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吧 关注:189,696贴子:1,476,310

回复:聊聊给人卜卦看相,遇到的恐怖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说:“没关系,都是我那同位秦小双干的好事,回来,我再收拾她!”
叶灵笑着点点头:“我知道秦小双,她就是好闹,你可别真给她动粗啊!”
说着,叶灵打开车门,推我上了车。
司机按照叶灵的要求,送我们到了叶灵学校附近。叶灵先请我吃了顿饭,然后领着我见了学校的教务主任戚老师。
戚老师看着挺和善的,他说:“出了这事,学校领导很重视。总之一句话,学校会全力配合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我说:“叶灵把事都跟我讲了,事情是晚上发生的,所以,我们得在宿舍里待一晚。另外,有些问题,我还得向宿舍的其他同学了解一下。”


回复
119楼2016-04-02 11:14
    戚老师点头:“没问题,我通知她们,必须随叫随到。”
    “那就妥了。”
    晚上七点多,我跟着叶灵进了女生宿舍。
    这个点,学生都上晚自习呢,所以宿舍里挺安静。
    出事的是205房间,进了门一看,这个房间位于宿舍楼的阳面,光线和通风,都不错。
    宿舍总共六个人,独立卫生间,每人都配了书橱。这宿舍一出事,学生全搬走了。有的学生,甚至连被子,衣服都不要了。


    回复
    120楼2016-04-02 11:14
      宿舍的正中央,挂着一串精致的铜铃,我数了一下,总共有七个小铃铛,猫耳造型,看着挺可爱的。女生看一眼,十有八九都喜欢。
      叶灵说,这风铃呢,是袁晓薇从南面夜市的小摊上买的,由于距离学校很近,学生经常去那边逛着,买零食课外书什么的。
      我爬到袁晓薇的床上,翻了翻上面的被褥,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
      最后,我把目光又落到了那串铜铃上。
      叶灵也跟着我看,随即却有些紧张道:“方子冥,晚上的时候,万一你真看到了那东西,怎么弄啊?你能对付得了吗?”
      我笑道:“你要是害怕,现在走还不晚。”


      回复
      121楼2016-04-02 11:14
        进宿舍的门,她们个个变得紧张兮兮,半低着头,都不敢看那风铃一眼。看来,这玩意儿在她们心里彻底埋下阴影了。
        接下来,我单刀直入,问了她们这么几个问题:袁晓薇什么时候买的风铃?买的的时候,谁跟她在一起?风铃一般都在什么时候响动?她们梦到或者看到的那个鬼影出现的什么位置?以及那鬼影具体的样子?
        问完这几个问题,我就让她们出去了。
        叶灵有些着急:“听出什么没有。”
        我拉过来一把椅子,踩上去,重新将那风铃打量了一番。
        这时候,我才发现,风铃上,有隐隐的血迹!


        回复
        123楼2016-04-02 11:15
          急着看,怎么办??????百度卜卦天师,********黑&&&&岩&&先睹为快


          回复
          124楼2016-04-02 11:17
            叶灵见状,也踩着凳子,上来瞧了瞧,但她并未发现这一点。
            我说:“找到问题了,方才的时候,何小玲提到,买风铃之前,袁晓薇的手划伤了,流了不少血,这风铃上有血迹,应该是那时候沾上的。
            我估计,正是因为上面的血,才让那东西缠上了袁晓薇。这挂风铃啊,有很多忌讳的,弄不清,最好不要挂。”
            叶灵听后,仔细看了看:“还真有血迹啊,那天,袁晓薇的手是伤了,我个我也知道。我说我们宿舍挂风铃,咋就没事呢。原来,挂风铃,还有这么多忌讳啊。你还知道啥,给我科普一下呗!”


            回复
            125楼2016-04-02 21:49
              除了这个,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挂风铃的时间、地点,以及周围的环境。风铃本身可能没啥问题,但挂的时辰和所处的环境不一样,这影响也是不一样的。”
              叶灵点点头,眼珠子一转:“你的意思是,咱还得出去走走?”
              “你悟性不错啊!有机会做我的徒弟。这不干净的东西啊,都是从外面招来的,所以,挂风铃,先看外面的环境。如果附近有火葬场,殡仪馆,医院,或者经常出事的路段啥的,这风铃是绝对不能挂的!”
              我这么一说,叶灵突然瞪大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别慌,别慌,附近还真有座医院!而且,买风铃的回来的时候,她们一定会经过医院后门的。”
              我想了想说:“这宿舍突然出事,除了和这风铃的问题,那很有可能和医院那边也有关系。”
              “那咱是不是要去医院那边看看?”


