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5,752贴子:44,749,271
  • 45回复贴,共1

【原创】故事集(雷、脑洞大、搞笑、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花子,前两天在耽美吧一个贴里有个故事接龙,当时觉得有趣上去接了几次,现在刹不住车了好想在有灵感的时候写点东西写的不好求轻喷求点评求指教
(ps:学生党,不定期更,不会弃坑,弃之前会提前说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05 00:13
    2L祭度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2-05 00:13
      3L犬夜叉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05 00: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2-05 00:14
          @绿黄绿_鼬佐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2-05 00:36
            我有孤独和酒跟不跟我走  
            @惑爷拜
                --来自非主流的饺子仙送花花 的贴吧客户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05 00:38
              我可否打个广告? 我亲爱的情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05 00:41
                故事接龙,期待你的参与http://tieba.baidu.com/p/4335901082?share=9105&fr=shar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2-05 00:43
                  暖。
                  @一只黑化的蘑菇
                  看,我在与你眼中我的双眼对视。
                  你看到了什么?
                  你眼中我的眼里的阿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2-05 00:45


                    听,我在对你心中的我诉说。
                    你听见了什么?
                    你心中我的心里的娆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2-05 00:46
                      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2-05 01:05
                        3.
                        没人看见那王产婆的身体逐渐由清晰变为透明,再逐渐消失。至于这各中缘由,却是那王产婆仿若泄露了天机,逼得上天不得不降下一道虹光,以此惩罚。说来也是那王产婆霉运到来,明明是随口胡掰的一句话,却不巧是万万不可泄露的天机,因此那王产婆的所有存在于人世间的印记都被抹去,无人再记得,可是,这些,没有人知道。至于那王产婆为何要危言耸听陷害夫人,那是因为在十年前王产婆曾是洛员外在外的小情人,却因不能生育而不得扶为正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2-05 16:46
                          4.
                          床塌上的洛夫人长又浓密的睫毛扑哧了几下,辗转醒来。守在床边的洛员外握住夫人的手,“夫人,我们有儿子了!我为他取名子渊,怎样?”夫人思索了几分钟,子渊,此子才华渊博,好。笑着说“全凭夫君喜好。”屋内传来一声声欢声笑语,偶尔还伴随着孩童的阵阵哭喊音。真可谓是合家欢乐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2-05 17:13
                            伐开森,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2-07 08:10

                              ____________
                              请找出这句话的重复字:你是不是喜欢我?
                              —————————来自可爱界扛把子→@天然黑97的小尾巴客户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2-10 00:19
                                5.
                                年少的日子最为无知,在洛员外的敦敦教导之下,一晃十七年便过去了。洛子渊也从奶声奶气的小娃娃长成了俊俏的大小伙,文韬武略,十里八乡内无人不赞美洛子渊的能力。一日,洛员外唤来洛子渊,缓缓说道,“渊儿啊,如今你也不小了,爹不奢望你能娶妻生子,婚姻大事一辈子的幸福全凭你把握,只是,你也该外出历练历练了。”洛员外沉默了一会又说道,“身为洛家子孙,你的职责一定要记得,爹爹不会再给你任何帮助,羽翼庇护下不成龙凤。”尽管你并不是洛家后代。只是这最后一句话洛员外却没有说出来。两天后,洛子渊收拾妥当,低调的离开家门,准备游历天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2-15 14:23
                                  6.
                                  洛子渊离开后,洛家后山一处山洞内。洛员外抬起头,默默念到,“尽管说不会帮助渊儿,但我看着渊儿长大,人世间险恶短时间内渊儿怎会懂得,何况有些眼力见的人都能察觉渊儿的不凡,即使我暗中调查了八年也一无所获。唉…传令下去,让暗影保护渊儿,不过不到生死攸关不得出手。”黑暗处闪过一抹黑影,瞬息间又消失。“遵。”是的,洛子渊的来历很不寻常,但他毕竟是洛夫人所生育,他的来历无人得知。而洛员外发现洛子渊的不同也是在洛子渊九岁那年的一个夜晚,夜空中一轮血月,引得武林大动。传说中,那血月是千年前魔界魔王的诅咒,对人世间恶毒的诅咒,六百年一现,血月突现,天下大劫。而那夜,洛子渊却突发异变,他的墨色的瞳转变为血红,发丝也转为暗红色,见到谁就冲向谁,招招毙命,幸而洛员外发现的及时,凭他二十年前武林第三的实力也勉为其敌。一夜苦战下,黎明来临之际,洛子渊终于不堪疲惫,倒下了,他的发也转成灰色,似乎耗尽了气力。多亏了洛员外即使金盆洗手,家中府丁也多是当年的追随者拥护者,不然这一夜注定是洛府的不眠之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2-15 15:05
                                    我的粉丝是世界上最高冷的人 他们都好像没关注我一样
                                    ____________

                                    请找出这句话的重复字:你是不是喜欢我?

