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恐怖吧 关注:591,430贴子:520,216

连载]《助鬼为乐》——爆笑恐怖,笑得你肚子痛,吓得你腿抽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时候,老师问同学们长大了干什么,有的说要当科学家,有的说要的当解放军,还有的说要当老师。我认为他们的答案都太俗了,所以我说长大了我要当一个像我们村贾老六一样的人。
   老师问贾老六是什么人,我就告诉她,贾老六是个“仙儿”。“仙儿”是我们哪儿对算卦的、看风水的、神棍之类的人的代称,具体应该是写作“仙儿”,还是“先儿”我说不准,不过这类人一般大号叫做“先生”的。
   贾仙儿厉害啊,那可是我们村方圆几十里有名的仙儿,整天坐家不动,就有人上门来送烟送酒,偶尔出趟门,回来必定要拎回来一大块排骨肉。那时候生活条件和现在没法比,一般人家一年也难得吃两回肉的,小时候的我最羡慕的就是贾老六手里那大块的排骨肉了。
   谁知道老师听了我的话,却黑着脸狠狠批评了我一顿,说那是封建迷信,要在过去是要被批斗的。作为祖国未来的接班人,我们要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努力学习科学知识,坚决不准我把贾老六作为我未来的人生目标。
   然后她硬逼着我重建理想,无奈我只得随便说将来我要成为一个科学家,她却说就凭我这脑子成为科学家的希望不大,她建议我把理想定为“泥巴匠”,也算可以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
   我的人生就这样被她毁了。
   她让我从小就胸无大志,学习始终不上不下,中专毕业就实现了人生理想,跟着我爹去县城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接着工地的脚手架塌了,我爹一脚把我踢开,他却被埋在了底下,治伤花了两万六,包工头便跑了,医院就停了药,我娘气得上了吊……
   人生就像杯具,杯具如果太大了,也可以当洗具用的。而我杯具的人生终于在二十四岁那年变成了洗具。


回复
1楼2015-09-19 14:58
    我在市里的一家小公司苦逼的熬了两年多,上个月终于熬到升职了,当上了售后部主管,不过老板为了叫着大气,把名片上俺的大名后面印着“经理”的字样。
       呵呵,这一个月来,俺是相当的高兴啊,公司那些同事们见了我都叫“牛经理”了,再也不像过去那样“旺财,旺财”的叫俺的名字了。但最让俺高兴的是工资涨了近一倍,堪堪要攻克2K大关了。这就意味着以后除了吃饭交房租,还可能会有点剩余,可以钓个媳妇儿啥的了。
       算算日子,明天就要发工资了,老板却卷着钱跑了。
       尼玛跑就跑吧,他不但卷了钱,还连刚进公司的那个兼着财务的漂亮女秘书一块儿卷跑了。话说那丫头自我升职后,没少对我暗送秋波,哥正寻思着要不要等发了工资请她吃个便饭呢。
       我哀叹了一番自己的苦逼遭遇,不过很快就又释然了,相比那些收了客户货款还没发货的业务员们,我这个售后人员的损失实在不值一哂。再说了,如果老板晚几天跑的话,指不定我已经勾搭上了老板的小秘,指不定后果多严重呢。
       揣上含小数点后面,一共五位数的银行卡我冲进了人才市场,几天后我悲催的发现,这年头的工作不是一般的难找——竟然连饭店刷盘子都要大专学历,让我这个有知识没学历,有文化没文凭的中专人才情何以堪?
       眼看银行卡空了,身上只剩下两张红票子了,再找不到工作,哥就要露宿街头喝西北风了。可怜我走出人才市场连公交都不敢坐了——一块钱能买两个馒头,就着一杯自来水就能当晚餐了。
       步行在灯火灿烂的城市街头,我心里盘算着,实在不行就去加入丐帮啊,凭我的聪明才智,指不定哪天就能一统丐帮,像苏前辈一样“奉旨乞讨”了。
       正在勾画着未来的美好蓝图,却有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施主留步。”
       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光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长袍,一张皱巴巴的老脸上全是油光。
       我没搭理他。这年头在大街上拦路的和尚 没几个好东西。曾经一个和尚在路上拦着我说我有血光之灾,五十块钱卖给我一块开过光的玉佛护身。那时候年轻啊,诚惶诚恐的掏了一百块,他竟然不找我零钱。这也就罢了,回去一看是个那玉佛是个塑料的。这还也就罢了,我戴上不到三天,刚交的女朋友就跟一富二代跑了。
       我继续走,他却一个错步又挡在了我面前:“施主,你有凶气!”
       我勒个去,我不就胖了点嘛,怎么能说我有“胸器”?再说这段时间起早贪黑找工作,天天白开水泡馍,我已经瘦了好几圈了,别说胸器了,就连肚子都没了。
       我说:“和尚……”
       “我是个道士。”光头道。
       我盯着他的光头。
       他说:“我天生秃顶。”
       我说:“你咋不干脆扮和尚呢?”
       他说:“扮和尚要烫香疤……咳,我是真道士,我有证的。”
       我就对他指了指路边的电线杆,上面有张小广告特别简洁:办证,138XXXXXXXX
       光头不说话了。
       我就想继续走,不过再看看他那一身脏兮兮的行头,我于心不忍了。怎么说出家人和丐帮弟子也是很有渊源的,和尚道士也是指望着别人的施舍过日子不是?看在不久的将来我很有可能和他成为同行的份儿上,我决定点拨他几句——想赚钱也得找个有钱的主儿忽悠啊。


