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吧 关注:2,186,799贴子:19,980,862

【茶馆】我在江南以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茶馆名曰九摇铃,筑于瘦西湖畔。
在外飘零之人,若是累了,可稍作歇息。
如若有兴趣,尚且听吾轻摇折扇,
讲述来来往往的故事。


回复
1楼2016-01-24 11:22
    【世间最惨痛的词是什么?
    我更愿意将它唤作,曾经。
    如此,且煮杯回忆的茶。
    品那,唤作别离的愁。】
    大家本是陌路,如此,唤吾老板便罢。
    本店只经茶水,品酒出门左拐不送。
    住店者,留下你的故事,如若打动我,不收一分钱财。


    收起回复
    2楼2016-01-24 11:26
      【一声惊堂木,轻抚书卷】
      第一个故事:盛世


      回复
      3楼2016-01-25 12:16
        【似乎是这说书之人做得久了,来来往往的故事自然便听得多了。】

        江南鲜少有雪,更何况这样大的雪,像是要掩埋这个世界。
        狂风吹卷着纷扬的雪花,生生打在人脸上。
        这样的雪……她叹口气,此生似乎只见过两次。
        只是如今早已物非人非。


        收起回复
        4楼2016-01-25 12:18
          有梅花,似我愁
          那年她九岁,正是阿宛唯一的皇女。
          那年天下动荡不平,王室所有的皇子,都要奔赴沙场,为国捐躯。
          幸而,她只是个不起眼的皇女。
          母亲总是低喃:“为何小九不是个皇子呢?”
          可是看她长大的李嬷嬷总是摸着她的头:“女儿好啊,小九性子静,琴棋书画皆会,将来是要一生安稳的。”
          可是后来,也只是安稳罢了,她并不曾真正快乐过。


          收起回复
          5楼2016-01-25 12:18
            听说阿宛这几日连连打胜仗,还带回一个敌国质子。她心生好奇,便去探望。
            质子关押在梅苑,顾名思义,那里有宫中最大的梅林,同时也是最荒凉废弃之地。
            大雪封道,她行走时分外小心翼翼。
            刚踏进门廊,便望到了远处一片红梅,还有红梅下脊背挺得直直的身影。
            十四岁的少年,跪在足以没脚的雪地里,手中端着一碗冰凉药汤。明明披着雪白大髦,却依旧面色苍白,嘴唇亦冻得青紫。在这泼墨名梅之中,好看的叫人移不开眼。
            她拾起枯败树枝,写下寥寥几字:
            为何跪在这里?


            收起回复
            6楼2016-01-25 12:19
              那人微抬眼帘,冷冷扫视她一眼,一声不吭。
              她默默跪在他身旁,笑得暖意融融。
              “我陪你等好了。”
              那人略带惊讶的看着她,终究还是默默跪着。


              回复
              8楼2016-01-25 12:19
                平生不会相思
                “小九啊,你若再不起来,窗外的梅花都该谢了。”这是李嬷嬷常常附在她身边低喃的话。
                阿宛公主陪着质子在雪地里跪了整整一天,传出去该是多大的笑话。
                “嬷嬷,你说,人与人之间当真有那么多跨不去的沟壑么?”
                李嬷嬷轻抚她的额头:
                “这烧是快退了,去跟你母亲道个歉吧。”
                她不语,只静静望着菱花窗外好看的梅花,不知怎的,思绪又偏向那个令人惊艳的少年。


                收起回复
                10楼2016-01-25 12:23
                  【掐灭烛心,缓缓合上书卷】
                  今日,到此便罢。


                  收起回复
                  11楼2016-01-25 12:24
                    轻声低喃】怎的是没有人来讲故事呢?


                    收起回复
                    16楼2016-01-25 13:14
                      江南以南是哪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1-25 13:32
                        自斟自饮]多情自是转薄情,而今真个悔多情...呵...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6-01-25 18:58
                          生于北方喜于北方喜孤怕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1-25 19:03
                            表示路过的!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1-26 12:15
                              老板,为何今日无故事?