                                    —————————来自可爱界扛把子@天然黑97的小尾巴客户端


                                    回复
                                    26楼2016-02-15 17:03

                                      ———你喜欢的他喜欢那个喜欢你的他 来自本攻姓秦名狩客户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2-15 17:10
                                        7.
                                        “啊…不…不要…啊————”洛子渊大喊着从噩梦之中惊醒。他梦见自己手握利剑刺穿了一个人,可他看不见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是谁。洛子渊很害怕,“那个赤瞳的男人…是我么?我为什么要杀他…”洛子渊已经快满18周岁了,嗯,昨天是他17周岁的生日,却被自家老爹赶出家门,美其名曰游历四海,五湖为家。朝霞透过层层阻碍,照射在洛子渊的脸上,看起来分外迷茫。洛子渊总觉得自己仿佛忘记了什么,可自己的记忆又很健全,不想了,心烦。一刻钟后,洛子渊推开门,向着人潮拥挤处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2-15 23:56
                                          8.
                                          东边,早晨,有着集市,很是热闹。“嘿,别跑,小贼!”“抓得到我你就来呀,噜噜噜~”少年似乎有着一些功夫底子,边跑边向后吐舌做了个鬼脸,手上抓着两串糖人,周围的群众都能看清少年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不由得对后方追赶少年的糖人店老板流露出几分同情,却没人胆敢上面阻拦少年。六天前,也是这个少年,这个糖人店老板,同样的事故,有位壮汉路见不平,企图抓到少年,好好教训一番,让少年给老板道歉,放下屠刀好好做人。后来壮汉的确做了一回英雄,就当大家鼓掌叫好时,本该感恩的某人却面若冰爽,铁青着脸将那壮汉揍了一顿,听说至今还在郎中家躺着哩。事后那卖糖人的潇洒的甩给某壮汉一锭银元宝,再无过问。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从那以后,再也没人阻拦偷糖人的与卖糖人的每日早集必备的耍宝。毕竟谁也不是不识趣的榆木疙瘩,尽管心存疑问,但是能免费看的热闹不看白不看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2-16 00:24
                                            10.
                                            洛子渊循声而来只见那清秀的少年就要摔倒,下意识快过大脑反应,腾空而跃至少年身旁,伸手揽住了堪堪倒下的少年。少年温软的身躯撞入自己的怀中,也同时撞入自己的心尖里,只要一低头就可看见少年那水灵灵的大眼,似乎不知何时就会流下让人痛心的泪珠,透着些许的委屈,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洛子渊呆愣片刻忙不迭及放下怀中的人儿,温香软玉离怀,竟是有些不舍,但理性克制住了情感。除了远处观望全程的路遥没人注意到顾倾被放下那一刹那眼中划过的不舍与眷恋。“敢问这位兄台,不知这小哥犯了何等大错,竟使得兄台如此大怒?”洛子渊问到,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顾倾耳中犹如天籁之音,那是千年的期盼。路遥脸上划过一抹愤怒“这小贼已经连续一周偷我家的糖人,好不容易我今天就要抓到他了,你怎的如此多管闲事!”顾倾眼中划过一抹赞赏,这路遥,演技大有长进呀!洛子渊又道,“不如小生来帮这位小哥还上他所亏欠您的银两,若何?”路遥一听,顿时乐了,就地起价,“一百两黄金,你可还得起?若不能就痛快的哪来的滚回哪去,别妨碍爷讨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2-16 13:01
                                              11.
                                              洛子渊听了后面色不改,心里却是将路遥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这还是被偷糖人嘛,这分明就是抢劫!“如此甚好,喏,给你,从此以后还望兄台与这位小哥之间的渊源一笔勾销。”洛子渊满是肉疼的抛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路遥接过钱袋,掂了掂,笑着说“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那么,我与这位小哥从此就两清了,江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路遥说完后冲着站在一起的两人抱了拳,“既然尊主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我的事咯!欧耶!一百两黄金,哈哈哈,够我挥霍好久了!”身轻如燕的男子,满脸痞笑,隔空而去,只留下一串幻影与阵阵风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2-21 03:23
                                                12.
                                                看着路遥踏空而去,顾倾心里愤怒不已,暗暗咬牙道“这个笨蛋!居然这么快就走了,这不都得穿帮么!希望他不要看出来最好。”洛子渊正了正脸色,咳了几声,掩去了刚刚的尴尬之意,因此他忽视了会轻功的路遥怎么会七天都抓不到一个小贼。“在下姓洛,名子渊,不知这位小哥?”顾倾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就像两把小蒲扇,满是迷茫的答道,“我么?我…我叫顾倾,字梓涵,你叫我梓涵就可以了哦。”露出两颗小虎牙,向着洛子渊发射亿万雷电,把洛子渊电了个外嫩里焦。看见顾倾迷人的微笑,洛子渊的心跳乱了节拍。很久之后,当一切都归复平静之时,洛子渊告诉自己最爱的人“遇见你之后,我最强烈的心跳变成你笑的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2-21 03:43
                                                  暖(。ì_í。)


                                                  ——
                                                  学渣,总攻也,身强根壮,好艹哭学霸。
                                                        --来自助(充满霸气的)的l2001514 自♂制小尾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2-21 03:46
                                                    13.
                                                    “那,不知梓涵接下来…”洛子渊也不客气,人家让叫什么他就叫什么,尽管不知道心底划过的熟悉感来自何处。“梓涵,你怎么了??梓涵——”这是顾倾晕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闻着食物的香味,顾倾狠狠的吸了吸鼻子,蓦地睁开双眼,直勾勾的注视着身边的人,傻笑了起来。“真好,我找到他了,我的爱人,尘。”千年执着没有白费,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身边,这种温暖与往日的孤寂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顾倾不由自主落下泪来。他醒了诶,不对,他哭了,他怎么哭了呢?什么!他哭了啊啊啊???洛子渊紧忙放下手中正在搅拌的粥,扯住顾倾带到怀里,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梓涵你怎么哭了呢?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会心痛的。”虽然说起来很狗血,但是,没错,洛子渊就是喜欢上了这个见面才不到半天的少年,尽管他仍旧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孩子,还是个才认识半天不到的男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2-21 04:06
                                                      晚安,好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2-21 0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