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another吧 关注:684贴子:31,466

搬运,目前看过的自认为最好的一本红A同人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题,该贴搬运自fate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28 21:37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日本的红A同人,漆黑的螺旋,说的是ubw过后的红A被小安带到了fz。
    虽然部分章节是直接照搬了fz的原作小说,但是红A的心境描写,与fz时代各master和servant的交互,情节的发展与原作的风格相当类似,没有过度yy,最后也是属于大致上的happy end。懂日文的强烈推荐去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2-28 21:38
      由于之前的部分和fz一样就不搬运了,下面这部分说的是FZ中,港口部分,saber被黄蔷薇刺伤,金闪闪被时臣召回,berserker要攻击saber,而lancer的master用令咒命令lancer和berserker一起攻击saber。此时。。当然是正义的伙伴出来救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28 21:39
        lancer暂且不论,berserker那带有恶意的杀气已经膨胀到了自己的身
        体仿佛被包裹住的感觉
        ”好吧,这件人情日后一定会回报的,可是l”ancer的枪。。。“
        ”我应该有办法能对付的“
        lancer枪的能力已经把握了,与我的相性并没有那么坏。
        ”trace on“
        手里出现的是习惯使用的中华风的黑白双刀,干将莫邪。
        ”那么,差不多就开始吧“(士郎)
        ”应!“(lancer)
        ”。。。。aaa。。。。er。。!!!“(berserker)
        ”ku。。“(saber)
        4人的英灵一齐踏出,战斗再度开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2-28 21:46
          放出港口战剩下部分之后我就开始从头翻吧,不过中间那些照搬fz原作的部分非必要我就不翻译了,直接说个大概就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2-28 21:46
            己的脸看,由于身高差saber是仰望的姿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2-28 21:51
              纳入手中,对于其他几组来说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优势。
              ”不过,这次还是算了吧,我也是有自己的目的才参加了这次圣杯战争的“
              ”mu。。怎样都不行么?caster“
              ”caster?啊。。。原来如此“
              不由自主的苦笑了起来。的确这个状况的话被误认了没办法,实际上被lancer叫做魔术师的时候也没有反驳。
              ”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么?“
              ”不是,被那样想也没办法,不过呢。。。。虽然也有当caster的资质,但我不是caster哦“
              ”那么是特殊的职介么?“
              虽然很少见,但是除了常见的7个class意外的职介被召唤出来的情况也出现过。
              ”啊。要说特殊的话的确是特殊,不单单只是职介,我本身的存在就是特殊的“
              ”什么意思?“
              ”这次的圣杯战争,7体常规class的servant已经凑齐了,caster虽然现在还没露面,不过肯定已经被召唤出来了“
              再次露出了讽刺的笑容的卫宫士郎,接下来的一句话连rider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是第八人的servant,你可以叫我复仇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2-28 21:55
                。。只是累了而已”
                “什么?”
                “好了,你确定还要和我讨论这个问题么?再不立刻行动的话,我就要出去受肉了哦”
                “ku。。”
                圣杯的魔力出现在现世的话,和魔力一体化的アンリ?マユ也会一起出去并获得实体。
                “我自己说也有点那个什么。。。如果我获得了实体的话和字面意思一样是最糟糕了哦,毕竟我是作为恶的概念的本身而获得实体的,只要我对谁有一点点憎恨,或者谁对我有一点点憎恨,那可真是不灭的邪神的诞生哦”
                和第三次圣杯战争中单纯的人类的幽灵不同,现在的アンリ?マユ拥有着2次圣杯战争的魔力,如果出现在现世的话那肯定是以能够带来所有诅咒的黑泥,能够吞噬任何东西的黑影的样子出现。而且只要人类整体中还存在着恶意,那就是不灭的存在,或许是连抑制力都无法阻止的邪神。
                “你并不希望变成那样么?”
