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763贴子:230,421

回复:R《断剑之彰》周更 都市校园武侠不喜勿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天在风雨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于人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07-29 01:38
    我闻到了激情的味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5-07-29 02:18
      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07-29 08:03
        每天码那么一点点,妈妈夸我小淫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5-07-29 10:29
          我冲到阳台,恰逢他出来,我把他推进卫生间,把门锁上。
          “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了。”
          我放开了他,双手无力垂下,这算什么,变相出柜?
          正当我低头懊恼的时候,何策成忽然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我看着这个一米八多的男人,心中带着一丝恐惧。
          他忽然笑了,吻了下来,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
          这次我反应很快,把他推开,可两唇已经相碰。
          他并未不满,说道:“老六,你是我的,如果我能早点知道的话,你的初吻就会给我了吧?”说罢笑着打开门出去了,只留下一个晚上连续被两个男人强吻的我呆呆地站在那里。
          卧槽,这是什么季节?男人女人接二连三地向男人告白?我可怜的大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我不知道今晚会有多少人失眠,但我知道肯定算我一个!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拿出手机,把林曌的号码存了下来,然而我发现曌字始终打不出来,我存了个林空明,却鬼神差事地存了个林空空。林空空?孙空空?我无声笑笑,索性不换了,翻了个身,睡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5-07-29 10:48
            居然被两个人强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5-07-29 13:13
              忽然剑阁传来了消息,说一星期前有人曾看见过高哥去了白鑫浴宫,并且在也没出来。
              我静静地关上冰柜的门,对着灵台深深一拜,退出了他们家,我的家。
              嫂子,我会在高哥做傻事之前把他带回来的,相信我,我有踏雪剑,我举世无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5-07-29 15:35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两点,这条本来就人迹罕至的路显得更加幽静。我拎起背包,起身下了出租车。
                  我缓步来到一面窗户前,伸手从背包里掏出破窗器。我用玻璃刀割开一个直径约半米的洞,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玻璃取下。刚拨开那厚重的窗帘,手就停了下来。
                  不出所料,窗子里还有护栏。
                  我把破窗器装好,起身绕到楼后。那里有一座室外平台,平台南侧是一扇铁门,估计是后厨的位置。我拧亮手电,只见一根粗粗的铁条横贯在铁门中间,一把大铁锁加于其上。踏雪剑从袖口滑出,我一剑劈断铁锁后立刻蹲在原地,确认四周无人后,才轻轻地拉开铁门,走了进去。
                  进入室内,我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水泥房间里。没有窗户,四处散落着一些食品包装袋、鸡蛋壳和酒瓶。
                  房间对面是一扇木门。我走过去,试着拉了一下,门吱呀打开了。一阵寒气扑面而来,脚下是一段四阶楼梯,下面则是一个二百平方米左右的大厅,从地面中间的两个方形大坑来看,这里应该是浴池。我一边走,一边留心脚下的水泥块和木条。室内仍然是一副刚刚竣工的样子,甚至都没有清理一下。走到大坑边,我随手向坑里照射了一下。浴池底部胡乱堆放着一些草垫和被子似的东西,他心里一动,抬脚跳了下去。
                  刚一落地,我就踩到了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卷脏得分不出本色的被子。我蹲下身子细细翻看,又拽出草垫中的几根草,用手指捻了捻。略有潮湿,但并未腐烂。
                  我站起身来,皱了皱眉头。这里显然曾经有人住过,但肯定不是当时建屋的工人。否则在这么潮湿的环境下,几年时光过去,那些草垫早就腐烂了。
                  我从坑边随手拽过一根木条,翻动着那些破烂的棉絮。几分钟后,我挑起一块破烂不堪的布片,破布上仍有些桃红色依稀可辨。这应该是一件衬衫,从尺寸上来看,它的主人似乎身形娇小。
                  我扔下木条,咬了咬牙。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里曾经住过的也许是那些被拐卖的女孩,高哥目前负责的案子和拐卖少女有关。
                  浴池北侧是一段未封闭的楼梯,我轻松一跃跳出大坑,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的情形和一楼差不多,中厅的位置是一大片空地,貌似休息大厅。四周则是一圈小房间,估计是做包房所用。我逐一查看过去,房间都大同小异。转入东侧走廊时,眼前的情景却大不一样。
                  相对于其他地方,这里要乱得多。破碎的桌椅、酒瓶随处可见。手电光从墙面扫过,显出更加突兀的明暗,我凑过去,能看出估计是砍刀、铁棍之类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5-07-29 15:42
                  我发现一个圆洞,显然是弹孔。在一面墙上,发现了一片干涸的褐色液体,看上去仍有粘稠的质感。从高度分析,应该是头面部遭重创后,血液喷溅上去形成的。
                  我在四周照射了一圈,又发现了不少血迹。我的手有些抖,很显然,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恶斗。而喷洒出如此多血液的,无论是一人还是数人,必有伤亡。至于伤亡者可能会是谁,我不愿去想,我强迫自己迈开脚步,继续查看下一个房间。
                  刚刚把手电光投射到房间里,我的视线里却立刻一暗,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双手平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你个麻痹中埋伏了!
