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吧 关注:190,178贴子:1,476,559

回复:聊聊给人卜卦看相,遇到的恐怖故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卢佩佩说:“好像都这么传的。”
叶灵说:“同学们是这么传的,可是,我们对面两个女生宿舍也都挂了风铃,我们咋一点儿事也没有啊。我就是不大确定,才问问你的。”
我思索片刻道:“你说的这事,还真不好说,反正风铃这东西,最好还是不要乱挂的。”
“那你啥时候去我们学校宿舍看看啊?那个宿舍一出事,我们赶紧把风铃给扔了,但还是老担心这事。
更重要的,我还是为了我那跌下楼的朋友,我不想,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躺在医院里。”
我说:“我还得上课呢,另外,这种事不是说去看就去看的,你们那不是女生宿舍吗?没你们学校领导的同意,我也进不去啊。”
叶灵想了想:“你说的也倒是,回头我给学校领导说说,听听他们的想法。到时候,我再去找你。”
“那行。”


回复
82楼2016-03-31 21:06
    叶灵甜甜一笑,把饮料给我倒满:“来,为这事,我先敬你一杯,谢谢你。”
    我端起杯子,跟叶灵她们碰了一下了,心道:差点儿出人命的事,肯定不是小事。万一我毫无准备地去了,逮不住狐狸,弄一身骚回来,那可就不好玩了。于是,我决定问问七叔再说。
    刚要喝被子里的饮料,不想手里的杯子“咔嚓”一下,竟然裂成了两半,饮料洒了我一身!
    我听说,吃饭的时候,碗、杯子、筷子,无缘无故断裂,是非常不详的征兆。心里不由地“咯噔”一震,难不成,最近我还会遇到什么灾祸?
    叶灵和卢佩佩见我发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方子冥,这点事儿,就把你吓成这样,还说自己是什么神算子,能降妖捉怪呢!”
    她们这一笑,我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下糗大了,赶忙拿过杯子,重新倒满,喝了下去。


    回复
    83楼2016-03-31 21:07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周围突然一下子沉静了下来,随之,一股子冷飕飕的气息,逐渐包裹了我的全身!
      我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继续迷糊着。可是,没想到,这种阴冷却越来越强烈了。
      我以为车窗被打开了,就想着赶紧关上。可是,睁开眼一看,天似乎暗了下来,车辆正行驶在一条漆黑的路上。
      我瞅了瞅身边的车窗,发现关的好好的,并没有风吹进来!
      再往前一瞧,我发现开车的小王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他直愣愣地坐在那里,动作僵硬地摆弄着方向盘,就跟个木偶似的!
      我正发愣的时候,冷不防,小王回过头,开始定定地瞅着我,突然间,他咧开嘴,冲我邪邪地笑了一下!
      小王的神色不对啊!我顿时头皮发紧,望向身边的七叔。


      回复
      85楼2016-03-31 21:07
        目光移动过去的时候,我的脑袋轰地一下,顿时就炸开了!
        我身边坐着的,并不是七叔,而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更为恐怖的是,这个女人的头,四肢,胸腹之间,都有血淋淋的断口。乍一看,这个女人就跟被人分尸之后,又重新组合起来的一般!
        那女人的身体随着车子,一颤一颤的,每颤动一下,都会发出骨骼相互摩擦的“咯吱”声。同时,那断裂的伤口处,还会喷洒出一种暗黑色的血雾。瞬时,一股浓重的血腥,夹杂着尸体的腐臭,冲进了我鼻孔!
        从小,我跟着七叔在各地行走,脏东西,确实没少见过。所以,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并没有一般人那么恐惧了。
        随即,我深吸了口气,问小王:“我七叔呢?”
        “不是在你旁边坐着呢吗?”说完,小王又嘿嘿笑了两声。


        回复
        86楼2016-03-31 21:07
          “那不是我七叔!你说实话,把我七叔弄哪去了?你到底带我去哪里?”
          前面的小王还没反应,旁边的那个女人忽然抬起鲜血淋漓的胳膊,指向了车的前方。
          我顺着她指的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有一辆渣土车,正卷起一路的尘土,轰隆隆地朝我们这边行驶过来。
          她让我看那辆车?那渣土车有什么好看的?我心里一阵阵的惊疑。
          一开始,我并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当那车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发现它竟然是在我们这条车道上,逆行而来的!
          而司机小王,依然木木地操纵着方向盘,他对前面的情况,似乎是毫无察觉!
          反应过来,我大声冲小王喊道:“看前面!车!车!”
          我喊完之后,小王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他就跟中了魔障一般,毫无规避地,朝着对面的车,飞一般冲了过去!


