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50贴子:3,803
  • 9回复贴,共1

半镜奇谈:肉佛(活人被制成肉身佛,每夜分身袭击和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
“施主,小僧是东照寺的,法名明澄。奉师父义净之命,前来请施主到庙里一叙。”
我的面前,端坐着一位青衣的年轻僧人。他面型削瘦,五官精致,一脸庄严之相。
他是十分钟之前到来的。
此刻正和我面对面,坐在我的客厅之中。
“东照寺?就是那个东照寺吗?”
我满脸疑惑的问。
“是的。”
明澄回答。
东照寺之所以全国闻名,是因为他们的一个特殊现象。就是他们盛产“肉身佛”。
所谓“肉身佛”,就是指修行道行极高的大德高僧圆寂后,肉身不腐,所变成的不坏之身。
东照寺位于安徽境内,历史悠久,第一具“肉身佛”产生于明初,之后就不断诞生“肉身佛”,至今为止,东照寺的肉身佛已有13具之多。
东照寺的现任主持义净和尚,是国内佛教界有名的大德高僧,和我同有一面之缘。
“义净大师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问。
明澄沉吟半天,才缓缓开口说:
“最近,寺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哦。什么怪事?”
明澄说:
“人形。是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人形……”
“人形?”
我盯着明澄的眼睛问。
“是的。现在寺里人心惶惶,不知谁传了出去,香客也减少了大半,直接影响了寺里的收入。”
“你能说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吗?”
我打断明澄的话。
明澄沉默了一会儿,说:
“很难用语言描述的明白,你跟我去看一眼,一看你就明白了。”
“好。”
我点头同意。
于是,一天后,我跟着明澄来到了东照寺。
2.
我在东照寺的大雄宝殿里,见到了义净。眉须皆白的义净,和几个僧人,正在等候我。见我到来,连忙把我领到宝殿一侧。
那里的地面上,有鼓起来的东西,上面还蒙着一床被子。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镜先生,这东西是专门保存起来,留给你看的。你见多识广,帮我们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义净和尚说。
说完,他用手一指。马上过来两个年轻僧人,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揭开来。
原来凸起撑着被子的是几条凳子。
凳子中间,有一个很奇怪的白色东西。
我第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个人形。而且是一个痛苦扭曲的人形。
我凑上前去仔细观察。
那个人形,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仿佛是艺术家,用白色细沙,在地上洒出来的白色沙画。
看模样,分明是一个和尚。
但他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四肢严重弯曲变形。
面上满是痛苦之色。脸肌扭曲,神情狞獴。眼睛圆睁,嘴巴也大大地张成一个“o”型。
我蹲下。用手指蘸了点白色粉末。放到嘴里品尝。
有一点淡淡的咸味。但不是盐巴,不是白沙,不是面粉,不是石灰。
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
我只觉得这人形诡异之极,仿佛要从地上跳起来一样。
“这是怎么来的?”
半晌,我才问义净。
义净叹口气说:
“凭空出现的。我也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东西以前出现过吗?”
我又问。
义净长长吐出一口气,说:
“出现过。”
“哦。那能给我说说吗?”
“可以。”
接着,义净老和尚打开了话匣子……
3.
义净第一次见到那种“人形”,是在十多岁的时候。他是被遗弃的孤儿,被师父慧空在云游的时候捡到,带回寺里,养大成人。
两人亲如父子。
一年冬天,夜里下了大雪。
早上起来,小义净推开庙门一看。
咦——
第一眼就看到个奇怪的东西。
在距门两丈的禅院地上,趴着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形”。
就像是谁用刀子刻在雪上的雪雕一般。
但周围没有脚印。
小依义净连忙跑过去观看。
发现那是一个痛苦扭曲的“和尚”。他张大嘴巴,似乎在愤怒的呐喊。
这“人形”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呀?”
小义净拉来师父慧空一起观看。
慧空双手合十,默默念了一段超度经,然后才缓缓说: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我来到东照寺,就经常会看到这种奇怪的‘人形’。他们似乎很痛苦。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可为什么会出现在东照寺里?”
说完,慧空长长叹了口气。
从此以后,义净也开始不断见到这种莫名其妙的诡异“人形”。
有时候,出现在院子里。
有时候,出现在厨房。
有时候,出现在桌子上。
有时候,出现在墙上。
总之,每年都会出现两三次。
根本不知道它们是从哪儿来的?和怎么来的?
开始的时候,义净还有点害怕。
但它们只是诡异出现,对人并没有什么伤害。
慢慢地,义净也就习惯了。
见怪不怪,其怪,照常来。
但直到,半年前,这些奇怪的“人形”却发生了变化!
让义净,和东照寺里的和尚们,不由得害怕起来!
4.
首先,这个出现的“人形”开始增多。
以前,一年只出现过两三次。
半年前开始每月都出现,而且出现的间隔期越来越短,不断缩短到半个月,十天,五天,三天……
直到一个月前,它们几乎天天都出现了。
东照寺的和尚们,开始觉得恐惧起来。他们每天四处在市里寻找着新出现的人形,见到就连忙扫掉。
但还是被来进香的香客看到了。
于是,东照寺“闹鬼”的信息,别被传了出去。
绝大多数人,都不敢再来拜佛进香了。
这还没什么,真正让东照寺僧众恐怖的,是五前天发生的一件事。
五前天晚上,东照寺的僧众们,正在围着桌子吃晚饭。
突然之间,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桌子的中间,缓缓出现了一个白色“人形”。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有的胆小的僧人,不禁开始浑身发抖,牙齿也咬的格格作响。
其中有个胆大的僧人,咳嗽两下,壮壮胆说:
“没啥。大家不要怕!这些年来,这些人形一直都人畜无害。再说,我们这么多人,它又能把我们咋地啊?”
说的,他伸出筷子去夹菜。
这时候,桌上的人形,突然跳起来,张个大嘴,张牙舞爪的,向他直扑过去!
当白色的手掌,卡住那僧人咽喉的时候,“人形”化成一堆白色粉末,散落地上,消失了。
那大胆僧人,向后一躺,吓得昏厥过去。
等抢救过来后,发现他的咽喉处,有一个红红的掌印。
这件事情发生后,有几名的僧人,悄悄溜走,弃寺而逃了。
剩下的僧人,也是整日的恐怖氛围里,聚集在一起念经。
但无济于事,这种人形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而且都会动弹了。
出现之后,有的会跑几步,有的会往前爬行,有的会痛苦地打滚,还有的甚至会攻击僧人。
只是他们的攻击,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但也确实够恐怖的,足以让人吓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为了给僧人壮胆,义净把大家聚集在大雄宝殿里,没日没夜的一起念经。
但是,三天前,义净也遭到了“人形”的攻击!