              回复
              127楼2016-04-02 21:50
                我说:“先不用急,咱们现在去那里看啥啊?等弄清了风铃招来的是什么东西,再去看,也不迟。”
                叶灵点了点头,瞅着那风铃,抬手随意拨弄了一下,一阵清泠的声音传来,听着甚是悦耳。学生们早就熄灯睡觉了,铃声落后,周围一下子陷入了死寂!
                这声音刚落下不到四五秒,我忽然感到一股阴阴的凉意,从窗外渗透了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叶灵就打了寒噤,随后,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朝窗户的位置瞧了瞧,又望向了我。
                “方子冥,刚才……我是不是不该动那风铃啊?”说着,她有些紧张地,慢慢地朝我这边靠过来。
                我给她做了噤声的手势,拉着她,朝卫生间的方向退去。
                见要动真格的了,叶灵的脸色瞬间就变白了!
                到了卫生间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就近拿起一个浅色的脸盆,交给叶灵。
                叶灵不解,问我:“拿盆干嘛啊?”
                我说:“你先别问那么多,我需要一样东西,你得帮我。”
                “啥东西啊?”
                我咽了口唾沫:“混合着女生尿液的清水!”


                回复
                128楼2016-04-02 21:51
                  叶灵一听,两眼立马翻白:“大哥,你不会是诚心耍我呢吧?要那玩意儿干啥?”
                  我说:“耍你也不能在这闹鬼的宿舍啊,你先照着做,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
                  叶灵无奈地点了点头,接过脸盆,进了卫生间,关好了门。
                  不一会儿,她端着我要的东西出来了,捂着鼻子道:“给你!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样的花招……”


                  回复
                  129楼2016-04-02 21:51
                    “叮铃铃铃……”叶灵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怪异的风吹进来,那风铃突然剧烈地震响了一下!
                    叶灵打了个机灵,脸色煞白地瞅着风铃,又看了看我。
                    我端着半盆混合着尿液的清水,慢慢走到风铃的下,把盆放在了地上。
                    叶灵慢慢凑过来,蹲下,朝盆里望去,看着看着,突然,她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朝后一仰,要不是我揽住她的腰,就仰面摔倒了。


                    回复
                    130楼2016-04-02 21:51
                      叶灵花容失色地站起来,朝后退了两步,然后指着盆子道:“我……我真的看它了!”
                      我点点头,示意她不要太紧张。
                      叶灵深吸了几口气,抓着我的胳膊道:“原来,你要清水和尿液是为了照出那东西!”
                      “对,这女生的尿液属体内的阴水,混合清水,是很容易照出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的。所以,你要记住,晚上,上公共厕所的时候,最好不要朝小便池里乱看,碰不巧,就会看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如果不小心看到它们了,也要装着看不见,否则,它们就会跟上你,缠着你。”


                      回复
                      132楼2016-04-03 13:31
                        叶灵点点头:“它真来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那脸盘旁,朝里看了看。一开始,里面倒映出的只有那串风铃,不过眨眼功夫,我就看到垂下来的一大团头发!接着是仰面朝上的头颅,血污满布……变形弯曲的躯干……惨白的手脚!
                        这个东西,佝偻着身子,以一阵非常诡异的姿态,悬浮风铃之下!


                        回复
                        133楼2016-04-03 13:32
                          猛然间,一只惨白的手动了一下,那水面,随之泛起细细的波纹。我强忍着恐惧,仔细
                          看了看,结果发现这东西的手上,似乎戴着一对铃铛样的东西。
                          不过,还没等我看清楚,那东西忽然一翻身,我顿时感到头顶上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铃声突然震响起来,水面剧烈一晃,那东西瞬间就不见了!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撑着地面,慢慢站起身,看了看那风铃,心道,这风铃属金,为乐器,在卦为兑。铃响之时,下面的水有波动,水波为坎。合起来,这是兑上坎下的泽水困卦啊!


