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吧 关注:359,171贴子:5,786,937

地球往事4艰难时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6-01-16 22:07
      【楔子】
      
      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正在面对着她,她就坐在身后不远的喷泉的花坛边上,娟娟的流水伴着久违的冲击山石的潾潾声。白色的不知名的花朵编织成的花环被她戴在头上,记忆里的披肩短发已经变成了流水般的黑色瀑布,好像是空旷的宇宙背景一样漆黑,而泛着的点点光泽就是这里的银河和群星。
      
      她笑着看着他的窘态和惊愕,用双手触吅摸吅着他胡须拉碴的下巴,他感受到真吅实的接吅触感,双手下意识地搂住她有些瘦削的双肩。她略微吅隆吅起的腹部孕育着新生命的搏动,两颗心灵一起伏吅在他的怀里。
      
      撒娇般地被她用下巴淘气地按着肩膀,越过她的身后望去,那里是一望无际的未来,天堂里的花坛逐渐被繁花锦簇,而她则如维纳斯一样在泉水畔梳洗发吅丝,更远处是无限灿烂的星空。
      
      他向着身后相反的方向望去,背后是已经发生的过去,无数的事实,无论他知道还是不知道的每一个细节,都在瞬间侵袭了他的大脑,若在四维空间里所见的景观是宏细节,那么在此见到的则是无数时间断面瞬时涌现的宏事吅件,他望着过去的方向,越过飞船上冰冷而丑陋的外壁,越过早已冷却的古战场上无数的星舰残骸,在无数的,看似不连续的断面里,他终于找到了一切的开始。
      
      只是,那开始已经是如此的遥远,如此的不可思议。
      
      


    收起回复
    2楼2016-01-16 22:08
      前排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01-16 22:09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1-16 22:12
          围观→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1-16 22:15
            啊艰难时世终于发到三体吧了


            收起回复
            26楼2016-01-16 22:29
              火前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1-16 22:32
                n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1-16 22:32


                  回复
                  32楼2016-01-16 22:34
                      大概是相通的感觉,为了安慰沈华北,在他冬眠前的最后一周,丁仪邀请沈华北来到黄河站。
                      
                      和之前用于试验的冷清的天宫号相比,黄河站就像是一个度假中心,不过舷窗外都是散落的各类太空开发仪器和设施,毫无规律的散落在黄河站周围,就像是美国西进运吅动时期的游牧帐篷车,自然也影响到观赏地球和太空的美吅感。
                      
                      沈华北跟着丁仪穿过窄吅窄的竖井,来到宽大的生活区,自传产生的些许重力让他感觉舒适多了,身旁擦肩而过的是很多学者专吅家,沈华北在销毁核弹时期曾跟不少人打过招呼,虽然大部分是事务性的,比如转移剩余的核弹头投入到那个毫无意义的阶梯计划。
                      
                      “航天系统高层的会吅议,大概是确立今后发动机的议题,已经吵了大概一个月了。”丁仪拽着沈华北从一个个航天巨头身边擦肩而过,似乎不太情愿和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对话。
                      
                      沈华北看到他们顺着竖井来到中心的出舱口,正在黄河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穿上室外太空衣,他认出不少航空界的熟人,很想去打个招呼,不过碍于丁仪还是没有动。
                      
                      “老丁,他们这是去干什么?”
                      
                      “拍照呗,吵完了,拍板了就和和气气地留个念。”和沈华北不同,丁仪完全没有对这些老航天们有一丝尊重,似乎之前跟他们有些过节,大概是看出来沈华北的疑虑,丁仪点起烟斗,抽吅了几下,解释道:“老沈你可别觉得我是耍大牌才不愿搭理他们,我跟他们不是一块的,我是理论,人家是技术,理论完了就该交给人家技术负责,按理说我也问不到,可是这几次高层会吅议下来,传统的工质推进派似乎占据了上风。当然啦,人家搞技术的有自己的苦衷,谨慎和严谨,毕竟上天很危险的一件事儿,所以事事都保稳…..”
                      
