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吧 关注:863贴子:2,248
  • 34回复贴,共1

【微故事】只想和你一起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在早上刷牙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刘海处竟然冒出了一根白头发。我仔细的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除了最近熬夜追剧导致的脸色暗沉以外,皮肤没有出现任何的松弛,眼角处也找不到一点皱纹。我明明还这么年轻,怎么就突然有了白发?我对着镜子把那根白发捡出来后,刚想拔了它,就被母亲以急用厕所为由,给赶出了洗手间。
挤地铁,打卡,上班,我的生活和这座城市的大多数白领一样,看似光鲜亮丽,实则枯燥无味。然而平淡的生活里也不会缺少欢乐,比如今天,坐在我隔壁办公室的柠檬也是眼尖,只是过来和我聊个天的间隙就发现了我头上那根白发,还自告奋勇的主动要帮我拔掉。
‘周静啊,你的第一根白发竟然是我给你拔的,你以后的老公知道了,会不会嫉妒我啊?’
‘应该会吧’。
柠檬帮我拔完白发,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知道她肯定没想到,我会给她肯定的回答。
‘柠檬,我才23岁,应该算不上老吧?’
‘神经了吧你,就一根头发而已,你怎么跟林黛玉似的。’
柠檬依旧是玩笑般的语气,可是我的心里却早已是千军万马,喧嚣不已。
‘我今天长了第一根白发,我同事帮我拔了,李翰,我们还有没有机会一起老?’
在和自己的内心做了一整天的斗争后,我还是发出了这条短信。短信显示送达成功的时间是11点45分,李翰有11点前睡觉的习惯,我知道今天肯定是等不到他的回复了,所以反而感到放松了不少。



回复
1楼2016-03-12 21:29
    电脑没电了,明天再更,希望不会被删


    回复
    4楼2016-03-12 22:30
      更到十楼,给精品,加油楼主。


      收起回复
      5楼2016-03-12 23:01
        其实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容易的事,找工作,或找一个爱人。
        需要两厢情愿的事情也还有很多,曾经你爱我,我爱你,就可以在一起,后来还需要你愿意,我也愿意,才能走下去。
        所幸,从头到尾,我最想一起到老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


        回复
        8楼2016-03-13 12:59
          9


          回复
          10楼2016-03-14 22:27
            10楼 THE END


            收起回复
            11楼2016-03-14 22:27
              吧主么么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3-16 07:13
                下一个故事


                回复
                13楼2016-03-16 07:35
                  你看,我们本来应该有个happyending,对吧,但是,大概是因为你太好了,好到老天嫉妒了。
                  那天,你推开了我,自己却永远的躺在了那里。
                  医生说他们尽力了,但是我不信,我拼命的摇着你。
                  我说:我还没有试过你是不是男人呢,你怎么就能不管我了呢。你说过你会等我忘记徐先生的,你说等我爱上你的时候,你一定会许我一个最美的婚礼。
                  是的,我爱上你了,在你推开我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那种刻骨的不舍,我知道,那就是爱。
                  然而,你呢,你的承诺呢。
                  我整整颓废了两年,你看不下去了对吗,所以你在梦中告诉我,你要我好好的,你说,我只要听话,好好的过好这一生,来生我们一起长大。
                  我答应了,一直以来都是你在迁就我,无条件的答应我,这次换我了。
                  向天是我相亲认识的,他和你不一样,他不善言辞,我却能感受到他对我的好。
                  他在听了我们的故事后,和你说了同样的话,他说他愿意等,愿意等我放下你,然后对他敞开心扉。
                  我和向天像普通朋友一般相处着,他默默的陪了我一年,至那次对话之后,他再也没有对我说过任何一句超越友情的言语。
                  然而他的眼神我懂,他的温柔我也懂,没人不需要一个肩膀,我也是。
                  我终于想面对自己的内心了,我接受了你已经不在我身边的现实,我牵着一个爱我的人的手,并且爱上他,然后勇敢的走下去,走你未能陪我走完的人生。
                  你会开心的,我相信,正如雨中的你,一如以往的冲我笑。


                  回复
                  20楼2016-03-18 13:05
                    第二本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03-21 08:50
                      清明

                      常言道“清明时节雨纷纷”,今儿个这天却是好,暖风熏人,阳光灿灿地铺洒着,却不刺人眼睛。

                      韩释起了个大早,在院子里忙碌了一阵,只见东南角那棵梧桐树下,起了一个很是精巧的秋千,不同于寻常秋千的简单粗陋,这架秋千却是韩释下了大功夫的――藤编的踏板,缠了鸢儿最爱的红绸带,一圈一圈地绕出花样来,衬着那碧莹莹的梧桐叶子,红绿交映,鲜亮亮的可爱。

