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薰衣草吧 关注:1贴子:482
  • 3回复贴,共1

16年杂志跟进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开年嘉人真是开了个好头,然而我依然没有买到芭莎珠宝,呵呵哒


回复
1楼2015-12-14 11:44
    ——文字采访——来自吧友 甲丙5918 的分享——


    她的好看是无法被遮掩的。身材高挑,五官精致。这份美貌时而拒人于千里之外,也将她长期地包裹起来,令人忽略了这皮囊之下,根本还存在着另外一个人。
    她的好看是无法被遮掩的。身材高挑,五官精致。这份美貌时而拒人于千里之外,也将她长期地包裹起来,令人忽略了这皮囊之下,根本还存在着另外一个人。她出道至今已经十三年,似乎再没有道理以过往的眼光去看待她。观者如我们都已经挥别曾经的自己了,有什么道理再用过去的那个刘亦菲来定义此刻眼前的这个姑娘呢?


    园子里有很多树,或高挑参天,或茂密覆盖在地表。石板路被秋雨打湿了,柴门虚掩着。这里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是青翠的绿色,刘亦菲穿着一条早春的裹身裙立在园中,大半个身子被灌木从遮挡着,像一只立在枝头的鸟,却是沉默不语。

    结束了封面拍摄,已是傍晚,阴雨的天气让人分辨不清时间,好像飞快流逝又好像静止不动。她选择了房间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自己坐在靠墙的椅子上,疲惫让她偶尔会靠住身后的墙。

    工作人员渐渐走空了,她讲话的声音也越来越轻,越来越低。

    萤火虫的光

    “小时候,表兄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有一次,在一场联赛中他发了高烧,晕倒在棋盘前。我替他赢了那局棋,那场胜利使我成了棋手圈中唯一的女性。

    岁月匆匆,我的童年一去不返。

    表兄没法理解我。他希望我在成人的世界中和他结合,却不知道,我心中对这个悲哀浮华的世界充满恐惧。”

    这是作家山飒的小说《围棋少女》片段。多年前,这个故事曾经作为一个剧本,被送到了刘亦菲跟前。那之前她一直陷于外界对她的猜疑与遑论之中,脱将不得。读到这本书,某种程度上就是她生活与态度的转折,一个机会。


    “人很奇怪,有时候莫名地,你会发现你一直忘不了这个名字,这个剧本和里面的某一些情节,就会有意无意地一直想那个事情。那个围棋少女,她似乎懂我,于是我就一直在找。然后就意识到,角色的情感和演员的情感永远不可能是一样的。”接下来,刘亦菲开始每天写角色日记,“睡不着觉就写”。突然一年以后,她发现自己从原本的视角和人生经历里跳出来了,很多所谓的局限和潜意识里面觉得自己做不到的东西,“一下子通了”。总有些什么东西,是仅凭自己现有的知识和经验无法达到和获取的,在长大成人的过程里,永远伴随着一个又一个“黑暗的时期”,经历得多了,自然就知道怎么办,刘亦菲说,就一直往前走吧,摸着黑走,总会有指南针出现的,“像萤火虫的光,照亮一点点。”

    她说,这四五年的生活好像一个圆,终点即是起点,循环往复。“中间有几年其实是特别清醒的,现在又有点回到之前了,又重新在探索中,其实还挺开心的,也不会放弃继续去完善和探索的心愿。这个是我觉得全部的意义,对我来讲。”


    回复
    3楼2015-12-14 12:18
      【我可能是想象的另外一个自己】

      正在拍摄的《营救飞虎队》在刘亦菲看来就像一出“深山真人秀”,她每天早晨4点起床,坐车进山,天黑后收工。日日蹚着泥走小路,有一次还差点滑到小山坡下面。道具全是真枪实弹,环境如此,又赶上雨没完没了地下,经常有不能打伞的戏,“一淋就是一天。”

      她前日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片场的照片,穿着布衣戏服坐在田埂上休息发呆,头发盘成一个温婉的发髻,抱着一个暖水壶,远处就是层峦起伏的山,云雾缭绕。她看起来恬淡,无心事挂碍的样子。