                      丁仪没有顺着这话题延伸,而是转而看着舷窗外面,此刻太阳已经开始落下,红色的球体的半个消失在蓝色的地球后面,而原本蔚蓝的海洋也被落日映成了粉红,像是太阳投影在地球上的半个镜像,此刻是黄河站最美最静谧的时刻,地球母亲把最美最温柔的一面展现给她的儿女们,对于沈华北这个绝症患者而言,再一次见到日落和日出大概会是几百年之后,而这冬眠前最后的一段岁月,无论是雷迪亚兹的赏识,还是和丁仪的结交,都让他感到一丝欣慰,家人的不解吅带来抑郁似乎也因这绝美的壮景而消失。
                      
                      “真的太谢谢了,老丁”,沈华北握着丁仪的手,热泪从眼眶里留下,人类还是有希望的,无论目前的出路隐藏在哪里。
                      
                      丁仪悠闲着抽着烟斗,也递给了沈华北一支,出人意料的,这一次沈华北没有顾忌身吅体的状况而拒绝,两人来到黄河站距离出舱口不远的观景台,这里没有自传带来的眩晕感,可以更好地观赏日落。
                      
                      不远处是已经排好队列等待照相的航天专吅家们,他们曾为了共吅和国的航天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如今又要为人类的存亡而燃尽最后一丝才华,此刻的美景和喜悦也是给与他们应有的不多的快乐之一了。
                      
                      似乎是照相机的光亮,远处晦暗的天边似乎闪烁了几次火花,就像是太空背景下一只小小的萤火虫。随即,沈华北和丁仪看到了最恐怖的事情,位于队列前排的几个宇航服面罩被贯穿了几个空洞,气体和血液从身前身后喷吅射,几乎一瞬间,两人就意识到
                      
                      “陨石雨!”
                      
                      散开的合影者们全功率开启喷吅射推进器,条条白雾像是这场灾变的注脚淡然隐匿于黑吅暗的空间里,其中五个人是被拖着的。
                      
                      “快打开舱门,准备救人!”丁仪吼着,和沈华北一起最先赶到出舱口。
                      
                      “不要管过渡舱空气了,直接手动打开外舱门!”丁仪对沈华北和一旁赶来的救护医师说道。
                      
                      很快,全部的合影者都进入了过渡舱,外舱门密封之后,内舱门缓缓打开,展现在眼前的是五具没有生命迹象的遗体,低温让被陨石穿过的面孔冻结,死者最后一丝痛苦和惊讶的表情完整地保存下来,太空以最快的方式证明了自己的残酷。
                      
                      沈华北呆呆地看着那五具失去生命的躯体,围在周围的医护人员的呐喊,身旁同事绝望地呼救,还有因为事吅故而忙于黄河站机动变轨的太空军人。
                      
                      “死者一共五人,三人都是老航天了,还有两人是太空军方面的助理研究员。”丁仪的声音模糊地回响在周围,沈华北感到胸口里什么东西被突然拿走一样,原本自己的新固态研究刚刚起步便被技术的壁垒所阻隔,虽然雷迪亚兹并没有一丝不满,而此刻悲剧更让自己感到无限的绝望,仿佛是上天注定人类的灭吅亡一般。
                      
                      身旁的丁仪似乎若有所思,“有三人都是工质推进的主力….”
                      
                      “你在说什么,老丁”
                      
                      “没什么,可能只是我的错觉吧,真的没什么。我们去跟他们最后道个别吧。”
                      
                      沈华北知道,道别完后,自己也将暂时跟这个世界道别了,丁仪据说不会冬眠,而是一直在北大任教,大概自己苏醒后,能把酒言欢的故人也没有了吧。
                      
                      就这样,最后一丝杂感和悲恸也随着渐渐降低的温度和消失的知觉而滑吅向不定的未来。
                      


                    收起回复
                    33楼2016-01-16 22:35
                      是电工各部作品的串联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1-16 22:35
                          父亲死了。
                          