                      鸢儿这个懒虫,最爱睡懒觉,今儿个大家都要去踏青放风筝,她却也赖着不肯起床。

                      罢了罢了,让她多睡会儿吧。韩释望着卧房的窗子,笑得宠溺,摇摇头进了厨房,鸢儿不喜冷食,少不得他要多费些心思弄出些新花样来哄她多少吃些。

                      待韩释从厨房里出来,便看到鸢儿笑嘻嘻地坐在那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来回荡着,身上穿了绣花夹袄,轻盈活泼得如同梁上的燕子。

                      “哎呀,相公,你快来推我呀!”见韩释挽了一抹笑意在唇边,立在檐下,鸢儿便急笑着朝他挥挥手,娇憨可人得紧。

                      韩释见她松了手,唯恐她从秋千上跌了下来,慌忙快步地走去,一边替她拭了额角的细汗,一边慢慢地替她推着秋千。

                      “高一点,高一点嘛!”鸢儿的声音清脆婉转,透着愉悦,韩释正想着逗爱妻两句,门口传来了一个青年的声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6-04-04 15:29
                        “韩公子,大家都约着去蹴鞠,可要一同前往?”原是隔壁李家的小儿子,自他们搬来这里,那个年轻人就从不间断地来如此问候。

                        “不了,我们今日要去放风筝,李小哥可先行蹴鞠去了。”韩释彬彬有礼道,李小哥每年那般问,他每年也都如此答。

                        李小哥神色怪异地望了一眼秋千上的鸢儿,有些慌慌张张地告辞了。

                        鸢儿粉面含羞:“你也去玩一场,每年都这般,不知道的都道你是惧内,还道我是悍妇呢!”

                        “谁管别人怎么想!”韩释伸手捏了捏鸢儿的小脸,“哪有你这么娇柔美貌的悍妇。”

                        二人玩笑着用了早饭,便相携去了街上,街道今儿个到处都是卖风筝的,各式各样,看得人眼花缭乱。

                        “你看这个燕子可好看?”选了半天,还是觉得这般轻盈活泼的燕子最配鸢儿,韩释伸手拿了一个大燕子的风筝,待他回头却不见了身边的鸢儿。

                        “鸢儿,鸢儿!”韩释一时有些着急,鸢儿是不大认得路的,若是一时被人流挤散了,找不到他怕是要急哭的。

                        都怪他没好好地牵着鸢儿的手,若是在春日里害哭了鸢儿,他也是忒该死了!

                        “相公相公!”韩释急得额角冒汗,却听到后头传来鸢儿的声音,他慌忙转身,却见鸢儿现在一家胭脂铺子前,指着那各色的胭脂朝他连声呼唤。

                        “怎么不吭一声便跑到这里来了?吓死我了。”韩释松了口气,在鸢儿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少有嗔怪,更多的是宠溺,“你呀,就是不让人放心!”

                        “相公,你看,这桃红的好,还是正红的好?”鸢儿自是不把韩释口中那些微的嗔怪放心上,举着两盒胭脂笑盈盈地问道。

                        “还是正红的好,落落大方,堪堪配你。”韩释笑道,继而对胭脂铺子的老板娘道,“给我家娘子拿两盒‘露珠儿’。”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板娘,也是神色怪异得很,讪讪笑道,“韩公子倒是心细,‘露珠儿’清爽怡人,确是合适韩夫人,只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6-04-04 15:34
                          风突然大了起来,天气突然就阴沉了,眼看着就要下雨,踏青的人们纷纷起身,叫着自家的孩子去避雨,一时便纷乱了起来。

                          “鸢儿!”

                          韩释眼看着鸢儿混杂在人群中消失在眼前,急不可耐地丟了风筝,拨开身边的人,急切地喊着鸢儿的名字。

                          雨滴噼里啪啦地落下了,人们逐渐地跑去躲雨的地方,愈加显得雨中的韩释形单影只,格外地显眼。

                          “韩公子,快来躲躲雨吧,这雨越下越大,再淋下去,可是要病了的!”有好心人看不过眼,远远地朝着他喊。

                          “我家娘子不见了!你们谁看见她了吗?”鸢儿不认得路,这下可怎么办?

                          檐下躲雨的人们闻此,纷纷叹息着摇头。

                          “这位韩公子的疯病,怕是有五年了吧!怎地还是没有半点好转?”

