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92,615贴子:6,935,702

【转】绵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沉者重也
不错的一篇文,分享给大家


回复
1楼2016-01-22 16:44
    沙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1-22 16:44
      “嗨!你也去食堂!”我故作无意地将手搭在她的腰间,这就是同性之间的好处,她若是不生气最好,即使是有点生气也不好发作,总不能去指责一个女学生对她的热络吧!

        “是你!”她停了下来,略显惊讶地看向我,美目流转间,机灵劲十足。她缓缓低头盯着我放在她腰间的手,眉尖轻挑。

        “同学,你可是有点不尊重人哦!”她凌厉地看我一眼,我吓得抽回了手,果真姜还是老的辣!没想到,她竟拉住了我垂下的手,缓缓开口:“搭我的腰之前,你总得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这哪里能是个语文老师,她简直就是一个读人心思的妖精,她似乎早就看透我的所思所想,言语间似乎纵容了我的放肆。我当下开心极了,反握住她的手,触感柔软滑腻,细看之下,手指白皙纤长,想必是好生保养着。

        “我叫易予非,是高一一班的新生,我有个请求,若你答应了,你会有意外惊喜哦!”我牵着她的手,与她一起漫步在小树林里,虽然课间学生老师都在活动,但是小树林却人迹罕至。

        “说说看吧,不过你得快点,快上课了哦!”对于我无厘头的要求,她没有当即拒绝我,只提醒我该回去上课了。

        “我不急,下节是物理课,我去不去都是一样!”我物理奇差,老师说的我压根听不懂。再者我肯定选择文科,学不学物理其实都一样。

        她微微一愣,很严厉地瞪我一眼。“我最讨厌逃课的学生,无论你学的怎么样,请给你的老师起码的尊重!”她愤愤地说完,甩开了我的手,直直往前走。

        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并不是想借机摆脱我这个烦人的学生。

        见她越走越远,我着急地对着她喊道:“那我先把惊喜给你,答不答应我的要求都随你!”

        听见我的话,她渐渐放慢的脚步,我心下一喜,赶紧追上了她。我再次拉过她的手,递给她我捡到的书签。

        “这个应该是你的,这算不算有些惊喜啊?”我讨好地笑望着她,她不太确定地厥厥嘴,接过书签,翻过背面一看,当下会心一笑。那笑容美得让我心花怒放。

        她笑着抬眼看我:“易予非,你倒真挺有心的!连我男朋友看见这孤零零的上半句也没有想到要给我接上下半句!”她又拿起书签把玩着,“字写地真好!”她毫不吝啬的夸我。只是我的心在听见她有男朋友之时,好似被什么尖锐物体生生戳的好痛。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她轻声念着,接着她又念着我给她写上的下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不点也通。”读完这一句,她突然皱了皱好看的眉,好半会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良久,她很不高兴地抬眼打量着我。“请你不要把自身好的修养用到这种歪门邪道上来。赶快回去上课吧!”说完后,便不再理会我,快步从我身边走开,这般雷厉风行,是她一贯做派。

        她的喜怒无常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她会夸我别出心裁,会认为我是个颇解风情的人,没想到她对我的用心会是这般不屑。我只能灰心丧气地目送着她的背影远去。从这一刻开始,我已经预料到追求她的道路是曲折而艰辛的,她,不是一个可以掌控的人。而我,只是她的学生。


      回复
      6楼2016-01-22 16:48
        第五章:矛盾初现
          课后,班主任陈老师凶巴巴地对我招了招手,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她。依兰却也跟在我的身后,好似对我不离不弃地跟随。

          我停了下来,感激地望着她,而这时候同学们都在望着我们,我只叹这些同学的幸灾乐祸。

          “依兰,你回去吧,我很感谢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但是这事跟你没有关系,老班她只是想跟我聊聊!”

          说完我便又往办公室走去,她见我不管不顾,急着跑上来拉住我,急急地拿出笔纸。写到:“别冲动,她人其实很好的!”看来她是感受到了我的愤怒,我点点头,示意她回去吧!然后头也不回地上了楼,我能感觉到她一直站在楼下看着我,可是当时我就是没心情理她。

          进了办公室,班主任已经端坐在座位上等着我了,我喊了声报告,便直直往班主任处走去。当时办公室里还有几名老师,都是我们高一年级的,只是我不认识,便没有多看。

          “易予非,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她没有给我好脸色,更不会有什么好言语。一开始,我没想理她,可是想想她毕竟是我班主任,只好应承着她。

          “我上课不专心,没有按您的要求翻开书本!”我低着头,不想看她凶狠的目光,那里面没有一丝人性的温暖。

          “哼,你以为就只这一件吗?”她抬高音量,冷哼道。“你军训的时候把新来的教官气走,刚上第一节语文课就给年轻的李老师下马威,让她差点下不来台。第二节物理课,方老师说你看了一节课的小说,才开学给你面子没管你。我以为你英语课会收敛一些,没想到,大半节课上完,你连书都没翻开。你想干嘛呢?跟老师对着干很过瘾吗?”她越说越气,把桌子拍的啪啪直响。

          她说的这些只是表面情况,事实上另有隐情,特别是气走教官这件事上,我得申诉一下。

          “陈老师,王教官并不是我气走的,是他看不起我们女生,说我们是体操比赛的拖累,我只是气不过他这种态度,才跟他赛跑的,他跑不过我又要来教训我,最后我们班男生女生都看不过去才会集体反对他,要求换教官的。另外语文课上,我绝对没有给李老师难堪!”

