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吧 关注:171,211贴子:5,362,939

【原创】一寸相思(风间千景bg)(重修)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镇图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5-11-03 01:01
    在这里对一直追文的大家说声抱歉,对不起让你们又要重头来看一遍。

    这次是最后一次修改,也是在薄吧最后一偏同人文,我希望自己能做到尽善尽美,所以才提出这个决定。

    这次修改将不会改动主要的原创人物和原同人文主线剧情,会删减一些多余的剧情,增加一些对伏笔的解释,使得剧情不那么唐突。我会注意贴合tv线与各个人物性格,虽然能力有限但会尽力还原各个人物的性格,做到不偏离原作。

    如果有哪些做的不好的地方,或者历史事件上的错误等,大家提出来我定会虚心接受并改正。

    这里高三狗,可能无法做不到勤更,但绝对不会弃坑,我会尽快赶上之前的剧情进度。

    在此感谢之前默默点赞和留言的吧友们,谢谢你们的捧场和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1-03 01:18
      楔子

      “父亲,我们为什么不能和人类接触?他们和我们并没有不同啊。”

      孩子对尚未接触的东西都会有强烈的好奇心,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从未了解过的。面对幼女的疑问,铃木千泽向跪坐在一侧的侍女投去责怪的目光,侍女惶恐不安地低下头。

      铃木千泽把小女儿抱在怀里,一边轻轻理顺她的发丝,一边解释道:“人类怎么会和我们相同呢?鬼族是自然孕育的种族,我们与世长存,得到自然所赐的力量,但人类不同,他们在这个世上的时间不过百年,这对于鬼族来说仅是转瞬之间而以。他们往往会去追求金钱与权利,野心随着权利地位的提升而扩大…甚至不择手段…”说到这,他忽然停了下来,清冷的灰蓝色眼眸闪过一丝恨意。

      “父亲,不开心的事我们不说了好不好?”孩子用稚嫩的双手搂住父亲,在模仿着父亲安慰自己的动作。

      铃木千泽征了征,心底里升起一阵暖意,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他揉了揉女儿的发,轻声道:“千青,答应父亲不要轻易踏足人类所在的领域,知道吗?”

      “千青明白。”

      铃木千泽收紧了手臂,怀里的孩子便是他世界,这是他与亡妻唯一的孩子,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好好保护她。

      人类,他一直对这样渺小却欲望无穷的种族没有太大好感,与鬼族相处就算有太多的争斗,至少都容易判断敌友,而人类却复杂的多。

      他希望孩子在与人接触之前,能再成熟一些,与人打交道的经验和对事物的认知足够丰富,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如果可以,他希望孩子能在自己的庇护下健康的成长,保持着一颗平和友善的心,这也是鬼族的初心。

      但铃木千泽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类人——阴阳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1-03 01:19
        “到了。”上野裕指了指近在眼前的后门,缠绕在门栓上的铁链早已被砍断,只有推开那扇门,就可以逃出这个黑暗的地方。


        空气中刺鼻的汽油味让千青很难受,她抬眸的那一瞬间,灰蓝色的瞳眸里倒影出一个黑色的人影,锐利的长枪从那人手中破空而出。


        “阿裕!”千青惊呼了一声,她的臂力不足以拉住一个成年男子,只好用整个身体的力量把他推偏一些,锋利的长枪擦过肩膀,顿时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刺痛,血液顺着手臂滑落。


        “笨蛋,你在做什么?!”上野裕把人揽在怀里,腿挑起落在地上的长枪,在手中轮了一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抛回去,那个袭击的人还来不及反应便立即应声倒下。


        上野裕从袖里取出一块干净的长帕,利落地为千青做了简单的处理,所幸的是那道伤口并不深,血很快便止住了,但千青还是因为失血而脸色一片惨白。


        “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千青伸出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浅浅的笑总是会平复他激荡不安的心。


        “那现在快走吧,记住了出门要右转过了桥才可以知道了吗?”上野裕不舍地松开了手,把千青往门口的方向推了推。


        千青立即便发现上野裕回避自己的目光,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你呢,你要去哪里?说好的一起走呢?”在最后千青再也压抑不住心中不安,连声音也开始颤抖。


