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962贴子:231,558

回复:R《断剑之彰》周更 都市校园武侠不喜勿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完了。个人感觉加个使暗器的来抢空空?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0楼2015-08-02 13:44
    好快,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5-08-02 18:21
      下午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5-08-02 22:4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5楼2015-08-02 23:20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楼主,I am back!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6楼2015-08-02 23:55
            十二,
            “今天我们班又有两个新同学,大家欢迎。”冬瓜嫂子带着一脸喜色,兴高采烈地对我们说,“这一个他叫俞耕耘,和班长一个体型!”
            大家瞬间看向刚被林空儿一巴掌拍醒的我,哦了一声。迷迷糊糊的我看了下无语的冬瓜,好像没什么不对劲,又继续睡下了。
            “大家好,我叫俞耕耘,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好好度过高三的时光。”一个男声响起。
            “转学生?不关我事。”我嘟囔了一句。
            “哦?假如是个同的呢?”林空儿饶有兴趣凑过来问。
            “看看呗,是优熊就勾搭,其余一边去。”我摆了摆头,靠在他身上。林空儿左手从后面环住我的肥腰,在我肚子上掐了一下,我闷哼一身在他身上动了动。
            “小色狼!”林空儿笑骂一句,期待着下一位转学生。
            “下一位,他叫时雨飞,和林曌一样来自美国。”
            “大家好,我叫时雨飞。”简单直接。
            我感到林空儿身体忽然抖了一下,直起身问:“怎么了?”
            “左边那个,是我邻居。”林空儿一脸无奈。
            我摸出眼镜,戴上迅速看了一眼,却震惊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俞耕耘看向我,眼里带着暖意。就像……他旁边的那个看林空儿的眼神。
            我扶额,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07楼2015-08-03 00:20


              收起回复
              208楼2015-08-03 00:28
                应新同学自己的要求,两位做成了同桌,坐在了我和林空儿的身后。
                林空儿一上午难得地没有调戏我,而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有如芒刺在背,感觉身后的目光仿佛要将我刺穿。临近放学的时候,我写了张纸条给林空儿:放学你先走,我有些事情,回家和你说。
                却收到回复:还是一起吧,我也有点事,况且你又不记得路。
                我们相视一秒,苦笑着表示理解理解。
                我们相视的时候,我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杀气。我看向林空儿身后的时雨飞,他高傲地望着我。同时我感到后面的目光变得更加热烈,我退缩了一下,收回目光。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09楼2015-08-03 01:43
                  颂猜的信
                  媳妇儿,
                  抱歉没带着你一起离开美国。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中国了。不用担心我,百度地图是一个很好的导盲犬,我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你的家里需要一个能够快速走出哀伤的人,我知道,那个人会是你。
                  虽然伯父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但并不是他让我离开的,这是我自己决定。别和伯父吵架,他呼吸道不好,说话喘气并不均匀,别让他抽烟喝酒,有时间带他去看看医生,多关心一下他,他需要安慰。
                  别一味地跟着我,在家里好好陪陪家人,他们比我更值得你珍惜。
                  暂时别回来了,我这里很危险,相信我,我会带着聘礼去林家娶你。等着我。
                  爱你的老公颂猜
                  ps:别忘了每天练功。
                  还有你敢偷偷跑回来,我不能保证你会完整的回到美国。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11楼2015-08-03 02:13
                    晚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12楼2015-08-03 02:14
                      这下好了,各自的前夫都来了,而且还是组成二人复仇者联盟而来的。大艰难书,果然不容易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3楼2015-08-03 09:23
                        放学后,我依约来到天台,发现俞耕耘已经在等我了。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
                        “你来了。”他转过身对我说。
                        “我来了。你怎么不在北京?”
                        “因为北京没有你。”他的话活生生地把我的鸡皮疙瘩全部都吓了出来。
                        他走近我,伸出手打算抚摸我的脸,被我躲过,他苦笑一下:“两年了,你一点没变。”
                        “变胖了不少,你别碰我。”我冷冷地说。
                        “我对你的伤害这么大吗?我们分开两年了,本以为时间可以抚平你的伤,我再来为你上一层药,却被那小子抢了先机!”
                        “你别来揭我伤疤了,好吗?”被提到往事,我的心一阵抽搐,“我们他妈的分手了!你这算什么,随意抛弃,想捡起就捡起?爱情买卖啊!”
                        “我只想问你,猜猜,原谅我好吗?”
                        我冷静下来,平复住呼吸,斩钉截铁地说:“答案是不!”
