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烟清韵吧 关注:53贴子:3,422

【原创】跟着南侠闯江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9-29 20:09
    纪言上前轻轻拉了拉展昭的袖子,哭着道:“哥哥。”
    展昭回过神来,疯了一般地跑进了房间,众人看着展昭的样子,心疼不已。
    房间里,丫鬟们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将已经断了气的孩子包在襁褓里带了出去。展昭来到床前,看着床上那个已无生气的人儿,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流了出来。半个月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如今却冰冷地躺在这里,上天为何要这般地折磨他!
    伸手摸着丁月华还有余温的脸颊,展昭心里自责不已,若是当初自己不娶她,那她现在应该还好好的待在丁家庄,也不会像现在这般一个人躺在这里了,他对不起她。
    “月华……”展昭将丁月华抱在怀里,泪一滴滴地滴在丁月华的脸上,而此刻的丁月华是不会感觉到了。
    房门外,纪言扑在白玉堂的怀里抽泣着,白玉堂看着里面的展昭,握紧了拳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9-29 20:12
      在得知这个宋朝的一切时,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一只温热的大掌附在了她的背上。
      纪言抬头一看,是展昭。
      “哥哥……”纪言低低唤道。
      见她这副模样,展昭没有问为何,只是替她擦去了眼泪,然后让她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
      纪言闭上眼睛,喃喃道:“哥哥,我好累……”
      展昭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白玉堂等人离去的方向,将纪言打横抱起,向开封府走去。
      且说白玉堂等人到了襄阳没多久,颜查散的官印就不见了,被襄阳王放在了冲霄楼里。为了找回颜查散的官印,白玉堂夜探冲霄楼,第三次去打探的时候,不慎碰到机关,误落铜网阵,被万箭穿心而亡。
      消息传回开封府的时候,众人悲痛欲绝,尤其是展昭,不相信几个月前还和自己一块儿喝酒的白玉堂就这么去了。
      看着醉酒的展昭,纪言抱住他,哭道:“哥哥,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只有扳倒了襄阳王,才能为玉堂哥哥报仇。”
      几个月后,颜查散查到了襄阳王谋反的罪证,回到开封,将证据呈交给赵祯,赵祯一看之下,大怒,下令抄了襄阳王府,襄阳王被流放。
      一年之后,包拯病逝,颜查散做了开封府尹。公孙策和四大门柱继续留在开封府,帮助颜查散。而展昭则辞去了官职,带着纪言离开了开封府。
      跟在展昭身后,背着包袱的纪言问道:“哥哥,现在我们要去哪儿?回常州吗?”
      看着远方,展昭摇摇头,道:“不回常州,我们去……江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9-29 20:14
        (三)
        不知不觉又是两年过去了。如今的纪言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展昭说过,等纪言十六岁的时候,就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奈何纪言死活不同意,说要跟着他一辈子,展昭拗不过她,只好说等她再玩两年,十八岁的时候必须嫁,女孩子年纪大了,会嫁不出去的。对于展昭的话,纪言只是撇撇嘴,不予理会,她可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这日,二人来到江陵,此刻已是戌时,天暗了下来,无法,只得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华灯初上。展昭与纪言坐在一楼靠窗的位置吃饭。此时,一白一黄两道身影走进了客栈。着白衣的是一位男子,只是他脸上覆着一张银白色的面具,让人无法窥探他的真容,跟在男子身后的黄衣女子,面容清秀,称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小家碧玉。
        小二迎了上去,笑道:“两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女子上前一步,从背上的包袱里拿出一些碎银递给小二,道:“住店,两间房间,再给我们备一些酒菜,我们就在下面吃。”
        “好嘞,客官稍等,饭菜马上来。你们先请坐。”小二将二人引至展昭和纪言桌子的隔壁,然后去准备饭菜了。
        从几人坐的位置来看,展昭刚好与白衣男子面对面坐着,见白衣男子坐下,展昭不由得抬头看着他,随即微微皱了皱眉。
        白衣男子发现有人盯着他看,随着目光望去,发现是他对面的蓝衫男子,不知为何,白衣男子觉得他与那蓝衫男子似曾相识,不由得对他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展昭见白衣男子对自己点头,不由一怔,随即才明白过来,这人是在与自己打招呼,遂也对着白衣男子点点头。
        白衣男子的目光看向展昭旁边的纪言,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的心居然有一丝丝的疼,右手不自觉地捂上胸口。
        黄衣女子见白衣男子这般,关切地问道:“忘尘大哥,你怎么了?”
