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吧 关注:189,737贴子:1,476,354

聊聊给人卜卦看相,遇到的恐怖故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关于看相起卦占卜这类事,很多人都觉得挺神秘,很难学,其实不然。只要懂得一些基本的阴阳八卦五行知识,入了门,一般人也是能掌握的。
如果大家不信,可以看一下我讲的这些和卜卦有关的故事,我不信,有人学不会。
我七叔就是精通这门学问的人,从小我就跟着他给人看相算卦,所以也学了一些,但是,当我正式进入这个行当以后,才发现,隐在卦象背后的,不仅仅是我们熟悉的东西……
下面就给家讲一些和八卦占卜,看相有关的事


回复
1楼2016-03-20 20:41
    我叫方子冥,从小跟着七叔,在镇上的旧货铺子里,做倒卖旧货的生意。
    不过,我们这个旧货铺子收的东西,并不是一般二手货,而是一些有问题的,或者说,是些不干净的物件。比如,那些邪气很重的古玩、摆件啊,发生过多起凶案的高价木床啊,藏过尸体的名贵家具啊,闹鬼的凶车啊,等等,我们都收。
    这些东西,换了别人,别说拉低价格了,就是倒贴钱,人家也不一定能敢要。所以,我们收取那些东西,大都价格极低,更甚至,不花分文。
    要说,我们为什么敢倒腾这些个不吉利的玩意儿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七叔是个相卜师,他不但会给人看相算命,还能给万事万物看相。
    大家都知道给人看相算命是怎么回事,对于给事物看相,却是一知半解。
    按照七叔的说法,阴阳万物之脉,五行为万物之根,八卦呈万物之本象。人只是万事万物中的一种物类,人的相,不过是物相的一个种类罢了。所以,在七叔看来,相物,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凭借这门独到的相术,七叔的确收到了不少好东西,当然,也给不少人看过相,卜过卦,救过很多人的命。


    收起回复
    2楼2016-03-20 20:41
      我们这个铺子里,除了我和七叔,还有一个比我年长的孩子,我管他叫猫哥。
      我和猫哥,都是被七叔捡来养大的。上户口的时候,就跟着七叔,姓了方。
      长大懂事后,我和猫哥不但对七叔的辛劳养育,感恩于心,对七叔那一身看相卜算的本事,更是钦佩有加。
      看到七叔这么风风光光,受人尊敬,我心里也痒的很。于是,也跟着七叔学了一些相卜的知识。七叔见我喜欢,也是非常耐心地教我。

      随着社会的发展,好东西,真东西,越来越少,旧货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但私底下看相、占卦测事的人,倒是越来越多起来。
      所以,七叔和猫哥经常外出,到各地给人上门看事。而我呢,不上学的时候,就守在铺子里,看有没有送货上门来的。说实话,送好货上门这种事,我还从来都没碰上过。
      这天,七叔和猫哥出去给人看事了,我一人在铺子里做作业,照看着铺子。
      中午下起了急雨,这时,有个三十来岁左右男的来到了店门口。那人就这么淋着雨,徘徊了好一阵子,衣服都湿透了,不离开,也没进来的意思。


      收起回复
      3楼2016-03-20 20:41
        我正犯嘀咕的时候,那人忽然两步跨进了铺子,之后一句话不说,默默地打量着里面的东西。
        我一阵紧张,也打量着他。那人穿着朴素,裤腿子上全是水泥点子,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一看就是刚从工地过来的。
        他要干嘛啊?瞅那样子,肯定不是买东西的,也肯定不是来避雨的,不会是打劫的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紧张地咽了口唾沫,问了一句:“这位大哥,你想买东西啊?”
        那人把目光移到是身上,心事重重地说:“不……我不买东西。”
        “那你随便看看吧。”
        “我想卖个东西。”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我立马上放松了下来,笑道:“那您想卖个什么东西啊?带来了吗?”
        那人摇头,欲言又止。
        我彻底摸不透他了,接着问他:“大哥,你那到底想卖什么啊?这里又没外人,你直说就行。你别看我小,七叔不在家,这里我说了算。”
        他还是摇头,却问:“你这里有纸和笔吗?”
        他是想写下来?这人可真够怪的!


