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761贴子:230,391

R《断剑之彰》周更 都市校园武侠不喜勿入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7-26 14:37
    “感觉又一不小心走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我看着前面明显的死路心里发凉。
    早知道就拽着老五不放了,谁叫他大放假的就把我拖出来还带着其他几个作垫背。
    今天是我们宿舍集体出游的日子,每一个月一次,这是老大定的规矩,可我并不知道连放假都要执行。由于年龄关系,我在我们寝室排名第六兼倒数第一,最没有发言权,只得作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7-26 14:56
      “看来只能再找找了。”作为一个即将高三的学生,虽然路痴,但活了十六年却只记得从小区门口到家里以及教学楼到宿舍食堂的路也的确够悲哀的。
      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我大喜,有救了!立马就向后面跑去。
      然后就看见一群人围着另一个人在说些什么。这场景不对啊,不会是遇上不良少年了吧!我收回身子,身体一个盘旋就上了树,这场景要是被老大他们看见了肯定得唏嘘一番,毕竟身为一个标准的立方体(身高175cm体重175斤),要没有些武学功底肯定做不到,所以他们不在也是有好处的,当然也就没人带我走出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7-26 15:15
        “就是这小子打伤了我!”一个黄毛杀马特指着被围在中间的胖子对着一个紫毛男说。
        “哦?”紫毛男摆了摆手中的烟,“要么跪下来,要么挨一顿打,自己选一个。”声音有点耳熟。
        胖子没有说话,却冲向了围住他的其中一人,一脚踹翻后又蹬在围墙之上,靠着反冲力又击倒一人。从我这都能感觉他那蹬在围墙上的力量,莫非他也是武道中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7-26 15:48
          那胖子并不恋战,一个转身就急急得向我这边跑来。我来不及下来拦住他,他就一头冲进了死胡同。
          “哎。”看了看前面的死路,胖子无奈的摇摇头,估计他也没有把握和那十六七个人硬碰硬,但没办法只能打架了。
          “小子,跑啊!”仗着人多,黄毛的底气也充足了。一场街头战争就开始了。
          很快的胖子就没有多少力气了,挥舞的拳头也绵软无力,陷入了被动。不过被他打到的人也不少。
          我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住手!”葱树上盘旋而下,落在了倒下的众人之间。顺便吓懵了正在动手的各位。
          “你他妈的谁啊?!”黄毛极不耐烦地一脚向我踹来。我轻笑让过这一击,对着仍在半空中黄毛回了一脚,直接踢出七八米远。
          “还有谁?”我依旧带着这笑容,语气却极其冰冷地问到。
          “没。。。没了!”紫毛杀马特惊恐的望着我。“颂哥,颂哥,我错了!”
          我这才发现这不就是前几个月在我们学校附近的小混混头儿,被我扫荡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7-27 09:24
            序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7-27 14:32
              我身着灰衣在黑夜里穿行。
              我手执长剑予罪恶审判。
              我来去匆匆踏雪无痕。
              我叫颂猜。
              我想,我爱上了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7-27 14:35
                一,相遇
                高三终于开始了,我也从家里回到了宿舍,若有人会为此感到很开心,也应该是家里的那两个老gay了吧。
                四年前,我的哥哥颂开殉职了。他是一名刑警,在追捕一名通缉犯的任务的最后,犯人最后引爆了炸弹,纵使他轻功再好也没能敌出爆炸的范围。我唯一的亲人也就是他了。楼下拉面店的两个大叔主动担起了照顾我的任务,条件是能够在我家住下去。
                两个老变态,我不在家就可以尽情地做些什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7-28 07:52
                  “小猜,来一下。”班主任冬瓜从办公室里把头伸出来,示意我进去。我怂怂肩,把书包递给了最近的老三,让他帮我带回宿舍。
                  “老师,什么事?”
                  “今天有个转学生要来,你安排一下,搞个欢迎仪式。”班主任好像知道我不会同意的一样,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咱都高三了,能不能不学城里人?”我尽量不看他的脸,生怕晚上睡不着。“况且举办了又怎样,我又不参加。”
                  “你丫可是班长。”冬瓜厚着脸皮继续央求道。“看在哥夫的面子上?”
                  我忽然很想捂脸说咱不认识他,没错,眼前这近三十岁的男人便是我那死鬼老哥生前的爱人,我真的不知道刑警和老师是怎么在一起的,这个逗比估计会回我一句“因为爱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7-28 08:11
                    “好吧,好吧,再这么闹下去估计你就是明天校报头条了!”我扶额。
                    “你来不来都行,但是得给我办好了!”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没事我先走了!”
                    “嗯嗯,去吧!”