      “要一直面带笑容,时时调整,好像没有什么困难可以打垮自己,这样才会有点能量。”她缓慢地讲着自我调试的道理,每一个断句都间隔一二秒的停顿,语气里有一点无奈渐渐发酵后的看开。以前她觉得自己可以同时做很多件事情,现在越发力不从心。本来准备让下一个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武师到《营救飞虎队》的剧组来教她功夫训练,现在也延宕了。每天既有的拍摄已经是超负荷的体力付出了,时间与压力的紧迫感疏忽袭来,刘亦菲坦言有点应接不来。


      她向往的理想状态,是有充足的时间好好体会从自己到角色的转换,即使那个过程充满了黑暗和曲折。

      她问我,是否看过她近期的那个作品,我实话实说没有。她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诚恳地说出下面的话:“你去看了的话就会发现,这个戏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谈恋爱的戏,而且,爱情戏反而是最有发挥的。我不想说,那部戏我演得有多好,但是真的是在人性的方向上去走的,这个方向对我而言,是对的,不管它是不是会被大家取笑或者怎么样,我都觉得,真正的成长是心理获得营养,而不是直接追求一个结果,因为追求结果是一场空,也没有用。这需要勇气,去面对不同的声音,在一个大家都觉得你走错了的时候,你还知道你自己其实想走的那条路是什么样的。”她低眉轻语,话却是沉甸甸。

      她曾经以为一切都特别好,包括现实,和外界言说的那个刘亦菲。“那些运气,生活中的鲜花和掌声,还有很多所谓美美的角色……但是我始终觉得我不是‘那些东西’,我始终觉得我不是,但是我又没有能力和信心去证明,我自己可能是我想象的另外的一个层面,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现在,她终于可以抬起头来说:“我不是大家评论我的词汇的组成,也不是那些想象出来的戏剧性的故事拼贴出来的一个人。”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又惊讶,又难过,又庆幸。”

      有一丝笑意划过她的嘴角,如果留意用心去看,你会从那甜甜的翘起的弧度里,识得一种坚韧和倔强。

      她出道至今已经十三年,旁人似乎再没有道理以过往的眼光去看待她。观者如我们都已经挥别曾经的自己了,有什么道理再用过去的那个刘亦菲来定义此刻眼前的这个姑娘呢?


      “只要你愿意把有色眼镜拿下来,我相信你可能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一个人并不是说谈恋爱就是轻松的,或者是演哲学家才是有深度的。任何时候,能够带给一个角色深度的始终是我自己的剖析,没有谁能绑住我。但是如果别人始终拿十年前刚出道的时候的那个我来看待和评判,我只能说,那是我,但是那个‘我’跟现在的我没有关系。”

      变化与流动才是世间颠扑不破的道理,“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可能会觉得我比较安静,或者想问题比较慢,但那已经是上一个时刻的我了,下一个时刻,可能就变了,思想一直在变,所以人也一直在变。”刘亦菲说着,身体后倾靠住墙,于是大半张脸就隐遁在昏暗的烛光里了,迷迷蒙蒙的,看不清。

      【不喜欢用“不喜欢” 这个词】

      和刘亦菲的对话过程,像是行一叶小舟至湖水中央,静止不动,任船随水波荡漾,飘飘悠悠。她很少很少讲故事,也对那些外人看来起起落落的情节不感兴趣,能够交代的,就是此刻涤荡出来的结论或者心境。言谈间,她又极少有夸张的神情,举止安稳,七情不上面。

      新近拍完的戏里,刘亦菲挑出《夜孔雀. 如果没有遇见你》来谈,原因在于这是一部她“完全没有在演”的电影,“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设计。一个人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其实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剧中,她需要说几大段法语台词,词是当天调整的,需要临场背下来,“喜欢这种专注给我的惊喜。”


      【喜欢打破自身固有定义的感觉吗?】

      “我没有定义,我现在越来越知道没有定义,才能给自己惊喜。”

      那是否不停在校正和评判自己的优劣?“评判解决不了问题。对又怎么样,错又怎么样?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一直错的,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一直是对的。”她歪歪头,不置可否。美貌外表下隐藏着的另外一个刘亦菲,此刻渐渐显影清晰。好像一个人暗夜里独自穿行过来,发梢肩头还有抖落的晨露,一身清凉,脸上始终挂着经历了很多故事却不愿说出来的神情。某种程度上,现实中的她所经历的,无疑比她出演的戏剧还要跌宕。好像成为一道屏障,让我们难以真正了解她。