                        直接下了楼,不理会身后的呼喊。
                        来到空荡荡的教室,我发现林空儿已经不在了。
                        万般艰难的回到了家,发现他已经回来了,躺在床上,脸上还带着泪痕,睡下了,我理解他,帮他把被子盖好,悄悄地退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14楼2015-08-03 10:06
                          楼主加油。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5楼2015-08-03 10:21
                            虽然看的好混乱,有点看不懂。可是打斗场面好精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6楼2015-08-03 10:50
                              寝室着火了,下午立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17楼2015-08-03 11:26
                                什么!!!!!着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8楼2015-08-03 11:28
                                  楼主你没事吧,小丁丁有没有被烤焦啊!嗯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9楼2015-08-03 11:37
                                    现场直播:
                                    我对铺的毛巾烧着了,踏雪剑滑出手袖,直指毛巾,蓄力……
                                    委实真没想过对手条毛巾。
                                    我深吸口气,周身绽放起并不耀眼,但足以扫荡一切的剑芒!踏雪剑迎风而起,剑锋过处风雪漫天!
                                    毛巾死死缠住我的剑锋,退出两米。但我那一剑的剑芒!但我那一剑依旧不断向前,剑意不但不见消退,更意若癫狂!毛巾处在风雪中心,被狂野的剑气击碎。
                                    完了,闹雪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21楼2015-08-03 12: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2楼2015-08-03 14:07
                                        楼主想象力太丰富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3楼2015-08-03 14:13
                                          我走到阳台,点起一支烟,回想着四年前的事情。
                                          那时哥哥才走,我也只会绝影这一剑,踏雪修炼的不熟,根本配不上踏雪者之名。
                                          每天没日没夜地练剑,成为我唯一的消遣,同时也为此受到了不小的伤。
                                          高哥看不下去了,用虎头枪将我击晕,直接送到一家小小的中医诊所。
                                          从那时起,我就成了那家诊所的常客。
                                          在和日月神教的一役中最后,我掌握了踏雪一剑,把该教击溃,代价是我的重伤。
                                          李哥不管不顾把我送到了那个诊所,我在那里昏迷了三天,起床一看就看见一个不亚于我的体型小胖子趴在我的床头。
                                          我很疑惑,进来给我换药的老人对我说,这是他的小徒弟,为了照顾我,一连两天都没有睡。
                                          我默默地看着那小胖子,微叹,把被子盖在他身上,拿起踏雪剑起身就要出门。
                                          “不行,不可以,你的伤还没好……”后面忽然传出声音把我吓一跳。
                                          我回头,发现他还在睡,刚刚那声只不过是他梦中的话语。
                                          我想了想,把他抱起,放在床上,又帮他盖好被子。
                                          他忽然动了动,我一抬头就撞上了他迷迷糊糊的目光,我受到了惊吓,在他看清楚我之前,我已经逃了出去。
                                          然而却免不了再一次的相遇。
                                          作死的我又一次进了这家诊所,免不了一见。
                                          半夜里,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却看见我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差点叫出声。
                                          而我急忙用白驹过隙闪到他身后一把捂住他的嘴。等到他安静下来,我才放开。
                                          “你是谁?”其实我知道。
                                          “……咱能先放开吗?”
                                          我放开了他,白驹过隙运用的不够纯熟,应该把他弄疼了。
                                          “真对不起。”我看着他。
                                          “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这么痛。”他揉揉手。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24楼2015-08-03 17:01
                                            门外传来声音:“颂猜,我要追你。”
                                            我彻底晕掉了。
                                            我很快就发现,他这话不是说着玩的,我遇到了有生以来最难打发的追求者。
                                            俞耕耘一次一次地跑来我们学校找我,我一次一次地拒绝,正话反话,明示暗示,好脸色坏脸色,全都试遍了,全都没有用。
                                            我说,我哥哥不准我谈恋爱。他说,我又不是问你哥哥的意见。
                                            我说,我根本不认识你啊。他说:我说给你听你就认识了,我在第十一中学。
                                            我说,我想考个好高中了,即使在一起也会很快分开。他说,不是还有一年吗?而且只要两个人想在一起,总是可以在一起的。
                                            我连“我不喜欢男生留长发”都说了,结果他第二天就剃了个板寸出现在我面前,问,这样好不好?
                                              ……
                                              简单的说,这就是个“一根筋”和“少根筋”之间一个追一个逃的老套故事。
                                            过了一天又一天,我依旧不动心,连我的兄弟们都看不下去,劝我说你就从了吧,人家俞耕耘哪里不好呀?不如交往一下,就算真的不成,权当补了一堂恋爱课,青春也算圆满了。
                                            我摇头。
                                            这种僵持的局面一直持续到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原本是个很平常的晚上。
                                            我出任务回来,毫不意外地在香樟树下看到了俞耕耘,他靠在一辆自行车的后座上,抱着他的吉他。
                                            我垂着脑袋加快脚步,只差用踏雪剑挡住眼睛了。俞耕耘当然看见我,兴冲冲地走过来,一边跟着一边逗我说话。
                                            我置之不理,只想尽快回家把他甩掉。
                                            刚刚踏进楼门,忽听他在身后说:
                                            “颂猜,你是不是都烦我了?”