        上野裕只是摇摇头,他伸出手灵巧地解下了千青束在发间的发带,散开的浅金色迷乱了他的眼眸。


        “我…”上野裕张了张嘴,要说的话却梗在喉咙里,他根本不认为两人能成功逃出去,如果只有一个选择,那么只要她能活下去就好了。


        这时巷口已经出现了耀眼的火光,追兵的步伐没有一点杂乱与急促,似乎早就知道他们跑不掉。


        眼见着追兵一步步逼近,上野裕却不见得有半分焦急,他犹如平日一样抚过千青的长发,满目柔情。


        “呐,在最后一刻有你陪着,已经足够了。”上野裕笑道。


        千青瞪大眼睛,灰蓝色的眼眸中染上一层水雾,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不愿离开“不要这样,阿裕,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江户吗?”千青强忍着眼中快要落下的泪水,她想活下去,但是不是这种一命换命的方式!


        上野裕没有回答,他捧起千青的脸,轻轻吻住她的唇,感受到千青的僵硬,上野裕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趁她还在惊讶之余把她推开,指尖早已准备好的火柴被划出一束极小的火苗。


        “不要!!”千青伸出手还未来得及触及他的衣角,上野裕便把火柴扔在了地上,早已淋在地上的汽油被瞬间点燃,窜起的火苗硬生生把两人分隔开形成一道无法穿越的火墙。


        “听话,千青,不要再回头了,努力活下去,代替我看遍这世间的繁华。”上野裕笑着,火墙并没有阻挡他的声音。


        千青捂住嘴不然自己哭出声音,除了眼前灼热的火焰她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永远…


        跑吧,他在用生命给自己开辟出一条往生的道路,她要活下去,为了他而活下去!


        上野裕听到那渐远的脚步声,黑眸中柔情不再,有的只是浓烈的杀意。他把千青的发带紧紧缠绕在握着太刀的手上,毅然冲向那无法数清的追兵,鲜血染后了小巷,火焰在熊熊燃烧,宛如一处人间炼狱。


        千青按照上野裕的指示跑上了木桥,朝湖对岸跑去,但几支箭矢却精准地射在了她的脚边,迫使她加快脚步。藤原府已经分派了另一支追兵紧随千青的步伐,但他们却没有赶尽杀绝,在千青速度慢下来时他们也跟着慢下来,仿佛只是在追赶着她,却无杀意。


        然而千青无暇顾及这些,她只有不停地跑,直到跑出了藤原秀臣的势力范围,转入了空无一人的街道…


        不知道跑了多久,千青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失血后的剧烈运动让身体开始反抗,眼前一阵黑一阵白,这是身体在做出自我保护的状态,但是千青不知道那些追兵到底在哪里,如果放任自己在这里倒下的话,可能再也不能醒来了。


        这时不远处出现了三四个穿着青葱色羽织的浪士,千青只感觉到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顾及不了太多,她叫住了那些浪士。


        “救…救命!”


        那些浪士果真停下了步伐,千青跑近正想向他们求助,但在看到那泛着血光的红瞳时,她立即停下脚步,长时间的奔跑后,突然停下只会让双腿愈加无力,千青脚步踉跄了一下跌坐在了地上,肩上的伤口一下子裂了开来。


        “罗刹…”千惊捂住伤口惊恐地看着这些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银发红眸的人,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他们。


        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那些浪士发出刺耳的笑声,面上露出狰狞地笑容。


        “血…血…”他们呢喃着,如同饿狼一样朝千青走去。


        千青咬紧牙关吃力地站了起来,眼见自己的猎物要逃跑,那些浪士一拥而上,一把抓住了千青的头发把她拖了回来,血液的气味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使的他们的理智完全丧失,成为疯狂的嗜血之物。


        “住手…”就算千青如何奋力地挣扎也是徒劳,尖锐的牙刺入脖颈,鲜血从身体里被强行抽出,连同着意识也被一点点抽走。


        对不起,阿裕,我可能很快就来陪你了。


        千青放弃了无用的挣扎,绝望地闭上眼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突然,一声刀刃穿透皮肉的闷响在耳边想起,身上的力道消失了,即使千青想睁开眼看看发生了什么变故,但眼皮已经沉重的抬不起来了,在朦胧之中,她似乎听到了一把声音戏谑地说:幸好我绕过这边来巡查,不然又要出事了,阿一你来看这孩子是不是快死了?
        (未完待续)


