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709贴子:229,847

《唐朝员外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全本,你们懂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2-16 19:11
    来这里的伙伴们给个赞,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2-16 19:13
      已赞更快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5-12-16 19:25
        杰爷,元芳是不是已经被凑晕在卧室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2-16 19:51
          哇,你把这本也弄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2-16 21:34
            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12-16 22:22
              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12-16 22:33
                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12-16 23:03
                  默默点完赞,然后告诉楼主,你都发我邮箱才来更,果断闪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17 00:39
                    能不能给个txt啊,等不及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12-17 02:45
                      这不是狄仁杰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12-17 09:47
                        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12-17 14:12
                          第十八回 子高认干爹 小给气不过
                          这些时日里,在小给和杜老先生的里应外合下,老爷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身体也胖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不见阳光,老爷的脸也变白了,看起来那是更帅了一圈。小给每天都看到老爷日益好变好,心里自然开心,杜老先生看见小给整日里眉开眼笑,自己也就更有了动力。时常做些好的菜肴,让小给捎带着给老爷吃。小给这次刚起床,杜老先生就坐在小给的身边,深切的说:"儿子,你天天当夜差,我怕你坏了身体,我隔三差五的给你送去些热饭吧?"
                          "好的,爸爸。"小给答应了。
                          过了几日,杜老先生提着馒头和鸡汤,就来到了御史台大牢。看见了小给,递上了鸡汤说"吃吧,还热乎着呢"。
                          "好"小给应了应声,告诉子高让他也吃些,随后又给子高介绍"子高,这个是我爸爸"。
                          子高疑惑不解,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但又不好多问只好鞠了一躬:"爸爸好"。小给顿时快要晕倒,他知道自己习惯了给杜老先生叫爸爸,所以自己说错话了,感觉很尴尬,而在一旁的杜老先生也不知所措。
                          "这......"杜老先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给马上解释说:"错了,他是我父亲"。
                          子高恍然大悟叫道:"伯父,晚辈子高,这厢有礼。"
                          "呵呵,不必多礼,吃些汤饭吧,子高。"杜老先生彬彬有礼的说。
                          杜老先生为子高和小给盛好,每人一碗随后又端了一碗,来到了老爷面前说:"老爷,您喝碗汤饭吧"。
                          老爷看见杜老先生来了,甚是欢喜,接过汤饭说:"这些时日,有劳先生了,整日里做好饭菜,让小给带来,在下没齿难忘。"
                          "老爷严重了。"
                          "幼子可好?"老爷问道。
                          "极好,刚哄他睡下,便来了,少爷天资聪慧,将来定有所作为。"
                          "如此便好。"老爷欣慰的说道。
                          "老爷可有什么需要?若是有,吩咐就好了。"杜老先生说到。
                          "无有,这些时日,老夫有小给和先生照料,无有更多"
                          小给呢,把时间让给了杜老先生,让他两个老人在一起聊聊,自己就和子高喝着鸡汤。子高问:"杜老先生与你可是亲父子?"
                          "不是,干爹"小给心直口快。
                          子高听到这里,竟然流泪了,而这时杜老先生也和老爷谈完,来到门口正好看见了子高在哭泣,便问道:"这是何故?"
