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低头吧 关注:9,372贴子:49,300
  • 10回复贴,共1

第四百五十五章 湖中仙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丁总6d1e解封者
  至于毛驴为什么要龙血,他没有说。我为什么要龙筋,他也没有问。这算是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了。
  眼下的组队,只是暂时的而已,虽然我们都很愿意把彼此当成朋友对待,但还未到交心的程度,而这各取所需背后所牵扯到的秘密,恐怕都不是一般的大。
  等小水嬉水玩得尽兴而回时,我和毛驴已经搭好了帐篷,并弄出了一顿简易但不失风味的晚餐。毛驴这家伙想不到野外生存经验挺丰富的,在这密林子内转了一圈,便带回了两只肥美的野兔,至于料理它们的任务就当仁不让的交给我了。农村长大的孩子,哪个没有撵兔偷鸡然后烧着吃的顽劣经历?不多时,两只野兔便变成了美味的烤肉串,再分落入了我们仨的肚皮之中。
  自我们把这一片区域当做蹲点地盘以后,小水便在林木隐蔽处布下了喜多细长的红线,每一端都牵着一个小小铃铛,只要有外物碰触到,便会发出清脆声响,这既可以起到外敌来袭时的危险预警,又可以提醒独角灵兽可能的出现,一举两得。
  然而直到夜深,铃铛还是安静的垂着,没有半点声响,我们三人失望之余,也有点困倦,便互道晚安后灭掉营火就寝。
  灵兽园并不是玩乐之地,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即使是休息,我也不敢太过松懈,只合眼浅浅的睡眠。
  上半夜风平浪静,但在下半夜,我却被一阵细微的水花声响给惊醒了。
  林间小湖是瀑布下流冲积而成,潺潺流水声一直不绝。但我这时仔细侧耳倾听,却从中听出了一点点异样,除了那有节奏的自然流水声以外,好像还有一点人为撩的水声。
  这不就是说,已经有人悄无声息的闯进屋门的地盘?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掀开营帐帘子走了出去,屏气凝神,向湖泊的方向摸了过去。
  我小心翼翼的扒开眼前草丛,终于瞥见湖里的是什么人。不过我第一反应便是掩住眼睛,因为入目的是一具曲线玲珑的胴体,我心中暗骂小水这丫头真是玩疯了,大半夜的不睡觉还在这里玩水,害我差点出大糗。
  但我马上便回味到不对劲的地方了,小水那丫头分明就是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胸怎么可能有那么大!就算再大两个尺寸也对不上号啊!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把所有杂念除开,戒备之心重新提了起来。
  而湖中那女人也发现了有人窥视,清喝一声:“谁?”
  我大方的从草丛中走出,直直的盯视着这个赤条条的女人。临阵对敌时,把视线从敌人身上挪移开来是非常愚蠢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是看得大条道理心安理得。
  当然,我那悄然滋长的欲望是绝不会承认的就是了。
  借着淡淡月光,我终于看清楚了女人的样子。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极精致的五官,仿佛宝石一样镶嵌在洁白如雪的肌肤上,完美得让人惊叹。一双眸子如水色一般湛蓝,只是平静的睁着,却如会勾人一般,叫人神往。她的一头绯红秀发慵懒的在身前垂着,如瀑布般顺着雪白的双肩往下蔓延,遮得胸前美好风光若隐若现,反而增添了无法言语的魅力。
  然而再往下看,这近乎无瑕的精致魅力却出现了裂痕。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顺着她的左肩往下蔓延,直至被浸在水中的下腹。伤口很深,整个池水已经被染成了淡红色,但那血,还是一直在流。
  就连我这陌生人,也看得隐隐的心疼。
  这个女人似乎完全不在乎春光乍泄,只直直的看着我,仿佛要从我的眼中读出我的用意。我倒是有些尴尬了,虽说是她先闯入了我的警戒区域,但很有可能是无意中的,毕竟这里可不是我们的专属地,谁都可以来。
  这样盯着别人的身体看,非常的不礼貌。我别过头,对女人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敌意,只是恰巧在这附近扎营而已,马上就会离开。打搅到你真的非常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女人对我的话无动于衷,也不知是天生冷然还是觉得我是有意偷看。她不说话,我就更尴尬了,想了想,还是觉得马上离开好一点。
  “嘿嘿嘿嘿……”
  就在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响起了怨魔充满调侃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我羞恼道。
  “当然好笑了!想到你王子铮竟然会对一个畜生发情,我就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怨魔哈哈笑着,大概觉得笑得差不多了,他才正色道:“在你面前的可不是人,而是一头修炼有成的灵兽!”
  我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女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人类,若不是怨魔点破,我完全无法把她和我印象中的灵兽挂上钩。