                          “可不是!今儿个李小哥去叫他蹴鞠,又见他对着个空秋千有说有笑的,平白得吓死人。”

                          “别说这个,他呀,天天去花娘的胭脂铺子去给他夫人买胭脂,对着空气笑得温柔体贴,弄得花娘卖给他也不是,不卖给他也不是。”

                          “唉,这韩家也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大家,若不是这位韩公子实在疯得不像话,韩家也不至于忍心将他放在我们这小地方来。”

                          “自古红颜者多薄命,情深者多不寿啊!”

                          “只盼着这韩公子赶紧醒转过来吧,那故去的韩夫人若是在天有灵,见他这样也只是难受。”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6-04-04 15:37
                            这纷扰的议论,自是传不到韩释耳中,他仍是执着地在雨中找着他的娘子,呼唤着他娘子的闺名。

                            不远处的小山头,一座孤坟坐落在葱葱的树林里,在烟雨朦胧中,墓碑上的红漆字鲜亮如初,上书着“爱妻鸢儿之墓”,四周开着清丽的白色鸢尾花,秀丽端庄,仿若女子清秀美丽的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6-04-04 15:38
                              第三本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4-04 15:39
                                一个人的故事、两个人听

                                没有梦的城市,好寂寞。

                                我看见我的梦,遗失在暗夜里,发着光……

                                ——《森林里的秘密》



                                你在哪里?是不是和我一样穿越了人海,是不是和我一样看过山川河流还有大海,是不是和我一样午夜梦回时,能看见灯火里日日夜夜期盼的身影忽隐忽现……

                                长萝离开已经有七百二十八天,西莫没有一点她的消息。

                                西莫穿着湛蓝色体恤坐在空荡的房间里,随着强烈的脉搏跳动,大口的呼吸着陌生而熟悉的空气。终是在这个伊始的夏里告别了那座城市,然后用几千里的路程来目送饱满而又苍白的几年。什么都不在了,连时光都变得没有意义。那些错综复杂的记忆,那些明明灭灭的忧伤和快乐,那个明媚爽朗的人——沉淀在了时间的洪流里,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祖母从火塘上端了一壶茶来,茶是浅棕色的,里面的茶渣被滤的很干净。

                                “等凉了一点再喝”

                                “好”西莫小心翼翼的接过茶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4-09 22:51
                                  这几年是长萝最好的几年,自在的活着。笑的时候笑,哭的时候哭。十几岁出头的年纪,天真浪漫,还来不及去想未来。

                                  在西莫刚到这座城市的时候,长萝拉着西莫大街小巷的去,西莫连说句不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从古镇雅舍到繁华都市,从羊肠小道到十里长街,从始发站一路坐到终点站。很长一段时间,长萝都带着西莫到处奔走,那段时间西莫觉得自己瘦了不少。

                                  在接近黄昏时,西莫会跟着长萝,走一段长长的老街,老街很窄,左边是一堵用土垒砌的矮墙,墙外种着一大片银杏树,银杏树长的很高,一路延伸到了老街的尽头。走到街尾然后各自寻着自己的方向回家。翌日,长萝突然兴起,在老街上哼起了歌。西莫讶异的问,是什么歌。Jay的七里香。

                                  长萝很钟情Jay,那些年,MP3和手机里存的都是他的歌,他的每张专辑里每一首歌差不多都谙熟于心。她的爱是静水流深的,她从来没有张扬,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喜欢那个有个性的大男孩,当然这些都在西莫眼里。那时候的长萝没什么钱,但是每次他一出专辑,长萝总是会疯了一样花光存了几个月的积蓄,仅换来一张轻薄的CD,然后继续省吃俭用过接下来的几个月。而她总是心满意足的。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手中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

                                  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6-04-09 22:57
                                    长萝一路唱着,只是这样美的歌词,在长萝嘴里唱的还不如读出来好听。长萝没什么歌唱天赋,五音不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对Jay还是依旧执着。西莫跟在后面,没有什么表情,倒像是没有在听,又像是听的十分认真。

                                    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夏天,长萝因为有所期待而异常兴奋。

                                    “周杰伦的电影要上映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吧”

                                    长萝塞了大把的爆米花到嘴里,入场前买的可乐已经喝了一半,这是一个老式电影院,入场时间与放映时间总是没有衔接的很好。在时隔很长一段时间后,喧哗声落在了画面里一本古老的琴谱上……