                “还是说你肯杀掉我吗?好厉害哦,杀神的英雄什么的太帅了哟,正义的伙伴”
                过去舍弃的理想的名词拨动了エミヤ的神经,アンリ?マユ明显的挑拨唤起了曾经自己经历的圣杯战争时言峰说过的话“欢喜吧,少年,你的愿望终于达成了”
                正义的伙伴如果没有对立的恶的存在的话就无法成立,这种事情自己早已经经历到了生厌的程度。而眼前的アンリ?マユ故意激怒自己一般标榜的他是恶,这是明显的挑衅。
                “你这个混蛋。。”
                “还是说,我如果获得实体出现在现世的话会有谁高兴么?”
                忽然头脑冷静了下来,恶是被拒绝的东西,被忌惮,被厌恶,不被接受,不管到哪里都没有容身之处,。然后代表了此世所有之恶的アンリ?マユ不论在哪里也没有’味方‘(这里我觉得不翻译好,伙伴这个次无法单纯的表达这里的意思)会期望看到他的除了那个神父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诞生是件让人祝福的事情,但是アンリ?マユ的诞生只会遭到世界的忌讳。即使没有做任何坏事,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存在便是恶的代表。
                “アンリ?マユ。。。你”
                “哦。。。快到界限了哟”
                周围的空间仿佛出现了裂纹,饱和的魔力已经突破临界,被这些恶意的魔力吞没的话即使是servant的自己也会被抹去吧。
                “随便什么愿望都行么?”
                “啊。什么都可以哦,不过那种一般的愿望可不行,要可以能引起奇迹般的愿望不然可无法消化这么多魔力啊”
                “啊啊,知道了,那么我许愿”
                决定了,シロウ的眼中没有了犹豫,アンリ?マユ也休闲的摆着姿势,エミヤシロウ许愿,アンリ?マユ在听取愿望的同时奇迹就会发生。
                “给予アンリ?マユ救赎吧”
                “什么?”
                第一次看到了アンリ?マユ的惊讶的表情,不过已经晚了。作为圣杯的アンリ?マユ已经听取了エミヤシロウ的愿望。
                “你是认真的么?居然说要救赎我?作为此世所有之恶概念的我?”
                “很奇怪么,救赎代表了此世所有之恶的人,还有比这以上的奇迹么,然后既然眼前有不幸的人,那么伸出援手是当然的事情了,要说理由的话“
                封闭的空间中出现了光,覆盖所有东西的光的洪流,纯白的光。
                ”我是正义的伙伴,这理由足够了“
                听着エミヤシロウ的话,一瞬アンリ?マユ也呆了。接下来光芒吞没了2人。充满了整个空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2-28 22:01
                  从下面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2-28 22:03
                    才是真正的第一章,在看的同学请随便评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2-28 22:03
                      太好,不过你作为魔术师果然是二流中的二流”
                      说了这些话后,时辰转过身往女儿们的方向走去,留下了妻子和那个青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2-28 22:05
                        走了出去,身上散发出了雾气般的魔力,物质化的魔力形成了红色图案,漆黑底色的外套。
                        ”那么,我出发了“
                        ”一路当心,士郎哥哥“”快点回来哦,士郎“
                        对于二人的话语,士郎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现在开始,这个身体已经成了一只箭,放出的箭矢只会向着目标前进。
                        圣杯战争---------------开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2-28 22:10
                          有的背后感到了气息。而且是带有魔力的气息。魔力的强度和量都不是一般人类的等级,是servant。
                          (居然被绕到了背后。。。。)
                          “你是saber的master,卫宫切嗣,没错吧”
                          “你说的是谁啊。。认错人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2-28 22:12
                            今天先更到这里,有人看再继续更新(๑•ั็ω•็ั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2-28 22:18
                              由于第四章的内容除了最后之外几乎是完全照搬fate/zero的原作小说,因此我就不翻译了,只是写一下大致剧情,看过原作的朋友应该知道是如何的情节,没看过的也可以去看下原作,毕竟同人的目的一方面是自己开心,另外一方面是希望拉更多的小伙伴进坑
                              第四章 集结的命运
                              saber和lancer的战斗更加白热化,由于发现lancer的红枪可以无视铠甲,saber决定撤去自己的铠甲使自己更灵活,可是却中了lancer的计谋,在以伤换伤的情况下被黄蔷薇刺伤而无法被治愈,因此陷入了劣势。此时rider出现并且自报家门,rider的真名为征服王亚历山大,之后archer,berserker相继出现,由于看不惯berserker的样子,archer向berserker发起了攻击,archer的攻击是拿出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复数的宝具进行的地毯式轰炸,而berserker更是惊人的能够夺取那些宝具化为己用,为了阻止暴怒的archer,archer的master时辰不得不使用令咒,让archer撤了回来。之后berserker将敌意转向了saber,而lancer无法坐视berserker攻击已经受伤的saber因此准备与berserker一战,但是此时lancer的master却用令咒命令了lancer与berserker一起攻击saber。
                              不但受了无法治愈的伤,并且面临以一敌二的saber陷入了大危机。saber向爱丽斯菲尔请求自己断后,让爱丽先逃走。此时正义的伙伴出场。(原作里是大帝帮了saber一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2-28 22:19
