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吧 关注:9,751贴子:460,394

三尺讲台,神鬼共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多少孩子的人性是在校园里被扭曲的?我不知道,但似乎是有的。

这个世界第一次考验我的人性,是从一朵小红花开始的,那时我还是个孩子。那是在小学二年级,我差一点变成一个卑鄙无耻的“叛徒”,我差一点将自己的“灵魂”变卖成一朵小红花。

那是一所乡村小学,从铁锈斑驳的大门迈进来,碎石子铺成的操场会让你的脚底有一种不适感,迎面三排房子依次简陋地堆在空地上,每一间屋子就是一个年级,老师们的办公室设立在在最外面的一排,审视着这一群正在成长的世界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18 19:27
    那天,老师找我谈话,她看着我的脑袋,我看着她的鞋子。我们之间进行了一次在她看来是“荣誉”,而在我看来是“背叛”的话题。

    老师说,慧超,你作为三好学生,是不是应该帮助同学?
    我冲着老师的鞋子点了点头。
    老师说,慧超,你作为三好学生,是不是应该协助老师?
    我冲着老师的鞋子点了点头。
    老师说,慧超,你作为三好学生,是不是应该监督同学?
    我冲着老师的鞋子保持脑袋不动。
    老师说,慧超,分数高只能做三好学生,德行好才能配发小红花。
    我冲着老师的鞋子保持脑袋不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3-18 19:28
      显然,你懂的,老师是希望我能作为她的眼线潜伏在小伙伴们中间,一旦小伙伴中出现了行为不端的同学,要第一时间向老师打小报告。而这项不涉及金钱的交易,老师付出的是一朵小红花,而我,似乎并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

      我当然答应了老师,因为我根本没有勇气拒绝,但我决定不举报任何小伙伴,即便其中有一些熊孩子我也看不顺眼。

      然后,没几天,我就被别的熊孩子告了。

      确切地说,是我们。全班十几名小男孩,被人揭发聚众吸烟。这当然不是诬陷,我必须承认的是,我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很痞性地叼起了烟卷。但其实不能严格算吸烟,只是模仿大人吸烟的动作,烟气仅仅在口腔里转一圈就吐了出去,并未走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18 19:29

        那时候我酷爱一种名为凤凰的香烟,不同于其它卷烟臭烘烘的味道,这烟实在是香极了,烟线袅袅散发,简直比汽油味还好闻(咦,你小时候也有这种嗜好吗?)。所以,当小伙伴们将一只散发着香气的凤凰烟递给我的时候,没有一点点防备,我就这样抽了过去。

        接到卧底线报的老师显然是震怒的。她简直气的跳了起来,模样十分滑稽,但这份滑稽并没有笑声符合,毕竟敢笑老师的十几个小伙伴都在墙角一字排开,以半蹲的姿势呲牙咧嘴地狰狞着。

        所谓半蹲,就是双腿以45°角做半蹲状屈服,双手交叉抱在脑后,当你的腿实在因为酸痛而不得不站直的那一瞬间,老师的棍子会十分精准地落在你的屁股上。相信我,除了小白兔儿,地球上很难有哺乳动物可以将这个姿势标准地保持五分钟以上。你问我谁是小白兔儿?妈的智障,小白兔儿就是吃胡萝卜的那个小白兔儿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18 19:29

          我们就以这样的姿势半蹲了一堂课,然后我听到了人生中最为美妙的一次下课铃声。当然,没有经历过“打手板”的教育不足以谈童年,下课后,我们一行熊孩子又被集体叫到办公室,一个挨一个地伸出怯生生的小手。

          老师手持一截塑料尺子,凌空劈下。根据我的经验,最好第一下直接将手打麻,这样接下来的啪啪啪会好过不少,如果第一下没有打麻,伸出去的小手往往会因为疼痛而自动下降高度,这时老师就会用尺子用力从反方向抽一下那只小手的手背。

          这种遭遇令我总结出一个真理:“手心手背都是肉”这句话是不科学的,如果你的手背挨过板子,你就会同意我的话:手心是肉,手背只是肉皮。

          坦白说吧,那种啪啪啪真的太疼了!

          打完手板后,一群孩子在办公室哇哇地哭了起来,抽鼻涕的声音组成了令人恶心的黏糊糊的共鸣。我们天真地以为老师能放过我们了,没想到这只是热身。

          迎接我们的终极惩罚是以蹲走的姿势,围着操场绕20圈。蹲走的姿势和半蹲有些类似,不同的是要以这种滑稽的姿势行进。

          所以我人生中第一个痛恨的角色就是“叛徒”。叛徒的一句话,可以让我以半蹲的姿势围着小学操场,在全校师生的注目礼中,在老师用木棍敲打姿势不规范的噼啪声中,像个滑稽的懒蛤蟆一样走上20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18 19:30
            第二天早晨我尿床了,这让我懂得了一个至今受用的道理:你昨天还信任的小伙伴可以为了一朵毫无用处的小红花把你搞的尿失禁。

            但我不得不说,我实在欣赏我孩童时期坚强的膀胱,估计到现在,再让我蹲走20圈的话,在第18圈的时候我就得尿裤子。

            所以,我从小学开始,本能地对周围的人存在一种警惕和戒备的心态。我总感觉,周围一群天真烂漫的小伙伴,随时能够将我的小秘密告诉老师,用来换取一朵我也能送给他的小红花。

            后来,那个告密的孩子被我们揍了一顿,再后来,所有同学都自动疏远他。没人陪他上学,没人陪他下学,没人和他说话,没人和他玩耍。他曾经努力希望再度融入我们,但失败了,课间时,你常常能看到一个孤寂的小男孩坐在教室里或者站在操场上,与周围的嬉闹格格不入。

            今天想来,我们当年的“暴行”和“集体冷暴力”,也许给这位同学的童年造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他也许想不明白,听老师的话为什么会遭到同学们的排挤,为什么小朋友们都不和他玩耍了?