        回复
        5楼2015-11-03 01: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11-03 01:29
            嘛~其实在薄出第一季期间,我就着手人生中第一篇同人文了。从崩坏的人物到现在还是接近不了少爷原作的性格,前前后后也写了很多次,然而愚蠢的我把以前的账号密码给忘…
            我是想结束这篇后缓和一段时间,之后再看看自己对于少爷的性格的掌握还会不会有点进步。
            虽然现在重刷了很多次薄,但是看到少爷出场还是会像个神经病一样滚来滚去,如果缓和了一段时间,或许依旧会抱着手机舔屏…
            嗯,就是这样子(我到底在说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11-03 12:20
              收起回复
              28楼2015-11-12 22: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5-11-30 00:50
                  难得开一次电脑贴吧发现手机更新的排版又乱了Orz


                  回复
                  53楼2015-12-04 22:15
                    第四章
                    无云的晴空偶尔有两三只小鸟嬉戏,清脆的鸟鸣为幽静的庭院添上生气,树上的积雪压弯了树枝重重地坠落在地,如同一朵盛开的白牡丹。

                    古朴的长廊间一处绘着艳丽椿花的隔门却格外显眼,顺着半掩的门往里边看,是一个主寝室的布局。软塌,凭几,围屏,矮几一应俱全,左侧墙壁上是一副精致的浮世绘,两侧放着些许翠绿的文竹提色。虽然是一个很常见的主寝室布置,但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总会钉有一支系着红绳的细小的桃木,如果绘成平面图恰好是一个桔梗印的形状。

                    在房间中央有一处略微抬高的阶层,此时这个房间的主人早以从沉睡中醒来。一直跪坐在门外待命的仆人听到声响后立即推门而入,恭敬地朝主上行礼并询问需求。

                    男子面上露出了些许诧异,他扯起衣袖发现上面的伤都被妥当的包扎好,他环视了一下房间,漆黑的眼眸渐渐浮出些许冷意。

                    当初他被从这个房间赶出去,现在又重新回到了起点,这算是因果轮回吧。

                    “把你们那尊敬的首领叫过来。”男子冷漠地对仆人命令道,一点也看不出曾经的恭顺和卑微的仆人模样。


                    “千裕大人,你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一名长须老者缓缓走入房间,岁月已经带走了那双眼睛的光彩,晦暗带着垂垂老者的枯槁,但目光中偶尔闪烁的锐利之色却令人无法忽视。


                    男子愣了一下,面上不禁露出愉悦的笑意,一字一顿地说道:“活该!”

                    “北川…”


                    “啪!”


                    老者正欲说些什么,脚边矮案上放置的茶具像是受到挤压一般忽然碎裂,房间内弥漫着一层浅灰色,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你想死吗?上野裕这个姓名很难记住?”一双红眸杀意翻滚,他微笑着,尽管那是被千青看做堪比初阳的笑容,但此时却笑的令人遍体发寒。

                    老者叹了口气,道:“夫人临走的时候曾有些话让我转告给你。她说希望你能统领这个日益衰落的家族,这里不仅仅有北川一族,她上野一族的族人,还有她唯一的孩子,她不忍心看着这个族群走向灭亡。”老者望着上野裕,目光中充满了哀伤:“尽管这里再怎么令你厌恶,可否看在这是夫人的遗愿…请留下。”


                    上野裕眯起眼眸望着面前的人,似乎是要辨认话的真伪,眸中的杀意与艳红渐渐被黑色掩盖变得更加深邃,让人琢磨不透。

                    “出去。”


                    “……”老者不再多说些什么,只是默默地退出房间。话说到这个份上,最后的结果还是取决于上野裕自己,如果他执意离开,自己也无可奈何。

                    直到房间内只剩下上野裕一人,尽管火炉滚烫的木炭散发着热量,他却感觉不到半分的暖意。自他从一个外人看来无比耀眼的首领之子沦落到为他人奴仆,他的心冷了,血液也冷了,受尽屈辱后他得到的却是恶鬼的力量,走上通向黄泉的路。

