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吧 关注:79,439贴子:996,183
  • 32回复贴,共1

【鼠猫原创】《野佚小传》by姽婳三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短篇合集,风格不定,缓缓缓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23 14:58
    文案:野佚小传,文如其名。满纸荒唐,不必细究。
    本史纯属虚构,仅供各位看官茶余饭后,消遣一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2-23 15:00
      《再盗三宝之游仙枕》
      此文送@灵秀秋溪
      迟到的新年贺文(前些日子被断网了,所以没来得及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23 15:02
        嗯(⊙_⊙)
        此文之后楼主就要去备考了……
        大概7月份的时候更阴阳镜
        至于那年……!!悲催的楼主手机坏了,未发的千字存稿就华丽丽的消失在一堆废铜烂铁里了…
        远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23 15:10
          沙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6-02-23 20:09
            关键是猫到底是什么情况?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6-02-23 20:10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6-02-23 20:10
                qu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2-23 20:10
                  才发现有好多错字……所以重发了下……QAQ
                  ————《游仙枕》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6-02-24 23:43
                    《盗三宝之阴阳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8-14 12:44
                      ————《阴阳镜》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14 12:46

                        这篇算是姗姗来迟的七夕贺文吧
                        同时,@江山临胜迹
                        迟到了3个月的生贺,收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8-14 12:47
                          亲爱的!!你的其他文什么时候 更


                          收起回复
                          22楼2016-08-14 14:18
                            虽然没太懂,但还是觉得好看(^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14 19:22


                              回复
                              24楼2016-08-17 20:18
                                《盗三宝之古今盆》by姽婳三秋







                                七月乞巧,月光如练。
                                灯火通明的汴京城内一派繁华热闹的气象。
                                每逢盛大的节日,开封府都要加强警戒,维护治安。此次自然也不例外。
                                展昭今日本也在巡街之列,只因前几日那只臭老鼠来信里说要和他在七夕相会,所以他便提前和张龙调换了班。
                                结案之后不乖乖回来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搞些幺蛾子。
                                展昭暗暗腹诽,却还是依着信中所言,准备去相约地点,画虹桥等人。


                                汴京城的夜色淡薄,人声鼎沸。
                                展昭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中,恰在此时,他的右手手腕被人从身后拉住,一个略微喑哑的女子声音近在耳畔地响起。
                                “展大人……”
                                身后的人看展昭停了下来,便松开了手。
                                展昭心中一凛,不动声色的握紧巨阙,回身一看,原来是个姑娘。
                                只是比起一般女子来,肩更宽,腿更长,梳着最简单的发饰,流苏遮住额头,轻纱掩面,只露出两只柔情似水的眼眸来。
                                展昭疑心她来自异族,问道:“请问这位姑娘找展某有什么事情麽?”
                                姑娘不答,却拿出一个香囊,拉起展昭的右手,放在了展昭掌心。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心,又指了指香囊。
                                这无需多言,姑娘的心意也已经表露的十分明显了。
                                展昭讶然之下,正待拒绝,那姑娘脚步轻盈地转身,混进人群了之中,闪了几下就消失不见了。


                                眼看着和白玉堂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展昭看着手中的香囊,虽然做工粗糙,针脚开阔,但仍然仿佛一个烫手山芋一般。
                                他苦笑着收起。
                                脚步匆匆地走向画虹桥。


                                未及上桥,便已经看见那一抹熟悉的白。
                                月明星稀,风朗气清。
                                “猫儿。”眼前人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尾音飘进耳朵里,让人疑生微痒的错觉。
                                展昭未及说话,那耗子突然破功,失了一身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气度,凑上前来在他身上嗅来嗅去。
                                “白玉堂你搞什么名堂?”
                                “你身上有香气。”
                                “怕是皂角的味道吧。”
                                “不是。”白玉堂一脸严肃。然后又在展昭身上东摸西摸,展昭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多做挣扎,以免引人注目。
                                “白玉堂!”他低声提醒着,试图制止他的行为。
                                白玉堂并不理他,又摸了两下,果然找出了香气的源头。
                                “这是什么?”
                                “……香囊。”
                                “嚯——展大人既然都收了姑娘的香囊,又何必赴白某的约。”
                                白玉堂一拂袖子,转身就欲离开。