            他不久就转学了。坦白说,我早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但我毕竟参与了对他实施的“冷暴力”,所以我在这里要说一声:抱歉。

            毕竟我得感谢他。从小学二年级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抽过哪怕一口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3-18 19:30
              迄今为止,我遭遇过最令我难以忍受的一次人格上的侮辱,来自我的老师。

              我这一辈子,只被一名老师骂哭过。即便那时我已不是一名孩子。但是,彼时情景,恐怕我这辈子是断难忘记了。

              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当时我的语文很好,120分的试卷,每次月考都在100分以上,其实当时我就怀疑我那下流淫荡的文风,一眼就能让语文老师看出来,所以每次都给我一个很高的作文分数;我的数学成绩当时是我整个人生最巅峰的时期,丝毫不吹牛逼地说,120分的试卷,我考到117分,丢的那三分还是因为马虎。

              唯一不好的是英语。偏科的成绩让我最终没有进入一班和二班,你可以把这两个班级理解为“火箭班”,初二时我被分在了三班。而四班,根本就是一群老师们早已放弃的学生,在初三的时候,四班的同学被老师们一个一个地劝退,他们怕这些同学打扰到好学生的学习,只需要在毕业的时候回学校领一个初中毕业证即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3-18 19:31
                操你妈的,我辛苦上课为了谁啊?你不愿意听就闭上你那张逼嘴,操你妈的,你怎么就这么牛逼呢?别人怎么没意见呢?操你妈的,不想学就滚你妈了个逼的……

                操你妈!你妈了个逼的!你妈了个血逼!

                这三句话,她重复了无数次,时隔13年,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我的英语老师,一位新婚不久的姑娘,用最不堪的脏话整整骂了我一个小时。而这期间,同一个办公室里,至少有三位以上的老师,漠然地任这一切发生着,甚至没有人问一句,为什么?

                英语课后是语文课,当语文老师再度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还在那里骂我。或许是因为语文老师比较喜欢我,或许是语文老师实在听不下去了,他终于出面给我解了围,他劝那个为人师表的女人:消消气,可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18 19:32
                  而我,一直低着头。虽然我内心极力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泪水,乃至当眼眶湿润的时候我用牙齿用力咬自己的舌头,希望自己以不落泪的态度来反抗这种屈辱,用以显示一个男孩刚刚建立的自尊心,并试图展现一种倔强抗争的姿态,但我失败了,我的眼泪根本忍不住,吧嗒吧嗒地掉。

                  我终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年,我十五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3-18 19:33

                    我当然不能说,英语老师的一次辱骂,直接打消了我的学习兴趣,葬送了我光明的前程,这是不客观和昧良心的。我英语不好当然和自己不努力有直接关系,但在第二天,我的确用圆珠笔芯的蓝色油墨毁了英文课本,从此在英语课上两耳不闻台上言,一心默念倒计时。

                    鸡汤文常常教育我们,要感谢那些伤害你的人让你成长。我想说,去他妈的吧!

                    我不感谢她。辱骂就是辱骂,辱骂和批评不同,辱骂就是辱骂!这种侮辱性的伤害,并不会刺激一个人的成长。13年之后,我对她的评价依然是:泼妇,耻为人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3-18 19:33
                      在我有限的教育经历中,老师是一条条变色龙。我学习好的时候,他们在我面前是热忱的橙色;我学习不好的时候,他们在我面前是冷酷的蓝色;我功课一团糟的时候,他们又变成了冷漠的灰色,当课堂后面有领导听课的时候,他们激动像一团烧的通红的烙铁,当上级来学校检查时,老师们又集体成为了干净的白色,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很多时候,回想我曾经受过的38线的中国底层的教育,我时常庆幸自己并没有成为一枚混蛋。毕竟,我所知道的,我曾经的那些小学和初中同学,如今有杀人犯,有吸毒而死的,有卖淫的,有传销的,有因为欠巨额赌资连亲妈都不知道他在哪儿的流窜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18 19:33
                        三尺讲台,神魔共舞。今天回过头去,看看那些我曾经经历过的教育,真的会莫名的有一种“逃脱升天”的幸存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3-18 19:34
                          后来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某个人们很难在地图上发现的小学,又出现了老师猥亵或强奸学生的事情,即便那些小女孩可能连牙还没换完。

                          想到这里,我用意念摸了一下自己的菊花,觉得很庆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3-18 19:34
                            谢谢你的阅读。愿你的孩子一直能遇到好老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3-18 19:35
                              人非圣贤,都有喜好厌恶。喜欢学习好的学生并不为过。但是把成绩高低当成评判学生的唯一标准就不合适了。学生也是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3-18 20:2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