                          看着那静静的,健硕的躯体,他变得恍惚,身旁是母亲绝望的恸哭,追吅悼会上布满了花圈和和挽联,空洞的哀辞响彻着整个灵堂,他走了出去,看着正午耀眼的裸阳将高能的紫外线打在他的每一个细胞上,他不知道自己如何来表达自己此刻的感情,亦或是大脑因为不堪重负而保护性的采取了待机状态。
                          
                          下意识的,他掏出了一小块陨石,借着强烈的阳光,他甚至能看见上面断面出精巧而迷人的条纹,这是从父亲的身吅体里取出来的最大的一块,它被后背处的钛合金导管挡住,因而没有洞穿过去。费了很大劲,他才从救治中心的医师手中要得了这块杀死父亲的凶手,上面浸透着父亲为了太空军的事业而留下的鲜血。
                          
                          其实父亲也不过是“黄河号”空间站上的一名研究员罢了,仅仅是隶属于太空军方面的研究所,才得以越过资历的限吅制有机会到太空站上工作。不同于几年吅前神州系列的风光,这个时代,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航天仅仅是一项必要的部分而已。
                          
                          事吅故发生时,父亲作为空间站成员,陪同几位航天界的几名元老在站外进行行走和拍照。这些老航天们为了这个共吅和国的航天事业奉献了青春和热血,而在这个危吅机的岁月,他们的工作更显得伟大到关乎人类文明的存续。他们理应享受到在太空中的奇妙和乐趣。
                          
                          他甚至能够想象,当父亲和这些伟大的老航天们兴致勃勃地排好队形等待着历吅史的见证之时,它出现了,带着真空中毫不降低的速度,带着凌厉的杀气,刺穿了他们面罩和密封服,压力差让鲜血顿时喷满了整个面罩,飞散的气体化作白色的雾气在身后做着撒旦的舞蹈,陨石雨就这样带走了他们人生中最后的期待和寄托。
                          
                          穿梭的人群从身旁来来往往,一双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一位慈祥的爷爷,和电视里看到的矍铄和健康不同,这位爷爷似乎又因为过吅度的劳累而苍老了很多,那双深沉的目光关切看着这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小学吅生,没有记者廉价的怜悯和愚蠢的问题;没有往常程式化的问候,爷爷仅仅是默默地看着他,将一块小小的,带着体温吅的勋章塞到了他的小小的手上。
                          
                          父亲被击中之后并没有立即咽气,在被救护人员拖回空间站的路上,他说出了那句足以影响自己一生的话:“我不后悔,太空真好,帮我告诉我儿子,他以后一定要当上太空军。”
                          
                          他不知道自己和那天空上巨大的空间站和疾驰发射的火箭有什么关系,回过头来,集体葬礼差不多就要结束了,看着相扶而出的家属,还有前来慰问的面无表情的政吅要,还有记者猎奇的眼球盯着一旁的医生。
                          
                          “一切都会过去的,孩子,站直了,不要让他们看轻自己。”老人蹲下来,为他拭去脸上的泪花,微风吹过了老人鬓间的白发,他努力抑制住泪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褚岩”


                        收起回复
                        35楼2016-01-16 22:35
                          伪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1-16 23:24
                            吞食者乱入?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7楼2016-01-17 02:18
                              吞食者乱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8楼2016-01-17 02:20
                                这个有意思,最喜欢看把不同作品合到一个小说里了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6-01-17 06:55
                                  加油= ̄ω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6-01-17 09:03
                                    给自己立个誓吧:就算写的都是狗屎看了一眼就想吐也要完本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6-01-17 09:49
                                      @江藤纪之介 为什么还不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6-01-17 11:35
                                        前排提示,本小说早已完结,大家不用担心坑掉的问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6-01-17 11:43
                                          顺便提示,此文极为久远,我是在刚看完地球大炮时找到的这篇文(当时尚不知道大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6-01-17 11:52
                                              “有信念总是好的,信念可以指引自己度过美妙的人生,”他沉默了一下,眼神忽然黯淡了些,“不过又是也不必吅过于在意结果,只管追寻就行了。”
                                              