                          子高答:"先生有所不知,子高从小无父无母,寄人篱下,几次从死难中逃生,并没有体验过家的温暖,今日得知,小给与先生并无血缘,先生却如此的厚待他,晚生就想,自己命运清苦"。
                          杜老先生拍拍子高肩膀说:"同命相怜啊,你我三人皆是苦命之人"老先生也想掉泪了。
                          子高哭着跪倒在地,说:"先生,若是不嫌弃,收下子高为子吧,定孝敬您百年,永视您为亲生父亲,海枯石烂不改。"
                          子高从看见杜老先生第一眼,就看着杜老先生和蔼可亲,就觉得杜老先生是个极其慈祥的父亲,子高没有得到过父爱,心里自然是非常向往,如今听说杜老先生如此宅心仁厚,便决定要当杜老先生的儿子。子高心想:"哪怕是自己能体验一天,这种父爱的感觉,也就死而无憾了,这些年月,自己无数次幻想有个父亲,如今,看到杜老先生的出现,放佛就是自己时常幻想的那种父亲的样子,自己一定要去争取,争取这一点点温暖也好。"
                          子高为人善良,这点小给也知道,可是他刚才的流泪让小给接受不了,小给心想"靠着自己长得帅,就勾引我爸,哼!这个家伙不会是gay吧?见一个帅老就走不动,见到我家的老爸他也跟着凑热闹,受不了!"。
                          杜老先生自然是很喜欢子高,他认为子高善良懂事,最重要的是子高的身世让人非常同情。杜老先生答应了子高,扶着子高起来。
                          "吾儿,快快起来,为父要你便是"杜老先生说道。
                          "父亲"子高还是流泪不止。
                          杜老先生只好使用那招了,抱着子高,越搂越紧,因为杜老先生知道,这样的拥抱能让他舒缓的太多了。子高呢,他哪有过如此的待遇,他被先生这一抱,完全融化了,仿佛十几年来,所经历的磨难,只为此处一抱的温暖。
                          小给在一旁心想:"尼玛啊,送饭还送出来事了,你俩在拍感情戏呢?这段拍下来能获奥斯卡最佳表演奖了"。
                          第二天,小给起床,没有发现杜老先生给他做饭,起来就叫:"爸爸,人呐。"
                          "哎,来了,儿子什么事?"说着就来到小给房间。
                          "爸爸,帮我递过来衣服。"小给说。
                          "儿子,此时已是阳春三月,不冷了,自己下来穿。"杜老先生说。
                          "哼!你有了新儿子,就对我不好了。"小给撒娇着说道。
                          "哈哈哈哈哈,傻瓜,儿子,爸爸对你最好。"杜老先生话锋一转又说"将来你和老爷能同榻共眠时,爸爸也不担心我孤单一人了。"
                          "我到时搂着你俩睡觉。"小给开玩笑的说。
                          "你家老爷同意?我可是害怕老爷的威严,哈哈"杜老先生又是大笑。
                          "那让子高抱着你睡觉吧!"小给调侃着杜老先生。
                          "小给胡说,子高并非那样人。"
                          "这东西一培养就是了。"
                          "该打。"杜老先生说着就去拉着小给的杯子。
                          "开玩笑的,我自己起床,我自己起床。"
                          这日小给当差,还是老规矩,子高字门口守住岗位,自己来找老爷聊天,小给又来到了老爷的牢前,和老爷闲聊起来。
                          "老爷,他日你出来后,能否让我抱着你睡?"小给问。
                          "不许,小给只做老爷奴仆就好。"老爷开玩笑的说道。
                          "哼,才不要,我要摸着你的胸脯睡觉。"小给得寸进尺。
                          "深海游鱼还有吗?"老爷一本正经的问。
                          "当然,天天游,游过来,游过去的,要不现在给你游一下?"
                          "当真?"老爷信以为真了。
                          "嗯,来先给你潜水里游游。"说着脱下老爷的裤子,给老爷口。
                          小给和老爷的美事,似乎不远了,可见事态的发展还算挺快的,尽管一波三折,可是却让小给一直感受到幸福。然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也在慢慢的进行着......
