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吧 关注:102,717贴子:5,253,622

【原创长篇】宇智波夫妇的旅行日记 (度娘别再删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直遇到度娘删帖的问题
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重发第三次
之前的帖子也无法申请恢复

度娘求你别再来了
每见你一次我就害怕一次....


回复
1楼2015-07-28 09:47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7-28 09:51
      【旅行前奏曲—樱花绽放之时】
      佐助亲昵的揽过女人的玉瓷般白嫩的肩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让春野樱躺下。宠溺的捏捏女人小巧圆润的鼻子「怎麼不说话?」
      春野樱连瞪一下身旁男人的力气都没了,皱著眉只好无奈的抬起酸软的手臂指指自己的喉咙。
      「想喝水?」蓁首点了点,春野樱感觉自己好像快意识不清了。
      男人轻轻的放开手,缓缓地起身。随意拿起一旁的浴巾便往厨房走去,春野樱努力睁开双眼看著男子离开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道漂亮的弧线。
      「水来了。」佐助朝床上喊了一声,发现没有动静。於是只好俯下身轻轻抱起床上的女人,一刚接触水杯春野樱饥渴的一饮而尽。
      「还要。」
      「什麼?」佐助趣味富饶的看著春野樱。好一会儿春野樱才发现自己的错误,当下立即满脸通红「我、我是说水。」
      「嗯?」佐助似乎不打算放过春野樱,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那双波光荡漾的绿眸。
      感到危险的春野樱,红著脸把头埋进棉被中「我不喝了。」
      直到感觉床上多了一股重量,春野樱才渐渐把头探出棉被「佐、佐助?」
      「闭嘴。」男人大手一揽,女人顿时成了男人怀里的囊中物。
      须臾感觉头顶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春野樱才慢慢放松僵硬的身子。春野樱看著佐助充满线条与肌肉的腰身,以及环抱在自己身后的臂弯,这一刻她才突然真的感觉到自己真的和佐助结婚了。想著以前辛苦的过往,当年没放弃真的是太好了。
      深沉的夜色将房间衬的更加昏暗,睡意来袭的春野樱也忍不住打了呵欠,身子似有若无的更加靠拢「老公,晚安。」
      「嗯。」没人注意到男子满意的神情及上勾的嘴角。


      收起回复
      7楼2015-07-28 10:00
        我来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5-07-28 10:02
          也是不容易啊,一直被删帖。。╮(╯▽╰)╭加油啊。青青~~


          收起回复
          10楼2015-07-28 10:03


            回复
            13楼2015-07-28 10:22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7-28 10:36
                lz 加油!写得真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5-07-28 10:50
                  镇楼需图源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5-07-28 10: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7-28 11:18
                      【茶之国—噩梦】
                      这边是噩梦的前言
                      没想到我居然还有机会再重发一次
                      拜托,希望是最后一次........
                      不然我真的要舍去膝盖了
                      我还是想解析柱子的内心世界
                      首先我们清楚知道柱子有一个伤心的童年与回忆
                      最爱的哥哥歼灭了族人,唯独留下自己
                      他不断的经历痛苦
                      开始是灭族之痛、双亲之死
                      面对巨大真相的错愕以及失去哥哥的悲伤
                      种种的一切让他即便是成熟了长大了
                      也依然在他心底留下阴影
                      在柱子既脆弱又敏感的浅意识下他知道
                      即使是父母、兄弟、族人
                      也都可能因为某个原因或因素导致关系断裂
                      (此处断裂指的是死亡)
                      因此在与春野樱结成夫妇之时
                      在他内心来说并没有得到安全感
                      我们可以说春野樱给了他一个归所
                      但这个归所并不是家,而是可以回去的一个地方
                      恶梦便反映了柱子浅意识里的想法
                      夫妻是可以被斩断的关系
                      讲坦白话他与春野樱不过就是夫妻与同窗的关系
                      这样的关系比起家人或族人是很容易被斩断的
                      他需要的是更坚固的关系ex:家人
                      呼应火影番外"绯色的花月"莎拉娜的诞生
                      从失去家人然后再一次的得到新的家人
                      对佐助来说这才是结局&结束
                      回过头看他实际上就是一个渴求父爱和平的敏感孩子
                      这些在这长大之后依然未曾改变
                      因此在尚未得到新的家人之前
                      这样的阴影会一直持续存在


                      收起回复
                      27楼2015-07-28 12:39
                        【茶之国—温暖】
                        「佐助?」春野樱略带迟疑。
                        蓦地,佐助猛然捉住春野樱的手腕,欺身亲吻女人甜软的樱色唇瓣。她小手抵著佐助的胸膛,试图拉开距离。
                        ..
                        .
                        【以下提供不需密码的网盘连结练】
                        http://pan.baidu.com/s/1o6qsCK6
                        .
                        .