                                              索比说:“国内有没有比较大的闪电实验基吅地呢?学校的毕竟太小,离稳定的高压电场的标准还相差很远,您知道,这些东西没有实验做基础是不行的。”
                                              
                                              “我看过你入学前的论文,你力图通吅过多个并联高电阻塔来引导闪电,并通吅过材料的性质变化来达到降低电压电流,通吅过闪电能量放热来实现发电,但这样大量的能量也就随着塔身而释放,利吅用率不会太高。所以,你需要做两件事:第一,设计有效的引电方式,第二,增加闪电频度。前者,你需要深厚的材料科学尤其是纳米材料,然后修改你的引电装置模型,最后,你最好攻读我的大气物理学硕士。这学期的课程我只是代课,希望下一次,我能成为你的导师。”
                                              
                                              迷茫的路途随着窗外无尽的蝉鸣而渐渐清晰,索比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夏天如此的凉爽,他望着自己未来的导师背影,眼角有一丝潮吅湿,他知道,路途已经指明,接下来,便是漫长的跋涉了。
                                              


                                            回复
                                            58楼2016-01-17 12:31
                                              话说吞食者会站在哪一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0楼2016-01-17 12:33
                                                话说吞食者会站在哪一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1楼2016-01-17 12:33
                                                    “哼,无非是要求民营企业再往里面砸钱罢了,摆出这副忧患天下的姿态有什么用?”台下有人小声嘀咕一下,却意外获得了人群的赞同,一片低声的议论中,那位前中吅国太阳总设计师显得有些紧张和窘迫。
                                                    
                                                    “民企不比军方,可以把大笔钱投入到奢侈的先期研究中,可这么多年也没见有多少成果,连超级计算机都是摩尔定律榨出的最后一滴汁水,那种无底洞般的投入无法让人有太多投资信心”说这话的是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看得出是属于那种技术型的,危吅机纪元以来,不少民营企业都投入到了大型太空和民生工程的建设中,这其中不乏突然崛起的私人巨头,尤其是在宇航领域扩大了民营企业的准入后。
                                                    
                                                    庄宇清了清嗓子,试图把人群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我不是在夸大无工质发动机和新型核聚变发电技术的投入金额,只是想请大家明白一点,尽管现在仍有诸多不顺,可是这条思路是走对的,现在缺乏的是更多的试验和投资,要知道,核聚变电站一旦投产,可以利吅用微波直接把电能投射吅到地球表面,所有的载具只需要直接装上一个小型接收装置就能有源源不断的能量,这在未来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获取的利润是以投资的百倍计的。之所以列举最近的事吅故是想请大家理性而慎重的选择投资与否,我不是那种一心要钱的技术贩子,更不是军方和政吅府的说客,利弊我都摆在台面上,风险和机遇都是一半,选择权在你们的手里。”
                                                    
                                                    台下的对手似乎有些心动,可旋即找到了反驳点:“我想询问庄先生一件往事,您似乎忘记了当年您在首都兜售中吅国太阳一期工程的股票时,也是用这种同样的语调,摆出这种中立的姿态,不过确实奏效,可是如今那些当初的投资者呢?我想您会比我更加清楚这一点。”
                                                    
                                                    沈静看得出那位中年工程师的目光忽然暗淡了,他似乎被往事压弯了腰,只是一直在努力挺吅直身杆。
                                                    
                                                    “中吅国太阳在初期确实在调节气候和西北治沙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效,我想你不会否认这一点吧,是的,它可能是一个失败的工程,可如果一直这样运作下去,那么初期的投资者们现在也不会破产,国吅家经济战略转型不能不说是一种剧变,对所有类似的环保基础工程都是一个打击,同类的还有这个城市当年童话般的传说——空中调水工程,也随着时间和形势变化而慢慢衰落,我在去年的人代会上曾经递交过一份提案,力陈现在经济转型的幅度过大过快,可是大环境你们比我更加明白,投票结果和那份嘲笑是我一生都无法磨灭的失落”
                                                    