                                            在我的印象里,他总是飞扬的,自信的,甚至自信得有点讨厌,可刚刚这句话里却带了原本不属于他的苦涩和伤感。
                                            一时心软,我停下脚步,转过身无奈地对他说:
                                            “我没有烦你,我只是不喜欢你这样,你去做你的事吧,不要来这里浪费时间,好不好?”
                                            他的目光有些黯然,声音也低了下去,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真的喜欢你。”
                                            我第一万零一次地回答他:“可我不喜欢你啊。”
                                            “哪都不喜欢吗?”他问了个傻乎乎的问题。
                                            或许,那时我一咬牙,说出哪都不,就可以长痛变短痛,了结这段痴缠。
                                            可看着他的表情,一向吃软不吃硬的我无论如何也狠不下这个心,只好勉强安慰他:
                                            “也……也不是啦,我觉得……你笑的时候就挺好看的。”
                                            其实这话听上去再敷衍不过了。
                                            他却立刻露了个大大的笑容给我,眼中的忧伤都还没来得及收拢。
                                            我觉得心口被狠狠地扯了一下!
                                            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温柔地塌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26楼2015-08-03 17:27
                                              12岁的我,心里有道坚硬的门,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13岁的俞耕耘,笨拙又莽撞,他认定了这道门,哪怕碰得头破血流也要一次次地撞,直到有一天,隐藏的机关被触动,那扇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那样一个奇妙的夜晚,即使在物是人非之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仍会令我的心柔软。
                                              我们在一起了,直到两年前。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27楼2015-08-03 17:34
                                                第十二集,哇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31楼2015-08-03 17:57
                                                  十三,
                                                  林空儿把我带回了床上,依旧抱着我,身体的抖动却减缓了不少,呼吸也渐渐平稳,低头看向了我。
                                                  “你还有什么往事,告诉我好吗?我的事,我也会告诉你的。”
                                                  我感受到了他的内心。点点头,说出了我的往事。
                                                  多年前,当我第一次给俞耕耘讲起父母亲的突然离去,讲起踏雪剑,讲起那些浸泡在泪水之中的往事的时候,俞耕耘激动地拥住我,紧紧的,说猜猜猜猜,你现在有我,我发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我淡淡的笑,眼睛使劲地眨了眨,伏在他的怀里说,我没那么贪心,我不会要求那么多,只希望你走的时候能让我知道,只要你想走,我就会放手,所以一定要让我知道。
                                                  俞耕耘摇头,说别傻了,我不会走的,我不会留下你过孤独的生活。
                                                  我沉默良久,轻轻推开他,仰起头说,不,我不会的,就算你离开,我也会好好地过。
                                                  ……
                                                  却原来,却原来,我能够做到骄傲地放他走,却远远做不到一个人好好地过。
                                                  费力伪装的冷静和坚强只因夜晚的压迫功亏一篑,令我明白自己有多么的天真和自以为是。
                                                  离开他的第二天夜晚,我疲惫地坐在路边的花台上,怔怔地呆了许久,夜色渐深,一阵寒意从冰冷的大理石台面传遍全身。
                                                  我默默起身,拦了辆车。
                                                  时近午夜,出租车转过一个个空寂的街角。
                                                  司机扭开收音机,一串干净的吉他音流淌出来,如珍珠坠地,丁丁咚咚滚落到远方,消失在寂寞的夜色之中。
                                                  有个男人在唱,那声音有些沙哑,有些笨拙,有些不知所措:
                                                  “冰块还没融化你在看表我笑的尴尬
                                                  你说最近很忙改天聊吧
                                                  那天我在楼下想了很久想你说的话
                                                  你说爱情很窄世界很大而我们应该长大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我想我听懂你话中的话
                                                  而我知道那真爱不一定能白头到老
                                                  而我知道有一天你可能就这么走掉
                                                  而我知道我知道这一切我全都知道
                                                  我就是受不了……”
                                                  “师傅,麻烦停一下车。”
                                                  一路沉默的我忽地出声,吓了司机一跳。
                                                  “啊?”他扭头看我,“孩子,您不是去罗成路吗?这刚到甜爱路,还没过江呢。”
                                                  “不,我就在这儿下。”
                                                  司机疑惑地瞥了瞥倒视镜里那个立在路边的微胖身影,越来越远,渐渐不见。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只是静静地站了会儿,片刻,把踏雪剑抱在怀里,沿着马路朝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走去。
                                                  经过路牌的时候扫了一眼,惊讶地发现自己刚才没听错,原来这个地方真的叫做甜爱路。
                                                  突然觉得好笑,我咧了咧嘴。
                                                  只一刹那,泪如雨下。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32楼2015-08-04 00:20
                                                    楼楼居然还没睡呐


                                                    收起回复
                                                    来自WindowsPhone客户端233楼2015-08-04 00:30
                                                      俞耕耘捏着拳头迈前一步,像是要冲过来。
                                                      林空儿无声一叹,原来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笨。想一想,一个与他朝夕相处两年之久的人怎么可能连他的背影都认不出?