        原来这男子叫忘尘。
        “没事。”忘尘道。
        忘尘话一出口,惊得展昭与纪言齐齐望向他,这声音,怎么这么像白玉堂的声音?待他们仔细看来,发现这忘尘确实与白玉堂有相似之处,比如声音,比如白衣,还有那一双熟悉的眸子,不过此人的气质却与白玉堂相差甚远,白玉堂浑身散发着狂妄的气质,而此人,温和安静,这种气息应该不会发生在白玉堂身上,而且他们都知道,白玉堂在三年前就已经…………
        不一会儿小二就将饭菜上齐了。
        忘尘倒了一杯酒,准备喝的时候,却被黄衣女子拦下了,“你还有伤,不能喝酒。”
        忘尘轻笑,道:“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苏月,我已经一个月没喝酒了,馋了。”
        苏月一听,心一软,道:“好了,不过不能喝太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9-29 20:14
          忘尘踱步来到张胜跟前,声音寒冷如冰,“张胜,你该为那些可怜的女子偿命了。”
          “不!”张胜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下一刻,脖子血流如注,忘尘没有武器,用张胜的剑割断了他的脖子。
          “哼!”忘尘冷笑一声,确定张胜死了之后,丢掉手中的剑,转身离开。
          直到忘尘离开,纪言才放下捂住嘴的手,天呐,她还以为忘尘是一位温和之人,没想到也有这么残酷的一面。
          轻轻拍了拍胸口,等不再紧张了,纪言才离开。
          纪言前脚刚走,后面就来了一位灰衣少年,身后背着一把断刀。
          少年来到已经断气的张胜身边,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喃喃自语:“是谁赶在我前面杀了张胜?天呐,我的赏银,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9-29 20:16
            展昭点头,道:“这件事我们慢慢再查证,现在我们和他们同路,以后有的是时间。”
            纪言点点头,“嗯,我明白了。”其实纪言心里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忘尘为何要戴着面具?若他就是白玉堂,他戴面具,难道是为了防止他们认出他来?
            另一边的忘尘,猎到了一只野兔和两只野鸡,够他们吃的了。
            提着猎物回到营地,苏月已经将火生好了。见忘尘回来,苏月接过他手中的猎物,道:“忘尘大哥,你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
            忘尘笑笑,道:“我要先去睡会儿,好了再叫我。”这几天他的身体极易疲乏,可能是之前伤还没完全好,他又动武的关系吧。
            “好。”苏月提着猎物准备去旁边不远处的一条小溪边。
            忘尘走到一棵树下,正准备坐下靠在树上休息,不料头突然剧烈地痛了起来。
            “呃……”忘尘双手抱着头,靠在树上,面色十分痛苦。
            听见了身后的异样,苏月回头,就见到痛苦的忘尘,急忙扔掉手中的猎物,跑到忘尘身边,扶着他,焦急道:“忘尘大哥,你是不是又头痛了?怎么办?这里又没有大夫,怎么办啊?”苏月都快急哭了。
            忘尘这头痛症,从两个月前就开始了,也不知为何,每次头痛,脑海里都会闪现出一些画面,那些画面似曾相识,可他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经历过这些事。这次也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脑海里的画面居然有展昭和纪言,他叫展昭为“猫儿”,纪言叫他“玉堂哥哥”。
            他们为何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
            头好痛。忘尘感觉自己的头要炸开了似的,他好难受。
            展昭和纪言刚好回来,就看到忘尘抱着头,一脸痛苦的表情,苏月站在一旁,焦急担忧。
            “怎么了?”展昭放下手中的两只野兔,来到忘尘二人面前。
            苏月急道:“展公子,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忘尘大哥吧,他的头好痛。”
            展昭看向忘尘,伸手在他身上一点,忘尘身子倏地瘫软下来,展昭伸手扶住他,然后让他靠在树上,见此,苏月明白了,展昭点了忘尘的穴道。
            “谢谢你,展公子。”
            纪言走上前来,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苏月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头痛症两个月前就开始了,每次都要痛上一刻钟的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没看大夫吗?”纪言问道。
            苏月摇头,“他不喜欢看大夫。”
            展昭看了看昏睡过去的忘尘,与纪言对视一眼,然后问道:“恕展某直言,请问苏姑娘,你与忘尘兄是如何认识的?苏姑娘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忘尘兄像极了展某的一位故人,所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9-29 20:20
              (五)
              忘尘醒来时已是未时,展昭等人已将食物烤好,阵阵香味飘散在林中。
              见忘尘醒来,展昭将手中的水壶递给他,道:“喝点水吧。”
              忘尘接过水壶,“谢谢。”拧开壶盖,仰头喝了一大口水。
              “忘尘大哥,来,吃点东西吧。”苏月将一只烤好的鸡腿递到忘尘面前。
              忘尘接过,细细吃了起来。
              纪言也将一只鸡腿递给展昭。
              待四人吃完东西后,展昭对着身旁的忘尘道:“忘尘兄,我有些话想与你说。”
              忘尘挑眉,“请说。”
              展昭看着忘尘脸上的面具,道:“展某有个不情之请,想请忘尘兄摘下脸上的面具,好让展某确认一件事。”
              “这件事与我有关?”