                    我转身出了门,脸上带着笑容。冬瓜虽然很不靠谱,为人又神经大条,但我很尊敬他。一是他身为老师,能够在和我们一起边玩边学的过程中使我们班一直保持全校第一,无疑是有好的教育方法。二是他为了我哥守寡了四年,嘴上说着“还有一年我就可以出去浪了”但实际上还是会因为我哥每年总有那么一天在夜晚喝的酩酊大醉,总有一天整晚辗转难眠,后半夜给我打电话哭的稀里哗啦,他对我哥爱的真,我哥对他也是一样,我默默地看着他们这样秀恩爱,心里竟有些酸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7-28 08:25
                      喜爱本小说的加咱QQ啊1931109697,在之后为了人名咱估计也会绞尽脑汁的,来来来,私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7-28 09:25
                        我并不做声。他仰天长啸,手中短剑忽有十多般变化,剑气呼啸而来,我轻叹一声,踏雪剑轻灵扫除,仿佛点点细雨挥洒于屋顶,化解了斑斓的剑意。他反握剑,左手比了个剑指直去我胸口,我收剑回鞘,身体向右平移,让过这一击。“何苦?何况你没有理由杀我。”我无奈。“没事,我只想比一场生死战。”短剑忽然隐于夜空中。踏雪长剑再次亮起来,我按住剑中器灵的好胜心,反手一剑护住后背,“叮~”传出兵器相碰的声音,我一声长啸,一剑劈断短剑,他也受了巨力,向后翻滚。我点了他的睡穴,让他睡了过去,有些事情睡一觉后就都好了。
                        忽然从身后传来了冷冽的刀意,我回身一剑向前刺出,随即二人同时起身半空中过了十余招,依次落下。
                        “猜猜你该减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7-28 10:54
                          “那我先走了?”李江南带着疑问的表情看着我。
                          我对他笑一笑以示宽慰,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我猜李哥一定是喜欢高哥的。
                          “等下。”我忽然叫住了他,盯着他看了三秒,不好意思地说到。“先把我送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7-28 15:24
                            开更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7-28 19:22
                              二,抉择。
                              林曌看着我,笑容极尽绵柔,我都醉了。“原来你就是我们班的转学生。”我尽量找话题。
                              “嗯,才从美国回来,就直接上高三了。”
                              “哈哈,那我英语就不用愁了。”
                              “……”他好像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冬瓜已经进来了。
                              虽然冬瓜平时和我们混的很好,但是上课时候他还是挺严肃的,我也不敢不听。
                              纵使他再严肃,也敌不过我睡意阵阵,下课后我就直接扑在桌子上要死要活,反正下节课体育课,我从来不下去。
                              “颂猜,你不下去吗?”
                              “不下去,谁也别想打扰我睡觉!”
                              “林曌,你别理他,和我们一道打球去。”老二把林曌拉了下去,随后我感到我身边的人们都不见了,安心睡去。人不在我边上空气还清新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7-28 19:45
                                后来我就不这么想了,因为我根本睡不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7-28 19:46
                                  一向睡痴的我,居然会在课间失眠?看着身边空空的座位,我心里竟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算了,看他们打球去吧,反正我不懂,就当装装蒜。
                                  我坐在乒乓球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六个人在抢一个球。看着看着我的目光就被林曌吸引住了。宽阔的后背,奔跑跳跃的矫健的身影,半空中衣服扬起时隐时现的肚皮,好像不比我小。
                                  忽然想起李哥的那句“你该减肥了”瞬间没劲了。多多少少还是锻炼一下吧!我走向练太极剑的老爹爹。
                                  “班长不愧是班长,锻炼方法都与众不同!班长班长!耍几剑给我们看看!”学习委员秦琉璃在我后面叫着。
                                  “好嘞!”我冲她们笑笑,问老爷子借了把剑,走到空地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07-28 20:02
                                    更得慢,请见谅,寝室出了点事,马上回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07-28 20:05
                                      十一点更新,我用闲时流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07-28 21:34
                                        我屏住呼吸,闭上眼睛,木剑从右手换到了左手,桃木的质感并不怎么样。
                                        我斜向上刺出一剑,剑锋又向左偏转,划出一道半圆,迈出八卦风步,人如飞燕般腾起,剑向身后飞转,半空中我扭转身体,眼见就要砸在地上(作者注:咱这种胖子果然还是用“砸”的好。),我长剑一弯,轻巧点在地上,斜掠出两米,稳稳地落在地上。
                                        “好!”“班长好厉害!”“猜猜,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厉害?”我才发现围观的人真多,红着脸归还了剑,回到了教室。
                                        “你也会武功?教教我吧。”林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凑近我一脸诚恳。
                                        看着他离我这么近,我把头略微偏过,害怕他发现我微红的脸。我转移话题:“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打篮球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07-28 23:34
                                          “你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早啊。”陶然来了,我也不是没有准备。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的听众,希望你能在听我的一番话时不要打断。”我点点头,不愧是校花,开场白都不一样。
                                          “颂猜,你是个很特别的男生,高中一开始,我就被你吸引……”好吧内容大同小异。
                                          我静静地听完,准备背台词,却被拦下。“想好再告诉我你的回答。”
                                          校花真霸道啊,耐力也比一般女生强,但我委实真的不喜欢女生。
                                          我佯装深沉,几分钟脑补了一套剑法,确认完毕,我说道:“抱歉,我不能接受你。”
                                          “为什么?”