回复
1楼2016-03-08 09:40
    5.

    三天前的晚上,义净端坐在大殿里的佛像前,敲着木鱼,和众僧人一起在念度亡经。
    突然,僧群里有人失声发出了恐怖的叫声。
    义净睁开眼睛,见众僧人都面露恐惧之色,纷纷用手指着自己的背后,不由退却。
    义净不禁回头观看。
    这一看,让义净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浑身不由得开始瑟瑟发抖。
    义净看见了让他终身生难忘的恐怖一幕。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白色人形,正用双手扒着他身后的墙壁,迈步走出来。
    左腿和半个身子已经出来了,右腿和另半个身子还待在墙壁里。
    义净想立即跑开。
    可双腿瘫软,寸步移动不得。
    只见那白色人形,从墙壁里缓缓走出来,走到义净跟前,又绕着他走了两圈。最后在他面前站定,和他面对面立着。
    只见那白色人形,口唇掀动。
    显然是在对义净说着什么。
    可是,它发不出声音。
    义净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义净用颤抖的声调问。
    那人形见义净听不明白,口舌蠕动的更快了,显然是他加快了说话的速度。
    它的面容开始扭曲,愤怒逐渐浮现上来。
    它越说越快,越快越说不明白。越说不明白,他越愤怒。它的怒火逐渐上升到了极点。
    陡然,它长啸一声,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向义净扑来!
    它的嘴巴,狠狠地咬在了义净的肩膀上!
    因为恐惧,义净的身体纹丝不能动弹。就这样被它咬着。
    钻心的疼痛,从肩膀传遍全身。
    义净咬着牙,一声不吭。
    僧众们已经吓得“呼啦”逃出了大殿之外。
    这时,突然“人形”浑身冒出青色的火焰来。它松开咬着义净的嘴,开始在火里痛苦挣扎。
    嘴里发着凄厉的叫声。
    它身上的青色火焰越烧越旺,而它挣扎的动作,却越来越慢。
    慢慢地,它爬到墙壁的角落,不动了。
    青色火焰也渐渐熄灭。
    地上只留下了那个痛苦扭曲的白色人形。





