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师吧 关注:372贴子:65,070
  • 18回复贴,共1

【原创】一场大梦,几度秋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吧里太冷清了所以我无聊开个文坑✔
标题取自苏轼的西江月,很高大上是吧但不要在意此标题与正文没有任何关系XD
嘛这是关于各位原创梦境师的脑洞产物OVO
因为吧里的原创梦境师太多所以可能只会写一些我认识的人OVO写到一个艾特一个
另外很可能会坑请慎入

PS:文中很多情节都是我自己的脑洞,各位表介意
再PS:不定期更新【高一党伤不起】
总之差不多这样,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21 00:11
    2L自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2-21 00:12
      先发自己的
      第壹个梦·镜像

      尛蝶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墨色的夜空。
      她心情不好。
      至于为什么,嗯,大概是因为“那些东西”吧?
      忽然从窗户上方吊下来一张满是鲜血的脸,蓬头垢面,五官扭曲有如厉鬼,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她,尛蝶一惊,碰倒了桌上的水杯,很快,同桌的书本就湿了一大片。
      “尛蝶你在干嘛啊!”同桌赶紧拿起书本,不耐地朝她吼道。
      尛蝶赶紧拿出纸巾擦桌子,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擦好之后再看向窗外,那张人脸已经消失了,再看看安静上晚自习的全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时尛蝶才想起来,他们看不到“那些东西”。

      所谓那些东西,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鬼”。
      尛蝶就能看到他们,不知道为什么。
      但愿,这能不带来什么麻烦事就好了。尛蝶收拾完东西走出教室时心想。
      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尛蝶看着杵在教室门口的这个刚刚出现在窗外的鬼,抿了抿唇,装作看不到一样的走了出去,却没想到人家居然跟了上来。
      真是麻烦。
      尛蝶伤脑筋的抚了抚额,加快脚步走到一个偏僻一点的巷子内,转身看着对方淡淡道:“有什么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21 00:20
        我來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6-02-21 23:34
          文不错,话说很久没见了呢...