          若她一定要说军训的事就让她说去吧,可是给李老师下马威这件事实在是无稽之谈。我对李老师一见钟情,喜欢她还来不及,怎么会给她找麻烦。只是此等心思,我当然不便说出。

          “哦,你还有理了?军训的事我们暂且不谈,就说说语文课上你的‘出色’表现吧,我都听说了,李老师读书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听,几乎快睡着了,之后喊你起来,你又故意撞掉她手里的书,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让你读书,你却偏偏不按老师说的节奏来,全然的捣乱,你可有话说了?你能告诉我出风头真的是你的嗜好吗?”

          她嘲讽地反问着我,这般的胡言乱语让我无话可说。我只想知道语文课上的种种究竟是谁来告的状,难道是李老师本人吗?她怎么会是这种小心眼爱告状之人,亏我瞎了眼以为她是全然不同的好老师。

          “小玥,你来的正好,我正在教训我们班这个顽皮学生呢,语文课上给你造成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正当我眯眼生气时,她对着我后面的人客气地说话。

          我不回头也知道是谁站在我身后,原来真的是她告的状,我不屑地扯嘴一笑,本来还请求她和我做朋友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心有灵犀不点就通到底是我自己的痴想。怎么会有对我好的老师,我总是老师最反感的自负学生。

          “陈老师,你言重了,易予非同学的文学修养很好,只要善加引导,我相信她的整体素质会特别的好。我很看好她,是你们班的好苗子哦!”她清脆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若是之前她的这番话肯定会让我感动非常,可是如今我对她的好感全无,她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作风只能让我觉得虚伪,比陈老师之类的还让人讨厌。

          “易予非,还不赶快谢谢李老师对你的夸奖,还好有她给你说好话,不然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因为李玥妩夸我让班主任心情大好,她渐渐对我露出笑意,想来她也认同李玥妩的话,因为我是以全校前五名的成绩考进来的。

          我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李玥妩,她笑得很是美好,可是那笑容在我看来是那么的讽刺,我沉下脸来,没好气地说道:“多谢李老师能慧眼识才!”如是说道,虽是讽刺之至,但是陈老师似乎又没听出个名堂来,只让我好生注意着,然后挥挥手示意我离开。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办公室,眼角余光扫到李玥妩,她仍旧不尴不尬地站在班主任的桌前,带着有些僵硬的笑意。我发现我开始讨厌她的笑容,虽然美好,但笑的太假,没有一点暖意。

          我以为她会继续和班主任套近乎,没想到她竟追了出来,并叫住了我。

          “你好像很不开心!能跟我聊聊吗?”她两手抱胸,气场十足的站在我面前,以这样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来问我开不开心,还真是好笑。

          我不以为然地冷笑的望着她,摇了摇头。

          “李老师,你管的还真是宽泛,你好像只是我的语文老师,难道还想兼职心理老师?”

          我的疯言疯语自然是激怒了她。


        回复
        8楼2016-01-22 16:49
            “算了,于小乔的事,我也有错,而且现在已经解决了。不要再节外生枝。”我不希望别人插手我的事,特别是麻烦事。

            “小林子,你对依兰小姐有想法?”谢友谦坏笑着问。

            “要你管,反正你别对她有想法就好!”林可是很清楚谢友谦是什么个货色的。

            “依兰小姐回来啦!”我大叫道,其实是提醒他们不要再讨论了。


          回复
          17楼2016-01-22 16:55
            第十章 满满期待
              这一天,我不停地看着手机,总希望等到她的短信。在那个小纸团上,我已经写的很清楚,我把自己的号码写给了她,并表示有很多学业上的问题想请教她,希望她可以发给短信给我,让我知道她的号码。可是等到了放学还是没有等到,我不禁有些泄气。

              放学后,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我躺进沙发,不愿意做任何事情,也不想吃饭。我闭着眼睛,只想着她的种种,她淡淡的香气,清脆的声音,纤长的背影,冷艳的气质。想到这些,足以让我忘记饥饿,忘记疲倦,除了想她就是疯狂的想她。

              为什么我会这么在乎她,她不过是一个老师罢了,她会向班主任告状,也会很没气度地和我争执,甚至会意气用事的贬低我,让我受到那么大的委屈。为什么我还是会想着她,想她现在在干什么,约会还是独处?想她心情怎样,想她会不会想起我这个等着她回复的学生。

              这样想着,真是愁煞人也。她也许压根就不会看我塞给她的纸团,即使是看了,她也可以不理会我这个无聊学生。不过好歹我是鼓起勇气,尝试打破和她之间颇为压抑的气氛。我很确定自己需要什么,她就是那么的让我心动,没有理由。无论她怎样对我,我都必须承认,在感情上,我是绝对自给自足,绝对飞蛾扑火。我母亲的半生都在等待爱情,她对待爱情的态度,让我从小就懂得静默等待不如执意追求,就算跌跌撞撞,伤痕累累也好过唏嘘一世,孤独一生。


              拿出她给我的那盒药膏,她也许还是关心我的。也许只是我太骄傲,才让她反感。也许她会给我短信的,因为她是那么关心学生的老师。我其实挺理解她的,她从不掩饰对我的欣赏,她夸我文学修养好,夸我字写的好,可她也从不掩饰对我的担心,因为我的恃才自傲,因为我的不好相处。她自然是出于一个老师的立场来关心我的,把我当成一个可塑之才来教育,所以她会责骂我,她会对我凶狠。这一切都源于她的一种心理,恨铁不成钢。