        收起回复
        4楼2016-03-20 20:42
          我翻出纸和笔交给他,当时心里还挺美的,如果我能收个什么物件,那在七叔和猫哥面前,也有显摆的资本了不是?
          那人接纸笔,迅速写下了一行字交给我。
          我拿过来一看,发现他写下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物件,而是一个地址:“龙山路,1号,六层。”
          即便是个地址,也不详细啊,我知道龙山路一号。那是一片很大的区域,这到底是哪一栋楼啊?到底是六层的哪个房间啊?
          “大哥,您这地址……”
          我抬起头,想问出我的疑问,却猛然间发现,那人早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只有地上几片的水印子证明有人来过。


          收起回复
          5楼2016-03-20 20:42
            我和猫哥拿过那张纸,瞅了半天,就差一口把它吃了,也没看出啥没门道。
            “我咋啥也看不出来啊?难道,那人用了啥暗语?”我终于憋不住了。
            七叔坐下来,解释道:“你们看他写下的这个地址,龙山路。龙为水象,在坎卦,山在乾卦,合起来,是坎上乾下的水天需卦。
            你再看他写下的两个数字,一和六。八卦中,一为乾,六为坎,合起来,还是坎上乾下的水天需卦。
            你再看他住的地方,他住在楼上,而今,正下着雨,雨为水在上为坎,高楼大厦之象,在卦为乾,合起来,依旧是坎上乾下水天需卦!”


            回复
            7楼2016-03-20 20:42


              回复
              8楼2016-03-20 20:43
                “啊?”我惊讶地看着七叔,没想到,短短一句话,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个卦!
                “七叔,这卦象怎么说啊?”猫哥问。
                七叔说:“水天需卦,卦中四爻‘子孙申金’当家持世,子孙执金,说明,东西在子孙处,必然祖辈传给下一辈的。而且,十有八九是个属金的物件。
                初爻‘妻财子水’为应爻,妻财为钱财,有金才能生水,水为运象,主交易成功。所以,我们和那人都有钱财可赚。
                另外,妻财爻中带水,水在卦为隐象,所以这个东西一直被隐藏着的,还没被找到。”
                “七叔,你看出,那是个啥玩意儿来了吗?”猫哥更好奇了。


                回复
                9楼2016-03-20 20:44
                  “看出来了。”七叔点头。
                  我和猫哥等着七叔说,七叔却不开口了。七叔以前不卖关子啊,今天怎么……
                  “七叔,你快说啊,憋死我了。”猫哥催促道。
                  七叔却神秘兮兮道:“在挖出那东西之前,不可说出口!”
                  “不可说出口?”
                  猫哥一听七叔这话,立马乐了:“七叔,有啥东西,还不让说出来啊?说出来,还会死人啊?”
                  “说出来,轻则倒个大霉,重了说,还真有可能死人!”
                  “啊?”听七叔这么说,我也一阵惊疑。
                  七叔解释说:“水天需卦中,二爻为官鬼爻,且在财爻之上,这是财气浮鬼之象。这一卦又在坤宫,坤宫属土,指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所以我断定那东西不会很干净。
                  那人来找咱们的时候,不但对那东西只字不提,更甚至,都不说找那东西的事儿。这更进一步说明,那东西,是不可说出口的。”


                  回复
                  10楼2016-03-20 20:44
                    我这才彻底明白,那人为啥表现的如此怪异了。原来,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事。
                    吃过晚饭,我和七叔开车到了龙山路。发现,龙山路一号,是一大片工地,在建的好几座楼房,都刚刚封顶。
                    下了车,我跟着七叔朝工地里走,进去后,七叔径直朝着二号楼走去。
                    我奇怪地问道:“七叔,这里那么多楼,你怎么知道那人住在二号楼的六层啊?”
                    七叔笑道:“你看,二号楼是工人的临时宿舍,每一层的房子都还没隔断,六层肯定就一个大宿舍了。那人不糊涂,他知道那种写法可以找到他。”
                    说着,我和七叔爬上了六楼。
                    这一层,果然是个工人宿舍,二三十个工人正围拢成几堆,吆喝着抽烟,打牌,闹笑话。
                    朝里走了几步,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他正躺床上,半眯着眼听收音机呢。
                    我碰了七叔一下,抬手指了指那人。
                    此时,那人也发现了我们,他立刻坐起来,迅速下床,朝东侧走出。到了五六米外的僻静处,他才停下来,转过身,点上一支烟,边抽边盯着我们。
                    我和七叔跟他过去。
                    那人望着我和七叔,还是不说话。


