                          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和玲走进了那座寝室一般的大楼。

                          阴森的楼道中。我们没有点燃蜡烛。只是手拉着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我们决定一定要找出事实的真相。这是我们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忽然,我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气息来临。心中一下惊冷。马上贴着墙壁而立。果然,一阵脚步声从我们的身后而向前走过。没有发现我们。所以,继续向前巡视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7-12 10:02
                            而我,也惊恐的发觉。又是没有呼吸的。

                            我紧紧的拉住了玲的手。

                            我们停留了许久,才鼓起了勇气继续向前走。走了很久。

                            才来到一个个类似宿舍的门边。门上都挂着班级的名称。我们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级的门前。

                            小心的看着四下无人。于是,往里面一看。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发现。学生们都在里面熟睡着。

                            忽然,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回过头来。张若水的惨白的脸面对着我说道:老师,你的好奇心太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7-12 10:03
                              他的双眼流出了血来。身后是一群鬼魅一样的低垂着头的学生。

                              玲就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学生四面八方的聚集了过来。都是低垂着头。

                              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

                              这时,忽然学生们让出一条路来。走来了一个脸色铁青的瘦瘦的学生。

                              胸前的校牌上写着二个字:王剑。

                              就是那个一直没有来上课的学生。看着他的脸,我想起了王校长那张干瘦的脸。想必,是父子。

                              我忽然觉得很熟悉他身上的气息。我想,那双冰冷僵硬的手应该就是他的。

                              他冷冷的看着我和我怀里玲。

                              忽然开口:老规矩,只能活一个。

                              学生们慢慢的围了上来。这时,他们近的我都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腐臭味。一块块腐烂的躯体掉落下来。

                              我默默的闭上眼睛,开口:选我吧。放过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7-12 10:04
                                一双双手将我和玲拖开。那些手中间,有着枯骨一样的。有着腐烂的。只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一片平静,玲,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在它们开始掠夺我的生命的时候,我和前次一样的陷入了昏迷。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摸摸自己的心脏,依然在温热的跳动。

                                看看表。已经是第八天的正午。我昏迷了三天三夜。

                                只是,玲已经不知去向。

                                我直接走进王校长的办公室。他正坐在沙发上等我。

                                他开口:我知道你会来。

                                我问道:你是人是鬼?玲在哪?还活着吗?

                                他忽然大笑起来。笑过后用依然阴森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都等到上完十天的课后。那时,一切都会揭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7-12 10:06
                                  这天晚上。我带上了一副隐形眼镜,它能够使我看不到一切。就象伏清一样。成为一个不是瞎子的瞎子。

                                  我闻到了一阵阵腐臭味从我身边飘过。依然是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它们已经不用在我面前用障眼*了。全都露出了原形。

                                  只是,我现在是个瞎子。

                                  就这样我压下了全部的恐惧上完了第十天的课。

                                  在最后一节课上完以后。我取出隐形眼镜,看到了所有的学生都和预料一般的是行尸走肉。他们向我鞠了一躬。然后,都化成了一滩滩的脓水。汇聚到了一起。然后,都消失不见。

                                  我走出了校园,校门敞开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7-12 10:06
                                    门前放着一个黑包。里面装着一匝匝的钱。

                                    10万。

                                    为着这个。我叹息着。多少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其中,包括我刚刚爱上的玲。

                                    我始终记得,她在我怀里样子。我醒来后没有看到她时心中的疼痛,我想我爱她的。只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失去了她的踪影。