              突然手机响了一下,短信真的来了,我赶紧去看,是依兰的。


            回复
            20楼2016-01-22 17:04
              在必胜客吃过快餐,虽不可口,但也算饱了,便拉着依兰往楼上电影院走去。周六晚上八点档可是个黄金点,好几部大片供我们选择。

                “依兰,你是喜欢情感片还是科幻一点的?要不我们看点经典的旧片也可以。”我站在自助选片区,不知道哪个更合依兰心意。

                依兰站在我旁边,思索了一会,指着《盗梦空间》,然后询问性地看着我。

                “很好,有品位。”与依兰相视一笑,我伸手点了两张票,拉着依兰去前台处缴费。前台的每个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看电影的人真的不少。

                “依兰,你去休息区坐坐,我排好队再去找你。”我关切地望着依兰,觉得她柔柔弱弱的,排个队会把她累到。

                依兰摇头,只拉紧我的手,笑望着我点头,表示可以。

                “易予非,张依兰,你们也在这里!”同学程宜佳惊喜地与我们打招呼。她向我们走过来,依兰红起脸来,放开了我的手。

                “程同学你也来看电影啊?”我礼貌地对她笑。

                “嗯,刚刚散场,今晚看电影的人真多,熟人也好多哦。”她也对我笑。

                “哦,你一个人?”我没话找话的说。

                “不是,跟于小乔一起来的,她搞到几张票,喊了不少同学。我刚去了洗手间,她们应该是先去了六楼K歌城等我。”她跟我解释着,也有点没话找话的感觉。

                “哦,原来是你们小圈子聚会哦,那你先去玩吧,我们还得排队呢!”我继续客套地表示要结束谈话,因为跟她实在谈不上熟。

                “好的,那我先过去了,你们也好好玩!”她笑着跟依兰点点头。“哦,对了,我刚刚看见李玥妩李老师了,她男朋友挺帅的哦!”

                说完,她便摆摆手走了,只留下面无表情的我。继续排队,什么都不要想,我只能不断给自己催眠。


              回复
              23楼2016-01-23 09:47
                  一场电影放完,我倒是没多少印象,只是想念母亲却是想的厉害。依兰见我神游,以为我还陶醉在电影里面,便主动拉着我走出影院。电影散场,难免落寞,只是我的落寞却是这一生都会伴随着我的,也许母亲将她骨子里的凄冷落寞都遗传给了我。

                  “非,为何这般忧伤?”依兰的问题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什么,只是电影不错,结局却让人有点不解,我还真看进去了。”我只能说着谎话,让依兰安心。我总是以安慰之名对依兰不坦诚,我这样的朋友真不够处。

                  如此说着,便往出口走去,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我也没有什么兴致继续其他的节目。

                  “依兰,今天开心吗?”我希望她肯定的回答,希望我的坏情绪没有影响到她。

                  “我很开心,如果非能再给我笑一笑的话,我会更开心的!”纸上如是写道。依兰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嘴角上扬的弧度很是美好。

                  我不禁露齿一笑,这是真实的笑容,为了依兰而重获的笑容。

                  她也笑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玩偶,递给我。

                  我木讷地接过玩偶,小心地问道:“送给我的?”

                  她点点头,在本子上写着。

                  “她叫happy,我有什么不开心的都会跟她说。现在送给非,因为非比我更需要happy。”

                  我第三次感动的鼻子发酸,眼中含泪。依兰,我跟你相处的时间尚短,你却能这般的了解我。


                回复
                26楼2016-01-23 09:48
                    “谢谢你!”我一激动又紧紧抱住依兰,享受着她给我的温暖。

                    正拥抱着依兰之时,林贤宇突然站在了我的面前,因为依兰被我抱着,她并不知道林就站在我的面前,她的背后。林阴沉地看着我,不发一语地转身就走。我正想喊他,却又觉得实在无从解释,只好作罢。必须承认,在这件事上,我确有私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帮林追依兰,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如果真能走到一起也挺不错,可我就是不乐意。

                    依兰轻轻地推了推我,我只好放开她,众目睽睽之下,我和她的拥抱让她变得很不自在。

                    “小姐,该回家了!”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从我手中把依兰拉了过去。

                    “你是谁?想干嘛?”我赶紧挡在依兰前面,怕她受到伤害。

                    依兰反握住我的手,对我摇摇头。开始用手语跟那个男人交流。我突然有种被隔绝在外的感觉,我根本看不懂那指手画脚所传达的含义。

                    不过,确实很有用,依兰比划完,那男人就放开了她,退到了一边。

                    “非,我要回家了,今晚真的好开心有非相伴。记得好好跟happy相处,我期待看见你真正的笑容。”看着她最后写给我的话,我满满的都是感动。依兰对我笑着挥挥手,跟着那个男人离开。


                  回复
                  27楼2016-01-23 09:49
                      第十二章 夜会亲吻
                      她不顾我的意愿,就这样拽着我的手,坐电梯下楼,带我飞奔在暗夜里灯红酒绿的城市中心,夜风呼呼地吹在耳边,我就这样被她牵着跑过一个又一个街道,没有任何意识地跟着她跑,跑到了广场的中心喷泉前,终于停了下来。

