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丸吧 关注:199,379贴子:3,687,879
  • 5回复贴,共1

【原创】论如何成为杀殿的宠物狗(杀吧新年红包)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家蠢萌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07 22:13
    当一只人型的伪萨摩遇到犬型的真萨摩。
    .
    当真假美猴王的戏码上演在杀生丸身上……
    .
    敢问高智商萨摩耶情路坎坷为哪般?
    .
    敢问杀生丸为何竟对犬夜叉深情告白?
    .
    屏幕前的你爱上杀殿了么?
    .
    迷上杀殿了么?
    .
    想跟随着杀殿不离不弃么?
    .
    来来来,这里有只萨摩现场教导你怎么将杀殿“占为己有”~
    .
    请拆开杀吧几位作者联合给诸位献上的魔性红包~~


    回复
    2楼2016-02-07 22:27
      如导言所示,这是杀吧几位作者联合写的短篇接龙
      这个短篇魔性十足魔性十足魔性十足
      妈妈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收起回复
      5楼2016-02-07 22:29
        Part 1
        .
        .
        萨摩是只萨摩耶。

        萨摩觉得自己是只高智商的萨摩耶。

        萨摩也觉得自己是一只上进的萨摩耶。

        身为一只高智商又上进的萨摩耶,萨摩对自己的人生一直有种淡淡的忧伤,觉得自己身为这么优秀的萨摩耶,恐怕没有母犬能入得了他的眼了。

        萨摩对自己的忧伤不算是白费,因为入了他眼的——是一只公犬。


        杀生丸最近很烦躁。

        因为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看见一只白色的蠢狗用盯着肉骨头的眼神看着他。

        可明明只是只蠢萨摩耶,却比泥鳅还要滑。每当他想把这只蠢狗抹杀的时候,那只蠢狗都好像能洞悉他的想法一样,逃得飞快。

        这只萨摩耶……

        杀生丸暗暗握紧了拳。

        迟早有天一定要干掉!


        萨摩很是忧伤。

        他身为一只那么优秀的萨摩耶,守身如玉到现在,难得看上一个美人,天天蹲守在美人身边,可那美人却对他不理不睬。

        不光是不理不睬的程度,那美人看着面瘫,其实暴躁得很呐,动不动就对他露出饱含杀意的眼神。

        还好他是只高智商又上进的萨摩耶,总能提前跑路。

        追求美人真是一条漫漫长路啊。


        这天,萨摩正想去美人跟前报道,却被一个东西一下绊了一跤。

        萨摩在地上滚了几滚才站稳,一身雪白的毛皮都沾上了泥点。他很愤怒地看向了绊倒他的东西,却是一个黑乎乎脏兮兮看不出本来样子只能勉强看出圆肚长嘴样的东西。

        “幸运的萨摩耶呦,赶快把我捡起来吧。”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突然说话了。

        萨摩往地上端详了半晌,毅然摇头,“不要!你太脏了。”

        要是把自己毛皮弄脏了,美人该更不喜欢了。

        “幸运的萨摩耶呦,把我捡起然后擦干净吧,我能实现你的愿望呦呦。”

        萨摩不愧是高智商且有上进心的萨摩耶,他再次摇头,“你自己连举手之劳都做不到,还想实现我的愿望么?而且……”

        萨摩翻了个白眼,“你那么脏。”

        “幸运的萨摩耶呦,人不可貌相呦。”

        萨摩想了很久,还是很嫌弃地用鼻子把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推到了河里。随后他用爪子把那团东西上下左右四处搅动,一直到河水搅得浑黑,萨摩才把那东西衔了上来。

        等把那东西衔到岸上,萨摩定睛一看,那东西周身泛着金光,大肚浑圆,上饰宝石,一旁伸出长长圆嘴,竟然是一只华丽的——尿壶!

        “难怪这么脏!”萨摩大怒,眼看就要再次把那尿壶顶到河里!

        “幸运的萨摩耶呦……”看着萨摩的鼻子越来越近,壶嘴里连忙飞出了一个人影,“少年你且三思我真能实现你的愿望!”