          收起回复
          10楼2016-03-04 21:39
            ——以上,只是尛蝶自己的YY而已。
            根据主角定律,这个时候往往会有一位高人出手相救,而尛蝶正是如此幸运的应证了这个定律。
            她只觉腰上一紧,有人揽住她的腰一跃而起,冲破风扬起的尘沙,落在了安全地带。
            尛蝶有些错愕地望向救下自己的人,却只看到对方的后脑勺,不过……似乎是个女生?
            少女明显和她这个战五渣不一样,握着桃木短剑灵巧地躲避着鬼的攻击。
            等等……桃木短剑?
            尛蝶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已经空了,看来是刚刚被对方拿走了。
            就在她愣神的这会儿,少女手腕一翻,桃木短剑顺着惯性刺进了鬼的体内。
            随着凄厉的鬼叫响起,那只鬼魂也逐渐消散。
            少女把桃木短剑丢向空中又接住,冷道:“这么弱还敢来招惹鬼。”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好像有些耳熟?
            尛蝶沉默了片刻,低低地说了声“谢谢”。
            少女终于转过头来,阳光从上方撒落在她的脸上,光与影的交织勾勒出一张尛蝶再熟悉不过的脸。
            那是她的脸。
            “你……我……你怎么……”尛蝶有些语无伦次。
            “得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少女不耐烦地摆摆手,“我是你的镜像,你可以叫我镜”
            什么鬼?!尛蝶惊呆了,不过确实,这少女与她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再怎么相似也不可能到这种程度。
            至于为什么尛蝶这么快就接受了事实,嗯,大概是因为几年前第一次看到鬼的时候,什么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科学理论三观全都已经碎成了渣渣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6-09 17:44
              woc为什么没人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7-04 18:05
                顷刻间的地动山摇,破碎烧焦的尸体,氤氲的黑烟与火光,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掺杂着人们惊恐的哭叫声,如同人间炼狱。
                尛蝶惊醒,身上的睡衣已被冷汗浸透,黏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很不舒服,她轻轻叹了口气,下床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回来时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尛蝶瞥了眼时间,还只有四点半,索性拿出课本开始预习今天的课程。
                然而早起不睡的后果很快就表现在了尛蝶身上。
                讲台上的老师唾液纷飞的讲着知识点,坐在下面的尛蝶却是在努力的撑着眼皮不让它们合上,很显然,对于一个没睡够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尛蝶自然没有看到,老师额头上已经暴起了几根青筋,显然已处于爆发的边缘。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尛蝶瞬间睡意全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8-01 20:11
                  “砰——”巨大的爆炸声从不远处袭来,轰鸣声冲击着耳膜,伴随着教学楼剧烈的晃动,尛蝶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当她坐稳之后看向窗外,却隐隐地看见了楼下的火光。
                  爆炸声过后是楼下学生的惨叫,直到这时,教室内怔愣着的学生们才反应过来,一下子炸开了锅,胆小的尖叫着,胆子大一点的也脸色煞白,老师在一片哭泣声与尖叫声中声嘶力竭地吼道:“都冷静点!安静下来!不然我们全得死在这里!”
                  许是老师的吼叫起了作用,学生们终于稍稍安静点了,老师长吁一口气,冷静地道:“现在,从第一排开始,有序地从前门出去,后面三排就从后门出去!走东边拐角的那个楼梯,谁也不许抢先,不要慌,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儿!”
                  尛蝶坐在后三排,她开始随着人流走出后门,临出门时她看见一个头戴粉红发卡的女生胆小地缩在角落里,抽泣着颤抖,尛蝶想起来这个女孩似乎是班上胆子最小的女生,所以经常被男生欺负。她记得上次有个男生恶作剧地把一条毛毛虫放在她笔盒里,然后这个女孩在找笔的时候摸到了一条软软的毛毛的令人恶心的东西,当女生疑惑地拿出来仔细看了之后,悄无声息地晕了过去。
                  逃命当头,没人注意到这个女生,就算注意了也没谁会管,依照火势蔓延的速度,再过最多十几分钟,这个女生就会死。
                  尛蝶做了一个决定,她对后面的人说了句你先走吧,随即向着女生走去。
                  女生的眼中已经失去了焦距,当一片阴影从她的头顶投射下来的时候她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尛蝶看着对方叹了口气,蹲下来看着女生的双眸,尽可能的把语气放温柔道:“不要怕,我带你一起逃出去吧。”
                  女生的眼里渐渐恢复了焦距,她望着笑得温柔的尛蝶,轻轻地,点了下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8-01 20:12
                    雪风坐在离教学楼不远处的树上,望着燃起了火的那栋大楼,开口道:“其实我很疑惑,身为这个镜像空间的主宰,为什么你不能亲自出手。”
                    这话当然是对她身旁的镜说的,后者沉默了几秒:“因为尛蝶是我的本体,我的力量来源于她,如果把我比作统领这里的王,那么尛蝶,就是这个空间的神,神岂会容王在她眼皮底下造次?”镜苦笑。
                    “那你认为,这个方法能行得通么?”
                    “不管行不行得通,我都要试试,”镜看着教学楼窗子里扶着一个女生匆匆走过的尛蝶的身影,低声道,“梦境固然美好,但也不该一直流连于此,何况,尛星那个家伙还拜托我务必把她带回去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01 20:12
                      尛蝶扶着女生弯着腰在浓烟中穿行,火势蔓延的很快,一下子就到她们所在的三楼了。