                                                    “自然,自然,我们不少都记住了当时你的铁青脸,就和当年奥里诺科核设施被吅拆吅除后那个委内瑞拉总统吅一样的表情,你俩本质上都是一类人,贪婪而无度,不然您也不会用普通工吅人来充当镜面农夫。不过不可否认,这一招确实曾经奏效,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村娃子确实降低了你不少成本,而这带来的示范效应和社吅会影响又令你得到更多投资,使得原本因为镜面反光率降低而带来的亏损转为利润,看来这一次庄宇先生又要想起那些娃子给你当苦力去帮你焊接聚变环了。”这一尖利的讽刺立刻引起了哄堂大笑,人群开始稀疏,不少看客都散去,转而去了其他的地方,叹气声和低笑在耳畔时隐时现。
                                                    
                                                    但是台下还是想起了一阵清脆的掌声,尽管就沈静一个人。庄宇看着台下那个年轻的女孩,忽然感到有一种稳定感,刚才在台上进行并不精彩的发言时,他就感到了这种默默的关注带来的安稳,现在他找到了来源,是那女孩的眼睛,那是理解和倾听。
                                                    
                                                    “我觉得您是对的,现在不可能改变无工质发动机和核聚变的研究途径了。大方向是几十年吅前就确定好的,一旦轻易改变,所有的先期投入都毫无意义。”沈静看着他,并没看长辈的那种目光,只是觉得他像是一个老友般。
                                                    
                                                    “谢谢你的掌声,小姑娘,我已经很多年没听过掌声了,你真的很可爱。”
                                                    
                                                    沈静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谢的,就是觉得您说的观点是正确的,以前读过一本太空战略方面的书,还是为了应付学期论文而看的,作者深刻指出传统的工质发动机只是化学发动机的变种,以这样的装备来发展太空舰队实质上是在走北洋水师的老路,只有无工质核聚变发动机才是未来人类胜利的保证。”
                                                    
                                                    “呵呵,碰巧我也读过,很深刻很有见地的一本书,是军事科学院出的,作者是太空军创始人,常伟思将军,多年的老将军了,当年从总参调来主持新成吅立的太空军组建工作,听说是在前年去世了,这年头,睿智的人都死的早。”庄宇叹了口气,时光如梭,当年盛气英姿的他,鬓角也出现了白发。
                                                    
                                                    “当年的中吅国太阳应该并不是一件完全失败的工程吧,如果国吅家继续支持,延续公元时期的环保政吅策,现在大西北和华北的沙化也不会来的这样快吧,我妈妈当年也和你一样的遭遇,空中调水工程带来的负吅面作用和外交难题远大于实际得利,而且经济转型后从实际角度也不可能再把大量的钱财物资投入到环保中去了,那条梦幻般的泡泡银河早在我小学前就完全消失废弃了,可是她却能转行,克服过去的影响,转而支持我爸爸的梦,从新开始新的追求。”
                                                    
                                                    “你吅妈妈?”工程师忽然记起来了,一瞬间恍然大悟,一下子就明白了
                                                    
                                                    “你是袁圆的女儿!我说看你怎么似曾相识呢,都长这么大了。”
                                                    
                                                    “我妈妈说以前的大泡泡只是她无数梦的一个,破了一个还可以继续吹下一个,人生也应该面对每一个五彩缤纷的泡泡,尽管碎裂,却依旧在阳光下折射吅出曼妙的舞姿,要轻吅松而不是带有责任和负担地生活才是有吅意义的。”
                                                    
                                                    眼前这个女孩似乎是自己多年吅前迷梦的再现,造物主似乎在一直不肯垂青于他,一直在开他的玩笑,却也在生命的中途给自己一丝清凉的慰藉:“你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人,他是个农村娃子,比你年纪大些,冬眠过十几年,已经和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了,可他也说过类似的话来安慰我。”
                                                    


