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830贴子:230,616

回复:R《断剑之彰》周更 都市校园武侠不喜勿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头?你是哪个组织?”
“我为暗盟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暗盟?”我看着对方的衣服,居然同那天白鑫浴宫的众人一样。
“力压七分剑魔,独挑修罗刀阵,像您这样恐怖的人,我们需要知道行踪,以免下次有人做任务是碰到了,那岂不是会很惨?”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喜欢你的不只两人。”
“……”擦!
“对了,武林刀君有危险了,不知道你可否有兴趣呢?”
“说!”李哥?有危险?
“我偷听到上头有一个武林刀君消灭计划,就留意了一下。我可是为了你,冒着被杀的危险来递情报的。我得走了,好自为之,别死了。你死了,伤心的不止我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5-07-31 01:58
    我没拦着他,我愿意相信他。
    我取出踏雪剑,开始舞剑,剑随心动,心随意动,心里全是那个“武林刀君消灭计划”和平时这个时候身边那个温暖的身影。
    无名人的话,我很在意。别死了?伤心的不只他一个?
    我决定干涉那个计划,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兄弟,不能再继续了。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在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卷入了一个惊天的阴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5-07-31 02:05
      第六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5-07-31 02:05
        我身着灰衣在黑夜里穿行。
        我手执长剑予罪恶审判。
        我来去匆匆踏雪无痕。
        我叫颂猜。
        我想,我爱上了一个人。
        我想,我此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5-07-31 02:08
          喜爱本小说的加咱QQ啊1931109697,在之后为了人名咱估计也会绞尽脑汁的,来来来,私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5-07-31 02:08
            七,真修罗刀阵——八荒六合
            我最终还是离开了,我很担心李哥的情况,但林空儿毕竟在自己家,我也不必担心他的安危。我只担心他的内心,犹豫再三,我还是写了一封信给他。
            做完这一切便立马回了国。
            表面上,我还在学校学习,暗地里我动用了林空儿在剑阁的权利,全面调查暗盟,可依旧一无所获。
            黑衣人时不时给我些情报,但我均不敢兴趣。直到今天,我在他给我的暗书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
            颂开。
            哥哥?!和暗盟有什么关系??
            我仔细看完暗书,愤怒的同时感到深深的惊恐。
            “2012.剑阁首领抹杀计划。颂开,26岁,父母双亡,有一弟弟,剑阁大当家,其剑湛卢,仁道之剑……”里面详细地写了谋杀内容,还说因为考虑到哥哥高强的武艺,爆炸明显比暗杀来的痛快的多,我说为什么那个任务只有他一个人执行。
            湛卢剑,欧冶子铸成此剑时,不禁抚剑泪落因为他终于圆了自己毕生的梦想:铸出一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所谓仁者无敌。
            我想我知道那个怪铁是什么了,我想我也知道为什么只有我看的到他了。因为我被选择了,也因为我没杀过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5-07-31 08:14
              楼主昨天手机坏了,所以今天早上来顶了,大爱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2楼2015-07-31 09:45
                我又表要脸的来顶帖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5-07-31 10:01
                  “所以我不是来找大哥你了吗?”我笑道。
                  刘勉道:“此话不假,你也只能来找我。我马上安排你出国,他们找不到你。”
                  “不,你误会了。”我道,“我来找你,是因为只有你能帮我把风神秀引到这里来。”
                  “什么?”刘勉面色微变,先是做瞪眼状,但看到我那淡然的姿态,遂微微摇了摇头,“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轻笑,默不作声。风神秀是几年前的逃犯,是刘勉和李哥的宿敌,因为我不愿杀人,最终还是放跑了他。
                  “的确,能绊倒你李江南,只有我,还有颂猜那小子。”刘勉常常舒了口气,“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用虚伪了。舒服多了。”
                  “可是,为什么?”我苦笑道。
                  “我老了。不想再等了。”刘勉拍了拍这两年瘦下去的肚子。“几年前,我升到1时,已经中年发福。而现在,你看看。我比你李江南还要瘦。我这人最怕寂寞和不甘。但当你成长了,而我仍无进步。人啊,就真耐不住了。我今年已经五十三。还能厉害几年?如果再等三年,那就到了随时都会撒手的年纪了,还有什么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5-07-31 10:35
                    他抬头看了看星空,慢慢道,“我不是恨你,但我必须抓住风神秀给的机会。他在杀之前找到我,说会想办法让我和他一起掌管暗盟。说他很尊重我,我不该是这个结局。如果我愿意,暗盟可以给我机会。我说……我不要暗盟的位置。我只想做刀斋指挥使,我要何策成那小子死。他说,要杀何策成,就要先杀颂猜。要杀颂猜,就得先杀你。我承认他说得对,但你不容易杀。他说,我们慢慢等。”