                      “啊!”她大叫着,嘶吼着,把外套脱掉,自顾自地跑到喷泉中间,躲着此起彼伏喷出来的水柱。

                      “易予非,你也来!”她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不可思议地望着她,对她摇头。自从那次季叔叔说要把我扔进河里去,我就一直很怕水。

                      “易予非,快看!”她指着天空,惊喜地喊我。

                      我一抬头,便看见一颗流星划过黑色的天际,一闪而逝的美,简直不可思议。

                      “我要易予非开开心心!”她对着流星消逝的方向大叫着。

                      午夜零点,音乐喷泉在这个时候也启动起来。她在光影的变换中显得很不真实。

                      “易予非,你也要许个愿望!”她已被淋湿,却还是很兴奋地喊叫。半身湿透的她展现出了年轻美好的身体曲线。

                      “流星消逝了,我没有许愿的机会了!”我被她带动了情绪,也学着她的样子,两掌放于嘴边放声喊叫着。


                      “砰砰砰。。。”伴随着砰砰的响声,天边绽放开美轮美奂的烟花,绚烂漫天。


                    回复
                    29楼2016-01-23 09:50
                        “快,许愿!”我已经听不见她的声音,只能看懂她的唇语。

                        我背过身去,对着天边的烟花大喊着————

                        “母亲,我希望你幸福!李玥妩,你也一定要幸福!”

                        喊完之后,顿感轻松,我连外套都来不及脱,就跑进了喷泉里,跟于小乔玩起水来。我们互相泼水,把对方推到泉眼处,等着水柱喷涌。互不相让,在笑声中,喊叫声中,我们双双变成落汤鸡。

                        “哈哈。。。”于小乔笑着躲到了我的怀里,不愿意被水柱喷到,她拥着我的腰,开怀地笑,美的不太真实。

                        “易予非,你知道吗?有的时候你真的好讨厌!”她突然依偎着我,不再躲闪,任水花喷在她的身上。

                        “于小乔,你。。。”


                      回复
                      30楼2016-01-23 09:50
                          “易予非,谢谢你的早餐,只是以后再也不要因为这种小事迟到了。李老师。”

                          李老师,是李玥妩的短信!我一个激动,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她当真回我短信了,她当真回了!我兴奋地来回踱步,不知该如何是好。玻璃窗上倒影出我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地高高扬起,眼里全是欢喜。

                          我该怎么办,我该回她吗?看下她发过来的时间,是整十二点的时候,那时候我正在为她许愿,这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是多么幸福,我想着她的时候,她也正在给我发短信。我慎重地保存了她的号码,放在母亲号码之下。我不知道对她的喜欢何以来的如此快,如此急。好像她是我前世的恋人,沉在岁月的洪流里,趟过苦涩的情海,越过旧日心酸,终于来到我的身边。今生若能相知相伴便是福气,若是不能,我也要掏出心肺来,好好待她,惟愿她一世安好,笑靥如花。

                          我真的忍不住了,我要给她打电话,我要马上听到她的声音,我要告诉她,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倨傲地对待她。我承认我拨号的手指有点颤抖,我承认现在打电话有点欠考虑,可我就是沉醉在兴奋里,忘乎所以。

                          静静的夜里,耳边嘟嘟的待机声,让我热血沸腾,紧张难耐。

                          “喂,易予非,是你吗?”她慵懒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也回荡在我心上,有种痒痒的腻腻的感觉。

                          “是我,李老师,这么晚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你,之前都是我不懂事,言语上总是冲撞你,希望你不要对我失望!”在这样的深夜,心思澄明,可以坦诚自己所有的不对。

                          “哎!”她深深叹了口气。“确实是有点失望了。”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是个会说假话的人,这时说的失望,估计是真的有些失望了。


                        回复
                        33楼2016-01-23 09:51
                           “这是你给依兰的情书?”我算是明知故问了。

                            “当然,这是第一步。”他自信地笑了,他的笑让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他好像在搞一场阴谋。

                            “为什么不自己给她!”虽然疑惑满满。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了他。

                            “我给的,她会看吗?”他自嘲地笑笑,示意我将信收好。

                            他硬是要跟我握手,确定了同盟的关系,我再次有了不好的预感。后来才明白,有些事从一开始都已经注定,不是我能阻止的。


                          回复
                          38楼2016-01-23 09:55
                              第十四章:一封情书

                              那晚自习,我坐立不安,埋头做题却也不能让我投入进去,一道题目我整整花了一个小时也没有解出来,草稿纸上是漫无目的的胡乱涂鸦,原来我的思绪一直定格在林贤宇志在必得的笑容里。依兰向我投来关心的眼神,我也无法回应,我觉得实在对不起她,却又觉得是在保护她。既然林是那么的喜欢他,不如我就帮忙撮合,也许依兰能谈一场幸福的小恋爱。

                              一直给自己这样的暗示,我是在为依兰好。休息的时候,我便把那封情书塞给了依兰。塞过之后我就后悔了,我耷拉这脑袋,不知道该和依兰说什么。依兰却是一脸的惊喜,面露红晕,甜美可人地对着我涩涩地笑,小心翼翼的讲那封信装进了书包口袋里。

                              糟糕,依兰想来是误会了,她肯定知道这是一封情书,难道她以为是我写给她的?看她接的如此欣喜,难道她真的喜欢上我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不能伤害她,但也不能喜欢她。面对于小乔的大胆表白,我可以毫不犹豫地推开她,对她说不喜欢,可是依兰这如花骨朵儿般含苞待放、纯洁羞涩的情意,我该以何种方式来对待呢?

