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吧 关注:171,213贴子:5,362,967

回复:【原创】一寸相思(风间千景bg)(重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考完中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7楼2016-06-17 16:45
    加油,lz=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8楼2016-06-18 09:55
      无意中看到了剧场版的DVD,有点激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9楼2016-06-18 17:33
        以为楼楼更了[不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0楼2016-06-19 00:23
          第二十章
          在晚膳结束后,千青正收拾好碗筷准备清洗,当她经过长廊时无意中看到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人扯着千鹤的手离开屯所。千青赶紧放下碗筷随便拉住一个人让他把情况告诉土方他们,她则紧跟着那两人。尽管以她的力量可能无法保护千鹤,但第一时间寻求帮助的能力还是有的,遇到的情况如果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千青一向是先确定自身安全后,才就近寻求帮助,否则人没救成,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那个戴着狐狸面具的人似乎察觉到有人追了上来,她故意绕着小巷四处穿梭,但千青在藤原府时曾看过一眼京都建筑布局的平面图,听说这座城是模仿一个叫大唐长安的地方而建造的,坊市界线很明显,住宅分布如棋盘,由各条街巷隔开,只要站在高处看,就很容易看到人流走向,但如果对京都街道不熟悉,身在其中很容易会被极其相似的街道给迷昏了头。

          千青只好把自己的小鸟当猎鹰用,让相思尽量飞高一些指引她方向。如果按正常情况相思鸟并不具备认路的本领,它是一只观赏鸟,让它如猎鹰信鸽一样认路有点太为难人家了。不过相思却是一只贪吃的小鸟,千鹤曾喂过它几次,这让它认为千鹤也是喂养它的人员之一,只要跟着她也能讨到食物,所以相思很快就朝千鹤所在的方向飞去,吃货的力量不容小视。

          她紧跟着相思,四周的景色不断变换,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现在唯一的地标只有相思鸟,如果它带错路的话,她不仅找不到千鹤而且连回去也成问题了。

          所幸的是,相思还是很靠谱的,只见它飞入山林,眼前一条青石板铺成的阶梯嵌入山体,延绵密集的红色鸟居与红枫夕阳融为一体,呈现出一片夺目的红色,这样密集的鸟居当属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最为出名。此时千青仰头看着无尽延伸的阶梯,心中升起了一股畏惧,神社的鸟居也被当作沟通神明的结界,既然是神明居住的地方,她肯定能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自那个唤着自己阿瞳的女子出现后,在每个月十五那天,千青总能听到隐约的交流声,但她却看不到说话的人,有时也会凭空出现一两个飘飘荡荡的人形物体,笼统说就是鬼魂吧。不过它们一般是无目的飘荡,人能直接穿过它们,可能千青本身是鬼的缘故,她如果不避开就会撞到它们,有些鬼魂会立即消失,有些却会展开攻击,她也分辨不出鬼魂的好坏,所以能远离她还是尽量远离,而神社这种神鬼混杂的地方对她来说却是最危险的。

          但眼见千鹤就在眼前,千青还是小心翼翼地靠近,但她还没听到鬼魂交流的声音却听到关于罗刹的消息。

          那个被千鹤称作南云的人已把狐狸面具移到一旁,面具下的容貌却与千鹤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那人一副女装装束,笑容带着几分媚色。她身边站着的正是千鹤日夜寻找的父亲雪村纲道。

          父女相见本是值得高兴的事,但雪村纲道所说的话却让人高兴不起来,面对与新选组相熟的女儿,他却毫不隐瞒地说新选组不过是变若水研究的实验台,那些变为罗刹的队士只是失败品,没有任何价值。雪村纲道这样做的目的竟不是所谓的帮助幕府或者萨摩,他是为了复兴已经被灭族的东之国鬼脉——雪村,他妄图利用变若水的力量让人类拥有鬼的力量,并制造出一批最接近鬼族的罗刹军队,对毁灭雪村一族的人类实行报复,重新建立鬼的帝国。此时的雪村纲道已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最基本的道德人性也在逐渐消失,他根本不在乎多少人会因此而死亡,只关注变若水的改良的成功与否,就连千鹤也不过是他为了建立雪村为一族中心的鬼之帝国的一颗棋子。

          此时两人正努力劝说千鹤,让她与他们为伍,见千鹤不肯答应,他们的态度也由开始的委婉渐渐变得强硬起来。千鹤警惕地退了几步,一向柔弱的她在父亲做出了防御的姿态,手紧紧握着腰间的小太刀,父亲这样做让不少人丧失性命和理智,她不能让父亲一错再错!

