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吧 关注:190,177贴子:1,476,554

回复:聊聊给人卜卦看相,遇到的恐怖故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一想,二月在十二是地支为卯月。五行,寅卯属木,寅为阳木,卯为阴木。而那口碗阴气极重,又为火相,所以属阴火。阴火遇上阴木,这是阴火焚木,木死入土的大凶之象!
阴木,在十天干中为乙木,按《十天干生死旺死绝表》推算,乙木:生在午,病在子,死在亥,墓在戌。这说明,何文山出事,应该就今晚子时!
推想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事情还真没完,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出,不同意和解的那个东西,为什么非要纠缠着何文山呢。


回复
347楼2016-05-02 13:56
    何文山见我神色不对,追问道:“小方,你是不是看出啥来了?”
    我怕说出来,吓着何文山,于是干笑了笑道:“何叔,从你的生辰来看,今晚你可能会遇上点小麻烦。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要记住,千万别靠近带火,或者容易起火的东西。”
    七叔说过,卜卦,就是预知前途凶吉,做好各种准备,进而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一个人出现凶象,并不意味着这个人肯定会遭遇不测。
    如果采取恰当的措施,做好防范,那也是有可能躲过劫难的。不过,对于如何防范未来的灾祸,以现在我的能力,也只能提醒何文山这些。


    回复
    348楼2016-05-02 13:58
      做完这事之后,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们都饿得不行了,老邱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于是,我们决定今晚先去老邱家吃饭休息,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老邱弄了一大桌子菜,拿上来两瓶好酒,非要让何文山、方均浦、孙猴子几个人尝尝。
      看得出,何文山的酒瘾很大,但酒量还真不行,喝了不到半斤,俩眼就开始迷离了。
      何文山放下酒杯,拿出一包好烟,抽出两支,给方均浦递了过去。
      方均浦接了一支,何文山又把剩下的一支烟,递到了对面的空位上:“来,兄弟,点上一支。”


      回复
      349楼2016-05-02 20:22
        我们都愣了,何文山这是要干嘛啊,那空位上,根本没有人啊?他这是在给谁递烟呢!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何文山突然对着那空位道:“这位兄弟,你是我家亲戚请来的陪客吧?怎么称呼啊?”
        顿了一下,何文山又道:“哦,姓张啊。我看你坐这里,不吃不喝,也不言语,是不是不舒服啊?来,抽支烟,解解闷子。”
        我们几个瞅着那空位子,浑身不由地升腾起一阵寒意,那里确实没人啊!
        难不成,那地方的东西,只有何文山能看到,而我们看不到?
        何文山保持着递烟姿势,瞅着那里,还不住地笑着点头,似乎在听那人说话。
        随后,他又问了一句:“你这手指头,怎么弄的啊?咋两根长一块去了?”
        老邱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说一句:““文山,你没喝多吧?那位子上,哪有什么人啊?你瞎咋呼啥呢?”


        回复
        350楼2016-05-02 20:23
          听老邱喊他。
          何文山似乎吓了一跳,扭头看了看我们:“你们都看我干啥?不就是递根烟吗?”
          说完,他跟没事人一样,夹起一块炸豆腐,填进了嘴里。
          方均浦刚要问他,我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这件事,交个我。
          我起身,把老邱拉到一边,让他去给我盛了一碗米饭。而后,我又取出一些朱砂,藏进了米中,最后将一双筷子,插在了上面。
          做完这一切,我走到那空位子旁,把米饭放在了前面的桌子上。
          何文山见我把米饭放下,又冲那空位子喊道:“吃吧,吃吧,看你瘦的……”


          回复
          351楼2016-05-02 20:24
            说着,何文山突然愣住了,他怔怔地盯着那椅子。嘴里嘟囔道:“这人吃饭,可真怪啊!”
            “怎么个怪法?”我紧跟着问了一句。
            和文山看都没看我一眼,随口道:“他用鼻子和嘴巴,吸那双筷子呢……”
            话音未落,那双筷子突然一歪,“啪嚓”,掉落在了地上。
            而后,何文山的目光,从位子移动到了门口,然后他奇怪道:“这人好像生气了!走了……”
            紧接着,“咣当”又是一声,一直默默吃饭的孙猴子,竟然从椅子上摔了下去,他爬起来的时候,脸儿都吓绿了!