    收起回复
    2楼2015-09-19 14:59
      回到家我发现我错了。
         我是在北郊的城中村租了一间十平方米的小单间,房间里是没有厕所的,楼梯的拐角处改建成了厕所。狭窄的空间,让我这种魁梧体型的人只能缩着身子才能蹲进去。空间小,空气不流通,再加上大夏天的,里面那个味儿啊,别提了。
         我就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我错了——那一毛钱白花了。因为我突然想到,这餐巾纸上被那光头画了符的,关键在于他画符的时候,先拿嘴角沾了沾笔头。如果我用这玩意儿擦菊花的话,那岂不等于和他的嘴进行了间接接触?
         我勒个去的,还是用报纸吧。
         好在这共用的厕所里废报纸倒是不少,我随手从墙缝里抽出一叠来,一看还今天的,就点上一根两块五一包的散花烟,随意的翻了起来。
         《环卫工人在垃圾箱中发现人体残肢》
         杀人了?我兴奋了。因为我跳跃的思维一瞬间想到了好几个机遇。首先,这个城市少了一个人,我就很可能少了一个找工作的竞争对手啊。第二,死的人原来是不是有工作?我能不能接他的班去?第三,警方是不是要捉拿凶手啊?会不会悬赏抓人?我也许就有机会恰好碰到那个杀手。当然,我是不会抓他的,我只打电话报警,安全无风险……
         以上种种猜测只发生在零点零一秒内,我多核超线程的大脑就处理完了这几条信息,同时眼睛也没闲着,已经开始浏览起报纸的内容了。
         话说是昨天早上一个环卫工人在一处偏僻的垃圾箱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包裹的物体。众所周知,环卫工人一般都兼职回收废品的,他就想拆开塑料袋看看里面有没有能卖钱的东西,谁知道拆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块肉,已经腐烂发臭了。
         可怜的穷人啊,他心里一通狠骂,说这有钱人就会糟蹋东西,猪肉都快二十块一斤了,他们都能放臭了扔掉。可惜咱虽然是穷人,也不能吃臭肉啊,不过可以拎回去喂狗。于是他就将那臭肉扔三轮车上了。
         谁知道拐过一个街口,又在另一个垃圾箱里又发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这次拆开一看,他却吓得尿了裤子——这里面还是一块肉,不过这块肉的形状很显眼——长着五根脚趾头。
         一时间警方大肆搜索,终于在多处垃圾桶中陆续又找到了好几十块残肢,拼出了一具百分之六十的人体,确定死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不过还没找到头,暂时还没确定身份。末了,警方提醒市民,如果好发现剩余的人体残肢请立刻与警方联系,如果有任何与案件相关的线索,请拨打110。
         我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终于失望了——这上面竟然没有悬赏公告。
         别说我没有同情心,别说我是财迷,我一个快饿死的人,这会儿脑子全都只有一个字——钱啊。
         我就把报纸撕了,四开的报纸撕成三十二开大小,然后揉一揉——揉一揉软和啊,保护菊花嘛。
         可就在这时候,小厕所里的灯泡闪了几下,灭了,接着厕所的小门吱呀一声,开了,同时一股凉气顺着背脊,倏忽间包裹住了全身,就仿佛突然间这小厕所里装了一台五匹的大空调……


      收起回复
      4楼2015-09-19 15:00
        我想尖叫,张开嘴了却发不出声音。我想翻身,却发现四肢都不受我控制。于是我明白了,我又被鬼压床了。
           鬼压床,学名叫作“睡眠瘫痪”,简单的说就是大脑睡醒了,身体还在睡着,所以就会出现意识清醒,但身体不能动的情况。
           我曾经作为一个上班族,白天工作不费脑,晚上玩游戏不睡觉,导致长期睡眠不足,所以我经常会发生鬼压床的现象,经验丰富的我早已经总结出了破解方法。
           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只能被支配着进行一些十分轻微的动作,例如眨一下眼皮,轻微张合一下嘴而已,并且动作也十分缓慢。而我的破解之法很简单,就是咬一下舌头尖,制造一点痛觉,立刻就醒了。
           胸口上那个没头的于小倩一边缓缓的向上爬来,一边还念叨着:牛哥,你答应了的,一定要帮我找到我的头啊……
           我一边困惑着她没头怎么发出的声音?这个梦不合逻辑嘛。一边用超人的毅力缓慢的轻启双齿,伸出舌尖,缓缓的咬下。以这样的速度当然用不上力,绝对是咬不破舌尖的,却能造成一点点痛觉,倏忽间我就醒了,手脚能动了,我猛一用力,坐直了身子,胸口的于小倩就被掀翻了下去,一骨碌又从床上掉在地板上……
           不对!
           我醒了,她咋还没消失?
           难道我还没醒?我啪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
           痛!
           地上的于小倩又爬起来了,我头上的冷汗下来了……
           “牛哥,你答应我嘛,帮我把我的头和左手找到嘛……”于小倩晃晃悠悠的又走到床边来了。
           我勒个去,撞鬼了啊!
           我头皮发麻,我浑身发抖,我缩啊缩啊缩到了床角,我从小接受的唯物主义理念瞬间崩溃了。
           我颤抖着声音向她求饶:“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了。”
           没头的于小倩却发出桀桀的笑声:“牛哥,你胆子好小啊,嘻嘻,你不用叫,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的……”
           我说:“我和你无冤无仇,无瓜无葛的,你缠着我干啥啊。”
           她那带着骨头茬子的脖子轻轻一扭,如果她有头的话,铁定是做了一个含羞带臊的表情,道:“牛哥,咱们怎么没瓜葛?刚才你都那样人家了……”
           我勒个去,做梦也算啊?可问题是虽然是做梦我也还没把你那啥呢,你这不是冤枉老实人吗