              “嗯。”展昭点头,“准确的说,是与我的兄弟白玉堂有关。”
              “你怀疑我是白玉堂?”忘尘皱眉。
              展昭再次点点头。
              一旁的纪言道:“忘尘公子,我们已经听苏姑娘说了你失忆的事情,若你真是玉堂哥哥,你失忆了,不记得我们很正常,若你不是玉堂哥哥,那……”后面的话纪言没有说出口,眼神黯然下来。
              见纪言这般,忘尘心中一动,道:“我取下面具便是。”
              伸手取下面具,印入展昭和纪言眼帘的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孔,只是那面容上有几条粉色的淡淡的疤痕。展昭和纪言心中一颤,这、这不是白玉堂还能是谁?
              “玉堂,真的是你。”展昭的声音有些发颤,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他肯定他就是白玉堂。
              “玉堂哥哥,真的是你,呜……”纪言直接扑到忘尘,不,是白玉堂的身上,哭了起来。
              白玉堂身形一僵,微微挣扎了一下,随即看向苏月。苏月见此,只是朝他微微一笑,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纪言哭了好一会儿,才放开白玉堂。白玉堂理了理被纪言弄乱的衣服,问道:“我真的是白玉堂?”
              “你就是白玉堂。”展昭道。
              纪言道:“玉堂哥哥,我们会让你恢复记忆,想起我们的。”
              白玉堂的脑袋有些微微地疼,他单手抚额,微眯着眼,道:“让我如何相信你们?”
              展昭思忖了一会儿,道:“这样吧,我们先不去苏州了,我们去陷空岛,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们说的是真的。”
              “陷空岛?”
              “嗯,你的四位义兄都在陷空岛。等见到了他们,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那好吧,我便随你走上一趟。”白玉堂也想弄明白自己的身世,所以便一口答应了展昭。
              “那我们现在就启程吧。”最高兴的莫过于纪言了。
              “那走吧。”展昭站起来,拍了拍身上沾到的落叶。
              白玉堂也站起来,刚想把面具戴回脸上,一道声音便传了过来:“咦?展大哥,纪言?你们怎么在这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9-29 20:21
                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位灰衣少年,正缓缓走来,身后背着一把断刀。
                见到来人,纪言一喜,道:“艾虎,你怎么也在这儿?一年多没见,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
                艾虎笑道:“我是追着张胜来到这里的,没想到有人在我前面下手了。”
                听艾虎这么一说,纪言便又想到了昨晚的事,等艾虎走到她面前,她趴在艾虎耳边小声地说道:“想知道是谁杀了他吗?”
                艾虎点头,“当然想,你知道?”
                “喏!”纪言朝白玉堂努了努嘴。
                艾虎朝纪言示意的方向看过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这这不是白玉堂吗?
                “呀!”艾虎尖叫一声,立刻跳到展昭身后,只伸出一个脑袋,看着白玉堂,一脸惊恐道:“白白白白白大哥,你不是死死死了吗?你到底是人,还还是鬼啊?”
                白玉堂恶作剧般道:“我是鬼~~~”后面还带着颤音。
                “啊……”艾虎大叫一声,赶紧抓住展昭的袖子,将脑袋缩了回去。
                见艾虎吓成这样,展昭和纪言笑出了声。
                “好了艾虎。”展昭出声道,“玉堂他没死,活得好好的。”
                见展昭这么说,艾虎才小心翼翼地从展昭身后伸出脑袋,仔细地看了看白玉堂,确定他是人后,才从展昭身后跑出来,喜道:“白大哥,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白玉堂一脸疑惑地望向展昭,问道:“他是?”
                展昭道:“她是艾虎。”
                见白玉堂问展昭自己是谁,艾虎一脸惊诧,道:“白大哥,你怎么了?我是艾虎,艾玉荷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艾虎,玉堂他失忆了。”展昭解释道。
                “失忆?那可怎么办啊?”
                “我们正准备去陷空岛,帮他恢复记忆。”
                “那我也去。”
                “好,一起吧。”
                苏月将包袱背在身后,来到白玉堂身边,道:“忘尘大哥,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而且你就要回去了,那我便不陪你回去了,我要回襄阳了。你们一路保重。”最后一句是对着四人说的。
                听苏月说要走,白玉堂一急,顾不得男女有别,一把抓住苏月的右手,道:“不准走!苏老爹临终前将你托付给我,让我好生照顾你,你不能说走就走。而且,你走了,我怎么办?”最后一句,白玉堂说得极小声,到展昭等人还是听到了。
                艾虎悄悄地问纪言:“她是?”