          回复
          87楼2016-03-31 21:08
            一刹那,我忽然想到了吃饭时,碎裂的那个杯子,难道,那杯子预示着,我会死于车祸?
            可是,临死前,为什么我会看到一个脏东西呢?
            难道……我睡着的时候,已经出车祸死了?现在坐在车里的,包括我在内,都不是人?
            不及多想,对面的渣土车像一块巨石一般,撞了过来。我本能地一闭眼,脑袋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随即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子冥,咱们到了。”
            这是七叔的声音。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睡在车后座上,车已经到家门口了。
            我意识到,方才,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但这梦也太奇怪了,不管怎样,总算是到家了。我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下了车。
            这时候,七叔忽然问小王道:“小王啊,你这车是二手的吧?”


            回复
            88楼2016-03-31 21:08
              “对,刚买了不到俩月,每当走西城大道的时候,冷不丁就熄火趴窝,修了好几次了,也找不出啥毛病,真是急死我了,这二手车啊,真不能轻易买啊!”小王摇头道。
              七叔打量着车,又用手摸了摸车身,道:“你这车的问题不在车本身,而在这车的前身。”
              “前身?”
              七叔说:“坐在里边的时候,我感觉这车子里的气脉不正,想必,是你买之前,车子出过什么事。”
              听到这里,小王一乐,发动车子:“七叔,您错了!我敢给你打包票,这车子绝对没出过大问题,剐蹭都没有,维修记录上写的明明白白。另外啊,这车是我一好朋友的,人家换新车,所以才出手的。”
              七叔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什么,接着招呼我抬下了那尊乌木像,送走了小王。
              抬着那尊乌木像进门的时候,我随口问了七叔一句:“七叔,你是不是觉得那车子有问题啊?”
              七叔点头:“那车子的问题,可是不小,说不定,是沾了人命的大问题!”


              回复
              89楼2016-03-31 21:08
                “人命?”听到这两个字,我顿时想到在车上做的那可怕的梦,不禁,打了个激灵!
                “七叔,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深吸了口气,问七叔。
                七叔说:“坐那车子的时候,我发现,车窗上竟然一层煞霜。煞霜,是阴水凝聚而成的,足见里边的阴煞之气有多重。
                这么重的煞气,只有非常强的凶怨之才能形成。五行水克火,这车子熄火,不是机械问题,定然是被那属水的煞气克制,才导致的。”
                怪不得,我做那噩梦的时候,感觉浑身阴冷呢!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七叔,既然这样,你咋没把这事,跟小王说破啊?”
                七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刚要说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了汽车的声音,紧接着,小王走了进来。


                回复
                90楼2016-03-31 21:08
                  抱狗?我想七叔肯定有他的道理。于是,我赶紧去邻居家,把花花抱了过来。花花是一条非常温顺乖巧的小腊肠狗,脾气特好,谁抱跟谁亲。
                  我们都到了门外,七叔摸了摸花花的脑袋,对我道:“把狗放到车后座上去。”
                  小王奇怪地打开车门,我把花花刚放进去,它突然疯了一般,汪汪凶叫起来。最后,我一把没按住,这小家伙一窜,从我头顶上跳蹿了出来,然后哼哼着,一溜烟,跑回家去了。
                  小王看的目瞪口呆:“七叔,你这是啥意思啊?”