                                                      又或者,他也是明白的,只是铁了心的做鸵鸟而已,那么他只好陪他做沙丘。
                                                      转过拐角的一瞬间,俞耕耘回头,远远望过来,眼中有愤怒,更多的,却是哀伤。
                                                      脚步声渐渐远去,周围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我只是默默转过身去,慢慢往前走。
                                                      他跟上去,为我抱不平,“猜猜,你怕什么?理亏的又不是你。”又说,“狭路相逢勇者胜,输人不输阵嘛。”
                                                      我突然停下来,把脸转向他,缓缓道:“空空,如果让你失望,我很抱歉,但我想安静一会。”
                                                      林空儿在一瞬间懂了我,我只是怕被他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39楼2015-08-04 02:13
                                                        林空儿是在被冬瓜骗去陪同面基的时候再一次遇到俞耕耘的。
                                                        很明显俞耕耘误会了,面基的其实并不是林空儿。
                                                        那天,冬瓜很好心地来约林空儿一起吃晚饭,说要带他去一个“非常非常棒的”湘菜馆,去吃“毛主席最爱吃的菜”。
                                                        林空儿这种馋猫,根本不需要下多大的饵就会上钩,何况又听说是毛主席最爱吃的菜,他喜不自禁地想,那得是什么样的山珍海味啊!
                                                        直到他看到一碗油亮亮红汪汪的红烧肉时才知道,唉,他真是太不了解毛主席了。
                                                        山珍海味落了空,也就算了,有的吃就行,可真正让他郁闷的是,这碗红烧肉出现没多久,一位猴子大叔就出现了,站到他和冬瓜旁边,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冬瓜笑得像朵花,说没事没事,坐吧坐吧。
                                                        然后二人就开始促膝长谈,完全把林空儿放在了一边。
                                                        林曌乐的自在,吃着肉,有一句没一句的插着嘴。
                                                        冬瓜一开始有些羞涩,但聊熟了之后也就活泼起来,对那大叔明显崇拜有加,饭也没怎么吃,只顾着问这问那,兴奋的脸红扑扑的,连看他的眼神都很仰慕。
                                                        “怎么样?”冬瓜悄悄问林空儿。
                                                        “什么怎么样?”林空儿装傻。
                                                        “就是,就是他……怎么样?”冬瓜扭捏了。
                                                        “哈哈,不错。老师,你害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40楼2015-08-04 06:51
                                                          “哈,就算我要走他也不过用了一句‘我同意’打发,七天之内就能把我扫地出门!两年的生活就此撇得干干净净,一清二楚,毫无瓜葛!再也没有比颂猜更潇洒的gay了!转身又有别人陪他卿卿我我,郎情妾意,你瞧,对他来说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没有人是值得留恋的!两年算什么?什么都不算!他谁都不需要,只要他自己,就可以过得比谁都好!”
                                                          俞耕耘一口气说完这番话,怒气一股脑地宣泄而出,喉咙也喊哑了,他用低哑的声音道:
                                                          “林曌,我知道我的出轨让你不齿,但我至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用尽全力地爱过他!可他有没有这样爱过我?我知道你怨我没给他幸福,可你有没有想过,那是因为她从来就没相信过我可以给他幸福!”
                                                          俞耕耘的眼中笼起一抹悲色,声音渐渐沉下去,
                                                          “他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也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43楼2015-08-04 07:20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俞耕耘身上。等他说完,四周一片安静,听客们仿佛还在消化他刚刚又急又快的一大篇话。
                                                            就在这短暂的寂静中。
                                                            林空儿扯下餐巾,扔到桌子上,人腾地一下站起来,两步跨出去,走到他面前,站定,运气,一拳,照着他的脸就挥了过去!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几秒钟,全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听“碰”的一声,所有人都震住了。
                                                            林曌毫不畏惧地站在原地,盯着俞耕耘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俞耕耘,你记住,这一拳是我林曌给你的!你欠颂猜的,他爱讨不讨,那是他的事。但你红口白牙站在这里跟我说,颂猜不爱你,那我就让你痛个明白,明着跟你说,我打的就是你这句话!”
                                                            林曌喘匀一口气,接道:
                                                            “你要是有了新欢就开始玩失忆,那就让我这个外人提醒提醒你!咱们从头一件一件说!”


                                                            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244楼2015-08-04 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