        “哦?”萨摩盯着面前的人影,那人影悬空浮在他面前,那人影是只有三尺大小的小猴,乌黑的眼眸四周是正红的眼影,而一边脸颊是鲜绿,一边脸颊却是嫩黄,正红的身躯后,是尾尖带着嫩黄的长长绿尾。

        萨摩盯着他看了半晌才迟疑出声,“你……”

        “幸运的萨摩耶呦,怎么样,是否倾倒于我猴赛雷大人的身姿?”

        “你好丑啊。”萨摩说完了他没说完的话。

        “我猴赛雷大人可是能实现你两个愿望的人哟!”

        萨摩毕竟是一只有高智商且有上进心的萨摩耶,于是,他问道:“为什么是两个而不是两百个?”

        “看见我猴赛雷大人的脸了么?”猴赛雷双手抱胸,飞到了萨摩耶的鼻尖。

        猴赛雷花花绿绿的脸颊两侧鼓鼓囊囊的,像是悬着两个圆球。猴赛雷道:“这是我猴赛雷大人的雷,一共两颗,可以实现你两个愿望呦。幸运的萨摩耶呦。”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许愿吧。”高智商的萨摩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他想到了自己坎坷的情路,想到了求而不得的美人,想到了天妒英才的不公,最终,他满含忧伤地开口:“让我变成和杀生丸一样的人吧。”

        这样的话,美人应该能多看他一眼了吧。

        “好哒。”猴赛雷干脆地答应道,随即朝着天空大声吟唱起来。

        “画个圈圈祝福我,画个圈圈来施法,画个圈圈愿成真!”

        话音刚落,萨摩这只白色的、有着高智商和上进心的萨摩耶被一阵白光笼罩,白光散尽,原地出现了一位长身玉立的男子,一袭白衣胜雪,三千银丝洒落肩头,袖口的六角梅花带出艳色。

        萨摩往河水里一看,一脚踩在了尿壶上,“我叫你把我变成和他一样的人,没让你把我变成他啊!”

        “是你自己没说清楚啊……”

        眼看着萨摩要把尿壶扔到河里,猴赛雷急急开口:“少年且三思少年和心上人一个样子不就可以吸引心上人注意了么然后变身高富帅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啊少年!”

        作为一只情路坎坷的萨摩耶,萨摩心动了。猴赛雷仿佛知道他心意一般,一下将尿壶变得巴掌大小,殷勤地说道:“把我猴赛雷大人带着,保准你追上心上人。”

        萨摩顶着一张面瘫脸沉思良久,终于还是一脸嫌弃地将尿壶揣进了怀里。


        子曰:“要搞定情人,先要搞定情人的家人。”

        作为一只高智商的萨摩耶,萨摩自然是深谙这个道理的。为了追求美人,萨摩可是将美人的家世调查了个底儿掉。

        萨摩的第一站是枫之村。

        手持长弓、一身巫女服的少女最先看到了他,有些诧异地开口:“……哥哥?”

        萨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顶着情人的脸,不过为了化身高富帅迎娶心上人走上人生巅峰,萨摩没有说自己的身份,只是高冷地一点头,道:“你好……”顿了顿,萨摩又补了半句,“弟妹。”

        戈薇当即愣住了,手里的长弓一下砸到了脚背上,嘴巴大得可以装下……

        萨摩犹豫了一下,觉得两个鸡蛋装进去是绰绰有余的。

        接着走出来的是犬夜叉,他看着萨摩,满脸不爽,“杀生丸,你来这里做什么?还有戈薇,嘴巴怎么了?”

        萨摩知道美人和弟弟的关系不大好,觉得自己有义务帮美人修复和家人的关系。

        于是,他走到犬夜叉面前,双手扶住犬夜叉的肩,一本正经地开口:“我爱你呦,弟弟。”

        .
        .
        ——by 夕日小圆


        收起回复
        7楼2016-02-07 22:33
          此层用于艾特


          收起回复
          8楼2016-02-07 22:38
            Part 6(the last part)
            .
            .
            孙悟空转过身,操起金灿灿的棒子就朝萨摩挥去。

            萨摩呜哇一声,拔腿就跑,银白的秀发被风吹的惨不忍睹,他一边甩着头发,一边嚎叫道
            “丸丸!丸丸!快救我啊!”