                    他随手拿起一件羽织披上,一条朱红色绣着粉樱的发带从羽织中掉落在地。上野裕的动作顿了顿,立即弯身拾起,扫掉上面的浮灰,不让它被任何污垢沾染,墨色的瞳眸中泛着点点柔情。


                    “千青…等我…”

                    此时,千青正趴在窗边,目光一直停在那个鸟巢上。她已经观察了几天了,这个鸟巢的主人没有回来过,它们似乎已经把那只幼鸟遗忘在鸟巢里了。


                    最后千青还是偷偷摸摸地爬上树把里边冻得瑟瑟发抖的相思鸟带回房间里。她用一条小毛毯堆了一个简单的窝包裹着相思鸟幼小的身体。过低的体温让千青一直担心着它会被冻死,她把油灯又往鸟窝边移了移,靠微弱的热量给它取暖。


                    “铃木,副长有事找你。”门外忽然传来了斋藤的声音。


                    “是。”千青应了一声,她扯过小毛毯的一角盖在相思鸟身上,不放心地看了一会才匆忙离开房间。

                    (这两天会把剩下的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5-12-12 00:32
                      在码下去又要到一点了,明天再把后半截更上。

                      至于这里的饲料价钱问题…找不到相关信息,是乱作的请不要当真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5-12-20 00:31
                        接上
                        第五章续
                        谈笑间,外出巡逻的队伍已经离屯所不远了,千青连忙移到一边让出道给队伍通过,终于是等到了人堆里显得瘦小许多的人。


                        “雪村君,我在这里。”千青朝雪村招了招


                        雪村朝千青走了过去,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她把一个纸袋递给千青,有些愧疚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种饲料这么贵…”


                        “没关系…的…”千青楞楞地看着纸袋里装着的饲料,一包是最普通的饲料,上边明确的标明是黄豆粉,玉米粉和熟鸡蛋混合的人工饲料,但另一包却是晒干的米白色虫子。


                        好恶心…


                        还是贵价饲料…


                        “那个…”雪村担忧地看着千青,生怕自己买错了饲料白白浪费了那些钱。


                        “没有错,雪村君要来看看小鸟吗?”千青微笑道。


                        雪村见千青毫不介意地样子,心中的担忧也散去了不少。


                        “我可以去看吗?”雪村不确认地问道,女孩子还是对小动物感兴趣一些,雪村也不理外。


                        千青点点头带着雪村来到自己的房间,她往手中倒出些许饲料,凑到矮桌上用小毛毯搭的鸟窝。蜷缩在鸟窝里的相思鸟嗅到了饲料的气味,立即探出头来,但房间里突然多出了雪村这一位陌生人,使得它惊恐地缩回鸟窝。


                        千青只好把饲料倒在鸟窝附近,她拉起雪村的手退到一边,给相思鸟让出一个无人的空间,但又不妨碍视线。


                        只见相思鸟没过多久又探出头紧张地看了看四周才挪出鸟窝,中途小短腿还被毛毯拌了一下直接滚到饲料上,扑起了一堆粉末。


                        “好漂亮,这是什么鸟?”雪村小声地称赞,她从来没见过这样色彩艳丽丰富的小鸟,平时见得最多了也是一些褐色的小麻雀之类的。


                        “相思。”千青看到相思鸟顽皮地把饲料扑的到处都是也不恼,她走上前细心地扫掉鸟羽上的粉末,明眸中是无尽的温柔。


                        雪村凑上前想看看千青手中的小鸟,但是相思鸟一发现她走进便发出威胁地叫声,羽毛蓬松成一团毛球。


                        “你拿食物哄着就没事了。”千青抓起些许饲料反正雪村的手中,果然,相思鸟受到食物的引诱便心急地从千青那边跑到雪村的手中。


                        雪村带着些许紧张又有些兴奋,从来没有小鸟会不认生跑到人类手上索食,她感觉到小鸟的重量和那份温暖,但又害怕自己无心地举动把小鸟给吓跑了。


                        “别担心,谁给粮它就跟谁跑的。”千青打趣道。


                        相思鸟似乎听懂她的话似得停下啄食的脑袋,朝千青大叫了几声表示抗议。


                        “能感觉到你很喜欢小鸟呢。”雪村笑道。


                        “如果雪村君从小就生活在鸟群中,一定也会喜欢上它们的,就像家人一样。”千青摸了摸相思鸟的脑袋,相思鸟便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指。