                              回复
                              31楼2016-01-26 22:07
                                取下风尘仆仆的斗篷,点燃油灯,青烟一缕在黑暗中挣扎,诉说着无尽的前尘往事】
                                一声惊堂木,缓缓拂开书卷】
                                盛世(二)


                                回复
                                32楼2016-01-27 10:37
                                  其实母妃也本是这宫中不得宠的妃子,可偏偏她是阿宛唯一的皇女,又偏偏那个清冷少年所得罪的,是皇后。
                                  大抵不过是皇后将质子唤作仆役,而那硬骨头又偏偏不晓得为人处世之道罢了。
                                  “小九你是皇女,断不可与卑贱之人同流合污。”
                                  一声皇女,她便被随意打发到这老旧祠堂——以思过之名。
                                  满脸狠厉的老嬷嬷拿起竹棍抽向她后膝的委中穴,她双膝前倾,膝盖骨重重着地,蒲团被人故意踢开。还未痊愈的伤口再次裂开。


                                  收起回复
                                  34楼2016-01-27 10:49
                                    直至今日,她才终于晓得,原来这宫中真的还有这样的地方,如此的破败不堪。
                                    是夜,寒风呼啸,她捂着不时渗出汩汩鲜血的膝盖,疼得说不出话。
                                    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声响,她未在意,倏忽间,似乎还伴着脚步声。
                                    “谁?”她心下一寒,颤抖道。
                                    取而代之的是长久的沉默。
                                    清瘦的少年背对着月光,在他脸颊上投下片片阴影。
                                    “是你?”
                                    “你来做什么?”


                                    收起回复
                                    35楼2016-01-27 11:03
                                      他依旧不说话,只掀起她浅绿色的云水裙,抹上一层膏药,清清凉凉。
                                      她只凝视着他的指尖,肤白如霜染。
                                      那一瞬,烛火朦胧,她眼中莫名的蒙上一层水雾。
                                      他撕下纯白布条,扎在她膝盖处,低下眉,轻轻的,一字一顿道:
                                      ”换我陪你了“


                                      回复
                                      37楼2016-01-27 11:09
                                        我住长江畔 欲往长江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1-27 11:14
                                          【缓缓合上书卷】
                                          今日,到此便罢。


                                          回复
                                          41楼2016-01-27 11:15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都是流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6-01-27 12:54
                                              一声惊堂木,四下环顾,似是无人,旋即轻笑】
                                              “罢了,权当讲给自己听。”
                                              盛世(三)


                                              回复
                                              52楼2016-01-28 17:10
                                                翌日,她眨眨眼,轻声道: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他怔怔,垂下眸。
                                                “苏生”
                                                苏生,苏生,儒雅清冷,仿佛饱读诗书。
                                                “那你……便同他们一般,唤我小九罢。”


                                                回复
                                                53楼2016-01-28 17:13
                                                  他忽的抬头,直视着她的双眸。
                                                  她凝视着他,突然间笑靥如花。
                                                  ”你好像……不太爱说话?“
                                                  沉默。
                                                  她跪坐在他身旁,抬起头来,使得自己能够对的上他的视线。
                                                  ”你是不是很孤独?”


                                                  收起回复
                                                  54楼2016-01-28 17:18
                                                    【缓缓合上书卷,冷声】
                                                    今日,到此……便罢。


                                                    回复
                                                    55楼2016-01-28 17:18
                                                      握着不知从哪儿来的酒坛子,自斟自饮,哼着小曲儿】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收起回复
                                                      56楼2016-01-29 11:23
                                                        四下环顾,确实难得的清净】


                                                        回复
                                                        58楼2016-01-29 11:27
                                                          罢了。
                                                          【一声惊堂木,缓缓合开书卷】
                                                          盛世(四)


                                                          回复
                                                          59楼2016-01-29 11:2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