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吧 关注:2,186,717贴子:19,980,857

【原创小说】蚀骨成殇 墨染旧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墨染旧嬅【撒花❀
新人发帖,不喜勿喷❀
不喜虐文的童鞋绕道走谢谢~【嗯中间有段会很暖萌哒❀
学生党更新慢请谅解哈❀
大概讲一个死傲娇和另一个倔强的菇凉相爱相杀的故事~


回复
1楼2015-07-20 13:17
    来个人咩╮(╯▽╰)╭


    回复
    4楼2015-07-20 13:28

      一路颠簸,总算到了京都丞相府。

      映入眼帘的是古朴而华贵的装饰,一路均是衣着靓丽的丫鬟们笑笑闹闹。

      很快,管家将她领入主室,道了声“二小姐请。”便转过身走出门外。

      她跪下,道:“女儿拜见爹爹。”

      一位神色庄严衣着考究的男子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未曾说话。

      她虽在小镇上长大,却也偷偷读过不少书,此刻未听到让她起身的声音,只好一直跪着。

      约莫半柱香,这才有人道了声:

      “起来吧。”那是位端庄优雅的女子,大概便是丞相府的大夫人无疑。

      父亲点点头,脸上出现了赞许的神色:

      “还算懂规矩。”


      回复
      6楼2015-07-20 13:29
        没人咩/(ㄒoㄒ)/~~


        回复
        8楼2015-07-20 13:37
          这里有人!LL写的好棒\^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7-20 14:18
            再更一些~\(≥▽≤)/~


            回复
            10楼2015-07-20 14:44

              选秀的日子很快来临,绾墨终究登上了奢华的大殿。

              冷残念一身纯色长袍,肩上披着纯白的狐裘,慵懒而邪魅。

              自成风流。

              他百无聊赖的望着形形色色的女眷,无不是些唯唯诺诺的庸脂俗粉。

              这时,随着首领太监尖利的嗓子,缓缓走来一位女子。

              “京都苏丞相嫡女,苏嫣——”

              冷残念初见那抹艳红便皱了皱眉,正准备挥手直接骂下去,却在那人转身回眸之际愣住了。

              明明是俗不可耐的红色,却被她穿出了妖冶的感觉。微风拂过,衣裙翻飞,仿佛一只只翩然的血色蝴蝶,如墨的长发夹杂着红色的发带,伴随着风的吹拂轻扬。

              这少女的脸色苍白的吓人,点点唇瓣却是嫣红如血。

              绝殊离俗,妖冶娴都。不知怎的,脑中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是她!


              回复
              12楼2015-07-20 14:47

                若不是那双依旧明亮而清澈的眸子,冷残念是断不敢将这个女子与那个吊在他臂上粗布麻衣略显稚气的小丫头联系到一起。

                这个小丫头很有意思。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苏嫣,抬起头来,正视着朕。”是他磁性又诱惑的声音,随意而又不可抗拒。

                苏嫣?她冷笑一声,嗬,苏氏母女打的竟是这个算盘。

                先让自己以苏家嫡女的身份取得皇帝的好感,在送亲时被掉包,最终登上大殿的,是她苏嫣。而这时圣旨以下,苏家又从未承认过还有苏绾墨这第二个女儿,只怕皇帝为了皇家颜面绝不会张扬此事,真是天衣无缝。

                只是这样一来,她微微蹙眉,那个嬷嬷……是苏家的人?这样一来,自己今后的进展可要棘手得多。


                回复
                13楼2015-07-20 14:48
                  嗯来几个人呗~


                  回复
                  14楼2015-07-20 14:49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7-20 14:55

                      “苏嫣!”音调中微微带着愠怒。

                      绾墨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身影。

                      那一瞬间,她愣住了,先前淡淡的讽刺与不甘定格在唇畔。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小丫头露出这样的表情。

                      “是你!”

                      她仔细打量着这个高大威严的身影。

                      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冷傲孤清,一袭白衣飘飘欲仙,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

                      自己以前没注意过,这个讨厌的家伙居然长得这么好看。

                      苏绾墨不满的噘着嘴。为什么是他?

                      “怎么?是朕你会觉得很奇怪么?”

                      想起自己似乎是来参加选秀的苏绾墨,不经意间红了脸。

                      “的确,朕也不曾想过,那个小姑娘这样让人捉摸不透。”他笑意盈盈,望向身旁的首领太监:“就她了,皇后,择日进行册封大典。”


                      回复
                      16楼2015-07-20 15:03
                        嗯没人就不更咧【我是傲娇~╭(╯^╰)╮


                        收起回复
                        17楼2015-07-20 15:26

                          晚上,绾墨斜卧在软榻上,微眯着眼,淡然的环视着周围的丫鬟。

                          “你,过来。”她指了指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丫头。

                          “其他人都出去吧,我累了。”

                          那人唯唯诺诺的靠近,不敢吱声。

                          啪——

                          苏绾墨一把抓起桌上的茶杯摔个粉碎。

                          “林儿是吧?跪上来。”她指着地上的碎渣,言语之中数不尽的冰冷。像是诉说着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回复
                          19楼2015-07-20 15:32

                            林儿带着哭腔道:“奴婢……”

                            “怎么……这都不敢?以后怎么跟着我?”

