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962贴子:231,472

回复:R《断剑之彰》周更 都市校园武侠不喜勿入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高涵的尸体忽然动了动,脚下立刻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高涵的脚边散落着一大堆空方便面袋,还有一些被撕开的调料包,被舔舐得干干净净。我的心中陡生疑惑,难道……这时,我的余光中突然出现了异常:墙角处的一堆破棉絮忽然动了动!
我急忙用手电筒照过去,那堆破棉絮停止了蠕动,但是很快又动了起来。几秒种后,一张脸露了出来。
我震惊得无以复加,竟忘了拿出踏雪剑准备自卫。而那个人似乎也对方木没有敌意,甚至对我的存在毫不在意,径自从破棉絮中爬起来,蹒跚着走到高涵的尸体脚下,蹲下身子在那堆包装袋中翻翻找找。
这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女孩。我看着她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和一头脏乱的长发,越发惊讶。
女孩从那堆垃圾中翻出一个矿泉水瓶,里面还有小半瓶水,颜色污浊。喝过水后,女孩继续全神贯注地在垃圾堆里翻找,最后捡起一个方便面袋,用舌尖舔着里面的一点碎渣。
我蹲下身子,想了想,低声问道:“你是谁?”
女孩对我的提问毫无反应,一心一意地嚼着嘴里的食物。方木连问了几遍,女孩都没有回应。
我皱皱眉头,伸出手去,试图把女孩拉起来。指尖刚刚碰到女孩的手臂,女孩就像被烫了一下似的跳起来,连滚带爬地躲在高涵的尸体后,死死地拽住他的衣角,惊恐万状地看着我。
我急忙缩回手,低声解释道:“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你叫什么?”
女孩不说话,竭尽所能地把自己缩在高涵的尸体后面,仿佛那就是自己的保护神。
忽然,我觉得自己理清了事实的真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5-07-29 16:10
    忽然感觉今天更得好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5-07-29 16:11
      这就是真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5-07-29 16:11
        求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5-07-29 16:12
          尽管他始终一动不动,尽管他已经开始发臭,但是有他在,她就会觉得安全。
          直到一只手电筒把光线投射到她的脸上。
          我抬头看了看高涵那张破碎不堪的脸,强忍住内心的汹涌澎湃,竭力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对女孩说:“走吧,我带你出去。我是警察。”
          女孩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语言的理解能力,然而,仍然有些词语让她感觉熟悉。她的眼神渐渐活泛起来,肮脏的小脸也从高涵的腿后缓缓露出。
          然而我的表情却一下子僵住了!我在女孩明亮的双眼里看到两团飞舞的火!
          我急忙转身,刚好看到一个燃烧瓶撞在门口的墙壁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大火腾地在房间里烧起来。我来不及多想,几步跳到门口,刚迈入走廊,就迎面看见又一个燃烧瓶飞过来。
          我向燃烧瓶飞过来的方向望去,一个人影若隐若现。我大声喝问道:“谁?”对方没有回应,而是转身下楼。同时,碎裂声在一楼不断响起,每响一声,就会有一片火光亮起。
          我有些慌了,急忙奔回房间,拽起女孩的手,女孩却挣脱开来,拼命向高涵的尸体后面挤。我看看高哥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咬咬牙,弯腰把他的尸体扛在了肩膀上。
          兄弟,我带你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5-07-29 16:16
            走廊里已经是烈焰熊熊,刚走几步,我就感到热浪袭人。走廊两侧的包房里也许有人埋伏。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刚踏上楼梯,我就看到几个人影在入口的铁门处晃动。情急之下,我大喝一声“别走”,对方听到后,齐齐地跑出铁门,随即就把门关严。
            我连拖带拽地拉着高涵的尸体和女孩挪到门前,出剑猛劈几下,铁门纹丝不动,只留下道道划痕。我知道对方已经把自己锁死在小楼里,心头大乱。
            我揪起高哥的手,试图把枪拽出来。努力几次后,枪却始终死死地被那只僵死的手握住。我只好抬起他的胳膊,勉力瞄准可能悬挂着门锁的位置,连开两枪。“当当”两声脆响后,弹头被反弹回来,差点打中自己。看来破门而出已经不可能,我摸出手机,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连紧急呼叫都播不出去。
            我紧张地在浓烟中四处张望着,辨清方向后,我扛起高哥的尸体,女孩始终紧紧地拽着高涵的衣角,跌跌撞撞地向后厨跑去。
            那里是唯一可能的出口。我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暗暗祈祷自己劈开铁锁的那扇铁门不要被人发现。
            小楼内的浓烟越来越厚重,我渐渐感到呼吸困难。高涵的尸体好像有一吨重。当我终于摸到那个滚烫的门把手时,几乎要欢呼出声。