            回复
            352楼2016-05-02 20:25
              没想到,这小子胆儿这么小。就这胆儿,还想挖坟盗墓,倒腾古董呢!
              老邱早就察觉出对劲儿,只是紧张地看看他,又瞅瞅我们,啥也不敢说。我示意他不用紧张,没事。
              方均浦小声问我:“咋了这是?见鬼了?”
              我说:“方才我在那米里做了手脚,不干净的东西食了那米,必然有所反应。筷子落地,已经证明那位置上,的确有个脏东西。”
              方均浦一听,脸色变得煞白:“咱们……那不成跟鬼一桌吃饭了吗?可是,我咋看不到啊?”


              回复
              353楼2016-05-03 21:18
                我说:“我看过了,何文山今晚有麻烦,一些大难临头的人,魂魄飘忽不定,加上他又喝了酒,看到那脏东西,不奇怪。”
                正说着话,孙猴子忽然紧张地拽了我一把。
                我瞅了他一眼:“啥事啊?”
                “何文山走了!”孙猴子的舌头都不打弯了。
                我一瞅,何文山真的不见了!光顾着和方均浦说话了,竟然没看紧何文山!
                意识到不好,我立刻起身,问老邱:“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老邱说:“好像刚走,他这是咋了?以前的时候,不这样啊?”
                我随口道:“一准儿是喝多了。”


                回复
                354楼2016-05-03 21:20
                  我怕人家说我们带鬼进门,就没敢说那里有脏东西。
                  随即,我们四人赶紧出门,去寻找何文山。
                  一开始,我们先在院子里找了找,其他的房间,厕所,都没人。
                  出了家门,外面静悄悄的,我们喊了几声,也不见何文山的回应。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何文山要出事!
                  几个人瞅着街道两边,也不知道怎么找了。
                  我想了想,何文山之所以不声不响地出来,很可能与他看到的那个脏东西有关。只是不知道,那脏东西是不是那些讨阴债的阴魂中的一员。


                  回复
                  355楼2016-05-03 21:21
                    方均浦问我:“兄弟,怎么办啊?”
                    我说:“假如何文山出事,肯定是和火有关,咱们到附近,有火的地方好好找一找。不管怎么说,必须在子时之前找到他,否则,我真不能确定,何文山能活着回来。”
                    方均浦听后,问老邱:“这附近有没有和火有关的地方?”
                    “火?”老邱嘬着牙花子道:“啧啧——这附近没砖瓦窑,石灰窑,要说有火的地方,也只有各家厨屋了。”
                    “靠!把各家厨屋都找一遍,天都亮了!”方均浦道。


                    回复
                    356楼2016-05-03 21:23
                      忽然,我想到,何文山说对面坐位上的人姓张,还问那人的手指为啥长到一块去了。
                      随即就问了老邱一句:“老邱叔,你们这里有没有个姓张的,而且有的手指头,是长在一块的?”
                      “是有这么个人,他……他叫张世忠。”黑暗中,我听的老邱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老邱叔,你这是咋的了?”
                      老邱深吸了一口气道:“张世忠早死了,你们说,今晚来我家干啥啊?我跟他又没啥瓜葛。”


                      回复
                      357楼2016-05-03 21:24
                        “怎么死的?”我追问了一句。
                        “他也是跟着马兴河干工程的时候,出的事!这人父母死的早,家里就他一人,这么大了,媳妇都没娶上,也够可怜的。”
                        “啊?”我和方均浦立刻明白,这张世忠果真是讨债的阴魂之一,而且,他还是马家屯的人,怪不得跟这里来了呢。
                        “何文山,会不会跟着张世忠回家了呢?”方均浦思索道。
                        “老邱叔,你带我们去张世忠家看看吧。”