                                          “高中阶段我不想谈恋爱。”这是我经常拒绝别人的理由。理由不要多,只要足够好就行。
                                          “……”两人相继无语。
                                          “对不起。”我转身就要离开。
                                          “其实你不喜欢女生吧。”听到这句话,我踉跄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呢?”我强颜欢笑,抓了抓头。“我怎么可能……”
                                          “我知道的,你不会说谎。你说谎的时候会抓头。”她看了看我的手,轻笑道:“我尊重你的选择,有些话我说出来了,我的心也释放了,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说完回了女生宿舍,留下我一个人发愣。
                                          “阁下,出来吧。”我对着黑暗说道。
                                          “猜猜,我不是故意的。”林曌苦着一张脸,出来了。
                                          我放弃了武装:“你都听到了?”
                                          林曌不说话,向我走来。
                                          “是的,没错,我是不喜欢女生,可那又怎么样呢?”我自言自语。“我只是个卑贱的同性恋啊!”
                                          靠近我的林曌,忽然一下把我抱住,我的话语也一下中断了。我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他突然吻住我,我吓懵了,半晌才推开他:“你在干什么?”
                                          他稳住身体,双手按在我的肩上:“颂猜,你是个很特别的男生,我要追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07-29 01:27
                                            第二集,完。晚安,七点还要上课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07-29 01:28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天在风雨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于人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07-29 01:38
                                                每天码那么一点点,妈妈夸我小淫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5-07-29 10:29
                                                  我冲到阳台,恰逢他出来,我把他推进卫生间,把门锁上。
                                                  “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了。”
                                                  我放开了他,双手无力垂下,这算什么,变相出柜?
                                                  正当我低头懊恼的时候,何策成忽然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我看着这个一米八多的男人,心中带着一丝恐惧。
                                                  他忽然笑了,吻了下来,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
                                                  这次我反应很快,把他推开,可两唇已经相碰。
                                                  他并未不满,说道:“老六,你是我的,如果我能早点知道的话,你的初吻就会给我了吧?”说罢笑着打开门出去了,只留下一个晚上连续被两个男人强吻的我呆呆地站在那里。
                                                  卧槽,这是什么季节?男人女人接二连三地向男人告白?我可怜的大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我不知道今晚会有多少人失眠,但我知道肯定算我一个!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拿出手机,把林曌的号码存了下来,然而我发现曌字始终打不出来,我存了个林空明,却鬼神差事地存了个林空空。林空空?孙空空?我无声笑笑,索性不换了,翻了个身,睡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5-07-29 10:48
                                                    忽然剑阁传来了消息,说一星期前有人曾看见过高哥去了白鑫浴宫,并且在也没出来。
                                                    我静静地关上冰柜的门,对着灵台深深一拜,退出了他们家,我的家。
                                                    嫂子,我会在高哥做傻事之前把他带回来的,相信我,我有踏雪剑,我举世无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5-07-29 15:35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两点,这条本来就人迹罕至的路显得更加幽静。我拎起背包,起身下了出租车。
                                                        我缓步来到一面窗户前,伸手从背包里掏出破窗器。我用玻璃刀割开一个直径约半米的洞,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玻璃取下。刚拨开那厚重的窗帘,手就停了下来。
                                                        不出所料,窗子里还有护栏。
                                                        我把破窗器装好,起身绕到楼后。那里有一座室外平台,平台南侧是一扇铁门,估计是后厨的位置。我拧亮手电,只见一根粗粗的铁条横贯在铁门中间,一把大铁锁加于其上。踏雪剑从袖口滑出,我一剑劈断铁锁后立刻蹲在原地,确认四周无人后,才轻轻地拉开铁门,走了进去。
                                                        进入室内,我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水泥房间里。没有窗户,四处散落着一些食品包装袋、鸡蛋壳和酒瓶。