            我猛地拉开那扇门,扑到铁门前,用力一拽,心下却立刻一片冰凉。它也被锁死了。我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
            浓烟不停地从敞开的门里灌进厨房,我看着地上高哥的尸体,视线也越来越模煳,内心却越发地安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5-07-29 16:22
              到此为止吧,我尽力了。对不起,高哥。对不起,嫂子。对不起,哥哥……
              忽然,我从浓烟中看到了两点光亮,渐渐模煳的意识竟有所醒转。是那女孩的眼睛。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目光中有信任,有期盼,还有鼓励。
              在那些漆黑的夜里,你也是这样看着高哥的吧。
              我的双脚暗暗用力,一点一点,终于站了起来。
              他已经死了,我还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5-07-29 16:25
                最后的希望在窗户那里——我勉强理清了思路——如果打破一扇窗户,就可以得到新鲜的空气,也许可以撑到救援人员到来。然而,在浓烟滚滚的小楼内,从后厨走到窗前,已经是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
                我费尽全力才把高哥的尸体弄到肩膀上,女孩依旧拽着高涵的衣角,乖乖地跟在我身后。我蹒跚着走出门口,谁知刚走出几米却一脚踩空,连人带尸滚落下去。
                这下把我摔得不轻,一时间,体力完全透支的我甚至没有力气爬起来。足有半分钟后,我才慢慢坐起,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方向。前后左右都是浓烟和跳动的火光,严重缺氧也让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煳,只能徒劳地在原地向四处胡乱摸索着。
                唯有身下的地面坚实无比,双手可达之处皆空空如也。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恐惧。这是真正的无能为力。这是真正的无路可逃。突然,一阵金属弯折的吱嘎声和玻璃的碎裂声在斜前方响起。我循声望去,却看见满屋的浓烟正朝一个方向席卷而去。我立刻觉得眼前清爽了不少,等我看清那里的情形时,精神更是为之一振。
                那是一扇被打开的窗户!
                来不及多想,我拽起高涵的尸体,连滚带爬地向那里奔去。那扇窗户里加装的铁制护栏已经被拽变了形。护栏上有一只铁钩,上面还连着一段已经断掉的绳子。我抬头向窗外望去,刚好看见一辆闪着尾灯的车拐进街角。我无心去多想。看看变形的护栏,它已经被拉开了一条缝隙,应该可以容许一个人挤过去。我把手伸向女孩,示意她赶快出去。女孩不说话,却拼命地摇头,死死地拽住高涵的衣角。我顾不得许多,硬是把女孩的手掰开,抱起她顺着护栏间的缝隙塞了出去。女孩刚一落地就急得直跳,竟想爬回来。我失去了耐心,做了一个噤声下蹲的手势。也许是我脸上凶狠的表情吓到了女孩,女孩乖乖地照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5-07-29 16:28
                  我伸手去抱高哥的尸体,可是,精疲力竭的我试了几次,都无法把尸体搬上窗台。我想了想,自己先跳到窗台上,挤出护栏后,伸手把高涵的尸体拽起来,试图把它从护栏中拖出去。那道缝隙对心宽体胖的我来讲,要挤出去已经非常勉强,对于尸身膨胀的高涵来说,更是难上加难。我费尽全力,也只把高哥上半身的小部分拽出了窗外。
                  眼看火已经烧到了墙角,高涵的裤子也已经开始冒烟了,我焦急万分,却无法再拽动他分毫。突然,我的耳边传来“嗖”的一声,紧接着,头顶的瓷砖被打得粉碎。
                  被发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5-07-29 16:37
                    第三集完,今天写的太多了,晚上十一点第四集。猜猜我是谁,怎么会逃不出去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5-07-29 16:40
                      “操!”我被弹雨压制住了,右手按住女孩的头,左手持踏雪剑扬起,格挡住几颗子弹,却仍有不少打到了高涵。
                      我心里一阵酸痛,兄弟,我对不起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5-07-29 23:26
                        踏雪剑虽长,但防御范围还是很小,勉强顾得自己和女孩周全。
                        我咬咬牙,猛地直起身,连开两枪,然后拽起女孩就弯腰猛跑。刚跑出十几米,对方密集的火力就迫使他们不得不再次卧倒。我检查了一下枪膛,只有一颗子弹了。对方似乎也意识到我的弹药所剩无几,慢慢围拢过来,不时零星地放上几枪。
                        我拽过女孩,低声说道:“一会儿我开枪的时候,你就往外跑,有多快就跑多快,哪里有灯就往哪里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停下来,听懂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5-07-29 23:30
                          女孩点点头怔怔地看着我,我对着她笑笑,在她头上摸了摸,随即起身对着一个方向打了一枪,伴随着叫声的响起,我大吼一声:“快走!”