                        回复
                        362楼2016-05-04 20:39
                          “那……那咱就走吧。”老邱道。
                          跟着老邱走了几步,忽然,我发现孙猴子好像没跟上来。
                          于是停下来,问孙猴子:“你去不去啊?”
                          孙猴子结结巴巴道:“我……我,肚子疼,你们先去,我……上个茅厕。”说完,他捂着肚子,找茅厕去了。
                          我们也没再搭他,跟着老邱,绕到这村子的西侧,在一户破败的老宅门前停下来。


                          回复
                          363楼2016-05-04 20:40
                            “就是这里。”老邱指了指那院门。
                            那木制大门基本上散架了,我和方均浦刚要从门缝里挤进去,老邱突然道:“小伙子,进这院子,可得小心些,别乱动里面的东西啊。”
                            我说:“老邱叔,听你这话,好像这宅子里有什么危险?”
                            “这宅子,闹鬼!”老邱压低声音道。
                            “闹鬼?”


                            回复
                            364楼2016-05-04 20:42
                              “自打张世忠死后,村里人经常听到这院子里,有人走动的声音。更甚至,半夜的时候,有人还听到凄惨的哭声,村里人都说,这张世忠倒霉了一辈子,最后倒霉被砸死了,连口棺材都没混上,所以一直阴魂不散地,在这老房子里待着呢。”
                              方均浦笑道:“放心吧,老邱叔,对付那些鬼啊啥的,是我们的特长,跟着我们,保证没事。”

                              说着,均浦将那破门推开一条缝,率先挤了进去,我和老邱,紧跟其后。
                              穿过乱草丛生的院子,我们来到了这低矮的房屋前。堂屋的房门早就不见了,进去一照,张世忠的房子,外面是一大间,里屋还有一小间。


                              回复
                              365楼2016-05-04 20:42
                                我走到那牌位跟前,仔细瞅了瞅,从上面黑漆脱落的程度,以及覆盖的灰尘污垢来看,这牌位,在这桌子上放了至少得有个一年半载了。
                                我说:“老邱叔,这东西在这里摆了应该很长时间,以前,就没人发现过?”
                                老邱摇头:“从来没人发现过,张世忠死的时候,来过不少人,但也没人见过这……这牌位啊!”
                                方均浦忽然想到什么:“子冥,你有没有感觉,今晚,孙猴子有些不对劲儿啊?吃饭的时候,他看到何文山的举动,吓得直接掉椅子下去了。咱们说要来这里找何文山,那孙猴子,捂着肚子去厕所了……”
                                我一想,对啊,从孙猴子的表现来看,这小子肯定有问题!


                                回复
                                367楼2016-05-04 20:43
                                  我说:“方大哥,要不你跑一趟,把那孙猴子给弄过来,把这事,当面问清楚。也许,这事和张世忠阴魂不散地纠缠着何文山有关系。”
                                  “好来,你们先等着。”
                                  “慢着!”
                                  正盯着牌位的老邱,突然喊了一句。
                                  “咋了?”
                                  “你们看看这牌位的后面,写的是什么?”


                                  回复
                                  369楼2016-05-05 20:29
                                    我和方均浦凑过去,一瞧,发现后面用白漆写着:“二人见此牌位即死!”
                                    我和方均浦对视了一下,看到这牌位就死?难道这预示着何文山出事?难道那孙猴子,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才不肯来的?
                                    方均浦深吸一口气:“你们先等着,我去问问那死猴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均浦走后,我正看着那牌位,思索着这其中的道道,忽然,老邱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
                                    “咋了?”我照向老邱。


                                    回复
                                    370楼2016-05-05 20:30
                                      只见,老邱面色惶恐地瞪着里屋门口的方向。
                                      我把手机屏幕对准那里,照了照,发现那是一块老式的花布门帘,看上去很厚,脏兮兮的,看来,老邱死后,那门帘就没人动过。
                                      老邱朝后退了一步,颤声道:“刚才,那门帘后露出来一个东西。”
                                      “啥东西,把你吓成这样啊?”
                                      “是个黄铜烟袋窝子!”
                                      “烟袋窝子?那有啥可怕啊?”
                                      老邱沉声道:“张世忠一直抽旱烟,那烟袋窝子,我认得,那是他生前用的!”