                      摸索着找到了东侧的楼梯,尛蝶带着那个女生急匆匆地冲下了楼却发现,从二楼通往一楼的楼梯已被火焰封死,滚滚而来的浓烟呛得尛蝶剧烈地咳嗽着,她急忙回到了二楼,准备找其他路逃走。
                      行走间,身边的女生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当她看清绊倒她的是什么之后,失控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
                      走在前面的尛蝶听到动静急忙折返回来,却看见女生颤抖着缩在一旁,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是一具尸体。
                      尛蝶觉得这尸体的面孔有些眼熟,猛然想起这似乎是她们班的老师,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尛蝶迅速转过头,用力挥了挥手拨开遮挡视线的浓烟,黑色的烟雾只被她拨开了一瞬又迅速合拢,但只有这一瞬也足够尛蝶看清躺在地上旳几具尸体——
                      全都是她们班的学生!
                      尛蝶惊骇得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恐惧的感觉迅速从大脑开始蔓延,布满了她的每一根神经。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么她们班的人,很可能已经全部遇难!
                      尛蝶跌坐在地,在滚滚的浓烟中,她终于感到了绝望。
                      怎么办?要怎么办?
                      正当思绪混乱之际,尛蝶余光瞥见了身旁一个娇小的身影掠过,她睁大双眼却只看到了粉红色的发卡被黑烟吞没,心中一惊,回头看去,那个女生已然不在原地!
                      糟了!尛蝶暗叫不好,女生定然是害怕得陷入神经失常的境地了!
                      她咬了咬牙站起来,摸索着墙壁弯着腰在烟雾中前进,避免自己因踩到尸体而绊倒。
                      尛蝶很清楚,也许这个时候追上去她会跟着陷入险境,但她还是想去找那个女生,因为她是尛蝶目前唯一的同伴了,多一人便是多了一份直面危险的勇气。
                      然而当她追到二楼的东侧廊时,她看到女生被火焰围困在仓库门前,疯狂地拍打着仓库的那扇铁门,也不顾铁门灼手的高温,撕心裂肺的喊着:“我想活下去啊!救命啊!!”
                      面对这种情况,尛蝶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大的火势吞没了娇小的少女,连同女生留在这世间最后的惨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8-01 20:12
                        死了。
                        最后一个存活的,她们班的同学,也死了。
                        尛蝶蹲下身,痛苦地捂着脑袋。
                        烧焦的尸体,弥漫的火光,呛人的黑烟,还有死亡的气息……
                        似曾相识的场景。
                        一切的一切都与记忆中的某个场景片段融合,黑白默片般的记忆似乎突然有了色彩与声音。
                        好熟悉,好熟悉。
                        尛蝶没发现身边的火焰早已消失,教学楼也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来了。”雪风从树上站起来,神色肃然地望着那个黑洞,以及……黑洞中央的尛蝶。
                        镜默然。
                        以黑洞为中心,天空中开始聚集了大片大片的乌云,尛蝶的黑色长发在狂风中纷飞舞动,平日温柔如水的那张脸在此刻却衬得诡魅难测。
                        镜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喃喃道:“要变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8-01 20:13
                          时间倒回昨晚。
                          镜像圣域内
                          “所以,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雪风轻抿了一口镜递上来的红茶。
                          镜在她对面坐下,淡淡地开口道:“你知道尛蝶的事吧?”
                          “嗯……之前听说过一些。”雪风顿了顿,“好像是她所在的学校因一楼食堂某个厨师忘关煤气导致煤气泄漏以致后来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因爆炸范围广且火势很大,全校师生仅6名教职工与13名学生存活,有3名学生重伤昏迷,其中好像尛蝶是因为爆炸引起的脑震荡而昏迷不醒。”
                          “其实,”镜叹了口气,“尛蝶并非因爆炸引起脑震荡而昏迷,她只是因为那次事故造成了心理阴影,不愿面对现实,因而一直将自己的精神体封闭于镜像世界,并且复原爆炸之前的场景生活于此,只要她一日待在镜像世界,现实中的她就一日不会醒。”
                          “所以,你找我来是为了……”
                          “记忆片段重现。”镜接道,“你只需要运用你的空间能力,制造出一次相同的爆炸就行了。”
                          雪风皱了皱眉:“……好吧,先说好,那样大规模的爆炸我能不能还原出来可不一定,虽然我拥有穿越和干扰空间的能力,但可以干扰的空间仅限于非他人掌控的空间,像这片镜像空间是属于你和尛蝶掌控之下的,我能干扰的范围与程度很有限。”
                          “没关系。”镜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只要大体相似就可以了,通过重现记忆场景的方法刺激她潜意识深处的记忆,从而让她想起来一切。”
                          “那么,”镜重新抬头,之前的疲惫一下子烟消云散,“明天上午就动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01 20:14
                            今天把前几天的份都补上QWQ我是不是很勤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8-01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