                          女孩在这里我有顾及,此消彼长,我发挥不出实力。
                          女孩迅速地在草丛里穿梭,我眯着眼,她的方向没有敌人,我放了心。
                          我将踏雪剑贴身藏起,直立在这里。敌人一下有了目标,纷纷向我发射子弹。我戴好面具,起身飞到半空中。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沧恍若梦,忽然而已,身体在子弹间穿梭。片刻之后只剩零星几发,我依旧站在那里。
                          “子弹打完了吧。”我笑道。
                          几人围到我身边,为首的一人抱拳道:“好一招白驹过隙,踏雪者大人,请不要打扰我们,对于虎头枪王,我们也是无奈之举……”
                          “我知道,人类,为了生存,都会不得已而为之。”我淡淡说道。“但有些人不一样,有些人会为了别人付出生命,不因为什么,只因为责任。我不是警察,我抓不了你们,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我要把我兄弟带走。”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一个人向我冲道。“你,放过我们?笑话!”
                          我不说话,下一秒,我出现在他身后,踏雪剑横在他喉咙前:“笑话?你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5-07-30 00:04
                            所有人,忽然向我的方向出手,抬枪。我眼睛微咪,身体平移出去,移到了刚刚站的位置,而其他人手机的枪被瞬间肢解,所有人带着惊恐的表情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恶魔。
                            恶魔或佛,我都不在意。
                            “但无论怎么样,杀人都是不对的,即便踏雪剑沾满血腥,我也不会超过我的底线。既然你们杀了我重要的人,就得付出代价!”
                            为首的暗笑一声,说了句“上!”众人以一个奇异的阵法纷纷向我出刀袭来。
                            “修罗刀阵?我对你们越来越感兴趣了。”我直冲向阵眼,“但真正的修罗刀阵,不是这么用的!”踏雪剑纵横捭阖,发出凛冽的剑芒。
                            为首的人冷笑着双手摆出奇怪的姿势,脚踩七星阵法,一道诡异的气劲拦在了我的前方,踏雪剑被带去另一个方向。其他几人持刀滑向我的后背,我反身接下三刀,突然一声爆喝,踏雪剑力拔千钧旋动而起,一剑将后面的人震出十来步。而后踏雪剑水银泻地般地杀入敌阵,从人从中衣甲平过,方才无懈可击的刀阵顿时被击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5-07-30 00:31
                              我的身子平飞而起,踏雪剑扬起层层残影,周围的一切仿佛凝固,只有绝情、绝念、绝影,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一剑,直戳阵眼。
                              “绝影?!资料上并没有记载你掌握了这招?”为首的人大惊失色,慌忙抬刀向我劈来,我一声长啸,踏雪剑化作暴风,一剑将那刀劈断!刀阵也就这么被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5-07-30 00:38
                                我长剑直指他的咽喉:“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踏雪剑终究没有落下。“你们走吧,我不想打了。”说罢,离开了人群,走向了燃烧着的白鑫浴宫,一剑劈开高涵身边的阻碍,将尸体背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找到了抱脚躲在路灯下瑟瑟发抖的女孩,拍拍她的头:“我们走吧。”
                                我把高哥和嫂子放在了一起,将家里打扫了一番,女孩在沙发上睡着了,蜷缩着。书上说这种睡姿是人们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才会体现的。我从抽屉里翻出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烟,在阳台上寂寞地抽着,流着泪。
                                曾经三人一路,只剩二人对饮。
                                曾经四人同餐,只剩一人抽烟。
                                我将门锁好,来到了天台,取出虎头枪。虎头枪静静躺在我的手中,带着金芒。是的,虎头枪接受我了,在我安置好高哥和嫂子之后。
                                “我不会帮你报仇的。”我淡淡地说。“但我保证,踏雪者在,枪王在,踏雪剑在,虎头枪在!”踏雪剑剑锋闪过一道白光,剑灵听到自己竟然会与另一把武器同一等级,闪光以示不满。
                                我轻抚剑柄,将其放到一旁。
                                我扶起虎头枪,今夜不舞剑,耍枪!