                                      回复
                                      371楼2016-05-05 20:33
                                        听老邱说那烟窝子是张世忠生前用的,我瞬时也是打了个激灵。
                                        但找人心切,我没再犹豫,深吸了一口气,朝那门帘走了过去。
                                        刚到跟前,屋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幽眇的咳嗦!那声音似有似无,感觉就跟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一般。
                                        老邱似乎也听到了,腿一软,扶着墙壁,差点儿没瘫地上!
                                        此时,我忽然隐隐地闻到了一股子旱烟的味道!
                                        谁会在一个死人的屋里,用他的烟袋,抽旱烟呢?
                                        顿了一下,我两步到了那门帘前,伸手把门帘撩了起来!


                                        回复
                                        372楼2016-05-05 20:33
                                          屋子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同时一股浓烈的旱烟味儿,冲了出来,那感觉,就好像有人,在这屋里抽了很长时间的旱烟一般。
                                          我把手机举起来,逐渐看清了屋子里的一切,这是间卧室,只有一张土床,一张桌子和一把快散架的椅子。
                                          昏暗的光线中,我看到土炕上的一床被子正展开着,下面鼓鼓囊囊的,好像有个人躺在里面!
                                          我钻进去,朝着那床的位置,走了过去。


                                          回复
                                          373楼2016-05-05 20:35
                                            路过桌子的时候,我看到桌面上正放着一根旱烟袋,黄铜窝子,已经生出了铜锈,可见,已经很长时间没用过了。但此时,那烟窝子里,却正冒着青烟,一看就知道,刚刚有人用过!
                                            老邱虽然害怕,但还是忍不住,探进了脑袋,看到那床上的被褥的时候,他不禁颤声道:“小伙子,你可千万别掀那被子啊……张世忠死的时候,也是这么个情形……那下面指不定有什么东西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都到这一步,我不可能再退缩了。于是,两步走到床前,深吸一口,一把掀开了那被子!
                                            被子下面,只有一件外套,那衣服我认得,是何文山的!


                                            回复
                                            375楼2016-05-07 21:36
                                              老邱见床上没人,这才捂着心口过来:“哎呀,何文山的衣服,他来过这里了?咋还把衣服盖在被子底下了?”
                                              我拿起衣服,却发现,衣服的下面,竟然有一些小圆柱形的,类似于烟卷的东西。拿起来一看,那好像是雷管。
                                              老邱见了道:“这是雷管吧?张世忠跟人开过山,以前,他家里就有这玩意儿,我见过。”
                                              我放下雷管,老邱又瞅了瞅那烟袋窝子道:“这烟袋刚刚用过的,不知道,这是何文山抽的,还是张世忠瞅的啊!”
                                              正说到这里,忽然一阵阴测测的风扫过,那烟窝里的火星突然亮了起来,咋一看,就跟有人正在一口一口地抽着一般,瞬间,那烟味儿,更加浓重了!


                                              回复
                                              376楼2016-05-07 21:37
                                                我和老邱看的目瞪口呆,等那火星熄灭之后,老邱才道:“小伙子,这事儿不大对头啊!你说我明明看到那烟窝子露了一下,可是里面又没人,难不成,是那张世忠的鬼魂故意引我们进来的?”
                                                我想了想,还真有这种可能,可是,它引我们来这里,干嘛啊?
                                                “就是啊,烟袋窝子……它想跟我们说啥啊?”老邱琢磨道。
                                                因为老邱看到了那烟袋窝子,我们才进来的,而后,那烟窝子,又起了火星……想着,我暗暗起了一卦。
                                                烟火为在卦为离,烟窝子为金属,且为老人之物,在卦为乾。
                                                烟火在上,所以是离上乾下的火天大有卦。


                                                回复
                                                377楼2016-05-07 21:38
                                                  火天大有卦:
                                                  官鬼巳火、应
                                                  父母未土、
                                                  兄弟酉金、
                                                  父母辰土、世
                                                  妻财寅木、
                                                  子孙子水、