                            那侍女强忍着,终是跪了下去。血液很快染红了长裙。

                            她顿顿,嘴角绽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起来吧,自己出去上药。记着,我吩咐你的事不得出任何差错。”

                            “是。”

                            一夜好梦。




                            回复
                            20楼2015-07-20 15:33
                              嗯然后人又没了


                              回复
                              21楼2015-07-20 15:33
                                默默滚去码字


                                回复
                                22楼2015-07-20 15:34

                                  次日,林儿早早送来了一套破旧的丫鬟服。

                                  “做的不错,你爹娘的命我暂时先留着。”

                                  “多谢二小姐不杀之恩。”林儿怯生生道。

                                  在丫鬟服外套着宽松的喜服,的确不会引人注目。这丫头倒是想了个好法子。

                                  “小姐……您穿这身衣服,真好看。”

                                  “哦?”苏绾墨打量着铜镜中姣好的容颜。

                                  再美又有什么用?不过是副空皮囊罢了。

                                  这时,外面的喜婆掀开帘子吼着:“二小姐快些,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

                                  血色的花瓣洋洋洒洒飘落在头顶,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一门再好不过的婚事。一朝入宫为后,飞黄腾达母仪天下,该会给自己和家族带来多么至高的殊荣。

                                  “快看……这苏家嫡女看着好生漂亮!”

                                  “是啊是啊,这气势,不愧是要做皇后的人!”

                                  估摸着半路上自己便会被人掉包灭口吧。只是,这母女也未免太小瞧她苏绾墨了。盖头下那张绝色的脸,嘴角突然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回复
                                  23楼2015-07-20 15:37

                                    那人微微有了些兴趣,颇是玩味的望着她。

                                    “你不会活着走出这间屋子的”

                                    绾墨冷笑,“是啊,总有一天,你要八抬大轿请着我出去。”

                                    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苏绾墨!别太看得起自己,来这儿的人哪个不是嘴巴上逞能。”

                                    “那我还怕你不成?”

                                    “哈哈哈……听着你这口气倒大得很,不知我暗阁的几千种刑具,苏小姐想先试试哪一种?”

                                    她蹙眉,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好,那我也把话撂这儿。若我说,是你的嫡母派我来解决你的呢?”


                                    回复
                                    26楼2015-07-20 15:41
                                      楼楼先走了哈


                                      回复
                                      27楼2015-07-20 15:41
                                        加油,一直在等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7-20 15:41
                                          如果喜欢的看官留个言谢谢~【撒花❀❀


                                          回复
                                          29楼2015-07-20 15:42
                                            帮啊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7-20 16:20
                                              嗯我又滚回来更文了


                                              回复
                                              31楼2015-07-20 18:16
                                                @执等观影


                                                收起回复
                                                33楼2015-07-20 18:19

                                                  看她不语,那人略微讶然,顿顿接着道:

                                                  “可本阁主现在改了主意了。你若肯跪下求我,我说不定会考虑考虑放了你。”

                                                  她冷哼一声:“要杀要剐随你,若想我求你,趁早免了。”

                                                  那人弯了弯嘴角,眸中却毫无笑意:“苏绾墨,这世上从来没有女子敢这样和我说话。不急,我们大可以看看,究竟谁拗得过谁!”

                                                  他拂袖摔门而去,对着身后的侍卫喊道:“上刑具,暂且给本阁主留下她的贱命!”


                                                  回复
                                                  35楼2015-07-20 18:20

                                                    大约半个多月,每天都是如初的酷刑,苏绾墨逼迫着自己忍耐,一次次的将毅力挥发到极限。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可是她的眼眸,疲惫却依旧无比清澈。像是一面镜子,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一切,只是将那些肮脏不堪的东西冰冷的折射回去。

                                                    午后,那个魔鬼般的男子有事外出,只留下了侍卫看管她。那侍卫见她面容清秀可人,浑身是伤更显得楚楚可怜,不由得动了歹心。

                                                    她费力的睁开眼,看到一个狰狞丑陋的面孔就在自己眼前,心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安。


                                                    回复
                                                    37楼2015-07-20 18:21

                                                      她愤怒又不甘,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猫,发疯似的躲闪着。侍卫的力气大得出奇,残暴而粗鲁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被主人施了几千根毒针时她咬着牙挺过去,异毒制成的虫蛊撕咬着自己的身体时她倔强着不肯流泪,而意识到自己仅剩的清白都要被夺走时,她恨,恨这个不公的世界,眼角终于流下了炽热的眼泪。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威严无比,像是压制着强烈的怒意。

                                                      “朕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下三滥的侍卫来指手画脚了!”

                                                      是他?


                                                      回复
                                                      39楼2015-07-20 18:23
                                                        啊咧又没人了咩╮(╯▽╰)╭


                                                        收起回复
                                                        40楼2015-07-20 18:24
                                                          楼主求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5-07-20 18:38

                                                            苏绾墨使劲睁开了眼,那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外,一声纯白的袍子与这个血腥肮脏的地方格格不入。

                                                            他的眉目依旧好看而温暖。

                                                            冷残念的目光移向角落,突然,眸中闪着不可抑制的怒气。

                                                            那个小丫头蜷缩在角落里,浑身血迹斑斑,胸前的衣服因为被撕裂而显得凌乱。

                                                            他疾步上前,心疼而不安。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或是因为疲惫,她就那么任他抱着,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心跳。

                                                            她的嘴角绽放起一丝笑意,不同于曾经的,或是讽刺或是不甘或是敷衍的笑。是第一次因为温暖而感到快乐。


                                                            回复
                                                            42楼2015-07-20 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