        收起回复
        7楼2015-09-19 15:01
          于小倩见我无语了,就又撒娇的道:“牛哥,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一定要帮我把我的头和左手找到啊。”
             看着没头的于小倩撒娇,我还能怎么说?我说:“好,好……”
             我一边说一边哭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老天何其不公,让我杯具一生,眼看就快饿死了,还要被一个没头的女鬼勒索威胁……
             不对,我一个快要饿死的人,我还怕鬼不成?
             想到这里,我振作起来了,我要冷静,我就想啊,于小倩怎么变成女鬼了?她不是跟着老板跑了吗?
             我随手从床头拉过一件衬衫抹了抹泪,我要质问她啊,当然要注意形象。
             她却趁着我擦脸的功夫,轻轻的朝我飘了过来,那小腰细一扭一扭的,带动着两大胸器散发着摄人的诱惑力,要是平常,我不流鼻血也要流口水啊,不过现在我可不吃这一套。
             我甩手将衬衣朝她兜头砸了过去。
             说实话,如果不是她脖子上少了一块儿,我还真不介意和她这样的艳鬼发生点实质性的关系。当然,我会以超强的毅力保证只发生一次,最多两次,就不至于被她吸干了阳气啊。
             衬衣准确无误的将她那血糊糊的脖子盖了个严实,她立刻发出一声尖叫,拼命的扭动着身体,右手使劲的去拽头上的衬衫,左手……嗯,确切的说是没有手的左臂也疯狂的朝头顶上挥舞着,似乎我的衬衫让她遭受到了多大的痛苦一般。
             我看得愣住了,因为我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貌似不是无形的啊,不然我的衬衫盖在她身上,应该是穿体而过,现在却结结实实的盖了个正着。
             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她也算半个我的人……嗯,我的鬼了,看着她受罪我于心不忍啊,我就抬手把衬衣从她头上摘了下来。
             她一获自由,嗖的一声就从窗口跳了出去,连声谢谢都没说


          收起回复
          8楼2015-09-19 15:01
            大家多顶顶,你们的支持,就是俺更新的动力啊


            收起回复
            19楼2015-09-19 15:05
              这里是百度单机版吗


              收起回复
              20楼2015-09-19 15:06
                一句“小姐”毁了第一印象,总不能第二印象也毁了吧?
                   我迟疑了,那个胖子刘**却皱眉大声道:“怎么了?房间里有问题?开门!”
                   我吓得一哆嗦,美女**小韩就帮我说好话了:“老刘,别吓着孩子。”
                   我晕,小时候我叫**叔叔,可从来没叫过**姑姑啊。
                   “咳咳,对不起啊,牛先生,我说错话了。”小韩很快又转头对我说道,小脸红扑扑的,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我兴奋了,她向我道歉了,多好的姑娘啊,知错就改,绝对贤妻良母啊。
                   “没关系,没关系……您请进.”我一边开了房门一边对她说。
                   那个胖子刘却一把将我扒在一边,当先冲了进去——你看看,腐败分子就是素质低,也不知道女士优先?
                   我跟着小韩走近房间,我直奔电脑桌,我要把凉在显示器上烘干的内裤藏起来啊。我刚把内裤揉成一团握在手里,那个胖子刘却又大叫一声:“别动,藏的什么,拿出来我看看!”
                   我呆住了,他却冲过来一把将我我手中的内裤抢了过去,当着小韩的面一抖,抖开了……
                   我悲催,我哭,我要跳楼啊……


                收起回复
                23楼2015-09-19 15:07
                  我回到楼上房间,包租婆跟着,不过她没进屋,她有些迟疑的站在我门口。我就望着她,我不说话,她果然就害怕了,她畏缩的问我:“小牛,刚才那俩**找你啥事儿啊?”
                     我不动声色的淡淡的说道:“他们怀疑我杀人了。”
                     包租婆就害怕了,她声音都有点颤抖:“你不是……真的……杀,杀人了吧?”
                     我心里就笑了,这包租婆原来天天趾高气扬的对我没个好脸色,这下正好吓吓她,她要怕了我,看她以后还敢给我涨房租?
                     我绷着脸,我要装出一副恶人样,我说:“你看呢?”
                     包租婆就看,上下左右的看我,看了半晌,忽然脸色一变,大声道:“你该交房租了!”
                     我晕,我郁闷啊,我难道真的不像杀人犯?难道我没有当恶人的潜质啊?
                     我蔫了,我低声下气的说:“房东,我失业了,您能宽容几天不?再说下个星期房租才到期啊。”
                     “今天星期几?”房东说。
                     我说:“星期六。”
                     房东说:“那好吧,明天交房租,不然周一你就给我腾房子啊。”
                     说完她就扭着磨盘大的屁股走了,走了几步她又扭过头来,对我嫣然一笑,说:“其实,房租的事儿也不是不能商量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说完了,她还对我眨了眨眼。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我那个恶寒啊,我恨不得去毁容啊,不然的话她那两百斤还不得把我压死啊。
                     我悲催啊,看来我只能加入丐帮了。
                     想想我过这日子我就恨啊,我恨那天杀的老板,让我失业,然后被鬼缠身,现在又要流落街头无处容身了。
                     不对,刚才小韩说李天力并不是凶手,李天力也被人分尸了。那么究竟是谁杀了他和于小倩呢?
                     这个问题问问于小倩不就明白了?
                     想到这里,我兴奋了,也许我可以通过于小倩的鬼魂,把这个杀人碎尸案给破了?嗯,那样的小韩岂不就要对我另眼想看了?
                     我激动啊,我躺床上,我闭上眼,我等天黑,我等半夜于小倩来找我,我望眼欲穿的等着鬼上门,我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下第一人啊