    6.

    听完义净和尚的叙述,我良久沉默不语。
    我要求义净给我一天时间。
    他答应了。
    这一天里,我走访了东照寺的僧众,和实地勘察了东照寺的地形。
    很快,我就发现了“人形”出现的规律。
    准确来说,是“人形”在空间方位上的出现规律。
    我画了一张东照寺的简图,根据僧众的回忆,在上面一一标明了发现“人形”的位置。
    我发现,这些“人形”的分布呈扇形,越靠近扇形的顶点,出现的越密集,越远离顶点越稀疏。
    而扇形之外的位置,几乎就没有发现过“人形”。
    扇形的顶点,就是大雄宝殿中,那天晚上,从义净身后窜出“人形”的那面墙壁!
    我把结果分析给义净,和东照寺的僧众看。
    “有工具吗?我们破墙吧!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相信,困扰你们的根源,一定就在那墙壁里!”
    最后,我看着义净和尚的眼睛,认真的说。
    义净点了点头。
    不久,有小和尚拿来铁锤,镐头和铁锹之类的工具。
    我抡起镐头,对着那面墙壁,狠狠砸去。
    “呼啦!”
    那边墙壁倒塌了,现出一个大洞。
    洞里有个黑黝黝的怪异东西。
    我还没有看清是什么,我身后的义净和尚和僧众们突然一起倒吸了口凉气,然后齐声说:
    “肉身佛!”


    回复
    2楼2016-06-25 12:20
      11.

      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但是,我总觉得,慧空的话里有什么问题。可是我左思右想,仔细分析,实在是找不出他话里的破绽。
      也罢,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我就回去吧。
      但义净和尚千般挽留,说天色已晚,让住一宿明天再走。
      我看看天色确实已晚,就在东照寺里住了下来。
      谁知当夜,事情又异峰突起,有了新的变化!







      12.

      是夜。晚饭后。僧众们一起在大堂上念经,超度师祖和其他烧死僧众的亡魂。
      我和慧空也坐在僧群里念经。
      突然之间,我觉得大殿的空气冷了下来。
      忙抬头观看。这一看,看了恐怖的一幕。
      我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形”,正慢慢地从墙壁里挤出来!
      不一会儿,就完全出来了。像个半透明的幽灵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
      它身后的墙壁上,又伸出好几只手。
      几个白色的人形,又挤了出来。
      他们站成一排,默默的站着。
      然后,一起走到慧空面前。
      慧空满脸恐惧,尖叫一声,昏厥过去。
      那些白色的人形,纷纷化为白色粉末,落在地上,不见了。
      目睹这诡异的一幕。
      那一瞬间,我脑中灵光一闪,一拍脑袋,我自言自语说:
      “我知道慧空的话里破绽在什么地方了?事情根本不是他所说的那样子!”







      13.

      第二天,我让义净召集寺众。并把慧空请了来。
      慧空年岁已高,加上昨天的惊吓,已经奄奄一息。但他还是被抬过来了。
      “挖开墙壁!继续往下挖!”
      我指挥僧众。
      众僧拿着工具,七手八脚地开始挖起来。
      不一会儿,有人高喊:
      “哎呀!下面还有个大洞!”
      又有人喊:
      “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
      我说:
      “都搬出来吧,那些就是80年前被烧死的东照寺僧众,也就是你们所看到的‘人形’!之所以是白的,因为那是他们的骨灰!”
      众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我。


      回复
      5楼2016-06-25 12:21
        14.