                          狱长又开始喝的醉醺醺的,坐在椅子上,藐视着一切的样子,好像他的潜台词就是"普天之下,老子最大"一样。他脸色通红,身上飘荡着酒气,还在一盏一盏的喝着,似乎在需找一个醉生梦死的边界。狱长的身边站着双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5-12-17 19:08
                            快更,不然楼主木有丁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12-17 20:39
                              然后LZ就被狱长凑了,还骚骚地说了一句:你的好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12-17 20:49
                                楼主能跟新快点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5-12-17 21:22
                                  快更,不然楼主木有丁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12-17 21:27
                                    【惹人疼爱的小受】:1、拥有清澈天真的眼神;2、喜欢微笑;3、善良;4、懂事有礼貌;5、保留爱幻想的习惯;6、爱看书;7、对自己的人生有目标;8、干净整洁;9、适当撒娇装傻;10、会照顾别人。 你是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12-17 21:47
                                      Mar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5-12-17 22:38
                                        卧槽没了竟然,看完居士3部曲再看这种的还挺新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5-12-18 05:11
                                          卤煮快更哇(⊙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5-12-18 09:10
                                            还没有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12-18 12:39
                                              又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5-12-18 13:59
                                                楼主加油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5-12-18 14: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5-12-18 16:30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5-12-18 16:38
                                                      暖贴暖贴!!!!


                                                      收起回复
                                                      50楼2015-12-18 18:23
                                                        楼主,更新好难啊!!我去书连看,等你更新到Vip,记得叫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5-12-18 18:26
                                                          第二十七回 小给施妙计 狱长陷其中
                                                          杜老先生在庭院里来回的走着,看看了天,觉得时辰不早了,该叫小给起床了,不然小给当差要迟到。杜老先生回到房间,唤醒了小给,小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杜老先生赶紧又去热了饭菜,端了上来。"好儿子,快吃饭。"杜老先生说着,把筷子也放了上去。小给匆匆的吃过饭,就赶紧奔向御史台的大牢。
                                                          小给刚坐了下来,就开始交接班了。小给从上班人接过钥匙,又坐了下来发呆,一副瞌睡的样子。过了一会,小给定下神来,发现薛思孟不见了,而后小给就开始寻找,小给直奔老爷牢房前,见到薛思孟正在苦苦哀求"老爷,你就收下我吧,你都收下了赵小给当义子了。"老爷定下神来,深沉说:"你与小给情况不同,老夫有小给一个人就够了"。
                                                          小给刚才心里还在骂着这个小家伙,突然听到老爷的话,小给暗暗的哭了,小给突然感觉老爷是个男子汉,用情专一的男子汉,尤其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老爷心中的地位,竟然这么独一无二,小给心想,一辈子都要孝敬老爷,来生还要,不,来来生还要。
                                                          这几日,小给不停的在想:"这样让薛思孟搅合下去不是办法,那个家伙太萌了,杀伤力很大,如果不是老爷这么坚定刚毅的人,其他的人遇见他肯定玩完。这怎么办是好呢?可恶的任安道啊,你为啥给我安排个这样的家伙和我一起当差?他太不上路了!好吧,小家伙,阳关大道你不走,你非要来招惹本少爷,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小给分析下了情况,首先要把缸水搞混,只所以这样做,不要怪我,我只是自我保护。先分析自己不喜欢的人有任安道,这个人虽然样子不错,跟个笑面虎一样和蔼,可他太聪明了,太睿智了,要想玩住他,恐怕很难,而这个薛思孟呢,特点是跟风,听领导的话,还有就是爱卖萌。最好能让这两个人同时受害,最好能让薛思孟能整天缠着任安道。已经分析好了局势,怎么能连贯到一起呢?任安道平时对什么感兴趣?怎么样才能单独接触到任安道?用什么方法呢?小给想了几天,终于定下了一个妙计,准备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了。
                                                          这一日,小给和薛思孟当差,小给不由的感叹:"我一直想得到头的赏识,难道这么难?苍天啊,大地啊,可怜可怜我吧。"随后小给又问薛思孟"怎么样才可以讨好任大人啊?"