                              “依兰,我。。”我想解释,可她的手心已经轻轻地遮住了我的唇,打断了我想要解释的话语。

                              她底下头去,拿起笔,直接在我的草稿纸上写了起来。

                              “惟愿妾心似君心,心有灵犀不相离。”

                              瞪眼看着纸上的字,我不敢相信的眨眨眼睛,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不让我解释清楚。我心里有的只是对她的抱歉,因为我懂了你的心,却不能如你所愿了。

                              “依兰,你听我说!”哎,说不清楚,我还是写吧。


                            回复
                            39楼2016-01-23 09:55
                                “其实,我。。”刚落笔来写又被我划掉,这该从何说起呢?我思量半天,也一直是涂涂画画。因为依兰喜欢我的事实让我太过震惊。我要冷静,冷静一下也许会想到好的办法。

                                “李老师来啦!”语文课代表跑了进来大叫着,同学们赶紧乖乖坐回座位上,拿着本子或是书,装模作样起来。

                                我这才想起来,星期天晚自习第一节是数学,第二节是语文,第三节是英语。刚好八点半,李玥妩高挑秀丽的身影停在了教室门前。待上课铃一打,很多同学都匆匆地跑回班级,看见门口站着的李玥妩,只好减缓速度,低头站在她的面前,乖巧地喊报告,见她点头,便慢慢地回座位开始看书。点头是李玥妩标志性动作,不管是在校园里还是在路上遇到她,只要有学生喊她,她既不热络也不冷淡,只是不紧不慢地点点头,柔柔一笑,也如春风般抚慰人心。也许是她下巴的形状特别完美,她的微微颔首也别有一番风情。


                              回复
                              40楼2016-01-23 09:55
                                  她的出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可以暂时不考虑依兰喜欢我的事,只偷偷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她坐在讲台后面,认真地写着什么,握笔的姿势特别优美。写到一处,她的笔尖微微一顿,眉头轻锁,看来是在思考问题。

                                  整个班级因为她的存在,变得特别安静,都看似十分认真地学习着,她总是有一种很能安抚人心的力量。可是总有些人,胆子特别的大,比如说我后面的林贤宇同学,又再用笔尖戳我的背,老花样了,我背手接过他的纸条。

                                  “事儿成了吗?”他的字写的很潦草,看来是心急了。

                                  “给她了,不过她当是我给她的,你小子害人不浅!”我怨怼地回他。

                                  他接过纸条后,应该是怕暴露了便把纸条撕了,因为耳尖的我听见了撕纸的声音。
                                  没一会,他又戳我。

                                  不错的,接过纸条来,是新换的。


                                  “亲爱的,你就原谅我吧,我这辈子只能喜欢这么一个人了,拜托,她若问起来了,一定别说是我给的!”

                                  “她没让我说,我觉得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帮你,是害自己,不帮你,是害她,真难啊!”

                                  就这样我们一来一往地传了有五个来回,换了五张纸。最后一张是这样写道。


                                回复
                                41楼2016-01-23 09:56
                                    “亲爱的,你能做到的,你就是我的希望!”突然发现林每句话都说得很隐晦,他似乎很会保护自己。

                                    “算了,我也希望你的事儿能成!”我狠下心来,决心一定要帮林追到依兰。这样我们三人才都能得到解脱。

                                    我怎么也想不到,纸条会从林的手上被李玥妩拿到。她明明是在认真地帮同学解答问题,何以一转身就抓到正在传纸条的我俩?看来她背后长了眼睛。

                                    “李老师,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林小声地承认错误,他每次都这样,一被老师盯上,就主动认错,真是个滑头的主。

                                    李玥妩也是个沉得了气的主,一直不发一语地站在我和林的座位之间,只是望向我们的眼神是凌厉的。

                                    “易予非,出来!”沉默了一分多钟,她竟是找上了我。

                                    随她走出教室,其实能跟她单独出来,我只觉开心,不管她要打要骂,我都认了,都一样的开心。

                                    “易予非,你的脸好些了吗?”她柔声问着我,这般温柔的开场与我预想的不太一样。

                                    “啊?哦,好多了!”我当真有些发愣。“谢谢老师的药!”

                                    “昨天你挨了陈老师的打,也有我的不对。不知怎地,一碰上你,我的脾气就有点压不住!”她淡淡一笑,略带点戏谑意味。

                                    “老师,其实你很温柔,比如说昨晚。”我也试图调整面对她时的心情。


                                  回复
                                  42楼2016-01-23 09:57
                                      “半睡不醒的,我可不想凶起来影响之后的睡眠质量。”她笑意加深,说起话来风趣机智。

                                      “老师,我那么晚打电话给你,影响你睡眠了吗?”我关心地问她。

                                      “打电话给我倒是没什么,那么晚就有点事儿了,害我后半夜都睡不好了。”李玥妩故作气恼地瞪我一眼,我只是傻傻地笑。

                                      “那我今晚请你吃宵夜吧,当我向你赔罪!”我留意过课程表,二班第三节就是她的语文晚自习。

                                      “原来在吃吃喝喝方面,你还算个懂事的学生!”她意有所指地狡黠一笑。

                                      我当然知道她在调侃我,只要她答应了,她爱调侃就调侃吧。

                                      “那是自然,慢慢地相处中,你会发现很多方面,我都是个懂事的学生。”我骄傲地回答她。

                                      “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下自习,我去你办公室找你,不见不散!”