                                再次露出了讽刺的笑容的卫宫士郎,接下来的一句话连rider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是第八人的servant,你们可以叫我复仇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02-28 22:29
                                  今天就这么多了,话说为毛人家一层楼的东西我要剪成好几楼才能发的了ORZ,好麻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2-28 22:30
                                    在看的同学吱个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6-02-28 22:33
                                      又要开始了吗


                                      收起回复
                                      46楼2016-02-29 09:26
                                        楼主继续更新吧


                                        回复
                                        47楼2016-03-03 00:28
                                          我两年前看过一个小说叫英雄的道路,跟这个完全一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6-03-03 01:02
                                            ha的小说我只服英雄的道路好久以前看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6-03-03 01:20
                                              开更辣(๑•ั็ω•็ั๑)我看看我更到哪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6-03-03 18:26
                                                怎么……难道说,您全部都忘记了吗?您生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吗?”
                                                完全听不懂这边的话语,还是根本就没有听,或者是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话语。
                                                Saber对于这种说不清的状况开始觉得有些厌烦了,于是严肃地看着Cast
                                                er说到:
                                                “既然您已经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那么出于骑士之礼我也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你。我
                                                叫阿尔托利亚,尤瑟.彭德拉根之子,不列颠之王。”
                                                Caster依然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挺起胸膛,自豪的报上自己名字的少女,愣
                                                了一会之后失声叫到。
                                                “啊啊……哦哇啊啊啊……”
                                                吉尔.德.雷边拼命地悲鸣着便不像样子的不停捶打着地面。
                                                “这是多么令人悲痛,多么令人叹息啊!不只失去了记忆,甚至连神智都错乱了吗
                                                ……你……你!神啊,你为什么对我那优美的女子如此残酷”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本来就不是——”
                                                “贞德,你不愿意承认也是情有可原的。本来比任何人都虔诚比任何人都对深深信
                                                不疑的你。却被神给抛弃了,在你被判定为魔女而处死的时候神没有给你任何的帮
                                                助和救护。你现在这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Saber忽然感到一股和恐惧完全不同的令人厌恶的感觉。简直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
                                                来。
                                                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听到Saber的话,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对于
                                                Saber它只是随意凭借自己的幻想下定了一个结论,并且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在
                                                这个思想支配下的Caster对于Saber的话一点也听不进去。
                                                “快醒醒吧!贞德!不要再迷惑了!你是奥尔良的圣女,法兰西的救世主贞德啊!

                                                “好了好了!你适可而止把!”