                    “然后就等到了这次机会。”我挠了挠头。
                    “你和我关系不错。但我后来发现,你和何策成那乳臭未干的小子合作得很好。你不是我的人,你只是个尽职的武林刀君。所以我不用护着你。你挡路了,就得死。”刘勉慢慢道,“而且不得不说,这次事情闹得很大,机会很好。你完全没想到有人随时随地想要你命。你没有这个觉悟。”
                    “以后就会有了。”我说道,“这一次,我的确大意了。”
                    “但是我仍旧有个疑问,你既然知道我不是朋友,你为何约我来此?”刘勉问。
                    “因为我相信,你并不认为自己暴露了,所以一定会带着大批暗盟高手来。风神秀一定都会来。这样,我们可以做个了结。”杜郁非提高声音道。“风大人,你来了那么久,不用再躲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5-07-31 10:45
                      风神秀冷笑急掠而起,凌空踢出了二十多腿。黑衣人的身法诡异之极,指尖轻点对方的武靴,让过了所有攻击。
                      他告诉掠过被绑的众人身边,一缕刀丝就斩断了众人身上的绳索。那些风神秀身后举着盾牌的铁甲营,纷纷上前拦截。层层叠叠的刀丝,忽然从地上飞起,那忽疾忽慢的刀丝于黑暗中切开层层铁甲,最前方的十来个甲士居然同时被斩为两截,院子里瞬间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房顶上的人,同时举枪向罗邪开火,忽然一道刀丝闪过射手的前面,所有人一瞬间只觉手中一轻,刀丝切断了所有枪管,手枪在手里炸开。
                      我高速掠过屋顶,将一排的人全部击落,傲然望定风神秀和刘勉,取下面具。
                      “你不是李江南,你是颂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5-07-31 11:04
                        第七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5-07-31 11:04
                          下午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5-07-31 11:04
                            啦啦啦~ 我又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5-07-31 11:12
                              果然是何策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5-07-31 11:40
                                哦,然而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4楼2015-07-31 12:11
                                  八,武林刀君——破军!
                                  “阁下是谁?”我望向站在西面的那位。
                                  “在下阴阳锏客,愿受武林刀君赐教。”
                                  “如果他能来,我会让他和你一战。”
                                  “好,在他来之前,我不会出手。”
                                  “我信你,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指点,我的朋友遇到了困难,不需要别的,只要你允许我观战即可。”我鞠躬道。阴阳锏?我一瞬间想到了承影剑,若能观战,定会学到不少东西。
                                  “踏雪者大人的魄力让在下折服了。将梦魂刀收起来吧,它不适合你,它适合杀人,你不适合。”
                                  我收起梦魂,踏雪剑滑出手袖,转向刘勉。
                                  黑衣人眼中闪过了冰冷的杀机,仰首回望卫凝眉:“你就是那个爱惹麻烦的家伙。”
                                  风神秀停在大树上,皱眉道:“你就是修罗刀阵的传人?”
                                  “我要切了你!”黑衣人长啸一声,身形化作重重叠影,向虚空点出层层刀丝。风神秀大吼一声,手掌上闪过一层日光般的晶莹,居然凭一双肉掌拦下修罗刀阵。黑衣人冷笑,刀丝冲天而起刀风纵横捭阖,风神秀则小心见招拆招,他时不时踢出灿烂璀璨的一脚,亦是黑衣人必救之处。
                                  这边我的踏雪剑和楚利典的天涯刀杀到一处。天涯刀三尺长的刀锋有着一层晶莹的血色,绝美刀身仿佛不羁的浪子潇洒而又凛冽地傲对天下。踏雪剑和天涯刀,片刻间就交换了二十多招,我没想到刘勉会那么厉害。在“天涯”刀芒的闪耀下,夜空中的星辰瞬间暗淡,全天下的光辉聚拢于刀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5-07-31 15:09
                                    我去,王岳恒?暗盟的卧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5-07-31 16:38
                                      该不会颂猜的室友全是江湖上的人吧,好恐怖的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5-07-31 16:42
                                        “武当和少林的绝学在一人身上,他已自成一派。”我轻叹道,看着白衣人。
                                        王岳恒沉声道:“但李江南的刀已不只是刀。”
                                        我颔首道:“此二人都已在武道巅峰。”
                                        李哥忽然向前一步,就在他动的那一霎那,白衣人长棍一侧就将李哥所有出刀的方位全部封死。
                                        李哥冷笑继续向前,白衣人忽然大喝一声!长棍以掠夺一切的气势当头劈下!