                  回复
                  26楼2015-09-19 15:08
                    我拉过一条床单裹在胸口,总算遮挡住了三大要害,于小倩却说:“没想到你穿韩版裙子还挺好看。”
                       我说:“你别扯那没用的,说正事儿要紧。赶紧把你的头找到,你就别缠着我了,你赶紧去投胎啊。”
                       于小倩就哭了,她说:“牛哥,你对我太好了。”
                       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了,我想给她擦泪啊,不过她没头,自然也没有泪眼,我就纳闷,她没头怎么会能说话,怎么能发出哭声的?不过这个问题不值得纠结,谁让人家谁鬼呢?
                       我就说正事儿,我说:“小倩,你先别哭,我问你,是谁杀了你的?咱们找到凶手,就能问出来他把你的头丢在什么地方了。”
                       于小倩抽抽泣泣的摇了摇脖子,说:“我不知道。”
                       连谁杀的都不知道,于小倩显然是个典型的糊涂鬼。
                       我又问:“那你还记得你死前的情况吗?”
                       于小倩想了想,说:“那天晚上,李天力带着我去招待两个客户,席间我喝了两杯酒就醉倒了,然后我醒来的时候就是前天了……”
                       我说:“唉,你怎么那么糊涂呢,怎么能喝醉呢?不对,你喝两杯就醉倒了?那八成是被人下药了吧?”
                       于小倩就又哭了。
                       我挠头,我说:“好了,别哭了,这次就当是个教训吧,下次可别再喝酒了。”
                       于小倩哭着说:“下次,我还有下次吗?”
                       我想也是,我就改口:“那就下辈子别再喝酒了吧。”
                       谁知道于小倩哭得更厉害了。
                       我想要安慰她,可我从来没安慰过女人啊,我只好故技重施,说正事儿啊:“小倩,这样说,杀你的人最有嫌疑的就是那两个客户了?”
                       于小倩果然不哭了,她说:“我觉得李天力的嫌疑最大啊?”
                       我说:“李天力死了,他也被分尸了,你不知道?”
                       于小倩显然吃惊了,她说:“他也被分尸了?活该,这个老色狼,一直想占我便宜,幸好我机灵,什么便宜他都没占到过,哼,这下他遭报应了吧,哈哈,哇……”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
                       我就叹气,就你这样还机灵呢?被人灌晕了,分了尸都不知道谁干的。
                       我说:“小倩,你记得那两个客户是谁吗?”
                       于小倩说知道,立刻就告诉我了那两个客户的名字和身份。
                       我连忙记下来,我高兴啊,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简单,这一下子问题不就解决了?我只要给小韩打个电话,让她带人把那两个客户抓起来,然后就能审问出他们把于小倩的头扔到什么地方了


                    回复
                    28楼2015-09-19 15:09
                      我头上撞了一个大包,我疼啊,我想用手捂着,可我的手还在背后铐着。小韩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儿,男子汉大丈夫的,这点伤算什么?”于是小韩就带我回局里的医务室擦点红花油。
                         我没想到警局的医务室和法医科是在一块儿的,我心里就不舒服了,法医是给死人验伤的,竟然还兼职给活人治病?不过好在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值班的几个人都在一边忙,小韩就帮我亲自抹红花油啊。
                         小韩让我坐在凳子上,她微微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在我头上抹红花油,我就激动了,我从来没想到竟然可以和小韩这么亲近啊,我都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我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香,眼睛还能望见她的领口……
                         不过我要客气啊,我说:“太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吧。”
                         “不,是我的错,我要给你道歉啊。”小韩的小手就在我的头上使劲揉,揉得我我那个疼啊,疼得我睁不开眼,不过我不能叫,我就说正事儿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说:“这大清早的你找我有啥急事儿啊?”
                        


                      回复
                      33楼2015-09-19 15:11
                        小韩就不给我揉了,她把药水放一边,搬个凳子在我对面坐下,还拿了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我就感觉不对劲了,我的双手还被烤着呢,她这架势多像是在审犯人啊?
                           小韩说话了:“牛旺财先生,根据刚刚出来的毒理测试结果显示,于小倩身上有残留的san唑仑成分,也就是俗称的迷药。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知这一情况的?”
                           果然如此,我就说嘛,于小倩是中了mi药。可小韩的问题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是于小倩告诉我的,然后我分析出来的?
                           “我猜的。”我只能这样说。
                           小韩皱了皱眉头,说:“猜的?”
                           我咳嗽一声,我挺胸抬头,我说:“其实,我是一个侦探爱好者。”
                           小韩说:“其实我是一个**。你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把你拘留审查啊。”
                          


                        回复
                        34楼2015-09-19 15:11
                          我说:“我真的是推理出来的,根据我平时的观察,李天力很好色,他对于小倩一直心存不轨,所以我猜他是对于小倩下了迷药,然后再那啥,然后杀人分尸的。”
                             小韩说:“第一,根据法医检查,于小倩死前没有被人性侵犯,第二,别忘了李天力也死了,所以你的推理不成立。”
                             于小倩死前没被李天力得手?我高兴啊,好歹于小倩也算是半个我的人,嗯,我的鬼啊,她没受到伤害我当然要高兴啊。我不但高兴,我还幸灾乐祸,李天力这个老色鬼便宜没占到还丢了命,真是活该。
                             想到李天力,我忽然灵感一动,于小倩死前被下了迷药,死得不明不白,但李天力就不一定也是被迷晕了才死的,他说不定清楚凶手是谁啊。只要找到他的鬼魂,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回复
                          35楼2015-09-19 15:12
                            我就望着小韩的眼睛,我深情的说:“小韩警官,你相信我不?”
                               “相信你什么?”小韩瞪大了好奇的眼睛说。
                               “相信我不是凶手?”我说。
                               “我相信你!”小韩说。
                               我激动啊,小韩果然对我有好感啊。
                               “你要是凶手你早就跑了,不会半夜三更的给我提供线索,更不会被我带进警局里来了。”小韩说,“最重要的是,我看你绝对没胆量杀人,还分尸。”
                               我哭,我又表错情了。不过正事儿要紧,我说:“你既然相信我不是凶手,那你就把我放了,我保证明天就能帮你把案子破了!”
                               小韩说:“你保证明天就能破案?你凭什么保证?难道你又想起什么重要线索了?”
                               我说:“不要问理由,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总之明天一早我就告诉你案子的真相。”
                               小韩考虑了一会儿,说:“不行,我不能放你,你身上有很多疑点啊。不过,我可以不把你抓起来,我跟着你一起查,顺便监视你。”
                               我高兴了,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说不定这个案子破了,我就能和小韩确定感情关系了。
                               不过,我查案不是调查人,是调查鬼啊,小韩跟着貌似有点不方便啊……
                               这时候有个**进来了,他见到小韩就笑,他一笑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脸上青春痘就红得发亮。
                               我心里咯噔一下——情敌啊