                                                          "我也不知道啊。"薛思孟还是一副很萌的表情。
                                                          "啊!我想到了。"小给猛的一惊随后跪倒在地:"老天你终于让我想到了,老天你对我小给太厚爱了吧?"一会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深沉的看着薛思孟说:"弟弟,你能帮我个忙不?哥哥就靠你帮我了"。
                                                          "什么忙?" 薛思孟疑惑不解的问道。
                                                          "明天任大人来时,你给我一些与任大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就好,但是哥哥求你,不许偷看。" "好啊"薛思孟说。
                                                          第二天,薛思孟和小给接过班后,薛思孟就说去巡视了,把大门的空间留给了小给和任安道,自己在远处偷偷观看,学习怎么能讨好上司。
                                                          小给看见薛思孟出去了,心想:"哈哈,果然,你没有走远,还在偷看,我最喜欢你这样上路的小家伙了。"小给脸色一沉,突然的在一旁哭了。
                                                          "这是有什么伤心事?"任安道笑着问小给。
                                                          "大人你有所不知,我这是开心的流泪。"
                                                          "哦?此话怎讲?"
                                                          "大人你有所不知,以前那个头,对我们十分恶劣,总是逼迫我们,如今在您手下当差,欣慰了许多。"
                                                          "哦?怎么逼迫你们?"任安道看着小给笑着说。
                                                          "大人,这,这,这,不好说出口,这样,我来简单演示给你看吧,但请大人不要怪罪。"小给抹了一把眼泪。
                                                          "也好,我到看看,伍玉乘究竟是何等人物,究竟是何等不良之风,竟然如此遭手下痛恶,竟然因此遭害!"任安道说。
                                                          "大人,比如你是伍大人,您坐在那里啊。"小给说着走向了任安道的身旁,他又说"首先他让我们跪在他面前,他看着我们,然后他就让我们一个手这样,一个手这样。"小给说着,一个手伸向了任安道的私的处,一个手摸着任安道的大腿。
                                                          "哦?原来是断袖之好,不必演示了。"任安道被摸了一下,立即阻止小给。
                                                          "等等,大人,如果这样,我们怎么会怨恨?你一定看看接下来,他让我们干的,这些才是最恶劣的,大人务必看看。"
                                                          还没有等任安道考虑,小给就开始了演示,他并没有拿出来任安道的云柱,只是比较着说着:"首先,头要趴在这里。"小给头趴在了任安道裆的部位,而后又说"这样晃动。"然后自己的头在任安道的裆部晃动,接着又说"必须用舌尖在他的私处打转,这点做不到是要挨打的。"小给抹了下眼泪,又说:"他迸发出来的时间,必须赶紧用口迎接,不然这是犯了他的大忌,伍玉乘还说他这样是最舒服的了,每次这样后,死而无憾!"小给说完抹了把眼泪起来了。
                                                          "哦,我知道了。"任安道脸上通红一片,随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小给的肩膀说"事已过去,就不必难过了"随后吓得灰溜溜的就走了。
                                                          一旁偷看的薛思孟心想:"原来是这样啊,头最后拍小给的肩膀肯定说表现不错吧,怪不得小给说终于想到了妙计能讨好任大人,这样的妙计他都能想到,小给他厉害了。我向他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啊看来。"
                                                          小给为任安道演示完后的两天,任安道没有出现过小给的班上,任安道有点难为情,总觉得上次小给也摸到了自己,有点怪怪的,还有任安道回忆了小给所有的话,反复的回忆,尤其是最后张口迎接的描绘还有伍玉乘的对白那句"死而无憾"他记忆深刻。
                                                          第三天,小给的班上,任安道来了,小给马上站起来把椅子让给了任安道,自己站在一旁,随后又就找个一个理由,离开了。小给的离开任安道也自在许多,因为任安道的心里,这几天时常想起小给的演示,任安道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种滋味是尴尬的,是自己不太乐意去面对的。
                                                          就在小给走后不久,薛思孟走到了任安道面前。
