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吧 关注:2,185,857贴子:19,970,448
  • 20回复贴,共1

【原创】望安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是京城蟒袍加身的锦衣卫,冷峻无情,绣春刀起,血溅一方。  她是巡抚大人的独生女儿,梦萦江湖,心在四方。  当他遇上她,于是宿命牵起红线。  冤家?爱人?敌人?  江湖争斗,皇族厮杀,身世谜团。  当昔日的美好覆上血恨情仇,你,还会爱我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5-08-04 18:35
    不造有人喜欢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5-08-04 18:3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5-08-04 18:44


        回复
        4楼2015-08-04 18: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8-04 18:59
            开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5-08-04 19:16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封凌央为锦衣卫指挥使,尉迟楠为锦衣卫指挥佥事,掌管京城内外刑狱案件,赋予巡察缉捕之权。另特赐免死金牌两面,以便行事。钦此。”
              在宣政殿内听完小太监的宣召,尉迟楠手中把玩着御赐的免死金牌,调侃的语气问向走在前面的凌央:“你说,这玩意儿,真能保咱们不死?”
              被唤作凌央的男子身着蟒袍,笔挺修长的身材,眉宇间一股子英气,鼻若悬梁,墨黑的丹凤眼中万般琉璃光采,一瞥尉迟楠:“既是皇帝赐的,收着吧。”说完,握了握腰间的绣春刀,信步走出殿外。
              “哎,你去哪?”尉迟楠拧着眉头,立挺的五官写满了疑惑。
              “这官袍束缚得很,换身衣裳。”凌央顿了顿,转头,满是嫌弃与不屑,“另外,做点锦衣卫该做的事。”
              尉迟楠听罢,无奈的笑着摇摇头,他这个人啊,果然从小到大都是这幅德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5-08-04 19:16
                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8-04 19:19
                  雅舍茶楼。二楼。窗边。
                  乌发高束,墨白木槿花镶银边的宽襟衣袍腰间配以精致雕刻的绣春刀,此刻的凌央正抬手拿起杯子细抿一口乌龙,慵懒地望着街道上来往的人群。
                  “我说,”同样换下锦衣卫飞鱼服,着一身水蓝色雅致竹叶花纹丝绸广袍的尉迟楠挑起眉,一脸玩世不恭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该做的事?喝喝茶,听听戏,还是等会还要去各家各户收个保护费?”
                  凌央依旧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的人,语气冷淡:“于细微中体查世间,集市是这一京之内最为喧哗之地,可也是各路商人各类人物汇集之处,是情报最为集中之处。”
                  “哦?那你看出什么情报来了?”尉迟楠问道。
                  “你看对面的绣坊门口。”凌央抿一口茶。
                  “这男子的装束…像是官家的下人。”尉迟楠眯起狭长的桃花眼,望向绣坊门口。
                  绣坊门口确有一男子,灰黑色的束身打扮,家丁帽头上一顶,再是平常不过,只是正在东张西望,好像是在等人。
                  “你看他手中拿着的信件,绿纹红印,是官府公文。官府公文一般由上级批复由特派使送往下级,而今又怎会出现在盛京集市的一个下人手中?”尉迟楠听罢不住点头,正说着,忽瞧见绣坊门口走来一个大腹便便的商人,见到那家丁立即点头哈腰,伸手示意他进入绣坊,家丁倒也不客气,直直腰板,二人便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呵,看来这上任第一天,便有事做了。”尉迟楠扶了腰间的绣春刀,轻笑道:“不过,钱权营私这等小事,也得劳烦我们,真是烦的很啊。”
                  钱权营私,这等事情尉迟楠他们也见过不少,不过是掌管财政的官员将公文的税收下达延后,偷偷与各地商人勾结,以减免他们的赋税,商人反过头来也要给上级官员一定的“好处”,此等案件一经查出,数目小的便削官去爵,数目大的便抄家流放,近来看似民间商贸繁荣,百姓富足,可朝廷财政却也着实吃紧,这等受贿官员家中积累多,抄了他们的家,上缴国库,也是增加了朝廷的财政收入。
                  凌央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冷峻神情,凝神望着窗外,“权当练手了。”
                  话音一落,二人飞身越出窗外,倒把茶楼的小二惊了一跳,缓过神来后,不禁忙向窗外早已不知去向的身影喊道:“二位,茶钱,茶钱啊!”正喊着,一锭银子突然从窗外飞来,不偏不倚,正巧砸在那小二的脑门中央,小二捡起银子,呲牙咧嘴地摸着脑门,不禁赞叹:“高,实在是高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5-08-04 19:36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08-04 20:14
                      up


                      回复
                      12楼2015-08-05 14:02
                        楼主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8-05 14:14
                          顶一个


                          回复
                          15楼2015-08-05 14:53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5-08-05 15:16
                              暖贴 眼熟我可好(๑• . •๑)                                                           人的成长往往发生在不经意的时候,我并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但是,有些时候自己的决定还是会让自己大吃一惊。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吴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8-05 21: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5-08-05 21:11
                                  七泽工作室招募写手,我是小编黎画,欢迎喜爱文字的写手们加入我们工作室,为自己创作吧,稿费多多哦!!
                                  有意愿的清加2545905886,或留下你们的联系方式,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8-05 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