                            回复
                            36楼2015-09-19 15:12
                              沉了,没人顶,自己顶,动力啊……


                              收起回复
                              40楼2015-09-19 15:14
                                黄疯子大喜,激动得两手发颤的扶起我,说:“好,好,你终于答应了,我黄玄风终于又收了一个徒弟啊,本门复兴有望了。不过,徒弟,拜师不能这么简单,要开坛做法,要举行拜师大典才行。”
                                   我说:“师父,别的好商量,能不能给先给我弄点吃的,我饿啊。”
                                   黄疯子说:“你决定正式拜师了,为师当然会管吃管住啊。可惜,肉已经被你师叔吃完了,这儿还有点馒头咸菜,你先凑合一下吧。”
                                   我不客气,我抓起馒头就吃,我吃了七个。
                                   黄疯子问我:“徒弟,吃饱了吗?”
                                   我打了个饱嗝。
                                   黄疯子就掐着指头算,算过了他就说:“徒弟,今天正是吉日,过了午时是未时,是今天最好的吉时,错过这个时间就要等明年了。”
                                   我一寻思,现在我没钱没工作,房租也到期了,明天晚上就要去立交桥抢地盘了,并且加入丐帮也要起早贪黑的忙工作,活得也不轻松啊,算来算去这个城隍庙反而是最好的落脚点了,不但房子多,而且还管饭,哪儿找这么好的活儿去?所以,今天一定要完成拜师仪式!
                                   我就说:“师父,那还等什么,你赶紧开坛,让我拜师啊。”
                                   黄疯子就说:“好。不过开坛要准备很多东西的,例如香表纸钱什么的,这些好说,咱庙里就有,但还需要三牲祭品和一坛好酒……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为师手头不宽裕,这开坛大典只怕……徒弟,你身上有钱没?”
                                   我赶紧点头,我准备掏钱包。我忽然意识到这会不会是个骗局?我刚反应过来,我就看到我的钱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小僵尸手里了。
                                   小僵尸一边翻我的钱包,一边说:“师侄,没想到你也不富裕啊……这银行卡里还有钱不?”
                                   我摇头,黄疯子就吧咂嘴,他说:“有点勉强,不过为了吉日吉时,凑合一点算了,三牲礼换成一牲,只用一只猪头算了。”
                                   我说:“师父,我就这点家底儿了啊,要不咱凑合狠点,我多给你磕俩头算了。”
                                   黄疯子语重心长的说:“徒弟啊,这拜师大典可不能马虎,要不咱等明年?”
                                   我心里就算计,我兜里一共只剩下两百零七块,我就算一天只吃一块钱的馒头,也坚持不了一年啊,要是拜了师,他天天管饭,说不定偶尔还能吃点肉。我一咬牙,我一跺脚,我就点头了。
                                   黄疯子高兴的拍了拍我的肩头,他说:“好,徒弟,这钱算是为师借你的,回头还你。”
                                   我说:“你给利息不?”
                                   黄疯子却不搭我的茬,他自顾自的说:“徒弟,你现在去村东头找那个杀猪的张屠户,买个生猪头回来,然后再买一瓶酒。我和你师叔现在就开始布置祭坛,马上举行拜师大典啊。”


                                回复
                                42楼2015-09-19 15:14
                                  我来到村东头,果然看见一家肉铺,我望着门口案子上的生肉,我咽了口吐沫,我大声叫:“张屠户在吗?”
                                     屋里就出来一个人,我猛一看,这人身高体重,一脸络腮胡子,像个猛张飞,再一看他肥头大耳肚子圆,像是猪悟能,我就知道了,他是长着胡子的猪八戒。
                                     “买肉?”张屠户说。
                                     我摇摇头,说:“猪头。”
                                     他一把就揪住了我的衣领,瞪着眼说:“你骂我?”
                                     你看看,他多有自知之明啊。不过我不能夸他,我赶紧说:“我是来买猪头的。”
                                     张屠户就丢开我的衣领,上下打量我半天,说:“城隍庙过来的吧?来拜师的?”
                                     我点了点头,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用一种怜悯的眼光又上下打量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才嘟囔一句:“可惜了……”然后转身进屋在冰柜里翻了半天,拎了一个猪头出来,丢在称上一称,说:“二百三十六块五。”
                                     我摸了摸钱包,我说:“能打折不?”
                                     他又用那种怪异的目光盯着我看,然后说:“罢了,算你二百块吧。只当我积阴德,回头你那啥了别找我就行。”
                                    