                                    我抬起头来。看到了伏清。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们相对无言。

                                    回过头来,没有看见明南中学。只看到一个阴森的墓园。上书:明南墓园。

                                    旁边有着简介:于1998年食物中毒。全校师生无一幸免。下面是长长的名单。

                                    名单里有着王校长,王剑,张若水,秋芳。

                                    还有那四位失踪的老师。还有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笑脸。那是玲……

                                    我惊恐的回过头来。

                                    伏清已经无影无踪。

                                    我的背后,最后的一排人名里。赫然有着二个名字。

                                    伏清……南翔。

                                    一阵大风吹过,鬼气森森。天忽然黑了下来。

                                    黑色的皮包被打开,漫天的纸钱乱飘。

                                    这时,我忽然又感觉象是回到了那个充满了黑暗的校园。

                                    ……

                                    忘了说一声,我的名字,就是南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7-12 10:07
                                      这个结束了,开始下一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7-12 10:10
                                        我们学校的女寝室一共有三栋楼,分别为一舍二舍和三舍。一舍共有七层,我们就住在第六层,最上面的一层放着一些唱戏的道具和服装服装........

                                        走廊是很长很长的……长长的走廊静的让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常常都不敢大声呼吸,生怕耳朵听到相同的呼吸声。昏暗的四盏白炙灯发出微弱的灯光,晚上谁都不敢轻意出去,就算要倒水或是..….都会找人陪自己去或干脆等明天。

                                        我清楚的记得,虽说已经是夏天了,可没到四点,天已经暗的不能在暗了。窗外冰雹般的雨点不停下着,阴冷的风好像从地狱里吹出来的。

                                        就在那晚,风把厕所的玻璃打碎了,玻璃的碎片散落了一地。长长的走廊里,只有我们的寝室门前的那盏还亮着,我心想

                                        “还好我们的门前还是亮的……嘻……”

                                        那晚练完琴,我们回到了寝室,我的好朋友婷婷洗淑完毕要出去倒水,就让我陪她去,我同意了。昏暗的长长的走廊里回响着我们俩“嗒.嗒.嗒”的脚步声。婷婷端着水盆走在前面,从寝室到厕所的灯光越来越暗。我说:

                                        “你慢点呀,那么黑别滑倒了呀!!”

                                        当我们要走到厕所的时候,突然婷婷手里盆掉在了地上,水也撒了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7-12 10:10
                                          我就问她:“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就在刹那间我的感觉很怪,说不出来的怪,她突然间回过头,什么表情都没有,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她只有一对白眼仁。我以为她吓我玩呢,我就盯着她看,心想……

                                          “哼,想吓我,看你能坚持多久,累死你..….”

                                          过了大约有2分钟了,她表情一点都没有变,眼睛也没有变,连眨都不眨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次席卷我的全身,我打了个寒战心里越想越害怕,我一口气跑回寝。嘴里还喊着:

                                          “鬼,有鬼呀,我的妈呀....”

                                          我拼命的把寝室门撞开冲了进去。她们对我的行为不愤的说:

                                          “喊什么呀,鬼哭狼嚎似的,难听死了,什么时候连喊都变得这么难听了呀.....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7-12 10:11
                                            我说:“我见鬼了呀,鬼,是婷婷呀,变了呀....”

                                            “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都不会说话了呀,哈哈....”她们笑着对我说。我可是怕极了,要不早和她们吵起来了。我刚回到床上,婷婷就进了屋,她们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了,我看了她一眼还和以前一样呀,心想……“难道我眼花了???”

                                            我还是有点害怕,我发现只有我和她对视的时候,她就会没有白眼仁,我不想看她了,干脆睡觉好了。我和婷婷是对头睡的,半夜的时候,我觉得脸上好像有些粘粘的东西。我慢慢睁开眼,没等我看清脸上是什么东西呢,我感觉到什么物体浮在我的身体上面。啊!!!婷婷……她那双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07-12 10:13
                                              我的妈呀,鬼呀,鬼呀,上帝呀,..”

                                              我紧闭双眼大声叫喊着,大家都被我的叫声喊醒了说:

                                              “怎么了,从晚上的时候你就不对劲,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

                                              我说:“鬼,有鬼的!!!”