                                                已经忍受不了的Saber,对跪在地上的Caster露出厌恶的神情喝斥道。
                                                “我是Saber。而你也是servant的话。我们都是为了圣杯而奋战的Servant。我们
                                                之所以会在这里相遇,不过是因为这样的关系罢了。”
                                                “……Saber。跟这个男人说什么都没用的。”
                                                爱丽斯菲尔在骑士王的背后对她说道。
                                                身为Saber的阿尔托利亚,作为英灵穿越了时空来到现在,当然不会知道在他
                                                的历史之后发生的事。所以也自然不会知道被称为“青须”的吉尔.德.雷伯爵那
                                                带有疯狂色彩的传说。
                                                虽然吉尔.德.雷作为法兰西的救国英雄而登上了元帅的宝座,可是在他那光辉的
                                                另一面却沉溺于黑魔术和淫欲之中,甚至虐杀了数百名的少年。被称为“神圣的怪
                                                物”——
                                                吉尔最后悲剧性的命运和与他一起奋战的女中豪杰贞德的死亡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所以他对于贞德的执著,被带入到现在的圣杯战争之中。Saber和贞德究竟有多少
                                                相似的地方无从得知,不过而二者一定是非常的相似。无论如何,吉尔——吉尔.
                                                德.雷已经确信Saber就是他所思念的那个人,并且不允许有任何的怀疑。
                                                “贞德,请不要在称呼你自己为Saber了,我们很快就不用再受这个所谓Se
                                                rvant的枷锁的束缚。圣杯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这次是爱丽斯菲尔代替已经气得说不出话的Saber对吉尔.德.雷反驳道。
                                                “喂!吉尔元帅,既然你说战争已经结束了。那现在圣杯怎么样了呢?”
                                                “那还用说,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已经在我的手中。”
                                                Caster带着满意的微笑自豪地说道。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圣女贞德能够复活。而现在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甚至都
                                                不用和任何人进行争夺,我的愿望就已经变成了现实!连战斗都不用需要,圣杯就
                                                已经选择了我——吉尔。”
                                                “叮”的一声凄厉的声音响过。吉尔.德.雷的眼前忽然显出一阵凉气。
                                                是Saber的风王结界。虽然吉尔.德.雷看不见,可是它也能够感觉到就在自
                                                己面前的剑气。
                                                “如果你再敢对我们英灵的宝物不敬的话——接下来我可就要不客气了。Cast
                                                er!”
                                                虽然Saber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措辞,但声音里面仍然充满了尖锐的杀气。
                                                “来吧,站起来。骑士不能对跪着的人出手。如果你也是Servant的话就收起你的
                                                诡辩,依靠堂堂正正的战斗来夺取圣杯吧。就让我Saber来做你的第一个对手
                                                。”
                                                吉尔.德.雷双眸中那狂热的火焰一下子消失了。
                                                刚才他因为那激动而扭曲的面容也渐渐恢复了平静。Caster抬起头来看这S
                                                aber,在它视线中蕴含的那种强大的意志力却没有一点衰退的迹象。
                                                这是暗下决心的眼神,他只是把自己的执著换成了更加坚定的意志而已。