                        毫无间隙的贴合使得两人的体温无所保留的传递著。

                        “我需要更多———体温”
                        “他需要更多———温暖”


                        收起回复
                        29楼2015-07-28 12:43
                          后话:
                          关於体温及温暖的意思,不知道亲们有没有看懂
                          柱子对於自己心灵的阴影与脆弱是他在现实里不想承认的地方,所以他称呼那是"温暖"
                          另一面与柱子的日渐相处,使春野樱能从细微处体察柱子的脆弱,因此她知道柱子需要"温暖"


                          收起回复
                          30楼2015-07-28 12:44
                            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7-28 12:44
                              这篇也卡很久
                              因为不想太早破题
                              所以绞尽脑汁的想了很久
                              ---------------------------------------------------------------------------------------------------

                              【茶之国—恶意的气息?】
                              流动的空气徐徐吹抚,四处飘散著炙热、闷湿以及……恶意?
                              站挺昂藏的身躯,缓缓阖上双眼「感觉到了……」
                              自从在忍战中拿到六道仙人所给予的”因陀罗的力量”后,佐助的五感开始变得清晰,和九尾不同,他无法直接感知恶意。而是使用五感去细分查克拉里的善恶,与感知恶意很像,但实际上却大不相同。

                              睁开锐利如刀的鹰眼,目光越过林叶,起身而动!
                              向下伏低,手臂随气流摆动,行进间两旁的景物,不断模糊的往后推去。穿过幽暗的森林,赫然出现一座陡峭的嵾天山壁。
                              佐助迅速跃上枝干,右手撑立在身前,小心翼翼隐蔽气息「血轮眼!」
                              谨慎如斯,即使拥有强大的能力,他也不许自己犯下简单的错误。因为,错误往往是致命的,尤其是忍者。
                              透过血轮眼佐助仔细搜索,每一处可能藏匿的角落。山风肃肃,不断往崖壁吹去,空气里的腐臭似有若无。
                              「……消失了」
                              望著眼前的陡峻绝壁,佐助直觉那更像是某种东西的巢穴。
                              虽说在血轮眼面前,几乎所有的忍术都无所遁形,但他不会居大的认为,光是拥有血轮眼就能看透任何的事物!
                              一如六道仙人和轮回眼一样,忍者世界总是令人出奇不意。血轮眼的本质是看透而非全知。
                              背过山壁,纵身翻上高处,男人将身体压得更低。
                              「这是……」
                              远处映入眼帘的是,雾之助家宅的屋顶。斜阳越渐西沉,刺眼的光线几欲让人睁不开眼,手臂半遮挡在眉间。滚烫的澄红,偕著茜色云彩,乌鸦成群不住盘旋。
                              男人心里陡然浮现二字。
                              “不祥”
                              跃下枝干握紧剑柄,幽暗的瞳孔没有丝毫情绪,好看的浓眉微微皱起。转身向来时路走去,看似平静的脸庞异常紧绷,原本缓慢的脚步,不知不觉开始疾奔。
                              “樱!”


                              收起回复
                              37楼2015-07-28 12:51
                                啊…辛苦了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5-07-28 13:14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07-28 13:22
                                    我来求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5-07-28 13:22
                                      楼主好勤快!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5-07-28 13:34
                                        啊啦青青很高兴你还能记得我这里小薰青青你一说删帖了重新发了贴我就立马赶过来顶帖咯青青更文要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5-07-28 14:10
                                          你终于更齐了,太不容易了。