                    回复
                    11楼2016-03-20 20:45
                      七叔也没跟他客气,先开口道:“我说五件事,你看对不对。
                      第一,你家的那个东西应该个五行属金的物件。
                      第二,那个物件是他家祖传的。
                      第三,那个物件不干净。
                      第四,东西藏在你家里。
                      这第五呢,我料定,我们会找到那个东西,并让你和我们,都赚一笔钱财。”
                      七叔说着的时候,那人的眼睛就开始阵阵发亮。愣了一会儿,他把烟扔掉,深吸了口气道:“方先生,俺叫孙大全,老家是梁山的。
                      您说的太准了,俺只知道,那物件是俺太爷那辈传下来的,俺爷只知道那东西是个很沉重的金属物件。另外,家里还流传着一个规矩:那东西,不能说出来,更不能找。坏了规矩会出大事的……”
                      七叔一笑:“孙先生,你为什么……现在突然想起来寻找那东西了?”


                      回复
                      12楼2016-03-20 20:45
                        孙大全愣了一下,道:“方先生,俺说这话,你可别不信。一个多月前,俺家出了不少怪事,首先是家里的狗,狂叫了一晚上。俺们也不敢出去看,早上一看,那狗撞墙上死了,血流了一大片。
                        狗死后,不到三天,就是羊,家里的三只羊,拴都拴住,先后都也撞死了。羊死之后,就是鸡鸭……一月不到,家禽全都死了。
                        俺家人,都认为是家里祖传的那东西作怪,这家畜死了没关系,谁知道以后会不会轮到人头上啊!
                        现在,俺们家人都住在亲戚家里,家门都不敢进了。所以,俺和俺爹,俺大哥就合计着,怎么才能在不惹祸的前提下,将那东西找出来,处理掉。”
                        “原来是这样。”七叔点头。
                        孙大全又点上一支烟,闷头抽了两口:“方先生,俺也是听人说起过你,这才瞅着中午的闲工夫找过去的。没想到,留下几个字,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你看透了,看来,俺是找对人了。”
                        七叔问:“你是打算将这事儿交给我们了?”
                        孙大全诚恳地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七叔又道:“孙先生,做这事之前,我还要跟你讲一下我们收这种物件的规矩,这种物件,我们一般都给是市场价的三成,你要是信得过我,咱们就成交。”
                        孙大全腼腆一笑:“方先生,那东西害得俺家鸡飞狗跳,险些家破人亡,你只要替俺找到那东西,解决了这事儿,俺白送你都成。给多少钱,您看着办就是了。”


                        回复
                        13楼2016-03-20 20:45
                          “啊?”
                          “所以,你们去做这事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七叔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紧张了。
                          回去之后,七叔让猫哥明天随我走一趟。
                          第二天,孙大全早早地来到来到了我们铺子里,来的时候,手里还给我们带了些水果,弄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上了高速,两个多小时,我们就进了梁山县。
                          猫哥问孙大全,接下来怎么走。
                          孙大全说,这天也不早了,咱们先到县城,我请你们吃顿饭,再回村里。
                          我怕耽误了事儿,就想先去孙家看看情况,再说吃饭的事。
                          猫哥却来劲了,说他听说梁山有几道水浒大菜,早就想尝尝了,什么好汉肉、时迁盗鸡,大块牛肉,梁山炖鱼……听得我口水都出来了。
                          吃完饭,按照孙大全的指点,我们朝北行驶了一段距离,到了安山镇的一个小村子。那村子不大, 也就四五百人。孙大全家就在村南头。
                          孙家的房子虽然是新盖的,但门窗紧闭,院子荒草丛生,看来,孙家人早就搬出去很久了。
                          孙大全把我们让进屋里,烧了水,泡了茶。
                          喝了会儿茶,我和猫哥到院子里的坤位查看,那地方正好空着,与其他地方相比,那地方草木泛黄,半死不活的,唯一的一棵小梧桐树也快死了。五行金克木,草木长成这样,说明下面那东西的阴金之气确实很重。