                                                “看来只是用嘴说是不行的了……你的心仍然还封闭着吗?贞德”
                                                Caster阴沉的声音之中已经没有刚才的叹息。
                                                “那就非常抱歉了。看来有必要对你进行强制治疗。不管怎么说——下次我一定会
                                                为你做好一切的准备的。”
                                                黑色的长袍一下子向后漂去,与Saber之间离开很大一段距离。重新站起身子的
                                                Caster和刚才跪在地上哭天抹泪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在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似乎
                                                能够将大地全部用鲜血染红的霸者威风……不只英灵,甚至连暴君都会感觉到畏惧
                                                的压迫感。
                                                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容易对付的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6-03-03 18:31
                                                  这一篇中,关于雁夜和虫爷的描写和原文设定有些许出入,请大家谅解,毕竟是同人。而且其实我也有点不太明白最后花了很大篇幅描写间桐鹤野。一开始以为是伏笔。但是直到最后这个家伙都没有再出来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6-03-03 18:44
                                                    与关闭了许多人的未来的黑暗相对照的,地上充满了人工的光亮。在能够看到小镇全景的大楼上,久宇舞弥站在那里,她并不是master,当然也不是servant。没有魔术的心得,也没有魔术刻印,甚至原本生于与魔术没有任何关系的家庭里的她,最苦老的记忆中,自己的手里拿着的并不是玩具,而是为了杀人这个目的而制作出枪械。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出生在一个非常平穷的国家,一个把互相夺取物资,杀人当做理所当然的国家。连维持军队的经费都没有的这个国家,却利用神的名义为了让一小部分人奢侈的生活下去而开始了战争。周围的人,或者是自己随时随地都会死的纷争地带,无可救药的狂气中,有人想到了。
                                                    "比起召集军队,绑架小孩子然后培养其为士兵,那样的做法更加省钱"
                                                    舞弥也是被绑架的小孩子之一。被人将枪塞到自己手里那是舞弥最初的记忆。。。。在那之前的记忆已经不记得了。自己的父母的事情,自己是哪里出生的,自己真正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久宇舞弥这个名字也只是切嗣最早为她制作的假护照上的名字。
                                                    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比对手杀掉自己之前先杀掉对手。那样的话自己就不会死。杀过多少人,这种事情已经不重要了。那里不是那种想着多余的事情仍能活下去的地方(战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舞弥是幸运的,在自己被代表死亡的枪弹打中之前被卫宫切嗣捡到了。然而,只学过杀人技术的舞弥,不知道除了杀人之外的生存方式。那样的人是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的。而切嗣自己也没有那种能教导别人除了杀人以外的生存方式的能力。他自己也是除了魔术师杀し就没有其他生存方式的人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两人其实是一样的。两人一样的在生存方式这一点上很笨拙,与普通的人生,幸福等无缘。卫宫切嗣和久宇舞弥的相遇或许只是相似的两人互相吸引的必然的结果。卫宫切嗣将久宇舞弥作为自己这个杀人机械正常运作的必要部件,久宇舞弥接受了作为卫宫切嗣的道具的人生。两人的关系无法用简单的例如夫妻,或者恋人的词汇来形容,但却有着在那之上的坚固的牵绊。
                                                    然而,数年不见后再会的切嗣和舞弥印象中的切嗣不同。入赘了爱因斯贝伦,娶妻生子。对于这些事情舞弥没有想什么,这是切丝的自由。然而或许是由于这些事情导致了切嗣心中的什么发生了动摇。舞弥印象中的切嗣是能够如同机械一样正确无误的行动,对于杀人没有任何犹豫,对于杀人不抱有任何感情,杀人对于切嗣来说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机能一样,至少舞弥印象中的切嗣应该是那样的。但是现在那个心目中的形象动摇了。仿佛对自己的行动抱有了疑问。
                                                    从再会开始的时候虽然就有一丝迹象,然后在港口汇合的时候就非常明显了。舞弥的直接告诉自己切
                                                    嗣和自称第8名的servant的复仇者在接触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从切嗣那里获得的资料里servant应该只有7个,为什么会存在本不该出现的第8个。。?