                纪言也小声回道:“玉堂哥哥救命恩人的女儿。”
                “哦~”艾虎一脸了然的表情。
                白玉堂最后一句话,虽是极小声,却几乎是贴着苏月的耳根说的,她自然也是听到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让她的面颊立刻染上了一层粉色。
                苏月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道:“那个,我不走便是了,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9-29 20:22
                  听见苏月喊疼,白玉堂立刻放开她的手,只见她的手腕因为白玉堂的用力过猛而微微有些红肿,苏月轻轻地揉了揉右手腕。
                  “对不起。”白玉堂一脸歉意。
                  “没事的,我们还是先出发吧。”苏月一笑道。
                  白玉堂转头对展昭三人道:“我们走吧。”
                  于是一行五人往着陷空岛出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9-29 20:22
                    “那个……”艾虎挠挠头,不知怎么开口。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展昭道。
                    艾虎看向纪言,道:“纪言,你是公孙先生的徒弟,公孙先生的医术精湛,那你也应该会给人看病的吧?”
                    “当然会啊,你怎么突然问这个?”纪言不解,展昭也一头雾水。
                    “那现在有个病人,需要你去治病,你救是不救?”
                    “废话,作为医者,当然救啊。”纪言白了她一眼。
                    “那就好。”艾虎松了一口气,然后朝门外喊道,“秦管家,进来吧,她答应了。”
                    话落,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进来了,他就是云府的管家秦海。
                    其实在艾虎进来的时候,展昭就感觉到了门外有人,只是对方没什么恶意,他也就假装不知道。
                    秦海走到纪言面前,作揖道:“多谢姑娘答应医治我家老夫人。”
                    纪言和展昭对视一眼,然后一齐望向艾虎,询问是怎么回事。
                    “艾虎,到底是怎么回事?”展昭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经过艾虎和秦海两人的解释,展昭和纪言二人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艾虎看了那寻医启示之后,想到纪言也会医术,然后拉着苏月就直接来到了云府,没见着云老夫人,云家少爷出门谈生意去了,所以是秦海招待她们。待艾虎说出她们的目的后,秦海更是要亲自来请纪言,凡是有一点点的希望,他都不会放过。
                    作为一名医者,纪言自然是答应了秦海,可是那么多大夫都治不好,她……可以吗?
                    云府
                    “几位,里面请。”秦海在前面为展昭等人带路。
                    来到大厅,秦海吩咐下人为他们准备好了房间,然后道:“几位稍作休息,等我禀告了老夫人,展姑娘就可以为老夫人看病了。”
                    “好,秦管家你先去吧。”纪言道。
                    秦海退出大厅,几人都找了椅子坐了下来。丫鬟上过茶后,也都退出了大厅。
                    艾虎看了看大厅,里面的东西大都价值不菲。
                    “嗞嗞……这云府果然不愧是梅镇的首富啊。”艾虎感叹道。
                    “一般而已。”白玉堂不屑道。
                    几人看向白玉堂,然后又看看大厅,果然,这云府和白府比起来,还真是云泥之别。
                    内堂
                    云老夫人的房间里
                    “咳咳……”一阵阵的咳嗽从帘子后面的床上传出来。
                    秦海站在帘子外面,道:“老夫人,今日秦海又寻到了一位大夫,此刻正在府上,要不我现在就带她过来给老夫人您看病?”
                    旁边的一个小丫头将云老夫人扶起来坐着,云老夫人喘了几口气,才道:“我这身子骨我自己清楚,怕是没几天活头了,又何必这么麻烦呢,只是可怜了华儿,以后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老夫人……”秦海不忍,“不管怎样,这也是少爷的一片心意,老夫人还是见见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9-29 20:23
                      “罢了罢了,去把大夫请进来吧。”云老夫人终是妥协。
                      “秦海这就去。”……
                      云老夫人躺在床上,纪言坐在床沿上,为云老夫人把脉,秦海站在纪言的身后。
                      半晌,纪言收回把脉的手,秦海见她收回手,立刻问道:“展姑娘,老夫人的病怎么样啊?”
                      纪言站起来,道:“老夫人得的是心病,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再加上前几日又受了风寒,这风寒我能治,只是这心病……”
                      纪言走到桌前,写了一张药方递给秦海,道:“这张药方,是调理老夫人身体的药方,我只能让老夫人慢慢调理身体了。”
                      “多谢展姑娘。”秦海一脸感激模样,之前的那些大夫都是看过之后就摇头走了,只有纪言还能开出药方,他怎能不激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9-29 20:24
                        秦川看见杜浩的样子,握紧了拳头就要上前,云华拦住了他,道:“别惹事,我们走吧。”
                        说着就要越过杜浩离开,杜浩的一个手下拦在他了面前。
                        杜浩讥笑道:“这云家少爷,何时做起了缩头乌龟了?嗯?哈哈哈哈……”
                        “杜浩,你……”秦川气不过,已经气红了眼。
                        “秦川,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去吗?那和狗有什么区别?”云华一脸风轻云淡。
                        听云华这么一说,秦川立马仰头,道:“少爷说得是,我们不和狗一般见识。”
                        听两人这话,杜浩火了:“你们骂我是狗?”