                                                  测诡异之事,当取鬼爻。而此卦鬼爻,正好为应爻。此外,鬼爻持火,也再一次印证了何文山出事,可能因火而起,因不干净的东西而引发。
                                                  再看世爻:父母辰土。何家出事的人中,何文山为父母身份,正好应在此爻。此外,之前,我也看出何文山额头有土色,推出这是黄土盖顶之象。


                                                  回复
                                                  378楼2016-05-07 21:39
                                                    这一卦,除了证明我之前的推测之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那就是:火天大有卦,是八个归魂卦之一(八卦中每一宫,最后一卦,为归魂卦;倒数第二卦,为游魂卦。)。
                                                    归魂卦,歌诀曰:“卦遇归魂,行不出,居宅持家。人得回,相聚重逢。鬼入墓,墓不空。”
                                                    意思是,测卦得到这一卦象,不宜出门远行,出门的人会归来,测坟墓,则墓中有鬼,不是空墓。

                                                    这个时间测得这一卦,要问张世忠,则他的阴魂去了墓地。要问何文山,那么他也应该为归家之象。这里的回家,有两层含义,一是回到现实的家中,第二层含义,就是回归自然,入墓死去!


                                                    回复
                                                    379楼2016-05-08 21:09
                                                      既然张世忠去了坟墓,何文山又是跟着张世忠来这里的,那么,何文山肯定是跟着何文山去墓地了啊!
                                                      想到这里,就要让老邱带我去张世忠的墓地看看。可转念一想,总觉得还差点什么。这个烟袋窝子,应该是何文山在张世忠的指引下留给我们看的,那么它一个阴魂,为什么要留这么一样东西,而不是别的东西呢?
                                                      我又想了想方才那一卦,此卦,因张世忠的阴魂而起,所以,六爻:官鬼巳火,为变爻。此爻阳变阴,为坤宫雷天大壮卦:


                                                      回复
                                                      380楼2016-05-08 21:10
                                                        雷天大壮:

                                                        兄弟戌土、
                                                        子孙申金、
                                                        父母午火、世
                                                        兄弟辰土、
                                                        官鬼寅木、
                                                        妻财子水、应

                                                        一看这卦象,我立刻明白张世忠的目的了!

                                                        火天大有,变为雷天大壮之后,三爻父母,变为兄弟辰土;六爻官鬼,变为兄弟戍土。
                                                        可见两个变爻,全化为兄弟爻,且都为土爻,此卦在坤宫,坤宫又属土,这是三重土爻!
                                                        阴鬼持鬼爻入土,是入墓之象。兄弟持土在坤宫,又随鬼而去墓地,所以也是入墓之象。
                                                        不过,因为何文山和张世忠同为兄弟爻,所以,要么这一人一鬼,都相安无事。要么,两个人都入土为鬼。


                                                        回复
                                                        381楼2016-05-08 21:12
                                                          根据之前的推测,何文山会在子时而“死”,所以,子时之前何文山为人,子时之后,何文山与张世忠同为鬼!子时之前,必须找到何文山。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从这个卦象中,我好像看出,张世忠为啥要会纠缠何文山了。
                                                          变卦中,二爻为官鬼寅木,为鬼爻。鬼爻持木,木为生发之象,为棺宅之象,为索求之象……所以,我觉得张世忠纠缠着何文山,可能是“木”有关。
                                                          老邱瞅着我问道:“小伙子,看你想的这么入神,是不是想到啥了?”
                                                          我说:“老邱叔,你知道张世忠埋在什么地方了吗?”


                                                          回复
                                                          382楼2016-05-08 21:15
                                                            “知道,知道,在村西头有个有片无主坟地,张世忠死后,就被埋在那里了。”
                                                            “你带我去看看。何文山,可能去了那里。”
                                                            随后,我跟着老邱出门,朝村西走去。
                                                            刚要出村,却遇上方均浦和孙猴子了。
                                                            方均浦揪着孙猴子的衣服,孙猴子一脸的不情愿。
                                                            方均浦见我,便把孙猴子送到我跟前说:“没想到,他和张世忠,还真有关系。”
                                                            “啥关系啊?”
                                                            “你自己说吧!”方均浦没好气。


                                                            回复
                                                            383楼2016-05-08 21:21