                                破天枪法,流星枪术……
                                如痴如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5-07-30 01:49
                                  我带着女孩回了家,历经一番波折,我将女孩托付给了冬瓜,他也需要个伴。他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一直闭口不谈。
                                  待我回到家,却发现了一个人。
                                  林曌带着笑容,坐在沙发上:“我来找你玩。”
                                  我摆摆手,示意我没空陪他,回到房间,躺下了。冥冥中好像感到他走了进来,坐在了我旁边,静静地看着我。
                                  直到下午三点,我才悠转醒起,发现林曌趴在我床头,睡着了。我拿起一条毛巾被,盖在了他的身上。做完这一切,我出去找了点东西吃。
                                  估摸着约一个小时,他才出来。坐在我对面,看着我。
                                  “你……”
                                  “嗯?”
                                  “挡到电视了。”
                                  “我有话要对你说。”
                                  “先让让,新出的奥特曼,这集我还没看。”
                                  “我比奥特曼好看。”
                                  “……看不出来。”
                                  “我要和你学武。”
                                  “卖身不卖艺。”
                                  “……这个是什么?”他拿出我的奥特曼面具,我心里一惊。
                                  “奈克瑟斯,诺亚的幼年形态……”
                                  “咱可以不说奥特曼吗?”
                                  “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5-07-30 02:21
                                    “我还是说出自己的身份吧。”他把我拉到房间。“你知道剑阁吧。我是九当家。”
                                    我震惊的无复以加:“拿出证明。”居然这么简单的接触到了高层?
                                    他拿出一把剑,递到我面前:“这是一把剑,不过被人看不到,只有我们林家人看的到……”
                                    我默默地说:“我看的到啊。”说罢接过了这把剑,承影两个字刻在剑鞘上。
                                    他略带惊讶:“这不可能啊?”
                                    “精致优雅君子之剑,承影,还有含光,宵练呢?”
                                    “没下落,传到我的时候就剩下他了。可我粗懂武艺,不懂剑技。”
                                    “作为承影剑传人,你也太窝囊了吧!”
                                    林曌一脸委屈,我一下子心软了。
                                    “好吧,我教你。”
                                    表情忽然欣喜。
                                    “但你要记住,若做不了一流武者,还不如去街头当个混混。”
                                    表情忽然顿住,时间之快,来不及转换,面部扭曲在一起,忍俊不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5-07-30 02:49
                                      第四集,完。老子困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5-07-30 02:50
                                        林曌贴身而上,少林绝学一苇渡江的轻功,紧追白驹过隙身法。眼看就要抓住绳子,我怎么会如你所愿?
                                        我长剑舞动,方圆三丈内丹瓦片全被挑起,哗啦啦瓦片如暴雨般砸向林曌。
                                        “你没说有这茬!”林曌怒道。
                                        “好吧,我的错。”我闲庭信步,也迈入了瓦片雨中。脚步微错,不仅闪开片片砖瓦,还巧妙的躲过了林空空时不时伸过来偷袭的手,再顺便把地上已经落下的瓦片再次挑向空中,乐此不疲。
                                        林曌一开始还是很慌乱,而后来逐渐得心应手。不错!我很满意他的状态。
                                        他取出承影剑,一种天旋地转的怪异剑气从他的手中剑散开,那极薄的剑刃被附着了灿烂的金光,四面八方弥散起漫天梵音,空中瓦片被片片击碎。
                                        是我第一天教他练的战魔剑法,是蜻蜓点水,加达摩剑的变化,真是让我惊喜啊,看来得增加难度了。
                                        我长剑一立,突然停步迎向林空空。出剑!华山剑法三十六式!“这是今天的新课,我要教你华山剑法究极式——有凤来仪!”