                                                    ”滴滴“将舞弥从思考中拉回现实的是手表的电子音。机械的电子音宣告的是作战开始的时间已经到了。
                                                    ”切嗣“
                                                    舞弥抬起了头。现在舞弥所在的是尚未完成的东木中心大楼的预订为38楼的钢筋之上,然后眼前的是东木凯越酒店,32层目前东木最高的建筑物。而目标就在酒店的最上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6-03-03 18:52
                                                      ”。。。。。“
                                                      绮礼的问题被对方反问。然而绮礼只能保持沉默,对方的servant是2人,自己这边是4人,虽然有数量上的优势,但实际上对于绮礼来说是压倒性的不利。作为哈桑百貌出现的assassin虽然有着人数上的优势,但是与之相对的是每一个assassin的能力的低下。如果是1对1的话,即使是自己也能打倒的assassin的实力,比起berserker和正体不明的复仇者简直如同小孩与大人一样的差距。
                                                      僵持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新出现的第5个assassin靠近绮礼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复仇者,你袭击了间桐家是真的么?“
                                                      ”哦,那里也有assassin在监视么?没错,虽然得到了berserker,但是berserker的原来的master也不能放着不管,既然他躲在自己的家里,那我就只好把整个间桐家都消灭了。一不小心把卷入的间桐赃砚也杀了。
                                                      对于复仇者的话语最惊讶的是久宇舞弥,舞弥在事先的调查中也了解到了间桐赃砚的事情,在这次圣杯战争中虽然并不是master,但也是危险人物列表中排名靠前的存在。据说是活了200年以上的妖怪一般的魔术师,那样的怪物就这么死了?而且理由仅仅是被卷入。
                                                      ”你是说只是在讨伐berserker的master的时候,间桐赃砚被卷入战斗而被杀了?“
                                                      ”啊。。。只是个不幸的事故,毕竟他也对我进行了攻击,正当防卫的理由很充分啊“
                                                      ”真的只是事故么?“
                                                      ”你想说什么?“
                                                      复仇者的气势变了,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是杀气很明显的传了过来,assassin都做出了战斗的架势。
                                                      ”算了,那不是我改考虑的事情呢“
                                                      ”不错的判断呢“
                                                      与杀气一起,berserker也消失了。绮礼背对了复仇者,与assassin一起准备离开。
                                                      ”复仇者,你到底是什么人?“
                                                      ”言峰绮礼,当你发现真实的自己的时候,一定会成为你的敌人的人“
                                                      ”你?你知道我所追去的答案么“
                                                      ”虽然不知道你所追求的答案是什么,我知道的是,如果你的本质不变的话,我必然会成为你的敌人。“
                                                      ”我的敌人?那么就是说,你与我的本质是对立的存在么?真是让人感兴趣的话“
                                                      说完之后绮礼从屋上跳了下去,当然不是自杀,身旁有着assassin的接应。其他assassin也在防备着复仇者。
                                                      ”到底。。是什么意思“
                                                      落下的绮礼考虑着刚才与复仇者的对话。那个男人与自己有怎样的关系?他似乎很了解自己。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与那个复仇者对峙的时候,不正确来说是感受到那个servant魔力的时候,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绮礼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他有预感,这并不是结束。复仇者到底是什么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与自己的身体的反应脱不开关系。那么或许他甚至比卫宫切嗣更能带给自己答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6-03-03 19:00
                                                        ”爱丽丝菲尔!!怎么了,发了什么事?“
                                                        ”啊。。。saber。。。”
                                                        saber发出的声音让爱丽回归了现实。复仇者则像是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啊。。。”
                                                        虽然刚才爱丽没有回答,但是从她的态度,士郎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对你来说这样真的好么?”
                                                        对方的话语如同实物般刺进了胸口。啊啊。在这个servant面前说谎是没有意义的,对方是如何知道的。。。这个过程没有意义。只是,从结果上说。眼前的这个servant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我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出生的”
                                                           “我想问的不是那些他人硬塞给你的东西,而是你自身的意志,不是别人,而是由你爱丽丝菲尔自己的想法。”
                                                            复仇者的言语并不强烈,但是给人一种无法说谎的气势。
                                                            saber和舞弥由于无法理解双方对话的内容而保持沉默。爱丽丝菲尔和复仇者的对话,并不是那种不知情的人能插嘴的氛围。 
                                                           “我。。我希望切嗣能够获得圣杯,实现他的愿望”
                                                           “軽いな,(没有好的翻译,不是指轻率,也不是重量上的轻),爱丽丝菲尔,你的愿望中没有自己的意志,那不过不过是卫宫切嗣的愿望的延长,而不是你自己的愿望,所以无可救药的軽い。
                                                           “。。。。。。軽い。。。么?”