                                                  回复
                                                  66楼2016-01-17 12:37
                                                      江华并没有停止他的话语:“即使我们得到一块刚果河腹地的厂址,努力降低对周围雨林生态的影响,(其实就我们两个傻吅瓜会在乎)有着一年十个月的雨季,可是,闪电的频度和目前我们设计的引电塔的效率,依然无法满足日常的发电量,没有这些电量带来的收益作为保证,只有疯吅子才会投资这个电厂,因为它的日平均发电量还不如一个中型火电厂。”
                                                      
                                                      这意味着什么?索比忽然抓吅住了脑海中的一片闪光,转过身来望着自己的朝吅鲜朋友:“也就是说,在闪电频度下降的时段里,我们必须通吅过人为因素制吅造一小片雷暴区,就像是童话里女巫居住的城堡上空永远是阴霾不断,而四周则是晴朗无云。用人为因素,制吅造一个高频度闪电场。”
                                                      
                                                      “你这话让我想起了一个叫特斯拉的天才,我倒是觉得这个思路很好,不过要提醒你,这个电厂的输出全部都是直流电,你是不是还要计划改造整个非洲的电网为直流电网?”
                                                      
                                                      “如果真要如此,我也是要做的!以前有人说过一句话:计算机是穷人的假上帝。我的祖国需要真正有力的东西,为此我愿意献出一生的努力。”
                                                      
                                                      江华看着眼前这个班图族的年轻人,想起了自己的很多往事,他紧紧吅握着那双黑皮肤的手:“不幸的是,我也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以前在平壤的主体思想纪吅念塔前就有了,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脚下养育自己的土地。”
                                                      
                                                      人为制吅造电场意味着大量的实验,很显然,学校的实验室不可能有这么巨大的设备,索比把想法告知自己的导师,出乎意料地,他这次并没有过多指出自己计划的不可行性,却花费了一个上午帮他联吅系国内的相关大型实验室。
                                                      
                                                      “你们的目标不是怎样造雷或者激发雷电,而是在小范围内通吅过某些因素干扰局部地区的气候来增大云层的电势差从而增加闪电的发生率,我联吅系过北吅京的那个国吅家电场实验中心,但是设备都是很旧的了,不过功率还是国内最大的,我年轻时曾在那儿呆过一阵子,人员什么的比较熟悉。如果达不到你预期的要求,你可以去宜昌,那是最近几年新建的雷电研究所。”导师随之拿出一个单子,上面是相关五个不同地点的雷电研究实验基吅地联吅系方式,他把那张纸塞到索比手中,“具体的人事方面,我都帮你安排好了,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原谅一个老人过去的顽固吧,我知道,我对你一直限吅制过多”
                                                      
                                                      索比这才发现导师的神色不太好,以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症状,可隐隐之间,总觉得这一次机会来的太轻易,以前导师总是在为自己设置这样那样的门槛,其中固然是因为自己的设计有不少缺陷,但的确提升了自己做学问的态度和严谨的研究风格。
                                                      
                                                      “那陈老吅师,您一定要保重啊,我知道您这两年身吅体一直不太好。”
                                                      
                                                      “呵呵,没事儿,人一老就闲不住啊,总是估摸吅着自己还能干点啥,真要是退休了,恐怕这身吅子骨还不如现在了。”
                                                      
                                                      索比深鞠了一躬,开始了北上的奔波。
                                                      


                                                    收起回复
                                                    70楼2016-01-17 12:39
                                                        【危吅机纪元43年,小行星带,海盗号考察站】
                                                        

                                                        检修完林格—斐兹罗望远镜以后,褚岩本有机会回到地面上,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亲人,反而觉得没有在海盗号上有吅意义,便把返航的名额给了布雷。新来的成员乘坐新的飞船和海盗号组合对接,货运飞船则携带着矿石和样本以及回乡的成员回到地球,由于新来的的舱室的缘故,考察站活动的面积增大了不少,甚至还多了一个小小的广吅场,那是用一节废弃的火箭改装成的。
                                                        