                                                          "任大人,属下也想孝敬大人。"薛思孟一脸很萌的表情。
                                                          "此话怎讲?"任安道不知薛思孟为何突然这样说。
                                                          "大人,就是这样。"薛思孟说完后,开始跪在了任安道面前,慢慢的准备解开任安道的衣带。
                                                          "这是做甚?"任安道连忙站起来,疑惑的看着薛思孟。
                                                          "大人,稍等片刻,薛思孟也可以这样对大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6楼2015-12-18 19:12
                                                            第三十八回 宋员外来访 程双儿尾随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为叶垂鬓唇。--杜甫。
                                                            眼下刚进入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树枝上都发起了新芽,透过阳光这些青翠枝芽更显得生机勃勃;微风抚过脸颊,让人的心里也会荡起涟漪。长安城里的大街上,流浪这几只小猫,他们避开人们,穿梭在角落,发出异样的叫声。
                                                            上午时分,宋员外带着一个家丁来到张府的大门前,宋员外体态丰满,鬓髯飘飘,年近六十岁,和蔼,富态,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之人。跟随着员外身边的是一位年轻男孩,此男孩甚是清秀,肌肤雪白,脸颊微红,好似擦脂抹粉过一样。叩门三下,大门徐徐打开,开门的正是杜老先生。
                                                            "宋员外,里边有请,我们家老爷恭候多时了。"
                                                            宋员外跟着杜老先生的步伐,来到了老爷的书房。老爷的书房分割两间,进门一个大厅,甚是宽敞,大厅中摆放着紫檀福寿屏风,屏风的左边有一张红木浮雕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盆青翠的文竹;茶几的周围,摆放着六张太师椅,整个大厅正是接待来客之处。大厅的左侧有一扇小门,小门推开,这是书房。
                                                            "宋员外,请坐。"老爷面带笑容。
                                                            "好。"宋员外满脸春风得意的笑容。
                                                            "这位是?"老爷看着宋员外身边这位秀气的年轻人问道。
                                                            "哦,他是老夫府邸上的管事,叫程双。"宋员外介绍完毕后又说:"快拜见张老爷。"
                                                            "晚辈程双叩见张老爷。"这个年轻人声音极其温柔的说道。
                                                            "哦,免礼。"老爷说完随后又面向杜老先生说道:"让子高他们快快上茶。"
                                                            "是。"杜老先生说完出去了。
                                                            "宋员外见笑了,在下刚从御史台大牢出来不久,暂时还没有安排家丁。"老爷解释道。
                                                            "呵呵,不打紧,不打紧。"
                                                            "宋员外现在可好?"老爷问道。
                                                            "自从朝廷请命卸甲归田后,如今甚是轻松,生活自在啊。"宋员外脸上说道这里,有点得意的神情。
                                                            说话间,小给和子高来到了书房。自从知道今日有宋员外来访,老爷就安排小给和子高负责酒菜,杜老先生负责接待,考虑到杜老先生更懂人情世故,所以才做如此安排的。小给和子高踏入书房的第一步,全部愣在了哪里。
                                                            "怎么你们认识?"宋员外的这句话打破了僵局。
                                                            "并不认识。"双儿说过后给子高和小给使了一个眼色。
                                                            小给和子高忽然意识过来,赶紧倒上了茶,匆匆退去,随后双儿也偷偷的跟了出来。子高和小给前边走着,小给对子高说:"那个是双儿吧?"子高说:"肯定是。"
                                                            "他怎么会和宋员外一起?"