                  回复
                  92楼2016-03-31 21:09
                    百度卜卦天师,********黑&&&&岩&&先睹为快


                    回复
                    93楼2016-03-31 21:10
                      七叔说:“狗对阴邪之气非常敏感,更甚至,它们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买二手车,或者二手房的时候,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懂行的人一般都带一条小狗进去,如果小狗狂叫不停,那说明里面凶煞之气太重,这样的房子或车子,最好是不要买的。”
                      “呃……”小王顿时傻眼了,随即,就像盯着怪物一样盯着自己的车。
                      “七叔,您觉得这是咋回事啊?”
                      七叔皱眉:“我估计,这车的事儿小不了。我建议,咱们先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如果有,咱们就报警。如果找不出可疑的地方,咱们再另想其他的办法。你看怎么样?”
                      “那好,那好,七叔啊,我给您说实话,自从买了这车啊,我老是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开夜车,半道里,忽然就被一个女的拦住,说要搭车。


                      回复
                      95楼2016-04-01 22:06
                        不知为啥,我不想停下, 但车子一到那女的跟前啊,自动就停下。接着下来,我就开着车,拉着那女的,开在一条荒野的公路上。那公路没有尽头,没有任何标志,我问那女的去哪里,她一句话也不说。”
                        七叔点了点头:“这是煞气侵身入梦的征兆。子冥,你去取手电过来。”
                        我取来手电筒,七叔和小王开始在车的后座仔细照着。车的后座套着崭新的套子,下面的垫子也是新的。
                        七叔他们照了一通,也没啥发现,随即七叔想了想,让小王把车座套子摘下来。
                        小王照做,结果摘下来一瞧,这问题立马就看出来了!


                        回复
                        96楼2016-04-01 22:06
                          七叔说:“子冥啊,我跟小王去一趟,你跟二猫先待在家里。”
                          不知为啥,自从小王回来最后,我一直心慌,就怕出什么岔子,便对七叔说:“七叔,我也想跟你去看看,你就带上我吧。”
                          小王笑了笑:“那就一起吧。”
                          七叔本来想对我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出口。
                          随即,小王开车朝着西北方向驶去。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到了城东的郊区。这一带正搞建设,路面都被渣土车轧坏了,而且,到处是泥土石块。车子开的很慢,到了一个大坡子上,忽然就停了下来。
                          小王说:“七叔,您先等一会儿,我去那边的小卖铺买包烟。”
                          七叔点头,小王拉上手刹,开门下车,朝着二三十米外的小卖铺走去。
                          这时候,天早就黑了,昏黄路灯下,很少有行人车辆经过,显得有些冷清。


                          回复
                          98楼2016-04-01 22:07
                            我闲的无聊,摇下车窗朝外看,结果第一眼,我就看到了这样一幕:路边的草丛里,一只大灰鼠正在用爪子挠一条花脖子蛇的尾巴。
                            那蛇挺着脖子,头晃来晃去,想咬那只大灰鼠,但每当快咬到的时候,又缩了回来。而那只老鼠似乎也是在和那蛇嬉戏,只是跳来跳去,不断挠那蛇尾,根本不下口。
                            一看这情景,我就乐了:“七叔,你看,那蛇和老鼠还闹上了。”
                            “哦——”七叔扭头过来,看了看,随即眉头一蹙:“子冥啊,咱们得赶紧下车逃命去!”
                            我瞅了瞅周围,不解道:“七叔,咋说逃命就逃命啊,也没人威胁到咱们啊?”
                            七叔二话没说,拉着我从靠近路边的一侧下车,然后带着我跳进路边的壕沟,爬上去,直奔最近的一片树林。


                            回复
                            99楼2016-04-01 22:07
                              我从来没见七叔这么紧张过,一路跑来,我摔了几个大跟头,很是狼狈不堪。
                              刚到树林,还没喘口气,背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我又吓得跌了个跟头,爬起来回头一看,一辆渣土车,将我们坐的那辆车撞出去几十几米,直接翻到了路边的深沟里!
                              我吓得魂儿都飞了,一身冷汗,早就把内衣湿透,此时,我不禁又想起了那个裂开的杯子,以及在车里做的那个梦!原来,真正的灾祸,还在后头呢!
                              要不是七叔看出了什么门道,今晚,我们俩肯定会命丧这场车祸不可!
                              我喘息了几口,问七叔:“七叔……你咋知道要出车祸了。”
                              七叔稍微平息了一下,道:“子冥啊,要不是你看到那蛇和鼠嬉戏,说不定,咱们现在早做了车祸中的冤死鬼了。”
                              “蛇和鼠?”
                              七叔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这才深吸了一口气道:“看到那蛇鼠的时候,我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于是,就在心中起了一卦,蛇在五行为火,鼠在五行为水。火,我取离卦,水,我取坎卦。
                              坎卦,在人,这个时辰,主盗匪等江湖之人。离卦,在人,主文弱书生,像我们这一类的人。合起来,这叫书生遇上盗匪,除了动手杀人,没什么可说的!”