        一刻钟之后,那些瓶瓶罐罐,被搬到了大殿前的空地上。
        义净和僧众围着我站了一圈。
        “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半镜先生,请给我们解释一下!”
        ……
        唯有慧空惭愧地低下了头。
        我清清嗓子,高声说:
        “这件事情,还是让慧空大师来解释一下吧!”
        慧空不语。而是端坐起来,闭目开始念经。任凭寺众怎么发问,他都一言不答。
        这时义净和僧众,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劲。
        有的人开始发怒,责问慧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请跟我们说明白!”
        我招招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
        “还是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说着,回过头望望慧空。隔空冲他说:
        “如果我说错了,请慧空大师马上纠正。可好?”
        闭目念经的慧空点点头。
        我晃晃手。
        大家安静下来。
        我说:
        “其实,当年杀掉这些人的,正是慧空大师!”









        15.

        “这怎么可能?”
        义净跳起来。
        “我师父怎么可能会伤害这些人?”
        我默不作声,转头问慧空:
        “这些人是你杀的吗?”
        慧空点点头。
        “师父,你为什么要杀人?”
        义净难以置信,不禁跳起来。
        “因为他不想死!”
        我替慧空做了回答。
        再次望向慧空。
        慧空又点了点头。
        到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确认我的推理构想,就是事实了。
        虽然曲折离奇,匪夷所思。
        但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我把我的推理讲给他们:
        “其实当年,被僧众联合设计,选中的人,就是你师父!他因为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所以先下手为强。半夜里锁起门,放火烧了僧众休息的禅房!把他们都烧死了!”
        说完我看看慧空。
        慧空再次默默点头。
        “然后你师傅连夜逃了!但在逃跑之前,他把骨灰埋在了这里,又在上面放了一个坐缸的肉身做假象,以迷惑众人,掩藏下面的秘密!”
        慧空再次点头。
        众人一片沉默。
        半晌,义净才问:
        “既然僧众都被烧死了,那坐缸的到底是谁呢?”
        我说:
        “慧空大师的师叔,圆觉!”
        顿了顿,我又解释:
        “可能因为某种原因,他放火的时候,他师叔圆觉不在其中。但很快被他发现了,就被他抓住活活封在了缸中!”
        我再次望向慧空。
        慧空一动不动。
        我赶快走过去,试探他的鼻翼。
        然后回头对众人说:
        “慧空大师已经圆寂了!”





        16.

        半年之后,我听说,东照寺又多了一具肉身佛。
        那就是圆寂的慧空大师。
        至于慧空大师,没有经过坐缸,便直接成了不坏之身。我想,应该是他的修为到了吧。
        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活在对死者的忏悔和恐惧中。在这种状态中,他必觉得生不如死,唯有苦修佛法。
        或许正因如此,他的佛法得到精进,从而成为了东照寺的第14具肉身佛。







        END




        ▼欢迎转载!(完整带上以下信息,则视为授权。不带则为侵权。侵权必究!)
        半镜先生:故事匠。出身巫世家。头脑强悍,思维奇诡。绰号“鬼佛”。专攻短篇怪/奇谈故事。《半镜奇谈》是原创短篇系列。都是暴爽,超屌的奇闻怪谈!篇篇奇绝,个个古怪!颠覆你的三观,爆开你的脑洞!每天一个“毁脑级”原创怪谈/奇谈故事,首发于公众号“半镜奇谈”(ID:banjingqitan)和头条号“半镜奇谈” 欢迎加半镜个人微信交流:darusheng2046


        回复
        6楼2016-06-25 12:22
          最喜欢这个 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6-30 07:39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07 21:06
              顶顶顶


              收起回复
              11楼2017-11-20 09:20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03 22:52
                  肉身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04 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