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吧 关注:250,185贴子:3,288,105
  • 0回复贴,共1

山寨 第七卷 星界 第两千八百零三章 大局已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天空中充斥着震人心魄的凶残嘶吼声音,让人耳膜感到不适,凶兽铺天盖地朝扬开汇聚而来,甚至有的一跃三丈高,张牙舞爪的样子可怖之极。在贪婪的猩红眼瞳中看到的是择人而噬的嗜血,让人不寒而栗!扬开怪笑一声:“桀桀,难得有一次舒展筋骨的机会,孽畜,休要猖狂!给我死来!”扬开干脆赤膊与凶兽展开搏斗,在整个上古蛮族人的眼中,这无疑是一场困兽犹斗,而扬开却怡然不惧,酣畅淋漓的挥洒着燃烧先天精血之后的力量,只感觉四肢百骸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若不发泄出来,只会感觉气血上涌,体内一股躁动不安的气劲横冲直撞,于是扬开果断的选择了一头距离他最近的一只看似犀牛的妖兽,然而那头犀牛凶兽则是张开了血盆大口,头顶上的独角闪烁着淡淡的寒光,鼻孔中喷出的热气似能灼烧到空气泛起涟漪,这面前的人类那一身是胆并且浑身染血的模样激发了独角犀牛凶兽眼中隐藏的凶残和,距离扬开不过三米远,尽管有着庞然大物的体型却不见丝毫笨拙,一瞬间就到了扬开眼前,挥着巨大的前爪欲要撕裂扬开的胸膛。这如果被一击即中的话绝无生还的可能,说时迟那时快,扬开一个闪身手中长矛向犀牛凶兽头上刺入,不过这头犀牛兽倒也速度奇快,头颅低下的瞬间一个尾巴横扫便朝扬开袭来,扬开只觉得背后一阵凉风,在躲过了犀牛尾巴横扫之后千钧一发之际还要提防着那些伺机而动的或咬或爪抓的凶兽围攻,别提多凶险了,一个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局面!这也愈发让扬开觉得痛快,这次卷入这种大范围厮杀中,也是一种不同的历练,在不能动用帝元而不能使用空间瞬移的情况下,扬开的身手依旧迅捷无比,犹如一头豹子般左右腾挪着身体在各种凶兽身边穿过,悄悄的蛰伏在一头似虎一样的凶兽背后,在那犀牛独角兽茫然扬开身影哪去的时刻猛然的袭击,一斧子劈砍在犀牛独角兽的脊背上,犀牛独角兽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扬开不给它喘息的时间恢复,在那一斧头劈砍下有着两尺深的血肉中深可见骨,看准了时机,一个长矛斜着贯穿进入犀牛独角兽的心肺!独角犀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巨尾向扬开扫来,似乎空气中夹杂着空气爆裂的声响,扬开一个落地打滚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个独角犀牛的致命一击。还来不及松口气下那头似虎一样的凶兽一个飞跃的弹跳向扬开扑来,扬开避无可避,心想着仗着肉身的强大,拼了,此刻扬开身上金光大放,那是嗜血之术的增幅作用,一身力气都尽数向臂膀上凝聚,手握长矛的手颤抖向上一刺,精准无比的刺进了那虎兽的头颅内,由于力度过猛,凶兽头颅骨骼轰然爆裂,红白之物洒了扬开一身一脸,扬开胸膛遭受了那虎兽猛烈的撞击,也是有些难受,好在有墨蛟甲的防护以及自己那经过千锤百炼的结识肉体,否则只此一下就是重伤。扬开一脚把尸体踹向一旁,一个身体翻滚站立起来,手中的斧子和长矛作防御状的警戒着虎视眈眈的凶兽群!忽然他的视线顿在了一个形状似蛇长有翼翅的怪兽身上,而那蛇形妖瞳滴溜溜的旋转中竟然有着一丝人性化的表情,那是浓烈的恨意和凶残!而它的身旁四五只凶兽围拢着,它就像帝王一样仰着高傲的脑袋,扑闪着翅膀,在距离地面一丈高不屑的俯视着整个兽群,扬开心中明悟了一切,擒贼先擒王,兴许只要宰了这个东西,兽群或许土崩瓦解。毕竟树倒猢狲散,这是自然界亘古不变的定律。扬开不在迟疑,一个飞奔便距离蛇形妖兽越来越近,那一身血红色的衣服像是夺命的死神,即便不动用空间力量,扬开的速度也让人瞠目结舌,尤其是在阿花眼中,此刻的阿牛俨然就是一个威风凛凛,掌握着众生生杀大权的高大存在,明眸中的神采泛滥,一丝异样的情绪在心间蔓延,一时间故意急促……村长和少年包括篱笆墙上手持弓弩的一种蛮族壮汉都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重新审视了这个往日在他们嘴中百无一用的废物,似乎今日的一切都如梦境一样的虚幻。扬开倒是没有注意到众人神情的变化,欺身到蛇形妖兽身前,却被三只说不出是什么模样的丑陋凶兽群阻挡,扬开却如泥鳅一样躲过了那犹如利刃般的牙齿撕咬的一击,却没办法躲过那第二只第三只凶兽的撕咬,胳膊和大腿都被咬到了,虽然没有流血,有着墨蛟甲的防护还是不足以对扬开造成特大伤害的,只是那凶兽咬合着的劲气却是突破了墨蛟甲的仿佛,像是切割着肌肤一样的疼痛难忍,扬开强行忍着疼痛,一斧一矛同时对着两只凶兽的头颅袭去,两只凶兽智商有限,还在咬着不松口,正是如此才给了扬开绝佳的机会,手起斧落,砍断了凶兽脖颈上的血管,而那长矛却刺穿了另一头凶兽的咽喉,因此两只凶兽双双毙命。扬开一个长矛挑飞了两只凶兽,然后悍不畏死的气势扑向那蛇形妖兽,蛇形妖兽的眼中有着一丝的慌乱,其实它并不擅长攻击,这次只是上面的王交给它的一个屠戮的任务,它不过是一个善于谄媚奉承的军师罢了。它扑扇着巨大的翼翅,向扬开嘶鸣,似乎在警告着人类,嘴中嘶的不知道在表达着什么,扬开自然不会在这种时间去揣测什么,何况上古时期,灵兽繁衍的年代,语言还是一个遥远的概念!他根本无从去判断出什么有用的新意。那蛇形妖兽冲扬开怒目而视,蛇信吞吐间,不知道说了什么就振翅欲飞,扬开虽然不知道它的意思,但是已经明白了它要逃跑,哪里会允许,一个飞矛甩过去,正中那蛇形妖兽的腹部,不过可能是鳞片的阻挡未能入肉太深,蛇形妖兽愤怒的咆哮,以极快的速度落荒而逃,只是那眼中的血丝和戾气让人明白,这个妖兽不会轻易的揭过这次的耻辱。只是片刻的时间,那蛇形妖兽一声响彻在天际边的嘶吼,妖兽群便朝着四个方向慌不择路的逃去,扬开叹了口气,没有帝元的挥霍真不爽,这种挥霍体能的消耗时间久了难免会出现疲惫,好在,大局已定。此刻望着那站在篱笆墙上笑靥如花的阿花和惊讶的村长等人,扬开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得调息一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09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