                                    影片结束,灯光明晃晃的打在长萝的脸上,像极了经历风雨之后逐渐干燥了的泥土地,没了原来的模样,邋遢下来的脸像马上要掉入万丈深渊一般不忍直视。西莫忍不住笑出了声。长萝撇了一眼西莫,皱着眉,含着泪的大眼,一语不发,大概是被那种莫名的情愫梗塞的说不出话了。西莫在影片刚开始的三十分钟就不知不觉的睡去了,醒来时长萝已经泪眼婆娑,然后是暗下来的荧幕和变亮的灯光。

                                    自从看了电影后,长萝日夜想着要去学钢琴。在经过老街时,突然发现巷角处有家隐蔽的琴舍,琴舍看起来有些老旧,长萝一个人不敢进去,翌日,硬是拉着西莫一起去。琴舍的老板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儒雅妇人。将琴舍开着这样一个幽僻的巷子里,自然仅是寻找音乐的乐趣罢了。听说我们要学琴,她便走到长萝面前,拉起了长萝的手细细掂量斟酌着,长萝倒是略微害羞了起来。还行,妇人轻吐了两个字。

                                    长萝虽是唱歌不行,但弹奏还算可以。在之后的半年,长萝便日日在琴音里度过。在不紧不慢的生活中,半年又转瞬即逝,因为有各种考试竞赛,西莫也很少跟着长萝出去鬼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6-04-09 22:58
                                      临近升学考试的某日黄昏,长萝拦着准备回家的西莫,意兴阑珊的说想去后山看流星雨,要西莫一起去。西莫拗不过长萝,便随了她去。其实西莫也从没看到过流星。后山有一条通往山顶的小路,是用细小的鹅卵石铺着上去的,不过可能是因为少有人走的缘故,路上多了些杂草。长萝一路都走在前头,时不时回过头催促着不紧不慢的西莫。

                                      “据预测大概六七点左右,会有陆陆续续的流星到来。”长萝坐在一块平坦的石块上,仰着头,说着话。

                                      西莫看了一下手表,五点二十五分。

                                      “你以前看过流星吗?”西莫问。

                                      “没有,所以特别想看一次。”长萝已经躺在了石块上,示意西莫也躺下。

                                      长萝很快就睡了过去,双手枕着头极为惬意。

                                      六点十分,天还是微亮,夏天的日子真的很长。微小的露水凝结在了长萝纤长的睫毛上,此刻安静不语的长萝,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等待王子的吻的睡美人。西莫侧过头,看了长萝许久。空荡荡的天空渐渐暗了去,空洞的,没有流星划过。

                                      “长萝,醒醒我们回去了。”西莫不敢看着长萝。

                                      “流星呢?”长萝揉着惺忪的睡眼。

                                      “已经过去了”

                                      “那你不叫我”长萝受刺激似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也睡了去,这个,给你。”西莫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小的发着光的玻璃瓶子。

                                      “萤火虫?”

                                      “嗯”

                                      “那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过下次要陪我再去看一次。”

                                      “好”

                                      下山的小路旁亮起了橘黄色的矮小路灯,从山顶看下去,一条蜿蜒的美丽孤弧,在黑夜里忽隐忽现,意境极好。

                                      “如果看到流星了,你想许什么愿望?”

                                      “愿望,嗯……摘星星。”长萝笑的一阵爽朗。

                                      到山脚时,长萝打开了玻璃瓶,把瓶子里的萤火虫都放了出去,之后两个人和这些精灵一起淹没在了这个夜色中。

                                      其实那晚没有流星,西莫也没有睡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6-04-09 22:59
                                        其实那晚长萝知道没有流星,而在西莫抓萤火虫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真正的感伤是什么,自以为是的感伤似乎蔓延着青春的每一寸肌肤,连一点疼痛都会伤心欲绝,何况分离。

                                        等升学考试后,我们便要分开了,长萝这样想着。

                                        西莫是典型学霸,稳居年级前十,所有的老师都盼着西莫能进市重点高中。而长萝几乎是无人问津,成绩不上不下,不知是能去或是留。

                                        升学考试后,西莫吹奏了一首轻柔婉约的部落歌调送给长萝,并把部落乐器当做了礼物也送给了她。次日,长萝为西莫弹奏了一曲慢板secret,曲子已经很是娴熟,坐在钢琴前的长萝,变得比以前更好看了,白了许多,也更有气质,再也不是几年前那个傻愣莽撞的小黑妞。

                                        没有人知道部落里的秘密——赠与乐器,是最深的告白。

                                        长萝确实没有考上市重点高中。

                                        在高中开学时,却莫名撞见了西莫。长萝极其讶异。

                                        “你……怎么在这里!?”