                              回复
                              100楼2016-04-01 22:07
                                七叔说的时候,我脑子全是梦中被渣土车迎面撞上的画面!
                                七叔顿了顿,接着说:“论十二属相,鼠在蛇之上,所以,我取坎上离下的水火即济卦。这一卦的大象告诉我们,做事一开始顺利,后来必有大凶。
                                另外,这蛇鼠嬉戏,看似好玩,实则暗藏杀机,最终那蛇必然吞吃了那鼠。所以,这个卦的卦外之音,其实告诉人们,摆在眼前的,只是迷惑之象,致命的危机,马上就要到来。
                                所以,我断定,小王说是去买烟,其实是在骗我们。小王骗我们,那车又停在下坡的危险路段,我顿时感到不好,于是就拉上你逃命了!”


                                回复
                                101楼2016-04-01 22:08
                                  听七叔这么一说,我心中顿时一悸:“七叔,你是说,小王故意要害我们?”
                                  七叔叹口气道:“当初我看小王不像是坏人,这才将事情和盘托出的。都怪我当初说话太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如果小王的朋友真的参与了某些犯罪活动,小王再和他串通一气,咱们这就等于当着他们的面,揭了他们的老底儿啊。
                                  在这人命关天的大事面前,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当初,我不让你跟我来,就是怕这预想成真,遭遇不测。”


                                  回复
                                  102楼2016-04-01 22:08
                                    这个时候,车祸现场一下子聚拢了很多的人,看上去,不像是看热闹的群众。那些人先是朝沟子里照了照,然后吆喝着什么,分成好几伙,朝着四面八方走去,看样子,是在找我们!
                                    眼看着有七八个彪形大汉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有些慌乱道:“七叔,咱们该咋办啊?”
                                    七叔笑道:“还能咋办,继续逃命吧!”
                                    喘息了几口,我跟着七叔,穿过这片树林,沿着一条小路,一直朝城里的方向跑。
                                    跑着跑着,前面路上突然开来一辆面包车,车停下,立刻跳下来十几个手持刀棍的人,随即他们就地分散开,朝我们这边搜索过来!
                                    我们一看,赶紧穿过一片野地,朝着有灯光的地方走。过去一瞧,那竟然是郊区的一家叫桃源欢歌的夜总会。而附近,也只是些零散的小卖铺,汽修店,根本没好的藏身之处。
                                    听着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大,七叔拉着几步冲进了桃源欢哥夜总会。
                                    刚进门,柜台上的一个男服务员就问我们:“请问您贵姓啊?”


                                    回复
                                    103楼2016-04-01 22:08
                                      七叔随口道:“免贵姓方。”
                                      服务员鞠躬一笑:“小刘,带方先生去306房间。”
                                      “啊?”我瞅了瞅了七叔,七叔在夜总会还有包间?我彻底摸不透了。
                                      七叔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不要乱讲话。
                                      叫小刘的女服务员很快把我们带到了包间,服务员问我们:“二位喝点什么?”
                                      七叔随口道:“果汁!”
                                      服务员点头,出去了。
                                      服务员一走,我问七叔:“七叔,这是咋回事啊?”
                                      七叔小声道:“这房间不是我定的,可能咱们跟这里的客人同姓,前台个误会了。咱们只要躲过半个小时,再出去,就平安无事了。如果躲不过半小时,那就有凶险,所以,不管咋样,先凑合半小时再说吧。”