                                          收起回复
                                          47楼2015-07-28 14:28
                                            怎么没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9楼2015-07-28 18:01
                                              来了,今天有点事,才来对不起,度娘好可恶。以后更文可以@我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5-07-28 18:03
                                                原来原先的帖子被删了,我早上都没反应过来。这篇文很好看,楼主不必担心人气还会再聚起来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1楼2015-07-28 19:02
                                                  lz加油!lz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2楼2015-07-28 19:58
                                                    lz加油!lz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3楼2015-07-28 19:58
                                                      会买~~~


                                                      收起回复
                                                      54楼2015-07-28 21:04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5楼2015-07-28 21:09
                                                          这篇好像有点短,本来想拖到明天发的
                                                          但是想说有楼友在等文,所以就先发上来了虽然上一篇是说"明天"
                                                          但事实上我这里给的时间约莫是三天后
                                                          中间的日常其实差不多,就是持续治疗的状态
                                                          【暴雨前的宁静的下一篇才会看出来明显的时间轴 】
                                                          所以这前言这里先给提示
                                                          那麼以下敬请享用罗
                                                          ------------------------------------------------------------------------------------------

                                                          【茶之国—暴雨前的宁静 】
                                                          「今天感觉怎麼样?」
                                                          「有点痛,伤口痒痒的…」
                                                          粉发女子微微一笑,然后双手插腰站挺身子,示意般的咳两声「咳,咳!」
                                                          男孩撇过头一副不屑却又用眼角偷瞄的模样,逗得春野樱玩心大起「你,很在意吗?」女人指著大岛桩日渐复原的伤口,笑露出一口白牙,闪得他一脸刺目。
                                                          「哼,欧巴巴!」回应春野樱的是大岛桩唱作俱佳的鬼脸。只见他双手并用地拉垂眼角,小小的嘴儿张的大开,舌头作伸长状,喉咙里呼噜噜的发出怪声「噜——」
                                                          正在收拾器皿的春野樱一旋身,随即“咣”的一声赏了大岛桩一拳爆栗「你说谁是“欧巴巴”」
                                                          「好痛!」男孩摸著被打肿的脑壳,黝黑的脸蛋透著显而易见的倔强与顽皮。
                                                          乾瘦的小手揪著雾之助的浴衣下摆,悄悄靠近耳朵窃窃私语著「雾尼桑!让这女人住你家,真的没问题吗?」
                                                          雾之助顿时无语「………」
                                                          “真是的!他们以为自己很小声吗?”
                                                          春野樱额冒青筋,强忍怒气的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憋住!然后再次放下手中的器皿,旋身走向兀自聊得开心的两人。
                                                          藕臂交叉抱在胸口,抬头仰视屋顶,然后深深地吐气「呼————————!」接著低下头,双眼冒著青光,一脸睥睨的瞪视那调皮捣蛋的孩子。
                                                          「内、内内内内桑………」大岛桩紧张地直眨眼,口中的唾液舜时枯竭。
                                                          他感觉心脏怦怦,砰砰地剧烈跳动著!
                                                          正当春野樱佞笑举起拳头准备落下时,门口蓦地传来一道声音——「樱,还没好吗?」
                                                          「佐助!」女人迅速放下拳头,只见适才脸扭曲得跟鬼女一样的春野樱,此时正漾著甜甜的笑意,乐滋滋的迳自往门口走去。
                                                          大岛桩的小手抚著备受惊吓的胸口,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转过头与雾之助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有著相同默契———“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等我一下,马上就好了!」春野樱乐滋滋的声音,抑扬顿挫的隔著门扉传了进来。
                                                          话落没多久屋内的两人,便瞧见挂著笑容的春野樱走入室内,只见她动作迅速的拾起散落的物品,井然有序的交代「伤口复原得很不错,但你还是不能下床走动,尽量多休息。」女人停顿一下,确认男孩没有问题后便又继续说道「不舒服的话,记得不要去抓!对了,这个——」
                                                          春野樱倏地从忍者包里取出一瓶药剂,大岛桩接过手一脸不解「这是?」
                                                          「这是我自己调配的药膏,擦在伤口周围会让你舒服一点」温柔的睇视大岛桩因愧疚而低下的头颅「那麼我们先走了!」
                                                          羞赧的男孩从棉被里偷觑著春野樱的背影「欧内桑,谢谢……」


                                                          收起回复
                                                          57楼2015-07-28 22:41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5-07-28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