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岁吧 关注:15贴子:1,872
  • 9回复贴,共1

『兆娜』被遗忘之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结束与开始是相连的,正如那两人的缘是相连的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28 16:19

    我在无知无觉中诞生了
    最先得见的,是蓝的一望无际的天空,那辽阔的蓝色如同晕着水泽,缓慢的浸满整个世界
    我注视着它,那些光芒,微风和空气,比最稀少的奇迹还要让人颤动,在我几近就要落泪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出现了
    那是足以令人松一口气的平静音色,但我却觉得像是失掉了所有情绪一样,那恭谨又安静的声音透出无比沉重的悲伤气息,我回过身去,因为眨眼而流出的泪水使视野重新变得清晰,而半跪在我面前的人只是十分疲惫似得闭了闭眼睛
    “初次见面,毗沙门大人。”
    那便是我拥有意识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6-02-28 16:23
      那是用打磨圆润的石子铺出的道路
      如同架设在两界之间,顺着道路前进,原先空旷的四周就开始变成庭院的景象,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吹拂而来,温暖的风从没掩实的领子跟袖口中灌进去,然后又向着别的方向去了
      我眯起眼睛,栽植在院子中的樱花树沙沙地发出声响,仅剩下的零星花瓣落下来,随着风穿过立在远处的红色的鸟居
      风还未沉寂下来,忽然却有小孩子的笑声隐隐约约的出现,我转回头,在庭院前方,从那被竹帘遮挡着的殿室里,背对着这边坐了一个人
      我抬脚靠近过去,孩子们笑闹的声音变得清楚的同时,那个人的姿态也略微清晰的映入眼中
      即使有密密的竹帘做隔绝,但透过同样细密的缝隙,仍能看见那人随意垂在身后的金色长发,耀眼的金色落在下面白底的和服上,如同衣服摆上用红线刺出来的花絮那般令人失神
      我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只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坐在那里的是...另一个我一样
      脚下不知何时往前迈了一步,正踩在一截细细的干树枝上,被突如其来的力道压下去的树枝发出咔嚓的清脆断裂声,坐在屋内的人有所察觉的轻微一顿,显得有些迟疑地向这边转过头来,
      在与她视线相对之前,我眼前的景象蓦地黑了下去
      “...兆麻?”
      ——————————————————
      “毗沙门大人。”
      我猛的睁开眼睛,水雾氤氲的水池边上,半蹲的道标先生没什么情绪地看着我
      “您睡着了吗。”
      “...好好用问句啦,照麻。”
      “是兆麻。”
      听到纠正后我连叹气都懒得做了,稍微瞪了他一会,我低下头去拨弄那些飘在水面上的浅粉花朵
      “兆...麻,你讨厌我吗?”
      “并不,您为什么这么问?”
      “毕竟没有老是忘记自己神器名字的神明吧。”
      “就我所知确实没有,但是,我也不至于因为这个讨厌您。”
      被沾上水珠的花瓣摇晃着,在完全浸没于水中后慢悠悠地沉了下去
      “可是我不喜欢这样,”
      “毗沙门大人...”
      “我不喜欢这样。”
      道标先生沉默地垂着视线,过了好一会才回答了一声是
      讨厌的感觉
      我曲起膝盖,因而得以完全没入温暖的池水里,已经沉到底了的花瓣随着水纹的波动而微微摇晃
      始终压抑着自己一样一样,平静的,沉默的,无能为力的
      是因为我无法记住你的名字吗?是因为我已经忘记关于你的事情吗?
      梦里恍惚得见的身影浮现在眼前,我突然觉得,若转过身来,那人的面容该和我相差无几
      是这个原因吗
      我猛地站起身来,被我吓了一跳的道标先生愣了一下才跟着走过来,试图把外套披在我身上
      “我会找出来的,变成这样的因果。”
      缘被斩断的原因,让你难过的原因
      我会找出来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6-02-28 16:29
        写的好棒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7-21 2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