                                                           “你难道不曾希望过么?你和伊利亚,还有卫宫切嗣在一起的未来。”
                                                           说不曾希望过那是骗人的,但是那是。。。。
                                                           “我做不到。。。。那是如同将切嗣的愿望舍弃换来的东西”
                                                           “对他说不就好了么?必要的话给他一个耳光然后“不要光顾着做梦,好好看看自己和女儿生活下去”这样如何。。”
                                                           “如果那么做的话,切嗣或许会答应的吧,但是那样的话他自己会无法原谅自己。他无法逃离,放弃圣杯的自己,没有拯救世界的自己,切嗣是不会原谅自己的。最为最初和最后的断罪者,卫宫切嗣会杀掉卫宫切嗣的。。”
                                                           爱丽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复仇者说到这个地步。只是有着冲动让她不吐不快,其他的事情怎么都好的感觉。对眼前的servant那么轻易的就踏进了自己和切嗣的领域的事情,感到无比的厌恶。
                                                           “你知道我们什么?”
                                                           “那么你又知道那个男人多少?”
                                                           “哎??”
                                                           复仇者笔直的看着爱丽丝菲尔,saber和舞弥无法插话,有些手足无措。
                                                           “卫宫切嗣一直在逃避,从不能变成正义的伙伴的自己身边,从不能拯救想救的人(雪莉和娜塔莉亚)的自己身边。所以他一直在持续着为了拯救多数人而杀掉少数人的事情,冷酷的,仿佛机械般的,然后在那个终点,等待卫宫切嗣的不是救赎。“
                                                           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刚才高昂的感情仿佛雾一般散去了,然后忍不住的倾听复仇者的话语。
                                                           ”卫宫切嗣法拯救自己。即使那个愿望被实现了,他也无法得到救赎。那么那个男人的救赎在何处,谁能够拯救那个男人。?“
                                                           复仇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背对着爱丽丝菲尔,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意义。(这里又不会翻了。。。もはや语ることはないと言わんばかりだ)
                                                           ”复仇者。。。。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迷惑我呢。。“
                                                          “。。。。不是他人。。居然是被爱因兹贝伦的人这样问。。我还真是没想到呢”
                                                          虽然没有转身,但是那个背影稍稍的有些摇晃,看来是在苦笑。
                                                          “原来如此。。。确实对于爱因兹贝伦来说,是希望将那个存在当做从来没有过,爱因兹贝伦的傲慢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如此呢”
                                                          “?。。。你再说什么?”
                                                          对方的话务无法理解。仿佛复仇者的真实身份如果是爱因兹贝伦的话就应该知道的样子。
                                                          复仇者没有回答,朝着门口走去。
                                                          “啊啊。。。在那之前。”
                                                          回过头的复仇者看到不是爱丽而是saber
                                                          “。。通过视觉共有,看着这边的吧,卫宫切嗣”
                                                          “!!!”
                                                          再次出乎意料的发言让爱丽和舞弥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而saber则紧紧的咬住嘴唇。看到那个反应的复仇者又笑了起来。
                                                          “哼哼,果然是在看着么,,,估计你也快要到了,所以稍微试着说一下而已。看来猜中了”
                                                          “库。。。你算计我。。。复仇者”(请自行脑补。。你算计我,夏亚)
                                                          “别说的那么难听嘛,虽然不可否认,戏弄你很有意思,不过这也是交涉术中的一项么。只要不是诈骗,像这种的,上当的人自己不好哦。卫宫切嗣,我已经准备走了,现在是冬天,在感冒之前早点进入城堡比较好哦”
                                                          无视了气愤的saber和哑然的2人组,复仇者走出了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6-03-03 19:16
                                                          黎明时分,教会的地下室中,言峰绮礼正使用通信机向时辰报告着新入手的情报
                                                          "什么。。。你说间桐赃砚被杀死了?"