            杀生丸眯起眼,闻声而动,一把抓起屎盆子就往那边赶去,脚刚一站稳就被萨摩撞了个四仰八叉。

            “你-到-底-在-做-什-么!”杀生丸颤抖着四只修长的....狗腿,咬牙切齿的瞪着萨摩。

            “呜呜呜~丸丸,他坏,他欺负我,你快救我啊!”萨摩小鸟依人的扑在杀生丸怀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杀生丸深吸一口气,一脚把他踹开,“打死你最好。”

            萨摩一听,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怎么能对人家如此绝情,好歹....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啊。”

            杀生丸听的嘴角直抽,还没说话,就见孙悟空扛着金箍棒指着萨摩厉声道。

            “呔,妖怪,竟敢挂羊皮卖狗肉,如此嚣张,俺老孙要代表12315协会消灭你!”

            萨摩闻言,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杀生丸的身后。

            杀生丸皱了皱眉,铁青着脸掏出屎盆子“快点许愿!”

            “咦?丸丸,你让我对着一个屎盆子许愿?”萨摩眨了眨眼,表示对美人的智商堪忧啊。

            “你这只蠢狗,我是猴赛雷大人啊!”屎盆子表示,他的智商才是令人堪忧的。

            萨摩恍然“原来是尿壶啊,不过,你瞎说什么大实话,不对,是胡话,本狗的智商高的吓死你!”

            “切~~~”屎盆子发出一阵嘘声。

            “砰!”杀生丸忍不了,一脚踢在屎盆子上。

            “哎呀,你打我做什么!”

            “再废话,我就把你打的连屎都装不了。”

            “明明是那只蠢狗在废话!”

            杀生丸轻描淡写的看他一眼“我知道。”

            “那你还打我!”

            “因为那是我的身体。”

            “......”

            萨摩趁着这一狗一盆友好交流的功夫,赶紧垫着脚,悄无声息的就准备跑路。

            一旁的孙悟空见状,脚下一跳,威风凛凛的挡在他的面前,抡起袖子就是一棍。

            “想跑!没这么容易!”

            萨摩被吓得愣住,还没来得及躲,就见一道白影护在了他的身前,结结实实的挨住了那一棍。

            这一万三千五百斤的重量可真不是开玩笑的,杀生丸闷哼了一声,倒在萨摩的怀里。

            “丸丸,你....你.....”萨摩张大嘴,感动的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杀生丸死死的拧着眉,硬撑着说“我是替我自己挡的,别哭哭啼啼的!快点许愿。”


            萨摩点了点头,捡起屎盆子放在两人中央,却在开口时有些犹豫了,若是真的许了愿,也许美人就真的走了,他就那么不想看到他吗?

            “丸丸,我...我不想离开你。”

            杀生丸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可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你。”

            萨摩哭的更凶了,美人真是太绝情了,心灵一点也不美,呜呜呜~

            “闭嘴!你想死在这里吗!”杀生丸只恨自己此时不能跳起来咬他一口。

            萨摩抹了把眼泪,算了,美人死了就太可惜了,反正他这么绝情,以后.....以后....以后自己再也不要理他了!不过,他要是主动来找自己的话,还是可以理那么一小会儿的,嗯,就一小会儿。

            “尿壶....”

            “不对!”

            “屎盆子....”

            “叫我猴赛雷大人!!”屎盆子表示不开心。

            “哦,猴赛雷大人,麻烦你把我和丸丸的身体,换回来吧。”

            猴赛雷满意地点点头,转过脸看向....算了,这个屎盆子转那一边都是一样的圆。

            杀生丸动了动嘴,面前的萨摩还垂着眼睛流着泪,他心里忽然被扯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变得不对了,可是孙悟空的棒子却不能让他再细想。

            “猴赛雷,把我和他的身体,换回来。”

            话音一落,霎那间金光大作,笼罩在两人的身上。

            孙悟空摸了摸不存在的胡子,心想,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于是,他揣起屎盆子就腾云而去了。

            这边回到自己身体的杀生丸,第一件事就是推开赖在自己身上萨摩,从地上站起来。

            萨摩惨白着脸,虽然他的脸本身就是白的,但那还是不一样的,你要问我哪里不一样,我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人家是病人。

            “丸丸,你要走了吗?”