                  我立刻关掉手电筒,转身避开门口,后背死死地贴在墙壁上,同时握住了踏雪剑。
                  我同时也发现,对方并没有开枪,甚至都没有移动。
                  眼镜顺着汗湿的鼻梁滑下来,我用手扶扶眼镜,来的太匆忙,忘记换隐形眼镜了,拼命让自己骤然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同时竭力倾听对方的动静。然而对方似乎很有耐心,始终默默地站在房间里。我渐渐感觉蹊跷,如果对方设伏,应该不止一人,耽搁了这么久,同伙应该早就过来了。而且对方刚才明明有机会开枪,为什么却不动手?
                  我心一横,蹲下身子,悄悄地挪到门口,转身,猛地按亮手电筒向斜上方照去。
                  对方的脸被罩在强光下,我本本打算趁此机会用剑挑开他的枪,打他个措手不及,然而当我看清那张脸后,却忘记了所有的计划,只发出一声惊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5-07-29 15:48
                    那是一张死人的脸,尽管他半睁的双眼中已暗淡无光,我还是认出那就是高涵。
                    我愣在原地,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反手握住剑,疾步走到高涵的尸体旁,用手电筒上下照射着。
                    高涵应该已经死了很久了,从他的尸体上,仍然能看出死前的惨状。
                    高涵的头发被干涸的血块纠结在一起,他的脸上有一道被利器砍噼过的伤口,深可见骨。由于尸体已经腐败,体内充盈的气体让高涵身上的衣服被绷得紧紧的,也让至少三处贯穿而过的枪伤一览无余。这几处伤中的任何一处都足以让一个强壮的男人彻底失去反抗能力,而高涵却始终站着,依托在身前的一个铁架子上,右手平握着一支五四手枪,警惕地瞄准前方,左手放在背后,握着虎头枪。
                    高涵,在生命离他而去的瞬间还在战斗。
                    我叹了口气,伸手去拿他手里的手枪。拽了两下,竟拽不动,心中更是不禁唏嘘。我无奈改拽虎头枪,手刚刚伸过去,却被一道金色光芒震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5-07-29 15:55
                      我后退几步,看着长枪枪头上泛着金芒的虎头。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器若无灵,不成神兵。
                      虎头枪到最后仍在保护他的主人,而踏雪剑也在金芒发出的同时用白色灵光把我包裹了起来。
                      不多时金色白色的光芒都逐渐散去,我轻叹一声,向高哥的尸体走去,你没能报仇,还把自己搭上了,值得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5-07-29 16:04
                        高涵的尸体忽然动了动,脚下立刻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高涵的脚边散落着一大堆空方便面袋,还有一些被撕开的调料包,被舔舐得干干净净。我的心中陡生疑惑,难道……这时,我的余光中突然出现了异常:墙角处的一堆破棉絮忽然动了动!