                                      她好看地撅嘴,好像要思考很久的样子。“你回去好好上自习,别传小纸条了,我就答应你!”说完,便转身回到班级去了。

                                      我也美滋滋地坐回座位,抬头去看她,她又开始忙着为同学答疑解惑了。静静的教室里,只听见她用清脆的声音解答问题,真如仙乐飘飘入耳。


                                    回复
                                    43楼2016-01-23 09:57
                                        “李老师,你真是辛苦!”林讨好地对她笑。

                                        她却没有理会林的讨好,只是目光投向了我,很快的又转去看林。

                                        “课文背诵地怎么样了?”她真是有老师的一针见血,这个问题一下子让林垂下头去,不敢再得瑟。

                                        “老师,我去上厕所,回来再聊!”他拉着我急急跑开。

                                        “易予非也一起去?”见我们要跑,她幽幽地来了一句。

                                        “啊?呵呵。”这个笑话还真冷。


                                      回复
                                      45楼2016-01-23 09:57
                                          “你别犹豫了,既然情书已经帮我给她了,你就不可能再说的清楚,只能帮我到底了,我不会亏待你的。”突然之间,他又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意,对我诱之以利。

                                          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初具一个谈判家的资质,手段虽不高明,但让人无法反驳。我当然也有自己的考虑,我要让依兰认清对我的感情,林在利用我,其实也是在帮我。

                                          “行,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我干脆就成人之美,帮你到底吧!”我点点头,表示答应,他开心地紧紧握住我的手。


                                        回复
                                        47楼2016-01-23 09:58
                                            第十六章:夜风微醺

                                            我急急地拿着练习册跑出教室,却在走道上遇上了于小乔。她独自一人站在墙边,想来是有意在等我。

                                            “能谈谈吗?”她没有看我,但是我能听出她压抑着的难过。

                                            “于小乔,对你,我只能说抱歉。”她对我的喜欢让我觉得很困惑,拒绝她之后又略感抱歉,所以言语间多了些温柔。

                                            就这一些的温柔,竟惹得她蹲在墙边,抱头痛哭。哎,我只得走向她,看来今晚与李玥妩的夜宵之约泡汤了。

                                            “于小乔,别这样好吗?我们都是女孩子,怎么能有那种感情呢?做朋友不是更好!”我也蹲在了她的身边,不看她,也不触碰她,只能睁眼装无知的哄骗她。

                                            这句话让她哭得更凶。

                                            “你当真不懂,当真不懂吗?你对我要有你对张依兰的一半,我也知足了!”她红着眼睛质问着我,有些不顾形象地大声哭着。

                                            “于小乔,这是在学校,你先回去,我们改天再谈,好吗?”我知道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不如等她冷静下来,再谈。

                                            空旷的走廊,咯搭咯搭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我熟悉这样的声音,是李玥妩。

                                            “你们这是怎么了?”她不解地看着蹲在墙边我们,有点被吓到的慌张。

                                            “李老师,于小乔她肚子疼!”我急中生智,不得以不说谎。


                                          回复
                                          50楼2016-01-23 09:59
                                              “你们这是怎么了?”她不解地看着蹲在墙边我们,有点被吓到的慌张。

                                              “李老师,于小乔她肚子疼!”我急中生智,不得以不说谎。

                                              “肚子疼?于小乔,是哪个位置在疼?”听见学生有事,李玥妩显得特别紧张。

                                              “没事,不过是痛经严重了一点!”小乔装模作样的捂着小腹,幽怨地望着我,我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原来如此,那你忍着点,我开车送你回家吧!”李玥妩扶起于小乔,很热心地要送她回家。

                                              哦,越来越乱,我不知道这纷乱的纠结要怎么才能解得开。

                                              “易予非,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扶一把,我们一起送于小乔回家吧!”李玥妩对我挑挑眉,示意我跟上。

                                              把于小乔扶到白色polo上坐好,李玥妩让我也坐在后排照顾于小乔。我只好也钻进车内,没想到外表迷你小巧的车,空间感挺好的,刚好我不用离于小乔太近。

                                              “于小乔,你家在哪里?我这就送你回去。”李玥妩系好安全带,开始发动车子。

                                              “我家很远,我寄宿在姑妈家,南溪路上的橡树田园。”她带着略重的鼻音轻声说着。

                                              李玥妩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便不再说话,认真开车。


                                            回复
                                            51楼2016-01-23 09:59
                                                她突然将车停在了路边,侧身回头看着我,暗夜里,我只能看见她乌溜溜的大眼睛,神气十足。

                                                “你想赖账?我饿了,就等着你的宵夜了。”她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目光灼灼,看来真是饿的厉害。

                                                “我以为你忘了!”略带低沉地看着她,着迷于这种淡淡的暧昧之中。

                                                “傻小孩,答应你的,我怎么会忘呢?”她轻轻地帮我拨开刘海,暖暖的笑意绽放在她的脸上。

                                                “你怎么能以为我是个小孩子呢?我已经十五岁了!”我佯装生气地皱着眉。

                                                “再大也是孩子。”她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母亲,只有母亲才会有这般宠溺的语气和眼神。

                                                见我又开始发愣,她露齿一笑。“傻小孩,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不再理我,自顾自发动车子,在夜色迷离里穿梭。因为有她,这个夜晚真的好美。