                          回复
                          15楼2016-03-20 20:46
                            我说:“这个梦很简单,一把杀猪刀,杀了个女人。刀为金,在上,为乾卦;年轻女人在下,在卦为巽,这是乾上巽下的天风姤卦。
                            这一卦,初爻为阴爻,二三四五六爻,全是阳爻,这是女盛之象。女人为人妻,在八卦六爻中为妻财爻,这是财运强盛之象。”
                            孙大全一听财运二字,顿时松了口气:“妈呀,原来不是凶恶的征兆。”
                            我摇头笑道:“孙大哥,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你父亲一刀宰了那女人,然后女人的血全都流淌了到了地上,这叫鸿运外泄入土,是家中财运大量损耗之兆。
                            另外,这天风姤卦虽为女盛之象,此卦有盛极而衰之意,且卦中无妻财爻,这个梦,是妻死财空之象。
                            所以说,你家老爷子不是不想杀猪了,而是杀猪没有以前那么赚钱了,更甚至还会赔钱,接下来,他当然就收手不干了。”


                            回复
                            17楼2016-03-20 20:47
                              天风姤 卦
                              父母壬戌土、
                              兄弟壬申金、
                              官鬼壬午火、应
                              兄弟辛酉金、
                              子孙辛亥水、
                              父母辛丑土、世


                              回复
                              18楼2016-03-20 20:47
                                孙大全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方兄弟,你说的真对,确实是因为生意一直赔钱,俺爹及时收手不干了。”
                                猫哥想了想:“子冥啊,你说,这个梦,和下面埋的东西,有关系吗?”
                                我想了想:“有关系。天风姤卦,应爻为‘官鬼午火’,梦中的女人死后,在卦正好为鬼爻。
                                鬼爻持火,火克金,这是克财之象,所以,这些年你们孙家并没有存下太多的钱财,或者说,钱是赚了不少,但花费也很大……”


                                回复
                                19楼2016-03-20 20:48
                                  孙大全说:“这些年,俺和俺哥赚了一些钱,但今年初,俺哥骑摩托车撞了个人,存下的钱,花的也差不多了。还有,俺爹把存款借给人放高利贷的人,那人被抓了,十多万块钱,一分也没弄回来。”
                                  我瞅了瞅这家宅,说:“你们家这房子盖的这么好,应该花了一二十万吧?所以,你父亲杀猪的时候,应该是赚了不少钱。
                                  那时候,财运亨通,完全是因为这杀猪台下埋藏着一个东西。并且,七叔已经猜出那是个五行属金的物件。但后来,那东西带来的财气消散,你们家财运也随之盛极而衰。
                                  一个生财之物,不能生财了,而且还埋藏在这样位置,成年累月地被血侵染,那它不但会克财,还会生邪!”
                                  我这么一说,孙大全彻底明白了:“原来,那个物件是祖上用来生财的!只是财运断掉以后,又生了邪。”


                                  回复
                                  20楼2016-03-20 20:48
                                    猫哥耐不住性子了:“子冥,你说,那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啊?我这都快憋死了!”
                                    我说:“猫哥,你先忍一忍。孙大哥家的这物件,别说是什么了,埋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不知道,这肯定祖上传下来的禁忌,是不能说,也不能找的。
                                    刚才,我已经想到了那是啥东西了,但挖出它来之前,我也不能说。说了,咱们都得倒大霉。七叔让咱们天明鸡叫的时候挖,道理就在这里。”
                                    猫哥摆手:“得了,得了,我就等着鸡叫天明,再看吧。”
                                    当晚,吃了些东西,我们就在孙大全家凑合着睡了。睡之前,我按照七叔的要求,在床头点了一只蜡烛。
                                    烛火,为阳火之相,对阴邪之气感应最为明显。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通过烛火的变化,以防不测。
                                    晚上,到一些陌生的地方,比如老房子里,荒野的无人空房睡觉的时候,最好先点一支蜡烛看看再说。