                                                        但是褚岩不缺乏度假的时间和地点,比如这一次更随霍普金斯站长去火星基吅地执行运输任务,原定运载大型计算机设备的飞船在火星轨道因为故障而丧失着陆功能,而简陋的火星基吅地尚未有在职的货运飞船,因此上级只能抽调最近的小行星带考察站上的飞船前来引导接应,因此刚刚结束任命的通信,站长就大骂开来:
                                                        
                                                        “NASA现在的官僚是属猪的吗?他们把原本NASA前辈的品质都的丢掉了,就单单留下了愚蠢和自傲!老吅子这里是科考站,老吅子是科学家!不是救护队长,连拜科努尔那群混吅蛋都比他们强!至少从来不会在轨道上抛锚!”
                                                        
                                                        骂虽骂,但还是出发了,霍普金斯拉着褚岩一人随他同去,说是他在站里呆的时间比他还久,再不出去溜溜,这海盗号站长的地位就该易主了,可是褚岩知道站长的好意,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外粗内息,表面上很凶,却无时不刻以他的方式关心下属。
                                                        
                                                        “小子长这么大,还没尝过女人吧,我知道咱这条件不行,可现在火星几个地儿人也多了不少,漂亮姑娘有的是,上次我就见过几个标致的妞儿,身材绝对劲爆,听叔的话,嘴巴舌吅头灵巧些,当天就能完吅事儿。”霍普金斯揶揄地冲着这个年轻人傻笑,他有时候觉得这个东方小伙子太过于严肃和忧郁,有点像离开自己多年的儿子,在这茫茫太空中,他竟能在一个异乡的年轻人身上找到自己孩子的感觉。
                                                        
                                                        直到身后的座位传来一阵嗡嗡的震动,这是飞船发动机在启动,那小小的科考站在视野中愈来愈小,最后和众多的石块一起无法分辨。站长往嘴里放了些流质食品,好像不经意间地聊了起来:
                                                        
                                                        “小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不是你日常表现出的那一号人,咱们现在的通讯系统是静默的,所以,有什么话都可以给我说说。”霍普金斯狡黠地看了褚岩一眼:“比如,你对这场战争的看法或者别的东西。”
                                                        
                                                        这个问题让褚岩显得很惊讶,在他心目中,站长是那种除了科考站的矿石和数据而不问世事的人,属于有自己那一片天地的人,对于时局从来是毫不关心,而现在这个突兀的问题显然表明站长并不是一个表面上简单的人。
                                                        
                                                        “和很多人一样,我对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感受不到太多意义,之所以一直呆在这里,就是想以这种方式逃避,您知道,我的父亲在陨石雨中遇吅难,可我很羡慕他,他至少觉得自己是在未来的子孙打拼奋斗,甚至还能把这种期许寄托在我的身上,以前我能也一直为此感到自豪,可现在,我真的感到无奈和困惑。”
                                                        
                                                        “哦?看得出你确实给自己加上了太多的砝码,不过人有时候之所以会郁郁不乐就是在于太把自己当成个玩意儿,就跟NASA那帮龟孙吅子一样。小伙子,腰板要挺吅直咯,然后才能做事情。”
                                                        
                                                        褚岩发现霍普金斯那老头还在以先前的目光看着自己,站长很少直视下属,多半时间是把眼光藏在屏幕列表和大堆考察数据以及喋喋不休的抱怨中,他依稀记得上次这样的目光是投给驾驶员汉克的,当时一颗火流星正在和海盗号擦肩而过。
                                                        
                                                        果然,站长只是停顿了一下:“如果有一种手段能让你觉得现在过得很有吅意义,不管结果如何,就像你的父亲,当然请原谅我使用这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至少能让你活着有目标和方向,你会愿意接受这样的一种手段吗?”
                                                        
                                                        “这种意义是真正的还是虚幻的呢?如果真有能让人忘忧的东西,显然吗吅啡是更好的选择,但却是以牺牲生命健康为代价的,我觉得您说的这个东西也是要付出某种代价的吧。”
                                                        