            杀生丸低下头,看着可怜巴巴的萨摩,眼底有些许不忍。

            “嗯。”

            “那...你会想我吗?”萨摩的声音像蚊吟一样的细小,他的伤口还在钝钝的疼,像有人用刀背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肋骨,可想而知,刚刚美人接下那一棍时得有多疼,这让他一瞬间原谅了杀生丸。

            杀生丸闻言怔了一下,复又别过眼冷声道“不会。”

            萨摩有些失望的耷拉着耳朵,闷闷的说“那好吧,虽然你不会想我,可我还是会想你的。”

            细细软软的声音像他身上茸茸的毛发噎在了杀生丸的嗓子里,让他说不出话来。

            他看向一旁还在发怔的犬夜叉和戈薇,就那么一瞬间,兄弟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犬夜叉扯了扯戈薇的手一起走过去抬起萨摩。

            “弟弟,弟媳,你们真是好人啊。”萨摩呜咽着蹭着戈薇的胸口,表示自己十分的感动。

            杀生丸眼角跳了跳,刚抬起的脚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因为他真的很想揍他一顿啊!

            “喂!你大爷的,你这只色狗,你在做什么啊!”

            犬夜叉一把扯住萨摩的脚,拼命的往地上拽,萨摩被猛地一扯,慌乱中用两只前爪握住了两个软绵绵的.....肉包,嗯,可能是肉包。

            但犬夜叉为什么拽的更用力了啊?喂,只是两个肉包啊弟弟!你要吃我给你还不行吗?
            .

            一晃半月过去,萨摩的伤已经养的七七八八了,但他依然表示很忧郁,这里没有美人也就算了,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狗都这么能生!为什么啊!

            狗这么能生也就算了,人怎么也这么能生啊!你们真的是人吗?真的是狗吗?确定不是那只有着大鼻子大耳朵大肚子,还跟在孙猴子身后一天到晚叫着大师兄大师兄的动物吗?

            萨摩从树上懒懒地伸出一只手,把那些想往上爬的熊孩子扒拉下去后一顿吠:都给本狗狗老实点,让我静静的思念一下美人不行吗?

            而另一边,邪见表示也很忧郁,杀生丸大人不对劲啊,难道互换了身体后产生后遗症了吗?

            为什么每天盯着那些雪白雪白的大狗狗啊!盯着也就算了,你的眼睛闪闪发亮是怎么回事啊喂!难道你还想吃了他们吗?同类相残不好吧大哥!

            邪见颤巍巍的伸出手,握住一只跟阿嗯差不多大的狗狗的缰绳,老泪纵横:乖,安分一点,咱们商量一下行不?邪见爷爷给肉你吃行不?你放开我的手行不?

            又这样两厢忧郁了半个多月,萨摩终于又生龙活虎了,他把枫姥姥准备用在他身上的狗绳子拿出来,将那些或人或半人的熊孩子全部拴在了树上。

            并修书一封:
            你们都不符合本狗狗的审美!
            PS:我真的不是想他才去的!不是,不是,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旁躲在墙角的几人见他走了,纷纷抱头痛哭,他丫的终于走了啊!

            .
            西国书房内,杀生丸正伏在案几上擦着刀,忽然,房梁上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

            紧接着,“砰”的一声,一个硕大的灰扑扑的毛球掉到了桌子上。

            而那把刀,就离那个毛球....两公分。

            杀生丸斜斜的瞥了一眼,淡淡的唤道“邪见,最近卫生做的不干净,灰尘都积成球了。”

            谁知,他话音刚落,那灰球就跳了起来,瞪圆了眼用一只爪子指着他的鼻子。

            “魂淡,你竟敢装不认识我。”

            “......”

            杀生丸眨了眨眼,嘴角微微的勾起,笑的温柔,却温柔的让人胆寒。

            “怎么现在才来?”

            低沉清冷的声音像春风拂来,萨摩见到那笑听见那声儿,腿一下子就软了,忙赔着笑说道:
            “呵呵呵呵呵,最近春节,快递放假了。”

            “哦,是吗。”杀生丸慢慢眯起眼,小样,我杀生丸还治不了你了。

            至此之后,西国的大白狗们终于放下了心,泪流满面的感激着那只英勇就义的萨摩,因为,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被狗吃了....
            .
            .
            ——by @佛罗里安丶


            回复
            54楼2016-02-16 1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