                          回复
                          134楼2016-04-03 13:35
                            泽水困卦:
                            父母丁未土、
                            兄弟丁酉金、
                            子孙丁亥水、应
                            官鬼戊午火、
                            父母戊辰土、
                            妻财戊寅木、世

                            我简单想了一下,这一卦,上卦为兑金,在人为少女。方才,我看到的正是一个女孩的鬼象,所以上面那个阴魂,是一个死去的少女的。
                            下卦为水坎,在人为男人,江湖之人,盗匪之徒。这类人和少女遇到一块,那吃亏的肯定是少女了。


                            回复
                            135楼2016-04-03 13:35
                              根据六亲(八卦六爻前的,父母,官鬼,子孙,兄弟,妻财,为六亲)取爻,上卦中,五爻“兄弟酉金”,必为那少女的阴魂所持。下卦中的“官鬼午火”,必为害她的歹人所持。
                              鬼爻之火克金,少女死后,为死金。死金,又称阴金。金主萧杀,鬼格属金的阴灵,煞气一般都很重,而且对金属,特别是风铃发出的声音,都非常的敏感。这么说来,袁晓薇的风铃招来这东西,也不算奇怪了。
                              转而,我对叶灵道:“我看,这人是凶死的,邪怨之气不小,咱们可得小心些!”
                              我说完,等了一会儿,身后的叶灵,竟然没有回应。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转身看叶灵。


                              回复
                              136楼2016-04-03 13:37
                                叶灵不见了,卫生间的门吱呀一声响动,一只脚,收了进去!
                                我以为叶灵去厕所方便,就等了一会儿,可是,卫生间里的叶灵,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叶灵!你干嘛呢?”我过去,问了一声。
                                叶灵还是没有回应,瞬间,我就感觉不大对头了。
                                方才的时候,叶灵动了那风铃,风铃招来的东西,肯定能凭着上面的人气,找到叶灵的!
                                我缓缓走到卫生间门口,抬手抓住了门把手,说了一句:“叶灵,我进去了。”
                                说完,我把门一点点地拉开了。


                                回复
                                138楼2016-04-03 20:33
                                  里面黑乎乎的,我摸到开关,打开灯,发现叶灵不在里面!
                                  我松了口气,刚迈进半步,忽然间,头顶上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笑得我头皮顿时就炸开了!
                                  抬头一看,叶灵已经攀爬到了厕所天花板的管道上,她正搂着管道,邪异地冲我笑着,口水,都快流到地上来了!
                                  顿时,我就明白了,那股子邪气,肯定是趁机侵了叶灵的身了!
                                  要是七叔在这里,他肯定会在几秒钟之内切断那邪祟的鬼脉,把叶灵救下来。可是,我没七叔那本事啊!我也没想到,那东西竟然这么凶厉。
                                  事到如今,我只能先跟它谈谈了!


                                  回复
                                  139楼2016-04-03 20:35
                                    深吸了一口气,我问她道:“你是谁啊?”
                                    叶灵脸上的诡异微笑,瞬间就凝固了,转而她开口道:“我怎么又活了?我不是死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这东西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于是接着道:“美女,你……你叫啥名字啊?”
                                    “我……我叫向……向丽丽,我听到了铃声……”边说,叶灵边四处瞧着,似乎是找风铃。
                                    我颤抖道:“大姐啊,你先下来,我带你去找风铃,好不好?”
                                    “风铃?”她似乎想到什么,“我有一对铜铃,我很喜欢它,可是……”
                                    “可是啥啊?”
                                    “可是……那铜铃有问题!”
                                    我更加迷惑了,接着问:“啥问题啊?”
                                    “晚上铜铃一响,我就看到一个女人……她拿着刀片,不断地在自己身上划着……那血啊,喷的满身都是……边划,她还非常享受地笑着让我跟她学……后来,我就跟她学了!”


                                    回复
                                    140楼2016-04-03 20:37
                                      “啊?”我立马意识到,这个女人的死,肯定是受到了什么脏东西的蛊惑后,自残而死的。
                                      于是,我随口说了一句,千不该万不该问的话:“原来,你是自杀的!”
                                      七叔好像说过,跟一些怨灵对话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忌讳,那就是决不能问,或者说出它们的死因,一旦说出来,那很可能会发生一些超乎意料,且不可控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叶灵的整个身子一颤,随之面色变得更为凶异,随即一抹邪笑,出现在了嘴角!
                                      我忙打岔:“大姐啊,你……你先下来再说吧,你那么漂亮,从那么高的地方栽下来,会把脸摔毁容的!”