  不过怨魔说了出口,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想到之前我还因为看了她的身体而有了反应,我就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进去。
  “修炼到人形的灵兽,修为折换成人类修行者便是尊者级别的强大了。眼前这畜生不知道什么原因受了重伤,现在正虚弱着,你不是从小水那丫头那里拿了一颗兽魂丹吗?想办法让她吃下去,她就成了你的专属灵兽了。”
  怨魔的话我听得怦然心动。尊者级别的灵兽,只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兴奋了。
  眼前这头灵兽伤势看起来真的很重,从她外露出来的气息来看,只勉强维持在下品圣者级别而已,如果我强来的话,要压制她并不难,到时候再喂兽魂丹便易如反掌了。
  只是哪怕明知道她只是一头灵兽,但现在在我面前却是一副受创柔弱女子的模样,我却怎么也下不了狠手去对付她。
  要我对一个受伤的女人出手,还不是因为仇怨而是利益,我做不到!
  “妇人之仁!愚蠢透顶!”怨魔气骂道。
  怨魔的话我无法反驳。我分明已经不是什么好人了,但却想着做圣人,确实是愚蠢透顶。
  但是!
  但是我王子铮有着自己的底线!
  我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对眼前灵兽美女开口说:“你伤得很重。我可以替你医治,作为交换,你愿意认我为主吗?”
  这头女灵兽的灵智分明就已经与人无异了。她很明白自己的伤势到底有多重,听到我说能治好,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吃惊,但马上就咬牙点了点头:“只要你不妨碍我的复仇,我愿意!”
  这头灵兽,大概是还要去找弄伤她的仇敌复仇了。这点小心思并不是什么大事,我点了点头应允了下来,从怀里掏出泪晶坠,交付了给她,说:“放在嘴里含着,很快便会好了。”
  美女灵兽依言照办。泪晶坠的效用很快便发挥了出来,在我的注视之下,她身上那道可怕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转瞬间便完好如初,如白雪般娇嫩的肌肤上再也看不出半点伤痕。
  只是,她的气息只有了小幅度的提升,到了中品圣者境界便停滞不前,不再上涨。
  这时,怨魔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了:“妈的,这灵兽的内丹被毁了!就算有泪晶坠的恢复,暂时也只能这样子了!”
  我有小小的失望。尊者级和圣者级虽不说是云泥之别,但落差巨大的也不是说说就算了的。起码现在这环境下,有一头尊者级灵兽相助,我杀毕海的把握也会有五成不到瞬间提升到了九成以上。
  不过再失望也只能暂时如此了。照怨魔所说,除非她重新凝练内丹,否则如何也迈不过圣者的品阶。而要凝练内丹,便不是这一朝一夕能够办成的事情了。至少这灵兽园的两三天时间内绝无可能办到。
  这完全恢复的效果显然也让这女灵兽喜出望外。她从湖中爬了上来,屈膝在我面前跪下,清脆道:“奴仆吟月,听候主人的差遣。”
  原来这头灵兽名叫吟月。这倒是个风雅的名字,我点了点头,掏出兽魂丹交与她:“既然你愿意奉我为主,便把这颗丹药吞下去吧!”
  吟月乖巧的服下兽魂丹,立刻和我的灵魂建立起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12 23:41
    自古2楼出人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3-12 23:55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03-13 03:02
        自古楼上是水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13 06:34
          这头灵兽的名字叫淫月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13 07:30
            就这么容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3-13 07:54
              好简单的认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3-13 11:17
                就这么简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03-13 12:10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3-13 12:43
                    夏天把冬天赶走了 种子在苏醒 花枝在等待 你存在远方已多年


                    回复
                    10楼2016-03-13 12:48
                      夏天把冬天赶走了 种子在苏醒 花枝在等待 你存在远方已多年


                      回复
                      11楼2016-03-13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