                                        “谋杀亲夫啊!”他看着我,哭丧着脸,而剑承影过于细长,居然无法回防。
                                        “每一个武者都会有被追杀的觉悟,一直逃的是逃兵,敢于反击的才是亡命之徒。你选择哪一个?”我冷笑。我从不放弃,我若放弃了,高哥就不会回到家,高哥要是放弃了,女孩就不会活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5-07-30 09:05
                                          我坐在屋子门前,看着久违的场景。
                                          林曌坐到我的身边:“猜猜,可以告诉我你的过去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了出来。
                                          我并不是我父母亲生的,只是作为一个被遗弃的婴儿在一个满天风雪之夜被父母捡了回来。连我的出生证明都在包裹里,玻璃心碎了一地。
                                          好在爸妈和大我十四岁的哥哥对我都很好,我快乐的成长了,虽然每天比同龄人要多四个小时练功,但我很幸福。
                                          转变是在六岁的那年,我们一家受宿敌的追杀,父母保护我们,全灭了,而敌人,却不是死在我们的手上。我五岁时游泳,在湖底发现了一把剑和一个匕首。剑当时不接受我,所以就把匕首带了回来。敌人杀了我父母之后,看我拿着这匕首,十分惊讶,问我从哪得到的。我将他带到湖边,他却把我扔进了湖里。我没来得及就呛了一口水,随即费力拔剑。
                                          刚刚触到剑柄就被白光震退,我不屈不饶,紧握着剑,剑气将我身体震的生疼。缺氧的我撑不住了,直直地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岸上,剑在我的身边,白光柔和,包裹着我。我发现敌人就在我的前方不远处,断气了。
                                          “孩子,为何这么拼命?”一个白发老人忽然出现在我身边,温柔地问我。
                                          “他杀了我父母。”
                                          “那为何不杀了他?他受你父母一击,已受重伤,不是你的对手。”
                                          “我可以打他,可以送他去医院,但我不可以杀人。”
                                          “为什么?”
                                          “我爸爸妈妈说杀人是不对的,我哥哥会抓我的。”(当时我哥20岁,实习警察,我受虐了多年,一直不敢惹他。而他当时参加了一个任务,免遭一难。)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老人眼里露出赞许的目光。
                                          “我叫颂猜。爷爷是你救了我吗?剑也是你拔出的?”
                                          “我救了你,但剑是你自己拔出的。踏雪剑已经认可了你做主人,但我不知道你是否适合,带着它历练十年,十年之后,你若还如此纯真,我将赠你一个宝物。”
                                          我呆呆地看着他,懵懵懂懂“谢谢爷爷!”
                                          “好!十年再见,快乐地成长吧,小颂猜。”
                                          我看着他踏风而去,留下了一本书,记载了踏雪剑的专用剑招,和白驹过隙身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5-07-30 10:10
                                            听完后林曌并没有说些什么,取而代之将我拥入怀中,我先是挣扎了一番,他却越拥越紧,我索性不反抗了,任由他抱着,感受着温暖,而后尽然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又是下午三点,感叹我生物钟好尽责!我发现我头枕在了林曌的肚子上,毫不意外的,十分柔软,舒适。
                                            他笑着看着我,我也回望着他。
                                            忽然从身后传来咳嗽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5-07-30 10:20
                                              留一点下午更,手都断了。看咱心情,说不定下午又和脱缰的哈士奇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5-07-30 10:22
                                                猜猜在这里感谢大家对断剑和颂猜的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5-07-30 10:23
                                                  我们脸色一变,同时看向身后,一个老人笑咪咪地看着我们。
                                                  我才发现十年居然这么快就过去了。我在快忘了过往的同时,顺便忘了时间是吗?
                                                  他走过来,对着林曌说:“小颂猜,你长大了,怎么这么肥?”