                                “玉堂!不是这样的!”
                                “展昭心里,始终只你一人!”
                                “这个香囊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硬塞给我的,我待会就去查开封的户籍,找到了就还回去。”
                                他一边解释,一边又怕白玉堂走脱,语速越来越快。
                                哪里想到白玉堂不仅没有走,反而回拉住展昭,道:“不许还。”
                                展昭呆住。
                                “香囊不许还回去。”白玉堂面无表情的说。
                                展昭听着他硬邦邦地语气,一时心若寒冰。
                                “玉堂……”展昭喃喃出声,手上的力道也松懈了下来。
                                白玉堂看着展昭的神色,心里顿时一软,舍不得继续逗弄他。
                                他努努嘴,道:“你把香囊打开。”
                                “嗯?”展昭不明所以。


                                “把香囊打开。”白玉堂语气柔软了很多,甚至带了点引诱。
                                展昭把香囊打开,里面有一对玉佩和一张字条。
                                展昭立刻回想起那喑哑的声音,高大的身形,做工粗糙的香囊……
                                他心中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那姑娘,难不成竟是玉堂?
                                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那边白玉堂已经大言不惭的承认了,“那个姑娘当然就是我了,除了我,世界上哪找那么好看的人去。”
                                白玉堂一边说,一边拿出那对玉佩,分别为展昭和自己戴上。
                                展昭打开字条,上书:“白玉堂与展昭,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再一低头,腰间的玉佩和身边人的玉佩碰在一起,像是情人间的低语。
                                见展昭低垂着头,久未言语,白玉堂有点慌了,急忙问道:“猫儿,你生气了?”
                                “你再扮次姑娘我看看。”
                                “啊?”
                                “我要看你男扮女装。”
                                “……展大人,你看奴家可好看啊?”
                                头顶钗饰和流苏的白玉堂十分滑稽,展昭忍俊不禁,笑骂道:“滥竽充数!”


                                哗啦啦的水声在耳边响起,白玉堂睁开眼睛,原本还暗淡平平无奇的的黄铜盆,倏地发出一闪而逝的强光。
                                白玉堂顿感一阵刺痛,下意识捂住双眼。
                                “玉堂?!”一旁洗漱的展昭听到声音,顾不及手脸皆是水珠,急忙走近。
                                白玉堂揉揉眼睛,一抬头,展昭眸子里的自己头发披散着,并没有什么簪钗和流苏。
                                再一低头,盛着水的古今盆仍然暗淡无光。
                                “猫儿……”
                                “我在。”
                                白玉堂微微一笑,“你能一直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天地浩渺,我们生于此间,是最普通不过的凡人,拥有最简单不过的愿望。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1-25 13:10
                                  ————————《古今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25 13:11
                                    终于把盗三宝写完了。。
                                    但是很多朋友说没看懂
                                    本来想专门写个后记结尾,但还是想把时间用在新年贺文上
                                    所以就只在这里简单解释一下吧

                                    游仙枕、阴阳镜、古今盆,都是有灵异能力的宝物,本来是包大人
                                    所有,用于断案与神鬼沟通。
                                    这里五爷偷来,也不知道怎么用,所以发生的3个故事。
                                    游仙枕里五爷是做了一个梦;阴阳镜里五爷是体验了一把附身,变猫而已;古今盆里,五爷则是女装了一把😂😂
                                    嗯,有时间的话,可能会再以猫儿为视角继续写三宝吧,爱你们。新年快乐~

                                    过几天会有新文送上哟~
                                    有木有期待?
                                    Ps长篇的那年我没有忘哒,会尽快更新的。
                                    感谢(不知道还是否存在的)读者们
                                    比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1-25 13:19
                                      *٩(๑´∀`๑)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25 13: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1-25 14:42
                                          还好,只是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1-26 14:55
                                            好在梦里还是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5-31 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