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吧 关注:6,737,218贴子:367,180,618
  • 28回复贴,共1

[树洞水]若隔天涯,终得离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贫道的剑耍的不怎么好看,写的也一般般,随意当个故事看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2-01 09:54
    羽洱的道姑,正如纯阳雪的一抹清冷,剑指苍穹,脚下山河。唯一的缺点,就是山河难出易歪。长剑一出,便给了敌人山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2-01 09:56
      若羽洱身边有剑纯相伴,一边安抚一边化无敌为力量,想来还是个完美的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2-01 10:00
        可惜代替的,只有毛毛的怒吼和哭麦。
        毛毛是什么人?
        生在唐家堡,受着木桩与断腿的教育长大,拜了羽洱为师。虽说用了毛毛的名字,却并无毛毛少爷的帅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2-01 10:01
          值得夸奖的是,只在剑三几个月,迅速成长为了90年代里一只或许优秀犀利的炮哥(大误),打的好野架收的了人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2-01 10:03
            一年过去了还没人来真是心疼楼主
            电五华乾新手小黄叽求一波亲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5-12-01 10:05
              曾经喜好和尚,如今爱好毒哥和小高跟,可惜一个也得不到。和羽洱一样收了不少徒弟,最后成功存活下的也只剩我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12-01 10:05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2-01 10:08
                  其实,除了我之外,本还有个徒弟存活着的。在师门只有几个人的时候,毛毛突然带了个徒弟进群,89套着大侠名头的成男,目标是成为一只东都狼,后来连哈士奇都没当成。
                  也不知毛毛当初是怎么想着把这徒弟带入群里,干脆给了个奶狗的名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2-01 10:11
                    奶狗比较少言,在群里连表情包的那种闷骚类型。真正熟起来是到后来一次打本晓得她真身的时候。
                    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豹纹萝莉是我师妹,只是在第一眼见到的时候被这萝莉的样子惊了一惊,偏生再配上七秀舞蹈,想来在大秀坊也很难找出这样的七秀弟子来。
                    直到她喊我一声师兄我才惊恐的明白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12-01 10:14
                      后来我见过她的双马尾与校服,白发与时装,不管哪一样都正常的很,才惊觉这个师妹跟常人着实不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2-01 10:20
                        当时我觉得有趣,今天翻到一句话才明白过来。
                        [以前的剑三是江湖,现在却被玩成了游戏。]
                        我有点后悔当时没答应她去钓鱼砍柴,和她再去见一见这江湖,这样她是不是走的时候还会有点犹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2-01 10:29
                          有段时间玩的疯狂,干脆建了个小组,专门用来投骰子发小黄图。
                          从早到晚,日夜不息。
                          污是污了点,早知道当时就截些图下来,还能放在帖子里取笑他们一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12-01 10:3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01 10:33
                              过往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12-01 10:44
                                可能是她非要猥琐躲在扬州屋顶的原因吧。
                                看着屏幕上十三万的奶和十万的气纯,我选择沉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12-01 10:50
                                  给你们支一招,如果想拉人来剑三,不用念那些什么剑三的煽情句子,也不用给说师徒情缘的好处,直接把戮战八荒视频往那一摆,准能上勾。
                                  可怜我白费一月口舌抵不过视频的短短几分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2-01 11:05
                                    我的室友没玩过游戏,性格么虽说有点猥琐喜欢发[你们懂的]表情包,但又十分认真好学的那种,和我师妹又是同一星座,很得我师妹喜欢。
                                    干脆师妹每天在群里的日常都变成了“我徒弟真可爱。”“好可爱!!!!”
                                    当然,在看到她徒弟发猥琐表情包的时候,那是咽着血也要说出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12-01 11:12
                                      对于这点,毛毛是很不开心的。
                                      奶狗师妹不仅不疼他,不给马具不给马,一金都不想给他,连可爱都不夸他一句。
                                      我不知道唐门的人看到一米八的炮哥这样,什么脾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12-01 11:16
                                        天好冷,楼主我可以把手伸到你衣服里暖暖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5-12-01 11:22
                                          “我去打个奶,回来找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着藏剑远去的背影,这就是所谓的诀别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5-12-01 11:26
                                            师妹在群里看见,发了个平时干笑的表情包,刷了一句[徒弟要跟人走了,我要a了]。
                                            刷了两次,都没人意识到她情绪有什么不对。平时没见她是个玻璃心的人,心情不好也只有因为她和她男朋友吵架。加上带着表情包,也只是像平时一样吐槽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12-01 13:02
                                              我后来猜想,师妹当时是不是这样的心情?
                                              与其惧怕等待失去,不如自己先退出。
                                              于是师妹双删了好友,断绝了一切联系,一句话也没留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12-01 13:03
                                                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是这件事写出来,我感觉心里也舒坦多了。说实话,在我心里,这件事更像是小孩子闹脾气,但是师妹这一走,师门里的确难过的人不少。也很默契的没再提起这件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12-01 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