                                                  我和林曌满头黑线,我无奈地打破:“老爷子,我才是颂猜。”
                                                  他定睛望向我,看了约一分钟,自拍脑袋:“对对对,你是小颂猜。那你是谁?”问向林曌。
                                                  “老爷子,我叫林曌……”
                                                  “林家人?承影剑?”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老人感叹道:“多少年了,承影剑又一次出山了。”
                                                  说罢转身问向我们:“你们之间的关系是?”
                                                  “同学。”我回答到。
                                                  “夫妻。”这是林曌。
                                                  我忽然很想踹他!哪门子夫妻啊,在老人面前说什么呢???
                                                  “哦~”老人点头以示理解,看向我的目光极尽猥琐。“同性恋是吧。”
                                                  噗。现在的人类也太奔放了,叫老年人都知道了有同性恋这回事是吗?
                                                  “别以为爷爷我不与时代跟进。”老爷子看向我的眼神有带了些鄙夷,“话说你踏雪剑法练的怎么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5-07-30 17:14
                                                    我犹豫了一下,将情况如实说出,我自己已经两年没有太大进步了。
                                                    “看样子,那个宝贝我两年前就该给你了,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成果!”看着我犹豫不决的样子,“你以为你的招数会对我有用?还不是我们一脉相传的,我也会,自然伤不到我。”
                                                    我让林空空退出十米远,踏雪剑滑出手袖,比了个姿势。
                                                    “姿势不错,绝影学会了?”不知何时现在高处的老人全身上下散发着一层霞光,立于夕阳中一派仙风道骨。
                                                    我身子飘忽而起,堪堪闪过那层霞光,歪歪斜斜的一剑点向老人的咽喉。老人后发而先至,我的剑还没刺出,就出了一掌印在了我的背上。我硬受一掌,对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他毫无惊讶,陡然转身刺出一剑。
                                                    我的身子平飞而起,踏雪剑扬起层层残影,周围的一切仿佛凝固,只有绝情、绝念、绝影,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一剑。
                                                    老人赞许地点点头,比了一个剑指,点在剑锋之上。我顿时感到剑上的力量一瞬间外泄。
                                                    “你才十六岁就有如此庞多的真气,后生可畏!来吧,让我看看最强的你。”老人好像十分了解我,我的确还有一招没有用出,但这招,我至今无法熟练的驾驭,怕伤到了林空空。
                                                    老人看出了我的顾虑:“我会护得他周全,你尽管攻过来,也不用怕他看见,反正都已经是夫妻了,不是吗?”我一愣,老人嘿嘿一笑,人若陀螺旋转,竟将踏雪剑顶开。嘭!那身躯撞在屋檐上,砸开一大片砖瓦。而我被他撞得失去平衡,落向下方的石阶。老人在半空,居高临下一掌拍落,掌风中隐约响起龙吟象鸣,据说每一掌都有十龙十象之力。“高手过招,三招定胜负。”我不知为何,脑海中冒出童年时父亲曾经说过的那句话。这就是第三招,老人的掌风封死了周围一切可以移动的角落,即便是白驹过隙身法,也无处可逃。无处可避就要硬接,但那十龙十象之力如何硬撼?一定会有破绽,一定会有空隙……我立于原地,剑锋四下游动,仿若灵蛇寻找游动的契机。但那泰山压顶的力量已经完全碾压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5-07-30 17:38
                                                      只得使用那一招了吗?我苦笑,老爷子真的是十分看好,把老子往绝路上逼!我深吸口气,周身绽放起并不耀眼,但足以扫荡一切的剑芒!踏雪剑迎风而起,剑锋过处风雪漫天!
                                                      林曌连步后退,这是什么?
                                                      每一剑带动天地巨变。
                                                      每一剑均是满天风雪。
                                                      只要靠近风雪中心,就被狂野剑气绞碎。
                                                      眼见范围越来越大,就要伤到林曌,我想停下,却依旧不断向前,剑意不但不见消退,更意若癫狂!