                                      回复
                                      141楼2016-04-03 20:39
                                        叶灵怔愣了一下,突然阴笑道:“呵呵呵……我就要摔死她!把她的脑壳摔碎!”说着,叶灵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双手一松,脑袋奔着地面的瓷砖,直接就栽了下来!
                                        见叶灵要摔下来,我本能朝前一步,伸开胳膊,接住了她。由于惯性太大,身子一沉,我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倒地之后,我强忍着疼痛,一翻身,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扒开叶灵的上衣,在她的左肩坤八灵门处划了一刀。
                                        左肩坤八,为人体鬼脉之门。人中邪招祟的时候,邪气都是由此门进入的。用刀划开这处穴脉,就等于断了封了鬼门,一般的邪气,就不会再侵入这人的身体了。


                                        回复
                                        142楼2016-04-03 20:40


                                          回复
                                          144楼2016-04-04 11:37
                                            这一招,我是跟七叔学了很长时间了,但以前从没用过。因为七叔说过,这一刀要拿捏的很准,不能太深,也不能太浅,否则极容易伤害到自身的灵魄。这次,是情急之下,没有办法的办法。
                                            也许是叶灵感到了阵痛,很快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看到我在卫生间里揽着她,立马推开我,道:“你这是干嘛呢?”
                                            “叶灵姐,我发誓,我没占你便宜,刚才……你差点把我给砸个二级残废,你可别冤枉我……”
                                            “到底咋了?”
                                            我扶叶灵站起来,把刚才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叶灵吓得顿时花容失色道:“刚才自己脑袋里一片空白,啥也不记得了。”


                                            回复
                                            145楼2016-04-04 20:51
                                              叶灵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我摇动了一下风铃,喊了一声:“咱们走!”
                                              我和叶灵沿着荒草丛生的小路,穿过一片黑寂的树林,朝前面的医院大楼走去。


                                              回复
                                              147楼2016-04-04 20:53
                                                这期间,风铃不停地颤响着,叶灵手中蜡烛的火苗,忽明忽暗,忽大忽小。虽然叶灵胆子够大,但遇到这种情况,紧张得还是面无血色。
                                                就在即将到达医院大楼的时候,那铃声,突然剧烈地响动起来!叶灵手里的蜡烛,扑哧一声,火苗子升腾起四五公分,本开泛红的颜色,突然变成了惨白色!


                                                回复
                                                148楼2016-04-04 20:54
                                                  火苗变成惨白色,这是由于金气太旺,反克火气所致。这铜铃招来的煞气,不必说,肯定也是金气极旺的。另外,夜间铃声无缘无故地大作,这种情况,叫怨气撞铃!
                                                  无论从哪方面说,在这个地方,那股子灵怨之气,都达到了最重的程度。


                                                  回复
                                                  149楼2016-04-04 20:55
                                                    路过路过路过!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6-04-05 00:21


                                                      回复
                                                      152楼2016-04-05 15:11
                                                        一看这钟情况,我立马招呼叶灵停下来。怨气撞铃一旦发生,说明,那股子邪怨之气有什么诉求,这个地方和那东西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关系。
                                                        此外,袁晓薇买了这铜铃的时候,也是路过这里的,所以我基本上可以断定,那个邪祟的东西,正是在这里听到了风铃声,这才跟上她的!


                                                        回复
                                                        153楼2016-04-05 21:31
                                                          叶灵斜瞥着我:“方子冥,你快点想办法啊,想把我吓尿,看热闹啊!”
                                                          这时候,我忽然闻到了一股子怪味,那味道跟病房里的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些腐臭的气味。
                                                          “叶灵,这是医院什么地方啊?”
                                                          “这是医院后边的垃圾场,医院的垃圾,全都往这里扔,好几个月,才清理一次。赶紧走吧,这地儿太难闻了。”


                                                          回复
                                                          154楼2016-04-05 21:33
                                                            烛光中,我发现这地面上一堆堆的,除了用过的医疗物品,就是血淋淋的纱布、卫生纸,一次性床防水床单。
                                                            随着不断的深入,手里的风铃声,越来越大,我直感觉,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不断地拨弄着那风铃,引导着我不断前行一般。


                                                            回复
                                                            156楼2016-04-05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