                                              就在我说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才发现婷婷一直睡在她自己的床上--睡觉--睡觉呀。我心里害怕极了,整晚没睡也不敢睁开眼...…终于到了早上。我找到了老师和他说:“想换个寝室....”老师太好了,给我换了寝室。之后的每天晚上,我原来的寝室同学都碰到了和我同样的事情......

                                              最后,寝室只剩下了两个人,婷婷和胡月。后来胡月和我讲,晚上的时候婷婷让她陪自己倒水去,可她不想去。也是害怕我们和她说的事吧,就和婷婷说:“不去,你自己去吧,..”

                                              她看到婷婷一直端着水盆,看着她的铺,和她说:

                                              “你陪我去倒水吧,你陪我去倒水吧,你陪我去倒水吧..........”

                                              表情不变,端水的姿势也不变,就连说话的声调都没有变。她有点害怕了,就走到门口想躲开她,刚把门打开一半的时候,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回过头看了婷婷一眼。只见婷婷还看着她的铺,说着同样的话,什么都没变。她怕极了,刚要转过身跑--只见婷婷突然盯着自己,用她那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恶狠狠的说:

                                              “你陪我去倒水吧!”

                                              胡月转身要跑的时候,她的面前一下出现了一个穿着戏服,画着戏脸的女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7-12 10:28
                                                还有没