          这时有人从千鹤身后抓住她握刀的手,微凉的温度让她颤了一下,耳边传来了她所熟悉的声音。

          “别怕,土方先生他们很快就能赶到了。”


          回复
          291楼2016-06-25 00:20
            啊……明天出成绩,有点方,码字压(qiu)压(ren)惊(pin)
            @星辰之梦幻 @smilefhjc @吃货梦薇 @假装了什么 @梦幻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2楼2016-06-25 00:29
              摸摸,早上好雾酱平常心吧,顺其自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3楼2016-06-25 05:56
                来啦,出成绩什么的别担心,相信自己一定能考好就行啦雾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6-06-25 09:41
                  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5楼2016-06-25 18:01
                    wuli风间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6楼2016-06-26 11:19
                      吾爱风间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7楼2016-06-26 11:19
                        吾爱风间千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8楼2016-06-26 11:19
                          那个……这里发现一个问题呐,文里关于官方人物的性格体现,我都是一段描写带过,并没有用具体事例来体现。我是这么想的,大家从tv里也知道每个人的性格,我就没多具体描写。不知道这样到底好不好(文笔终究是不行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9楼2016-06-28 00:0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0楼2016-07-01 17:50
                              摸摸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6-07-01 22:45
                                加油楼楼潜水党现身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2楼2016-07-02 07:36
                                  “千青?!”

                                  “我在。”千青应了一声,她紧紧地握着千鹤的手,目光定格在了南云身上,道:“千鹤不愿意跟你们走呢,何必苦苦相逼?”

                                  南云紧皱眉头,栗色的眼眸闪烁着寒光,他扯下了包裹着刀刃的布,那是一把小太刀,但除了长度不同,它与千鹤腰间那把刀几乎一模一样。

                                  “不想死就别多管闲事!”

                                  话音未落利刃出鞘,千青见状立即退了一步,南云的刀擦着她的脖颈划过,一阵金石之声响起,千青颈上的银链被刀刃带出,翠绿的长生石在晚霞中似乎染上一丝血色。

                                  南云目光一凛:“铃木一族?!”

                                  鬼族每一支血脉都有一样用来识别身份的物品,铃木一族在很久之前曾盛产这种玲珑剔透的玉石,而最上乘的玉石因蕴含灵气,具有凝神聚气的力量,这类玉石被称为长生石,并且成为铃木一族世代传承的物品。鬼对于这种含有灵气的东西是非常敏感的,所以只要看到长生石,那么佩戴者就绝对是铃木一族的直系子孙。

                                  南云仅是在看到长生石的瞬间露出了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不屑之情掩盖,他嘲讽道:“铃木一族可是那种没有同族之情的鬼族啊,怎么?现在出来干预别人的事是想捞到什么好处吗?”

                                  “闭嘴。”千青说道。

                                  “呵,我有说错吗?当年如果不是那些人打到自家门口还杀了人,铃木一族绝对会一直隔岸观火吧。铃木氏族可是出了名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除了利益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入你们的眼了……”

                                  南云的话还未说完,只见千青反手拔出千鹤腰间的小太刀,不带半刻犹豫就朝南云砍去。南云的实力不弱,他很快就避开了千青的刀,但千青似乎猜中了他的反应,在他刚站稳脚后,手腕一转刀锋再次扫了过来,小太刀没有太刀那样沉重,千青控制地很稳,她的刀又急又快,而且只攻害处,无论是握刀的手型还是手法都根本不似刀术,细看倒更像乱棍。

                                  南云没料到千青具有攻击力,他急急退后,额前的发被快刀划断。千青重新摆正刀刃,那双不带情感的灰蓝色眼睛像极了当年步入战场的铃木千泽,她可以忍受任何一句对自己的辱骂,无论多么难听,但任何人都不可以侮辱她的家族,这是她的底线!