                                                          “是的,似乎是因为复仇者在消灭berserker原来的master的时候做出了抵抗,被认定为敌人之后一起消灭了。”
                                                          时辰的反应没有出乎绮礼的预想,有着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优雅的远坂家的家住现在显的有些狼狈。不过那也是必然的,绮礼所传达的事情太过惊人了,初始的御三家的其中之一彻底消失了。
                                                          “ku。。。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时辰喃喃道,间桐是和远坂和爱因兹贝伦是共同制定了圣杯战争的规则,创造了圣杯降临的仪式的家族。虽然间桐家的消灭也让人吃惊,但是最让时辰无法接受的是圣杯将领的仪式的魔术也随之缺失了。圣杯降临的仪式是三家协力完成的,但同时三家各自负责不同的部分,远坂家提供灵脉和土地以及召唤英灵的系统,爱因兹贝伦制作圣杯所需要的器,然后间桐则是负责能够驾驭servant的令咒。魔术原本就是绝不外传的东西,因此各自负责的部分的魔术只有御三家自己才知道。即使是有着类似的系统的其他魔术家族,若是没有完整的设计图的话也不可能再现同样的东西。当初会把樱过继给间桐家也有一部分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如果间桐家的魔术彻底消失的话,圣杯系统就如同存在定时炸弹一样。然后复仇者却做出了这种事情,如果现在或者将来圣杯出现了任何问题的话,最坏的情况下,圣杯降临的仪式无法再次实现。
                                                          “ku。。。。。到底是哪里来的没有常识的master,居然会连御三家的重要性都不知道么”
                                                          “。。。。。。”
                                                          时辰认为复仇者是不知道灭掉间桐家会带来的后果,但与其直接接触过的绮礼确有种直觉,那个servant正是知道这点才杀掉间桐脏砚的。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但那个servant和其他的servant有着什么决定性的不同。然而绮礼并没有将这点告诉时辰。
                                                          “。。。吾师,事实上还有一件事”
                                                          “什么“
                                                          根据assassin报告,发现caster已经与saber和其master进行过了接触,之后通过跟踪,似乎已经知道了caster的真名”
                                                          ----------------------------------------------------------原文----------------------------------------------------------------
                                                          “哦?马上就能够掌握Caster的行踪了吗?”
                                                            时臣的声音里流露出满意的称赞。
                                                            “对方不愧是魔术师的英灵,即便是我的Assassin也很难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进入对方的‘工房’。不过现在已经确定了对方的大概位置,目前Assassin正在那周围对其进行着包围监视,只要Caster出现在工房以外,便能够将其行动逐一掌握。”
                                                            “也就是说Caster并没有在工房内闭门不出而是很积极的在外面活动了?’’
                                                            “是的。那是因为……”
                                                            一想到报告之后时臣的态度,绮礼稍微有点踌躇起来。Caster和他的Master的所作所为,也许会招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他们二人前往深山町旁边的城市,将正在睡梦中的儿童抓回自己的据点。一直到天亮之前总共抓了十五人。虽然大部分都是比较平稳地进行着——但是其中三回被孩子的家长发觉而引起骚动,结果他们将那孩子全家都杀害了。”
                                                            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通信机对面时臣愤怒的绮礼赶在他还没有说话前马上继续说道。
                                                              “Caster毫无顾虑地使用魔术,而且在之后也不对现场进行清除和整理。现在按照父亲的指示,圣堂教会的工作人员正在对现场的痕迹进行清理。不过……恐怕今后Caster和他的Master的行为也不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他们到底在想什么!那家伙是什么人?那个Caster的Master。”
                                                            “凭借Assassin偷听到的他们的对话来看——那个Master在召唤Caster之前便一直都在进行着类似的行凶杀人事件。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不过这个男人和现在通缉的连续杀人犯貌似是一个人。”
                                                            “……”
                                                            时臣重重地喘着气。
                                                             从这个月开始便被连续报道的“冬木市的恶魔”,谜一样的连续杀人犯。采用近年少见的残虐手段,仅在市内便有四桩案件与他有关,而且据说最后一桩更是将睡梦中的全家都残忍的杀害,非常残暴的杀人犯。虽然冬木市内的警察已经特别成立了专案组.将周边辖区的所有警力都动员起来抓紧时间破案.但是仍然没有任何进展,还停留在连犯罪嫌疑人的相貌都无法确认的阶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6-03-03 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