                        我急忙用手电筒照过去,那堆破棉絮停止了蠕动,但是很快又动了起来。几秒种后,一张脸露了出来。
                        我震惊得无以复加,竟忘了拿出踏雪剑准备自卫。而那个人似乎也对方木没有敌意,甚至对我的存在毫不在意,径自从破棉絮中爬起来,蹒跚着走到高涵的尸体脚下,蹲下身子在那堆包装袋中翻翻找找。
                        这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女孩。我看着她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和一头脏乱的长发,越发惊讶。
                        女孩从那堆垃圾中翻出一个矿泉水瓶,里面还有小半瓶水,颜色污浊。喝过水后,女孩继续全神贯注地在垃圾堆里翻找,最后捡起一个方便面袋,用舌尖舔着里面的一点碎渣。
                        我蹲下身子,想了想,低声问道:“你是谁?”
                        女孩对我的提问毫无反应,一心一意地嚼着嘴里的食物。方木连问了几遍,女孩都没有回应。
                        我皱皱眉头,伸出手去,试图把女孩拉起来。指尖刚刚碰到女孩的手臂,女孩就像被烫了一下似的跳起来,连滚带爬地躲在高涵的尸体后,死死地拽住他的衣角,惊恐万状地看着我。
                        我急忙缩回手,低声解释道:“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你叫什么?”
                        女孩不说话,竭尽所能地把自己缩在高涵的尸体后面,仿佛那就是自己的保护神。
                        忽然,我觉得自己理清了事实的真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5-07-29 16:10
                          忽然感觉今天更得好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5-07-29 16:11
                            这就是真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5-07-29 16:11
                              求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5-07-29 16:12
                                尽管他始终一动不动,尽管他已经开始发臭,但是有他在,她就会觉得安全。
                                直到一只手电筒把光线投射到她的脸上。
                                我抬头看了看高涵那张破碎不堪的脸,强忍住内心的汹涌澎湃,竭力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对女孩说:“走吧,我带你出去。我是警察。”
                                女孩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语言的理解能力,然而,仍然有些词语让她感觉熟悉。她的眼神渐渐活泛起来,肮脏的小脸也从高涵的腿后缓缓露出。
                                然而我的表情却一下子僵住了!我在女孩明亮的双眼里看到两团飞舞的火!
                                我急忙转身,刚好看到一个燃烧瓶撞在门口的墙壁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大火腾地在房间里烧起来。我来不及多想,几步跳到门口,刚迈入走廊,就迎面看见又一个燃烧瓶飞过来。
                                我向燃烧瓶飞过来的方向望去,一个人影若隐若现。我大声喝问道:“谁?”对方没有回应,而是转身下楼。同时,碎裂声在一楼不断响起,每响一声,就会有一片火光亮起。
                                我有些慌了,急忙奔回房间,拽起女孩的手,女孩却挣脱开来,拼命向高涵的尸体后面挤。我看看高哥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咬咬牙,弯腰把他的尸体扛在了肩膀上。
                                兄弟,我带你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5-07-29 16:16
                                  走廊里已经是烈焰熊熊,刚走几步,我就感到热浪袭人。走廊两侧的包房里也许有人埋伏。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刚踏上楼梯,我就看到几个人影在入口的铁门处晃动。情急之下,我大喝一声“别走”,对方听到后,齐齐地跑出铁门,随即就把门关严。
                                  我连拖带拽地拉着高涵的尸体和女孩挪到门前,出剑猛劈几下,铁门纹丝不动,只留下道道划痕。我知道对方已经把自己锁死在小楼里,心头大乱。
                                  我揪起高哥的手,试图把枪拽出来。努力几次后,枪却始终死死地被那只僵死的手握住。我只好抬起他的胳膊,勉力瞄准可能悬挂着门锁的位置,连开两枪。“当当”两声脆响后,弹头被反弹回来,差点打中自己。看来破门而出已经不可能,我摸出手机,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连紧急呼叫都播不出去。
                                  我紧张地在浓烟中四处张望着,辨清方向后,我扛起高哥的尸体,女孩始终紧紧地拽着高涵的衣角,跌跌撞撞地向后厨跑去。
                                  那里是唯一可能的出口。我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暗暗祈祷自己劈开铁锁的那扇铁门不要被人发现。