                        “那个…叫我千鹤就好了,大家都是这么喊的,可以喊你千青吗?”千鹤问道。


                        “嗯,对了这个是给你,很感谢你的帮助,虽然是很简陋的东西,请不要介意。”千青递给千鹤一个红色的平安结,那是她用之前系头发的红色发绳系的,末端打了两个十字球结当坠饰。


                        “不用这么客气的说,不过好厉害,和御守上的绳结很像呢。”千鹤称赞道。


                        “这是一个朋友教我的。”千青微笑着,但目光却黯淡了许多,她现在已经学会了系平安结,但曾经赠她绳结的人却得不到平安。


                        千鹤察觉到她的异样,连忙转移了话题,两人谈起了一些女儿心事,期间千鹤说出了自己的心愿。


                        “冒昧问一下,你的父亲是?”千青忽然问道。


                        “欸?雪村纲道是我的父亲。”千鹤愣愣地回答,下一刻她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抓住千青的手,不安地问道“千青是知道父亲的消息吗?”


                        千青迟疑了一下,“没…只是有些耳熟…”她不着痕迹地避开千鹤的目光,复杂的情绪在眼眸中浮动。


                        千鹤竟然是雪村纲道的女儿!


                        她怎么就没注意到他们同是姓雪村呢。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5-12-22 00:0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5-12-22 00:02
                            虽然已经是另一天了,但还是补上,大家,圣诞快乐w
                            还有后半截这两天补上。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5-12-26 01:26
                              最近的更新都是在刷日常既视感呐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5-12-28 00:30
                                下一更就是少爷出场啦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6-01-02 01:46
                                  昨晚半睡半醒的码完最后那一部分,现在回看…简直不忍直视orz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6-01-02 12:02
                                    第七章续
                                    第七章续

                                    千青现在身处的位置恰好的山南平日研究的工作台,上边摆满了玻璃瓶罐。千青感觉到思考已经快要停滞,刚才那股磅礴的力量似乎不曾出现过一样。她顾及不了太多,手用力一拂,把桌面上的仪器全数扫落在地,大量的玻璃破碎发出不小地声响。


                                    千青在心里祈祷着有巡逻的队士发现这里的异样,但随着分秒流逝她的心也沉入谷底,之前那种濒死的感觉再次袭来,她知道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严重的缺氧容不得她做出努力。


                                    还是太弱小了呢,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就算特意去学习刀术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喂,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好像是从仓库里传出来的。”


                                    “难道有刺客闯进来了,快去通知土方副长!”


                                    日夜巡逻的队士练就了极好的应变能力,效率之高令人惊叹。转眼间土方等人已经赶到,虽对此感到惊讶,但还是迅速压制住陷入疯狂的山南。


                                    千青无力地顺着桌沿滑下,大量新鲜的空气瞬间涌入胸腔,呛地她剧烈咳嗽起来,喉咙像针扎一样刺痛。


                                    “喂,你没事吧。”藤堂关切地问道。


                                    千青正欲回答,眼前的画面一糊,黑暗如潮水般上涌,所有的吵杂声都消散了。但千青感觉这份安静持续了一阵便被一声声鸟鸣打碎了。


                                    千青皱着眉睁开眼睛,此时已经天亮了,每到这个时间,相思都会在枕边叫唤直到把她吵醒才罢休。


                                    千青回想起昨晚的事,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山南喝下变若水的痛苦和新选组的大家不明显却还是感觉的到的关切,心中的愧疚感更深了一重。她所给的清单里故意写少一味,为了自己…


                                    如果她把完整的清单交出来,山南以及那些沦为试验品的罗刹是否就有成功的机会呢?但是连篱落都无法完全克服这个缺陷,她又能做些什么?更何况她给出的清单就是篱落最新的实验成果。


                                    千青把一个小碗放在矮几上,解开手臂上的绷带,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痕,手腕上的伤最为密集。她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握着匕首的手不禁颤抖着,锋利而冰凉的刀刃放在了凸显的青色血管上,只有轻轻一抹,里面流动的温热血液就会涌出。