                                                收起回复
                                                27楼2015-07-13 08:29
                                                  刚下晚自习,陶程就摸出校门,打算去吃夜宵。
                                                  可是他刚一出校门,就看见有人在校门外的广告牌旁烧着什么,只是那个人穿着黑色的雨衣,看不清脸。
                                                  陶程心里有些纳闷儿,这大晴天的也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这人为什么要穿着雨衣呢?他打算走过去一探究竟。刚坐到那人身边,就看见那人竟然正在烧一摞纸钱,刚烧成灰烬的纸钱很快又变成了红色的钞票出现在一旁。
                                                  陶程也是出了名的胆子大,他走上前去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换钱。”对方“嘿嘿”一笑,说道,“你能看见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7-13 15:08
                                                    刚下晚自习,陶程就摸出校门,打算去吃夜宵。
                                                    可是他刚一出校门,就看见有人在校门外的广告牌旁烧着什么,只是那个人穿着黑色的雨衣,看不清脸。
                                                    陶程心里有些纳闷儿,这大晴天的也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这人为什么要穿着雨衣呢?他打算走过去一探究竟。刚坐到那人身边,就看见那人竟然正在烧一摞纸钱,刚烧成灰烬的纸钱很快又变成了红色的钞票出现在一旁。
                                                    陶程也是出了名的胆子大,他走上前去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换钱。”对方“嘿嘿”一笑,说道,“你能看见我?”
                                                    火光张牙舞爪地扭动,陶程看见黑色雨衣的帽子下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纵使陶程胆子再大,看到这种景象,也吓得退了两步。
                                                    陶程头皮一奓,问道:“你换什么钱?”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阴间银行分行的行长赵宇。在阴间的鬼要到人间游玩,就需要兑换阳间的钱。怎么,你要换冥币去阴间玩一玩?”赵行长欺身而进,声音中充满了蛊惑。
                                                    “我、我才不去呢!”陶程吓得又退了两步。
                                                    赵行长“嘿嘿”一笑,抬头看着陶程的身后:“有人来了,我得先走了,有机会你可以来找我。”
                                                    待赵行长走远,陶程也打算去找吃的了,他一低头看见地上竟然还有一叠红红的钞票。想必是那个赵行长留下来的。陶程捡起钱数了数,足足有一千块。
                                                    “陶程。”陶程的背后被人拍了一下,“你在这里干吗?”
                                                    陶程回过头一看,来人竟是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神徐倩:“我、我在看星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7-13 15:09
                                                      第二天晚上,陶程下了晚自习就提着一个黑色的口袋冲出了校门。
                                                      赵行长依旧在广告牌下烧着纸钱,火光冲天。
                                                      “赵行长,我能用这些冥币兑换钞票吗?”陶程提着袋子,脸上充满期待。
                                                      赵行长摇了摇头:“冥币兑换钞票,这是死人才能办的事儿。”
                                                      陶程从袋子里抽出一张冥币,那是一张“面值”八亿的冥币。
                                                      “就换一张。”
                                                      赵行长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是不给你换,只是你这没烧过的冥币是不能换钱的,而且也不能给自己烧钱,要是被上面查到我头上,我的官位就保不住了。”
                                                      陶程会意:“要不我们五五分成怎么样?”
                                                      一声奸笑从雨衣里传了出来:“嘿嘿,看来你还是挺有脑子的嘛!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假装死掉,就可以瞒过我上面的人,再给你自己建座坟……。
                                                      陶程“嘻嘻”一笑:“赵行长,你这主意真不错,就是不知道你们这汇率是多少?”
                                                      “八亿元冥币换八百元钱。”
                                                      赵行长的话听得陶程直流口水:“不知赵行长你们阴间有没有贷款这个业务?”
                                                      “当然有,不过得算利息。”赵行长用老奸巨猾的语气回答道。
                                                      告别了赵行长,陶程提着几万块的现金往寝室的方向走去。那是他在赵行长那里贷的款,这些都是他发家致富的启动资金。
                                                      只不过陶程刚走进校门,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背后。
                                                      “还钱!”一张狰狞的鬼脸突然出现在黑暗中,那张脸破损不堪,皮肤下面有东西不停的蠕动。
                                                      “什么钱?”陶程反问道。
                                                      “还记得你昨天从地上捡走的一千块钱吗?”鬼脸不住地蠕动,一只只蛆虫从他的脸上向下掉,每说半句话,脸上的腐肉就掉下来一大块。
                                                      “你就是那个和赵行长兑换钱的鬼?”陶程问道。
                                                      还没等鬼回答,陶程撒腿就跑。可是没跑几步就被那鬼追了上来:“要是你不还钱,我就杀了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7-13 15:52
                                                        “咱们做笔交易,我不但能把钱都还给你,还能让你得到酬劳。”
                                                        “怎么交易?”那个鬼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将刚才掉下去的碎肉喂进嘴巴,那块肉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
                                                        陶程从黑色的口袋里摸出一叠钱交到鬼的手上:“杀了我,事后还有重谢。”
                                                        陶程将他的计划全部告诉了这个叫黄鸿的鬼,然后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寝室。
                                                        趁着周末放假,陶程去环桥公墓买下了一块墓地,又把剩下的大部分钱都换成冥币,做好其余的部署,他终于可以安心地在寝室等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07-13 15:53
                                                          周末的晚上,张毅飞回到学校。他刚推开寝室门,就看见一个黑影在地上晃来晃去。顺着黑影往上看,天花板上面竟然还吊着一个人!
                                                          “妈呀,死人了!”张毅飞大叫一声飞快地冲出寝室。
                                                          不多时,一大拨人就围了上来。
                                                          上吊的人正是陶程,他的脸色发紫,舌头都垂到了下巴,已经没气儿了。寝室内一片嘈杂声,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讨论陶程为什么要上吊。
                                                          这个时候徐倩冲了进来,原来陶程在死前曾经快递给徐倩一封遗书和一叠钱:
                                                          亲爱的徐倩:
                                                          在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将我寝室床底下的冥币在环桥公墓第三十二排第六十个墓碑前烧给我。原谅我不好,来不及给你一个解释。
                                                          爱你的陶程
                                                          大家听徐倩念着着这封遗书,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众人顺着遗书所指,往床底下看,竟然发现那里有两个用牛皮口袋装的冥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07-13 15:54
                                                            我必须坚持看完.你更多少我看多少


                                                            回复
                                                            34楼2015-07-13 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