                                        李哥身子流水般旋转,铁刀如海上升腾的红日般,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一瞬间所有的杀意都爆发开来,千军万马横扫一切的刀意卷向白衣人。
                                        白衣人长棍一指,低声道:“破禅!问心!”那棍子忽然又变回了铁锏,铁锏如流星般扫向李哥。每一锏都似一道疑问,每一锏都仿佛一个谜。李哥的“破军”一式前所未有地被人接下了……
                                        白衣人的双锏肆虐起天上地下前所未有的暴风,而李哥就如暴风雨带起的惊涛骇浪里那一叶轻舟。不论风暴多么猛烈,他始终在海面上浮沉……忽然李哥眼中闪过千万人千万人吾往矣的坚决,铁刀化作青虹于暴风雨里跋扈而起!天空中隐约有雷声响起,明月忽然被阴云掩盖。
                                        当!刀锋掠过铁锏……白衣人眼中闪过一丝迷惑,随后又露出些许释然。
                                        他忽然转头看向我:“看清楚了吗?”见我点头,先是惊讶了一番,而后露出欣慰的表情。
                                        “道……魔……魔……道……大道如天……”他喃喃自语了几句,脖颈上鲜血喷洒而出。
                                        李哥傲然立于风中,铁刀上鲜血不断滴落在青石路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5-07-31 16:57
                                          王岳恒看着沉默不语的我,对李哥说:“他好像悟出了些什么……”
                                          李哥苦笑道:“我再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5-07-31 17:01
                                            第八集,完。
                                            夜更第九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5-07-31 17:03
                                              楼主我来顶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3楼2015-07-31 22:08
                                                风大得很,父亲差点咬了舌头,幸亏机车开出没多远,就慢慢停了下来。
                                                管家终于松了口气,说:“老爷你过去,别打他。我在车里等着,免得他再加速逃跑。”
                                                父亲追上前去。
                                                林允儿从机车上下来,一脸茫然道:“怎么拉?”
                                                父亲:“……”
                                                管家:“……”
                                                管家道:“算了,让少爷回去吧。”
                                                “去机场!”父亲怒道。
                                                管家只得倒车前往机场,允儿跨上机车,开车回家。
                                                当他们进机场的时候,前往北京的飞机载着我已经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5-08-01 01:41
                                                  风大得很,父亲差点咬了舌头,幸亏机车开出没多远,就慢慢停了下来。
                                                  管家终于松了口气,说:“老爷你过去,别打他。我在车里等着,免得他再加速逃跑。”
                                                  父亲追上前去。
                                                  林允儿从机车上下来,一脸茫然道:“怎么拉?”
                                                  父亲:“……”
                                                  管家:“……”
                                                  管家道:“算了,让少爷回去吧。”
                                                  “去机场!”父亲怒道。
                                                  管家只得倒车前往机场,允儿跨上机车,开车回家。
                                                  当他们进机场的时候,前往北京的飞机载着我已经离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5-08-01 01:42
                                                    我满怀着希望,回到了这片属于他的土地,百感交集。
                                                    可是我又不敢去找他,以他的性格,一定会把我打晕了送回美国。
                                                    于是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是在剑阁里呆着,悄悄地看着他为那个“武林刀君消灭计划”烦恼,但他每次一有空闲就会寻找阴阳剑术和承影剑的有关资料。每逢此时,我都感到心里流动着一股暖流。
                                                    今天我收到了父亲的一条短信,我知道了他在走之后给我留了封信。父亲把信拍照,打给了我,废话并不多说,但从言语中可以明显看出他对我和猜猜的态度好了很多。
                                                    然而我却忘了他们今天晚上实施反抓捕计划,当我想起并且赶到的时候,武林刀君已经和一个白衣人战到一处。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战斗,所以也没人发现隐在屋顶上的我。而我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颂猜。
                                                    老婆,我来了。
                                                    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他站在风中,仔细体会着孤独。
                                                    毫不意外的,他取出踏雪剑,但是却挥舞了一套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剑法。
                                                    没有突破时间空间。
                                                    没有周身绽放的光。
                                                    有的只有一个人,
                                                    一把剑,
                                                    一套孤独的剑法。
                                                    这让我想起我们的别离,天地伤心。
                                                    颂猜儿面向天空,天地悠悠,大地苍穹尽收眼中,骤然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渗入心底。他剑锋指天,刺出了飘逸出尘、无拘无束、寂寥如雪的一剑。踏雪剑柔和的剑锋,划出灵动的弧,刺向了苍穹。
                                                    此剑一出,天地间一片惊雷……
                                                    我悄悄落下,却被察觉。他并未转身。
                                                    “猜猜,我回来了。”
                                                    他慢慢回头,带着满脸的泪。
                                                    “空空,欢迎回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5-08-01 02:28
                                                      第九集,完。
                                                      早点休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5-08-01 02:29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5-08-01 03:18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5-08-01 06:57
                                                            楼主好痒的,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3楼2015-08-01 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