                                    回复
                                    21楼2016-03-20 20:49
                                      孙大全是被那东西个给吓怕了,搬来一张折叠床,非要跟我们一起睡。半夜起床去上厕所,还要拉个作伴的,叫醒我,问我去不去。
                                      我困得要命,说不去。
                                      孙大全出去以后,我裹了裹毯子,继续睡。睡了老大一会儿,我感觉孙大全好像一直没回来。
                                      我怕他出什么事,立马清醒过来,借着烛光,朝孙大全的折叠床上看了看,床上空空的,孙大全确实没回来。
                                      我心里一紧,看了眼手机时间,凌晨一点半多了。
                                      我赶紧下床,走到出卧室,到了堂屋门口。
                                      门开着,我朝外望去,院子里静悄悄的,不见孙大全的身影。
                                      “孙大哥,孙大哥……”我喊了几声。
                                      孙大全没有回应,这不对劲儿啊。
                                      孙大全出去的时候,害怕的要命,我估计他出了这门,在门口赶紧解决完,裤子不提就地跑回屋,可是,现在他却跑没影了!
                                      我反身回去,披件衣服,到了院子里,先到大门口看了看,大门是从里面锁死的,孙大全肯定没出这个院子。
                                      我边喊着他,边用手机照着,四处找。
                                      找来找去,我走到了原先那杀猪台的位置。赫然间发现,有个人影,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回复
                                      22楼2016-03-20 20:49
                                        深吸了一口气,我把手机朝前举了举,发现那正是孙大全的背影,他站在那里,低着头,双手垂下,似乎在盯着地面上的什么东西。
                                        “孙大哥,你……你在那里干嘛呢?”我试探着问了一声。
                                        孙大全的身子晃了晃,他似乎是想转过身,但双腿就跟卡在了原地一般,身子怎么也转不过来!
                                        我咽了口唾沫,目光移动到了他腿上,猛然间,我看到孙大全的脚脖子,正被两只从地下伸出来的,惨白的如骨的手死死抓着!
                                        我顿时吓蒙了,手一抖,手机落在了地上。
                                        慌乱中,我捡起手机,后退几步,再照向那个位置的时候,孙大全却不见了!
                                        房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循声望去,我看到孙大全正朝屋里走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朝门口跑去。
                                        孙大全走的很快,我进堂屋的时候,他已经进卧室了。
                                        我刚要问他刚才在干什么,“噗噗噗……”床头蜡烛的火苗忽然猛地闪烁起来,本来淡红的的火焰,忽然变成了青紫色!


                                        回复
                                        23楼2016-03-20 20:50
                                          随着孙大全的不断深入,那火苗的反应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
                                          孙大全先是看了看我的床,转而,又望向了猫哥。
                                          猫哥正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打着呼噜,睡的正香呢。
                                          孙大全注视猫哥一会儿,转身拿起一个塑料盆,走到了猫哥床前。
                                          我心里一阵奇怪,他这是要干嘛啊?
                                          就在我迷惑的时候,孙大全一弯腰,竟然从床底下抽出来一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
                                          他这是要给猫哥放血!
                                          我大喊一声:“猫哥!”
                                          孙大全怔了一下,缓缓转过身,我发现他的脸像是贴了层金箔一般,跟个纸人似的!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噗——
                                          蜡烛突然灭了!


                                          回复
                                          24楼2016-03-20 20:50
                                            整个屋子,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我没敢轻举妄动,听着里面的动静,又大喊一声:“猫哥,小心啊!”
                                            卧槽!我喊完之后,猫哥的呼噜涛声依旧,他似乎根本就没听到我的喊叫。
                                            此时,我脑子里不断闪现出,孙大全把刀插进猫哥的脖子,用盆子接住那汩汩鲜血的场景!
                                            “啪——啪——啪——”
                                            就在我的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
                                            大门是反锁着的,谁会在这个时候走进这里呢?
                                            想着,我又出了一身白毛汗。
                                            “啪啪啪……”眨眼,那声音已经到了门口。
                                            “吱呀——”
                                            门被推开了。
                                            我颤抖地按亮手机,猛地转过僵硬的身体,照向进来的人。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犹如遭到当头一棒,脑袋瞬间就炸开了!
                                            那竟然是孙大全的脸!