                                      回复
                                      104楼2016-04-01 22:09
                                        啊?我听说,城里干夜总会的这帮子人,可都是道上混的,心狠手辣,那就不必说了。他们要是知道我们冒充这房间的客人,说不定,死的会更惨!
                                        我说:“七叔,放着那么多地方咱不去,来这里,是刺激,可咋收场啊?”
                                        七叔呵呵一笑:“他们应该不会料到咱们躲进了这种地方,所以,目前来说,这里是最安全的藏身之处。”
                                        正说着,门开了,服务员送来了果汁,另外,四个穿着性感的女人,带着一股子浓香,身姿摇曳地蜂拥而入。其中两个,坐在了七叔身边,两个坐在了我身边。
                                        我忍不住瞅了瞅左边那女人鼓鼓的胸口,又撩了一眼右边穿着黑皮短裤的大腿,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
                                        那俩女的见我慌乱的眼神,都忍不住笑了,然后,她们一个搂住的脖子,一个缠住我的腰,笑道:“小帅哥,今年多大了?”
                                        我结巴道:“我可不小了……你们多大了?”


                                        回复
                                        105楼2016-04-01 22:09
                                          七叔不乱来,就是个我立规矩呢。即便是我有那个贼心,心里再痒痒,也不敢随便造次了。接下来,我也开始喝着饮料,跟她们说话逗乐。
                                          说话的时候,我不断地瞅着墙上的石英钟。七叔说,半个小之后我们就安全了。眼看着半个小时就快过去了,我这心,也就慢慢放了下来。
                                          谁知,就在差一分钟不到半小时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噪杂的吵闹声音,听上去,像是有很多人吵吵着,正朝三楼走来。
                                          七叔也听到了,他脸色立马就变了,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还没走到门口,“砰——”门被推开了!
                                          一股脑地,五六个人冲了进来,个个人高马大,面目凶恶,胳膊上文满了什么龙啊,凤凰啊啥的。


                                          回复
                                          107楼2016-04-01 22:09
                                            叶灵忽然一转身,两胳膊一伸,拦住他们:“这位大哥哥,给我个面子呗,这是我朋友。”
                                            耳环男听叶灵这么一说,哈哈哈,笑的前仰后合:“小妹妹,你要是舍不得他,就跟他一起去做个伴儿吧。哈哈哈……”转而又对手下人道,“磨蹭个屁啊,赶紧的!”
                                            叶灵忙道:“先别慌,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他,送完了,你们再带他走也不迟。”
                                            说着,叶灵从衣兜里掏出来一条雪白的手帕,手帕上还绣着一朵奇怪的红花。叶灵展开手帕,给那些人看了看,随后交给我说:“方子冥,这个送给你,他们要是把你打哭了,你可以用这个擦擦泪。”


                                            回复
                                            110楼2016-04-01 22:10
                                              “啊?”我都这样了,她还损我。不知道叶灵这小姑娘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我胡乱接过手帕,揣进了衣兜。
                                              可是,当我再抬头的时候,却奇怪地发现,耳环男和他手下,正非常惶恐地瞅着叶灵!
                                              我看了看叶灵,她正笑盈盈地站在那里,瞅着那些人。既没变成三头六臂的哪吒,也没变青面獠牙的恶鬼,那些人,怕她个球啊?
                                              惊诧片刻之后,那些人后退几步,连连给叶灵赔礼道歉:“对不啊,小妹妹,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我们这就走,对不起了……”


                                              回复
                                              111楼2016-04-01 22:10
                                                说着,这些个人慌慌张张退出门,离开了这家夜总会。
                                                七叔也是出了一脸的冷汗,他重新打量了一下叶灵,但什么也没问她。
                                                我凑上去问叶灵:“他们怎么那么怕你啊?你也没长个三头六臂,马王爷三只眼啊?”
                                                叶灵笑道:“他们不是怕我,也不是怕那手帕,而是怕我哥扁他们。”
                                                原来,那些人是通过手帕,知道这是叶灵她哥的意思,所以才罢手的。没想到,叶灵她哥,这么牛掰啊!
                                                我把手帕还给她,说了声谢谢。