                                                        房间对面是一扇木门。我走过去,试着拉了一下,门吱呀打开了。一阵寒气扑面而来,脚下是一段四阶楼梯,下面则是一个二百平方米左右的大厅,从地面中间的两个方形大坑来看,这里应该是浴池。我一边走,一边留心脚下的水泥块和木条。室内仍然是一副刚刚竣工的样子,甚至都没有清理一下。走到大坑边,我随手向坑里照射了一下。浴池底部胡乱堆放着一些草垫和被子似的东西,他心里一动,抬脚跳了下去。
                                                        刚一落地,我就踩到了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卷脏得分不出本色的被子。我蹲下身子细细翻看,又拽出草垫中的几根草,用手指捻了捻。略有潮湿,但并未腐烂。
                                                        我站起身来,皱了皱眉头。这里显然曾经有人住过,但肯定不是当时建屋的工人。否则在这么潮湿的环境下,几年时光过去,那些草垫早就腐烂了。
                                                        我从坑边随手拽过一根木条,翻动着那些破烂的棉絮。几分钟后,我挑起一块破烂不堪的布片,破布上仍有些桃红色依稀可辨。这应该是一件衬衫,从尺寸上来看,它的主人似乎身形娇小。
                                                        我扔下木条,咬了咬牙。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里曾经住过的也许是那些被拐卖的女孩,高哥目前负责的案子和拐卖少女有关。
                                                        浴池北侧是一段未封闭的楼梯,我轻松一跃跳出大坑,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的情形和一楼差不多,中厅的位置是一大片空地,貌似休息大厅。四周则是一圈小房间,估计是做包房所用。我逐一查看过去,房间都大同小异。转入东侧走廊时,眼前的情景却大不一样。
                                                        相对于其他地方,这里要乱得多。破碎的桌椅、酒瓶随处可见。手电光从墙面扫过,显出更加突兀的明暗,我凑过去,能看出估计是砍刀、铁棍之类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5-07-29 15:42
                                                        我发现一个圆洞,显然是弹孔。在一面墙上,发现了一片干涸的褐色液体,看上去仍有粘稠的质感。从高度分析,应该是头面部遭重创后,血液喷溅上去形成的。
                                                        我在四周照射了一圈,又发现了不少血迹。我的手有些抖,很显然,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恶斗。而喷洒出如此多血液的,无论是一人还是数人,必有伤亡。至于伤亡者可能会是谁,我不愿去想,我强迫自己迈开脚步,继续查看下一个房间。
                                                        刚刚把手电光投射到房间里,我的视线里却立刻一暗,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双手平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你个麻痹中埋伏了!
                                                        我立刻关掉手电筒,转身避开门口,后背死死地贴在墙壁上,同时握住了踏雪剑。
                                                        我同时也发现,对方并没有开枪,甚至都没有移动。
                                                        眼镜顺着汗湿的鼻梁滑下来,我用手扶扶眼镜,来的太匆忙,忘记换隐形眼镜了,拼命让自己骤然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同时竭力倾听对方的动静。然而对方似乎很有耐心,始终默默地站在房间里。我渐渐感觉蹊跷,如果对方设伏,应该不止一人,耽搁了这么久,同伙应该早就过来了。而且对方刚才明明有机会开枪,为什么却不动手?
                                                        我心一横,蹲下身子,悄悄地挪到门口,转身,猛地按亮手电筒向斜上方照去。
                                                        对方的脸被罩在强光下,我本本打算趁此机会用剑挑开他的枪,打他个措手不及,然而当我看清那张脸后,却忘记了所有的计划,只发出一声惊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5-07-29 15:48
                                                          那是一张死人的脸,尽管他半睁的双眼中已暗淡无光,我还是认出那就是高涵。
                                                          我愣在原地,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反手握住剑,疾步走到高涵的尸体旁,用手电筒上下照射着。
                                                          高涵应该已经死了很久了,从他的尸体上,仍然能看出死前的惨状。
                                                          高涵的头发被干涸的血块纠结在一起,他的脸上有一道被利器砍噼过的伤口,深可见骨。由于尸体已经腐败,体内充盈的气体让高涵身上的衣服被绷得紧紧的,也让至少三处贯穿而过的枪伤一览无余。这几处伤中的任何一处都足以让一个强壮的男人彻底失去反抗能力,而高涵却始终站着,依托在身前的一个铁架子上,右手平握着一支五四手枪,警惕地瞄准前方,左手放在背后,握着虎头枪。
                                                          高涵,在生命离他而去的瞬间还在战斗。
                                                          我叹了口气,伸手去拿他手里的手枪。拽了两下,竟拽不动,心中更是不禁唏嘘。我无奈改拽虎头枪,手刚刚伸过去,却被一道金色光芒震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5-07-29 15:55
                                                            我后退几步,看着长枪枪头上泛着金芒的虎头。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器若无灵,不成神兵。
                                                            虎头枪到最后仍在保护他的主人,而踏雪剑也在金芒发出的同时用白色灵光把我包裹了起来。
                                                            不多时金色白色的光芒都逐渐散去,我轻叹一声,向高哥的尸体走去,你没能报仇,还把自己搭上了,值得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5-07-29 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