                                  回复
                                  43楼2015-09-19 15:15




                                    收起回复
                                    44楼2015-09-19 15:15




                                      回复
                                      45楼2015-09-19 15:16




                                        回复
                                        46楼2015-09-19 15:16
                                          我看着道袍上的窟窿,我说:“师父,我不穿中不?”
                                             “平时不穿可以,但初一、十五一定要穿。”黄疯子说着,又从柜子里翻出一件东西,惊喜的说:“哈哈,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这儿,一直找都没找到,今天竟然自己蹦出了了,徒弟,看来此宝和你有缘,为师就赐给你当防身法宝吧。”
                                             我打眼一看,竟然是一块板砖。只见这块板砖长约八寸,宽约四寸,两寸来厚,色泽青灰,和这间瓦房用的板砖一模一样。
                                             黄疯子把板砖塞到我手上,说:“十三,你别小看这板砖,这可是我师父的师父当年盖这间城隍庙的时候,从数万块板砖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然后又用无上法力加持过的,一般的恶鬼只要被这块板砖拍中,轻则元气大损,重则魂飞魄散,乃是居家旅行必备的防鬼利器啊。你要随身小心携带,千万不要遗失了。”
                                             我一听这么厉害,立马接过板砖往口袋里塞,塞不进去,只能随手拎着。
                                             黄疯子又跑到床边,揪起小僵尸拉着床单抖,一抖就抖出好多东西,有MP斯瑞,有iPhone,有乡巴佬鸡蛋,有奥利奥……还有一个没拆封的避孕套。黄疯子从里面翻了半天,翻出一瓶润洁滴眼液。
                                             “十三,这是你师叔的发明,经过法力加持的滴眼液,滴上一滴,就能让不会法力的人看见鬼,一滴的效力能够维持两个小时。”黄疯子把滴眼液递给我,又说,“你是自己人,这一瓶只收你个成本费好了,回头等你师叔恢复了,你给他就行了。” 我哭,自己人还要收成本费啊,可怜今天上午好歹我还有两百块,现在却开始负债了。我忽然一想不对,我就对黄疯子说:“师父,你刚才说猪头钱算你欠我的,你啥时候还我啊?”
                                             黄疯子无所谓的说:“等为师有钱了就还你,不过你不能收利息啊。”
                                             我一听,不准收利息?我就知道这钱是没指望了。


                                          回复
                                          51楼2015-09-19 15:18
                                            小韩问的话把我难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啊,我就说:“我去下厕所。”
                                               我说完了,感觉厕所这个字眼不雅观,我就改口啊,我说:“嗯,还是去洗手间吧。”
                                               小韩就笑,我就跑了,我跑到厕所,我占着坑不拉屎,我托着下巴变身思想者,我寻思啊,要不要把见鬼的事情说给小韩听。
                                               可这事儿实在太荒谬了,别说小韩还是个**,就算是幼儿园的小朋友,现在都早已经被唯物主义科学观洗脑了,谁还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想到这儿我就恨,要不是那个无知的小学老师,说不定我早就拜贾老六为师了,我的人生也不至于混得如此凄惨。
                                               我怕说出来小韩一定会认为我是jing神病,可要是不说,又没有借口向小韩解释。我苦恼啊,我挠头,这个难题不解决,这个秘密不说破,以后还怎么和小韩深入交往啊?
                                               想到以后,我就想长痛不如短痛,不如说给小韩听,她要信了最好,她要不信最多骂我神经病,以后不再理我——那样还能省下一顿她请客我掏钱的饭钱。
                                             


                                            回复
                                            54楼2015-09-19 15:19
                                              度娘说我发广告帖


                                              收起回复
                                              55楼2015-09-19 15:20




                                                回复
                                                56楼2015-09-19 15:20
                                                  我给小韩上眼药,我只在她左眼滴了一滴,我说:“好了,现在你的左眼可以看到鬼了。”
                                                     小韩就闭上右眼用左眼看,一看她就看到了没头的于小倩,她就尖叫一声“妈呀!”,就抱住了我。
                                                     我那个激动啊,激动得不知所措,我是该推开她呢还是顺势抱住她?
                                                     推开她?我心有不甘。抱住她?我又没胆。我的手就没地方放了,我就高举双手做投降状啊。
                                                     于小倩却笑,她咯咯咯的发出一串银铃般的阴森笑声,对小韩说:“你叫错人了,他不是你妈。”
                                                     小韩就吓得发抖,我就训斥于小倩,我说:“小倩,别闹了,小韩第一次见鬼,你怎么还能吓她呢?”
                                                     训完于小倩,我又安慰小韩,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她的肩头上,我不敢用力,我怕一用力就把她像瓷娃娃一样压碎了。我用温和的声音说:“若冰,别怕,我在这儿呢。”
                                                     我就说我这人特别给人安全感,我一说话,小韩就不怕了,她就把头从我胸膛上抬起来了,她用左眼看看于小倩,又闭上左眼睁开右眼看了看,她就小声对我说:“那个真是鬼?”
                                                     我还没说话,于小倩就嚷:“你这**啥智商,你没看我没头吗?没头还会说话,我不是鬼又是啥?”
                                                     我赶紧说:“她是于小倩,就是这个案子的受害人。”
                                                     小韩就跌坐在凳子上了,她说:“不行,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我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小韩说:“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让我慢慢消化消化。”
                                                     我说:“好,你慢慢想,我等你啊。”
                                                     小韩就闭上右眼用左眼看于小倩,看了半天又闭上左眼用右眼看,她就在哪儿不停的换眼,我就无聊了,我就看看桌子上的盘子,我拿起筷子把所有盘子里的肉沫全都拨进碗里,勤俭节约不剩饭,这是我妈从小对我的教养啊。
                                                     费了半天功夫,我终于把所有的肉沫全都填肚子里了,实在咽不下去的,我也塞进了牙缝里。我打了个饱嗝,我看小韩竟然还在哪儿挤眼,我就说:“若冰,你消化好了吗?”
                                                     小韩就闭上左眼,用右眼看着我,说:“我……她……”小韩说着又换了左眼,望向于小倩,继续说,“她真的是受害者,这身衣服我认得,看来她真的是鬼啊?”
                                                     我说:“那还有假?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小韩就睁开了两只眼,望着我的脸,说:“好吧,我相信你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我仔细说说吧。”
                                                     我就说:“先别急,让我把你另一只眼也开了天眼。”
                                                     我就给小韩的右眼也上了眼药,我就从头说,我从于小倩半夜给我托梦说起,说到我拜师,于小倩也不停的插话,总算把这两天的经过说囫囵了。
                                                     说完了,我的手机又响了,我接听电话,原来又是黄疯子:“徒弟,大事不妙,我刚才心念一动,我又测了一卦,你是不是刚刚泄露了天机了?”
                                                     我说:“什么天机?我就跟人说了见鬼的事儿啊。”
                                                     黄疯子说:“你惨了!你见鬼是有原因的,普通人怎么能让他们知道鬼神的事儿?你等着出门遭雷劈吧。”
                                                     我就想到了中午的时候那个旱天雷,我就害怕了,我说:“师父,你要救我啊。”
                                                     黄疯子说:“本来我是应该救你的,可是那个猪头钱……”
                                                     我只好说:“不用你还了