                        “我们可没指名道姓。”秦川一脸得瑟。
                        “你们、你们……”杜浩气极,“看来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你们就不知道这梅镇的老大是谁了,来人,给我打。”
                        杜浩身后的小厮一听他的吩咐,立马一窝蜂地朝云华二人扑去。
                        这几个小角色,云华三两下就解决了。
                        看着全倒在地上的手下,杜浩心中怒吼:都是些不中用的东西!
                        云华朝杜浩嘲讽一笑,带着秦川就往大门外走去。
                        杜浩瞪着云华的背影,冷笑道:“家里的老太婆都快病死了,你还能在这里吃吃喝喝,还真是『孝顺』哪。”
                        一阵疾风闪过,杜浩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便被云华的右手掐住了。
                        “咳咳……放、放开……”杜浩挣扎,脸色变得通红。
                        众人都被这变故惊住了,谁能告诉他们这是要闹哪样?为什么平时温文尔雅的云家少爷,现在竟然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没错,现在的云华,浑身散发着冷气,而他看着杜浩的眼里,充满了杀气。
                        “云华……你放手……”杜浩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而他那些手下,被云华一瞪,个个都不敢上前。
                        秦川见状,一惊,立马上前拉住云华,道:“少爷,快松手,不然会出人命的,少爷。”
                        云华甩开杜浩,冷道:“杜浩,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是不准触及我的家人,否则……就算你是县令的外甥,我云华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好自为之,哼!”
                        云华一甩袖袍,转身离开了醉香楼。
                        “少爷等等我。”秦川追了出去。
                        等云华他们离开了,一个小厮才走到杜浩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少、少爷,您没事吧?”
                        杜浩一脚踹到小厮身上,怒道:“滚开,没用的东西。”
                        摸了摸被掐疼的脖子,看着云华离去的方向,眼里充满了仇恨……
                        云府
                        “奶奶,我回来了。”云华一回到云府,就立刻来到云老夫人的院子里。
                        “华儿回来了。”听见云华的声音,云老夫人立刻露出了笑容。
                        云华来到床前,关切地问道:“奶奶身体可好些了?我听秦管家说今日他又找到了一位大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9-29 20:25
                          “是啊,就是这位展姑娘。”云老夫人指了指一旁的纪言。
                          云华看向纪言,眉毛一挑。
                          纪言点头示意:“云少爷。”
                          云华笑道:“看来展姑娘真是神医了,你一来,奶奶的身子就好了许多。”
                          其实他刚进门就发现了,云老夫人看上去没有之前的那种病态了。
                          “云少爷说笑了,老夫人的身体其实很健康。”纪言道。
                          这时云老夫人打了一个哈欠,纪言见云老夫人面有疲色,便道:“老夫人,那您先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奶奶,您休息吧,我带展姑娘出去。”云华道。
                          “好。”云老夫人点头,“华儿,一定要好好招待人家。”
                          “孙儿会的。”
                          纪言和云华离开了云老夫人的房间。
                          两人并肩走在回廊里。
                          “真的是谢谢你了。”云华道。
                          “其实这也不是我的功劳啦,只是老夫人她一个人,平时也没有可以交心的人,很多事都埋在心里,一个人承受,久而久之就容易生病,你有空的话,还是要多和老夫人说说话。”纪言道。
                          “神医说的,我一定会听。”云华笑道。
                          “说了我不是什么神医了。”纪言撇嘴,不知为何,和云华在一起,她总是很轻松,仿佛两人认识了很久一般。
                          “展姑娘,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云华突然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问?”纪言道。
                          “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我总感觉像在哪里见过你一样。”
                          纪言一惊,这种感觉她也有,不只对云华,对云老夫人也是,甚至是对云府,她都感觉她曾经来过一样。
                          “我们应该没见过吧……”纪言讪笑。
                          “也对,要是见过的话,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云华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9-29 20:26
                            (八)
                            入夜时分,云府众人都已入眠。
                            此刻已是丑时,整个梅镇笼罩在夜幕之中。
                            “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哈……”
                            更夫打了一个哈欠,缩了缩脖子,自言自语,“好困啊,还是早点回去吧。”
                            提着锣往回走。
                            “扑通。”前方传来物体落入水中的声音。
                            这梅镇里有一条贯穿整个梅镇的河,想必是什么石头之类的落到河里了吧。
                            更夫听到声音,加快了脚步,来到河边,往河里望了望,这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更夫摇摇头,往回走,抬眼却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转过街角,因为是晚上,所以看得不真切。更夫揉了揉眼,再看,什么都没有了,莫非是他眼花了?不再多想,提步快速往家里赶。
                            云府
                            “嗯……肚子终于舒服啦。”艾虎从茅房出来,一脸舒畅。
                            “啊……还是赶紧回去睡觉要紧。”艾虎边打哈欠,边往回走,在走过回廊转角的时候,却碰到了云华。
                            “咦?云少爷,你去上茅房啊?”艾虎跟他打招呼。
                            云华没料到会遇见艾虎,吓了一跳,“是、是啊,刚要去茅房。”
                            “哦,那你去吧,我去睡觉了。”
                            “好。”
                            艾虎越过云华,却从他身上问到了一丝淡淡的脂粉味,眉头微皱,回头瞥了他一眼,却见他穿戴整齐,发丝微乱。心中虽有疑惑,却不再细想,转身离去。
                            见艾虎离去,云华这才重重地呼了口气,眸色渐沉。
                            翌日
                            河边,几个大婶正在洗衣服,突然河面上漂出来一个不明物体。
                            “哎,你们看,那是什么?”一个大婶指着那“不行物体”道。
                            “那是什么呀?”