                                              回复
                                              53楼2016-01-23 10:00
                                                  “来,多吃一点,你独身一人在外读书,要懂得照顾好自己。”李玥妩将鳕鱼卷全部的给了我。我抿着嘴唇,静静地望着她,今晚的她时时刻刻都散发着母性的温情。

                                                  “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人?”我好奇地问她。

                                                  “我可是你老师,我有调看你资料的权力吧!”她浅笑着,喝了一口粥。

                                                  我点点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心情大好,因为味道还真不赖,更是因为有李玥妩时时刻刻给我的关心,她一会给我递纸巾,一会帮我擦嘴角,原来她也是特别会照顾人的那种好女人。

                                                  “好吃吗?”看着我吃的正欢,她居然停了下来,托腮望着我吃。

                                                  我不大好意思,一下呛到了,大声咳了起来。

                                                  “傻小孩,慢点!”她伸手过来拍我背,又让我喝水。

                                                  “老师,我没事,你快吃东西!”我红着脸,按了按心口,我吃饭的时候一般是不能说话的,小时候母亲家教严,食不言寝不语。养成习惯之后,吃东西的时候,只要一分神,我就容易呛到。

                                                  “我饱了,你慢慢儿吃吧!”她擦了擦嘴,好整以暇地笑望着我。

                                                  “其实,我也差不多了!”

                                                  “行,大半夜了,是别吃太多!”她说话做事总是干干脆脆,一点儿学不会客套。


                                                回复
                                                56楼2016-01-23 10:01
                                                   说是我请她,结果还是她请了我,因为她是店铺vip,直接在卡上划就可以了。

                                                    那晚其实很有纪念意义,我第一次坐她的车,第一次和她吃饭,也是第一次住她家。

                                                    夜宵吃完,已经晚了,因为她家比较近,她就直接把我带回了家。说家不准确,其实是她的单身公寓。一开始我也坚持要回去,被她瞪了一眼之后,就不敢再多说什么。她说我是个磨叽的傻孩子。

                                                    到了她家之后,装潢什么的都挺简单的,她告诉我说是她自己按揭买的,家里给她买了polo,她就不好意思再要求单独的住房了,但又觉得跟父母在一起住不方便,干脆按揭下了这一小套房子,住的很开心。我一直对房子车子都没什么概念,也不觉得跟父母住一起会不方便,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辈子留在母亲身边。当时,我就是这么跟她说的,她只说我是个幸福的孩子。

                                                    她给我准备睡衣,安排我洗澡,然后上了她的床,一米五的床不算大,但足够我和她睡了。当时的我特别纯洁,四周围全是她的香味,我就特别高兴。她给我看了床头边的香薰之后,我才知道,她的睡眠一直不太好。因为重点高中,压力太大,她说上班后的两三年间,她明显地发现自己老了,睡眠不好了,对吃的也没了要求,对生活也没什么大的指望。所以她特别欣赏我,觉得我朝气蓬勃,个性又强,肯定会有很不一样也很精彩的生活。我记得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很是落寞。她说,你不会知道三十岁,比你想象中的来的要快很多。跟你在一起,我真的老了,但又似乎变得年轻了。


                                                  回复
                                                  57楼2016-01-23 10:01
                                                      那时,我与她平躺在床上,听她慢慢地说着内心的酸楚,我就这么怔怔地望着她。一时间,觉得她的内心竟与母亲的内心如此相似。如同一朵错过花期的花儿,未曾绽放就要枯萎。我侧过身去,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拍着她的背,说着软软的话,让她闭眼,哄她睡去。

                                                      那样的深夜里,谁都不会抗拒一个温暖的怀抱,她不自觉地往我怀里缩了缩,身体与我贴合在一起。我想,她等待一个可以让她安睡的怀抱,已经太久了。我在她耳畔边说起了我母亲,说起了我小时候的故事,她说我的声音具有魔力,渐渐地她不再问我什么,完全放松在我的怀里,想是沉沉的睡去了。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我也渐渐进入梦乡,梦里的我轻轻的吻着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我闻到了迷人的花香,那一刻花开满地,李玥妩就站在我的面前,柔柔地笑着。

                                                      我多想这美丽的梦境常在,而我也可以感受幸福。只是,该死的闹钟到底是吵醒了我。我吓得一下子睁开了眼,觉得胸口闷得慌,好像有什么重物压迫着我。低头一看,原来李玥妩柔软的身子整个的压在了我的身上,怕她被吵醒,我小心地按停了闹钟。不过,她还是醒了,她缓缓睁开眼睛,用力地眨着,还有点浑然未醒的模样。