                                                        “你很聪明,我想你肯定多少能猜出那是什么东西了吧,当然,如果猜到了或者自以为猜到了,就不要说出来,因为我们很快就能见到这个东西。”
                                                        
                                                        霍普金斯眯起了眼睛,打起了盹,褚岩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装睡,但这种神态着实像一只假寐的狐狸。距离火星轨道还需要五个小时,他望着舷窗外面灿烂的星光,飞船尾部发动机的火光通吅过尾翼的折射让人觉得身后亮起了一个蓝太阳,隐隐约约,他感到这可能是改变自己一生的时刻,或许父亲在临死前也有这种感觉吧。
                                                        


                                                      收起回复
                                                      71楼2016-01-17 12:41
                                                        火钳流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6-01-17 12:53
                                                            “所以南极庭院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过上好的生活,以后的人们可以不用天天呆在军需工厂的装配车间里机械的活着,他们可以穿越地球隧道来到南极的新家,去呼吸清新的空气,感受着自吅由和美。”
                                                            
                                                            “可那也只是给少部分人的吧,能移民南极的,也应该大都是参与南极庭院工程的几个亚洲国吅家吧,当然我不是介意这个,毕竟你们为了那些投入了太多太多。”
                                                            
                                                            随后的几天他们来到了位于加里曼丹岛的闪电实验基吅地,一座一百多米高的金属尖塔被竖吅立起来,下方接着无数的分压分流设备,设备本身距离很远,大概有一公里左右,在这距离上看金属尖塔并没有多么高。
                                                            
                                                            “一共七根高阻线,连接着设备,塔身就是依照之前我们的设计,用纳米合金铸成的高阻外壳,最难的也是最危险的部分是分流阀,一旦闪电电压超出可承受阀值就会自动断开,大部分的闪电就会导入大地,也就是说我们需要验证这个保险丝的可靠性。”江华比索比早来这里两天,跟随他们的还有东亚电网协会的一些企业家,后者是此次试验的主要赞助者。
                                                            
                                                            索比急忙和江华一起忙活开来,这里是一块巨大的荒地,雨林垦荒后裸吅露吅出大片的酸性土壤,一下雨到处都是泥泞,但令索比欣慰的是作为引电用的金属尖塔做得非常好,而且下方土层里有一块不透水硬土层,尖塔可以牢牢打在硬土层深处。七根高阻线从尖塔中心辐射散开,都是特殊的纳米材料制吅作,可以承受瞬时几百万伏的电压,超过这个阀值就会全部自动断开,过量的闪电就会顺着尖塔本身引入大地,从而排除事吅故。
                                                            
                                                            接来下就是等待闪电的天气了,每年索比都会和江华一起关注气象台的预报,天空中漂浮着高空气球,上面有着监控气团电场的设备。
                                                            
                                                            “你们这样等不是办法!”沈静看着两个傻等雷公电母出现的工程师,有些忍俊不禁,她送索比到这个试验场地后便回去准备自己的天气系统的项目去了,一直到一周后才回来,期间问及试验,只有千篇一律的“等待阴雨天”。
                                                            
                                                            江华倒是难得的轻吅松许多,他似乎并不在意试验本身,即使在原本打算关注试验效果的企业家离去后也没有什么遗憾的反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我倒是希望东风来得晚一些,这样给我们的打击也就能晚一些。”江华摊摊手,他指着地上那些昂贵的设备和远处用于试验的尖塔本身,“这些就是我们全部家当了,要是没有多少效果或者让赞助商感到有希望可以砸钱进去,我们俩可就都要成了负债鬼了。”
                                                            
                                                            酷热的阳光照在龟裂的红土地上,沈静摇摇头说道:“这样的话半个月都不会有雨,你们有没有试过我们在俄罗斯买下的那个天气软件,你们不是坚持要买下的吗,有没有用过?”
                                                            
                                                            索比无奈的摇摇头:“那个软件我们倒是试了很多次。”
                                                            
                                                            “怎么样?”
                                                            
                                                            “没用。”
                                                            


                                                          回复
                                                          81楼2016-01-17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