                                                  回复
                                                  59楼2015-09-19 15:21
                                                    我按照黄疯子的话,我带着小韩和于小倩出了包间直接上楼。
                                                       幸好这间饭店的楼不算高,只有六层,一层二层是饭店,上面是宾馆,算是对外开放的环境,我才有机会上到楼顶啊。
                                                       我来到楼顶,外面天已经黑了,我躲在楼梯间里,让小韩去天台上侦查一下环境,确定楼上没别的人后,我让小韩和于小倩在楼梯间里呆着,我就冲出楼梯间,我径直冲向天台角落。
                                                       天台四角都竖立着一根生锈的粗钢筋,我就站在那钢筋旁,我振臂高呼:“神啊,劈我吧!”
                                                       倏忽间我头顶上一道闪电亮起,将整个天台照得一片通明,同时一声巨雷震耳,我身旁的简易避雷针上就冒出一串火花,我吓得两腿一软,我就坐地上了。
                                                       过了好半天,我感觉有人在拽我,我一看,是小韩想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勉强撑着发软的双腿从地上爬了起来,借着楼梯间里透出来的灯光,我就看见小韩的小脸煞白,显然刚才吓得不轻,我就有一种自豪感悠然而起。
                                                       我拍拍屁股,我装作一脸无所谓的说:“没事儿了,这次天谴算是过关了。不过小韩,我师父说了,你千万不能把这个秘密再告诉别人啊,不然你说出去一次,我就会被雷劈一次的。”
                                                       小韩拍拍胸口,我的眼就发直了,我就听见小韩再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你以后可别惹我啊,你要惹我生气了,我就把这秘密说出去,我让雷劈死你,哈哈。”
                                                       我郁闷了,我挠头啊,我怎么又把一个把柄送人了?
                                                       小韩却拍了我一下,说:“给你开玩笑呢,看你怕的。我保证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就高兴了,小韩能开玩笑,我就知道她已经真正接受鬼神之事了。
                                                       于小倩却跑出来插话说:“咱赶快离开这里吧,这个天雷肯定引来别人的注意了,别让人把咱堵这儿了啊。”
                                                       小韩说:“就是,特别是都市频道那些DV记者,遇见这类事儿跑的比谁都快。”
                                                       我们就下楼啊,下到五楼就遇见一个家伙拿着DV往楼上冲,那速度,比刘翔跨栏还快。
                                                       下到一楼,我就感觉肚子痛,刚才吃得太饱了,小楼跑得太快受不了啊。我就揉着肚子,我就看见了如花,她刚进饭店,正朝这边走来,我就赶紧对小韩和于小倩说:“我去下厕所啊。”
                                                       小韩就说:“你又拉肚子了?”
                                                       我随便嗯了一声,我对于小倩使了个眼色,她就看见了如花,我扭头就走啊


