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程歌吧 关注:28贴子:421
  • 1回复贴,共1

【日练】2015.8.2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楼为一程歌社员日练所用,截止到本日 23:59 所有300字+日练的作者均可获得30积分。(字数不到者不给予加分) 日练内容多种多样,可为小日记,生活的感想,对于书中某句话的体会赏析,微型小说,或者任何其他形式的篇幅短小的文学作品。
写作水平的提升在于每日不断的练习与积累,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参加每日日练哟。


回复
1楼2015-08-22 09:09
    写个小片段
    文/萧暮
    他脱下狐裘给我披上,低声道:“抱歉。”便转身随思琰走了。
    我拉了拉身上的狐裘,小太子的身影逐渐远去,不禁长舒了一口气。随后安心起身回内殿沐浴更衣。
    做完这些事已入了更,天空又开始飘雪。我携了壶清酒在后院里的梅树下摆了两把软藤椅一张案几坐着,等了一会终于等来了辛杳。
    他换了件墨蓝的广袖长袍,头发随意束了一束,很随性的模样。
    我抬袖指一指对面的藤椅,道:“辛大人,请坐。”
    他拂袖坐了,我给他斟了一杯酒,淡然道:“大人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
    辛杳未动,只含笑看我:“公主果然如传闻般聪慧果敢。”
    我真心实意地感慨道:“大人如此夸赞我,我着实惶恐。”将酒壶放在案几上,接着道:“我不便饮酒,大人请自便。”
    辛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笑道:“大人果然好胆色,不愧为我朝之栋梁,太子之左膀右臂。”
    他不置可否挑了挑眉,我轻咳一声,再与他斟酒道:“大人可曾听说过,三年前一桩旧事。”
    他神色仍是淡淡的,我说:“三年前,我朝最后一位年过及笄的皇子过世。不知大人可曾耳闻这位皇子的临终之言?”
    他神色并无半分讶异,我轻声道:“罪王之女,承父怨气,克我龙脉。”
    我轻笑一声:“这看似一句毫无章法可寻之言,却险些要了我与母妃的性命。”
    “前朝叛王宥之,据说生前与我母妃交往过密。世人诸多猜疑,父王又是局中之人,当即将我母妃软禁,逼问她真相。未料…” 我低下眼帘,轻笑一声:“母妃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8-22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