                                                      老人迅速地将林空空带起,几个起落,出了我的攻击范围。
                                                      我划破了他的衣服,鲜血已从他的身上渗出。但在我的努力控制之下踏雪剑并未继续向前……
                                                      林空空沉声道:“这是什么剑法?”我深吸口气收剑入鞘,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我回答道:“踏雪剑法踏雪二式。”我自己不能控制完美地刺出这一剑。这漫天风雪,足以杀戮四方、惊动鬼神的一剑。我之所以不愿意用这招,就怕自己一不小心逾了底线,杀了人。
                                                      “你终究不愿杀人。”老人默默走了过来。“十年了,你还是这么纯真,也不知道这是你的缺点还是优点。”
                                                      而后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我的承诺。”
                                                      我刚打算开口,却被拦下。“我拥有它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踏雪已经易主,它也该有新的旅途,它叫大艰难书,是一套武功,专门在艰苦逆境中领悟的武功,你足够资格。”
                                                      “老爷子……”
                                                      “还叫老爷子?!”一巴掌拍向我的脑袋,我急忙躲过。“臭小子,该换称呼了!”
                                                      “是,前辈!”
                                                      “……比猪还笨!”老人扶额。
                                                      林空空偷偷在我耳边说了什么,我恍然大悟:“是,师傅!”
                                                      “这就对了嘛!”老爷子忽然喜笑颜开,厚颜无耻地仰天大笑。
                                                      笑完又看向林曌,林空空会意,也叫了声“师傅”。
                                                      “哈哈,真聪明!”老人脸上霞光满面,“关于承影剑,你们看看阴阳的方法是否有效,我只给你们点建议,走火入魔了可别怪我,小子,来,师傅有话跟你说。”招招手把林空空拉了过去一番耳语,二人还时不时看向我,遇上我询问的目光,猥琐地笑笑,我忽然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就交给你了。”老人大手一拍。
                                                      “保证完成任务!”林空空回了个帅气的军礼。可老人已消失不见,只留下阵阵干笑,敲击在我的心上。
                                                      感觉被这两人算计了。
                                                      “猜猜。”忽然一下蹭过来。
                                                      “嗯?”我很奇怪。
                                                      “我们在一起吧。”
                                                      “……”
                                                      “师傅都同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5-07-30 18:29
                                                        第五集,完(其实第六集的内容也包含在其中,所以晚上更得可能会少一点。请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5-07-30 19:07
                                                          林曌是从他父亲那里知道母亲车祸的事情的,望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无助,七天计划作罢,改成美国探病游。
                                                          还是我将他带到机场的,机票太贵,却没有丈母娘的命重要,即便如此,我的心还是抽搐了一下。王叔塞给我两万多,我心说是不是太多了。现在想来很有必要。
                                                          林母还是没能逃过死神的魔爪,葬礼办了三天,林空空整个人都颓废了,若不是我这几天照顾着,他估计也就倒下了。
                                                          我将他安置在他的房间,走了出来。林家人这才看见我。
                                                          林父问我是谁,我犹豫了一下,说同学。再就是谢谢了什么的,搞得我十分不好意思。
                                                          接下来在林家住了几天,林空空也走出了房门。最后一天我们将要走的时候,却被林父拦下。
                                                          林父要和我单独谈谈,我心里一惊。
                                                          待到身边都没人的时候,林父问到:“你和林林是同性恋吧。”
                                                          我犹豫了一下,承认了。
                                                          “我希望你能离开林林,为了他好。他背负着林家太重的担子,林家不能这么绝后。”
                                                          “……”我不做声。
                                                          伯父,颂家已经绝后了。
                                                          伯父,我好不容易接受一段感情,就要放弃吗?
                                                          伯父,你拥有林家产业,我却只有踏雪剑和他。
                                                          伯父,我做不到……
                                                          “我不能连这个唯一的儿子都失去!”林父看我犹豫不决,冲我叫到。
                                                          “我答应你,伯父。”平静的,我说出了这句话,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平静地走出房门,拿起背包,向门口走去,看都不看林空空一眼。
                                                          只怕一眼之后,我就再也舍不得。
                                                          “猜猜,猜猜!等我一个!”他向我的方向奔来,却被保镖抓住:“少爷,你不能走,这是老爷的命令。”
                                                          “爸爸,爸爸!”我关上门,隔开身后的声音,走上了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5-07-31 01:38
                                                            因为无心,也不认识路,当我默默地走进一个公园时,已是夜晚。
                                                            我找了个空地,将背包放下。
                                                            “阁下,跟了这么久,为何不动手?”我对着黑暗说道。
                                                            “踏雪者大人真厉害呢,我只是上头派来刺探情报的,并无其他的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5-07-31 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