                                        “来这里读书啊。”

                                        “你不是比重点中学录取分数高很多吗?”

                                        “这里的中学主要针对文科,我比较喜欢文科。”

                                        长萝半信半疑。

                                        刚开学自然是分班,这次长萝没有再和西莫同个班,不过两人还是偶尔会一起回家,西莫还是会跟着长萝走那段充满历史感的长长老街,还是会听西莫弹琴,也偶尔会被西莫拉着到处奔走。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流言便飞了起来,正值青春的人们总是特别敏感些。西莫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长萝了,前几天在路上碰见了,也只是打了一声招呼。两人似乎为了躲避流言而默契的离彼此远了一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6-04-09 23:00
                                          今晚将迎来五十年来最盛大的一场流星雨,流星数量可达几十颗,几乎每隔十分钟就有几颗流星坠落,现在一些比较好的观望点已经……”从昨天开始,这条广播就被许多电台转播。西莫在黄昏时,独自到了后山。后山经过多年整修,在山顶上盖了一座高塔,而此时,为一睹流星,塔里的上下几层已经站满了人。西莫走到那块偌大的石块上,独自躺着。几年前,看着长萝静谧的脸庞,因为觉得她太优秀而连靠近都要使出万般的力气,几年前因为没有流星而能代替着的萤火虫如今再也没有一点踪迹。时间过的真快。

                                          流星划过,夜空很美。一场高考前的视觉盛宴。

                                          在长萝离开后,西莫那多余的时间都在成堆的试卷和厚实的书中度过。偶尔会听听长萝一直钟爱着的大男孩的歌,为长萝积下一年又一年的他的专辑,把那场半路睡了去的电影看完,一个人坐在那个老旧的电影院,看永远没有衔接好时间的影片,听喧哗后的安静,看每一个人的表情,在一本旧式的笔记本上写一首怀旧的诗。

                                          高考完后,西莫选择的专业是天文学,他说他只是想为一个人摘一颗星。

                                          我们都不知道会遇见谁,或许会一直孤独,我们害怕迷失在梦里,也同样太害怕看清现实。

                                          总是在最无力的年纪里,却拥有一生最美的执念,我们害怕失去,也害怕拥有,我们不敢错过,却不得不错过。而这正是我们日后时常拿起细细斟酌的青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6-04-09 23:04
                                            第四本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6-04-09 23:05
                                              夏婉说,她真的只是想再要方笙的一个拥抱,那么,这一生,即使最后没有在一起她也没有什么值得遗憾了。可是她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她说,方笙,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方笙问,夏婉,你是认真的吗?

                                              夏婉说,我真的很想嫁给你。

                                              方笙说,那我们谈一场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吧?

                                              夏婉问,方笙你说的是真的吗?

                                              下一秒,方笙抱住夏婉,吻上她的唇,夏婉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隔了五年彼此错过的时光。

                                              恋爱之后,夏婉说,方笙,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我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止一个,如果你介意,你可以不要我,现在还来得及。

                                              方笙说,夏婉你怎么那么傻,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爱你。

                                              夏婉问,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方笙说,和你分开以后,我发现我想的最多不是前任,而是你。我一直没有恋爱,我和追求我的女生说,我在等一个我爱的女孩。

                                              夏婉说,那你怎么确定等到的就是我?

                                              方笙说,如果你放下我了,就不会找我了。

                                              夏婉说那天她抱着方笙哭了,她说,方笙,我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第一次不是你,我真的恨我自己没有洁身自好。

                                              方笙说,夏婉对不起,我骗了你,你是我第一个碰的女人,我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关系。那个时候,只是为了让你离开我才那么和你说的。

                                              夏婉说,方笙你真的把我害惨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方笙痛哭了起来,不停的用头去撞墙,夏婉急了,抱起方笙一起哭。那是第一次,他们的心那么近。

                                              夏婉说,方笙我只是觉得我不干净了,你那么好,我配不上你,我不是一个好女孩。

                                              方笙说,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答应我,不要和我分开,我真的爱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6-04-13 09:25
                                                第五本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6-04-13 09:30
                                                  看完心里什么东西颤动了一下


                                                  回复
                                                  46楼2016-12-26 17: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6-12-26 21:17
                                                      留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5-23 15:32
                                                        楼楼,能放在微信公众号上吗??署名用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10-11 22: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10-11 22:38
                                                            楼主,可以拿来用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8-06-21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