                                    良久,只听到匕首跌落的声音,千青最后还是放弃了,她蜷缩在角落,身体微微颤抖。


                                    “对不起,我做不到…”千青喃喃自语。


                                    她,是一个自私的人啊。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6-01-03 23:59
                                      第八章续
                                      夜空被墨色浸染,繁星如一盘撒落的豆子,遍布夜空,璀璨的星光更胜万家灯火,话本子所说的星罗棋布怕就是这番美景罢。


                                      千青捧了一杯热茶坐在房间外看着天上繁星,身侧放着的另一杯茶还在冒着热气,可见千青并不是一个人独坐。入夜后,春寒才真正显现出来,她搓了搓手臂起身准备回房拿一件外衣。一阵风吹过卷起庭间的尘土,千青眯起眼,朦胧中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


                                      金色的碎发被星光铺上薄薄的一层白霜,如红宝石般熠熠生辉的双眸中似乎有着金色暗涌,俊美的容貌与傲世群雄的目光,他生来就是掌控一切的王者。


                                      这种仰视的感觉让千青倍感压迫,不仅是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健硕身躯,就连周身的气氛都变得压抑。


                                      “一再逗留在人类居住的地方,身为铃木一族的后裔,你没有遗传到半点家族的隐世之道吗?”风间冷冷地说道,话语中不无讽刺。


                                      “这与先生没有关系。”千青收起目光,摆明了拒绝交谈的态度。


                                      “鬼族的矜持不允许与人类有任何交际,更何况纯血女鬼是被众鬼优先保护的对象,我带你走无需任何理由。”风间强势地告明目的,行动更是简洁明了,他上前一步抓住千青的手,她的抵抗对自己完全没有威胁。


                                      “请放手!我的去留无需先生决定!”千青的语气声音带上几分强硬,但没有任何威慑力,以她的力气也掰不开风间的抓住自己的手。


                                      风间的目光无意间扫过一处地方,他伸手拂开千青颈边的头发,白皙的脖颈上一圈乌青的淤痕让风间更加坚定带走千青的决心。鬼族诞下女鬼的概率只有五分之一,纯血女鬼更是可遇不可求,人类不懂珍惜也罢,竟还把人给伤到,简直是暴殄天物。


                                      在风间准备带千青离开之际,一道银光掠过,风间松开了手把千青推到一边,瞬间抽出腰间的太刀,精准地挡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你是什么人,为何擅闯新选组?”山南推刀退到安全距离。


                                      风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红眸中的一道金色愈加明显,他轻蔑地笑了一声“伪物没有留在世上的必要。”如同帝王一样宣告了死令。


                                      只见风间身形一顿化成一道虚影,还未捕捉到他的动作,他已经到达山南面前,高举的太刀径直落下,从他握刀的手骨节发白知道,这是足以把人劈成两半的一击。


                                      看到这种非人之象,山南虽惊异万分,但身体还是本能地做出了反应。作为新选组的总长,山南的权衡利弊和分析能力可谓是高人一等,仅通过对方的一举一行,他便知道自己不能硬碰硬。


                                      山南迅速侧身躲过这一击,乌黑的头发变得雪白,一双冒着红光的眼眸犹如地狱中的恶魔。风间露出了万般厌恶的神情,下手愈加的重了几分,几乎不让山南有喘息的机会。


                                      能淘汰掉众多竞争者稳坐西国鬼首之位的,可是西国鬼族中谋略与力量并重的佼佼者,风间正是这么一个势力强悍的西国鬼王。


                                      山南虽持有变若水的力量优势,但罗刹本就以鬼族为原型的仿制品,而且变若水还未研制成功,山南已经是一个失败品,仅凭这种残缺的力量虽能比普通人类更胜一筹,但面对鬼族还是有些有心无力。


                                      只是眨眼之间的几个回档攻击,风间似乎被耗尽了为数不多的耐心,这动用鬼族力量的一击完全压制住山南,鲜血从山南的口中溢出。


                                      此时两人停下动作,千青才看清情况,刚才的打斗在她眼里,只是两道残影在来回纠缠,她连两人的动作都看不清。眼见风间再次挥刀,千青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山南是新选组不可缺少的存在,怎么可以因为她而陨落?面对因自己故意提供的残缺药材而化作罗刹的山南,千青的心里还是带着愧疚。


                                      山南用刀支撑着身体,尝试着站起身来,眼前一个身影一晃而过,他诧异地抬起头。


                                      “铃木君?”