                            “哎,那好像是一个人。”
                            “是……啊!死人,是死人。”
                            …………
                            云府
                            今天的云老夫人格外高兴,早早就起来了,和展昭他们一起用早膳。
                            大堂里,以云老夫人为首,众人围着圆桌坐下,云华坐在云老夫人的右边,纪言坐在云老夫人的左边,展昭挨着纪言,白玉堂坐在云华旁边,苏月挨着白玉堂,艾虎坐在展昭和苏月的中间。
                            云老夫人看着纪言,道:“多亏了展姑娘,老身这病才好了些,若是没有展姑娘,我怕是没几天活头了。”
                            “老夫人客气了,您这病本身也没什么,只需将心头的结解开,便可痊愈了。”纪言道。
                            “那也还是要多谢展姑娘你啊。”
                            云华看着云老夫人高兴的样子,道:“奶奶,既然您这么喜欢展姑娘,那不如让他们在这里多住几日吧。”
                            “好好好,展公子,展姑娘,你们可愿意?”
                            展昭正要说他们有事,早饭后就走,纪言却抢在他前面回答:“好啊老夫人,我也想在这里多住几天。”
                            几人瞥向纪言,无语,展昭看了看纪言,眉头微皱,却也不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9-29 20:27
                              “好好好。”云老夫人轻轻拍了拍纪言手,脸上笑开了花。
                              “秦川,上菜。”云华对身后的秦川吩咐道。
                              “是。”秦川退出大堂。
                              “老夫人,少爷,不好了。”秦海一脸慌张地跑了进来。
                              “秦海,何事如此慌张?”云老夫人脸色不耐。
                              “老夫人,衙门来人了,说是少爷涉嫌杀害杜府少爷杜浩,要抓他回衙门呢。”
                              “什么?”云老夫人一惊,众人也都惊诧不已。
                              “杜浩死了?”云华眉头紧皱,昨天才见过他,怎么就死了呢?
                              衙门捕头董明带着几个捕快进了大堂。
                              云老夫人站起来,气愤地问道:“董捕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董明道:“老夫人,我也是奉命行事。今早上,有人在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辨认,是杜府少爷杜浩。昨天有人看到云少爷和杜少爷在醉香楼起了争执,如今杜少爷死了,云少爷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莫不是因为二人起了争执,就要定我孙儿的罪?”云老夫人气得不行。
                              “老夫人莫气。”董明赶紧安抚,“云少爷只是嫌疑人,至于云少爷是不是凶手,要等佟大人查明之后才能知晓,我相信,云少爷不会是凶手的。”
                              “佟大人?哼!杜浩是他外甥,他不徇私就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9-29 20:27
                                更文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10-04 20:43
                                  (十)
                                  纪言微微挑眉,道:“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先找到这个女子吧,或许能从她那儿得到什么线索。”
                                  展昭点头,“我们先回云府,看看玉堂他们发现了什么没有,然后再想办法找这个女子。”
                                  “好。”
                                  云府
                                  云老夫人因为云华入狱的事,急火攻心,一病不起,现在云府的生意都是秦海在打理,展昭等人也是他和秦川二人在招待。
                                  “怎么样?有何发现?”白玉堂三人一进门展昭便问道。
                                  白玉堂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道:“有一点线索,据杜府的人说,昨天晚上杜浩没有回杜府,不过他经常不回去,所以他们也没有怀疑,昨晚杜府的人都在府上,他们各自可以作证。对了,杜浩的妻子不住在府上,而是住在别院里,杜府的管家因为老母病重,所以回家了,至今还没有回来。”
                                  “杜浩的妻子?”展昭蹙眉,想到了早上公堂之上那个美貌女子,“可知她为何住在别院?”