                                            回复
                                            25楼2016-03-20 20:50
                                              孙大全不是在屋里吗?他姥姥的,怎么又回来一个?!
                                              我心里一紧,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后背直接撞在了墙上。
                                              “妈呀——”同时,孙大全也惊叫了一声,似乎是被我吓了一跳。
                                              见进来的这个孙大全也害怕了,我这才稍微放松了些,随口问道:“你……你谁啊?”
                                              “我是谁?我孙大全啊,刚撒尿回来,你就不认识我了?……小兄弟,你吓死我了!”孙大全捂着胸口,喘着大气道。
                                              “你站着别动!”说着,我掏出打火机,打着,朝里照了照。却发现,原先进屋的那个孙大全不见了,猫哥正安稳地睡着呢!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脑子短路片刻之后,我慢慢走到床前,点着蜡烛。此时,蜡烛的火苗也正常了。
                                              缓过神来,我蹲下,朝猫哥床底下照了照,赫然发现,床底下真有一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


                                              回复
                                              26楼2016-03-20 20:51
                                                我拿出那把刀,问孙大全:“这怎么还放把刀啊?”
                                                孙大全说:“那是俺爹的床,估计那刀他是为了辟邪放床下的。你……你到底怎么了?”
                                                我瞅了瞅他,问道:“你到底干嘛去了?”
                                                “我还能干啥去?撒尿去了啊!”
                                                “你一泡尿撒半小时啊?”
                                                孙大全不解道:“什么半小时,我出去撒完就回来了。”
                                                “你在哪里尿的?”
                                                “出门不远啊。”
                                                我摸起手电,拉着孙大全出了门:“孙大哥,你找到那个地方。”
                                                “找那玩儿干啥?”
                                                孙大全虽然奇怪,但他还是闷着头找起来,结果找来找去,附近地上全都干的,愣是没找到他撒的那泡尿!


                                                回复
                                                27楼2016-03-20 20:51
                                                  孙大全顿时就害怕了:“小兄弟,我就尿这一片儿的,怎么转眼就不见了?真是活见鬼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孙大哥,你跟我到杀猪台那地方看看去。”
                                                  “啊?去哪里干嘛啊?”
                                                  我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虽然孙大全极不情愿,但还是被我拽了过去,到了那里一照,却见了两片潮湿的痕迹!
                                                  我脑子又不够使了,不过,随之我发现问题不对,两片潮湿的地方颜色不一样。
                                                  我把手伸向那片颜色不正常的泥土,摸了一下,手机一照,从那颜色来看,那不是尿,更像是血!
                                                  一闻,竟然还有血腥味!
                                                  这个位置,正好是那双白骨般的双手伸出来,抓住孙大全脚脖子的地方!
                                                  “好像是血啊?!”孙大全也意识到不对,脸色变得煞白。
                                                  这时候,我的手电光不由自主地照向了孙大全的脚,结果,发现孙大全的左腿上,竟然布满了一条条的血道子!


                                                  回复
                                                  28楼2016-03-20 20:52
                                                    孙大全一看,直接吓得瘫倒在地上。
                                                    我问他:“到底怎么弄的?”
                                                    孙大全面色惨白道:“我这腿上有伤,在工地上划的,本来都结痂好了,怎么又淌了这么多的血啊?”
                                                    我忽然间明白,方才孙大全出来的时候,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迷惑了,然后将他引到这个地方,借助他的伤口,吸了他身上的血。
                                                    七叔早就说过,孙大全脸上的鸿运财光中有血光,他得财的时候,会遭遇血光之灾,看来是猜对了!
                                                    要不是我过来的及时,估计明儿一大早,孙大全就变成一具干尸了!
                                                    方才我看到的那个孙大全,应该是那什么邪物为了迷惑我,制造出的幻象。
                                                    想到这里,我赶忙扶着孙大全回到屋子里。
                                                    一折腾,猫哥也醒了,见孙大全的样子,顿时睡意全无。
                                                    仔细一检查,孙大全大腿上的伤口裂开了一道缝,从他面无血色的情况来看,估计是流了不少血。
                                                    帮孙大全处理完伤口之后,我才把这事儿,从头到尾给猫哥他们讲了。
                                                    猫哥听得出了一身白毛汗。
                                                    “啊?我跟那玩儿无冤无仇的,它为啥要拿着刀来找我啊?”
                                                    我说:“猫哥,白天的时候,你一直叫嚷着要挖开那里,还要看看那是个啥东西。我估计它是来吓唬咱们,不让咱们挖出那物件的。看来,那东西,不是一般的邪性啊!”
                                                    孙大全心有余悸道:“我说那东西不好对付吧?没想到,这里一有人气,它就出来闹了!”
                                                    折腾了一阵子,都快凌晨三点了。
                                                    我们三人,谁都不敢再睡,于是眼巴巴等着鸡叫,去挖了那东西。
                                                    四点多的时候,第一声鸡叫传来。
                                                    我们都松了口气,爬起来,赶紧带拾家伙,到了杀猪台的位置。