                                                回复
                                                112楼2016-04-01 22:10
                                                  叶灵却不接,笑道:“今天和你见了两次,也算是缘分,当我送你的见面礼了。”
                                                  我不好意思:“我哪能随便要你的手帕啊……”
                                                  “那有什么啊?这又不是定情信物,我哥那里还有,我再给他要一只。还有,我们女生宿舍风铃的事儿,你可别忘了,我安排好,立刻会通知你。”
                                                  我只好收下:“你放心吧。”
                                                  这时,七叔对叶灵道:“叶姑娘,这次,真要好好谢谢你和你哥了。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回复
                                                  113楼2016-04-01 22:11
                                                    叶灵道:“我知道了,我哥说这种场合,他不便露面,我就替他来了。天晚了,我得回去了,我哥楼下等我呢。”
                                                    叶灵走后,夜总会的老板走了进来,进门咧嘴露出一颗大金牙,笑盈盈地对七叔道:“原来方先生是叶先生的朋友啊,怠慢了,怠慢了。鄙人姓金,叫金二虎,幸会幸会。”说着,这金二虎跟七叔握了握手。
                                                    在叶灵和她哥的帮助下,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出了桃源夜总会,我掏出那只手帕问七叔:“七叔,你这手帕,有啥特别的吗?”
                                                    七叔不置可否:“子冥啊,既然叶灵把它给了你,你就留着吧。不过,七叔要提醒你一点,以后,别跟叶灵走的太近。”


                                                    回复
                                                    114楼2016-04-01 22:11
                                                      “为哈啊?叶灵,看着也不像是不三不四的孩子啊?”
                                                      七叔说:“叶灵的确不是个坏孩子,但跟好孩子交往,也要有选择,以后,你慢慢就会明白。”
                                                      七叔的话中有话,我听得是满头雾水,正要追问,一辆警车在我们身边停住了。
                                                      车上下来个一个男的,那人我认识,他叫肖剑锋,是刑警支队的副队长。这人跟七叔多有来往。
                                                      “方先生,您没事吧?”肖剑锋有些歉意地问道。
                                                      看来,七叔早就给肖剑锋说了这件事。
                                                      七叔说:“我没事,你那边忙的怎么样了?”
                                                      肖剑锋说:“接到你的短信,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了出事地点,封锁了车祸现场。虽然车辆损毁严重,但还是从后座的位置,提取到了血迹,和车辆有关的人,基本都控制起来了。
                                                      另外,我们查到了,车祸前,渣土车司机和车主有通话记录。渣土车司机已经承认,这场车祸,是有预谋的。渣土车司机被突破,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回复
                                                      115楼2016-04-01 22:11
                                                        七叔总算是松了口气。
                                                        随后,肖剑锋把我们送了回去。
                                                        跟着七叔跑了这两天,我这作业都没做完。
                                                        星期一到了学校,不出意料,班主任让我搬着板凳去教室前做作业。
                                                        我那同位叫秦小双,这丫长的一张女孩的漂亮脸蛋儿,但却是个男孩子的性格,啥话都敢说,啥事,都敢做。所以,平时我们闹的是不可开交。
                                                        见我受罚,这丫高兴的跟过年似的。
                                                        最后一节自习课,秦小双去了办公室一趟,回来,站到讲台上,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大声道:“我宣布一件事,方子冥的女朋友在下面等他呢,让他赶紧下去一趟。”
                                                        秦小双喊完这一嗓子,全班同学这就炸开锅了。开始,他们都以为秦小双在开玩笑,可是,秦小双又补充了一句:“我特么要骗你们,我是孙子……不,我是孙女!”


                                                        回复
                                                        116楼2016-04-01 22:11
                                                          百度卜卦天师,********黑&&&&岩&&先睹为快


                                                          回复
                                                          117楼2016-04-01 22:12
                                                            我说:“没关系,都是我那同位秦小双干的好事,回来,我再收拾她!”
                                                            叶灵笑着点点头:“我知道秦小双,她就是好闹,你可别真给她动粗啊!”
                                                            说着,叶灵打开车门,推我上了车。
                                                            司机按照叶灵的要求,送我们到了叶灵学校附近。叶灵先请我吃了顿饭,然后领着我见了学校的教务主任戚老师。
                                                            戚老师看着挺和善的,他说:“出了这事,学校领导很重视。总之一句话,学校会全力配合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我说:“叶灵把事都跟我讲了,事情是晚上发生的,所以,我们得在宿舍里待一晚。另外,有些问题,我还得向宿舍的其他同学了解一下。”


                                                            回复
                                                            119楼2016-04-02 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