                                  白玉堂没回答,艾虎倒是说道:“听说是不受杜夫人的待见,杜浩没有办法,才将她送至别院的。”
                                  “她和杜浩的感情如何?”
                                  “这个倒是没问。”白玉堂道,“你怀疑她?”
                                  展昭道:“案子没查清楚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只是我想不通的是,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难道是仇杀?”苏月猜测。
                                  “不无可能。”纪言道,“这个杜浩仗着自己是县令的外甥,平日鱼肉乡里,恶贯满盈,看不惯他的人大有人在。”
                                  展昭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
                                  “不过也有可能是情杀。”纪言又道,“像杜浩这种花花公子,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而且也不可能对某一个人专情,也许是他哪个小情人忍受不了他这种行为,然后把他杀了。”
                                  白玉堂抬眸,道:“照你这么说,那也有可能是他不小心发现了别人的秘密,然后被人杀了灭口了。”
                                  苏月睁大一双眼睛,问道:“那到底是哪种杀啊?”
                                  …………
                                  芬芳楼,梅镇唯一的一座青楼。
                                  此时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妙龄少女倚窗而立,满面愁容。
                                  “吱呀……”房门被人打开,进来一个丫头打扮的女子。
                                  “姑娘,秦川来了。”丫头朝少女道。
                                  听见丫头的话,女子转过头,道:“让他进来。”
                                  丫头将在门外等候的秦川领进了门。
                                  “秋池姑娘,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少爷啊。”秦川一进门便朝少女跪了下去。
                                  少女,也就是秦川口中的秋池姑娘赶紧将秦川扶起来,道:“你莫慌,此事我已知晓,只是以我的身份,不能去给云华作证,那样只会毁了他。”
                                  “可是如果你不去作证的话,少爷他不就洗不掉嫌疑了吗?”虽然知道秋池说的是实话,可是名誉和性命比起来,秦川觉得,还是命重要一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10-10 21:54
                                    秋池眉头微蹙,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半晌,停步,问道:“南侠展昭可是在云府?”昨晚云华和她说过,最近府里住了一些人,云华的师父是江湖人,自然也听他师父说过江湖中的事,其中一个便是南侠展昭的故事,而秋池也是听说过南侠和御猫的威名的。
                                    “姑娘认识展大侠?”秦川问道。
                                    秋池摇头,“不认识,只不过从说书先生那儿听过罢了。他现在可是还在云府?”
                                    “在的在的。”秦川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10-10 21:55
                                      秋池走到桌前,拿出纸笔,写了一个纸条,然后将纸条折好,交给秦川,道:“你把这个交给展昭。”
                                      “这个是?”秦川不解。
                                      “你不必问,只管把这个交给他便是。”
                                      “好。”
                                      …………
                                      云府
                                      展昭等人正在商议案情,秦川进来,走到展昭面前,从怀中摸出秋池给他的那张纸条,递给展昭,道:“展大侠,有人让我把这个纸条给你。”
                                      几人疑惑地看着秦川。
                                      展昭接过纸条,打开看了看,眉头微微皱起。
                                      “纸条上写了什么?”白玉堂问道。
                                      “有人约我酉时去望月亭相见。”
                                      “写这个纸条的是何人?”纪言问秦川。
                                      “展大侠去了就知道了。”秦川道,心里也微微不解,秋池姑娘约展大侠干什么?
                                      “好,我会准时赴约的。那个,望月亭在哪儿?”