                                                    回复
                                                    60楼2015-09-19 15:22
                                                      小韩开着车就在北环附近转啊,转到半夜两点,终于撞见鬼了。
                                                         不过这个鬼不是李天力,是个车祸死的鬼,一半脸血肉模糊,一半脸露着骨头,一挂肠子溜在肚皮外,一头还拉到了地上。
                                                         你说你死了就死了,死相这么难看,你还站在路中间,小韩看见他就怕了,一打方向盘,车子就冲到了路边,幸好我系了安全……带!不然头上就又要撞个包了。
                                                         于小倩却在后面叫:“走,走,快开车,别让他追上来!”
                                                         我就扭头看,一看那个撞死鬼正拖着肠子冲过来,我也叫:“快走,那个鬼追过来了。”
                                                         小韩就手忙脚乱的踩油门,关键时刻吉普车很给力,立刻就冲了出去,谁知道那个撞死鬼更给力,一闪身竟然就跑到了车前头,车头就撞上他了,直接从他身上穿了过去,与此同时,我感到一股寒流从我身旁滑过,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我扭头看车后,那个撞死鬼却不见了。
                                                         于小倩舒了口气,说:“没事儿了,他被撞散了。”
                                                         小韩减慢车速,心有余悸的说:“我把鬼给撞死了?”
                                                         小韩说:“他只是被撞散了魂魄,过一小会儿就会重新凝聚成型的。”
                                                         我说:“你怎么那么怕他?”
                                                         于小倩说:“不是我怕他,是你们应该怕他。普通的鬼是没有能力让人看到他的,所以他们一旦发现有人能看到他们,就会缠上你,让你给他帮忙的。”
                                                         我说:“这样说你很厉害啊。”
                                                         于小倩说:“没办法,谁让我的怨气大。”
                                                         我说:“你怨气怎么会那么大?”
                                                         她说:“没头没脑的被人杀了,还分了尸,关键是我那沉鱼落雁的头也找不到了,你说我怨气大不大?”
                                                         我就说:“嗯,不过,李天力丢的是什么,他的怨气怎么也会那么大呢?”
                                                         于小倩就不说话了,小韩也红着脸打岔:“前面有个夜市,谁吃宵夜啊?”说完她就把车停在路边了。
                                                         说到吃,我就打了个饱嗝,我那个郁闷啊,刚才吃得太多貌似还没消化。我心不甘,我用眼看,我一看就看到大排档里有个人很眼熟,仔细一看正是李天力,他正围着一张桌子,看人家在哪儿喝酒呢。
                                                         我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于小倩说:“果然是他,他应该是饿了,在这儿混吃得呢。”
                                                         小韩就问:“鬼也要吃东西吗?他怎么混吃的?”
                                                         于小倩说:“鬼吃东西要人请才行,不然是吃不到的。”
                                                         说话间就听那酒桌上有人喊:“吃,吃,大家都吃啊。”
                                                         众人拿起筷子,李天力却抢先一步对着桌上的凉菜和烤肉串使劲的一吸,然后吧咂起嘴。
                                                         众人吃了菜,就有人骂:“麻痹的,今儿的菜怎么一点儿味都没了?算了,喝酒,喝喝,大家都喝。”
                                                         那位话音刚落,就见李天力飞快的凑到桌上的酒杯前使劲的吸了口气,然后就一脸的陶醉。
                                                         那帮人端起酒杯喝了,然后有人拍桌子骂:“麻痹的,老板,你这儿菜没味儿,连酒也是假的?”
                                                         老板就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红头发和一个黄头发。
                                                         我说:“坏了,这是要打架啊?小倩,快点的,你去把李天力带过来,咱换个地方说话。”
                                                         于小倩就从车窗飘了出去。李天力吃饱喝足了,正在哪儿抱着膀子等着看打架呢,猛然发现于小倩,他撒脚丫子就跑了。 1816#


                                                      回复
                                                      62楼2015-09-19 15:23




                                                        回复
                                                        63楼2015-09-19 15:23
                                                          的二侄女的名义,最近才买的。”
                                                             我说:“麻痹的,怪不得你死了,公司的账上是空的,害的我工资都没得发,原来你把钱抽出来炒房了啊,活该你死在那里!”
                                                             小韩说:“好了,别说那么多废话了,现在先去案发地看看吧。”


                                                          收起回复
                                                          64楼2015-09-19 15:23
                                                            天已经快亮了,小韩把我送到北环路口,我准备下车啊。
                                                               我解开安全带,我挪挪屁股又坐下了,我手心里全是汗,我好不容易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挖耳勺,我说:“这个……送你的……”
                                                               说完我就逃啊,我开了车门往下跳,我就听见小韩在笑,我一脚就踩空了。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小韩却隔着窗户笑道:“你没摔死吧?小心啊,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说完她就开车走了,我揉揉头上的疙瘩,却乐得颠颠的,虽然这个世界真的有鬼,但生活还是那么美啊。
                                                               我跳着跳着我又郁闷了,我忽然想起房租今天已经到期了,可现在我身上一毛钱都没了啊。
                                                               我有气无力的回家,我心里祈祷着包租婆还在睡懒觉啊,让我可以偷偷溜回家——可怜我又忘了我是一个道士,向上帝祈祷是没有用的。
                                                               我蹑手蹑脚的上楼,我回家就跟做贼似的,我小心翼翼的开了锁,我一脚踏进门内,我就叫了一声:“妈呀!”
                                                               “我不是你妈!”包租婆瞪着我回答。
                                                               这婆娘竟然正坐在我的床头上。尼玛来就来吧,还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袍,竟然还不戴胸罩,最要命的是她的坐姿势很不雅,让我瞥见她那特大号的红裤衩。
                                                               我一手捂着我的狗眼,我一手指着她叫:“你,你……”
                                                               “你什么你?没见过老娘啊?”
                                                               我说:“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包租婆说:“这是你的房间吗?你的房租缴了吗?”
                                                               我的声音不由得小了,说:“不是今天才到期吗?”
                                                               包租婆说:“不错,不过确切的说你的房租到了今天凌晨零点零分零一秒就到期了,现在这房已经不归你住了。”
                                                               我哭,我没话可说了。我搬家啊,我说:“那我现在就搬家。”
                                                               包租婆说:“搬家可以,先把房租结了吧。”
                                                               我愣了,我说:“啥房租?”
                                                               包租婆说:“你租房的时候咱是有协议的,不足一月也要收一个月的钱的。”
                                                               我说:“你这不是讹人吗?”
                                                               “我就算讹你又能咋?”包租婆一脸凶相的嚷。
                                                               我心里权衡了一下,我屋里所有的家当,包括我的极品电脑,卖破烂了也抵不住一个月的房租啊。
                                                               包租婆见我犹豫了,忽然又笑面如花,对我抛了个极具杀伤力的媚眼说:“不过,啥事儿都是可以商量的嘛,我的话,你明白吧?”
                                                               我就望了望她的超级大胸器,我觉得这笔交易不划算啊,绝对不能让她毁了我的童子身,再说了,跟她那啥比碰见艳鬼还惨啊,指不定一次就把我吸干了。
                                                               我咬了咬牙,我说:“算你狠,这里的东西我都不要了!”
                                                               我扭头就走啊,我出了门我又回来了,我说:“这屋里的东西我都不要了,不过,你能借给我一块钱坐公交吗?”


                                                            回复
                                                            66楼2015-09-19 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