                                      “请…请离开。”千青忍着心中的畏惧,直视那双冰冷的眸,身体不禁微微颤抖。


                                      风间把刀架在了千青的颈侧,只有他稍加力道,杀人之刃就能轻而易举地割断那脆弱的咽喉。他冷漠地说道:“走开。”


                                      “请离开!”千青重复了之前的话,语气比之前更加的坚定。


                                      风间的眼底掠过一丝意义不明的情绪,当他准备绕过千青给山南最后一击时,越来越近的杂乱脚步声让他停下了动作,他望了一眼千青,留下了一句随时再来的话便消失在原地。


                                      千青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紧握着颤抖地双手,担忧地看向山南,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话才刚到嘴边便被一声阴柔之气颇重的惊呼打断了。


                                      “山…山南先生,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6-01-12 23:52
                                        之前一直在忙学业水平考试和下星期期末考的事情,没有及时更新非常抱歉。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6-01-12 23:55
                                          这一段是本文的剧情背景,和薄樱鬼好像没多大关系主要是交代设定。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6-01-18 00:04
                                            这里的历史不知道有没有写错,如果有错欢迎指出。
                                            蜂蜜萝卜真的很好吃哟~特别是喉咙痛的时候( •̀∀•́ )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0楼2016-01-27 00:33
                                              注:最新更新中的“两年”需要删除,正确时间为十个月,但这没必要删楼补充了,不是重要的信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6楼2016-01-27 12:4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3楼2016-02-02 02:01
                                                  不知道大家是用手机看文还是电脑看文。最近发的文的排版总是乱成一团,如果手机看可能影响不大,但是用电脑看真的会眼会瞎,例如我这种近视眼……求教手机发帖排版不会乱的方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2楼2016-02-09 10:38
                                                    PS:
                                                    查了一下资料,艺妓所在的地方是京都祗园,而岛原相当于中国古代的青楼。京都岛原,江户吉原,大阪新町是日本古代比较有名的花柳街。


                                                    ⑴廊词:花街的妓/女们来自日本各地,有着各种方言,所以花街一律同意训练妓/用统一的腔调词汇说话,称为廊词。


                                                    ⑵姬形:一种扇状的发簪,有点像步摇。


                                                    ⑶小轮桔梗:一种九月份佩戴的季节花簪,用娟布做成的流苏状簪子。


                                                    ⑷新造:十五六岁的见习妓/女,可以跟在花魁身边学习,如果花魁没空就由新造去接待客人,与花魁一样不会轻易陪客人过夜,她们代理花魁的接待工作所赚得的收入会放到将来她们作为花魁出道时的费用补足中。


                                                    ⑸游女:花街妓/女的统称。


                                                    顺便一提,要请到花魁是要进过三次见面,第三次才能过夜,每次都要抛重金,万两小判金以上。一片小判金为一两,一两足够一个普通人温饱一年(大概……)新造作为花魁候补身价自然不会比花魁低多少。

                                                    如果少爷找一个真正的新造过夜……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了……


                                                    也不知道这么一大段有没有人看。


                                                    假期快过完了呢,大家的作业完成了吗?


                                                    收起回复
                                                    233楼2016-02-16 04:09
                                                      最左是小轮桔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16-02-16 04:10
                                                        离高考还剩108天了,我想在最后拼一下,所以这篇文暂时停更,虽然会心心念叨着,但没办法了。

                                                        高考是六月开头,这篇文将在高考完后恢复更新,到时我一定会花更多的心思去完成。

                                                        要隔这么一大段时间,很抱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2楼2016-02-19 23:17
                                                          原来大家还记得我这个失踪人口,好感动QWQ
                                                          其实这几天都在码字,但是太久没写了没有那种感觉,我今晚更


                                                          回复
                                                          270楼2016-06-12 14:54
                                                            难产已经快九个小时……嘤嘤嘤……


                                                            收起回复
                                                            272楼2016-06-12 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