                                                    回复
                                                    58楼2016-01-23 10:02
                                                      暖贴。——句符咒等於800个字!!!还在为拿不到经验而烦恼吗?赶紧复制粘贴吧看我神级水经验咒语!ḻ͔̦͎̯͍̦͕̊̅ͦ͛͂̍͐̑̔͛̚̕͘k̨͎̳͈̫̫̤̙̪̞̦̳͙̭͓̜̙̞̄̽̊͐̍̓̋͊̎͘ͅ a̩̮̘̗͈͙̠̲̠̹̹͚̣̜͖̳̞͇͂͊͒̈́̽̏ͮ̑́̉̾ͣ̽͆̀͘͟͢j̧̛͕̻̻̯̤̹̮̤ͬ̿ͮ͌̔ͧͤ͌ͤͭ͆ͤ̍͜͡fͭͨ̓͋̊҉̸̡̡̮̪͉̣͉̣͇͖̪͖̲͚l͌̎̑ͣͣ̏̀̈́̄͏̶̷̧͇̻̱̰́k̛̯̝͔̰̬̱͔̲̠̤̠̝͚͎͉ͭ͑ͫ̆̉̓;̷̸̨̀͒̏̃ͦ̈́̾̀́̎͢҉͚̼͉s̵͖̺̥͔͇̰̹̮͙͉̻̼̭̻͕̮͇ͨͬͪ͗̇̑̽͋̀
                                                      !ḻ͔̦͎̯͍̦͕̊̅ͦ͛͂̍͐̑̔͛̚̕͘k̨͎̳͈̫̫̤̙̪̞̦̳͙̭͓̜̙̞̄̽̊͐̍̓̋͊̎͘ͅa̩̮̘̗͈͙̠̲̠̹̹͚̣̜͖̳̞͇͂͊͒̈́̽̏ͮ̑́̉̾ͣ̽͆̀͘͟͢j̧̛͕̻̻̯̤̹̮̤ͬ̿ͮ͌̔ͧͤ͌ͤͭ͆ͤ̍͜͡fͭͨ̓͋̊҉̸̡̡̮̪͉̣͉̣͇͖̪͖̲͚l͌̎̑ͣͣ̏̀̈́̄͏̶̷̧͇̻̱̰́k̛̯̝͔̰̬̱͔̲̠̤̠̝͚͎͉ͭ͑ͫ̆̉̓;̷̸̨̀͒̏̃ͦ̈́̾̀́̎͢҉͚̼͉s̵͖̺̥͔͇̰̹̮͙͉̻̼̭̻͕̮͇ͨͬͪ͗̇̑̽͋̀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6-01-23 10:02
                                                         “依兰怎么了?她怎么会生病?我昨晚没给她什么!”事关依兰,我开始紧张起来。

                                                          “依兰从小就跟我好,心思从来不瞒我,她对你怎样,你能不知道吗?你为什么要写那么恶毒的绝交信给她,为了于小乔那个小太妹,你就忍心这么伤害依兰吗?她那么单纯,那么喜欢你,信任你!”她激动地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绝交信?我给她的明明不是!”我给她的明明是林的情书,怎么会是绝交信!

                                                          “不是绝交信,是什么?”她嘲讽地冷哼。

                                                          “那是,那是。。反正不是绝交信!”我现在真的有口难辩了,我不能说出那封信是林让我帮忙给的,因为我已然说不清楚。

                                                          “那封信不是我写的,你可以对笔迹!”我只能拿这点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以我表妹对你的喜欢,她会不认识你的笔迹?如果不是你写的,她不会那么傻的,为了那封信哭了一夜,早上就发高烧,被送到了医院。”

                                                          是呀,依兰虽然单纯,但是心思清明,她认得我的笔迹。那封信,一定被动了手脚。我第一个就想到了林,我突然回想起昨天他的笑容十分的阴沉,话语间也是吞吞吐吐,果真是形迹可疑,昨晚我就意识到他在计划着什么阴谋,没想到他心机这么深。

                                                          “林惠,冷静点,事情肯定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李玥妩看着我深思的表情,便知道事有蹊跷。


                                                        回复
                                                        63楼2016-01-23 10:12
                                                            “我不知道,反正我要替表妹教训她!”林惠在李玥妩跟前不敢造次,只是嘴上叫嚣着。

                                                            “我会给她解释清楚的。我跟她的事,你还是不要插手。况且你也解决不了!”我面无表情地告诉她这个事实。我很不喜欢被人左右,特别在我个人的私事上。所以我不后悔回打她那一巴掌,因为她没立场插手别人的事,更没资格打我。

                                                            李玥妩见我们都没再争执,便开车把我们送回了学校。跟李玥妩告别后,我回到班上,同学来的差不对了,我旁边的座位确实是空的。依兰果真是住院了。


                                                          回复
                                                          64楼2016-01-23 10:13
                                                             我没想立即找林贤宇,可是他却自己找上门来。

                                                              “哥儿们,依兰小姐呢?”他紧张地问我。

                                                              “她生病住院了!”我真不知道我怎么有这么强的忍耐力。

                                                              “什么?怎么回事?”

                                                              “因为你的情书,写的太恶心,把她吓病了!”我没好气地回他。

                                                              “怎么可能,那明明不是。。”他赶快打住,发现自己快要说漏嘴了。

                                                              “不是什么?”我穷追不舍,有胆量玩我,我倒要看看你道行多深!

                                                              “没什么,昨晚还好好的呀,我以为。。”他越说越小声,我便不再理他。

                                                              这一天,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一方面担心依兰,一方面厌恶林贤宇。亏我把他当成那么好的朋友,还想着要帮他追依兰。没想到他会出卖我,让我亲手把那封信给依兰,还用那么意有所指的信封,让我和依兰都以为是情书。没想到他那么恶毒的以我的口吻写绝交书。

                                                              我能想象依兰会是如何的伤心,她本以为我给她的是表达爱意的情书,昨晚她是那么的兴奋,没想到拆开一看却是绝交信,心情的大起大落,自然伤心伤身。她又是那么的脆弱,我还记得她第一次为我哭,只是因为我迟迟没有理她。


                                                            回复
                                                            65楼2016-01-23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