                                  小楼内的浓烟越来越厚重,我渐渐感到呼吸困难。高涵的尸体好像有一吨重。当我终于摸到那个滚烫的门把手时,几乎要欢呼出声。
                                  我猛地拉开那扇门,扑到铁门前,用力一拽,心下却立刻一片冰凉。它也被锁死了。我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
                                  浓烟不停地从敞开的门里灌进厨房,我看着地上高哥的尸体,视线也越来越模煳,内心却越发地安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5-07-29 16:22
                                    到此为止吧,我尽力了。对不起,高哥。对不起,嫂子。对不起,哥哥……
                                    忽然,我从浓烟中看到了两点光亮,渐渐模煳的意识竟有所醒转。是那女孩的眼睛。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目光中有信任,有期盼,还有鼓励。
                                    在那些漆黑的夜里,你也是这样看着高哥的吧。
                                    我的双脚暗暗用力,一点一点,终于站了起来。
                                    他已经死了,我还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5-07-29 16:25
                                      最后的希望在窗户那里——我勉强理清了思路——如果打破一扇窗户,就可以得到新鲜的空气,也许可以撑到救援人员到来。然而,在浓烟滚滚的小楼内,从后厨走到窗前,已经是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
                                      我费尽全力才把高哥的尸体弄到肩膀上,女孩依旧拽着高涵的衣角,乖乖地跟在我身后。我蹒跚着走出门口,谁知刚走出几米却一脚踩空,连人带尸滚落下去。
                                      这下把我摔得不轻,一时间,体力完全透支的我甚至没有力气爬起来。足有半分钟后,我才慢慢坐起,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方向。前后左右都是浓烟和跳动的火光,严重缺氧也让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煳,只能徒劳地在原地向四处胡乱摸索着。
                                      唯有身下的地面坚实无比,双手可达之处皆空空如也。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恐惧。这是真正的无能为力。这是真正的无路可逃。突然,一阵金属弯折的吱嘎声和玻璃的碎裂声在斜前方响起。我循声望去,却看见满屋的浓烟正朝一个方向席卷而去。我立刻觉得眼前清爽了不少,等我看清那里的情形时,精神更是为之一振。
                                      那是一扇被打开的窗户!
                                      来不及多想,我拽起高涵的尸体,连滚带爬地向那里奔去。那扇窗户里加装的铁制护栏已经被拽变了形。护栏上有一只铁钩,上面还连着一段已经断掉的绳子。我抬头向窗外望去,刚好看见一辆闪着尾灯的车拐进街角。我无心去多想。看看变形的护栏,它已经被拉开了一条缝隙,应该可以容许一个人挤过去。我把手伸向女孩,示意她赶快出去。女孩不说话,却拼命地摇头,死死地拽住高涵的衣角。我顾不得许多,硬是把女孩的手掰开,抱起她顺着护栏间的缝隙塞了出去。女孩刚一落地就急得直跳,竟想爬回来。我失去了耐心,做了一个噤声下蹲的手势。也许是我脸上凶狠的表情吓到了女孩,女孩乖乖地照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5-07-29 16:28
                                        我伸手去抱高哥的尸体,可是,精疲力竭的我试了几次,都无法把尸体搬上窗台。我想了想,自己先跳到窗台上,挤出护栏后,伸手把高涵的尸体拽起来,试图把它从护栏中拖出去。那道缝隙对心宽体胖的我来讲,要挤出去已经非常勉强,对于尸身膨胀的高涵来说,更是难上加难。我费尽全力,也只把高哥上半身的小部分拽出了窗外。
                                        眼看火已经烧到了墙角,高涵的裤子也已经开始冒烟了,我焦急万分,却无法再拽动他分毫。突然,我的耳边传来“嗖”的一声,紧接着,头顶的瓷砖被打得粉碎。
                                        被发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5-07-29 16:37
                                          不错不错,顶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5-07-29 16:40
                                            第三集完,今天写的太多了,晚上十一点第四集。猜猜我是谁,怎么会逃不出去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5-07-29 16:40
                                              好看 就是这样就死了两个亲人不好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5-07-29 18:09
                                                不是11点更新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5-07-29 21:55