      “特别有意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就像这样没心没肺地做我自己。”此刻,她这样开口应对传闻与伤害。“从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我在表象意识里都认为自己是特别好的,因为小时候遇到过的那些好的评价,那时候我还没有能力去分辨那是不是对的。直到后来听到了越来越多的议论,积累到一定程度,终于把我逼到一个境地,就是必须去问自己,你在哪儿,你想往哪儿去。”

      这是稀释误解和自我疗愈的开始。

      因为一早知道了“伤害是什么”,所以刘亦菲也比其他人更深地了解到“伤害”的真相,就是——“其实跟自己没关系。”“你去在意了,就证明你认同了伤害的存在。而事实上,根本没必要认同。”

      不喜欢别人用什么样的言辞来描述你?

      “我不喜欢用‘不喜欢’这个词,越排斥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越会变成一个真实的存在。”答案脱口而出,显然,所有这些问题,在旁人问出前,她就已经思量过了。“我化解问题的方式特别懒,但是特别有效,就是不认同,不反抗。”


      “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别人的想法去认同?大家说什么都可以。我只希望做一个洒脱的人,可以承受伤害,大的小的事情都可以。演戏时就清零,重新让自己进到另外一个状态。这样的生命是可以呼吸的。它并不是不疼,不难过,但如果你一直绕着这个危险走,只会原地踏步。”刘亦菲说,她现在相信一句话,“真正的安全,是从你愿意冒险那刻开始的。”

      言毕,天色完全暗沉下来,我们喝光了杯里的茶。


      回复
      4楼2015-12-14 12:19
        Q&A

        每天从片场离开时,饰演的角色还会跟着你吗?

        静心一秒钟出戏,其实那样的事情存在也不存在,它不是让你整个洗脑觉得我进出于角色间。其实,你清醒地进入角色后,反而会更容易出来。

        怎么确认自己在戏中?

        像一个心理学的营造过程,要了解那些情绪是如何组合的,搭得很清楚之后,自己心里就会出来那样东西。

        看书是一直以来你寻找答案的方式吗?

        我觉得是慢慢让自己从一个比较混沌的状态,变清醒的过程。因为专注,就算没有真的在思考书里那个故事,看长了时间之后也会发现,已经理顺很多东西了。

        你选择的“理顺”方式都很安静,有过激烈的时候吗?

        激烈的就是外在方式,但根本问题还在。我闹起来确实挺吓人的,脾气有时也不好,我一直在有意识地调整。你有没有觉得,脾气发出来的时候会更难受?

        反而气的是自己?因为做不好某件事?

        有可能。我还是想很宽容,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待事情。不知为什么,我原来碰到再怎么样的事,自己都会很快化解,现在却需要更长时间了。可能跟疲惫有关系。

        有需要扮演“刘亦菲” 的困扰吗?

        没有。很明确地没有,不是一开始没有,但是现在没有。我相信以后也不会。我现在特别享受“自黑”的过程。你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也觉得我完全没有形象可言,真的挺好,也挺跳跃。

        电影市场的混沌或混乱里,怎么自处?

        演员一直就是被动的。原来觉得只要明天还让我拍戏,就是快乐的。现在会开始想,也许可以创造出新的东西。

        不愿意重复自己?

        套用一句话,重复自己这件事,只要你自己心里面不想,其实没有人能逼你的。一个演员表演得好坏,跟穿什么颜色衣服、梳什么样的头发没关系,能了解到这一点,就足够了。我不是通过外在辨别自己的角色和定位,我用心去辨别。只有心里的改变是最显而易见、最珍贵的。

        要怎么对很在乎的一个东西,去保持看淡或者平和呢?

        如果你害怕失去一样东西的话,会让你不快乐。所以特别要智慧,允许自己没有安全感,允许自己去投入,但不纠结于一定要怎样。也不见得非要用牺牲去表达爱,这是个误会。首先懂得爱自己,才能放出好的能量,而不是从一个人身上寻找我喜欢的,或者是找到被爱的感受。

        一个男人身上什么样的品质最吸引你?

        担当、真实。因为我是有担当的女人。


        回复
        5楼2015-12-14 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