                                      秦川答道:“镇西望月湖上。”
                                      …………
                                      望月亭
                                      还没到酉时,秋池就已经来到了望月亭,只不过面上覆了一层面纱。在亭中,面向湖水站着,夕阳映在她的身上,竟添上了一丝别样的美。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一袭蓝衫的展昭出现在望月亭中。
                                      “展大侠果然来了。”秋池走至石桌旁,“展大侠请坐。”
                                      展昭与秋池面对面坐下。
                                      “姑娘怎会认识在下?”展昭问道,看到约他相见的人是个女子,他不觉得奇怪,从那个纸条上的字迹他就看出来了。
                                      “南侠威名,就算秋池身在这小小的梅镇,却也是听说过的。”秋池动手给展昭沏了一杯茶,“今日秋池约展大侠前来,只为了一件事。”
                                      “是关于云华的事情?”展昭道。
                                      “是。”秋池点头。
                                      现在展昭明白了,眼前的女子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女子了。
                                      “昨晚云华和我在一起,直到丑时才回去。”
                                      “那你为何不出堂与他作证?”展昭疑惑。
                                      秋池苦笑,“我不能给他作证,否则会害了他。”
                                      “这又是为何?”展昭更加疑惑。
                                      秋池站起来,转身望向夕阳,苦笑道:“他是云府少爷,我是青楼妓子,若我出堂给他作证,那么整个梅镇的人都会知道,他云府的少爷,爱上了一个妓子,这样他的名誉会毁在我的手上,他会被梅镇的人唾弃,嘲笑,他奶奶也不会原谅他的。”
                                      展昭想不到云华竟然爱上了一个青楼女子,为了维护她,宁愿洗脱不掉嫌疑也在所不惜。展昭知道,若是他们二人的事被人知道了,被唾弃嘲笑的何止是云华,还有秋池。
                                      “那姑娘找我来是……”
                                      秋池转过身,道:“我知道展大侠之前跟在包大人身边,帮助包大人破过不少案子,秋池求你,一定要帮帮云华,他是无辜的,秋池求你了。”说着便跪了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10-10 21:57
                                        展昭一见,赶紧站起来,上前将秋池扶起来,道:“秋池姑娘不必如此,对于姑娘刚刚所说的,展某定当尽力。”
                                        “那就先谢过展大侠了。”秋池行礼道。
                                        “姑娘多礼了。”展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秋池坐下。
                                        秋池落座,展昭也坐了下来。
                                        “展大侠,我和云华的事,除了秦川,就只有展大侠你知道了,还请展大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秋池道。
                                        展昭点头,“放心,展某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10-10 21:58
                                          @kk2030838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10-10 21:59
                                            看了看了,我想问啥时才能接开纪言的身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10-10 23:33
                                              话说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5-10-15 11:23
                                                晚上更的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10-15 21:08
                                                  “哦?”白玉堂眉稍轻挑,“说来听听。”
                                                  于是展昭将今早在柳如眉那里的发现告诉给了白玉堂。
                                                  听完展昭说的发现,白玉堂一脸轻佻道:“我说展昭,你确定那柳如眉脖子上的淤青是因为那个留下的?”
                                                  “难道还是她自己打的不成?”展昭一记冷眼扫向白玉堂。
                                                  “呵呵。”白玉堂后退两步,“既然你说她有问题,那不如我们就从她身上开始查吧。”
                                                  “我也是这个意思。展昭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10-15 23:47
                                                    哈哈终于知道身世了!唉一想到有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5-10-15 23:56
                                                      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10-21 16:43
                                                        更文呀


                                                        收起回复
                                                        43楼2015-11-11 14:13
                                                          “嗯,展大侠说得有道理。”佟宇点头。
                                                          众人也都点头。
                                                          人群中一男子面色阴沉地看着展昭。纪言感受到杀气,望向男子,觉得有些面熟,再仔细一想,正是昨天撞她的男子。纪言转过头看向白玉堂和艾虎,发现他们也都看向那男子,显然他们也发现了他身上的杀气,三人进行眼神交流。
                                                          “不管你们怎么说,反正人是我杀的,你们不要再说什么了。”秋池一口咬定人是她杀的,一脸决绝。
                                                          “不,秋池,杜浩明明不是你杀的,你为何要认罪?”云华一脸悲戚。
                                                          “那人是你杀的吗?你认得我就不能认了吗?”秋池道。
                                                          “我……”云华哽咽,“大人,人是我杀的,不关秋池的事,请大人放过她。”
                                                          展昭看向秋池,道:“秋池姑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也不该拿你的性命来作赌注,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秋池欲言又止,想到昨晚的事,神色暗淡下去。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肯说吗?”展昭道。
                                                          秋池似是想到了什么,鼓足一口气,转头问云华:“云华,你怕吗?”
                                                          云华露出一丝笑意,伸手替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道:“我不怕。”
                                                          看着二人柔情蜜意的样子,云老夫人似是明白了什么。
                                                          听到云华说不怕,秋池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抬头道:“大人,其实杜浩不是我杀的,也不是云华杀的,我知道凶手是谁?”
                                                          “凶手是谁?”佟宇问道。
                                                          “凶手就是柳如眉和曹……啊……”秋池突然尖叫一声,双眼一闭,身子软软倒下。
                                                          “秋池,秋池。”云华抱住她,发现她的背部有几根银针插着,显然是刚刚有人对她动手了。
                                                          众人都被这变故惊住了。
                                                          展昭抓住正要逃跑的柳如眉,将她交给董明。白玉堂,纪言和艾虎在那个男子对秋池出手的那一刻,三人同时出手,却还是没来得及阻止,男子得手后退出人群,白玉堂三人立刻追了出去。
                                                          “来人,将柳如眉押入大牢,择日再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5-11-13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