                                                    回复
                                                    29楼2016-03-20 20:52
                                                      孙大全在杀猪台周围点了几支蜡烛照亮。
                                                      我和猫哥选准位置,“嘁哩喀喳”挖了起来。
                                                      他大爷的,挖下去一米半多,我和猫哥累的跟孙子似的,还不见那东西!
                                                      猫哥冲孙大全道:“孙大哥,麻烦你去弄壶茶来!渴死我了!”
                                                      喝了口茶,歇息了五六分钟,我们又挖下去近半米,这时候,下面忽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铁锨似乎是碰上了块木头样的物件。
                                                      猫哥撂了家伙,撅着屁股,拨开泥土,用手机照了照下面的东西,突然哈哈一笑:“发财了!金丝楠木的!”
                                                      随后,我们俩一鼓作气,将那东西完全挖了出来。
                                                      完全弄出来之后,我们才发现,那是一个长约半米的楠木小棺材。棺材的四角镶金,一侧刻着一只衔着金钗的凤凰;另一侧,刻着一条盘龙,龙盘着的是一顶大元宝。
                                                      我和猫哥一愣,这就是传说中的“龙凤聚财棺”啊!


                                                      回复
                                                      30楼2016-03-20 20:52
                                                        我听后,转而问他:“这孩子,是阴历几月生的?”
                                                        黄大爷想了想:“好像是阴历五月份出生的。”
                                                        黄大爷说的这个梦也很简单,这里面有两个最关键的梦象,一是生孩子,二是黑色的血。
                                                        先说这黑血,血本来应为红色,红色在五行为火象;黑,在五行为水象。
                                                        红变黑,这是火象直接变成了水象。因为水克火,所以这种变化叫极刑之相。
                                                        五行之象遭遇极刑,一般都是遭遇大难的征兆。另外,这个人是阴历五月出生,命格正好属火。火突变水,也是命格消散的亡命之兆。


                                                        回复
                                                        35楼2016-03-20 21:02
                                                          再说这生孩子的生育之象,因为土生万物,所以生育在五行中为土象。
                                                          五行,土克水,这就是说,火变的水,又被土所掩盖,这是水死入土之象。
                                                          想到这里,我对黄大爷说:“黄大爷,这个人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黄大爷吃了一惊,还是点了点头,看来,他们也有心理准备。
                                                          母土克子水,这孩子的死,肯定是他母亲有关系的,于是,我顺口问了一句:“黄大爷,那孩子去大连打工,应该是他母亲的意思吧?”


                                                          收起回复
                                                          36楼2016-03-20 21:04
                                                            我听后,转而问他:“这孩子,是阴历几月生的?”
                                                            黄大爷想了想:“好像是阴历五月份出生的。”
                                                            黄大爷说的这个梦也很简单,这里面有两个最关键的梦象,一是生孩子,二是黑色的血。
                                                            先说这黑血,血本来应为红色,红色在五行为火象;黑,在五行为水象。
                                                            红变黑,这是火象直接变成了水象。因为水克火,所以这种变化叫极刑之相。
                                                            五行之象遭遇极刑,一般都是遭遇大难的征兆。另外,这个人是阴历五月出生,命格正好属火。火突变水,也是命格消散的亡命之兆。


                                                            回复
                                                            39楼2016-03-21 2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