                                  “说的自己好像很高贵似的,你还不是混着人类血统的垃圾!”千青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红光,她不屑地看着南云,露出一个诡异地笑容。

                                  千鹤从来没见过这样异常的千青,她所散发的气场极具压迫力,千鹤的双手不禁颤抖着,她拉住千青的手臂,小心翼翼地说道:“千青,住手……”千鹤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受伤,但她的话音未落,就被千青瞪了一眼,那目光仿佛来自深渊一样冰冷刺骨。

                                  正当千青准备再次发起攻击时,一个身影忽然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


                                  PS1:后面的明天补上
                                  PS2: 楼主不是尼桑黑QWQ


                                  回复
                                  303楼2016-07-02 23:50
                                    这里有个疑问,尼桑和千鹤不是双胞胎吗?为什么tv里说尼桑因为血统问题又是汉子所以不被重视?千鹤是纯血啊,为什么双胞胎的哥哥存在血统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6-07-03 00:05
                                      爱风间,不解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5楼2016-07-03 00:0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6-07-07 00:34
                                          沙发qwq!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8楼2016-07-07 00:44
                                            我的沙发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9楼2016-07-07 07:37
                                              看来还有个板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0楼2016-07-07 12:10
                                                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6-07-07 13: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2楼2016-07-07 17:55
                                                    我来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6-07-07 20:02
                                                      南云握着刀的手微颤,显然千青的话瞬间挑起他的怒火,就是那该死的血统,他就在南云家备受欺凌,血统一直是他最不愿提起的东西!


                                                      “去死吧!”南云厉喝了一声,快步朝千青发起攻击,速度之快几乎出现了残影,手中的刀在挥动中闪着寒光。


                                                      千青的瞳孔微缩,灰蓝中夹杂的红色愈加明显,身体比思想更快的做出反应,她一把甩开了千鹤,提刀迎了上去。看到这一幕,如果是熟悉她的人定会感到奇怪,千青不恋战,甚至刻意的避开一切冲突,但此时她的神情中却带着一丝兴奋。


                                                      忽然眼前出现一个人挡住了千青的去路,她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加快步伐,就在快要撞上去的一刹那,她跃起双手放在来人的肩上作为支撑点,用腰部的力量翻了过去,落地的瞬间她不带一丝停顿就要与南云扛上,在这个比速度的时刻,一个极大的力道把千青整个人往后一带,刀刃撞击声同时响起。


                                                      土方挡住了南云的刀,随即顺着刀刃的方向下划,运用惯力把南云的刀推开,动作行云流水。南云稳住脚还想继续攻击,但却被一旁一直沉默的纲道拦住了,他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看看周围,此时他们面前有土方在守,后方有斋藤,原田和永仓三人堵着,这里没有一位是等闲之辈,一旦打起来他们的胜算不大。


                                                      “好久不见呐,纲道先生。”土方说道。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土方先生。”纲道笑道,他似乎毫不在意自己这疯狂的计划被别人知晓,又或是他根本没有把土方等人放在眼里。


                                                      “虽然我早就知道新选组是实验台,但罗刹是无法救治的失败品这是真的么?”土方质问道,双眸中怒气隐隐翻涌。


                                                      “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真是遗憾。”纲道笑道,他拍了拍南云的肩膀,道:“走吧。”


                                                      “啧,碍事!”南云不满地瞪了千青一眼,刀刃在半空划了半圈,一股烟雾忽然冒了出来,隔着迷蒙的烟雾,他隐约看到了一双血色的红眸在盯着自己,当他凝神而望时那道视线似乎又消失了。