                                                            "我也不知道。"子高一五一十的说。
                                                            "二位请留步。"从后边传来了双儿的声音。小给和子高同时回过了头,同时也停下了脚步。
                                                            "二位,能找个清净的地方谈谈吗?"双儿又说。
                                                            "哦。"子高说着,带着双儿往庭院的亭台处走。
                                                            三人来到了亭台坐下,双儿就说:"二位可能对双儿有成见,但是请二位包容双儿,听双儿把话说完。"双儿说到这里,眼泪掉了下来,随后用手帕轻轻的拭去泪痕,动作如同往日的柔媚。小给看到了这里,只是想到可能宋员外包养的他。小给还想:"宋员外也算是好看的老人了,胡子花白,还很长,笑起来和蔼还有点色,应该是同志吧。"
                                                            "双儿从小无父无母,自幼被送入倚春楼,虽是吃尽苦头,但双儿志气不短,打小双儿就苦学技艺,那时间是双儿任命了。"双儿又流下眼泪,又用手帕拭去又说:"后来,我在倚春楼也算小有名气,但终究是风尘之人,难免遭人数落,更有伍玉乘那样的客人,随时可以打骂于我。"说道这里双儿更伤心了,眼泪不止。
                                                            "双儿,不要难过了。"子高听到双儿的自述生平,也跟着难过起来。
                                                            "是啊,你的确不容易。"小给也劝说道。
                                                            "好在,我挣够了赎身的钱,把自己赎了出去,立志从良,如今,我当上了宋府管事,虽然劳累,但总是一份常人的差事,双儿甚是珍惜。"双儿说完,舔了几次嘴唇。
                                                            "那就好了。"小给劝说着双儿,随后又对子高说:"帮双儿来点茶水,他说了这么半天了,应该渴了。"
                                                            "好。"子高应了一声,赶紧就去倒茶了。
                                                            "多谢体谅。"双儿彬彬有礼的说道。
                                                            老爷的书房内,谈笑风生,两个人从官场谈到人生,那是很投机,宋员外貌似今日心情格外的好。他捋了捋自己自己的长胡子,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宋员外说道:"老夫还想以后多来与张老爷闲谈。"
                                                            "欢迎。"
                                                            子高一手拿着茶壶,就来到了亭台处,给双儿倒上茶。双儿好像真的渴坏了,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随后说道:
                                                            "双儿有一事相求于二位。"
                                                            "请讲。"子高连忙说道。
                                                            "我出身自倚春楼切勿不可告诉我们家老爷。"双儿说完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小给和子高。
                                                            "嗨,放心吧,双儿,不,程双,打死我我也不说。"小给说道。随后子高也点了点头,用肯定的眼神告诉了双儿。
                                                            "那双儿无亲无故,日后能与二位多走动吗?"
                                                            "嗨,看你说的哪里话,来呗,随时欢迎。"小给开心的看着双儿很热情的说道。
                                                            "那双儿以茶代酒,敬二位一杯。"说完双儿一饮而尽,这时的双儿丝毫没有阴柔之气。
                                                            "你看,双儿,你太客气了吧。"小给说完和子高同时也喝下了。
                                                            "双儿,时辰不早了,子高要去做饭了,这样让小给陪你说说话。"
                                                            "好,子高,你先去吧,让父亲帮你打打下手。"
                                                            "嗯。双儿,子高先告辞了。"子高说完就走了。
                                                            子高来到厨房,发现杜老先生已经开始准备了,子高赶紧跑了过去,跟着杜老先生一起准备为客人做上一桌好菜。子高正在洗着青菜,感觉头上很热,浑身发烫,一种血液沸腾着从下往上走,子高一下子坐了下来。
                                                            "子高,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通红?"杜老先生问道,随后一摸又大声说:"哎呀,这么烫!"
                                                            "父亲,无关紧要,子高不碍事。"
                                                            "傻孩子,快歇下吧,为父扶你回床上休息。"
                                                            "嗯。"
                                                            亭台处的小给正在喝着茶,感觉身体不太对劲,心想:"什么情况啊?我着凉了吗?身体莫名的感觉冷啊!"小给打了一个寒颤,随后又接着发烫,随后精神模糊,视线很难聚集在一起。
                                                            "双儿!你!"
                                                            "没有错,我在茶里放了合欢散。"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9楼2015-12-18 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