                                                  额额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0楼2015-07-29 22:23
                                                    楼主QQ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1楼2015-07-29 22:47
                                                      “操!”我被弹雨压制住了,右手按住女孩的头,左手持踏雪剑扬起,格挡住几颗子弹,却仍有不少打到了高涵。
                                                      我心里一阵酸痛,兄弟,我对不起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5-07-29 23:26
                                                        踏雪剑虽长,但防御范围还是很小,勉强顾得自己和女孩周全。
                                                        我咬咬牙,猛地直起身,连开两枪,然后拽起女孩就弯腰猛跑。刚跑出十几米,对方密集的火力就迫使他们不得不再次卧倒。我检查了一下枪膛,只有一颗子弹了。对方似乎也意识到我的弹药所剩无几,慢慢围拢过来,不时零星地放上几枪。
                                                        我拽过女孩,低声说道:“一会儿我开枪的时候,你就往外跑,有多快就跑多快,哪里有灯就往哪里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停下来,听懂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5-07-29 23:30
                                                          女孩点点头怔怔地看着我,我对着她笑笑,在她头上摸了摸,随即起身对着一个方向打了一枪,伴随着叫声的响起,我大吼一声:“快走!”
                                                          女孩在这里我有顾及,此消彼长,我发挥不出实力。
                                                          女孩迅速地在草丛里穿梭,我眯着眼,她的方向没有敌人,我放了心。
                                                          我将踏雪剑贴身藏起,直立在这里。敌人一下有了目标,纷纷向我发射子弹。我戴好面具,起身飞到半空中。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沧恍若梦,忽然而已,身体在子弹间穿梭。片刻之后只剩零星几发,我依旧站在那里。
                                                          “子弹打完了吧。”我笑道。
                                                          几人围到我身边,为首的一人抱拳道:“好一招白驹过隙,踏雪者大人,请不要打扰我们,对于虎头枪王,我们也是无奈之举……”
                                                          “我知道,人类,为了生存,都会不得已而为之。”我淡淡说道。“但有些人不一样,有些人会为了别人付出生命,不因为什么,只因为责任。我不是警察,我抓不了你们,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我要把我兄弟带走。”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一个人向我冲道。“你,放过我们?笑话!”
                                                          我不说话,下一秒,我出现在他身后,踏雪剑横在他喉咙前:“笑话?你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5-07-30 00:04
                                                            所有人,忽然向我的方向出手,抬枪。我眼睛微咪,身体平移出去,移到了刚刚站的位置,而其他人手机的枪被瞬间肢解,所有人带着惊恐的表情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恶魔。
                                                            恶魔或佛,我都不在意。
                                                            “但无论怎么样,杀人都是不对的,即便踏雪剑沾满血腥,我也不会超过我的底线。既然你们杀了我重要的人,就得付出代价!”
                                                            为首的暗笑一声,说了句“上!”众人以一个奇异的阵法纷纷向我出刀袭来。
                                                            “修罗刀阵?我对你们越来越感兴趣了。”我直冲向阵眼,“但真正的修罗刀阵,不是这么用的!”踏雪剑纵横捭阖,发出凛冽的剑芒。
                                                            为首的人冷笑着双手摆出奇怪的姿势,脚踩七星阵法,一道诡异的气劲拦在了我的前方,踏雪剑被带去另一个方向。其他几人持刀滑向我的后背,我反身接下三刀,突然一声爆喝,踏雪剑力拔千钧旋动而起,一剑将后面的人震出十来步。而后踏雪剑水银泻地般地杀入敌阵,从人从中衣甲平过,方才无懈可击的刀阵顿时被击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5-07-30 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