                                                      “父亲!”千鹤见纲道又要消失,她赶紧追上去,但千青却紧紧拉住她,不让她靠近那些烟雾。


                                                      土方立即下令让斋藤他们到四周寻找纲道的踪迹,他现在必须先把千鹤和千青两人带回屯所,如果让她们独自回去可能又会出乱子。


                                                      纲道的话如同一颗石子落入水中,此时千鹤的心就如同涟漪荡漾的湖面,她记忆中的父亲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医生,而不是草芥人命的恶魔。她在新选组时常会发现一些见过面的队员失去踪影,她知道山南先生在研究变若水,这些失踪的队士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他们的命运已经被变若水改变,失去了人类的身份,也无法成为鬼族,终日被变若水的副作用折磨,只有死才会得到解脱。这些事虽然大家都不愿意提起,但她从他们凝重的表情中都能猜出一二,可是父亲却热衷于研究变若水这种害人的东西,她必须想办法让他终止这种研究!


                                                      但在这之前她必须了解清楚变若水究竟会给人带来什么危害?这种问题问土方先生他们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倒是问千青可能会知道一些信息,毕竟她是最接近山南先生的人。



                                                      千鹤正欲询问身边的千青,但此时哪里还见到千青的身影。


                                                      “土方先生,千青不见了!”千鹤惊慌地说道。


                                                      “什么?!”


                                                      在一条昏暗的小巷中,千青不断退后直到背脊抵到了冰凉的墙壁,眼前两个浪士不断靠近,她只好拾起地上的一根木棍作为防身的工具。千青刚刚还跟在土方身后,忽然就被莫名其妙地扯进了小巷里,这两个人身上都涂了一些有味道的粉末,导致她根本无法呼救。


                                                      千青努力回忆着之前与南云的打斗,动作她很清晰,但是却没有那种力度,当时她能挥舞刀刃攻击,完全是有一股力量牵动自己的身体进行的,她自己根本无法控制,现在身体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她却无法再像之前那样作出毫无破绽的攻击了。


                                                      “你就算逃出了藤原大人的宅院,也逃不出篱落大人的手心呢,小丫头。”其中一个浪士笑道。


                                                      “篱落大人有话传给你,凡阻碍之人必诛之。”


                                                      另一名浪士说完,他拔出了太刀,又道:“我们是收人钱财办事,你要怨就怨雇主吧。”语末,他一个箭步上前,高举的刀刃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银光。


                                                      千青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不过木棍又怎能与烈火锻冶的太刀相抗衡?在刀刃触及木棍时,木棍发出清脆的断裂声,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狼嚎。四周浮现着一束束幽蓝火焰,一只巨大的白狼踩着火焰落下,尖锐的獠牙暴露在空气中,它用力咬住的刀刃,不一会钢制的太刀应声而断。


                                                      两个浪士看到这只忽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和周围飘动的蓝色火焰,巨大的恐惧淹没了他们的理智。


                                                      “怪……怪物啊啊啊啊!!!”


                                                      他们已经顾不上任务失败的惩罚,两人扔下刀刃撒腿便跑,生怕巨狼把他们给撕碎。千青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她不敢回过头去看身后的东西,也不敢乱动,她能感觉到脖颈上温热的气息,狼口离自己是非常近的,如果自己贸然逃跑,恐怕还没跑出几步,它就会咬断她的脖子。


                                                      “千青……啊!”


                                                      千鹤和土方闻声赶到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本该在荒郊野岭的狼却身现都城,而且这只狼几乎与街巷的围墙一高,四周飘浮着诡异的蓝色火焰,论谁看到都不会立即反应过来。


                                                      巨狼看到有人钱来了,它低下头轻轻地撞了一下千青的背,让她去千鹤那边,自己则随着逐渐熄灭的火焰而消失。


                                                      千青心有余悸地看着巨狼消失的地方,恐惧消散后,一种似曾相识地熟悉感莫名涌上心头。
                                                      (未完待续)


                                                      回复
                                                      314楼2016-07-07 22:44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6-07-08 07:40
                                                          更勤一点,行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6-07-15 16:4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7楼2016-07-15 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